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林羽仔細打量了一下盧慧,慢悠悠的說道:「記著就你丈夫回來不是要你們出賣我的,現在你可以放出消息了。」

他沒有規定怎麼放消息,他相信這兩者之間一定有什麼不一般的聯繫,自己橫加阻撓只能將事情變得更加糟糕。

盧慧清靈的眼睛閃動了幾下后,輕輕的螓首表示知道了。

在英國的另一條街上發生著驚駭的一幕,十幾個身穿黑色背心的蒙面人,對著一幢別墅指指點點了半晌,為首的一人比劃出了幾個手勢。

「他們來了?」一個優雅的女人要晃著手裡的紅酒,輕輕的淺嘗了一口,又放下看了一眼窗邊的少年。

「我是第幾個?」張雯斜躺在真皮沙發上,習慣性的親了一口玻璃杯。

「什麼第幾個?」林羽問道。

「我是這幾天你在英國接見的第幾個女人?」

「——」

張雯端了兩杯紅酒過來,一杯遞給了林羽,另一被放在手心了搖晃著。

「我一直以為我是二奶。現在發現好像自己連二十奶都算不上吧?這件事兒總要有個先來後到吧?他們都修鍊成正果了,搖身一變就成了正宮皇后了,自己還在嬪妃路上掙扎著。是不是太慘了?」

「——」

林羽苦笑,說道:「這幾天事情太多了,實在是沒有辦法過來。現在自己不是過來了嗎?」林羽很鬱悶,他很想說這是他在英國看的第三個女人,但是這話萬萬使說不出口的,縱然他無恥到了極點都知道,這話說出來之後只有天打雷劈的後果了。

然後,張雯突然間就咯咯的笑了起來,那白色的制服包裹著肉彈就跟著跳了起來,跳啊跳啊,這是極為惹人眼球的事情。

「笑什麼?」林羽一臉疑惑。

「——」笑得依舊是花枝亂顫,洶湧澎湃。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蛧

… 「走吧!」林羽點了點張雯的腦袋,這女人真的很不簡單,不僅能查到自己在哪裡,還能這麼快找到自己。看來她說的她也不是很完全呀!

各個樓梯幾乎都包圍著一個個蒙著面的黑衣人,雖然這裡也是街道,但是畢竟有別墅的地方自然和繁華扯不上邊。是有些蕭索的郊區,人煙稀少。

看著張雯身邊這幾個小保鏢,林羽搖了搖頭,算了還是將這個地方讓給他們好了。

在一大片黑色墨跡中,出現了一條條銀色的光線。一條條由無數路燈蔓延而成的曲線或者是由直線點綴其中,中間還穿梭著忙碌的車燈和熙攘的人群,構成了一幅唯美的畫卷。

習習的晚風,星光閃爍迷人。

暈黃的月色照在他的光潔無瑕的精緻小臉,微風吹拂著她身後有的滿頭黑絲,嘴角輕揚,臉上魅惑消失殆盡,盡顯恬然笑容,美得有些不是然間煙火。

「我喜歡黃昏,天蒙蒙亮中似燃還未燃,站在黑夜中自己更像是一條河流中的游魚。」張雯輕輕地螓首。

「你喜歡把自己比成小動物?」林羽笑著說道。

「我現在很想做一條魚。」張雯說道。

「為什麼?」

「因為我曾經看過一篇報道,說是魚只有七秒鐘的記憶。」是的,魚只有七秒鐘的記憶,所有的事情在七秒鐘之後又可以重新開始,沒有悲傷的以前,悲傷的過去。

「我只經歷過曾經,沒有現在,自從我五歲之後就再也沒有現在了,但若果我是魚的話,我又可以重新開始生活了。」張雯轉身看著林羽,表現的平靜,眼神里表現的卻是洶湧的淚花。

「你好!抱歉打擾了。」一個聲音突兀響起。

兩人轉過身來看著一個捧著相機的男人站在背後。

「有什麼事嘛?」林羽左右打量了一下,似乎周邊沒有人,才出聲問道。

「是這樣的,現在我們魅惑天城需要一個雜誌的封面,剛剛我看到了兩位形象非常出眾,先生朗然豪氣,表現出了一個鐵血男人的情結。這位女士驚艷脫俗,時尚性感結合到了一起,你們兩人站在一起這裡就像變成了婚禮殿堂了一般。」

林羽耐心的聽著別人對自己的誇讚,凡是對於這種話,林羽感覺自己必須接受,否則讓人家別自己的帥氣憋壞了就是一件不好的事了。

「我能請你們兩位拍幾張照片,做封面嗎?」男人似乎表現的很焦急,甚至是有些激動的不能自己。

「抱歉,恐怕不太合適。」林羽笑著說道。對於鏡頭來說他本身就不喜歡,現在自己是更不適合出現在這些封面雜誌上的。雖然他覺得雲天子不一定喜歡看雜誌,但小心總是沒錯的。

「先生請不要拒絕,我相信出來之後的效果你一定滿意。」男人感到很遺憾,他還是很不願意就這麼放棄。

「我也知道我會滿意的,可是他真的不合適,抱歉。」林羽再次拒絕道,轉過身戲謔的看著張雯說道:「跟你在一起,我也跟著沾光了。竟然也能夠被抓過來做明星。我一個人走的時候可是沒有這種待遇啊!」

「你為什麼不偷拍?」張雯盯著那個拿著照相機的人問道。

「頭牌?」男人顯然沒想到張雯會問出這個問題,怔了一下之後笑道:「小姐,我們的雜誌是正規出版社的,如果要用被人的照片是要經過版權人的提前同意的,不然我們可就侵犯了肖像權的。」

「你們可以想使用了,然後再下面刊登上一行小字:請版權擁有著聯繫報社,領取報酬,這不是你們一貫的做法嗎?」男人沒有想到張雯對於這行業竟然這般熟悉,又是一怔:「如果能提前和版權擁有著溝通好了,這不就更好了?」

張雯警惕的看了一眼男人,卻沒有再說什麼了。

「我們走吧!」林羽看了看攝影師,牽著張雯的手說道。

「先生小姐你們真的不考慮一下嘛?」攝影師笑著問道。

「抱歉,真的不行。」林羽說道。

「如果我堅持呢?」男人說的時候照相機已經對準了張雯,將單反相機的鏡頭對準了張雯的頭部。

林羽身體一側,吧張雯擋在了身後,厲聲問道:「你是誰?到底想做什麼?」

「原本我想邀請你們去一個安靜的地方談談,既然你們不願意,那好吧!就在這裡把我們之間的問題給解決了吧!」男人臉上露出一絲狡黠的得意。

說話的時候又有幾個男人,他們很巧妙的把通道給堵住了,幾人身上林羽都能清晰的感受到了靈力的波動。這不僅封住了林羽的逃路,其他過路的遊客也被封鎖在了裡面。

「你們想幹什麼?」張雯出聲問道。她知道這些人肯定是針對自己來的,自己肯定也被化進了林羽女人的行列了。

「小姐跟我們走一趟!當然了我只負責帶人,至於談條件的事情你們找後面負責的人就好了。」男人說道。

「不可能!」張雯說道。

「怎麼你怕死?」男人驚訝的說道,他沒想到這個時候,這個女人竟然還有拒絕的勇氣。

「我答應了你們的條件,你們就會放過我們?」張雯冷笑的說道。

「或許我會報復!」聽到張雯的話,林羽不由得有些頭大,女人還真是一陣聰明一陣傻啊!就算你要報復等我們脫險了再說豈不是更好?

男人表情一僵,擰著笑臉說道:「哼!還真是林羽的女人,竟然有這麼豪爽暴脾氣,也不知道林羽知不知道你包養了小子。」

「nnnd…」林羽有些發怒了。

「我跟你們走。」林羽說道,有轉身看著林羽說道:「你留下。」

「我把你帶出來就要負責帶回去。」林羽笑的天真無邪,燦爛的笑臉看著張雯絲毫不退讓。

「聽我的!」張雯堅持的說道。

「這個時候,女人要聽男人的。」林羽就顯得有些霸道了。

「害了年輕人,現在不是表現英勇的時候,我不介意多花費一顆子彈送你去見閻王。」

捧著相機的男人不由的譏誚說道。

「你們要帶她去哪裡?」林羽問道。

「這和你沒關係。」

「但是你這樣讓我很為難,就這麼從我身邊將我的女人帶走,這樣讓我很沒面子不是嗎?」林羽陰測測聲音突然響起。

「你要是再說,恐怕連你都很難…什麼你的女人?」這一下這個男人頓時就有些愣住了,他的女人這個信息就有些模糊了。他是只是張雯包養的小白臉,還是真正的正主?

如果是林羽的話。自己又該怎麼辦?

「你是林先生?」男人有些遲疑的問出了一個問題。

「假如我告訴你是的話呢?」林羽邪邪一笑看著捧著照相機的男人。

「你的華夏語說得很好,你是華夏人?」林羽繼續說道。

「你到底想說什麼?」男人有些不耐煩了,一個男人怎麼能這麼啰嗦呢?

「看在我們同胞的份上,是不是可以考慮一下放過我們?」林羽有些害羞的說道。

「——」

男人不太願意和一個神智不太清楚的人講道理,甚至是說話都感覺自己是煞筆!食指微微一動扣准快門說道:「我已經很不耐煩了,張小姐你可以跟我們走,否則我們不在保證這個瘋子的安全。」

本書源自看書罔

… 男人有些抓狂了,舉起相機食指已經扣上去了,隨時都可以按下快門:「我已經沒有耐性了,張小姐你跟我們走。」

「看來你是拒絕我了。」林羽說道,他猛地出手,一根銀色的物體飛一般的王男人面門上刺去。

一聲慘叫聲傳來,男人的眼睛被那根尖銳的東西扎個正著,在隨手甩出那根無提示,林羽就已經動了,他的身體前撲,轉眼間都到了那個男人身邊,男人手上的相機到了林羽的手裡,剛剛還是劫持的人,瞬間就變成了被劫持的人了。

角色的轉換隻在電光火石見。

而直到現在,張雯才發現扎在照相機男的脖頸上的東西,正是自己的髮夾,那人的脖子不住的流血,身體也跟著節奏顫抖了起來。

張雯以為髮夾也就這樣送人了,關鍵是送的還是自己不喜歡的人,而且要不要送也不是自己掌握的,她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對不起,沒和你打招呼就取了你的東西。」林羽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在和張雯在一起的時候林羽總是像一個害羞的孩子。

「只不過現在看來你也一定不太想要了吧?」知道這個時候,那些擋住林羽兩人路的同夥才發現事情失去了控制,一個個就準備摸向自己的后腰。

就算是驚動其他的遊客,也在所不惜了。

「啊!」

一個陪著自己男朋友夜遊的女孩兒最先看到這一幕,凄厲的慘叫聲就是她發出來的,接著就捂著腦袋,甚至是連她男朋友都顧不上撒腿就跑了。

其他的遊客也注意到到了這裡的異常,一個個狼狽的聲影朝著下面跑去,山上就像是有洪水猛獸一樣,沒人願意再在這個地方停留片刻。綿長的山路上早就亂成了一鍋粥。

林羽反手幾下幾把槍-支就到了自己手裡,把玩著手裡的槍-支,林羽若有所思的看著這一個個鼻青臉腫赤手空拳的少年。那一幅幅詫異的目光下,將林羽簡直是定義為了天人。

「他…他是怎麼辦到的?」

一個黑人痴痴的看著林羽手裡的那幾支槍,他猛然間記起了少年說過的話:「他好像是這個女人的男人。」

這也就是說這個男人或許就是林羽,如果是他的話,自己註定是栽定了。

對於這樣的小菜他自然是很簡單的就解決了,拿起手機看著一個熟悉的電話碼號!

「你身後的事情我已經幫你處理好了,但同時有一個壞消息。」聽著凌千雪的聲音,林羽出奇的內心趕到了一些寧靜,他很喜歡這種感覺,讓他感覺的有所依靠。

也許有人會嘲笑一個男人竟然需要安全感,但這個男人真的需要。他太過於孤獨了,從小就是以個人奮鬥,闖蕩在一個陌生的國度。活著沒人尊嚴的生活,他很羨慕從小就有爸爸的人。

有爸爸的人可以肆意的惹事兒,回家挨一頓揍什麼場子都有人幫你找回來。有爸爸的生活可以坐在一個結實的肩膀上仰望著星空,可以習慣性的有一種依賴。

他也羨慕有媽媽的生活,衣服破了可以讓在一邊不管。肚子了可以直接找碗,不舒服了可以直接哭喊。

「壞消息是你的大師尊凌天惠消失了。」凌千雪徐徐的說道。消失了?這個詞語理解起來實在是很困難,什麼叫消失?自己走的還是別人擄走的?

「怎麼回事兒?」林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師尊對於他的重要性已經超出了凌千雪的理解。

「你先冷靜一下,你馬上回國吧,我和你一起當然還有你身邊的那一位,我已經定好了機票。」在這種情況下對於凌千雪這聲兒,林羽絲毫沒有反應,他預感到了一絲不好的情景了。現在消失不見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身陷囹圄了。

——

凌天惠一身修為也算是超群絕倫,一手吟唱著佛陀的普度經,一手拿著道觀牛鼻子的太極劍,眼神穿過木門內心寧靜的恬淡。

「漫天諸佛,保佑吧!」



刺客就是刺客,他們的速度很快,快到讓人感到不可思議,九京天氣寒冷,在深秋已經開始下雪了,這刺客唯一的缺陷就是裝逼,在蒼茫的白色大地中竟然選擇了一套黑色的夜行衣,應該是屬於那種沒腦子的殺手吧!

他們的腳步輕盈,在雪地上走過竟然沒有留下一絲痕迹,看成是踏雪無痕,他們的目標是凌天惠。

凌天惠本身就身負重傷,被包裹的像是半個粽子一樣,看起來倒也合著滿地的白雪,黑衣人選擇了最直接的辦法,手裡的彎刀垂在下面,看起來有氣無力的。

黑紗遮掩了眼睛裡面的驚訝,難以置信。他驚嘆自己出手后還有人能夠活下來,索命十字刀。

這是號稱閻羅刀法,自己從小被一個怪人收進門牆,但長了這麼大自己都沒有看到鐵面具背後的人臉,可能是太丑了吧!他和一個師兄曾今有些快慰的在背後誹謗道。

一斬一刀,一封全死路。

閻羅刀法修鍊的也算是至高境界了,就算是一般的化天境巔峰也不一定可以在自己手裡走上一個回合,但椅子上的這個老頭兒卻是接二連三的躲了過去。

奇怪的是老頭子並沒有使用任何靈力完全是靠著身法,好像對於自己的刀法很是了解一樣。

「你是誰?」

「你不需要知道。」面對黑衣人的閻羅刀法,老頭子半張從容的臉並沒有什麼驚駭之色。

兩人之間的戰鬥一點都不像是打架,反倒是像指點。

「你可以死了!」就在這時窗外竄進來了一個年輕人,年輕人長得眉清目秀的,一看就是一個偽男人。眉心一顆黑黑的大痣像是一顆發育不良的黃豆。

一劍刺進了老者的喉嚨,拔出劍削掉了一隻耳朵,黑痣少年走了。卻帶上了黑紗刺客和凌天惠,逃竄進了黑夜中消失不見了。

……

林羽乘坐著飛機降落後馬不停蹄的趕到了凌家,那個久違的小院里。他總算是感到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