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看了看滿臉充滿企盼的亞利山大,隨手便把比艾爾的腦丹扔給了他,這一架下來,亞利山大也算是功臣一個,自然不能冷了他的心。

雖然人類都不可信,但對於手下,總要恩威並施才好。

殺了比艾爾和羅絲,附近十幾條街,都沒有一個變種喪屍了,鄭爽吃掉了羅絲的腦丹,但沒有進化現像,估計是沒有累積到一點的程度吧,鄭爽心想著,帶著一批剛收的手下,走上回家的路。

經過這場血戰,鄭爽能控制的地區達到了幾平方公里,喪屍多達2000多,其中做為護衛,鄭爽挑了一百多人。

看著這些低眉順目的喪屍,浩浩蕩蕩地跟在身後,不管是誰,都有些天下盡在我手,那種飄飄然的感覺吧。

鄭爽也是一樣。

當哼著歌上樓時,鄭爽不知道,那膽大包天的安吉莉娜,又做出些讓他哭笑不得的事情來。

**************

求票了!!第一名的書比我少了快兩萬點擊,但就是票多壓著我,大家幫幫忙吧! 在四十八層井上蘭蘭的驚叫聲中,在林朋的大聲嘶吼聲中,安娜的襯衣終於破裂,她帶著那一頭飄散的紅,美麗的像是要回歸聖父懷抱的女孩一樣,周身散出無比聖潔的氣息,坦開雙臂,平靜地摔了下去。

「通!」塵土飛揚,雲消霧散,安娜從四層樓摔了下來,卻怎麼也沒想到,她的行動早就驚動了在下面看著樓梯的喪屍們的注意,一直張著滴著口水,想要吃到新鮮人肉的亞利山大,偏偏就抬著頭,站在下面。

就像上回被林朋從通風管道掉下去砸暈一樣,這亞利山大,又一次被美麗苗條的吉莉娜給砸暈了過去。

好在,這一次,沒有讓亞利山大這害人精給划傷。

林朋從五樓,連跳兩次,跳到地面,急急忙忙把安娜抱起來查看。幸好有亞利山大這個合格的肉墊,看上去,呼吸平穩,沒有什麼生命危險,只是左腿不自然地撇著,好像是摔斷了,其它應該沒什麼大礙。

哭笑不得地把暈過去的安娜背上身,又回到那四十八層高的樓上,這來來回回的折騰,事情還是回到原點,哎!

置於被砸暈過去的亞利山大,嗯?好吧,希望上帝保佑他!看天氣過一會,會下雨,嗯嗯!

井上蘭蘭看到林朋把安娜,又一次帶回樓上,一邊小心地給安娜查看傷勢,一邊輕聲問道:「她是個好女孩,你能不能,不要傷害她?」

林朋看看井上蘭蘭,心裏面百般不是滋味,我又不是種馬王子,哪能見一個就上一個,雖然上回我想XX她,那是因為她吐我口水,把我惹火了,沒看到剛開始我把她抱上來,理都沒理就下樓招聘小弟去了嗎,我根本不在乎她!

心裡七轉八彎地想著,到嘴裡,卻吱吱唔唔地憋出幾個字:「嗯,我不,傷害她!」

看著安娜紅腫的左腿,井上蘭蘭低頭說道:「她的左腿骨折了,好在不是開放性骨折,你去幫我找些藥品來吧,她可能大半個月之內都不能下地了。」

默默地接過井上蘭蘭寫出的所需藥品,以及一些醫療器械的單子,林朋握著井上蘭蘭的手,輕輕說道:「我心裡,只有你!」

露出一臉燦爛地微笑。井上蘭蘭漆黑地眸子。認認真真地看著林朋:「嗯,我知道,可你答應過我地四十次,就快到了!」

也不知道是怎麼樣放開井上蘭蘭地手,林朋昏昏沉沉地下樓,井上蘭蘭地話一直在他頭腦里旋轉:「四十次,就快到了!」

難道真地放她走嗎?這個可愛美麗,對自己百依百順地女孩,把最珍貴地東西都奉獻給自己,讓自己在喪屍狂暴嗜血地詛咒下平靜下來,讓自己成為喪屍之後還能像個人!

如果不是她給予地溫暖,關心和愛護,自己搞不清楚哪天就要精神崩潰成為一個瘋地喪屍!

不管是不是因為生命受到威脅,才陪伴著自己,井上蘭蘭地功勞,是絕對不能抹殺地。

我對她也不錯啊!給她安全,給她食物和水,給她禦寒地衣物,給她能給地一切。為什麼,她還是想離開我?

難道就是因為我是個喪屍?

林朋在秋雨襲來的街上,慢慢地走著,迷濛的細雨打濕了他的衣服,頭。匯成一條條小溪流,從身上流淌下來。

這場秋雨,正淅淅瀝瀝下個不停,下在心如死灰的林朋身上。

放眼望去,因為雨勢漸大,在那慘白的天地間,在那一座座水泥墳墓般的都市裡,雨如飛梭。回想起這大半年的變化,林朋恍然如隔世,只能用無法形容,來概況這讓人感慨萬千的生死輪迴。

一陣秋風夾著秋雨,吹來,那特有的寒冷和透骨,讓林朋也不禁皺了皺眉。回頭看看那六十層樓高的大樓中,第四十八層,亮起了一片蠟燭的光芒,是那麼的溫暖和明亮。

這大雨不停,彷彿要衝掉這所有的鮮血與塵埃,還原人類世界,那原來清新的面目,那都市中連綿不絕的大樓,都顯的亮麗而又壓抑起來。

一切都是命啊!

************************

看著帶了一大包醫療用品和藥品回來的林朋,一身濕的跟從河裡泡過澡一樣,全身下下都濕答答地滴著水,井上蘭蘭沒有去管那些藥品,急急忙忙拿了兩條幹凈的毛巾,幫著林朋拭去雨水。

再一次抓住井上蘭蘭的手,林朋激動的有些難以自禁:「不要,離,開我,好嗎?」

聽著這不算情話的情話,井上蘭蘭羞紅了臉,緩緩地抱著林朋,痛苦地說道:「你答應,你答應過我的!」

「因為,我是個,喪屍?」林朋睜大了眼睛,心如刀割,這不能沒有的女孩,還是要離開自己。

「不,不是的。」井上蘭蘭放開懷抱,走到陽台邊,望著那滿天的雨勢,淚如雨下。

「那,為什麼?」林朋急急問道。

「因為我也需要自由,我需要和人交流,我需要跟親人說話!我希望能在明媚的花園裡遊玩,看那蝴蝶自由飛翔,而不是呆在這四十八樓上,每天過著沒有人陪伴,沒有人說話日子!這裡是除了安全和生存有保障,其它什麼都沒有的鬼地方!」井上蘭蘭大聲地吼出心中所想,看來安娜追求自由的心,對她的衝擊很大。

「你想回,人類世界?」林朋用彷彿是,從嗓子里擠出來的聲音問道。

「是的,我想回去,在人類世界中,在日本,我還有爸爸,媽媽,還有一個弟弟,我想知道他們是不是安全,生活的好不好!」井上蘭蘭慢慢坐倒在地,掩面痛哭。

望著痛哭不已的井上蘭蘭,林朋心痛的如同利刃加身,那陣絞痛讓他有些緩不過氣來。

良久,林朋緩緩點頭:「我答應,過你的,我會讓你,走!」

得到又一次肯定的承諾,井上蘭蘭抬起淚眼,看著痛苦不已,衣服也不換,倒在床上便睡的林朋,粉粉嫩嫩的嘴唇輕顫,卻再也說不出話來。

睡吧,睡吧,睡醒了,惡夢就醒了!

已經是半夜三點多了,雨已經停了,無數的星星,在天空中頑皮地閃耀著,像一個個不肯安睡的孩子,偷偷地躲在被窩裡幻想。

蜜愛成婚:甜妻乖乖就擒 林朋也睡不著,睜著血紅的眼睛,在黑暗中沉默。

「睡不著?那聊聊天吧!」一個聲音傳來,不是井上蘭蘭那細細的聲音,反而帶著些火辣的感覺。

原來是安娜,她醒了。

「好!」無意識地回話,林朋還是睜著眼睛,沉浸在痛苦中。

「你這個喪屍好像真的和其它喪屍不同,難道說,你真的不吃人?」安娜死裡逃生,終於放下了倔強的心,對這個東方男子的喪屍,頓時充滿了好奇。

「我吃的,明天我就吃了你!」林朋歪著頭,換了個姿勢躺著。

「哈哈,我現在有些明白了,你這傢伙,有人的思維,不像外面那些,只知道吃活物的喪屍!」安娜出人意料的沒有害怕。

「你的腿,骨折,不要,亂動!」林朋提醒道。

「我知道,從五樓掉下去,醒來腿上又纏了這麼多繃帶,傻子也知道自己骨折了。不過,為什麼我沒摔死?」

終於有了些好奇心,林朋坐起身來,「因為,有喪屍,墊在下面。你現在,不想,死了?」

「上帝讓我平平安安地爬了四十多層樓,又讓我從五樓摔下去沒摔死。那麼,他一定是想跟我說,我不會這麼快就回歸他地懷抱地。因此,我為什麼還要去尋死?再說,你又不吃我!」安娜翹起烈焰紅唇,開起了玩笑。

林朋無言。只是點亮了一根蠟燭。將這空間照地通亮。

「哎,你說說,你怎麼會變成有人類思維地喪屍?這件事真是奇怪!」安娜再也按耐不住好奇心。連忙問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為狂犬疫苗和抗生素!」林朋低頭回答。身上全是水地衣物,早就被自己地體溫烘乾了。

「是嗎?還有這種事?哎哎,再說說,你和那日本小美女是什麼關係?」安娜終於露出三八地德性,一臉刺探別人地急迫和爽快感。

「沒什麼關係!和你一樣!」總不能說那小美女每天都陪著自己在一張床上吧,看著安娜雪白豐滿地胸部,內心又是一陣狂跳。

「切,我一眼就看出你們兩個不正常,一定有一腿!啊呀!」有些過於亢奮的安娜,扯到了骨折的痛處,眼淚都快下來了。

「胡說,沒,的事!」總要給井上蘭蘭保留點顏面,畢竟這個世界上,跟喪屍做。。。。。。還是件很不光彩的事情吧。

「少來吧,我都看見了,你們兩那曖昧的眼神,嘿,來,跟我說說,變成喪屍有什麼想法?嗯,看來我是這世界上第一個採訪喪屍的人,哈哈!」安娜激動的都有些胡言亂語了起來。

「真想,聽?」林朋愣了,沒想到居然有人,問他變成喪屍后,有什麼想法!這種問題,乖巧懂事的井上蘭蘭,從來不會問。

「想聽,我很好奇,說吧!」忍著大腿骨折處,傳來的巨痛,安娜努力地轉移著自己的注意力。

「我,變成喪屍,很痛苦,幾乎要瘋掉!」回憶起剛變成喪屍的那幾天,那種無助的痛苦感又躍上心頭。

「沒有吃的,沒有安,全感,周圍,全是吃人的,魔鬼,而且,我出於本能,也想,去做這魔鬼,這種煎熬痛苦,你,不會明白,的!」一口氣說出一長串話,林朋深吸了一口氣,彷彿是為了平復自己沸騰的情緒。

「你吃過人沒?」安娜問道。

「沒有!」林朋低聲說道

「那,你以後有什麼打算?就這麼人不像人,鬼不想鬼樣的生活下去?」安娜睜的一雙妙目,看著坐到沙上的林朋。

「不知,道,也許是,進化吧!」

「進化?什麼進化?」

「你不懂。」想了,林朋還是沒有把這個秘密說出來。

「要不然,我帶你回人類世界,讓醫生們,治好你,好嗎?」

看著掙扎著,要起身的安娜,破損的襯衫露出一截雪白的,充滿活力的細腰,以及那黑色罩杯的邊緣。

收回眼神,林朋突然覺得喪屍這強大的,可真是件非常麻煩的事情。

「我不想,做小白,鼠!」霍然起身,林朋在房間里轉來轉去,緊皺的眉頭,讓安娜有些不敢開口。

窗外的天空漸漸有些亮了,又一個黎明來臨。

****************

人類基地L323,這是全球最大的人類基地之一,國總統就位於這處基地內。

與私人控制的基地不同,這裡依然還是標榜民主和自由的,對於喪屍的進化,這裡的人也早已經現,只不過,他們的研究方向,不是研究出強化人類的藥物,而是想研究出,讓那些嗜血的喪屍,還原為人的藥品。

「總統閣下,藥物研究計劃第三十四次試驗,又失敗了,被捕獲的喪屍短暫回復人類基本特徵,在但十分鐘后,心臟停止跳動,消失生命體症!」畢恭畢敬的軍官在現任M國總統奧馬巴的面前,彎腰行禮。

「哎!」重重的一聲嘆息,揉了揉太陽穴,拍了拍緊繃的臉,奧馬巴站起身來,在若大的辦室里走著。

「總統先生,另一份文件是武器研究中心傳來的,對付高等級變種喪屍的重型穿甲彈正在加緊研製,預計一個月後便會得到初步的試驗品,但研究中心的將軍來信息說,這種子彈,造價相當昂貴!」

「現在都他媽什麼時候了,還在說子彈昂貴?如果新的變種喪屍大批的繁殖起來,人類將在這個星球上沒有立錐之地!」憤怒的奧馬巴暴跳如雷,「給我傳令給武器研究中心,必須馬上給我把這種子彈,以及強力的單兵武器研究出來,我們必須儘快,剷平一切喪屍,現在起!舉國之力,全力支持武器研究中心的工作!要錢給錢,要人給人!」

「總統先生,有民眾強烈要求,動用核武器,打擊喪屍,軍部正在討論這個計劃!」

「扯淡!打喪屍用核武器?這喪屍打不打的死另說,這核彈過後的放射性塵埃和污染,就能把我們人類給毀了!誰出的主意?把他扔給喪屍做食物!」 不好意思,昨天聊天到二點,這一章晚了,抱歉抱歉!

*************

軍官不可思議地看了看暴怒的總統,低聲說道:「是,總統先生,目前沒有其它報告了!」

「嗯,你可以出去了!」

恭恭敬敬地行禮,軍裝筆挺的軍官轉身準備離開。

「等等,再把全球的情況給我彙報一下!」奧馬巴皺著眉頭,用力地按著思考過度的腦袋,這位勤勞的總統,已經有48小時,沒有閉過眼了,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去處理。

「是的,總統先生!」軍官打開了手中巨大的文件夾,大聲地說道:「目前全m共有人類基地五百多個,人數從幾百到幾百萬不等,全球有人類基地5392個,人數從幾人到幾百萬不等,局勢已經亂成一團,很多地方武裝,都不肯接受政府的領導,他們在私下研究各種藥劑,妄圖利用這種藥劑,形成改造人,然後達到控制世界的目的!」

「他們都是些混蛋,我草泥馬,這些傢伙意圖通過這場浩劫來控制世界!還搞什麼改造人?真是不知所謂。傳我的名令,不尊守國家憲法的基地,一率剷平!攘外必先安內!」

「是,總統閣下,下面給您彙報其它國家的情況!」軍官大聲地回答。

「嗯,說吧!」把自己放進碩大的,舒適的真皮沙中,奧馬巴繼續按摩著頭部。

「目前全球人口不足十億,而且大部份倖存的人,都在中國。現在中國還有大約5億左右的人口,境內已基本滅絕喪屍!」

「哦,真見鬼,這些中國人,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回總統先生,可能是由於他們身體抵抗力較強,連三聚x安和豬流感都耐何不了他們,所以對T病毒感染率不高,再加上全面清掃行動,由精銳的城管、公安、軍隊組成的強力部隊,將喪屍一掃而光,現在,有大批各個國家的人,都逃往中國,很多女人為了拿到中國的綠卡,而嫁給中國人,現在他們每個男人,都有兩個老婆了!再這樣下去,估計一百年後,地球上就只有中國人了!。」

「該死的,不能這麼下去了!」奧馬巴怒衝冠,拍著桌子大吼道:「就算為了女人,我們也要打贏這場戰爭!全力執行B計劃!不惜任何代價!!!」

「是,總統閣下!」

&&&&&&&&&&&&&&

人類基地L323,武器研究中心,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中年男子大喊大叫,激動的,連那一身將軍服上的金光閃閃的勳章,都跳了起來:「總統來命令,全力研究重型穿甲彈,重型槍械!執行B計劃!!!!」

********************

時間在平淡如水的生活中過去,鄭爽帶著一幫彪悍的手下,在整個城市橫衝直撞,將一切看不順眼的喪屍,統統打倒在地。

鄭爽哼著小曲,倒在沙灘椅上,點起一根大雪茄,剛抽了一口就嗆的直咳喇,看著眼前撕打成一片的上百喪屍,大聲地吼道:「不聽話的,全他媽宰了!」

「吼!」鄭爽身後,上百名站的整整齊齊的喪屍,清一色裸露著花崗岩般的肌肉,按耐不住嗜血的心,看著場中混戰成一片的場景,口中怒吼出聲。

示意身後的小弟們安靜,鄭爽翹起了二郎腿,場中慘嚎一片,無數殘肢斷腿飛上天空,黑色的血流淌在大地上,凝結成可怕的醬色。喪屍們在拚命地撕打著,完全沒有對同類的憐憫之情,這裡,就象地獄!

亞利山大已經升級為三級喪屍「屠夫」級,只見他狂呼亂叫,一手一把雪亮的菜刀,四下揮舞,所過之處,無不屍橫遍野,血流成河,殘肢成山!

有了他,鄭爽大多數時間,只需要坐在沙灘椅上,吹著口哨,擦著防晒油,看著手上辦事就行了,跟隨鄭爽的精銳喪屍,現在數量已經過二百名!

這個地方,還存在著這個街區里的最後一個強力喪屍,手拿著一把轟轟做響的武器。那把武器的名字,叫做「電鋸」!

血戰結束,十幾個喪屍搖搖晃晃地站著,鄭爽示意他們退回來。看著場上唯一不屬於鄭爽管轄的喪屍,鄭爽決定親自出手。

亞利山大不安地吼了吼,也想撲上去,鄭爽制止了他,鄭爽知道,面前的這傢伙,亞利山大還不是對手!

臉上的皮肉翻著,露出那永遠不會再癒合的爛肉,足足有二米多高,長的五大三粗,虎背熊腰,卻偏偏給人一種敏捷無比的感覺。身上穿著件已經破破爛爛的,伐木工人常穿的連體牛仔褲。裸露的部份,暴露出那彷彿花崗岩般的,具有強大的爆炸力,又不乏力量美感,遍布著各種犬牙交錯的傷痕的強力肌肉。

那傢伙拿著把轟轟做響的武器,足足有幾十斤重的重型「電鋸」。普通人類需要兩隻手才能舉起的電鋸,這傢伙只是一隻手,舉重若輕地拿著,光這一點,鄭爽便知道,眼前這傢伙,跟自己一樣,同樣是四級!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