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那一幕,是足以讓在場所有人族和異族都畢生難忘的景象。

銀色天龍身軀游刃雲霄之上,片片龍鱗散發著瑩瑩如玉潤一般的光澤。

巨大的龍身在雲間盤曲遊動,身形翩然,姿態靈動,三波九折之間,自有叱吒風雲的雄姿。天龍龍鬚迎風而動,漂浮舞動之間一層層猶如實質的風雲漣漪隨之蕩漾,自有說不出的仙韻氣質。

彷彿在那一刻,九霄之上的月華也為之失色。

隨著一陣陣猶如隔空上古降臨人間的龍吟,雲霧化作實質波濤奔騰翻攪,天龍的龍爪似是在雲霧繚繞的浪濤之中滑翔遊走。

天龍鼻息之間幾番吐納,天地之間的黑色魔氣頃刻煙消雲散,星光月色投射在銀龍的身上,龍身更為清晰耀眼,那樣的氣勢氣韻,足以讓世間萬物為之膜拜稱臣。

相比之前的暗無天日,流光城在那一瞬間重新恢復了昔日夜月里才會有的清亮。

銀白光華映照大地,彷彿一盞盞柔光明燈將所有人族的內心一一點亮。

而雄勁剛毅宛如雕刻一般的龍爪之中,巨大的飲血劍正在猶自閃爍著瑩潤光華。

————-

三更完成。

接下來的情節,會有較大的跨度了,宋小君也要再度出現了,她會變成什麼樣的身份呢? 天地之間,一片寂靜。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那銀色天龍的身上,眼神之中,都帶著深深的敬畏和震撼。

就在這時——

嗡嗡嗡。

飽飲魔蛛親王墨鋒的精血之後,飲血劍發生了一種奇異的反應。

門板似的巨型劍身此時似有血液覆蓋其上,劍身之中猶如樹枝一般盤根錯節的脈絡此時彷彿紛紛開始鼓動遊走。層層疊疊的光暈自劍身伸出徐徐而出,得到血液浸潤的巨劍之中彷彿有什麼靈物突然活了過來,劍身之上原本黯淡無光的暗紅色,此時彷彿一層層一寸寸緩慢剝落和蛻變,一層氤氳包裹之中,淡淡的光華透過雲霧隱隱浮現。

這樣的光彩,是之前出現的眾多神器都不曾有過的色澤,時而清潤,時而絢麗,流光溢彩,雖然只有些許微光,卻已是分外仙靈飄然,奪人心神。

而劍體之中一陣陣漂浮涌動的符文印記,此時也變得極為清晰。

呼之欲出的上古符文陣陣顫動,不斷地分裂組合,化作更為奇異的排列,而符文之上的熒光,也從原先淡淡的紫色轉變成了兩股色澤相互纏繞,層層疊疊旋轉漂浮的紫紅色。

「嗯?這是……」

半空之中化作龍身的葉青羽心中微微一驚。

因為他猛然之間極為清晰感受到,自己手中的飲血劍在汲取了暴戾親王墨鋒那無與倫比的磅礴本源力量之後,正在發生著某種奇異的變化,以極為瘋狂地速度提煉凈化魔蛛之力。

這種力量,就像是飲血劍中蘊含著澎湃潮漲的汪洋,巨浪汪洋順勢涌動,朝著劍柄末端的籠罩沖涌而來。

提煉對手的血氣力量反饋主人,這是飲血劍最大的奧秘。

但是葉青羽卻沒想到,飲血劍提純精血的速度竟然越來越快……

這是在一瞬之間,巨大銀色天龍身軀上一道道淡淡的抓痕,徹底恢復了過來,連一絲一毫疤痕都沒有留下。

巨大龍軀輕輕迎風遊走,感受著自劍身源源不絕湧入手掌的澎湃能量,彷彿一道激流極速遊走,經過手臂中所有的血脈筋絡,再極速奔走竄流到四肢百骸,最後萬江匯流,匯入丹田汪洋之中。

原本狂風呼嘯,澎湃奔騰的丹田靈泉此時彷彿受到了極大地刺激,一種幾欲噴薄而出的氣力在他的身軀中隱隱躁動。

幾息之後。

葉青羽眼中閃過一絲驚色。

「夠了……夠了……別再吸收了。」

他低頭看了一眼手中還在躁動的飲血劍,心脈跳動的巨大顫動彷彿猶在耳畔。

從飲血劍之中,傳來的力量,越來越磅礴,已經快要超出他的負荷了。

哪怕現在肉身修為已經強悍無匹,而且還化作天龍來保護自身,但這飲血劍所汲取的力量實在是太多了,已經超越了我目前肉身所能承受的極限。

此時他全身的充盈狀態,彷彿是手指末梢都已經聚滿了那股猶如汪洋巨浪一般磅礴的力量。

這力量似是一直在瘋狂填充他的身體,下一刻身軀便要因為太過充盈而被擠爆了似的。

咻!

半空之中巨大的飲血劍輕輕一晃,由實化虛,消失在眾人視野之中。

只有若隱若現的光暈和蕩漾的實質光暈還彌留在虛空之中。

而雲霧之中的銀色巨龍,也在同一瞬間化作人形。

依舊是哪個身形略胖的人族胖子。

只不過經過了這一戰之後,他的體型卻是胖了一大圈,好像是被打腫了一樣,極為詭異,仔細看,他的皮膚已經達到一種奇異的飽和狀態,全身裸露的皮膚都變得格外充盈,皮膚下的細微血脈都變得清晰可見,彷彿有點腫脹似的。

不過即便是如此,也沒有人敢再有絲毫輕視他。

所有人都看著虛空之中依舊孤身而立的身影。

半空之中。

葉青羽猶自站在一層輕霧之上,靜默無言。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雙眼冰冷,淡淡掃視了一圈依舊站在半空之中的組成陣法的十幾名魔蛛族強者,還有他們身後那近百名魔蛛強者,眼中的寒意更勝過黎明時分的漫天寒雪。

這六十多名名魔蛛強者,此時皆是徹底心膽俱寒,懼意外露,一個個眼眸之中流露出的震駭和恐懼是他們此生都未曾表露出來的。

那一刻他們眼前所見的,彷彿不僅僅是一尊傲世天龍,更像是修羅地獄的審判者,是真正可以主宰他們生死,翻手雲覆手雨的天神。

「啊!」

一聲短促而凄厲的大叫極為突兀得打破了此時的靜默。

眾人好似如夢驚醒般朝慘叫的方向看去。

卻見一名原本葉青羽破陣時就被劍勢波及受了重傷的魔蛛強者,剛才迎上葉青羽掃視的眼光,寒從膽起。只是眨眼之間,他就似乎是被自己身軀之中猶如洪水暴漲,頃刻傾覆的恐懼所淹沒。

眾人的注視之下,只見這位魔蛛族強者眼前一黑,喉頭一甜,一股鮮血噴薄而出。

這個宛如秋風寒霜之中枯敗的落葉頹然自樹梢跌落一般的魔蛛強者突然從半空之中掉落下去,一大口鮮血隨著他失重墜落的身子一同傾灑……

還未落在地面,就已經形神俱滅,沒有絲毫的氣息。

他……被……嚇死了……

嚇死了!

對面。

無與倫比的恐懼,在其他魔蛛族強者的心中像是山洪一樣爆發。

咻咻咻!

一道道黑氣熒光划空直射。

他們選擇了逃跑。

這種速度,遠遠勝過他們來勢洶洶地來攻打流光城時的速度。

瞬息之間,流光城對面半空之中,半道殘影也沒留下……

城牆上。

「好!」陳正良率先發出一聲驚嘆呼喊。

他神色激動,眼中燃燒著灼灼氣焰,激動地跳了起來,這久違的幾度以為再也不會有的振奮在此刻悉數爆發而出。

「太好了!」

「哈哈哈!簡直就是天神下凡!」

刀疤金一拳重擊在城牆上,也情不自禁呼喊起來,彷彿壓抑許久的所有情緒在這一刻得到最佳的爆發。

站在他身旁的泠蕭然和衡與歌夫婦此時也是拍手叫好,眼中一片激動之色。

「太好了……好……太好……了」一直靠著牆休息的鄭老終於再也難以自持,激動不已,胸腔之中一陣急促,眼中泛著盈盈淚光。

這樣的反轉,這樣的對峙結果,是所有站在城牆上焦急等待的人從來不敢想象的。

彷彿經歷漫長的三九寒冬之後幾近潦倒困苦的生死關頭,終於有一個懷抱炭爐的人從漫天大雪之中朝著他們走了過來……

不,他不僅僅只是帶來了一捧炭火……

他帶來的,還有他身後足以消融冰雪,令大地復甦,萬物覺醒的旭日暖陽。

站在城牆最前方的胡不歸是唯一一個相對冷靜的人。

他也是唯一一個一路見證了這個天荒界亂入而來的少年所有變化的人。

此時他的眼中中也有震驚。

他看著半空之中身姿飄然的身影,腦海之中不斷閃現這數月朝夕相處的所有畫面。

眼前這個極為熟悉,卻又似是不曾相識的人,一再推翻自己對他的認知和判斷。

眼前的葉老弟相比茶園和風雲台上時,早已有了極大地蛻變,這樣的蛻變,可能是許多天才耗費百年也難以追上的。

若說風雲論劍大會時的葉老弟是清姜界後起之秀中的翹楚,那現在,他的修為早已不是自己和南鐵衣等人同一等級的了……

不過……他是個好人……

幸好……他是個好人……

胡不歸嘴角勾起一絲不易察覺的弧度。

以葉青羽如今的修為和力量,以及他重重機遇之下突破天際的提升速度,在清姜界中假以時日究竟會有多大的成就根本無法估量,但只要他是個好人,對於清姜界的人族,就有希望了……

流光城中。

一陣陣春潮滾雷一般的歡呼聲此起彼伏。

不管是男女老少,平民貴族,此時都抱作一團歡呼雀躍,振奮跳動,高呼天行。

「天行!天行!天行……」

「天行前輩挽救了我們!」

「他救了整個流光城!」

「他是真正的人族救世主!」

「他是照亮流光城的太陽!」

蓬勃振奮宛如春雷滾動一般的吶喊聲經久不絕。

被恐懼和死亡的陰雲籠罩許久的流光城百姓,此時都紛紛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和內心之中覺醒的勇氣。好似他們遭受恐懼僵硬已久的身子突然被溫泉浸潤,全身的每一根神經,從細枝末梢開始得到嶄新的新生。

從未有過的奇異力量在十萬人群之中蔓延遊走,彷彿形成了絲絲縷縷若有似無的光暈冉冉升空,成為將流光城每一個角落都瞬間滋潤溫暖的強大能量。

這種源自於內心深處的希望之光,不僅僅是流光城得到救贖的光芒,而是整個清姜界人族得到救贖而崛起的指引之光。

……

魔蛛族大營內。

沉寂,

極度震驚之中的魔蛛大營處在一片死一般的沉寂和詭異氣氛中。

營帳遠處的精銳黑甲戰隊中,所有投向遠處天空的目光都覆上驚恐之色。

他們親眼目睹了一場顛覆他們以往所有認知的殺戮。

懼由心生,難以掩藏。

年輕的軍官通文長袖之中的雙手雙拳緊握,自從他目睹了天空之中的一幕幕變化,心中接連不斷的震撼和駭然已經難以用語言去形容。

他的眼中出現一種怪異的空洞,似是透過雲層看向了更遠的地方……

一直以來,通文自詡通曉人心和謀術,向來喜好以謀略來部署戰略,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能用計謀手段去解決……可是這一刻……

也罷!

人力有時而窮,更何況是謀略之術。

自他出神遠眺以來,圍繞著他周身的淡淡魔氣光暈便自覺消散了,此時他全身透露的,是前所未有的困惑和迷茫,還有難以自制的懼意……

面對這樣的人族對手,只怕計謀手段,已經解決不了了。

「通文……想什麼呢?」

主營帳中。

圓臉親王墨金緩緩踱步而出。

他臉上雖然也掛著淡淡的驚訝之色,但卻有別於魔蛛族大營其他所有強者的極度震驚之容。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