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干芊笑了笑,緩緩走了過去,一面上車一面緩緩的說道:「謝謝你!?」

「你坐副駕駛,我幫你系好安全帶!?」夏殄笑了笑,然後彎下身子給干芊繫上了安全帶。

干芊有點受寵若驚,然後臉上已經是一陣一陣的紅霞飛,然後支支吾吾的說道:「我……我自己可以的!?」

「你是可以?但是我願意為你繫上安全帶!?」夏殄繼續保持著一副干芊迷妹的樣子,緩緩的說著這些酥到骨子的情話。

干芊不由的吞咽了幾口口水,然後微微笑了:「嗯?你真是太細心了?比我們女孩子還要細心!?」

「哦?你是想說我不夠陽剛嗎?」夏殄微微皺起眉頭,緩緩的說道。

干芊趕忙搖搖頭,連聲說道:「不是的?我是真的覺得你又細心還溫柔,現在像你這樣的男士真的是少的可憐了!?」

「呵呵!?」夏殄朝著干芊露出一絲詭異的笑,片刻也就收住了笑容,只是緩緩的說道:「估計是學舞蹈養成的習慣吧!」

干芊微微笑了笑,緩緩將耳朵前的碎發縷到了耳後,然後不自覺的笑了笑,笑得很嫵媚。

一般來說,縷頭髮並不是什麼特殊的動作,但是在夏殄看來,現在的干芊之所以縷這個頭髮,無非就是有挑逗的意味。夏殄的心中不由的一陣喜悅,本來自己採取這樣的動作也就是打算搏一搏的,但是沒有想到干芊就這麼容易就被自己騙到了手。雖是如此,夏殄還是不敢輕易怠慢,倒是也話了不少心思用在和干芊的約會上。

長苜苜在掛斷了和夏殄的電話后,心中卻是惴惴不安,遲疑了好一會兒后,果斷還是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花了好一會兒后時間思考,還是忍不住從宿舍走了出來,打算去找宋煜。

宋煜倒是很開心長苜苜能來找自己,於是長苜苜一個電話,也就把他從宿舍喊了出去。兩人在校園的走廊上走了小會兒后,長苜苜還是忍不住同宋煜緩緩的說道:「宋煜!?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去找一下夏殄!?」

「額?怎麼了?怎麼突然想起要去找他了!?」宋煜聞言不由的皺皺眉頭,緩緩的問道。

長苜苜微微皺起眉頭,緩緩的說道:「我覺得,夏殄和干芊會不會出事!?」

「額?出事!?能出什麼事啊1?男未婚女未嫁的?就算出事也是喜事啊!?」宋煜頗有些吃醋的味道,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聞言不由得白了他一眼,繼續說道:「我要說的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覺得夏殄這一切進行的似乎太過容易了!?」

「額?沒有啊?我覺得很正常啊?夏殄長得帥,干芊最近又正好是需要關心,夏殄能和她有發展,不也是挺正常的嗎?」宋煜伸了伸懶腰,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頓了頓,遲疑了小會兒后說道:「嗯?話是這樣說好像沒有錯,但是我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沒有吧?!哎?我覺得是你多想了?要不就是你最近沒有休息好?自己嚇自己!?」宋煜不以為然的笑了笑,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頓了頓,不由的緩緩搖了搖頭,遲疑了小會兒后說道:「好吧?也許是吧!?哦,對了?剛剛出來之前夏殄和我通過電話了?」

「哎?你們兩怎麼又通電話了啊?不是說好的,有什麼問題由我來轉達嗎?」宋煜有些許的不悅,醋醋的說道。

長苜苜皺起眉頭,緩緩的說道:「我們也沒有說什麼,他和干芊出去約會了,我提醒他注意安全而已!」

「哦哦?那就不錯啊?只要他能和干芊處好了,有些東西我們就可以通過干芊去了解了啊!?多好的事兒啊!?」宋煜微微笑了笑,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的面色稍變,遲疑小會兒后,搖頭說道:「我終究還是覺得王陽很有可能早就知道了夏殄的身份!?」

「哦哦?知道也沒什麼啊?嘿嘿!說起來夏殄可是王陽的叔叔輩啊?」宋煜又是一陣不正形的笑。

長苜苜聞言不由的笑了,緩緩的說道:「嘿嘿?話說這樣說沒有錯?不過你是沒有看過那些豪門恩怨吧!?」

「豪門恩怨?啥東西?」宋煜微微皺起眉頭,狐疑的看了看長苜苜幾眼。

長苜苜咳嗽了幾聲,然後緩緩的說道:「就是豪門恩怨啊?萬一王陽想要他們家的所有繼承權,肯定會有想弄死夏殄的想法啊!?」

「哈哈?你怕是電視劇看多了吧?這些東西都是那些惡俗的導演用來騙你們這些非豪門小姑娘的!?」宋煜笑了笑,帶著一些玩世不恭的態度。

長苜苜不由的朝著宋煜甩過去了一個白眼,攤開手說道:「好吧!?你贏了!?你這個豪門大暴發戶!?」

「喂?我可不是暴發戶!?我這是祖傳三代都是豪門好不好!?和外面那些妖艷賤貨不一樣的!?」宋煜故作不悅,皺起眉頭說道。

長苜苜抬頭瞪了宋煜一眼,不由的緩緩的說道:「嗯對?你是和外面那些妖艷賤貨不一樣,不過和你們家的也差不多!?」

「啥!?」宋煜不解的看了看長苜苜,緩緩的說道:「別亂想?我爸媽是我爸媽?我是我?我們不是一路人的!?」

長苜苜不由的笑了出來,緩緩的說道:「好吧?好吧?!第一次見到這麼努力和自己爸媽劃清界限的人!?」

「嘿嘿!?」宋煜也笑了笑,緩緩的說道:「玩笑歸了玩笑?說吧?找我出來不會就是為了和我說這些無關緊要的事兒吧?」

長苜苜微微頓了頓,斜過眉頭點了點頭:「我找你來,除了夏殄的事兒,還有一件事兒,要和你商量一下!?」

「哦哦?你說?」宋煜會意的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皺起眉頭,緩緩的說道:「我準備去處理《神魔錄》的最後一章內容的修訂,所以可能要外出半個月的時間,所以這半個月我想你在暗處保護一下夏殄!?」

「不是吧?讓我看著我心愛的姑娘去冒險,然後自己還要留在這裡保護自己的情敵!?」宋煜的臉色不好,一面帶著調侃的意味說道。

長苜苜忍不住又笑了笑,緩緩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緩緩的說道:「哈哈?別說的這樣慘!夏殄也是你的朋友啊?」

「哎?沒有其他的選擇了嗎?我捨不得讓你一個人去冒險啊!?」宋煜微微皺起了眉頭,一面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連忙搖搖頭,緩緩的說道:「我反正是不放心夏殄一個人的,要不你去處理《神魔錄》,我留下來暗中保護他也可以!?」

「那還是我留下來保護他算了!?我怎麼可能讓你和他獨處呢!?」宋煜微微皺起眉頭,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不由得笑了笑,緩緩點頭:「嗯哈!?這就對了啊?那我離開的時間,你也要保護好自己哈!?」

「嗯嗯?我知道啦?苜苜!?唉?!你說我怎麼就這麼捨不得你啊!?恨不得把你搓圓了裝我衣服兜里?隨時都和你在一起!?」宋煜皺著眉頭,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有點尷尬的看了看他幾眼,緩緩的說道:「醒醒醒醒!大清亡了!」

「啥?這和大清又有什麼關係啊!?」宋煜很是難理解長苜苜這偌大的腦袋和閃電般跳躍的思維。

長苜苜自己卻是咧嘴一笑,緩緩的說道:「形容你想太多了的意思!?」

「哦!?」宋煜嘆了口氣,緩緩的說道:「好吧?那你自己一個人要小心一點,雖然你在異世界里有魔法可以使用,但是也一定要萬事小心!注意保護好自己!」

長苜苜連忙點了點頭,緩緩的說道:「好的?!你就放心吧!?」

「嗯嗯?」宋煜又嘆了口氣。

長苜苜在和宋煜交代了一下自己的計劃后,也就出發去了異世界,準備將《神魔錄》的最後一章完成修訂,這一站是最後的四大神獸「青龍」「白虎」「玄武」和「朱雀」!

青龍,亦作「蒼龍」,古代神話中的東方之神。龍是中華民族的圖騰,自黃帝授命於天,威澤四方,龍就成為中華民族乃至整個中國的象徵,而比較明確的定形是在漢代,從大漢朝開始,龍就被確定為皇帝的象徵與代表。在東方傳說中,青龍身似長蛇、麒麟首、鯉魚尾、面有長須、犄角似鹿、有五爪、相貌威武,而在西方神話里,龍更像是長翅膀的蜥蜴。

白虎是戰神、殺伐之神。虎具有避邪、禳災、祈豐及懲惡的揚善、發財致富、喜結良緣等多種神力。而它是四靈之一,當然也是由星宿變成的。是由二十八星宿中,西方七宿:奎、婁、胃、昂、畢、觜、參。所以是西方的代表,而它的白,是因是西方,西方在五行中屬金,色是白的。所以它叫白虎不是因它是白色,而是從五行中說的了。

玄武是一種由龜和蛇組合成的一種靈物。玄武的本意就是玄冥,武、冥古音是相通的。武,是黑色的意思;冥,就是陰的意思。玄冥起初是對龜卜的形容:龜背是黑色的,龜卜就是請龜到冥間去詣問祖先,將答案帶回來,以卜兆的形式顯給世人。因此,最早的玄武就是烏龜。以後,玄冥的含義不斷地擴大。龜生活在江河湖海(包括海龜),因而玄冥成了水神;烏龜長壽,玄冥成了長生不老的象徵;最初的冥間在北方,殷商的甲骨占卜即「其卜必北向」,所以玄冥又成了北方神。

鳳凰在中國來說,是一種代表幸福的靈物。它的原形有很多種。如錦雞、孔雀、鷹鷲、鵠、玄鳥(燕子)等等...又有說是佛教大鵬金翅鳥變成的。鳳凰神話中說的鳳凰是有雞的腦袋、燕子的下巴、蛇的頸、魚的尾、有五色紋。又請鳳是有五種品種,以顏色來分的:紅是鳳、青是鸞鳥、白是天鵝、另有黃和紫的鳳凰又可說是朱雀或玄鳥。朱雀是四靈之一,也和其它三種一樣,它是出自星宿的,是南方七宿的總稱:井、鬼、柳、星、張、翼、軫。聯想起來就是朱雀了。朱為赤色,像火,南方屬火,故名鳳凰。它也有從火里重身的特性,和西方的不死鳥一樣,故又叫火鳳凰。

按照《神魔錄》此前的描述,這四個神獸分散在東南西北的四個方向,長苜苜給自己準備了半月來處理這棘手的事兒,看起來似乎是有點過分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不過長苜苜也不是沒有考慮過,時間上本來就很緊迫,要是不能儘快處理掉這最後的四神獸的修訂,那留給自己和宋煜在一起的時間也就少之又少了!?為了能儘快的處理好這些問題,再把時間留出來用在處理夏殄的事兒上。要是不能處理好夏殄的事兒,長苜苜也不能全心全意的回歸神界。

所以在這之前,長苜苜做了很多的功課,就只是為了能在這件事兒能省出時間來,在和宋煜告別之後,長苜苜也就踏上去東方青龍的征程。長苜苜很明白,青龍是四神獸,自然同之前的張月鹿有著本質上的區別,都想要拿到它的鱗甲怕是需要廢上些功夫。

東方青龍是管轄東方世界的神獸,而其手下還有守護使者,東方七宿,角、亢、氐、房、心、尾、箕,而這七宿的形狀又極似龍形,角是龍的角,亢是頸項,氐是本,就是頸根,房是膀,是脅,心是心臟,尾是尾,箕是尾末。所以要拿到青龍的鱗甲必然是要經過這七宿,從某個層面上來說,長苜苜需要對方的是八個神獸,最重要的就是《神魔錄》中關於七宿的介紹寥寥幾筆,更是讓長苜苜無從下手。

好在東方天空的位置用長苜苜的定位還是很容易就找到了,所以當長苜苜走到這個東方的天空下時,整個人也就差不多懵逼了。

這天空和自己見過的沒有人任何的區別,一片萬里無雲的晴空,別說龍?就連鳥都不見飛過。這一切的事實讓長苜苜不得不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了地方,一臉尷尬的打量了周圍一圈后,不由的仰天長嘆:「神啊!?這是個什麼鬼!?」要知道長苜苜在來之前可是做好了一番大戰的準備,哪還能料到儘管自己做好了各種準備,卻忘記了自己可能會找不到青龍這麼簡單的一個問題。

《神魔錄》上的簡單的介紹,讓長苜苜更加暴躁,不由在心底小罵了自己當主神的老爹幾句。然後乾脆也就一頭栽在了地面上,盛開雙臂雙腿平躺在了地上。

天空依舊是那個萬里無雲的天空,長苜苜就這樣直勾勾的盯著天空看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卻仍然沒有瞧見有任何的飛禽。不由的也就搖搖頭,伸了伸懶腰。

俗話說的好,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現在的長苜苜空有一腔的想法,卻是絲毫沒有用武之地。只能無奈的望著天空嘆氣,然後側過了身子,百無聊賴的扯了扯不遠處的狗尾巴草。

就在長苜苜扯了狗尾巴草的檔口,不遠處草叢裡卻傳來一些不太清楚的聲響,長苜苜的眉頭不由的一皺,連忙也就坐起身來,然後朝著前方打量了過去。

草叢挺深的,倒是沒有看見什麼東西,長苜苜頓了頓,遲疑了小會兒后還是站起身來,朝著發出聲響的地方緩緩走了過去。一步一步的小心翼翼的走著,一面也不忘四下打量,擔心自己會遇上埋伏什麼的,或者是運氣不好踩到了什麼不該踩的東西。

走了小會兒后,長苜苜這才看清楚了草叢裡的東西,居然是一隻黃毛的小兔子,整個肥得肚子都快貼到地面上了一般。長苜苜在確認周圍一圈確實是沒有危險后,這才鬆了口氣,緩緩的說道:「呵呵!看樣子這個地方確實是個好地方啊?這野兔子都吃的胖成了球,也不知道那個傳說中的青龍了!?」長苜苜一面說著,一面也就蹲下身子,打算把兔子抓過來!

黃毛兔子在感受到了長苜苜的到來后,一面也就轉過身子想要逃,不過奈何身子太沉,還沒有跑幾步,也就被長苜苜整個抱了起來。

「嘿嘿?還真是只肥美的兔子!?」長苜苜不由得吧唧了幾下嘴,然後自言自語的說道。

黃毛兔子在長苜苜的手上掙扎了幾下,眼瞧著沒用后,也就像是認命了一般,乾脆閉上了雙眼。

「嘿嘿!?算了?!看在你這麼可愛的份上,我就不吃你了,你留下就當是陪我好了,就這個老不拉屎的鬼地方,一個人怕是真的要憋出內傷!」長苜苜皺起眉頭,一面嘆了口氣說道:「你沒事就聽我吐槽吐槽就行了,其他不強求。」

黃毛兔子閉著雙眼也懶得睜開,況且一普通的黃毛兔子也聽不懂長苜苜嘰里呱啦說的啥意思。

「唉?走吧?小黃?!我們先去搭個帳篷!不然晚上就要以地為床,以天為被了!」長苜苜又伸了伸懶腰,緩緩的說道。

黃毛兔子被長苜苜拽著走回了那邊空地上,然後也就被長苜苜捆住一隻腳栓在了一邊的小樹上。長苜苜自己則是從移動行囊中把帳篷拿了出來,有了之前的幾次經驗,長苜苜也算是半個野外生存的專家了。只見她三下五除二的搞定了帳篷,然後也就轉身拎走了被栓在一旁的黃毛兔子,鑽進了帳篷中。

長苜苜進了帳篷,又在帳篷里掏出了睡袋,百無聊賴下乾脆也就掏了本書來看,一面逗兔子,一面看書,還算是愜意。不過這愜意的日子也沒過多久,就在長苜苜看了不到一個章節的內容,帳篷外也就突然傳來幾聲巨響,然後伴隨著一陣強勁的風暴,長苜苜只覺得身子開始晃動,感覺自己就快要飛起來了一般,小片刻后,長苜苜的帳篷也就再也支撐不住,直接被吹翻了個底朝天,長苜苜也未能倖免,直接也就被風吹的向後翻騰了三周半。估摸著要不是穿著睡袋,長苜苜的衣服都能給直接吹飛了。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長苜苜有點蒙圈,不過等她好不容易從草堆里爬出來之後,這才恍然醒悟了過來,原來吹翻她帳篷的不是別人,就是長苜苜心心念念要找到的青龍,只見它周身透著淡淡的青綠色,一雙犄角比起張月鹿起碼大出了三倍,一雙巨大的雙眼正凝視著長苜苜的。

「我去!正找你的時候不見你,這會兒就出來了!」長苜苜有點心虛,不過小片刻后也就轉變念頭,不由的從睡袋裡爬了出來,一面指著青龍的鼻子,一面大聲罵道:「喂!?你大爺的!會不會好好說話?動不動就拆了人家房子,你還這麼叼!?」

青龍的腦袋微微斜了斜,像是在聽她說話一般,不過小片刻后又擺正了腦袋,對著長苜苜長嘯了一聲。

這一叫,長苜苜直直向後甩出了兩米,對於這個不友善的青龍,長苜苜一肚子的鬼火不由的攛掇而出,一面也就朝著青龍撲了過去:「你大爺的!?今天我要收拾不了你,我就不叫長苜苜!?」

青龍似乎沒有理她的意思,只是將身子騰空了一些,直接讓長苜苜撲了空,要不是長苜苜反應還算機敏,說不準也就直接跌個狗吃屎!

「我暈!?」長苜苜忍不住又是一陣吐槽,乾脆也就雙手向後一揮,一雙隱形翅膀也就騰空而出,亮閃閃白茫茫的帶著長苜苜騰空飛了起來。

青龍被長苜苜這突然長出的翅膀給嚇了一跳,身子突然一顫,向後又騰空了一些,算是躲避長苜苜的攻擊。

「縮頭青龍,你躲啥子躲?有本事就正面干啊?姐姐我今天非把你收拾了不可!?」長苜苜瞪大的雙眼,一面大聲喊著一面朝著青龍攻擊而去。

青龍似乎還沒有理解到長苜苜的意思,乾脆也就轉過身子騰空而走。

「喂!?你跑啥子跑?」長苜苜看著青龍沒有上前,反而選擇了逃避,心中不由的一喜,一面大聲喊道:「說好的四大神獸呢?原來就是縮頭烏龜!!嘿嘿!哈哈!」

青龍雖然是神獸,但是卻聽不懂長苜苜說道啥意思,也就自顧自的騰空而上,想要躲開這個不明飛行物體。

「喂!你別跑啊?你有本事拆別人的房子,你就不要跑!不要跑,不要跑!」長苜苜一面追著青龍,一面乾脆也就喊起了口號:「你有本事拆房子,你就不要跑!」這裡請自行帶入當年的雪姨神曲。

青龍只覺得這個不明飛行物體特別的吵,倒是也懶得理她。

「喂!?喂喂!?你別跑!你別跑!」長苜苜此時已經是開啟完全碎碎念的模式,一副勢要用嘴解決戰鬥的意思。

就這樣一人一龍在天空中追逐了長達半個小時后,青龍終究是不耐煩了,乾脆也就停在原地,只等著這個吵的不行的不明生物追上來,然後一口吞到肚子里好了。

「嘿嘿!?你終於不跑了啊?你跑啊?繼續跑啊?」長苜苜沒有發現危險,直接朝著青龍追了過去,直逼它的頭部。 青龍在確定了長苜苜的距離足夠張開嘴吞掉它后,也就不打算繼續浪費時間,直接張開血盆大口朝著長苜苜咬了過去。

「我去!?」長苜苜嚇了一跳,趕忙閃開身子,向下飛行了小段,算是躲開了青龍的攻擊,一面也就不服氣的喊道:「來呀來呀,就你那笨蛋的樣子,想要吃我,想多了吧!?」

青龍聽不懂她的話,不過這一來二往的挑釁也就徹底的激怒了青龍。青龍頓了頓,一面也就俯過身子朝著長苜苜再度攻擊了過去。

「嘖嘖!?」長苜苜連忙朝著左邊躲開了青龍的攻擊,一面拍了拍胸口,心中暗想,看樣子青龍是真的被自己激怒了,既然時機已經成熟,那就沒有必要在繼續浪費時間了,想到這裡,長苜苜也就準備孤注一擲,速戰速決!一個閃身也就爬到了青龍的背上,一手抓住了青龍的一片鱗甲,一瞬間,長苜苜只覺得自己應該是哪吒附體了,一面也就用力去拔龍鱗!按照哪吒的劇本來說,這龍鱗應該就這樣拔出來,可惜等長苜苜用完了吃奶的力氣后,右手仍舊是空空如也!這一個舉動,算是徹底的激怒了青龍。

青龍開始快速的擺動起自己的身子,前後左右,前後左右,一直到把長苜苜從它的背上直接甩出去后,這才停止了大幅度的搖晃。

「媽呀!」長苜苜吃痛的騰空而起,一面不由的皺起眉頭,心中暗呼,什麼玩意兒!怎麼不敢劇本出牌啊!?

青龍遲疑了小會兒后,又張開大口朝著長苜苜撲了過來。

「我躲!?」長苜苜皺起眉頭,從右邊躲了過去,然後一個翻身又騎到了青龍的身上,再度扣住一片龍鱗,拿手使勁的一拔。

青龍的一個閃身,就在長苜苜洋洋得意的時候再度把她甩離了自己的後背,然後怒不可遏的朝著她噴出一股巨浪,直接將長苜苜打回地面。長苜苜胸口吃痛,喉嚨不由一甜,一口鮮血噴涌而出。在這之前,長苜苜還三番五次嘲笑過電視里那些沒事就吐血的人太假,沒想到輪到自己的時候,比起他們還慘了大半。人電視里的人好歹是被人打的吐血,而長苜苜是被龍打得吐血,說出去怕是要被別人當成神經病。

長苜苜一面捂住胸口,一面拿手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在看見手上的鮮血后,長苜苜不由的瞪大的雙眼,差點就要暈過去了,不過還好經歷了這麼多了,這暈血的矯情病也該退散了。只見長苜苜一面踉蹌的站起身子來,眉頭不由的一皺,目光驟然落到了那個黃毛兔子上。轉念一想,自己運氣不好得罪了這個神獸,終究這個黃毛兔子是無辜的,在自己被青龍打死前,還是有必要放開這個黃毛兔子的。想到這裡,乾脆也就一瘸一拐的朝著黃毛兔子走了過去,然後伸出手解開了栓住黃毛兔子的繩子。

青龍此時正朝著長苜苜攻擊而來,不過在看見長苜苜給黃毛兔子解開繩子的后,青龍的攻擊突然就停了下來,一直到長苜苜解開繩子,把黃毛兔子平放在了地面上后,青龍的怒氣似乎是一下全部消失了。等到長苜苜轉過身子來后,一張巨大的龍臉已經湊到了面前,嚇得長苜苜一個踉蹌,差點把積累在喉嚨口的老血噴到這張巨大的龍臉上。

「喂喂!?你莫慌吃我,給我點時間,讓我洗洗白,你再吃,味道肯定會好很多!」長苜苜一面忍住沒有把血液噴射出去,一面緩緩摸著胸口說道。

青龍斗大的眼珠在長苜苜身上打量了一圈,小片刻后,儘是轉過腦袋鑽到了自己的後背上,咬住自己的龍鱗,然後用力拔了一片下來,緩緩將龍鱗送到了長苜苜的面前。

「啊?!」長苜苜有點驚慌,不由的瞪大的雙眼。

青龍的嘴角露出一半的龍鱗,上面似乎還沾著絲絲血跡,然後朝著長苜苜更加進了一步,似乎是要把龍鱗給她的意思。

「啊!?」長苜苜有點驚慌,不過還是伸出了雙手,接住了青龍嘴角的龍鱗,然後不解的問道:「你這是給我了?還是說想要我死的滿足點?」長苜苜不相信青龍就這樣輕易的放過了自己,還把龍鱗拱手送上。

青龍在把龍鱗給了長苜苜后,然後詭異的看了看已經安全離開的黃毛兔子,然後圍著長苜苜旋轉飛朱雀神君了一圈后,也就心滿意足的轉過身子離開了!

長苜苜被青龍圍繞看了一圈,嚇得雙腳直哆嗦,本以為自己的小命可能就要丟在這裡了,沒想到這青龍卻是只圍著自己看了一圈后就像是若無其事的離開了。

青龍的突然離開,只留長苜苜一個人在原地風中凌亂,抖動的雙腿一軟,直接嚇得跪倒在地上,然後一陣一陣的涼風吹拂長苜苜的臉蛋,手腳!本以為長苜苜這安靜的半個小時是為了讓這嚇軟的雙腿在恢復活力,然而事實卻是她跪倒的這半個小時只是為了讓自己緩解掉之前的害怕和進展,本以為經過這個休息,能讓她想清楚剛剛發生的什麼,結果在等了半個小時后,長苜苜卻是自言自語的拍拍胸口:「艾瑪?!這一次傷的不輕,看樣子要回去好好休息了!」

各位看官可能么有明白,為什麼青龍就這樣輕易的放過了長苜苜,其實這一切也很簡單,只需要把時間軸往前撥動一個小時,然後再定格到長苜苜抓住的哪只黃毛兔子的身上,就可以猜出一二了。原因其實很簡單,青龍來找長苜苜麻煩是因為黃毛兔子,最後放了長苜苜還給了她龍鱗也是因為黃毛兔子!

為什麼長苜苜在這裡待了好幾個小時都沒看見其他的生物,除了這一隻黃毛兔子,聰明人肯定已經猜到,不是長苜苜沒有看見其他的生物,而是這個地方就只有青龍和這個黃毛兔子兩個活著的生靈罷了。青龍作為東方的守護神獸,千百年守著東方的天空,從未離開過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自然也是空虛寂寞冷的。而這個黃毛兔子就是它唯一的小夥伴了。說道這裡,你們肯定又會提到說那作為青龍的守護者七宿,不過誰讓長苜苜來之前沒有做全面的功課,這七宿不過也就挂名罷了,在東方待的太久了,受不了了早就離家出走了,一直到現在,估摸著就連青龍自己都不知道這七宿到底跑到哪裡去逍遙了。也就只有這一隻黃毛兔子一直陪著它,不然青龍定是要憋出內傷。

可惜這些簡單易懂的道理,長苜苜一時間腦袋秀逗了,居然沒有想明白,從和青龍大戰,到青龍自己把龍鱗拱手奉上,整個過程,長苜苜甚至連他們到底是什麼都沒有見過,就這麼順順利利的拿到了青龍的龍鱗?要不是掐著自己的臉會特別痛,長苜苜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個夢。

在掐了自己臉,確認會痛后,長苜苜這才反應過來,這龍鱗似乎是真的已經拿到了。至於這一身傷吧?既然沒有傷到筋骨,休息休息小段時間應該也沒啥大礙了!順便也就回去看看夏殄的事兒辦的怎麼樣了。想到這裡,長苜苜也就準備收拾收拾回家了。畢竟自己摸不清楚青龍的脾性,萬一自己留在這裡養傷,要是不小心又得罪了它,導致它反悔了,到時候別說帶走了龍鱗了,估計自己都不一定能完整的離開了。所以這個時候,能早點走還是不要多停留才好!打定主意后,長苜苜也就簡單收拾了一下,離開了東方青龍的地盤,從異世界回到了真實的世界之中。

回到宋煜的身邊的時候,長苜苜這一身傷,著實讓宋煜心疼的不能自己。長苜苜自己倒是不慌不忙的,一面忍著痛一面緩緩問道:「怎麼樣了?我走的這段時間,你們有沒有什麼實質性的進展啊!?」

「呃……」宋煜有點尷尬的看了看長苜苜,然後伸出手摸了摸長苜苜的額頭,然後緩緩的說道:「你腦子沒有被傷到吧?」

長苜苜聞言差點把那存留了很久的血吐出來,一面緩緩打落了宋煜的手,一面緩緩的說道:「我沒事?怎麼可能傷到腦子!?」

「哦?從你去到你回來,我們這邊才過去三個小時不到!」宋煜有點尷尬的聳聳肩,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頓了頓,小片刻后卻是笑了出聲:「嘿嘿?對喲!?我怎麼忘記了這茬!嘿嘿!看樣子我這一次的任務花的時間應該能進入歷史之最了!?」

「額?你的傷不要緊吧?要不要我找譚醫生來給你看看!?」宋煜有點無奈的看了看長苜苜,緩緩的說道。

長苜苜連忙搖搖頭,緩緩的說道:「不用了!?我這點傷,都不叫傷,就別把譚醫生喊來了,不然他肯定要起疑了!這人沒事好端端的就能受傷,還經常受傷!?搞不好就認為我是什麼混社會的小太妹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