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竟然能憑空汲取空氣中的靈氣滋養本身,不愧是太古魔草,混沌相生草!」

這一次,李牧沒有將其收入芥子戒,而是親自步入屋中,一把便抓住了混沌相生草草莖處!

「融合吧!混沌相生草!」

雙兒的身影在混沌相生草旁一閃,而後徹底消失不見!

就在雙兒剛一消失,混沌相生草上頓時出現了變化!

只見混沌相生草草莖上突然伸出一個個如同細細的草枝一般的東西,只不過李牧憑藉極好的目力發現,在這草枝中心處,有著一個小孔!

李牧心中墜墜,握著魔草的手卻毫不鬆動!

草枝捲曲生長而出,前端點頭一般試探,彷彿蛇頭,又好似異獸在尋找目標!

「噗嗤!」

就在李牧震驚的目光中,無數草枝頓時找到了目標,瞬間密密麻麻的草枝一同扎入了李牧握著魔草的手臂!那場面,讓李牧身體都升起了一層細密的雞皮疙瘩!

「我靠!這麼噁心!」

就在李牧反感到即將扔掉魔草之時,魔草上端的灰白色大花突然枯萎,彷彿被抽空了水分一般,乾燥至極!

從第一葉開始,直到第九十九葉,迅速枯萎,眨眼間一朵莫名詭異的花朵便枯萎殆盡,讓李牧情不自禁顫抖了一下!

嘩!

花朵在李牧這一動之下,瞬間與草莖分離,脫落,掉在地上,化為齏粉!

很快,就連李牧手中的根莖和也化為了齏粉。

也就是在這個瞬間,李牧只感覺一股液體,通過手臂上無數中通的草枝注入了自己的手臂,隨著血液的流動,擴散在了全身!

一股熱力從身體深處向外散發而出,尤其是眼睛的位置。

頓時,李牧捂住了眼睛!

嘿嘿,武墓這卷就快結束了,下一篇章就是李牧正式踏入逆天登仙路的劇情了!!還請大家多多關注,多多宣傳!!! 一股強烈的火熱從身體內蔓延到了頭顱,經過皮膚進入了眼球!

頓時,火熱的感覺在脆弱的眼球內爆發開來!

「啊!」

凄厲的慘叫從李牧喉嚨中嘶吼出來!

人類最脆弱的地方便是眼球,眼球很柔軟,而且特別容易受傷,況且眼球是緩慢消耗型的器官,即使眼球沒受到傷害,其能力也會漸漸衰退,就連武者們都是要憑藉內力衝擊連接眼球的經脈,才能保證眼球永遠保持最巔峰的功能!

此時,李牧只感覺眼球火辣辣的疼,眼淚情不自禁的流淌下來,正好粘到掩著雙眼的手掌上!

「黏的……」

手上的感覺告訴李牧,這液體絕對不是眼淚,鼻子輕輕翕動,一股淡淡的腥氣傳進鼻子!

「血……」

李牧目不能視,疼痛完全讓李牧死死的閉著雙眼,一種酸脹,火辣,疼痛,萬般難耐的感覺都在眼睛上出現,這種感覺真是一種極致的折磨!

「我的眼睛……啊!」

李牧身體突然一抽,瞬間跌倒在地,渾身竟然不停顫抖,如同得了羊癲瘋的病人一般,抖如篩糠,四肢不受控制的蜷縮在一起,並且不停抽搐,抖動,如果李牧現在能夠睜開眼睛的話,一定會發現,李牧的雙眼只有一片眼白!

滴答……

眼角流下的血液順著臉頰滑下,在兩側顏鋒彙集在一起,凝聚成一顆血紅色的血滴墜落在地,發出滴答一聲。

隨著不受控制的抽搐,李牧的嘶吼聲斷斷續續,異常駭人,如果是在街上,李牧的樣子就是讓人看了都會不自覺的散開那種詭異的感覺!

吞天鼠從李牧頭頂上爬下來,人力而起,一雙小爪子在胸前自然垂下,看著李牧此時的狀態,眼睛里閃過一抹亮光!

在李牧身後,雙瞳人雙兒突然出現,與吞天鼠對視一眼,眼中閃過一抹欣慰,和一絲特殊的情感。

似思念,又似懷念……

這一幕,李牧自然是看不到!

雙兒僅僅停頓一刻,目光便立即恢復堅定,整個靈魂體忽然直直倒下,倒向李牧。

雙兒的身體再與李牧的身體接觸到的一瞬間,忽然就滲透進了李牧的身體。

李牧的身體如同一塊海綿,雙兒的身體就是一滴水滴。在二者接觸的同時,便已經融為了一體!

只不過,李牧和雙兒是不可分開的融合,海綿與水是能輕易分離的融合。

當然,李牧和雙兒想要分離也不是不可以,必須要李牧同意分離,而後直接死亡。

另一個是雙兒主動分離,剝奪人體融合后的得到的一切。代價則是草藥之靈潰散,化為純凈的滋養神魂的藥力。

最後一個便是融合的宿主成功修鍊到神靈之境,體內生陰陽,人與魔草自動分離,魔草賦予宿主的一切都會永遠歸屬於宿主。而魔草藥性會更強,更有可能以本體化肉身,轉化成人!

雙兒的進入,頓時讓李牧整個人好受了些。

正如剛才所形容的那樣,雙兒就好似一股清泉,在進入李牧身體的一瞬間,整個靈魂都化作了冰涼的液體遊走在李牧的身體內,將原本藥液帶來的火熱衝散了一些!

尤其是眼睛,藥液中的強大藥力很大一部分都沖入了眼球內的經脈,李牧能明顯感知到,自己的眼球內部,正在接受藥液的改造。

眼球內的神經,血管,經脈,在藥力的衝擊下,盡數破碎,而後重新修復,將原本的眼球徹底變成了一個新生的器官!

嚴重的眼睛內的疼痛帶動了李牧頭顱內的疼痛,再加上眼睛是與精神力所在的腦域是連接的,所以李牧整個人都感覺有些噁心!

頭暈,目眩,二者加在一起,正好讓李牧的腦海一陣天旋地轉,再加上全身上下不停的抽搐,就連體內的胃袋都是一陣扭曲,痙攣!

「嘔!」

強大的不適感衝垮了李牧強大的意志,李牧再也控制不住頭,胸,腹中的噁心感,天旋地轉的感覺讓李牧整個人異常難受,張口便吐在了地上!

「嘔嘔……呼呼呼……」

不受控制的嘔吐終於停止了下來,忍受著喉嚨里的疼痛感,李牧大口的喘著氣,貪婪,而又珍惜!

接連吐空了腹中的一切儲備之後,李牧終於不再嘔吐,涕泗橫流的李牧奮力的睜著眼睛,想要看一看自己的眼睛是否出現了什麼變故!

這一看,可不要緊,李牧只感覺自己的目光彷彿變得更加長遠了!

這裡說的長遠不是對未來的規劃,也不是展望,而是實打實的距離。

李牧發現,自己竟然在隔著近五米遠的距離看面前的牆壁之時,竟然可以看的如此清晰,就如同一個普通人趴在牆上看牆上磚石的紋理一般!

而且,李牧還發現,自己這一眼,竟然能夠望到自己後腦勺上,兩眼一起向自己後腦勺上盯著,李牧竟然發現,自己居然能夠看清自己周身三百六十度的距離,不用回頭,直憑眼睛!

「好神奇啊!」

李牧驚奇的感嘆出聲,本想再看一會兒,只可惜眼中的疼痛絲毫不給李牧機會,頓時更加脹痛,火辣,本來睜開的眼睛瞬間閉上,眼淚如決堤的江河一般傾覆而下!

「啊!好辣眼睛啊!」

李牧雙手死死的捂著眼睛,大聲呻吟。

嗒嗒嗒……

「嗯?」

李牧耳朵一動,靈敏的聽覺瞬間感知到下方甬道內傳來的腳步聲,登時,李牧的聲音便停止了下來。

不要以為李牧的眼睛恢復了,只是李牧忍住了眼中的疼痛,從李牧緊咬著的牙關便能看出來李牧的痛苦!

「快走,前面有人的聲音!」

一個渾厚的聲音在甬道內回蕩,傳入到李牧的耳中,李牧頓時心道:「不好!強者!」

李牧知道自己現在的這個樣子是一種什麼狀態!

身體目前處於一種不受控制的顫抖狀態,大腦處於一種麻木且暈沉,疼痛的狀態。而眼睛,則讓李牧失去了光明……

「近了,又近了!」

不多時,甬道內的腳步聲,已經距離李牧所在的空間更加接近! 甬道內,上百人的隊伍浩浩湯湯行進中,小心翼翼,腳下動作異常謹慎,跟著前方一個肩上落著一隻機關術打造出的鷹的男子,腳步不停,卻異常謹慎。

在男子身後,一個沒玩不可方物的藍衣女子,沉魚落雁臉孔,吹彈即破的肌膚,一雙美麗的鳳丹眼如秋水般傳神。

女子手執長鞭,緊緊跟在持鷹男子的身後!

如果李牧看見女子手中的武器的話,一定會驚訝的認出女子手中拿著的長鞭!

這長鞭就是赤焰炎路盡頭的平台上,擺放著的三種武器之一——龍筋鞭!

鞭名束龍,有束龍之威!

僅從束龍上傳開的氣勢,便已經讓身後的武者感覺到了陣陣心驚,可見這本命武器的強大!

「啊!好辣眼睛啊……」

一聲哀嚎聲在甬道內掠過眾人的耳朵,當先之人頓時面色一變,伸手放飛肩上木鷹,道:「快走,前面有人的聲音!」

魯達大手一揮,在木鷹的指引下,眾人成功來到了方形孔洞處!

面前的景象,讓一眾武者驚訝的口不能言!

「這……這是怎麼回事?」

「這萬千銀針該是擁有多大的力量才能將如此巨大的石球給刺成半塊啊!」

「機關術……果然強悍!」

眾人儘是感嘆機關術的強大,唯有魯達和化蝶仙子二人才能感受到當時的驚險!

「這是……」

閉上眼睛,出於對機關術的了解,再加上甬道頂部的爪印,魯達完全可以知道之前發生過什麼,腦海中,當時李牧的驚險場面瞬間在其腦海中浮現而過。

一個人影在甬道內小心翼翼的探索著,突然身後出現了一塊巨大的石球,帶著可怕的氣勢向著此人滾動而去!

為了不死在石球和未知的暗器下,此人只好賭甬道頂部不會存在機關,而後憑藉著爪樣的武器一直盪到甬道的盡頭!

奈何,甬道盡頭卻擁有著幾乎能夠讓人陷入死地的機關!

前後夾擊下,唯有憑藉強大的力量擋住或破壞掉石球,要不,就要從死境當中尋找活路!

顯然,這不知名的人找到了生路!

「聰明!冷靜!」

魯達心裡忍不住讚歎一聲,道:「此人竟然先我們一步進入靈草殿,真是機緣造化,如果此人機緣巧合之下得到靈草……」

魯達眼中隱晦的閃過一抹殺機!

魯達能想到的事情,化蝶仙子自然也能夠想到,眼中的驚訝之色一閃而過,心中隱隱好奇這從容過關的武者究竟是何許人也!

「前方有人,不知是敵是友,緩緩前行。」

魯達憑藉著對機關陷阱的精通,儼然成為了這數百名武者中的領頭人!因此,對於魯達的命令,眾人都是下意識的遵從!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沒想到這甬道後半段竟然沒有任何太過強大的機關,唯有一塊滾石陷阱,和一毒針陷阱,還被人破去!」

魯達暗中思忖道:「如果此人沒得到那上古神花還好,如果得到,哼哼……」

這已經是魯達對李牧第二次升起殺心!

「老祖即將壽終正寢,如果沒有突破或者天大的機緣,根本不可能活過半年,所以只有得到這上古神花才能為老祖續命!」

「況且……老祖還說如果能夠得到神花,便賜予我聖祖魯班一生積累的經驗手札,機關術籍!」

想到此處,魯達眼中放射出極度期待與貪婪的光芒!

「如果能得到失蹤多年的古之聖器——魯班尺的話,就太好了!」

貪婪,是每一個人都有的原罪,只是大小的程度不同而已。

只是魯達,貪婪的慾望更加強烈而已。

「上古神花……」

魯達伸手召回落在巨石上密密麻麻的鋼針之上的機關鷹,道:「你們不要動,我去探探這人究竟有何過人之處!」

魯達臉上一副無畏的表情,毅然跨出步伐,說著便要爬上孔洞,一探究竟!

化蝶仙子將束龍握在手中,一雙美目戲謔的看著魯達,嘴角勾起一道完美的弧度,似譏諷,又似嘲笑。

就在魯達剛剛抬腳,一步還未落下之時,便被身後的武者們的罵聲淹沒!

「喂!你當我傻啊!你進去了我們還能進去了嗎?」

「沒錯!你對機關術如此精通,如果裡面有機關陷阱的話,我們還不得被你盡數坑殺在這甬道內啊!」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什麼,你不就是想要第一個進入,然後第一個得到裡面的東西嗎?就算你不想殺我們,以你的能力,如果放出幾個強力的機關獸和機關械器的話,我們不還是會被你拖住腳步嗎?」

「哼!你就是想先人一步,將裡面的靈草仙草橫掃一空,然後借著機關術之威逃離此地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