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麼酷的小伙是誰?」張濤道。

「你也聽到了,我的手下。」姬志道。

「可以啊,老大,短短的這麼幾天,你已經混成大哥了。」張濤滿臉崇拜的道。

姬志淡淡的道:「呵呵,瞎混唄。」

「太神奇了,幸好我又遇到了你,跟老大在一起,沒有什麼不可能。」張濤道。

「好了,車來了,我們走吧。」姬志說著上車了。

姬志遇到了學時好友,並將他帶到了身邊,姬志不知道這樣做是不是正確,更不知道,將來他二人的命運緊緊的連在一起。

很快,三人來到了神龍幫總部,張濤是劉姥姥進梨園,一切都是新奇的。

「你在神龍幫都混的這麼好,神龍幫在tj可是一方霸主啊,老大你是怎麼做到的?」張濤越來越佩服姬志了。

「你也知道神龍幫?」姬志道。

「在tj哪有不知道神龍幫的呢?我當時在擺攤的時候還想呢,要是我認識一個神龍幫的人,哪怕是普通人員,我看誰還敢再趕老子,敢跟老子收保護費?」張濤道。

「你以後不用擺攤了,更不會有人再欺負你。」姬志道。

接下來的兩天,姬志一直陪著張濤在總部,哪都沒去,姬志也難得舒服了兩天,這兩天,姬志帶著張濤與忘塵和凌風不是在酒吧喝酒就是各處遊玩,要不就是在院內自己燒烤,這是姬志與張濤都喜歡吃的東西。

「這兩天在這裡還習慣吧?」姬志問張濤道。

「習慣,太習慣了,簡直是人間天堂啊,這兩天我享受了我這一輩子沒有享受過的事情,死而無憾了都。」張濤滿意的道。

「瞎說什麼呢?以後你就在這吧,有什麼需要的,跟這裡的誰說都可以,我有事情就不能再陪你了。」風花雪月、紙醉金迷,安逸、舒適的享受生活,誰都想,也是人們的最終追求,現在的姬志生在其中,卻不能享受,還有太多的事情在等著他呢。

「你去幹嘛?帶上我唄。」張濤道。

「身為別人的老大,不是只享樂就行的,還有很多事情要辦的,而且都很危險,你就別去了。」姬志嘆聲道。

張濤不再說話,他雖然這兩天一直跟著姬志在玩,什麼也沒問,但是他已經有了自己的認識,姬志帶他來的地方是神龍幫的總部,神龍幫是什麼地方,在tj黑白兩道的霸主,神龍幫的所有生意總部都在tj,可以說tj的百分之八十企業都是神龍幫的,剩下的百分之二十都是小企業,也多多少少與神龍幫有聯繫,地下勢力就更別說了,一枝獨大。而姬志在總部都是受尊重的,而且其尊重程度已經不能用言語說了,連他這種跟著姬志來的,都瞬間有了地位。張濤知道,雖然不知道姬志在神龍幫的具體身份,但地位不是一般的高,至少已經是核心人物了。所以姬志要辦的事情,雖姬志不一樣定有危險,但以自己的能力還是無法幫忙的,去了也是添亂。

姬志已經跟青龍他們打過招呼,他今天就要動身前往內蒙古,找到朱雀所說的靈力波動點,青龍原本是要陪姬志去的,或安排一些精英堂的人隨行,但都被姬志拒絕了,他不是去打架,而是去找東西,人去多了反而不好。只帶了忘塵與凌風二人。

青龍送姬志三人去了機場,姬志走後,青龍給王坤打去電話,道:「少爺去了蒙古,你安排人手也過去,那裡是野狼幫的地盤,現在又有蚩尤的人在暗處,不能再讓少爺出任何事了。」不能再讓姬志涉險了,他不同意別人跟隨,但青龍不能不做準備。

做飛機到蒙古很快的,姬志先到tl市機場,再輾轉來到********大草原,來到遼闊的蒙古大草原,看著一望無際的草原,人的心情豁然開朗。

「這裡這麼大,我們從哪找起啊?」忘塵望著這一望無際的草原道。

姬志看著也是頭痛,原本內蒙古就是地大物博,來這裡后更是覺得無從下手,這裡走很久都不一定能看到人,地廣人稀,來這裡花費在路上的時間已經過去兩天一夜,剛開始姬志還用御風術探查,但現在查的都快吐了,還是沒有任何線索,「這******如何是好,不會是走遍整個內蒙古吧?」從tl過興安在到********,從最初的新鮮感到現在的厭煩,別人是來這裡專找風景旅遊地遊玩,而姬志他們專找人煙稀少的地方,完全避開人員密集地,姬志要找的不知道是人是物?但他知道既然有靈氣散出,在人員密集處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他重點放在了無人之處,人類生活的地方他也沒放過,只是不是重點。(未完待續。) 天黑之前,姬志三人來到了一處小村落,人口不多,只有幾十戶人家,大部分是蒙古包式住房,這裡顯得十分落後,在如今大部分地區都漢化的炎黃國,這裡還保留著他們蒙古族古老的傳統,除了通電,有些簡單的家用電器,看不到任何現代氣息,沒有城市的喧鬧,顯得十分寧靜,每個人的臉上卻有著滿足的微笑。

他們來時,這裡正在舉行篝火晚會,他們的篝火晚會很簡單,除了慶祝一些大的節日外,就是村裡的一些喜事,這也是這個小村落唯一的集體活動,而這次舉行,為的是慶祝他們的養殖豐收,這個村落還過著傳統的生活,遷移到這裡有幾年的時間了,他們屬於半游牧民,在一處定居時間較久,沒有情況是不會搬遷的,在這裡建村,就在這附近放牧,並種下一些農作物。像他們這種村落在這裡很常見,並有政府支持,過著傳統的生活。

「遠方來的客人,歡迎你們來到孛兒只斤氏的部落。我是這裡的族長,叫我答汗就可以。」其中一人道。姬志來到這裡受到村名的熱情接待,並奉上美酒與烤羊腿。

「孛兒只斤氏?成吉思汗?」姬志驚呼道。並心想「答汗,大汗,這不是以大王自稱呢。」

「對的,我們就是成吉思汗的後代,所以我們一直過著游牧民的生活,成吉思汗的後代是馬上民族,戰鬥民族。」答汗道。

答汗邊說,邊有人過來敬酒,姬志是來者不拒,統統痛快的幹掉。

答汗誇獎道:「小兄弟真是豪爽啊。」

由於姬志的爽快,使得這些蒙古大漢們十分歡喜,都十分盡興,相處十分融洽。

姬志通過交談了解到,這裡雖就有幾十個敖包,但人數並不少,男女老少有大幾千人呢,這些人以部落自居,並有嚴格的等級制度,完全是古時候的生活方式。答汗是這裡的族長,是這裡的最高領導者,四十多歲,身材魁梧,長相彪悍。

圍著篝火跳舞的一群年輕女子舞畢以後,答汗拉過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年輕女子毫不矯情,微笑著倒在答汗懷裡,笑呵呵的嬌聲道:「族長,喝酒。」說著舉起杯就喂答汗。

答汗哈哈大笑,喝完酒,將頭埋在女子胸前。道:「這三位遠來的小兄弟,給安排幾個佳麗。」

「好的。」女子笑呵呵的躲開答汗的淫手,轉身叫來四名女子。

四名都是年輕的少女,約莫二十上下,樂呵呵的坐在姬志三人身旁,並伸手撫摸三人,忘塵與凌風蹭的就跳了起來,姬志淡定的,卻滿帶不悅神色的看著答汗。

答汗先是一愣,隨即明白,擺手讓她們停手,笑道:「對不住,小兄弟,我忘了你們是從外面來的文明人,又都這麼年輕,肯定沒有開過葷,好了不為難你們了,喝酒。」

答汗一杯下肚又道:「小兄弟是不是覺得我們這裡很****,這些女子不守婦道?你們的那些規矩我們懂,我們也有我們的規矩,慢慢你就知道了,我就不說了。一會有比武,我想你們對這些感興趣吧。」

就在這時,有幾名男子開始在篝火旁邊整理,一會上來兩名威武雄壯的大漢,打過招呼后,擺開架勢就比試起來,他們的招式很簡單,傳統的武術,每一招都表現了力的剛硬。摔跤結合武術,場上二人不時的雙臂交纏在一起較勁,,規則也很簡單,先將對方摔倒者為勝。

姬志知道,這些人假如真是成吉思汗的部下,會炎黃國的武術也不足為奇,但他們將力學闡述的淋漓盡致。

「哈哈,不錯吧,我們的武士都個個身強力壯,個個都是英雄。」答汗見姬志他們看的入神,略有炫耀的道。

「太棒了,如今還有如此強健身體素質的人已經不多了,可怕的是你們這裡個個都是這樣。」姬志順著答汗的話道。

答汗見外人對自己的手下也是如此高的評價,更是高興,道:「不是我吹的,雖然我們這裡過著原始的生活,但適應自然環境的能力是非一般的強,我多少也知道一些,如今的炎黃國國人體質遠不如從前,比我們的人也是差的不是一點半點。更別說老祖宗留下的精深武藝了。」

「哦,是嗎?你別忘了,炎黃國最擅長的是四兩撥千斤,而且你們的招式大部分不也是從內地學的嗎。只是經過你們的修改,雖然將力量發揮到了極致,但同樣丟失了本質,剛柔並進才是真諦。」姬志聽到答汗似乎對炎黃國的現狀很不屑一顧,尤其是對武術。

「別怪老哥我說話直,武術出自炎黃國不假,但卻不好好利用,不是門派自閉,就是國家追求現代科技,把老祖宗留下的東西都拋棄了,我們就不一樣,我們還保留著成吉思汗大汗時期的狀態,更沒有忘記祖宗從中原學的一些武技,並加以利用,發揚光大。」答汗道。

姬志對答汗的話不得不認同,確實炎黃國丟掉了太對的傳統藝術,但總覺得他議論炎黃國的不是,心裡就不痛快,哼一聲道:「那是你沒有見過真正的炎黃武術。」

「聽小兄弟的意思,你也是這行人,並且精通此道?」答汗問道,其實在姬志他們來這裡,答汗就覺得這三人不簡單,肯定有些過人之處,否則不會輕裝獨自走在大草原上。所以答汗說話還是很客氣的,他們的祖訓中就有,不要招惹中原人,尤其是有特殊本領的人。

「我略知一二,精通算不上。」姬志淡淡的道。

「那有沒有興趣上去露兩手?讓我們見識見識真正的武術。」答汗道,並且用激將之法,原本答汗就對天傑地靈的中原十分嚮往,雖然現在已經是科技時代,中原已經不是中原,炎黃國已經大統一,但答汗這還是十分嚮往炎黃國傳統文化。

「你們這裡只有這樣的武士嗎?那我還是不去了。」姬志反擊道。

「對,這種身手根本就不配跟我老大動手。」忘塵適時的應和道。

答汗臉色微變,答汗並沒有為難他們的意思,只是想見識一下真正的武術,沒想到刺激到了姬志他們,反被將一局。

「上今天的壓軸戲。」答汗道。

答汗身後的一人點頭稱是,擺擺手,場上的二人停止比試,並走下場,遠處突然聽到沉重的腳步聲,姬志都能感到地面有一些微顫,只見遠遠的走來一個黑影,如移動的小山丘一樣,姬志的視力過人,看到一個兩米往上,身材碩大的年輕男子緩緩走來,這名男子似乎故意顯擺,走的很慢,腳抬的很高,重重的落下,怪不得會引起地面顫動。這名男子的出現,引起四周圍觀人員的喝彩叫好,個個滿臉興奮的樣子。

與此同時,一名穿著盛裝的漂亮女子走到場地中央,用十分動聽的聲音道:「今天有遠來的客人,讓他們看看我們真正的英雄,一年一度的勇士比武現在開始,首先有請連續蟬聯四年的冠軍******。」

******正是那名緩緩走來的如山丘的漢子。站在女子後面與四面向他歡呼的人打招呼。

「******今天18歲,正直人生鼎盛時期,從14歲參加比賽后就打遍全族無敵手,真是當之無愧的******。」女子介紹說道。

當然介紹是為今天遠道而來的三位客人,族人已經不用介紹,都再熟悉不過了,而******在蒙語里就是英雄的意思,******自出生就比別人大一倍,長得快,力氣大,很小在族裡就殺死過很多草原猛獸,是他們的英雄,他父母為他起這個名字也是想讓他將來成為一名真正的大英雄。

這裡是推崇武學的地方,每年大大小小的比武舉行好幾次,而今天就是決定這一年誰是最強勇士的時候。規則很簡單,只要有人覺得能戰勝去年的冠軍,就來比試,成功你就是下一個冠軍,失敗冠軍還是人家的。由於他們整個部落人數並不是很多,每個人都彼此了解,沒有十足把握是不會輕易挑戰的,尤其現在的******,勇猛非凡,前兩年還有人挑戰,后兩年都沒人敢挑戰了,所以比武用時並不多,舉行篝火晚會要進行到午夜,會安排其他的活動,一般將比武都放在最後,做為重頭戲。(未完待續。) 「不過******你要小心了,時別兩年終於有人敢挑戰你了,也是族裡的驕傲,新一代勇士拉克申。」主持女子說道。

話音剛落,從另一側走出同樣一個高大魁梧的漢子,略顯稚嫩的臉上掛著一絲剛毅與堅定。

二人相互抱拳后,拉開架勢,纏鬥在一起,二人的招式同樣簡單,全是實打實的打法,力沉招猛,姬志看出******確實有過人之處,除比之前的人力大以外,動作嫻熟迅敏,好似完全不受身材碩大的影響。

幾招下來,克拉申就敗下陣來,******又迎來陣陣喝彩聲。

比試過後再無人上前挑戰,底下忘塵低聲說道:「這頭蠻牛確實有過人之處,單這天生神力就很難得,不錯。」忘塵走的就是剛猛路線,其力氣很是強大,能被忘塵誇讚,不容易,看來忘塵挺喜歡這小子。

答汗看向姬志,又看向忘塵,在他看來,忘塵的身材比姬志健壯多了,要是忘塵去比試不會輸的太慘。

姬志看出了答汗的意思,二話沒說,起身走向場中。

姬志在現在來說只能算中等身高,身材更不能稱為健壯,如今與兩米開外的******一比,那就是很瘦小,太瘦弱。

******看了姬志一眼,直截了當的憨聲道:「我不跟你打,你是遠來的貴客,又不是習武之人,更是這麼弱小,我與你打,別人會說我欺負你。」

姬志呵呵一笑道:「不要以貌取人,螞蟻雖小,能搬動比它體積大數十倍,數百倍的東西,螞蟻撼樹聽說過吧。我瘦小,但力氣並不一定比你小。」

姬志說著上前一把抓住******的手臂,另一隻手緊接著按住肩膀,姬志只是輕喝一聲,就將******舉了起來,從左側一甩到身體右側,又將******穩穩的放下了,此時場外傳來一陣叫好聲。

******難以置信的瞪著姬志,一時半會反應不過來。

姬志抱拳道:「未打招呼,多有得罪。」

這時候的******沒有了剛才的震驚,而是滿臉興奮之色,大吼一聲道:「都說中原出高手,果真不錯,我要領教一番。」

姬志道:「好,力量最好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較量,我們先比臂力吧。」

姬志此話一出,又引起場外一陣騷亂,這次不是叫好,而是質疑,甚至有人說姬志自不量力,都知道******以力大出名,以姬志的身材來看,即使天生神力也無用,螞蟻雖要撼樹,但那只是形容詞,並不一定真能,畢竟受一定的身材限制,螞蟻力氣再大也無法真去搬樹,姬志剛才只是把靜止的******舉起一瞬間,可以說有一定爆發力,這並不難,這裡很多人都可以輕易搬起二三百斤的東西。但要真較量上了,那就不好說了,原本可以憑藉姬志身材的靈活支撐一段時間,但現在竟然不知死活的要以己之短,比別人之長,雖然這些人對外來人都很禮貌,但也不免心中暗罵姬志的自大。

可這些普通人又怎麼能想到,他們眼前的人確有自大的本錢呢?姬志活動活動手腳,不用內力,只用自身的力量來對抗,要知道姬志最初學黃帝內經就先練的身體,他也曾有段時間是滿身肌肉的型男,只是很快就隱藏了。

「啊?怎麼比?」******也是一臉不解,這世上還真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人啊,這樣只有兩種結果,一是殺死虎,一是被虎吃。

姬志微微一笑,伸出右手,手臂與******的手臂呈十字交叉在一處,用最簡單的方法比試臂力,這與掰手腕差不多,只是較力點在前臂,而且必須整個手臂用力才可以。二人同時發力,相比較更像手臂與小腿在比較,因為二人的手臂粗細完全不是一個型號。

二人手臂微微顫抖,說明二人都在用力,******手臂肌肉隆起,鼓鼓的,硬硬的,隨著時間的推移,只見******臉色漸紅,額頭有汗珠滴下。姬志臉上沒有變化,但手臂有明顯的變化,之前看不到一點肌肉的手臂也逐漸隆起,比先前粗了一圈都不止。

又過了一段時間,******嘴裡發出一聲悶哼,緊接著大吼一聲,隨後就放棄認輸了。

這個結果對於姬志來說不算意外,唯一意外的就是******確實力量驚人,說天生神力一點不誇張,自己是經過正規訓練的,可以說是身體改造過的,其體內所含的力量又豈是這些普通人能比,可******竟以純粹的體力迫使自己肌肉隆起,這是身體本能積攢大量體力的表現,說明手臂的力量已經不夠用了,要是******經過正規修鍊,其前途無量的。

但對於場外的人就太意外了,二人的較量可以說無聲無息,毫無精彩可言,他們也知道這種較量其實很危險,一不小心就會脫力,可是他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最終認輸的人會是******。要說******放水是不可能的,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這名年輕男子比******強,使******不得不認輸。

「這麼小的身體竟然蘊藏著這麼大的力量,大開眼界了。」******這話不是在諷刺,以他的身材與姬志比,姬志確實稱之為小了,這是******由衷的佩服說的實話。

「武術博大精深,只要訓練得當,修鍊得法,沒有什麼不可能。」姬志道。

姬志見在場所有人一聽武術二字,眼都放光,瞪著滴溜圓的大眼看著他,又道:「武術出自炎黃國,不是現在失傳了,只是真正的高手比較低調,不為世人所知而已。我也只是學到一些皮毛,但我知道,武術不只是單純的練力,不是力氣越大就越強,像你們這種理解,這隻能全是蠻勁。」

說著,姬志一招手對******道:「我看你除力氣大以外,身手也不錯,看來你在武藝方面有自己的見解,是個練武之才,現在我們比劃比劃招式如何?」

******點頭,隨即撲身上前,剛才在力量上吃了暗虧,這次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雙拳威風凌冽的攻向姬志,姬志輕鬆的閃身躲過,******出招不變,被姬志躲過的雙拳緊隨著橫掃過來,姬志身體微曲,再次躲過,跟隨雙拳踏步走到姬志身後的******,雙拳上下一分,一攻向姬志脖頸,一攻向其後腰。只要有一拳打實,******自信對方不死也重傷,形成永久性重度截癱。

但姬志彷彿不知道這一招的厲害,甚至不知道******又已經攻來一招,沒有任何躲避,就在******覺得自己的拳頭已經挨到對方時,都沒見姬志動,******想撤回招式,他不想打傷姬志,畢竟他們無冤無仇,只是普通的切磋,可是這時候收招已經太晚,自己這一招已經用實,根本無法撤回,就在******後悔出手重的時候,眨眼的功夫,拳頭也已經出去,只是沒有打到人身體骨頭碎裂的聲音,甚至沒有打到實地的感覺,******見自己眼前已經沒有了對方的蹤影,自己這一拳又打空了。

「對戰的時候最忌分神,這會給對方機會,使對方有機可乘。」姬志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一轉身,見姬志還是很隨意的站在那裡,彷彿根本就不曾動過,一直都站在那裡,可是明明幾秒鐘前他還在自己的身前的。

******也覺得自己太過於大意了,因對方之前的勝利使得自己心不在焉,才致使自己沒有發現對方已經到了自己身後,******平復心態,發力再次重重擊出一拳。

「讓你們看看真正的武術真諦,四兩撥千斤。」姬志道。說的同時伸出右手輕拂向******攻來的重拳,在接觸的一瞬間,姬志手一滑一帶,******只感覺有一股力,順著自己的力直衝過去,******不受控制的被自己的力帶走了。

而場外的人只見姬志在******攻來時順勢輕輕一帶,******就大步的向前衝去,然後不受控制的跌倒在地。

沉默,寂靜般的沉默,隨後傳來排山倒海般的掌聲與喝彩聲,由衷的讚賞,因為他們有生之年終於見到一次真正的武術表演,精彩,太精彩了,這是他們的願望,也是整個族的願望。(未完待續。) 比試過後沒有人再質疑姬志的本領,更受到這裡人的歡迎,一個個繼續上前敬酒,除敬佩外還有一絲絲的懼怕。

巴爾特大跨步到姬志身前,撲通一聲跪在了姬志面前,認真的道:「請收巴爾特為徒吧!」

姬志搖了搖頭道:「我不收徒弟。」

巴爾特知道高人都有自己的原則,也不為難,繼續跪著道:「那就讓巴爾特跟在您身邊,做你的奴隸也好,只要能教巴爾特一招兩式就可以。」

姬志繼續搖頭道:「你起來吧,以你的身手在你們族裡,足可以立足,受到族人的敬仰,何必妄自菲薄跟隨我呢?」

巴爾特道:「之前我是這麼認為,我自認為在這裡勝過所有人,也確實受到了族人的崇拜,但見到您的武功,我才知道我只是個井底之蛙,這點本領只是自欺欺人。」

姬志道:「你起來吧,我只是個過客而已。」

答汗見姬志無意收巴爾特,也勸解巴爾特,這樣巴爾特才失望的站起身來。」

晚會繼續進行,人們談笑風生、載歌載舞、喝酒划拳,一片其樂融融的氛圍。姬志這被這氣氛所感染,不知道喝了多少酒。

晚會持續到午夜以後,在答汗的命令下結束了,姬志三人被安排到一個單獨的敖包,裡面裝飾豪華,顯然是有地位的人住的。這裡的人崇尚武學,以武為尊,姬志的表現,使得這裡的人以最高的禮節來接待。

姬志居住的敖包裡面也與現在的房間一樣,隔出了一個大廳與四間卧室,三人一人一間,還富餘一間,並且答汗還安排了三個貌美如花的花季少女來服侍三人,姬志與凌風十分不習慣,將她們打發到剩下的那個房間去了,而忘塵竟然色心大起,在姬志不知情的情況下將那名少女留了下來。忘塵看著年輕漂亮的少女,心神蕩漾,少女見忘塵有意,十分大方的服侍忘塵脫衣,忘塵很享受的任憑少女動手,在剩下最後一條底褲時忘塵止住了,自己上床蓋上被子,畢竟他還是個未接觸過女人的小處男,又是個和尚,還是有些顧慮的。

忘塵上床以後,只聽身後有輕輕聲響,緊接著感覺有人掀開了他的被子,隨後感到有一光滑細膩的東西碰觸自己,並有兩團軟軟的東西頂著自己的後背,微微的有些溫度。忘塵驚的一下彈起,只見剛才的那個少女已經脫光了衣服躺在自己的被窩裡,剛才接觸自己的就是少女的酮體。

忘塵見到這一幕又是吃驚又是好奇,在忘塵跟隨姬志來到這個花花世界后,就對塵世間的所有新鮮事物感到新奇,尤其是對異性,畢竟他是個正直青春期精力旺盛的少年,雖有多年的佛家清規戒律熏陶,但還是經不起世間的誘惑,來到世間,他破了殺戒、破了酒戒、破了葷戒,唯獨這色戒他想嘗試又有些怕,他已經想過反正這麼多條戒律他都破的差不多了,不差這一個色戒,只要有合適的姑娘他就還俗娶妻,怎麼這一輩子也都跟著姬志了,不回去當個破和尚了。

現在一個赤裸裸的異性就躺在自己的床上,雖然並不認識她,但看著姣好的容顏、婀娜多姿的身材,也屬一流,更何況已經自動送上門來,這時候不破戒還等待何時?忘塵想著又躺了回去……

凌風輕輕敲了敲姬志的房門,經允許進去了。

「少爺,那個巴爾特跪在了外面,說就要跟隨少爺。」凌風說道。

「這個人還挺執著。不用管他了,時間久了自然會走的。」姬志道。

「還有,忘塵那小子將答汗派來的姑娘留在了房間。」凌風道。

「什麼?」姬志一聽這個,一躍而起,「這小子,當個酒肉和尚就行了,還要當花和尚,真是色膽包天。」姬志說著走出房間,前往忘塵的房間,可是在門口聽到忘塵與少女的說話聲,姬志也不好意思再進去了,只得放棄,事已如此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姬志又笑呵呵的回到房間,另有所指的對凌風道:「看看人家小和尚,寧可破戒都要舒服,而你,根本沒有限制,怎麼就不把握機會呢?」

凌風尷尬的道:「少爺就別拿我尋開心了,我可不像那小子,這麼隨便,還是和尚呢,這麼輕浮。」

姬志大笑道:「你也該找一個了,也不小了,看上誰了,我替你做主。哈哈。」

凌風不好意思的道:「少爺我出去了。」

姬志見凌風的表現就只知道也有那想法,只是他的性格過於靦腆,不像忘塵那麼活潑,更走不過那個坎。「正直小夥子,發情期啊!」姬志感慨的道,自己當年也是對異性十分好奇,尤其是漂亮的女子,都那麼充滿著誘惑,只奈何那時候自己是個窮小子,**絲一枚,無人問津啊。

一夜無話,外面跪著的巴爾特一動不動,他在族裡是名人,是公認的勇士,大英雄,但他的性格卻是個憨厚的漢子,他這幾年並沒有因為族人的追捧而飄飄然,他一心撲在武學之上,如今他的成就在族裡已經沒有人能教導他了,處於瓶頸時期,現在好不容易有一個世外高人來到這裡,他又豈能放棄這次機會,一根筋的性子上來,就是讓他在這裡跪上十天半月的,只要姬志同意,他也願意。

姬志與凌風早早的就起來了,坐在廳內吃著送來的早餐。

這時候忘塵先是在自己房門那探了一下頭,見姬志他們都看著自己,又見姬志臉上並沒有什麼不悅之色,才放心的走出自己的房間,撓著頭,走過來,輕聲的道:「老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