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我幫你最後一次,明天我會想辦法帶走姜南初前往國外,你必須在一周內搞定司寒。」

「謝謝戰叔叔。」

松本葉子微笑著離開,她已經被逼到絕路,只能主動出手。

翌日清晨,陸司寒在頭痛欲裂的情況下醒來,好在床頭櫃準備了一杯蜂蜜水。

溫熱的甜水喝下去,陸司寒略微舒服些。

「昨天勸你少喝些不聽,現在知道難受了?」

姜南初蔥白的手指按在陸司寒的太陽穴上,一邊按摩,一邊開口說道。

「昨天實在高興,沒想到兄弟間秦凌予居然是最快結婚的。」

陸司寒話音落下,手機鈴聲響起來。

「喂。」

「父親,一大早打我電話,是有什麼急事嗎?」

陸司寒接通之後,開口問道。

「沒什麼急事,說起來我好久沒見姜南初,今天中午帶上她一起過來吃飯吧。」

「是。」

陸司寒覺得怪異,依照對父親的了解,他巴不得姜南初不要出現在眼前才對。

「你說議長閣下這次葫蘆里賣的又是什麼葯?」

姜南初冷笑著說,她覺得他沒這麼好心,只怕是場鴻門宴。

「不管什麼葯,他既然邀請了,我們都要去看看。」

「南初,你相信我嗎?」

「我會保護好你的。」

陸司寒握著姜南初的雙手,堅定的說。

時間很快到中午,一輛黑色勞斯萊斯駛入議長府停車場。

今天是難得的好天氣,陽光普照,但姜南初總覺得議長府透著令人壓抑的厚重感。

或許是因為知道二十年前的真相,姜南初可以原諒陸司寒,卻做不到和戰錚樺和平相處。

陸司寒牽住姜南初的手,往裡走去。

客廳內只有戰錚樺,方雅,戰材昱三人,正在聊天說話。

「來了就快些坐下吧,我讓廚房煮了不少好菜。」

戰錚樺難得露出慈父的一面,看的姜南初雞皮疙瘩都快起來。

入座后,精緻的菜肴端上來,姜南初盡量壓低存在感,只吃眼前的菜。

「說起來那天巴農的事情,南初,我是打心底佩服你。」

「你這孩子在關鍵時刻還是很機靈的。」

戰錚樺欣慰的說。

「議長閣下過獎了,都是我應該做的,而且只是運氣好。」

「誒,你千萬不要這麼謙虛。」

「來,快嘗嘗這碗雞湯,我特地命廚房煮的,多給你補補。」

「我先嘗嘗吧。」

陸司寒舀起雞湯嘗了一口,確定味道沒什麼問題。

「司寒,你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認為我還會下毒嗎?」

「你們就是提防心理太重了,你們的事情全國人民都知道,我沒有你們想的這麼壞,去做惡公公。」

「爸,但願你真的是想明白了。」

陸司寒遞給姜南初一個眼神,確定湯沒有問題。

姜南初才端起碗,小口小口的喝下。

「對了,說起來,南初是舞蹈系的學生吧?」

「我記得你從前還去M國演出過,廣受好評吶。」

姜南初拿碗的手一僵,她和傅英蘊第一次見面就在M國歌劇院,難道是戰錚樺發現什麼了嗎?

陸司寒看姜南初心思不在狀態,微微拍了拍她的肩膀。

「嗯,對。」

「的確參與過幾場演出。」

姜南初慌慌張張的應下。

「那可太好了,我明天要去T國交流感情,你一起陪同吧。」

「什麼?」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戰錚樺笑著問,徹底忽略姜南初滿臉的抗拒。

「父親,你去T國,帶上南初做什麼,她並不能給你帶來任何幫助。」

「你這孩子怎麼能夠如此貶低自己的伴侶呢?」

「我覺得南初很好,T國的國王陛下很喜歡舞蹈。」

「南初帶領同學過去,在皇宮舞蹈,是為國爭光的好事。」

戰錚樺終於將這場家宴最終目的說了出來。

「不用這麼麻煩,錦都不至於找不出一支像樣的舞蹈隊,還需要我女人去獻舞。」

「司寒,我做出這個決定全是為你們考慮。」

「南初將來成為你的賢內助,少不得出去應酬,我先將她帶在身邊學習,有什麼不對?」

「哥哥,我覺得父親說的有道理,去T國對嫂子來說是一種歷練。」

戰材昱平時默默無聞,這時候突然插話進來。

「司寒,我可以和你保證,我真的已經痛改前非,這次絕對不會做出任何傷害南初的事情。」

「她走的時候什麼樣,回來一根頭髮都不會少。」

「我把話已經說到這個地步了,你難道還不能放心嗎?」

陸司寒始終保持沉默,時間接近年底,D.E集團有很多事情需要等著他去處理,他沒空陪南初一起去T國。

「我去。」

「既然這是議長閣下一片好意,我不會辜負。」

姜南初緩緩出聲道。

站在戰錚樺的角度來看待問題,如果他想對自己下手,在錦都同樣可以做到。

所以這次或許真的只是前往T國交流而已。

從議長府出來,陸司寒全程都是冷著一張臉。

「你不該答應他的,誰知道在T國究竟會出什麼事情?」

「不行,我必須把沈承,祝林全部派給你。」

陸司寒心中不安的說。

「他若是真想對我做什麼,我同樣防不勝防,不如嘗試著相信他一次。」

「好吧,但是你在T國,每天都要和我聯繫,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要第一時間告訴我,知道了嗎?」 “所以你不能….”

“去你的!誰要跟你結婚生孩子啊!”

蘇夢妍嗲怒一聲,笑着推了小八一下。

小八嘿嘿一笑,說道:“嘿嘿,你別激動啊!我逗你玩的,逗你玩的~”,說完,小八心想:“天靈靈地靈靈,祖師爺您別當真啊~!我是爲了哄這個小妞兒才這麼說的!祖上清規弟子一定恪守到底。”。

見這時,蘇夢妍臉上一片羞紅,說道:“不和你鬧了,我得回去了!”

說完,轉身就要走。

“哎~!先彆着急走啊!”

廚道仙途 小八叫住了蘇夢妍,然後連忙轉到了她面前將她攔了下來。同時也見到了蘇夢妍那張紅撲撲的臉蛋。

此時的蘇夢妍嬌羞無比,宛如一個嬌滴滴的小女生一般,讓小八有種認錯了人的感覺。轉瞬後,小八心裏霍然笑了,雖然他沒有談過戀愛,但是他的情商還是相當高的。蘇夢妍的心意,他已經懂了。

“怎麼?你還有事兒啊?”蘇夢妍低着頭,溫文細聲的說道。

小八嘿嘿一笑,說道:“是有事兒求你幫忙!可是,這夜深人靜的,說出來你別害怕啊!”

“什麼事兒啊?”蘇夢妍小聲道。

小八思索了一會兒,說道:“哎!算了算了,明天再和你說好了!”。

說完,小八就要讓開走人。

蘇夢妍聽到這話瞬間被提起了興趣,着急的擡起了頭,說道:“別啊~!什麼事兒,你直說就行!”

聽到這話小八先是一愣然後說道:“好!那我說了你可別害怕哈!”小八故作神祕的說道。

蘇夢妍乖巧點了點頭。

小八看這蘇夢妍那紅撲撲的臉蛋,還有此時那乖巧的模樣,心裏不禁一陣躁動,真想直接撲上去狠狠地親兩口。

“咳咳咳”小八咳嗽了兩聲沉了沉心,接着說道:“那我說了哈! 戀愛攻堅戰 你也知道了,我是半個道士。我發現咱們教導員劉金花的體內有一隻怨氣鬼!”

“啊?!”

蘇夢妍一下子愣住了。

“不不不!你先別激動!那隻鬼不傷人的!”小八急忙的安撫道。

聽到這話,蘇夢妍才慢慢的舒緩了下來,呼呼喘着氣說道:“然,然後呢?你讓我幫什麼忙?”

小八見蘇夢妍心情漸漸平和了,接着說道:“那隻怨氣鬼,其實是一隻沒成型的鬼嬰!被人強行種下,在體內吸食者劉金花的陰陽二氣慢慢長大,怨氣很深。我懷疑這隻怨氣鬼和咱們的教導主任有關係!”

蘇夢妍思索着,然後慢慢說道:“你是說,教導主任把劉金花給強行…”

小八點了點頭。

“我發現,教導主任並不僅僅強迫了劉金花!還有其他人!但是另外的女人和劉金花都不承認教導主任對他們做了什麼,這就是個難題!那隻怨氣鬼嬰兒還未成型時就被扼殺,怨念太深,如果置之不理很有可能成爲惡靈!我的任務就是送她去陰間,但是在讓她下陰間之前,我得把將她製造出來的罪惡元兇給抓出來!否則怨念不除,她即便到了陰間也沒辦法投胎。”

“那你需要我怎麼做呢?”蘇夢妍神色正然的說道。

見到蘇夢妍那副認真鎮定的模樣,小八有些愣住了,笑說道:“你,你不害怕了?”

蘇夢妍一臉正經的說道:“怕也沒用啊!如果那個禽獸真的是教導主任,必須要讓他付出應有的代價!”

蘇夢妍說着,眼神中閃過一道凌厲,小八看到這道凌厲都被驚出一身冷汗。

過了一會兒,小八沉定下來心,說道:“好!我已經去拜訪過劉金花了,把她惹怒了。 你是我的天使呀 估計她也不會待見我,也不會跟任何人承認他被教導主任強迫的事實。所以,需要你想辦法把她引出教學樓。到時候你這麼說….然後下樓後在一個隱蔽的角落我….”

小八趴在蘇夢妍的耳邊細聲說着,蘇夢妍聽着點了點頭。

隨後小八拍了一下蘇夢妍的肩膀,說道:“好了!我的計劃就是這樣!據我觀察,劉金花今天早上就已經回到員工宿舍了,事情不能拖,明天晚上就是最好的時機!”

蘇夢妍聽後點了點頭,說道:“好了,我知道了!”

說完兩人動身,回到了學校。

蘇夢妍宿舍樓。兩人走到了六樓,蘇夢妍宿舍的門前。

“好了,我進去了!你回去早早休息!明天見…”

蘇夢妍說着,衝着小八嫣然一笑,就要開門進屋。

小八看着那甜心的笑容,心裏瞬間感覺甜蜜無比,一下子拉住了蘇夢妍的胳膊,認真的說道:“一切全靠你了!”

蘇夢妍看到小八這副認真的模樣,先是一愣然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說道:“好~!放心吧~!拜拜~”說着,蘇夢妍摸了摸小八的頭,然後就慢慢的關上了宿舍的門進屋了…

小八神情一愣,然後搖頭笑了笑,心想:“哎~我這名動王屋的除魔大師,居然成了惹人戀愛的小男孩…”

“唉~”

小八笑着嘆了口氣,轉身下了樓。

第二天。

一切日常照舊,太陽西落,學生們大多都回到了宿舍或者校外,天色已經黑了。

教室裏只有蘇夢妍和小八兩個人在上着晚自習。說是兩個人在上,其實只有蘇夢妍一個人在那裏看書而已,小八則是一臉猥瑣的盯着蘇夢妍看個沒完。

“看夠了嗎?”

蘇夢妍翻動着書,拉着長腔說道。

聽到這話小八一下子回過了神,笑嘿嘿的說道:“啊,嘿嘿,沒看夠~”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