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人總是以為抓住了時間,就能改變未來,但是誰又知道,就算是神也是沒有辦法改變某些事的。強行改變就會受到懲罰。」少女推開了羅恩門前的一扇門,一具具棺木整齊的擺放在地上,羅恩下意識的看像裡面的情況,卻是嚇了一跳,連退了好多步。

「這是我?」

「是的。你已經死了,你的一生已經完了,而現在,你卻出現在了這裡,你說,你是不是上帝給他的懲罰?」少女的臉有些扭曲,她湊到羅恩的面前,放大的臉這樣出現在他的面前,卻是讓他跌坐了下來。他看著她,心中憤恨。正想著開口的時候,另一邊,突然的爆炸讓他和她同時一呆。被黑色的絲線包裹著的克羅提亞出神的走進了羅恩的世界。

「沒有你的世界,才不是真實的。」香風襲來,她撲入羅恩的懷抱之中,「我好怕,我好怕,羅恩,在我的夢中竟然沒有你,我是個惡魔,我殺了好多好多人。我沾滿鮮血的站在我的面前,她告訴我,她就是我,只要我繼續活著,就一定會變成她那個樣子。但是,羅恩,哪裡都找到不到你,哪裡都沒有。」

「告訴我,她騙我,她騙我,我的羅恩一定還在這裡。」

「我在這裡,我在這裡。提亞,你現在就抱著我。」羅恩沉重的心一下子平靜了不少,他看著冷淡的少女,想到了很多。然後他們聽到她說:

「她說的沒錯,從來都沒有羅恩,他已經死了。」克羅提亞停止了哭泣,看著突然出現的女子已經羅恩的表情,臉色不是很好看。她抓著他的胳膊霸道的宣布自己的主權,而羅恩這個時候也漸漸明白了什麼!

「霧小姐,我想我找到答案了。」羅恩握緊了克羅提亞的手,另一隻手按住了她的後腦勺,在霧的注視之下,吻住了對方的唇。

「愛么?一段本不應該發生的愛情,卻在這個地方出現了,到底還是懲罰啊。」霧的心中一顫,知道所謂的真相也無法阻擋兩人的未來。

他放開了她,轉頭看向霧:「你曾奮不顧身么?」霧沒有回答,碎裂一地的玻璃詮釋了她的答案,等到兩人將目光從腳下移開的時候,霧已經完全的消失不見。

「你們竟然闖出來了?」這是捧著書的女孩憤怒的說道,她已經無視了周圍的戰鬥反而鬥志燃燒的看著羅恩。

「就是你吧,破壞了我精心打扮后的約會!」羅恩的覺得有時候克羅提亞揍人的時候完全不需要理由,就算需要理由,她給的也十分充分,說道底,還是羅恩一個人執行任務的次數也比較多,交際面太窄,人情世故這方面還是太少了。

女子很強,手中的魔法更是非比尋常,面對克羅提亞狂暴的進攻,她始終沒有換手,兩人從一個地方打到另一個地方,廝殺相當慘烈,地面之上到處是兩人交手之後的痕迹,尤其是綠色球體使用出來之後,克羅提亞也是相當了不得,一邊計算著自己的,一邊防手反擊,效果顯著。

「這兩個傢伙真是亂來。」羅恩說著,抬頭看著天空,臉色變得十分的陰沉。

「提亞,準備離開。」他說著已經出手,在鏡林之中,已經將他三道氣息纏綿在一起,能夠讓他使用本身幾個人的力量,此刻的他魔法的實力非同小可,很多時候也能夠信手捏來就是恐怖的魔法風暴,一般的防禦撐起之後,提亞見狀頓時捨棄了女子,沖著羅恩趕了過來,而對方竟然沒有過來狙擊,倒是讓羅恩布置的陷阱失了效。不過他也不氣餒,看著天空的烏雲,一道閃電照亮了兩人,介個一個又一個發育好的。

就在克羅提亞即將進入到羅恩的防禦之中,身後跟著你的女子啊的一身慘叫了起來,克羅提亞轉頭,只見那女子身邊浮現起的書頁之中,放出兩條,一紅一綠閃爍著光芒。

「是傳送陣。」

「羅恩你說,進了這個傳送陣,會不會離開這裡?」想到這裡,羅恩和克羅提亞眼神跳動,「如果能夠離開自然是最好不過。但是現在不要想什麼沒用的。」克羅提亞氣鼓鼓的,羅恩之前的話有點重了,他想著,隨後伸手摸了摸她的頭。她斜睨著臉。兀地一道寒光從斜刺里射了過來,羅恩順手一抓將光中的物件取了出來,又是一某刀光,貼著克羅提亞的臉龐擦過。

「這種感覺?」克羅提亞異常的興奮,原本有些紅的瞳孔更加紅了,她推開羅恩的懷抱,融入黑暗之中,羅恩點了點頭,而他的身後卻出現了一雙慘白的手,羅恩屈指一彈,似乎有所感應,便上去抓住這個傢伙。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感覺到我?」白手的主人發出凄厲的慘叫,羅恩正想說說什麼,卻看了眼腕錶信息,隨後扭斷了對方的脖子之後,快速的朝著克羅提亞奔去。而地上的被他扭斷了脖子的人卻在此時消失不見了。

「打了我的人,不會就這麼算了的?」捧著書的女子再一次出現,她略顯恐懼的看了眼天空,然後大聲朝著空無一物的地方,「羅恩出來!」

就在她開口的瞬間,三具屍體出現在了她的面前,正是她派去偷襲克羅提亞的三個人,還有一個被拗斷了脖子。

「真是厲害,看來需要我出馬了。」女子書頁一番,快速的換上魔武之後,堂堂正正的走到了三具屍體旁,她冷靜的說道。(未完待續。) 書頁翻動,一道強光出現在了女子身側,擋住了克羅提亞勢在必得的一擊,克羅提亞咬牙,收回匕首,連退了好幾步,險之又險的避開地面上射出的光芒,顯然她的一切舉動都在對方的眼中。

羅恩這個時候並沒有出現,他知道他的存在是讓對方忌憚的關鍵,不出手則已,出手必然要給對方致命的一擊,克羅提亞狼狽的避開攻擊之後,重新融入附近的黑暗之中,而捧著書頁的女子,依舊一步一步的走著,似乎並沒有任何的擔心。

突然她的腳下頓了頓,注視著面前的地面,嘴角露出一個嘲諷的微笑,身影一閃,原地留下一個亮麗的魔法陣,似乎跳過了一段距離,憑空出現在前方的地面上,她收回書本,抬起雙手,數到人影從她的身體里走了出來,雙手上擺像是在翩翩起舞,兩道光芒瞬間飛了出去,釘在附近的地面上,赫然是克羅提亞的匕首。

失去匕首的克羅提亞,已經掩蓋不住身形,她握著受傷的手腕,身上的火焰升騰起來。她看著對方,臉上沒有過多的驚訝。

徒手捏碎了一團火焰之後,身體快速的貼近對方,對方的握著書本的手再次出現,擋住對方燃燒著的拳頭,她呵呵一笑,書本來回翻轉,竟然將克羅提亞的攻擊全部反彈了回去,克羅提亞受傷,後退,嘴角血跡出現。

「不可思議。」紅色的頭髮無風自動,克羅提亞的戰火肆意的燃燒著。

「學妹,你不是我的對手,把你的男朋友叫上吧。」女子翻著書頁,臉上十分平靜,「我很想看看,在我這樣強大的實力下,你們還能不能翻盤?」

「不需要。學姐真是老了,現在是你年輕人的世界了。」克羅提亞再次撲上去,火焰由紅變紫,腳下步伐奇異,踏出詭異的魔法陣之後,她已經來到了她的面前,女子並沒有多少吃驚反而有些興奮,她的書本朝下扣去,克羅提亞勢在必得的一抓竟然只是掃中了她的衣角,克羅提亞的臉色凝重起來,開始仔細的打量起面前的女子。

對方依舊翻著書頁,但是卻讓克羅提亞感到了壓力,她垂下的雙手,沾著對方衣服的碎片,對方已經出現在了另一個地方,還沒有站穩,此時此刻,羅恩終於忍不住。淵劍伸出,刺入了對方的書頁之中,她嘲弄的看著羅恩。似乎在說你還是太嫩了之類的話。

淵劍的失利實在是不可思議,就算是淵也沒有想到,對方的書本竟然能夠擋住自己的鋒利。

出現的羅恩已經知道無法再用偷襲的手法建功,於是和克羅提亞並肩站在對方面前,臉色沉重。樊派爾駕馭著本體回到了珍妮的手中,雙方再次對峙。

「主人,她的書有點古怪。」兩個小傢伙,這麼說著,兩人都是點了點頭,隨後,他們再次發動攻擊,這個時候,兩人兩武器配合著攻擊對方,而對方只是將書本來回翻轉,就將他們的所有的攻擊擋在外面。

「不可思議。這是什麼魔法!」羅恩第一個開口,「你是唯一一個能夠擋住我們聯手的人。不介意的話,說說你的防禦吧。」對方呵呵一笑,自然不可能將她的秘密抖露出來,再次震開攻擊的羅恩等人之後,在書頁上飛快的書寫著。

隨著她的寫法,周圍的環境開始改變。這種詭異的情形,他發誓從來沒喲見過,經過觀察羅恩終於發現,對方到底是在做什麼。難怪她可以足不出戶就能布置下這麼多的陷阱,難怪她可以這麼自信的對戰己方的兩人。對她來說,這裡的一切,不過是紙上的某些文字罷了。

「必須組織她。」羅恩說著,腳下踩出「爆發」手中捏出一道風刃朝著對方攻擊了過去。攔在她面前的還是無形的牆。

「可笑!」對方突然消失在羅恩的視線之中,而克羅提亞的面前出現了對方的影子,她雙手交錯放在身前,試圖擋住對方的攻擊,但是對方只是彈了彈手指,便將克羅提亞打了出去。

「並不是只要你們家族才有瞬移一類的魔法。」女子看著從地上爬起來的克羅提亞,十分平淡的說道。

「剛才的那一瞬間,她的魔法停了一下,書本翻轉的過程,就是她釋放魔法的時刻。如果能夠抓住那樣的機會?」羅恩的眼中閃爍,和克羅提亞交流著,身體再一次融入黑暗之中,羅恩需要克羅提亞創造的機會。

果然克羅提亞不失所望,羅恩的機會到來,對方來不及翻轉書本,竟然被羅恩抓住來之不易的機會,從書本之中穿過刺入對方的胸口。

「呵呵呵!」女子的笑聲十分恐怖,加上此刻的氛圍更加的不安,羅恩只是感受到些許不適,克羅提亞卻是抱著腦袋,躺在地上,痛苦的滾來滾去。

「怎麼回事?」羅恩扶著克羅提亞,臉上滿是心疼之色。

女子大笑之時更是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東西從克羅提亞身上涌了出來。

「這是?」羅恩看著克羅提亞的變化自然看到了引起這種變化的東西,黑色的魔力,他不是沒有見過,不光克羅提亞用過,沙耶也曾經使用過這種力量,此時這種力量溢出,卻讓克羅提亞如此的痛苦,真是難以想象。

「神之血。」走到某日的女子,看著這份力量,眼中露出些許羨慕,但是即便如此,她也知道這份力量她是沒有資格得到的。

「神之血?」羅恩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根本不理解她到底講的什麼意思,他試圖讓她清楚一點,束縛她的力量也放鬆了一點,隨後對方也沒有在有任何的舉動,只是靜靜凝望著克羅提亞。

「神之血,既是幸福,也是悲哀。」女子的聲音很低沉,似是想起了什麼不好的事情,她抱著手臂,站在那裡,「一方面,這血無時不刻在改變著擁有者的體質,另一方面卻也是詛咒,在特定的環境中進化出更強大的力量,它是貪婪的,它從來不會去管是什麼環境,只要能夠讓它成長,就會吞噬下去,這個意志會不停的催動擁有者尋找更多的能量,最後將自己撐爆,沒有想到在這種地方也會有這種苗子。」

「有木有壓制的辦法?」羅恩的臉色很焦急,他看著克羅提亞越來越燙的,臉有些後悔之前那的舉動。

「殺了她吧,你可以解脫的。」女子像是惡魔一般誘惑著對方,但是羅恩卻沒有聽進去一句,他抱起克羅提亞,將她擁在懷裡,走向傳送門。

「你覺得,哪個是真的呢?」女子笑著,臉上很平靜。

「你說呢?」她瞪大了眼睛,從來沒有想到的他還有武器並且明明已經離開,卻還是要偷襲她,她看著對方遠去的背影,臉上,震驚迷茫之色,定格在那裡,隨後,她整個身體化作了一道門戶,散發著幽藍的光芒。

「你怎麼會知道?」

「因為啊,這是秘密。」隨後,羅恩抱著克羅提亞一腳踏入其中。突然黑色的絲線像是狂暴了一樣,將羅恩退回到了門戶之外,反而將克羅提亞捲走,他看著空無一物的手心以及即將關閉的門扉,臉色鐵青。

「看來某些人不喜歡你啊。」原本死去的女子再次發生,羅恩走到了女子身邊,看著對方的樣子,並沒有因為對方的突然復活而感到奇怪,她好奇的打量著羅恩,發現他那雙寧靜的眸子一點都沒有黯淡,反而有興趣問起了對方魔法。

「縱觀你的魔法,卻是從未出現在大陸上,到底是什麼?」他詢問著,而她只是不答,只是書本的其中一頁已經完全的消失,只剩下滿頁的黑色。

「你不是應該更關心一下你和克羅提亞的安全么?」

「沒有那個必要,她很好,我也很好。至少她不再需要被你追殺。」

「呵呵呵。」女子聽著他的話大笑了起來,「就算這一切都在你的計算之中,又怎麼可能敵過神的力量?你覺得放她回去真的好么?」這個時候,她的身上赫然燃燒起了無數的與克羅提亞身體上一模一樣的黑**力。

「你!」羅恩突然發現很多東西開始脫離了他的掌控,比如說現在這個情況。

「告訴你好了。我是黛西·維多利亞一紙分身,一樣擁有女神的恩賜,你絕得她出去還能很好么?」羅恩怔怔的看著這個女子,思索了很長時間之後才清醒過來。

「在學院中,你不好動手吧?不然的話,學院之中,死亡的就不只是這裡區區幾人了。」羅恩的猜測並沒有錯,她確實不好動手,首先只有單獨一個人,其次她必須要制定一個完美的計劃,考慮到各種風險,同時還要思考珍妮那邊的情況,最好的情況就是依舊把克羅提亞掌握在手中,只有這樣她才能控制住珍妮。只是因為羅恩和克羅提亞強烈的回歸願望,將原本的計劃縮短了很多,克羅提亞的消失就意味著計劃失敗了。

當四道帶著神性的光芒沖向雲霄的時候,不光外面的人看到了,羅恩也透過那個女人給的影像看到了,他皺著眉頭,誰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外界,珍妮的眸光像是裁判一樣,盯著雲層之上四女的相互攻罰。

無疑這其中最強大的要數諾瑪了,平時狀態的她換上魔武一直走的是靈巧型的輔助,此時的她披著學院的衣服,臉上慢慢的怒意,手中的雙錘揮舞的虎虎生風,第一時間找上了,曾經的閨蜜,值得一提的事,自從她變成這樣之後,原本的性格就是天差地別,十足的暴力狂,更為明顯的特徵就是她的****突然變小了。

防禦著她攻擊的提拉並不好過,此時的她綠裙飄飄,依舊是一副冷漠的樣子,但是更多的則是溫和,雖然吃力的抵擋著對方狂暴的攻擊,但是也沒喲任何的敗績。

黛西和克羅提亞則是分別站在兩側,各自拿了一把劍隨時等著對方出手,就是這樣的兩個人在那裡站了半天還沒有動手。

「她們這是在幹嘛?」關注著這一切的珍妮心中疑惑。

「戰鬥,不停的戰鬥,只有這樣你們才有存在的價值,這就是你們的使命,你們就是為戰鬥而生的,只要你們戰鬥著,你們就不會消亡。」克羅提亞的腦海中浮現著這樣的話語,她單手按著自己的眉心,似乎很討厭這個聲音。

遠在王都的卡波此時正被兩女纏著讓她講述關於女神的故事,他無可奈何,只能找了個喝茶的地方,清了清嗓子,開始跟面前的兩個女孩講述一段只有神知道的故事。

女神,在大陸與深淵的中興之戰中湧現的具有傑出貢獻的神女稱號,和如今的女神可不一定,每一位女神都代表了一個地域的勇氣和力量,還有智慧以及情感,其中錘使布蘭的貢獻最大,所以被很多人追捧,並做成了雕像放在了著名的地方,而其他女神則各有聖地。說道布蘭的時候,卡波有意無意的看向身邊那位使錘的女孩,她努力的挺了挺****,卻是讓人有些好笑。卡波繼續講述。

在眾位女神之中,布蘭其實還是個小孩子,她執掌著最強大的力量,卻始終需要人關愛,那位槍使就成了她的監護人,其他的兩位女神則帶領大陸生物們無懼無悔的沖向深淵生物,那位象徵了勇氣的女子,曾經一馬當先,高舉聖劍,帶領著身後的人們衝鋒,而另一位代表了智慧的女神隔斷了深淵與大陸的鏈接,總而言之她們都在各有千秋,做出了非同凡響的貢獻,所以到現在四位女神仍然深受愛戴。

但是女神的出現,不過是當時的必須產物,她們是天生的戰鬥寵兒,她們就是為了戰鬥而生,當深淵的入侵不在,沒有人知道她們存在的意義也就沒有了,她們開始相互的征伐,戰鬥,直到毀滅。

而如今繼承她們的人,在一定條件之下,依舊會戰鬥不止,直到她們中有一個隕落為止,女神,是幸運的也是不幸的。(未完待續。) 四位女子的戰鬥非常激烈,看到這一幕的人無一不心情激蕩,珍妮握著捏緊了拳頭,神情嚴肅,因為這其中,有她認識的三位女孩,其中一位更是自己所喜歡的女孩,無論哪一個她都不希望她們之中的任何一個受到傷害。

克羅提亞的狀況有些奇怪,雖然此刻高高站在雲層之上,面對著對面的那個女孩也沒有進行任何的攻擊,就這麼站著,腦海之中似有千萬隻螞蟻正在啃食著她的大腦。她的眼神一松,也就在這個時候,對面的女子,動了。

書頁幻化出的長劍直接出現在手上,腳下魔法陣踩踏而出,兩道彩色的火焰沖了出來,克羅提亞一驚之下,來不及防禦,只能將手中的武器擋在身前,但是,對方的攻擊又豈是好擋的,三道銀色的光芒形成一個三角形封鎖了她所有的退路,那美麗的容顏和劍刃就快要刺到克羅提亞眼前的時候,克羅提亞動了,眼中不再是那種茫然無措,反而變得異常沉浸。

左手幻化出的火焰長劍,斬開對方的封鎖,右手火焰包裹著自己的手掌竟然迎刃而上,血流如注。

怎麼回事?攻擊的黛西臉色驟然變化,看著劍刃之上流下的鮮血,震驚的看著克羅提亞,似乎沒有想到對方會真的用手去擋住自己的攻擊。

克羅提亞的臉色變得很難看,手上的傷非常的慘烈,幾乎半個手掌被對方削掉,她看著其他兩人的戰鬥,眼中再一次的顯出迷茫之色。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

「竟然回到人類的狀態了,你是不是太自大了一點!」黛西的吼聲伴隨著又一次的攻擊,朝著克羅提亞揮了過來,克羅提亞依舊不明白髮生了什麼,只是看著對方身上出現的那種黑色絲線,隱約之中有一些猜測,但是天空的風壓讓她無法正常的開口說話,苦苦的擋住對方的攻擊之後,兩道匕首,橫在了胸前,堪堪擋住了對方的攻擊。

「恩?」黛西再一次疑惑,她知道現在這樣的她根本就是普通的人類,完全沒有女神的氣息,她努力思索了一番,臉上的疑惑之色愈發的深了,手中的攻勢也漸漸慢了下來,乘著這番放鬆,克羅提亞的身影一閃,邁著奇異的步子消失在這個地方。

「哈?」黛西回過神來,臉色難看。她竟然完全的消失在了場地之中。

「提亞?」這一幕落在觀戰的珍妮和羅恩眼中輕舒了一口氣。

「不可能,一旦進入到女神戰場,不分出勝負,不可能逃離的。」站在羅恩身後的那具分身看著從雲層之中墜落的流星尖叫起來,似乎一切並沒有向她期待的方向發展。

「什麼不可能?」羅恩轉過頭來看著這個不可思議的女子,詢問道。

「除非,除非,她真的只是人類,並沒有繼承神女的傳承,那麼她身上的神之血又作何解釋呢?」她快速的翻動書頁,沉浸在其中沒有發現,一柄長劍已經停在了她的眉心處。等到劍尖的冰冷在她的大腦中傳回來的時候,她才反應過來,現在的他還是敵人呢。

「很抱歉打擾你的思考了,我想還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你來做。」羅恩的面無表情的說著,她冷笑道:

「呵呵,你以為你的劍能夠傷到我么?」

「我可以確定,雖然無法殺死你的本體,但是區區一個分身我還是能夠滅掉的,畢竟我手裡的……」說道這裡,羅恩猛地將劍刺入對方的頭顱之中,黛西的表情還保持在那個地方,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他怎麼就真的下手了,手中的書頁上,滴著她的鮮血,猩紅的魔法陣緩緩的在書頁上展開,羅恩一腳踹飛女子,快速的脫離了書頁上魔法陣的範圍,一臉無奈的看著對方釋放魔法的地方。

「主人,對方靈魂的氣息已經捕捉到了,下一次,她可沒有那麼走運能夠逃走了。」淵顯現出小小的身影,落在他的臉龐,劍身上的鮮血已經消失不見,似乎全部被它吞噬了乾淨。

「真是一點也不紳士。」從魔法風暴中走出的女子,依舊是原來的樣子,紛飛的紙片洋洋洒洒,「把你弄進來還真是一個錯誤。」

她捧著自己的書本,上面的魔法異常的強大,而羅恩的手指之間卻是燃燒起了兩朵綠色的火焰,黑色的劉海遮掩了他的眼睛,淵劍慢慢浮起,羅恩指尖的綠火越發明亮。

一陣灼熱之感讓從她的靈魂之中傳了過來,她怔怔的看著羅恩的綠火在劍上抹過。明明沒有燒到自己,為什麼就感覺到對方在燒烤自己的靈魂呢?

自從他們進來之後,似乎一切都已經開始脫離她的掌控了。明明怨恨著學院中的情侶,利用珍妮製造了一場殘殺遊戲,結果因為克羅提亞和羅恩的出現變得十分詭異,本來能夠拖到那邊將自己的復仇計劃完成,然後把這些恩愛的傢伙幹掉就結束了,結果就是他們兩個,加快了這裡的節奏,逼得她親自動手。

而兩個人竟然還能夠走出那片鏡林,連她自己都不敢輕易闖進去啊,原本以為會是克羅提亞那個女人身上的神之血的問題,現在看來,根本就不是這樣的,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她看著書本中發黑的一頁,臉色陰晴不定。

先是克羅提亞的實力讓她感到意外了,現在的羅恩更加的詭異了,明明沒有對我傷害到我,但是來自靈魂的那種感覺到底是?

她收起了輕視之心,手上書頁來回的翻轉,藉助這一個動作。她突然出現在羅恩的面前,身體幻化出三個,蹁躚起舞之時,羅恩嘴角一揚,大手伸出,按住了對方的腦袋,在她失神的目光之中,竟然高高的翻過她的身體,落地之時,她整個人竟然不受控制的騰空,然後拋飛。「恩,不錯的移動方式,只要注意著你的腳應該就能發覺她會出現在哪裡了。」羅恩看著拋飛的女子,下一刻,他雙腿微屈,一手縮到了腰間,腳下「爆發」的魔法陣亮起,整個人出現在她的身前,非常帥氣的出拳,砸在她的腰間,她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又一次被打飛了出去。化作無數的紙片。

「真是小看你了。」她冷笑著盯著羅恩。重新聚合的她捧住書本,擦了擦她的嘴角,雖然那個地方並沒有血跡。

「你一直都很小看我們。」羅恩翻出手掌沖著她招了招,「不知道你是哪裡來的那個自信。」

「哼。」她的手指飛快的在書頁上划動起來,身體也在跟著跑動,詭異的移動方式確實讓他有些摸不著對方在那裡,但是他可不僅僅是憑肉眼觀察來的,腳下的震動,讓羅恩,快速的躲避起來。

「看你能夠躲到什麼時候!」女子心中想著,改變地形的能力讓她在這片空間之中遊刃有餘,而羅恩只是輕笑。

「主人,她的靈魂力量已經不多了,應該用不了那種復活的力量了。」淵提醒著,本體在空中劃出無數條絲線,切開擋在他面前的所有地形。

女子的臉上露出了驚駭之色,羅恩竟然無視地形的影響直接朝著她沖了過來,他的長劍懸浮在他的兩側,上方冒出的無數的魔法陣讓她瞪大了眼睛,羅恩手中捏著一團火焰,讓她不可思議的時候,羅恩雙手握在一起,竟然直接用手砸在他的劍身之上,劍尖就在她的視線中越來越大,而她正想利用走位躲過對方攻擊的時候,才發現,不知不覺,自己改變的地形竟然已經將她所有的退路全部封死,她有些無奈的看著那把長劍,劍身插入到她的胸口將她定在了地上,而這個時候,她突然的噴出一股鮮血,臉上的駭然之色放大。她伸出手,掙扎著想要去插在身上的劍。羅恩已經走到了她的面前,手握住劍柄,向前輕輕一送。

她的臉因為疼痛而扭曲,臉色慘白如紙。

「很意外是不是?」羅恩看著她的臉,平靜的說道。綠色的幽火在她眼前跳動著,「失去這一具身體,不知道對你那邊有沒有影響呢?」半空中,浮現的球體上,雲層之中的戰鬥依舊持續著。

「為什麼?」她看著羅恩的臉,不明白對方是怎麼破解她逃生的魔法的。

「那個啊,不如你好好想一想就是了。女神大人。」羅恩的臉上露出了十分殘酷的笑容,淵劍用力往下一按手中的火焰順著劍身落在了她的身上,炙烤著她的靈魂。痛苦的慘叫聲在這片空間中回蕩著。

兩道人影一左一右的出現在羅恩的身邊,在對方即將失去意識的時候,淵小小的聲影出現在她的面前,淵劍抽離,女子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種恍然之色。

「深淵——魔劍——」

「淵,你這真是無聊。」羅恩甩了甩手,冷淡的瞥了一眼地上的灰燼,然後對著身邊的一道人影說道,「真是很爽呢,,渾身都舒坦了。以後打架這種事交給我好了,冷冰冰的傢伙不高興,不如讓我出手。」

「回去之後把身體還給我。你這個傢伙,真的是靈魂魔法的負面產物么?」羅恩盯著一臉興奮血色的自己搖了搖頭,「怎麼回去?」

「沒想到那片鏡林竟然還有這樣的效果,把我們解放出來了。這算是真正的融合了吧。」血色那人揮舞著自己的拳頭,「神性,真是可笑。」

「好了,還有很多事要處理呢,他也算是正式的恢復了記憶,快點操控著回去吧。克羅提亞受傷很嚴重啊,我可不想這個時候離她太遠。」冷冰冰的本體沖著血色的自己說道。

「喂喂喂。你們就是這樣對待苦力的么?」

「白痴,快點動手!」

羅恩的淵劍握在手中,身上的血色氣息開始籠罩自己,等到血色褪去的時候,又變回了那個托著書本和背著劍的魔武狀態,他盯著空曠的原野,神色肅穆。

那個女人竟然說自己送走了克羅提亞,而拋卻了自由,真是可笑至極,她怎麼可能理解魔法的偉大之處,區區傳送而已。繪製出的傳送陣冒著異樣的血色,像是張開了一道門扉,羅恩一部跨出。

而就在這時,朝著地面落下的克羅提亞正調整著自己的重心,身後火焰形成的羽翼試圖減緩下落的速度,就在她焦急不已的時候,一道血色的魔法陣從她身體的一側亮了起來,一雙溫柔的手從魔法陣中伸了出來,輕輕將她抱住,那張熟悉的臉出現在她的面前,來不及驚訝和感動。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