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夢蕁天沉吟了半響,直視著少年那閃閃發光的雙眼,輕描淡寫道:「九死一生。」

外人只看到了夢蕁天年紀輕輕有了這般成就是多麼的風光,可是又有幾人知道他經歷過怎麼的苦難。

他的經歷,又豈是區區『九死一生』四個字能夠形容的。

「那您能不能收我做徒弟?」

「哎,說好了最後一個問題的。」說著,夢蕁天取出了自己釀製的烈酒,遞給了少年道:「敢不敢喝酒?」

少年知道夢蕁天是在考驗他,一把奪過酒罈,仰頭就喝了一大口。

卻是沒想到,這酒和自己以前喝過的根本不一樣,進到嘴裡變得滾燙,彷彿刀子在嘴裡划動一樣難受。

還沒有咽下去,少年已經臉色通紅了。但是,他仍舊忍著痛苦強行將酒水咽了下去。

「有骨氣。」夢蕁天心中暗挑大拇指。

取出裝著一百金幣的袋子仍在少年面前,夢蕁天道:「這些錢足夠你安身立命了,你慢慢吃,我有事先走了。」

夢蕁天說走就走,話音未落他已經到了飯館的門外了。

看著桌子上的食物,少年肚子咕咕叫,剛才光顧著說話根本沒有吃幾口。

將那滿滿一袋子的金幣拿起來,這些錢對於以前的他來說或許不值一提,但是對於現在的他來說無疑是天文數字。

他現在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在這裡酒足飯飽之後,拿著錢出去做些事情,慢慢成長長大后報仇。

另一個就是去追夢蕁天,做一次也許一輩子只有一次機會的超級豪賭。

少年目光閃爍,顯然在糾結著。

某一刻,少年終於下了決定,將錢袋扔下,在所有人的驚呼聲中朝著已經走遠的夢蕁天追去。

而看著那慢慢的一袋子金幣被少年扔下,飯館內瞬間沸騰起來,所有人都撲上來爭前恐后地搶奪。

「哈哈,我搶打十枚金幣。」

「我搶到十一枚,發財了。」

「……」

聽著飯館中傳出的歡呼聲,少年的眼中滿是不屑,回頭吐了一口口水。

一直慢悠悠行走的夢蕁天頭也不回,突然嘴角慢慢挑了起來,腳底下的速度也隨之加快。

少年看著夢蕁天提升了速度,穿過人群大步奔跑了起來。

就這樣,夢蕁天一直向前走著,雖然看起來慢,但若是仔細觀察,便會發現他並不是在走,他的身形是在閃動,沒閃動一下都會拉開十米的距離。

夢蕁天始終與少年保持著距離,卻又始終不讓他跟丟了,就這樣,一場追逐戰開始了。

這一路上,夢蕁天算是充分見識了這少年骨子裡的一股倔勁。

遇到山,遇到河,夢蕁天都會直接飛過去。

而少年遇山爬山,遇河淌河,一路上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甚至在湍急的河流中差點被淹死,但是眼睛卻始終緊緊地盯著夢蕁天的背影,生怕跟丟了。

他知道,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如果錯過了,說不定一輩子都難以再遇見了。

最終,還是夢蕁天先投降了,看著少年雖然年紀不小了,但是幾乎沒有修鍊過鬥氣,在加上那麼久沒有吃東西。

他擔心再跑下去少年會活活累死,他只是想要考驗一下,可不想鬧出人命來。

少年見夢蕁天停下來了,一下子趴倒在了地上,大股的汗水順著下巴滑落,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道:「您怎麼不走了,繼續走我還會繼續追的。」

夢蕁天一陣哭笑不得,這小子是受虐狂嗎,自己停下來等他他反倒還不樂意了。

看著趴在地上的少年半餉,夢蕁天笑呵呵道:「你不怕累死嗎?」

少年咧嘴一笑:「我知道您不會走遠的,憑您的實力,如果真的想甩掉我,就算有十個我也追不上。」

「其實您在邀請我一起用飯的時候,就已經認可我了,我知道您是在考驗我。」

被猜中了心事,使得夢蕁天大為不爽,撇了撇嘴道:「好啊,那我就加快點速度,有本事你就繼續追。」

少年用力爬了起來:「您走吧,就算走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要拜您為師。」

夢蕁天看著少年,就算他有心繼續考驗,也不禁被少年的毅力打動了,他彷彿從少年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從前的影子。

夢蕁天坐在了一塊石頭上面,取出一壇酒留給了少年:「喝點吧,如果累死了你還怎麼拜師啊。」

少年愣了一下,轉而狂喜,舉起酒罈就大口大口地喝了起來。

看少年喝的起勁,夢蕁天一把將酒罈搶了過來:「你小子還真不客氣,這可是好酒,我才捨不得全都給你喝呢。」

「好了,現在說說吧,為什麼要拜我為師。」

聽到夢蕁天問起,少年的眼中閃過一道仇恨,直言道:「我要報仇。」

夢蕁天沒有插嘴,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少年繼續道:「我叫嚴雲,我爹是黎城城主,雖然實力不強,但是也深得百姓愛戴。」

「說起來全都怪我,因為我從小荒廢度日,不求上進,導致指腹為婚的未婚妻強行與我解除婚約,還利用其宗門的勢力打壓我的家族。」

「二叔以此為借口聯合了眾多長老罷黜了我爹的城主之位,奪了城主之位之後,又找人將我爹暗殺,還想將我們這一系趕盡殺絕。」

「好在我爹那些忠誠的部下捨命護送我出來,我才沒有慘死在他們的手中。」

「但是,那些忠心耿耿的部下們,還有我娘,全都為了保護我死了。」

餓狼纏身:高冷帝少輕輕親 說到這裡的時候,嚴雲早已經泣不成聲了,那一滴滴的淚水中充滿了悔恨,如果小時候能夠珍惜機會奮發圖強,這一連串的事情根本就不會發生。

聽到這裡夢蕁天也明白了,原來是一個官二代敗家,導致滿門遭禍了。

對於他,夢蕁天不知道是該痛罵還是該惋惜。

出身富貴沒有錯,那是人家運氣好,但是出身富貴卻不知道把握機會就真的該死了。

不過嚴雲雖然是罪有應得,但是他已經受到懲罰了,夢蕁天覺得還是應該幫幫他。

夢蕁天問道:「我可以幫你,不過你的根基實在太差了,你想要報仇談何容易?不要打我的主意,我是不會幫你報仇的,這種事只能靠你自己。」

以夢蕁天如今的實力,想要幫他報仇自然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這樣一來會對嚴雲的一生造成影響,所以這件事必須由他親自解決。

聞言,嚴雲道:「師傅,我想要力量,我想要為父母,和那些忠誠的部下們報仇啊。」

嚴雲跪在夢蕁天面前,嚎嚎大哭。

夢蕁天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腦海快速運轉著,想著有什麼好辦法。

半餉,夢蕁天看著嚴雲道:「我有兩種方法幫你提升實力,一種是循序漸進、穩紮穩打地修鍊,十年之後必定成為一方霸主的存在,到時候報仇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十年?」嚴雲愣住了。

夢蕁天繼續道:「第二種方法就快了,我可以在一天之內將你的實力提升到武靈境界,不過這個過程兇險萬分,猶如走刀山,淌地獄,即使是我也沒有把握你能夠在這種情況下活下來。」

「你自己選擇吧。」

說完,夢蕁天自顧自地喝起了酒,這件事不能強求,換做是誰都要經歷一番強烈的心理掙扎的。

嚴雲坐在地上久久沒有言語,目光複雜。

足足過了一刻鐘的時間,嚴雲抬起頭看向夢蕁天問道:「師傅,如果是第二種方法,您有幾成的把握?」

夢蕁天實話實說:「一成。」

夢蕁天的話語如同五雷轟頂一般讓嚴雲愣在了當場,一成的幾率,跟必死沒有什麼太大的分別。

但是,要他苦修十年再去報仇,他又實在忍不了。

掙扎了半天,嚴雲才深吸一口氣平復心情,直視著夢蕁天道:「師傅,我選第二種,請您幫我提升實力。」 嚴雲複雜的目光逐漸變得堅定,似是燃燒著熊熊的火焰,完全不像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年。

夢蕁天撇了撇嘴,聳了聳肩,讓嚴雲盤膝坐好。

道道符紋在夢蕁天的額頭前出現,落在嚴雲身邊化作一個圓圈。

在夢蕁天的催動下所有符紋綻放出淡淡的光芒,從遠處看去,嚴雲被一股淡薄的光芒籠罩,極為惹人眼目。

「準備好,屏氣凝神,不要抵抗外來的力量,開始了。」

夢蕁天說了一聲,便運轉起聚魔大陣,使得周邊的天地鬥氣快速聚集開來。

在嚴雲的頭頂,無形的鬥氣如同有形的氣霧一般化作一道小小的漩渦盤旋在頭頂,在夢蕁天的調動下順著他的天靈蓋滲入體內。

一瞬間,嚴雲的額頭的溢出了汗珠,全身忍不住痙攣著。

夢蕁天看著有些擔心,這嚴雲的基礎實在是太差了,他擔心嚴雲會受不了。

一旦開始,如果中途失敗的話,就算能夠大難不死,也必定會影響經脈,一輩子都別想成為強者了。

夢蕁天最後問了一遍:「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現在的痛苦還只是九牛一毛,你還要繼續嗎?」

嚴雲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師傅,開始吧,不管是生是死,我都不會反悔的。」

夢蕁天暗暗點頭,這少年有毅力,有勇氣,有魄力,如果能夠挺過這一關,必定破繭成蝶,成就一方霸主。

「好,咬牙堅持住。」

說完,夢蕁天不在留手,以更加狂猛的速度令鬥氣灌輸進嚴雲的體內。

而夢蕁天的神識,也隨著那洶湧的鬥氣流入了嚴雲的經脈中,時刻觀察著。

只見鬥氣所過之處,嚴雲的經脈瞬間斷裂,大量的鬥氣外泄,侵蝕著他的五臟六腑。

夢蕁天暗暗驚訝,這小子出身豪門,怎麼都沒有用天材地寶強化過身體呢,就算是不喜歡修鍊,這也太過分了吧?

怪不得人家未婚妻要跟他退婚呢,在他身上根本就看不見一點希望。

「還好你遇見我了。」

夢蕁天笑了笑,從丹田處分出一縷北冥真氣,流入嚴雲的體內,緊跟著那一股又一股的鬥氣,只要他的經脈斷裂,北冥真氣就會立刻衝上去將其修補好。

妖嬈花仙太迷人 今天嚴雲所承受的痛苦,當年夢蕁天也曾經經歷過,而且要比他還痛苦得多,只是夢蕁天堅持下來的,就看這嚴雲有沒有這種本事了。

只見嚴雲銀牙緊咬,因為全身強烈的疼痛一張俊朗的小臉變得極為猙獰,牙齦都受不了那麼強大的壓力滲出血來。

鮮血順著嘴角滴落在地上,嚴雲卻是皺著眉頭一聲不吭,從頭到尾都沒有亂動過,只是眼中的殺機卻越來越濃烈。

「好強的毅力啊,仇恨的力量竟然強大到了這種程度。」

到了這時候,夢蕁天越發得感覺面前少年的可怕,這種人如果一心向善自然是大陸之福,但萬一以後變得心術不正,必定會成為一個禍害。

下意識地,夢蕁天減緩了手中的力道,周邊的鬥氣也變得稀薄了許多。

感受到了夢蕁天的變化,嚴雲問道:「師傅,您怎麼了?」

夢蕁天一邊強化著嚴雲的身體一邊道:「你先發誓,永遠不作惡。」

夢蕁天不可能永遠留在這個空間,他還要想辦法回到一百年後去呢,他可不想培養出一個禍害來。

嚴雲聞言愣了一下,然後笑了,不過因為身體的疼痛笑得很難看。

「師傅,我知道您在想什麼,我向您保證,我一生絕不殺一個無辜的好人。」

「我爹一生愛民如子,我雖然比不了他老人家,但是也不會令他蒙羞。」

少年說話鏗鏘有力,完全發自內心,聽他說完,夢蕁天才放下心來。

頓了一下,夢蕁天揮了揮手,周邊的空氣再次涌動起來,比之前更加渾厚的鬥氣在周邊聚集。

夢蕁天右掌置於小腹,在他的手掌間快速聚集起一股能量,一顆能量球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亮,從遠處看去如同一個大燈泡一樣。

片刻之後,夢蕁天覺得差不多了,突然舉起右掌,一下子拍在了嚴雲的天靈蓋上。

一瞬間,能量球中磅礴的能量落入了嚴雲的體內,順著他的四肢百骸化作萬千道細流,流過無數的經脈,如同萬馬奔騰,波濤洶湧。

而這一次,嚴雲也第一次忍不住,發出了痛苦的慘叫聲。

夢蕁天並沒有因此而收手,反而開啟火焰領域,將一縷火焰順著他的皮膚打入體內,快速分散與那無數的鬥氣能量融合。

那鬥氣能量經過火焰的融合變得更加狂暴,更加快速地衝擊著嚴雲的經脈,使得他那本來極為脆弱細小的經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擴張。

而嚴雲的氣息,也在這無盡的痛苦之中,快速變化。

做完這一切,夢蕁天坐到了旁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雖然嚴雲納入體內的鬥氣都是來自於天地,但是如果沒有夢蕁天消耗自己的力量保護他的身體,恐怕他連一秒鐘都堅持不住就會爆體而亡。

而現在,夢蕁天已經利用北冥真氣使得他的身體力量大幅度提升,經脈也變得強勁了許多,剩下的就只能靠他自己了。

只要他能夠成功控制住體內的鬥氣,他必將苦盡甘來,蛻變成蝶。

之前夢蕁天幫助嚴雲提升功力,自身所消耗的力量是嚴雲體內的千百倍,如果換做其他的武帝強者,恐怕堅持不到底就該耗儘力量了。

這力量灌輸看起來容易,但是對於兩個人都是極為痛苦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