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此刻她就像是打開了自己的心扉,什麼都給哥哥說了。

王劍則是微笑的聽著,他知道,只要有了這三顆開竅丸,以妹妹當初的體質評定,絕對是一飛衝天,讓現在嘲笑她的同學全部閉嘴。

「不僅是妹妹,還有我自己……」

王劍握了握拳頭,他的目光中有些精芒閃過,如果說王琳承受的嘲諷只是一個學期不到,那麼王劍受到的嘲笑則是初中高中好幾年時間!

現在他是戰武者了,王劍要證明,過去嘲笑過他的人,全都判斷錯誤!

「小琳,我們兩從今天起,就要起飛,不要辜負爸媽給我們的天賦,明白嗎?」

吃完飯,王劍望著抱著禮品盒,要回房間的王琳,口氣淡然,當堅定無比的說道。

「嗯……我會的,哥,明天見。」王琳點點頭,留下一個笑顏。

目送妹妹進入房間,王劍明白,明天見到的小妹,將不再是一個普通人了,而是跟自己一樣,變成一位開竅初期的戰武者。

「呼。」他則是自己長長嘆了口氣,似乎這兩年承受的壓力,一夜之間釋放掉,心底的一個心結完結,此刻心情都是舒暢的。

他並沒有跟王琳說自己為何突然有這麼多錢,也沒有說為什麼他晉階到開竅期,或許一些的語焉不詳,小琳也不會在意,他只是強調沒有作壞事,那便已經足夠。

「好了,接下來便是我自己的事情了。」

王劍進入自己房間。

房間地面上擺滿了一堆的事物,這堆事物便是他除了購買給小妹的開竅丸以外的事物。

王劍將隔音板放下后,開始進行事物的拆分。

細看下,他在整理的竟是無名符文的原材料!

沒錯,王劍又要進行符文的煉製了。

雖然沒有了丹道盟的煉丹室幫助,一晚的時間不可能像上次那樣一口氣作出七張,但王劍就是不去丹道盟,因為他想要看看,自己於平常的環境下,產出會受到多大的影響,畢竟不可能每次都能夠在丹道盟煉符,那樣太引人注目。

「無名符文效果超群,我賣一張的價錢差不多就能賺十五份材料,這次買的數量沒有上次多,但足夠製作七張了,只要七張里成功三張,就足夠!」

上次在丹道盟里成功了七張,現在賣了三張,使用了兩張,甚至一張救了王劍的性命,他對於無名符文的重視,比對無名槍決的重視還更高看一等的。

一夜無話。

第二天清晨。

王劍與小妹王琳的房間門,竟是在同一時刻打開!

二者相視一望,然後噗嗤都笑了出來。

「早上好,戰武者王琳閣下。」王劍笑道。

「早上好,戰武者王劍閣下。」王琳也揶揄道。

…… ?與不出意料使用了兩顆開竅丸,成功更為戰武者的妹妹王琳吃過早餐后,二人分別踏上上學的道路。

「昨天總共製成了三張無名符文,沒有什麼意外,也沒有什麼驚喜。」

上學路途中,少了白鋒的聲音對王劍來說有些安靜,不過他也能更多的去思索事情。

昨夜王劍煉製出來的符文一共三張,成功率差不多百分之五十的樣子,跟王劍最初的預測差不多。

在外界能夠保持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王劍也沒有什麼好抱怨的了。此刻他僅是對自己對接下來的事務進行構想。

「我的天賦是不行的,但無名符文的販賣可以帶給我大量金錢,畢竟十幾倍的暴利,利用這些錢,我便能使用特殊丹藥硬生生將等級砸上去。」

「不過我本來就差了那些世家子弟很多,這樣的話,我哪怕使用的丹藥跟他們一樣,也很難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獲得能夠進入好大學的學分……」

開竅已經好些天了,煉製符文也好多天了,激動和熱情冷卻下來,王劍慢慢的發現,自己的想法不靠鋪的地方還有很多。

比如他的天賦本來就差,別說哪怕賣符文的錢也不一定比那些大家族子弟多,就算跟他們一樣,可人家天賦好,加上也從小修鍊,在同樣的外界支持力量下,王劍根本不可能追上人家。

「而剩給我的時間已經不多的,我的實力在幾個月里大爆發一次,才可能有進入好大學的可能。白鋒那小子一定是瞄準都城一流大學的吧,我的話,即使不能去一流大學,也一定要去二流的,可按照我現在的實力和進步速度,有點懸……」

王劍頭都快想炸了。

一位平民,而且還是沒有外界資源支持的平民,想要快速的趕上別人,是很困難的。

白日里的學堂上沒有什麼意外。

同學們見到王劍的昨天一戰後,終於也明白了,他不是好欺負的人物,哪怕一直對王劍冷言冷語的張未衡,望向王劍的目光也僅有些肅殺,卻不再過來辱罵。

夜晚時分,王劍一邊思索著提升方法,一邊穿戴好了京劇面具,來到一條夜間行人不少的街道上。

在這個時代,晚上的治安也不算多好,而且神神秘秘戴著面具或頭套的人物不少,所以王劍的模樣也沒有什麼人感覺驚訝。

王劍沒有太多逛其他店鋪的想法,徑直走向『朱老記』鋪子。

鄭希傑是一位經常參加軍方任務的年輕人傭兵,雖然他的實力不過是一位開竅中期存在,可因為有一個還算不錯的戰隊,作為輜重兵的他也能混到一定金錢,所以他的生活過的還算不錯。

不過這幾天他有些魂不守舍,因為前段時間一次任務途中,他們這支戰隊與戰族的『夜行者』在天河市外城的某個區域相遇了,結果雙方自然爆發了一起戰鬥!

這個時代的地球人,遠遠不再是三百多年前,那利用高科技武器橫掃了整個『方型地球』周圍諸族的地球人了。

不僅僅表面稱臣的戰族等強大種族有了出爾反爾之態,就連一些小種族,也對地球人的命令陽奉陰違。

特別是五十年前一次明面的軍事摩擦后,戰族更是大大咧咧的派出無數戰隊,遊走於地球人城市外,伏擊普通人甚至是小股軍隊。

雖然地球人里也有許多的戰隊和軍人參與了這次反擊戰,可熟悉野外和夜間戰鬥環境,本體戰力也更強,外加學習了地球人科技能力的戰族,變得極難對付,小摩擦總是地球方面潰敗。

鄭希傑便是與戰族進行野戰的無數戰隊隊員之一。

「前幾天隊伍里的兩名好手受了重傷,雖然我們也傷了那戰族小隊的兩人,可並沒有殺死對方,如果沒有料錯的話,以戰族這種極為記仇的種族特性,接下來的戰事里,他們一定會對我們這支隊伍進行剿殺。我們隊伍實力大損的情況下,想要勝他們,不容易啊……」

「唯一的辦法,便是我們戰隊換一個城市,或者在天河市裡待半年一年的不出去,這樣對方或許會忘了我們,或者他們也被調到其他戰區……」

鄭希傑有些自嘲的搖搖頭:「不過以我們隊伍里那幫混蛋的花錢速度,想必他們錢早就花光了吧?讓他們躲在城裡不出去賺錢,根本不可能。而且換城市的話,我們在天河市好不容易打開的局面也要重新來過,不划算。」

「真希望我能像那些里的主角一樣,隨隨便便在路邊就撿到什麼大殺器,這樣說不定還有些將那盯上我們的戰族小隊覆滅。但這有可能嗎?現實又不是。」

鄭希傑苦笑的走在路上,不過他望了望路邊一家戰武者小店面后,卻怔了怔。

『本店新到貨一批超級符文,是您越階殺敵,安良保家的必備利器,歡迎進店選購。』

「超級符文?」一般情況下不容易被這種明顯很可疑廣告吸引的鄭希傑,這一次卻直接邁起了腳,向著這家看起來有些年頭的小鋪子走進去。

店裡賣的東西五花八門,而且檔次都不高,這一看,鄭希傑就有些失望。

那店主是一位有些禿頭的中老年者,此刻坐在椅子上,見到帶有些肅殺之氣的鄭希傑進入,眼睛一亮。

「請問需要什麼嗎?」

鄭希傑搖搖頭,不過進來都進來了,也只好隨意問問。

「你店裡門口不是說有什麼超級符文嗎?拿來我看看。」

聽到鄭希傑的問話,那店主更是眼睛一亮。

這位店主,自然便是收了王劍無名符文的老朱,事實上他收了王劍的符文,也是有些冒險的,有些時候的事情就是這樣,哪怕再好的符文,如果沒有識貨的人,那麼這次的生意也會失敗。更何況,演示是演示,實戰里情況怎麼樣,老朱也不敢保證這符文究竟好不好用,畢竟實戰里的情況無數意外,他老朱又不懂戰鬥,說不定這符文看著好,實戰里有大缺點也說不定。

為了將高價收購來三張無名符文賣出去,老朱不僅將這符文包裝成了『超級符文』,更在店門口打起了廣告。

三張符文,昨天被他忽悠的以兩萬的價格賣了一張給一名高大壯漢,而過了一天,這才又遇上一個進店問的。

老朱肯定要抓住這機會。 ?「客人很識貨啊,最近這超級符文賣的很好,您來的也正巧,剛剛到貨兩張,不然還不一定能買到呢。」

老朱一邊吹牛,一邊取出一張包裝精美的符文。

「這便是所謂的超級符文么?」鄭希傑疑惑的拿起這包裝過後的符文。

作為戰鬥人員,對符文並不陌生,而且他的隊伍里,曾經有一名喜歡使用符文的隊員,當初那一直使用符文戰鬥的情況,讓鄭希傑十分羨慕。

「我才開竅中期,這符文能用嗎?」 教主,本王追定你了! 他看了看符文,上面的花紋確實有種神秘的感覺。不過對於不懂符道的人而言,每一張符文都是神秘的,此時他只是觀注這符文的一些特性。

「能用,絕對能用,這裡有使用影像,你看看。」老朱為了賣出這張符文,可算是大力推銷了。

原來王劍使用無名符文的那次,他就進行了影像記錄,不然貿然販賣一種可能並不為人所知的符文,怎麼能讓人信服。

不乖總裁靠邊兒站 「嘶……這麼強大?這真的是初級符文!」

看完影像,鄭希傑眼睛亮了。對於符文他懂的不算多,可從之前那位隊友的身上他見到過許多初期符文,而且還有中級符文,在他看來,這初期符文比之中級符文的威力還要更大的樣子。

「當然是初級符文,我老朱店號雖然不知名,可開了這麼多年,從來不作砸自己招牌的事情。」老朱自傲的道。

「嗯,兩萬么,那我……」

鄭希傑剛說話,卻不想朱老記的店門外猛地竄進一名高大的壯漢!

「朱老闆,昨天那超級符文還有沒有,我全要了!」

壯漢剛入門,就急吼吼的大喝出聲。

「呃。」老朱與剛剛要開口交易的鄭希傑直接愣住了。

「就是這種符文,他還沒有買是吧,我要了。」壯漢見到鄭希傑手裡包裝精美的無名符文,連忙兩步上前。

鄭希傑此刻有些緊張的後退,他的實力只是開竅中期,在戰武者里也僅是低級人士罷了,這壯漢行動間風風火火,看著便知道不是他能夠對付的。

果不其然,當他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對方已經是精芒閃爍的手臂一動!

等到他反應過來時,手裡的無名符文竟是直接落入了壯漢的手裡。

「你!」鄭希傑雖然不一定會買這所謂的超級符文,可對方如此作派,卻也令得他臉色一陣的怒火上涌。

「我什麼我?朱老闆,他還沒有說買吧?」壯漢有些霸道的直接開口,一股兇殺的氣息,直接令得鄭希傑想要發作的表情滯住。

這壯漢實力一定在開竅後期,而且還是極為強大的開竅後期。鄭希傑完全不是對手。

「呃,這位客人確實還沒有說買。」老朱也被眼前的景象驚住了,他方才見這壯漢衝進店裡,還以為對方想要找他麻煩呢,沒想到竟是再來買符文的。

「好,既然他沒有說買,我就要了,你這裡還有幾張,我都要了。」壯漢極為緊張的握著手裡的無名符文,生怕一邊的鄭希傑會過來搶一般。

「本店裡這次只進貨了三張,昨天您買了一張,現在包括您手裡的,只剩下兩張了。」老朱雖然疑惑,可還是老實的說道。

「什麼?只有兩張,兩張也行,一張兩萬是吧?這裡是四萬,還有,這是我的通訊號碼,什麼時候有貨了,就通知我,五十張以下我通吃了!就算五十張以上,給我時間籌款也可以吃下。」壯漢拿出智腦,劃了四萬給老朱。

「呃……好的。」

老朱有些驚奇的看了看收到的四萬元,他表情還是有些無法理解,那面具男子賣的符文雖然好,可也不至於這樣吧?

等到取出另一張符文交給那壯漢,他終於忍不住了,開口問了出來。

「哈哈,朱老闆,你自己進的貨居然不懂?這超級符文不虧是超級之名,威力大,發動速度說是瞬發都沒錯,而且不僅有你說的這幾樣效果,還有另一個你沒說過的效果。」

顧小姐,餘生請多關照 「那便是它居然能夠穿透淬體期強者的內力防禦!昨晚老子的團隊幾乎都要團滅了,結果一發符文過去,一個戰族淬體期直接被燒死,這可僅僅是初期符文啊,一般的初期符文哪裡可能一張就滅掉淬體期,而且還是戰族的淬體期!」

壯漢臉上帶有一絲振奮:「所以你這有多少我要多少,看它的穿透性,如果幾十張一起甩出去,搞不好淬體期頂級高手都能殺死,那樣老子在這天河市郊區都能橫著走了。」

「這超級符文居然如此厲害!」

在一邊的鄭希文眼睛都瞪大了,同時他的心裡對之前買慢了有些鬱悶。如果剛才說出購買話語,對方哪怕是開竅後期高手,在城市裡也不敢對他怎麼樣的。

買了兩張王劍的無名符文,壯漢心底高興,吩咐了到貨馬上聯繫他的話語后,轉身離去。

看其樣子,居然是迫不及待想要跟隊伍出城找戰族小隊大戰去了。

等到他離開了,鄭希傑心底不帶希望的開口問了一句店老闆老朱。

「老闆,現在還有那超級符文嗎?」他心底有些希翼的問道。

老朱一怔,然後無奈的搖搖頭:「客人,不好意思了,已經沒有了。」

「那什麼時候有貨呢,到時候只要給我留一張就行。」鄭希傑見到方才壯漢的表現,已經被對超級符文的效果有了認識,如果能夠得到一張,說不定就是一份保命翻盤的重要手段啊!

「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那賣家什麼時候……」老朱正要苦笑的搖頭,話語卻猛地一滯。

原來在鄭希傑背後,一名帶著面具的年輕人身影,走進了店鋪。

「這位客人,你要一張是吧。稍等,說不定馬上就有了。」老朱望了望這進店的面具男身影,只見對方跟老朱打了一個手勢,直接笑著對鄭希傑道。

鄭希傑也感覺到後方的來人,轉過頭一看,只見對方是一位戴著面具的男子,不由得有些奇怪。

「您在此等一下。」

老朱與鄭希傑說了一聲,然後便與這面具男子一同進入了後方的小房間。

那面具男子從出現起就沒有說一句話,此刻跟著老朱進入店鋪前,倒是友好的跟鄭希傑點了點頭。

他正是王劍! ?方才老朱店裡壯漢搶奪自己無名符文的一幕,王劍可謂是完全看在眼裡,此刻哪怕有面具擋著,他臉上的笑意,也一直沒有散去。

畢竟有人認同他的符文是好事,而且這也說明未來他的財源不愁了!

「小朋友,你也看到了吧,你這無名符文我都賣了,這次過來又是送符文來的嗎?」

到了隔音的裡屋,老朱連忙拉著王劍問道。

「沒錯。這次我又帶了五張過來,而且以後數量會更大,這樣吧,我定個時間,未來三天送一次符文過來,每次不少於十張!」王劍淡淡的說道。

「三天十張?」老朱有些驚奇的望了望王劍,原來王劍說這符文是他親自作的,老朱還不怎麼相信,可如果對方真的有這產出,那麼他不得不信了,畢竟同過特殊方法得到的符文不可能這麼穩定的才對。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