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過了不到一分鐘,她肚子里突然傳來一陣絞痛,也不知是因為剛剛吃了過酸的金桔的原因,還是因為其它原因,總之她現在特別想蹲坑!

立即捂著肚子跑向洗手間,就見景琛從那邊走出來,她立即把籃子放他手裡,丟下兩個字就跑了進去。

「拿著!」

景琛拎著籃子看了眼她慌張的背影,有些擔心了。

她是吃什麼吃壞了肚子吧?

等了十多分鐘后,也沒見人出來,景琛逐漸有些急了,掏出手機看了眼時間,都四點二十了。

一想到剛剛那些個男人的議論,四點半左右會有地震,他心就更著急了。

立即給陸美琳打電話。

女洗手間里。

陸美琳也沒想到她會這麼倒霉,大姨媽造訪了!

她肚子痛不說,還有些血崩,所以她根本不好意思給景琛打電話,讓他幫她買衛生巾,而是打給了vili,結果vili的手機被白少接了,她又不好意思說了。

然後打給了貝蒂姐姐,卻沒想到,貝蒂小聲對她說,找景琛幫她買!

所以現在的她,非常的孤立無援,正在糾結的時候,景琛來電話了……

她只得接通。

「掉馬桶里了是不是?快點出來!」景琛語氣有些不好的催促。

陸美琳半響說不出口,那邊又傳來景琛的聲音,「真掉裡面了是不是?要不要我進來撈你?」

「我現在有些出不來……」陸美琳說的有氣無力,肚子痛得她渾身都冰冷了,說話更是提不起精神。

「怎麼了?」景琛一聽聲音不對勁,心頓時緊張了起來。

「景琛,你能幫我個忙嗎?」

「到底怎麼了?我現在進來,你別亂動。」

「別進來!」陸美琳尖叫,「我沒事,我就是來……就是來大姨媽了……」

景琛皺起了眉,想起進園子的時候有個超市,他連一秒都沒有猶豫,迅速轉身朝那邊跑去,「你別掛電話,我現在就去給你買。」

「嗯。」

然後,她就聽到那邊景琛跑步的呼聲,以及買東西的急切聲。

景琛:「衛生巾都放哪的?」

店員:「這邊這邊……」

景琛:「哪個是最好的?」

店員:「日用夜用?」

景琛:「沒看見天還沒黑嗎?日用!」

店員:「要多大號的?」

景琛:「給我最大號的拿一個,還有衛生紙,先記著,我馬上回來付錢!」

說完,他就抱著衛生紙和衛生巾朝洗手間跑,跑進去就拍門,「琳琳你在哪個裡面?」

「啊——色狼!」

一女子的尖叫聲傳來,然後就聽外面慌亂一片。

陸美琳一臉無語,他難道就不會找個女人給她送進來嗎?

一個大男人,闖女洗手間!

她真是服了!

「琳琳,你在這個裡面是不是?快開門!」

陸美琳就是不給開門,一手撐著肚子,無語地道:「你能不能不要這麼不要臉!」

「快點,馬上四點半了,四點半有地震。」

「有地震?」陸美琳一驚,想了想又道:「放心吧,這島上地震常有,沒事,你把東西從上面扔進來。」

景琛擔心這洗手間會被地震震塌,所以根本不顧陸美琳說了什麼,見她不給自己開門,而且隔間也不是很高,他一個縱步就翻上了隔間的門,然後跳了下去。

陸美琳看著從上面一躍而下的景琛,瞳孔逐漸放大,忙牽著上衣蓋住大腿。

「啊——誰讓你進來的,閉眼!你給我把眼睛閉上!」

景琛根本來不及聽陸美琳的什麼閉眼,兩手迅速拆了衛生紙和衛生巾,遞給她,「快點墊上!這房子可能不牢固會塌。」

陸美琳氣呼呼的瞪著他,「你給我出去!」

景琛只能背過去,「現在我看不到了,你快點弄!」

陸美琳從來沒覺得這麼上火過,她相信景琛一定是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

憋著通紅的臉,剛收拾好,墊好,就感覺房子搖了起來,幅度還挺大,陸美琳差點沒站穩。

景琛早把隔間射門開了,轉身就把還有些懵的陸美琳攬進懷裡,護著她朝外跑去。

卻不想門口的盆栽被搖的東倒西歪,突然就朝剛走到門口的他們倒過來。

景琛生怕盆栽上的枝條會打到陸美琳,直接一轉身,把背朝向盆栽,而陸美琳,被他使勁一推,陸美琳被推的朝前幾個踉蹌,卻還是穩住了。

再回頭,就看見一人高的盆栽,砸在了景琛的後背上,盆栽滾到了地上的同時,景琛也摔在了地上,一動也不動了……

陸美琳一瞬間大腦一片空白,心狠狠揪了起來,忙跑過去扶起景琛。

此時已經不震了,洗手間並沒有塌,只有門口的幾盆盆栽全倒了……

「景琛景琛,你別嚇我,你醒醒……」陸美琳搖不醒他,徹底慌了,「有人嗎?快來人啊!救命啊……」

在她驚慌大喊的時候,卻沒注意到景琛差點抬起來的手,以及皺了一下的眉。

那些小動作很快就沒了,又變回了一副昏迷的模樣。

此時兩個男人跑了過來。

「怎麼這麼倒霉?被盆栽砸暈了?」

「快救救他,他不能有事……」陸美琳急的哭了,把景琛的上半身抱在懷裡,心裡蔓延上了無盡的恐懼,她怕,怕他離開自己……

「小妹妹,沒事的,暈了而已,不會有事的。」

「可是我喊不醒他,你們快幫我看看他……「

兩個男人又檢查了一下,掀眼皮的掀眼皮,掐人中的掐人中,可人就是不醒。

搞得兩個男人也無奈了,「放心吧小妹妹,他有呼吸,但是醒不來可能就是砸的猛了點,緩一緩就醒來了。」

「真的沒事嗎?你們別騙我。」

「哈哈哈……我們怎麼可能騙這麼漂亮的小妹妹,他是你男朋友吧?」

陸美琳收起了哭聲,搖了搖頭,「不是。」

兩個男人都有些意外,其中一個人問:「既然不是你這麼擔心幹嘛?」

陸美琳想了想,把眼裡的眼淚咽了下去,想了個蹩腳的理由,「他欠我錢,死了我沒人要錢。」

「哦,那好吧,你就在這抱著他緩緩,一會可能就醒了。」 「好了!紫琳姐,現在不是說風涼話的時候!」見到寧旭出現,寧秀不禁著急,畢竟寧旭不是秦冷。更何況寧旭是飛雲門的大長老,在名義上是僅次於寧玉珍的二把手,同時又是飛雲真人的親侄兒,這種地位關係,都非秦冷可比。

「大長老,想不到今日大長老有暇,真使我這裡蓬蓽生輝呀!」

譚飛見到寧旭,卻並沒有任何懼色,剛才擊殺秦冷,令他信心暴漲,哪怕立刻對上寧旭這樣的人物,也有信心,與之一戰。

「你是譚飛!我記得你!內門弟子,是個人物。」

寧旭一面打量譚飛,一面冷冷說道,同時一絲氣機,已經鎖定了過來。

這股氣機充滿了強很無比的氣息,與寧旭相比起來,秦冷釋放的氣機,簡直不值一提。

譚飛皺了皺眉,終於感覺到了壓力:「寧旭不愧是大長老,妄圖爭奪掌門位置,果然實力強橫,不是秦冷可比。」

不過譚飛也不畏懼,直接心念一動,催動起東明珠,頓時在他周圍丈許之內,展開了一個小型雷域,任何氣息進入,立刻就被剿滅,連寧旭的氣機鎖定也無法穿透。

「譚飛!聽秦冷說,是你勾結妖獸,殺死無缺和無楓,這是不是真的?」

寧旭沒有因為譚飛化解他的氣息而有任何意外,聲音冷冷,直接問道。

「哦?秦冷那老東西是這麼說的嗎?可惜他已經死了,不能當場對質了。」

譚飛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的回答,既沒有承認,也沒反駁。

「嗯!我就知道,秦冷沒有說實話,他這些年倚老賣老已經成為習慣,對飛雲門和我絲毫談不上什麼忠心,這次死了,也是應該。」

寧旭對秦冷的死似乎毫無怨念,而且沒有任何忌諱,直接表達出來。

不過譚飛卻不會天真的以為,寧旭這樣說,就會放過他,如果真是那樣,寧旭也就不會出現在這裡了。

「你小小年紀,能夠達到這種修為,實在是一個不世出的天才!」寧旭再次搖了搖頭道:「可惜你站在了玉真丫頭那邊,成為我的絆腳石,必須要除去。」

寧旭說話之間,身上氣勢爆發,一股強大的青色元氣在他周圍鼓盪,形成一股銳不可當的勢頭。

隨之,在他的身前顯現出一口飛劍,約有三尺多長,森森青光,微微蕩漾。

「上品靈器飛蛇劍!」譚飛看到這口飛劍,臉色愈發凝重起來。

這口飛蛇劍的品質絕不在他的青鵷劍和紫煞劍之下,甚至經過寧旭這些年祭練,更有過之而無不及。

就在寧旭放出這口飛劍的同時,真氣微微一催,登時嗡鳴一聲,這口飛劍劇烈顫動起來,原本微弱分散的劍光竟然凝聚成了一條兩丈多長的青鱗大蛇!

只見那條打蛇通體粗壯無比,青色鱗甲,噓噓儒生,時不時的吐出蛇信,好像活的一樣。

「劍氣化形!」譚飛看到這條青鱗大蛇,不由得臉色劇變。

這種劍氣化形的手段,乃是劍術達到極高明的程度才能施展出來,憑他現在水準,即使催動飛劍,也只能展開一團光芒,無法根據飛劍屬性顯化任何靈物。

顯然,至少在劍術上,寧旭就比他高出不止一籌。

「想不到寧旭竟然也練到了劍氣化形,看來我們開始有些低估了他,幸虧這次小飛斬殺秦冷,將他引了出來,讓他顯露實力,不然我們還被蒙在鼓裡。」

同樣,看到那條青鱗大蛇,寧玉珍他們也都微微的露出詫異之色。

尤其寧旭這口飛蛇劍,在飛雲門也是一口名劍,原是下品寶器,卻因一次變故,器靈受損死亡,這才掉了一個檔次,成為上品靈器,但是品質還在,仍有可能恢復。

劍光凝成青鱗大蛇之後,寧旭的氣勢也跟著越來越強,雖然不能穿透譚飛的雷域,卻死死把他罩住。並且在寧旭的周身產生旋風,頭髮揚起,衣袂飄飛,獵獵作響,氣勢攀升,強悍無比。

譚飛的臉上露出了更嚴峻的神情,他感覺到此刻寧旭的氣勢竟然不弱於當初他遇到的那個李劍晨,以及前番在極翠嶺遇到的那個蛇妖。

要知道,無論是李劍晨還是那個蛇妖的,可都是築基五重的高手!

這讓他心裡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難道傳言有誤,寧旭並非達到築基三重,他已經達到了築基四重,甚至是五重的境界!如果這樣,可要糟了。」

譚飛的眉頭緊鎖,雖然白萱就在黃金巨城之中,隨時可以出來,幫他對付寧旭。可是一旦到了這一步,他也不可能再在飛雲門待下去了,也坐實了勾結妖獸的罪名。

並且最重要的,這樣一來勢必會暴露黃金巨城的存在,這對他才是更大的威脅。這種強大的寶物的存在,一旦傳揚出去,不但沒有好處,反而會給他帶來滅頂之災。

而此刻,寧旭對譚飛的殺意也變得更加濃烈。

雖然他並不認為兩個兒子都是死在譚飛的手中,但是譚飛跟寧玉珍這邊親近,成為他謀奪掌門的絆腳石,無論如何,也要除去,這一點沒有任何可說的。

「這個寧旭隱藏的好深!實力已經達到這種程度,絲毫不弱於築基五重的高手,看來的確是一個梟雄人物。」譚飛的內心對寧旭的憑藉提升數個檔次,再也不敢怠慢,立刻展開雷域,同時將兩口飛劍也橫在了身前。

不過,這一次面對寧旭,譚飛卻不敢肆無忌憚的把雷域展開到二三百丈的程度,他僅僅展開十丈,就不再向外延伸。

相比起秦冷,寧旭的實力更強,那口飛蛇劍也更具有攻擊性。譚飛必須慎重,不敢任何大意,盡量壓縮雷域的面積,繼而提升雷域內部的強度。否則可想而知,寧旭操縱劍光,輕易就能撕開他的雷域。

「不錯!以你的年紀,剛殺死了秦冷,仍沒有得意忘形,倒也算是不錯了。」寧旭一面淡淡的說,一面一步步往前走去,腳步落在地上,發出咚咚聲音,每走出一步他的氣勢就提升一次。

到了三步之後,譚飛感覺好像有一股泰山壓頂的氣勢,從寧旭體內發出,沖他傾軋過來。

即使寧旭催動東明珠和飛雷旗,將他周圍的雷域的威力提升到極限,也仍無法完全抵消寧旭的氣勢。寧旭德爾額頭不住滲出冷汗,彷彿一隻獵物,被獅子盯上了,這種感覺難受極了。

「該死!寧旭這個大長老的名頭果然不是浪得虛名,哪怕三個秦冷,也不是他對手。」

譚飛心中暗忖,不過坐以待斃不是他的作風,即使面對強敵,無論多麼兇險,他也要拚死一搏,更何況寧旭雖然強橫,卻也沒有達到令他不能反抗的地步。

譚飛瞬間戰意飆升,眉梢往上一樣,眼神之中,寒光凜冽。

他好像一直野獸,在他的喉嚨中發出低沉的死後,隨著寧旭逼來,真氣不斷提升,暗暗蓄勢,等待爆發。

同時,在他的丹田之中,那座蟄伏起來的黃金巨城也開始微微顫動,從巨城之中垂下一道氣息,再次融入他的真氣。

而且,這一次譚飛感覺到,從那城中垂下的氣流之中,似乎隱藏著一絲神念,這令他的靈機一動,精神為之一振。

「這股氣流之中居然隱藏一絲神念,難道是這巨城深處,還有什麼人活著?或者這座黃金巨城就是一件法寶,這一絲神念來自於它的器靈?」 瞬間,譚飛的精神一振,從他得到這座黃金巨城之後,還是第一次感覺到這種神念傳達過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