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你可知道渾源砂何等罕見?必須從更高層空間中採集渾源精華時才能偶然得到少許。」夏皇低沉道,「每一粒渾源砂都很難得,你要足足十萬斤?整個界心大陸的渾源砂加起來才多少些,還是少點吧。」

以界心大陸隱隱第一強者的身份,夏皇都討價還價,實在是東伯雪鷹的開口太嚇人了。

因為整個夏風古國的『渾源砂存量』都離十萬斤差好大一截!

「如果要獨佔典籍,十萬斤渾源砂就是必須的。」東伯雪鷹開口,「絲毫不能少!否則,我就需要將典籍賣給其他古國來搜集渾源砂。」

夏皇一聽,驚訝道:「你怎麼想要渾源砂,是對渾源之力有所參悟?」

「多虧了夏皇的《渾源問道》。」東伯雪鷹故意道,他可不想公開自己的《渾源七擊》。

「夏皇,樊祖,蒼帝,相信三位也知曉,我若是將這虛界典籍分別賣給不同的古國,湊齊十萬斤渾源砂應該不是難事。」東伯雪鷹微笑道,「這是我必須得得到的,否則還不如不賣典籍。」

夏皇他們三個猶豫了。

「怎麼辦?我們夏風古國的渾源砂一共也就五萬多斤,這還是我本就是虛空道高手,經常採集渾源精華,無盡歲月累計至今,我們夏風古國的渾源砂才足夠多。」夏皇傳音,「要湊十萬斤,恐怕慢慢採集是來不及了,必須得和其他古國購買了。」

「買吧。」

「漂泊者和我關係較好。」樊祖傳音道,「他也是虛空道究極境高手,採集的渾源砂應該不少,找他多買些。眾界古國、冰雪古國都盡量購買些!冰雪古國的那三個老傢伙身體強橫,都一次次撕裂去採集渾源精華,積攢的渾源砂也不少。」

「嗯,就這麼定了。」夏皇他們也定下了。

渾源砂。

整個界心大陸對它的利用都很弱,只是因為獲得太艱難而價格較高!若是東伯雪鷹索要一兩萬斤,夏皇他們給也就給了。足足十萬斤?整個界心大陸的渾源砂儲量,怕都要消耗大半了!

……

「渾源砂湊足需要時間。」夏皇開口,「不過在一億年之內,我一定幫你湊齊。」

「好。」東伯雪鷹露出喜色。

這是他必須要的。

因為《渾源七擊》所專門配合的兵器,所需材料九成九都是渾源砂,至於一些輔助材料反而很容易得手。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按照《渾源七擊》附帶的煉器法門,以渾源砂煉製出的兵器……操縱渾源之力要輕鬆百倍千倍,自己方才能夠施展更高深招數。

兵器,就是媒介,更輕鬆操縱渾源之力的媒介。

「還要什麼?」夏皇道,他們不認為東伯雪鷹就索要這一點。

「一件兵器。」東伯雪鷹微笑道。

渾源神兵,就算湊齊材料,也需要自己慢慢煉製,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而且將來手持一桿渾源神兵,實力太強,可能會引起無敵存在們懷疑,恐生出波折。畢竟不能高估無敵存在們的『底線』,無敵存在們聯手圍殺的事也是做得出來的。所以自己需要另一件強大的兵器,一是讓自己實力更強些,二也是讓無敵存在們更能『理解』自己為何如此強。

「夏皇你煉製的那件『虛空火蓮花』。」東伯雪鷹微笑道。

「虛空火蓮花?」夏皇皺眉,「要求真高啊。」

「沒辦法,我的兵器都沒了,需要一件厲害的巔峰秘寶。」東伯雪鷹微笑。

虛空火蓮花!

是東伯雪鷹認為整個界心大陸上最適合自己的虛空道巔峰秘寶!須知,巔峰秘寶也有區別,像保命類的自然最是珍貴。像虛空火蓮花……一件抵得上兩三件『兩界刀』,有這一件巔峰秘寶在身,再配合九大分身,自己實力就截然不同了。

「可以答應你。」夏皇說道,「不過差不多了。」

「這可不夠。」東伯雪鷹連搖頭,「我若是賣個數個古國,獲得的好處可不止這些。」

夏皇、樊祖、蒼帝都很心疼了。

十萬斤渾源砂,他們需要和其他古國交換寶物,代價就極高了。又是一件極珍貴的世界類虛空秘寶——『虛空火蓮花』。

「還需要焚心神樹下修行萬億年時間。」東伯雪鷹道。

樊祖鬆口氣。

別看定價很高,什麼在焚心神樹下修行一億年就要一萬大功。實際上,在焚心神樹下修行,對神樹又無損。萬億年也只是耗費點時間而已。對夏風古國並無多大損失。

「還有最後一個要求。」東伯雪鷹微笑,「五十萬大功!我在界心神宮損失太大,所以需要點大功,沒了,就這些了,夏皇,樊祖,蒼帝,我這些要求答應了,從此,這虛界典籍便是夏風古國的!夏風古國想要傳給誰就可以傳給誰,賣給摩天國主等等,都可以!」

夏皇、樊祖、蒼帝雖然極心疼。

可也清楚……

如果這應山雪鷹賣給其他古國,每個古國都能獲得一大筆好處,加起來,或許還能更多些!

「好。」夏皇他們三位相視一眼,夏皇便開口,「就這樣吧。」

東伯雪鷹微微一笑:「謝夏皇、樊祖、蒼帝了,修行路上,自然能爭就該爭。」

樊祖也微笑:「你要是挺狠,不過倒也算正常。」

如果他們夏風古國願意……

單單賣給摩天國主,怕就能收回近半成本了!

當初眾界古國給樊祖的開價,可比東伯雪鷹這個還要更誇張些!這次東伯雪鷹要求雖然高,實際上『渾源砂』雖罕見卻很難利用,夏風古國還是有辦法以較低代價去弄到手的。

……

交易談攏。

夏皇他們也都露出笑容,東伯雪鷹心情也極好,誰都看不出,暗地裡,夏皇他們三位都曾想過活捉東伯雪鷹所有分身!畢竟只要全部活捉,除非東伯雪鷹真的寧死不肯交出,否則只能低頭。

「這件事,暫不可外泄。」夏皇開口,「我需要時間搜集渾源砂,在搜集完成前,虛界典籍的事,絕不可讓今天在場之外的其他人知曉,一旦外傳……結合虛界典籍,我又搜集渾源砂,恐怕搜集難度也就大多了。」

其實現在搜集難度也很大,否則夏皇他們也不會如此心疼了。

可一旦虛界典籍交易的事傳出!

眾界古國、摩天古國甚至都不會賣渾源砂!大家都不是傻子,東伯雪鷹將虛界典籍和夏風古國交易,夏風古國就搜集渾源砂,誰不會有所猜測?

「是。」下方的撕天大尊者道。

「是,我定不會外傳,在夏皇搜集成前,我在外都不會施展虛界幻境手段。」東伯雪鷹也保證道,他也不容有失,這件渾源神兵對他也很重要。畢竟就算達到究極境,這件兵器都非常重要。

東伯雪鷹和旁邊的撕天大尊笑道:「撕天大尊,我得到虛空火蓮花的消息,暫且也勿要外傳。」

「哦?」撕天大尊眼睛一亮,有所猜測,「飛雪老弟是打算報仇了?」

「當然!」

東伯雪鷹輕輕點頭。

黑君王……

永夜始祖自己是解決不了!黑君王,自己可從來沒想放過他。當初在界心神宮,知曉自己得到域海之源的外人只有兩位,一個是妖劍尊主,一個是黑君王!妖劍尊主乃是夏風古國強者,和始祖古國是天然的敵對關係。

加上當初黑君王故意說那麼多話,故意拖延時間。

永夜始祖來了后,黑君王又一點驚訝色都沒有!毫無疑問——就是黑君王傳訊告知永夜始祖,令永夜始祖來劫殺自己。幸好自己有分身術,否則自己命都沒了!

不過黑君王好歹也是尊主級高手,並不容易對付,即便自己如今的境界,要對付他都很難,可有了『虛空火蓮花』可就不同了。

「黑君王,也是尊主級高手,且有陰影化身手段,很難對付啊。」撕天大尊笑道。

「總得試試。」東伯雪鷹一笑。

撕天大尊微微點頭,他知道,這應山雪鷹是親眼看過黑君王戰鬥的,知道黑君王的底細!既然敢這麼做,至少有幾分把握的。想到這,撕天大尊也不由有些心驚,這應山雪鷹實力超乎意料啊!

* 東伯雪鷹還是很滿意的,雖說賣給其他古國也能湊到自己想要的,可一來,自己和始祖古國的『永夜始祖』有仇,自己是不可能低頭和他交易的,這樣一來,賣給幾方,湊的好處恐怕比單獨賣給夏風古國高不了多少!二來,放眼整個界心大陸,最適合遮掩自己『渾源七擊』,威力也足夠讓自己滿意的巔峰秘寶,便是『虛空火蓮花』。

沒辦法,『渾源七擊』是每一個分身都很強!要知道正常情況下,尊主強者,僅僅是持有巔峰秘寶的身體實力極強。其他分身則會很弱(前提是能施展出分身)!

而虛空火蓮花,是世界類的虛空道秘寶,是對所有分身有助力的!

……

雙方立下誓約。

到了他們這一層次,誓約也僅僅影響道心而已!對生命並無威脅,可不管是夏皇他們三位無敵存在,還是東伯雪鷹,對修行路都是有著強烈渴望的!是不可能因為違背誓約那一點點好處,而放棄自己的修行路。

「樊祖,請看。」東伯雪鷹也交出了一本虛界典籍,一本金色典籍直接飛出,典籍上隱隱有無數世界顯現,那是虛幻的世界。

作為自創的典籍,想要記載多少本就多少本。

不過因為誓約束縛……在界心大陸範圍,僅有夏風古國有資格傳授了。

「我瞧瞧。」樊祖連接過,立即翻開觀看,這一看便是過去了半個多時辰,在場夏皇等人也很有耐心,東伯雪鷹也早坐下和撕天大尊在一起,彼此飲酒。

樊祖收起典籍,雙眸放光,看向東伯雪鷹的目光中都滿是喜色,笑著道:「果真不一樣,我修虛界,更重視人心,引誘他人**,讓他人猶如傀儡奉我為主,讓他人沉淪在虛幻世界中。而你卻似乎認為虛幻世界也是另一種真實,迷幻、**、滅殺、靈魂都是真實世界的一部分?」

「是。」東伯雪鷹點頭。

「厲害,厲害。」樊祖點頭,他想要看的就是他人成功的道路!以及成功的經驗。

這一次觀看,讓樊祖大有啟發!

當然到了他這一層次,他也不會輕易改變自己道路,不過,卻可以汲取他人智慧精華融入己身。

「四脈融合有望。」樊祖歡喜萬分,值,買的值。

什麼渾源砂……

什麼巔峰秘寶……

對他樊祖而言,哪有他自己修行路重要!

「哈哈,樊老弟喜歡就好。」蒼帝和夏皇都笑了,樊祖滿意,代表這交易很值。

「應山雪鷹,這是虛空火蓮花,乃是我以『火域靈源』為根基煉製而成的世界類的虛空道秘寶,火域靈源,價值和你當初得到的域海之源,相差無幾。」夏皇說著手心出現了一朵火紅色蓮花,他隨手一扔,這一朵火紅蓮花便飛向了東伯雪鷹。

因為煉製的材料就很昂貴,這一件巔峰秘寶價值才極高。

「謝夏皇。」東伯雪鷹伸手,火紅色蓮花降落在他手心,他頗為激動。

這等秘寶,一是能遮掩渾源七擊,二也能大大增強他實力。

否則隨便一個分身都能爆發出宇宙神究極境戰力,任誰都會懷疑的!有了『虛空火蓮花』,他人心中自然會『腦補』。

「好好利用,這等世界類秘寶,很難得的。」夏皇頗為不舍。

「是。」東伯雪鷹道。

秘寶也要看人。

同樣秘寶,在不同的宇宙神二層高手手裡,發揮的威力卻強弱不同。

「你是否修行了某種靈魂秘術?」夏皇忽然開口,「我的渾源問道,雖然對靈魂隱匿因果隱匿蹤跡有所幫助,但也達不到你這般地步。」

樊祖、蒼帝也看著東伯雪鷹。

「靈魂隱匿因果、蹤跡?」東伯雪鷹微微一愣,「夏皇發現不了么?」

夏皇點頭,他也將應山雪鷹當做自己這一派系人了,且這事時間久了也會發現的:「是,發現不了,我、樊祖、蒼帝都發現不了!這等隱匿手段,怕都媲美煉體流達到究極了。」

東伯雪鷹微微一愣。

想到了在界心神宮渾源塔闖到終極后,那一滴散發血腥氣的淡綠色液體融入了自己靈魂,當時那一滴淡綠色液體的威壓之強,遠遠超過夏皇他們!甚至讓自己的分身都直接失去意識,且成功融合后,因為分身彼此的靈魂感應,竟然導致其他分身都有蛻變,每個分身都大大增強,東伯雪鷹都懷疑,達到究極境,自己靈魂恐怕蛻變都不會如此明顯。

「不是秘術,應該是我的一次奇遇吧。」東伯雪鷹說道。

「奇遇?」夏皇、樊祖、蒼帝恍然。

界心大陸上的確存在奇遇,像界心神宮,像斷牙山脈,都有一些超出他們想象的機緣。

……

東伯雪鷹隨即離開,撕天大尊親自相送,撕天大尊是因為實力而重視東伯雪鷹,他知道,要不了太久,整個界心大陸都會知道南雲國的『飛雪帝君』何等之強!恐怕名氣絲毫不亞於南雲國主。

「飛雪兄。」

「飛雪帝君。」

樊氏魔山上,有兩位宇宙神並肩飛來,看到東伯雪鷹和撕天大尊,他們和撕天大尊倒是熟悉,畢竟都是同一家族的,也就隨意許多,他們倆都笑著和東伯雪鷹打招呼。

「大尊,蘭雪兄。」東伯雪鷹也微笑道,眼前的是『吠犼大尊』和蘭雪帝君。

吠犼大尊……

應該算和夏皇、樊祖、蒼帝同時代崛起的。如今樊氏中,有兩位無敵存在也殺不死的大尊,一個是極古老的吠犼大尊,另一個就是新一輩的撕天大尊。吠犼大尊太古老,導致他如今低調的很,一直潛心修行,不問俗事。

簡單聊幾句,雙方便分開了。

「撕天大尊,對待這應山雪鷹還挺客氣啊。」蘭雪帝君遙遙看著遠處離去的二人,感慨一句,「我還以為,以撕天大尊冷厲性子,不會怎麼理會這應山雪鷹呢。」

「是有些奇怪。」吠犼大尊微笑遙看著,「不過這應山雪鷹也是有些可憐,剛走運崛起,就遭到永夜的滅殺。」

「是挺可憐可悲的,沒辦法,永夜始祖出手,他能如何?」蘭雪帝君還挺同情東伯雪鷹。

******

東伯雪鷹沒急著出發前往始祖古國,而是先回到飛雪城仔細研究巔峰秘寶『虛空火蓮花』,與此同時,也派遣了一尊分身前往樊氏魔山,再度在焚心神樹下修行!畢竟和上一次焚心神樹下修行,也過去了有三千億年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