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但,肯定是比以前強了很多。

最重要的是,他解除了從前他身體最大的隱患,他被封印的左手。

現在,他可以肆無忌憚的使用他的左手,以及那隻左手裡曾經被封印的力量。

「差不多吧。」蘇君炎搔了搔頭,笑著說。

「哼!吹牛。」奧莉薇亞好像是很不服氣,但眼波流轉間,卻又顯得很是高興。

所以說女人啊,永遠都是口是心非的動物。

「和你父親……怎麼樣了?」蘇君炎頓了一下,忽然轉換了一個話題。

殿下強吻小丫頭 「不想理他。」說道自己的父親,奧莉薇亞的臉色明顯差了很多,冷哼了一聲,這一次是真的冷哼,不是之前的那種撒嬌一樣的哼。

「其實我完全可以理解他的做法,畢竟,他是蘭開斯特的家長。」蘇君炎倒反而看得開的多,反過來勸慰起了奧莉薇亞。

「不想和他說話,就是不想和他說話。」奧莉薇亞低下了頭,像是在生悶氣。

過了一會兒,她發現蘇君炎好像沒有理她。

剛想抬起頭,就發現自己背後一緊,一個人已經從背後抱了上來。

她立刻就掙扎了起來,但馬上又停止了掙扎,整個人都軟了下來。

只因,蘇君炎在她耳邊說:「別動,我就是想抱抱你。」

「噁心。」奧莉薇亞這樣說著,臉色變得緋紅,眼角眉梢儘是小姑娘的害羞。

她像是變回了最初和蘇君炎相遇的時候,那個小姑娘。

還會喝著牛奶,說著一些任性的話。

而不是那個眼角眉梢都是冰冷的女王。

一下子,居然很多事情就變了。

長夜漫漫,蘇君炎就是擁著奧莉薇亞,什麼事情都沒有做。

「好……好了,放開我吧。」奧莉薇亞稍稍抬頭,試探性地問道。

「不行,我想再抱一會,就一會。」蘇君炎像是哀求。

真的就是想再抱一會。

「我怕……以後沒機會抱了。」

怕沒機會抱。

一品小廚妃 是啊,短短這些日子,就發生了那麼多足以失去再相擁的機會的事情。

紅塵離亂,日後到底還會發生什麼,誰也不知道。

就再抱一會吧。

「別說喪氣話。」奧莉薇亞低聲呢喃。

「恩。」蘇君炎點了點頭,卻抱得更緊。

——————————————————————————————————————————————

求推薦求收藏。 ?新大陸歷兩百二十八年八月末。

九月初。

夏意已經漸漸消散了。

人類的第一次反攻,終於開始了。

以軍部大將海克里斯·拉文霍德為首,聯邦大軍二十萬,分三路進攻魔種。

其中海克里斯領中軍十萬人,晨星之耀路西菲爾·迪克推多以少將銜領左路軍五萬人,在上一次抗擊魔種的戰役里,以深入敵後數千碼重奪梅林城數日,差點一舉翻轉東海岸形式,而被冠以「奇鋒之槍」稱號的溫寧頓·雷斯菲爾德,則同樣以少將銜領五萬大軍,攻向右路。

一時間烽煙四起,又是流血之月。

至於說蘇君炎。

在開過了集體軍事會議以後,他拒絕了海克里斯的繼續留在中軍,參謀輔佐他的要求。

他提出了要帶軍深入。

海克里斯起初是不同意的,但在蘇君炎表現出了足夠強的實力和決心后。

他只能同意了。

於是蘇君炎以上校軍銜,接過了正因為溫寧頓的離去,而缺乏首領的銀色黎明特勤部隊。

他的任務是,在正面戰場拖住魔種大部分注意力的情況下,儘可能多的破壞敵方的後方。

面對蘇君炎的到來,銀色黎明中,最難受的,應該是剛剛從後方來到前線,又剛剛經歷了一次失敗,還沒來得及當上銀色黎明指揮官的奧德修斯·龐貝。

這位如今上議院議長的嫡親孫子,晨星之耀路西菲爾的親哥哥。

據說,他還曾經和蘇君炎有過不小的過節。

但令人感覺到奇怪的,奧德修斯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不滿,他欣然接受了蘇君炎的到來,並拱手將本來已經到手的指揮官的位置,讓給了這個昔日的仇人。

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沒有人知道。

人們知道的是,戰爭已經開始了。

戰爭開始了三天。

三天時間,中路軍還在穩紮穩打地前進。

路西菲爾率領的左路軍和溫寧頓率領的右路軍,卻像是在競爭一樣,一個打的比一個凶。

就在這一天傍晚時候,前線最新軍情,右路軍已經突破了魔種的封鎖,殺到了素有「玫瑰之鄉」之稱的瓦倫佐城之下。

而就在同一時間,另一邊,左路軍也在路西菲爾的帶領下,兵臨葛洛哈堡城下。

一時間,兩相對峙,居然也是蔚為壯觀。

而蘇君炎,則借著他們這一股狂攻猛衝的氣勢,帶領著銀色黎明,同樣潛入到了魔種現佔據地的前沿。

所謂的前沿,指的就是,魔種佔領的七座城池的最前沿的三座。

這三座城池相互之間的地理位置極其微妙,形成一個犄角之勢。

本來是易守難攻的存在,是阿姆斯特的最後屏障。

但誰也沒想到,魔種居然可以那麼快的攻下這三座城池,並且實現對於阿姆斯特的合圍。

要不是中央聯邦終於醒覺過來,派了大軍過來抵抗,很難說,東南一帶,現在是不是已經是魔種的天下。

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本來應該是人類頑強屏障的三座犄角之城,現在反倒變成了魔種的屏障。

魔種大軍,幾乎盡數分佈在這三座城中。

這也是上一次溫寧頓為什麼能夠孤軍深入,重新佔領梅林數日的原因。

魔種背後空虛。

「我們什麼時候動身?」

天在下雨。

從中午一直下到了傍晚。

一片茂密的叢林里,蘇君炎和溫寧頓各自蹲伏在隱蔽的樹葉之下。

雨滴不斷地從樹梢枝頭滑落,將視線拉扯地模糊。

「不著急。」蘇君炎輕輕搖了搖頭,眼睛還是在看著不遠處的一處看似平坦的小丘。

小丘的背後是一條通往魔種後方的小道,極其隱秘地從位於三座犄角之城的中央的那座哈弗斯塔城側邊擦過,可以悄無聲息地避過魔種的耳目。

但,那是以前了,據說上一次溫寧頓走的就是這一條路,所以魔種肯定有了防備。

這附近肯定有大量的魔種伏兵。

雖然,到現在為止,蘇君炎他們還沒有發現。

這說明,對方的耐心也同樣充足,且技藝非凡。

好在蘇君炎在成為一個中央聯邦軍人以前,是一名無比出色的殺手,對於如何在黑暗中潛伏,他的經驗無比豐富。

首先的一點是,要保持耐心。

「喂,蘇君炎,蘇君炎,到底能不能走了啊,一直待在這裡好煩啊,還一直下雨,我的心情都變壞了。」突然,就在這時,只屬於蘇君炎和奧德修斯的指揮頻道里,一個不耐煩的女聲響了起來,抱怨著下雨下的太煩。

她待不住了。

也好在是僅僅在指揮頻道里響起了這個聲音,就蘇君炎和奧德修斯兩個人聽到了。

落魄千金遇上總裁先生 不然整個團隊都聽到這個抱怨,也不知道會有多少人覺得這個新指揮官完全不靠譜。

因為,這個正在抱怨的女聲,正是蘇君炎帶來的……一個驚喜?

當然,對於奧德修斯來說,這完全是個麻煩。

這個麻煩就是奧莉薇亞。

這位蘭開斯特家的小公主,不知道什麼時候混進了銀色黎明,跟著他們一起出發了。

只是她平時都是憑藉著強大的實力隱匿在暗處,倒也不出來。

也就蘇君炎和奧德修斯知道她的存在。

但,當奧德修斯知道這位小公主,行軍還帶著一個侍女的時候,他就覺得她完全是個累贅了。

特別是現在,他聽到她的抱怨。

「奧莉薇亞……」他說了一句,但頓時想到了什麼,看了一眼蘇君炎,又沒了下文。

「薇薇,你……再等等。」恐怕也就只有蘇君炎的話,這位小公主,不,現在應該叫小女王才會聽。

奧莉薇亞不甘心地哦了一聲,暫時沒有說話了。

「再等一刻鐘。」蘇君炎低聲對著奧德修斯說,「一刻鐘后,如果前線有最新進展最好,沒有的話,我們也上。」

一刻鐘。

等待。

雨一直下。

——————————————————————————————————————————————

新的一卷新的征程,本書會一直不斷地更新直至完本的。

蟹蟹大家的支持,請有票的投點推薦票吧,沒點收藏的,也快點一下收藏吧。

蟹蟹辣。 台下的眾記者與媒體人們議論紛紛。

皆是對老乾爹集團讚譽有加,且滿懷信心的。

顧佳蕊靜靜的坐於主席台上,將這一切,盡收眼底,待到這些人也議論得差不多,她要的效果,也醞釀和發酵得差不多了,這才再次施施然開了口:

「想必大傢伙兒也看到了。我們老乾爹集團,無論是在資金上、還是財力、運營……等等等等各方面,都完全沒有問題。」

「不僅沒有問題,而且還是各方面均運轉良好。不客氣的說,在咱們A市、甚至放眼整個國內,也沒有哪一個企業,會比咱們老乾爹集團目前的運營態勢更好了。你們說,是不是啊。」

顧佳蕊毫不自謙的直接放言。

然而,聽得她如此說,在場眾人,卻沒有一個覺得這位小顧總是大放厥詞、太過自負和臭屁。

相反,在場的每一個人,對於顧佳蕊的話,都是深以為然。

「沒錯,沒錯。小顧總說的對啊。單就從剛剛那些數據和報表來看。老乾爹集團絕對當得起那番話,和那樣的評價。」

「嗯嗯,可不是。老乾爹集團實力超群啊。本埠的龍頭企業,果然不是白給的。厲害!」

「就是說啊。小顧總,你們老乾爹集團實在是太牛了!是這個啊!」

……

台下的記者與媒體人們,你一言、我一句的盛讚起老乾爹集團來。其中一人在一番話畢之後,還衝著主席台的是顧佳蕊,高高的豎起了他的大拇指。

這便是盛讚了。

見此情狀,顧佳蕊並未曾大喜過望,而是淡定環視台下眾人一周后,這才再一次施施然開口,而這一次,顧佳蕊的語氣,卻是陡然間變得異常肅穆且認真:

「再次聲明,我的父女顧佑斌,他並沒有身亡。我相信、並且堅信,他一定會平安回到我與我的母親身邊。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也是我之前,就同我母親,還有我身旁的劉特助說過的。那就是有我顧佳蕊在,這天——就塌不下來。老乾爹集團現在是由我顧佳蕊來罩,它垮不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