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等了好久,我看手錶都到11點了,還是沒有任何動靜,風吹在身有些冷,我還在感冒,連着打了好幾個噴嚏,紅紅在我心嘟囔我活該,還穿那麼少衣服,我出來的本來着急,連揹包都沒帶,哪裏還來得及穿衣服啊。

“不是我說你,一個孫遠凡而已,你至於那麼拼命來幫忙嗎?你跟人家非親非故,反正也不喜歡人家,你有病的吧?”紅紅又說。

我搖搖頭,沒與她反駁。

受人照顧要回人真心,孫遠凡在學校裏也好生活也好,照顧了我很多,這次他都差點跪下求我幫忙了,我怎麼可能不幫?

馬到零點了,好冷,我抱住肩膀在原地轉圈圈,不停看着手錶,距離零點還有十分鐘,五分鐘,三分鐘,零點到了。

我還緊張了一下,以爲要發生什麼,可結果什麼都沒發生,還是任何人都沒出現。

“好怪,魑魅和孫遠凡不可能這樣消失了吧?”

“他們沒有消失。”樹林後面忽然傳來了動靜。

全能保鏢 我立馬警惕的看過去,手握腰間斬屍劍。

一棵樹後面緩緩踱步出來一個男人,冷麪俊貌,不是冷陌又是誰。

“冷陌?”他怎麼來了?“你剛纔說什麼,他們沒有消失?你知道他們在哪兒嗎?”

冷陌冰着臉:“他們去了鬼市,而鬼市是連鬼眼都看不到的地方。”

“鬼市?在哪兒?孫遠凡很有可能受傷了,我必須去幫他。”我望向冷陌。

他哼一聲:“這是你求人的姿態?”

我一滯,紅紅在心把他全家都罵了過來,我深吸一口氣,朝他90度鞠躬:“拜託您了,冷陌大人,我真的很着急去鬼市!”

“行了,行大禮,弄的我很老似的。”冷陌說。

我直起身,眼前忽然飛來一件外套,扔在了我臉,我愣了愣,抱住衣服看他。

他別開臉:“別想太多,鬼市很冷,你這樣的體質要去鬼市不消片刻會被陰氣入侵而死的,穿好了,這外套能抵禦陰氣。”

我低頭去看,是他的黑外套。

紅紅說:“你聽他吹牛吧,外套能抵禦陰氣,那他以前怎麼不把外套直接扔給你去抵禦!”

外套當然不能抵禦陰氣了,冷陌再厲害也沒厲害到這種地步,這只是冷陌看我凍到流鼻涕了,找個藉口讓我穿他外套罷了。

蹩腳的藉口。

我穿他的外套,把拉鍊拉到脖子,外套還殘留着男人的溫度和清冷味道,讓人有片刻恍惚。

旋即冷陌扔了個瓶子給我,瓶子裏是些黑色的液體,他對我說:“把這個東西抹在眼睛。” 我將信將疑的擰開瓶子聞了聞,裏面也沒什麼太大的味道,冷陌直接懶得理我,走我跟前奪過我手的瓶子,然後自己打開摳出一些液體抹在了他自己眼睛。

我頓了頓,也拿過瓶子把黑色液體抹在眼睛,液體除了有點涼涼的外,並沒有什麼特別:“然後?”

“然後你看看周圍。”他努努鼻子。

我扭頭看向周圍……

“這什麼情況?!”

剛纔明明還寂靜無聲的樹林,卻忽然多了一個集市?!

我不可置信的想要去揉眼睛,冷陌擡起手擋住了我:“別揉,你擦掉了黑藥水看不到這個了。”

在我眼前出現的分明是個熱鬧的集市,人來人往,樹林兩邊小攤販熱鬧的叫賣,大人領着小孩子嬉笑玩耍,所有人都帶着半張面具,這些憑空出現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裏是鬼市,構造原理大概類似海市蜃樓,山精鬼怪來往聚會的地方,鬼市是移動的,並且沒有移動規律,走到哪兒,當地的孤魂野鬼,甚至冤魂,厲鬼,惡鬼,以及各種精怪,都會聚集過來,享受屬於他們的聚會。”冷陌說道。

連我鬼眼都看不到的鬼市……

爲什麼對方會把我們引來鬼市?鬼市裏面會有什麼?

冷陌拿了兩張面具出來,一張扔給我,一張他自己系:“你想找的答案應該是在鬼市祭奠,戴面具,我們進去。”

“祭奠?”我充滿疑惑,但還是聽着他的戴了小惡魔的面具,冷陌的面具是個普通的無臉鬼,倒和他的面癱臉差不多。

冷陌說這裏所有山精鬼怪全都需要戴面具,隱藏身份,這裏極少會有人來,算誤闖,也會很快離開,因爲正常人壓根承受不住這裏的陰氣。

說完,他睨我一眼:“這裏陰氣很重,要想保命,跟在我身邊。”

紅紅很不爽他的語氣,我倒是無所謂,以前的冷陌不經常都這樣麼,相對於來說我現在更在意魑魅和孫遠凡的行蹤。

我們走進了鬼市當。

路的店鋪,賣東西的小販,來來往往擦肩而過的山精鬼怪,幾乎真的與人類一模一樣,這真的像個人類世界的小集市,不過我的眼睛雖不能看到鬼市,但看穿這些山精鬼怪的真身,還是很容易的。

“你沒什麼話想問我麼。”沒走幾步路,冷陌同我說話。

我擡頭看看他:“你不是說我的疑惑在祭奠嗎?”

他一噎,透過面具用眼神瞪我:“我是說關於我的問題!”

關於他的問題?“什麼問題?”

冷陌不爽了,冰眼瞪我:“你不好我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嗎?!”

呃,好吧,如他願,問他:“你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因爲等某個蠢到家的女人過來!”他語氣特別特別不好的回答我。

這問了還不如不問,我翻了個白眼,不理他了。

他在我旁邊哼哼:“腦袋蠢,智商低,長得醜,身材差,膽子小,愛逞能,盡惹麻煩,你說說你身,到底有什麼優點?”

“……”紅紅差點衝出來撕他嘴了,還好我止住了,冷陌莫名其妙的罵我,肯定是在報之前小巷冰洞裏的仇,小心眼,蛇精病!

見我不搭理他,他來扯我胳膊:“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煩死了!他罵我的話我還非得聽嗎?!

我掙脫開他,跑到前面去了。

路邊有個小販在賣亮晶晶的會發光的氣球,這氣球很大很大,感覺裏面像裝着人似的,特別漂亮,我不禁被吸引了過去,站小販攤前讚歎:“好漂亮啊!”

“小妹要是喜歡,可以買一個呀,很便宜的,只要10萬冥幣。”小販說。

這小販雖穿着人的服裝,戴着面具,不過我看到他身後黃尾巴甩着,野獸的四肢,很尖的鼻子和嘴,在我眼裏,他是隻黃鼠狼變成的人形,笑的眼睛都彎成了一條縫。

他估計不知道我是人,很熱情的向我推銷氣球,我擺擺手:“我沒錢。”

“沒錢還來集市,你也挺特殊的。”小販打量我。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出門太急,忘記帶錢了。”

“哦這樣嗎……”小販頓了頓,摘下一個發着黃光的大氣球遞給我:“這個送給你好了。”

“送給我?這真的好嗎?”我有些吃驚。

契約甜妻心尖寵 他笑着點頭:“這沒什麼的,大家都來趕集市,能遇到也是種緣分。”

這鬼市的山精鬼怪看去,還挺友好啊。

我接過氣球,向他道謝之後下意識的回頭去找冷陌。

集市人頭攢動,哪裏有冷陌的影子?

“快去找他,否則你身體真的抗不住這麼密集的陰氣!”紅紅說。

我心下也有些着急,一個人站在這樣陌生的鬼市裏,難免心會緊張,我牽着氣球跑到人流間,踮着腳尖四處左右的看,找不到他,心情越發焦躁了。

身後有人不小心撞了我一下,我回頭過去。

在前方不遠的地方,無數個戴着面具的山精鬼怪當,我卻一眼看到了他。

“冷陌!”我激動的叫他。

他轉身,對了我的視線。

這一剎那,我忽然想到那句詩,一回眸,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

隔着這麼一段不算遠也不算近的距離,隔着無數個鬼怪,我們彼此互相注視着對方,時光彷彿在我們之間穿梭,整個空間彷彿只剩下我和他,那些過去點點滴滴的回憶,在這一剎那,忽然涌現。

時光穿不斷,流轉在從前;

刻骨的變遷,不是遙遠;

再有一萬年,深情也不變;

愛像烈火般蔓延。

記憶是條長線,盤旋在天邊;

沉浮以爲,情深緣淺;

你再度出現,我看見誓言;

承諾在水天之間。

回頭看,不曾走遠。

……

“童瞳。”

紅紅的呼喚將我瞬間拉了回來,記憶最後的畫面,是他將冰錐,刺穿我的肩膀。

我深吸一口氣,甩了甩腦袋。

怔神間,他已經走到我身前,垂眸深深望着我。

我別開視線。

沉默片刻,他說:“你那麼矮,那麼小,人海茫茫鬼怪叢林,我還是一眼,能看到你,小東西,你說,是不是很怪?” 人海茫茫,我還是一眼能看到你。

說好要忘記的記憶,偏偏又想起,明明那麼努力練習着去忘記,但記憶偏偏又那麼清晰刻骨,我們走過的那些曾經,一點,一滴,悄然在心頭,激起萬千波瀾。

我忍着不要哭泣,吸了吸鼻子,岔開話題:“這裏陰氣確實挺重,我們還是趕緊去找魑魅他們吧。”

……

“好。”他答。

我暗暗鬆了口氣,正要走,冷陌忽然又說:“沒想到你口味那麼重。”

“啊?”我一頭問號看他。

他正看着我的氣球:“你喜歡人肚皮做成的氣球?”

人肚皮?!

媽呀!

我連忙要鬆手,冷陌卻抓住氣球繩子,噙了個似笑非笑的臉看我:“這氣球不僅是用人肚皮做的,裏面還裝着生魂,甚至是人,隨機賣給其他鬼怪,其他鬼怪過後會把氣球捏爆,吃下里面的生魂,或者是活着的人,你不想看看你的氣球裏裝着什麼嗎?”

裝着人?怪不得這氣球那麼大!

“我對這不感興趣,一點都不感興趣!”我連連擺手,之前還覺得這鬼市沒什麼可怕,小販也很熱情,我現在收回這句話!我一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冷陌低笑起來:“小東西,敢拿人家送的禮物不敢收麼?指不定這氣球有活人,你豈不是又救了條人名,要是放飛了,那人可真死了。”

我抱抱胳膊,大概是我臉又怕又想救的表情逗樂了他,冷陌放開聲音大笑了起來,引來周圍不少鬼怪頻頻回頭看我們這邊,要被其他鬼怪發現我和他是人那徹底完蛋了,我連忙拽住他胳膊,拉着他一路跑出鬼怪密集的地方,跑進集市旁邊的小樹林裏。

感冒讓我雖然只跑了這麼小段路,但還是有些氣喘:“你把氣球捏開看看吧。”

冷陌卻沒聲音。

我有些怪,扭頭看他,他正低頭一臉怔神,我跟着他視線看去,他在看的地方是我抓着他胳膊的手,我這才反應過來,連忙鬆開,尷尬的扯扯嘴角:“咳,你有在聽給我說嗎?”

他望向我,眼睛霧氣濛濛的:“這麼多天了,你還是第一次主動碰我。”

“……”敢不敢不要說那麼容易讓人誤解的話?這算什麼碰啊,我只是拽着他跑出來而已,很正常很普通啊,他這一說,反而讓我不知所措了。

他說完倒沒事人似的,將氣球放到地,然後叫我退開,他手指微動,冰氣劃破氣球,氣球發出彭的很大一聲爆炸了,裏面冒出一大股白煙。

集市的鬼怪聽到聲音也見怪不怪,以爲我和冷陌是要準備在這裏吃人。

想想都毛骨悚然。

白煙漸漸散去,在爆炸後的氣球間,隱隱看到了一個人的影子,這影子看去好熟悉啊……

這不是孫巧巧嗎?!

“孫巧巧?!”我驚悚的長大嘴巴。

白煙徹底散去,人影也徹底清晰了,是孫巧巧!

我忙跑過去查看,孫巧巧抱着身子一動不動,我探了探她鼻息,還好,還活着,想到剛纔我差點把氣球放飛害死了孫巧巧後怕,忍不住拍着胸脯:“冷陌,不得不說,有些時候你還是挺有先見之明的。”

“你也會誇我?我可受不起。”冷陌哼哼。

我把孫巧巧翻過過,她嘴邊還有殘留的血跡,應該是之前跑出來咬傷人的血,可她怎麼會被裝在氣球?

“童瞳看她口袋。”紅紅說。

孫巧巧衣服口袋裏露出紙條的一角,我把紙條抽出來,面用紅字寫着:一命換一命。

一命換一命……

在孫巧巧臥室的牆也有用血字寫過這句話,這到底什麼意思?誰的命換誰的命?

“祭祀快開始了,先把孫巧巧放在這兒吧。”冷陌說。

“放在這裏,她還能活下去嗎?”周圍全是鬼怪,我不太放心。

“你不放心也得放心,孫巧巧現在能活着被放出來,肯定是因爲對方抓走了其他的人,你想想,對方會抓走誰。”冷陌說。

孫巧巧活了下來,一命換一命……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