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一聽雪蘿玥想要她們死,兩人的臉色成死灰色,「好好好,我說……」。

另外一個一直沉默的女孩再也忍不住,臉上帶著驚恐就要開口,也正是因為她擋著另外一個一直在猶豫,和雪蘿玥打這個哈哈的的女子。

「嘶!」女子不可置信的看著胸口處那只有筷子大小的簪子,心有不甘的倒下去,與此同時雪蘿玥急忙結起一道靈力罩,將兩人三人護了起來。

可惜的是,這女子當場斃命。

「你留下,我去追」雲絕殤挑眉嚴肅看著某處,竟然能悄無聲息的來到這裡,身上定有隱藏氣息的寶物。

說完之後,雲絕殤跟著掠了出去,二雪蘿玥則是警惕的注意著四周,但是,再也沒有任何的危險和有人的氣息。

竟然在這大白天的出手,這人肯定是修羅島的,而且對聖女樓內的結構非常的清楚。

能做到這點的,若不是混在這裡面的侍女,就是經常巡邏的侍衛,但是那傷口處的簪子,那一定是女人沒錯。

但是,修羅島內還有修為了得的女子,她怎麼都不知道?。

「大大,大人,我我害怕」那個之前還說話無比自信的女子這個時候顫抖著肩膀,躲在雪蘿玥的身後,眼神閃爍且驚恐。

雪蘿玥挑眉,「怕什麼,已經被我們發現,她不會再來了」。

很快,雲絕殤去而復返,對著雪蘿玥搖搖頭,「對不起,跟丟了」,雲絕殤的臉上有些氣敗,堂堂邪帝出手,竟然還能失敗,這要是說出去實在是太丟人了。

雪蘿玥抿唇微笑,「沒事,總會找到她的」既然敢出手,那就說明她為了某件事情還會再次出手,總會有出現的時候,就怕她不出現。

「知道這人為什麼殺你嗎?」雪蘿玥冷笑的看著嚇破膽的侍女。

剛才她是準備要說羅玉的事情,所以那個暗中的人出手了,由此可見,那人是為了除掉這兩人才來的。

興許是她們的同伴,衷心於羅玉的,為的就是不讓她說出秘密。 這女子搖搖頭,嘴哆嗦著,「不知道,但是她肯定不會放過我,她會殺了我的,大人,大人,我不想死啊」。

在死亡面前,恐懼死亡的人總是懦弱的,這是每個人的天性,只有無畏的才不會害怕。

一邊說著的她,臉色慘白,身子簌簌地發起抖來,一邊伸出手拉著雪蘿玥的衣裳,就像是拉著一根救命稻草一樣。

雪蘿玥挑眉,看著變得軟弱無比的女子,「行了,跟我走,不會讓你死的」。

隨後,這女子在雪蘿玥的帶領下,來到另外的一個房間。

還沒有等雪蘿玥開口,這女子一把跪下,「大人,是不是只要我說了,你就可以保護我,我不想死,你不要殺我」。

說到底,還是害怕死亡,此刻正在跟雪蘿玥談條件。

「你只有說的選擇,沒有跟我討價還價的資格」雪蘿玥淡淡的看著女子,淡定的找個位置坐下。

雪蘿玥此話剛落,明顯的看到女子的身子一僵,臉色死灰,大汗涔涔,豆大的汗珠順著女子的臉頰流下,她嘴唇哆嗦著,慢慢的開始說出自己所知道的。

「大人,只要是說關於玉夫人的事情就好了是么?」。

「可以,關於她的以及她和我娘親之前的事情,當然你若是知道別的,覺得有用的消息你也可以說,我聽著」。

雪蘿玥說著,拿起不知道何時泡好的茶水遞給雲絕殤一杯,喝了起來,好不悠閑。

但是這令女子頓時感到巨大的壓力,「好,我這就說」。

「大人您的娘親是聖女,玉夫人是她同父異母的庶出妹妹,從小嫉妒你娘親,但是她不說,算計過大人的娘親很多回」。

「之後聖女大人私自出島被找回來,玉夫人一開始的時候時常給大人的娘親穿小鞋,將其逼入萬煉寒骨洞」。

「而且還時不時的到那裡羞辱她,給她下藥,當然,有尊者他們存在,她不敢太過分,其他的更加狠毒的招式都曾是對大人的娘親使用過,奴婢這裡就不細說,總之不是一般的懲罰」。

雪蘿玥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意,「不是一般的懲罰都有什麼懲罰?」。

「還沒有去萬煉寒骨洞的時候,大人的娘親是被軟禁的,靈力被封,那個時候她就體罰她,或者用鞭子抽打她,但是大人的娘親不曾跟尊者們提過也不曾求饒」。

「最後她獻計逼嫁大人的娘親,大人的娘親才偷偷跑進萬煉寒骨洞將自己關在裡面」。

砰!雪蘿玥的拳頭狠狠的砸在桌子上,好一個羅玉,竟然敢這麼對她娘親,手段簡直令人髮指。

逼嫁,若不是自家娘親自己跑到萬煉寒骨洞,她還不知道自己的娘親還在不在,按照自己娘親的性格,若是被逼,真的出了什麼後果,她肯定會自我了斷。

差點,只是差點她就沒有了娘親。

「羅玉是么?我我不會放過她!」雪蘿玥咬牙切齒,羅玉,玉絕塵,絕塵宮,果然,有的仇人是一輩子的,不解決不行!。

感受到雪蘿玥眼中的殺意,這侍女的眼皮子害怕得跳了跳,急忙低頭不敢看雪蘿玥。 感受到雪蘿玥的憤怒,雲絕殤輕輕的握著她的手,無聲的安慰她。

雪蘿玥她想要知道自己娘親過去的苦,她心疼自家的娘親,知道得清楚這樣才能更好的了解她。

可是沒想到這羅玉的嫉妒心可真夠強的。

「對了,還有一個傳言,絕塵公子的父親原本是前聖女的候選未婚夫,聖女出走以後娶了玉夫人,當前聖女回來的時候,玉公子還未其求過情,但是等前聖女前往萬煉寒骨洞的時候,玉公子染病去世了」。

「聽說……」這侍女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雪蘿玥,好像在考慮該不該說。

雪蘿玥眼中閃過一道暗芒,「聽說什麼,知道什麼就說,比吞吞吐吐的」。

「聽說玉夫人因為玉公子求情的事情,感到莫大的羞辱,再加上公子心中還有他人,對她不忠,所以想辦法把他給毒死了!這也只是聽說,因為那個時候伺候玉夫人的侍女們都被遣送回家鄉,之前的事情我們也就不知道了」。

雪蘿玥薄唇微微勾起,帶著別有深意笑意,卻好像覺得她已經聽明白了這句話。

「若是這件事沒用發生,也不會說得如此有理有據,或許有那麼一回事也說不定,還有別的么?」。

羅玉這樣獨立高傲的女人,沒什麼事情做不出來,一個男人對她的好,可能沒有達到她心目中的標準,很有可能就會被她解決,她一點也不奇怪。

呵呵,羅玉殺了玉絕塵的生父,不知道這件事他知不知道,雪蘿玥忽然有些好奇起來。

「大人說的是,不過,奴婢沒有什麼可說的了,對了,玉夫人臨走之前讓阿綉和阿花去聖女樓統領那些侍女,也不知道怎麼樣了,好希望大人你多加小心」。

看著這侍女假惺惺的關心自己安危,雪蘿玥只覺得太假,索然無味。

她明白這個女子的想法,那就是自己人總不能她一個人受苦,當然要拉下水的。

「我自有安排,起來吧」雪蘿玥擺擺手。

這女子頓時欣喜的起身,「大人您原諒我了,太好了,謝謝大人」說完之後,這侍女迫不及待的忘門口走去,一遍不停的道謝。

雪蘿玥勾起一抹冷笑,墨色的雙眼裡冷凜的笑意愈發濃重,「我讓你起來,可沒說過讓你走」。

這侍女頓時傻眼,不可置信的看著雪蘿玥,「你說話不算數,明明說過放過我的」。

「我是說過不殺你,但是你信不信你這一出去肯定必死無疑,難道你忘了剛才的教訓了?」。

雪蘿玥說得一臉輕鬆,但是女子的臉上很快變了,這才想起在這裡是安全的,立馬改口,「大人,奴婢剛才腦子傻了,說的話您被當真,就留奴婢在你身邊伺候你,這修羅島的事情,我知道的可多了」。

但是,這樣的人,雪蘿玥是不屑的,怎麼可能留她在身邊。

「放過你可以,留你的命也可以,這是你的選擇?」雪蘿玥笑著,眼中毫無溫度可言。

一聽到自己可以不用上,則侍女早就激動得不成樣子,哪裡還會想其他的事情,「對對對,我選這個」。 看著這侍女迫不及待的樣子,雪蘿玥眼中的笑容愈發的沉,「選了就別後悔」說完一揮手,女子頓時消失在屋子裡。

與此同時另外一個男子哆哆嗦嗦的出現在屋子裡,一見到雪蘿玥直接跪下。

「嗚嗚,謝謝聖女大人,謝謝聖女大人不殺之恩!」一遍說著還一邊磕頭。

雪蘿玥微微皺眉,「行了,抬起頭來」。

待這人疑惑的抬頭,雪蘿玥手指一動,一顆丹藥準確無誤的落在了他的嘴巴里,順著喉嚨滾下,想要吐投吐不出來。

「聖女,大大……大人,您給我吃的這是什麼啊」這人驚恐不易的捂著喉嚨,看著雪蘿玥。

雪蘿玥挑了挑眉,邪氣一笑,「毒藥」。

這人瞳孔猛地的瞪大,低著頭,不停的乾嘔,「嘔嘔嘔」原來真的是毒藥。

但是人任憑這人如何的吐,出來自己的口水什麼東西都沒有。

「這只是簡單的毒藥而已,兩個時辰之後你才會死」雪蘿玥說的很簡單,很淡定。

男子哭喪著臉,「聖女大人,我錯了,你不是說了會放過我,為什麼還要這樣,您說,需要怎麼做才會放過我」。

他也不愚蠢,雪蘿玥這麼做,肯定是想要讓他閉口,對某些事情閉嘴。

雪蘿玥淡淡的眯了一下眼睛,「你很聰明,很簡單,給我發誓你不會說出之前在萬煉寒骨洞之後的所有事情,我就讓你走」。

「記住,發毒誓!只要關於萬煉寒骨洞里發生的任何一件事情,就不許說,如有違背當場斃命」。

這兒聽完,眉頭一跳,他還真的想過跟大家吹噓一下他驚奇的經歷既然不能說,就算了,犯不著為此搭上性命。

「好,我發誓」只要能活著,不說就不說,死也不能說。!

做完了這一切,雪蘿玥扔給他一顆丹藥就讓他滾了,這樣貪生怕死的人,一點咬著某件事情是很難鬆開的,畢竟關乎著他自己的性命。

「走,該去看看了,興許羅閻粼那邊已經好了」雪蘿玥微笑的看著雲絕殤。

雲絕殤勾唇,寵溺的看著身旁的女子,「好,走吧」。

到了那邊,果然瞧見了起身穿戴好衣服等候他們的羅閻粼和羅音。

雪蘿玥挑眉,有些許的詫異,「速度挺快的,給我看看,有沒有其他的差錯」比她預計的時間提前了半個時辰。

羅閻粼也不害羞,大方的伸出變得正常光滑的胳膊,雪蘿玥探脈以後點頭,滿意的勾起唇角。

「基本恢復了,恭喜」。

羅閻粼聽完雪蘿玥的話,大大的鬆了一口氣,「謝謝你」若不是雪蘿玥,他或許都不能從那裡活著出來,若不是她,自己也沒有恢復的可能。

真的,幸好遇到了她,羅閻粼此刻的心激動得都不知道要表達什麼。

重紫 「公子,太好了,您能繼續修鍊了」羅音見此,發自內心的為羅閻粼感到開心。

雪蘿玥似笑非笑的看著羅閻粼和羅音兩人,「如何,我沒有讓你們吃虧吧?」。

此話落下,羅音收起臉上的嬉笑,單膝跪在雪蘿玥的面前,「羅音之前說話多有得罪,還請姑娘不要在意」。 雪蘿玥挑眉,黝黑明亮的眼眸一眯,「不必道歉,你也沒說什麼,畢竟結果沒有出來,被人誤會是很正常的」。

瞧見雪蘿玥絲毫沒有生氣的臉色,以及聽著她大度的話語,羅音此刻是打心眼裡佩服她。

想必,只有擁有這樣性格的人,才能夠做到令人信服的吧,能夠走到這個高度,她果然和一般人不一樣。

雖然雪蘿玥嘴上沒說什麼,但是羅音的道歉,的確讓雪蘿玥對他的看法改變。

羅音也會因此得到意想不到的好處,只不過他現在不知道罷了。

「多謝雪姑娘海涵」羅音臉色欣喜,隨後站起身來。

雪蘿玥唇角微微揚起,「嗯,羅閻粼,既然修羅島交給了你,剩下的事情我也不想多問,該怎麼處理你去吧,若是有難度再告訴我,外面的獸軍和我們的人隨你調遣」。

羅閻粼眸光閃了閃,唇角勾起,眼中閃過一道自信的光芒,「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那我們先走了」。

「嗯」雪蘿玥微微頷首目送著羅閻粼離開。

此時已經是午時偏後,雪蘿玥已經感覺到了飢餓,不由得挑了一下眉頭。

「怎麼?餓了?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一會再吃午飯」雲絕殤一遍說著,一遍拿起一小盤精緻可口的點心遞給雪蘿玥。

「絕,還是你懂我」雪蘿玥幸福的一笑,接過盤子,往嘴裡快速的塞了一個之後,餵了一個給雲絕殤。

一邊吃著一邊想起一件事,「對了絕,你說這人要是不吃食物,那得節省多少修鍊的時間啊」。

想想就覺得很神奇,那個世界的神話故事裡倒是說過,神仙不食人間煙火,只收香火供奉來著。

雲絕殤抿唇一笑,「食物算是一種樂趣,若是人生只剩下修鍊,蓮吃東西都不行,那豈不是很無趣?」。

也許修鍊到某一地步可以不用食用五穀雜糧,但是剩下的生活豈不是單調了。

雪蘿玥轉念一想,頓時覺得豁然開朗,「說的也是,人的一生,吃飯,睡覺成長就像是既定的規律一樣,雖然可以違背,但是對本身而言,沒有好處不說,就像你說的很無趣」。

「是啊」雲絕殤抿唇,溫柔的拭去雪蘿玥唇角的點心殘渣。

雪蘿玥像是習慣了這種相處方式,對著雲絕殤微微一笑,眉眼彎彎,煞是溫柔可人。

冷麪夫君惹不得 二這個時候,門外響起了腳步聲,雪蘿玥雲絕殤定眼一看,是自家的父母還有小木和雪尋楓。

「姐姐」看到雪蘿玥,小木頓時樂顛樂顛的跑過來。

還不待雪蘿玥問他為什麼一大早就出門,小木就率先開了口「姐姐,我今天在島上認識了許多沒見過的花花草草們,我們玩得好開心啊」。

小木是若木神樹,自然對這些植物系的東西特別的感興趣,可以說,就當它們是同類。

「玩得開心就好,不然過些時候我們離開了,你就見不到了」雪蘿玥微笑的捏捏小木軟糯糯的臉頰道。

小木頓時歪著嘴巴,狐疑中帶著欣喜,「哇嗚,可以離開這裡了么,感覺待了好久,咱們終於可以換個地方了」。 雪蘿玥好笑的看著小木「不是說玩得很開心呢,怎麼這麼快就想回去了?」。

「那是因為這裡的人都不是咱們熟悉的,不喜歡他們」。

小木蹙眉,這些人之前的做法實在是讓他喜歡不起來。

「很快就會離開的」羅凌凝微笑的摸摸小木的腦袋道。

雖然這裡是的家長,但是她也不是很喜歡待在這裡。

她想回去,想去當初的山谷,也不知道那裡怎麼樣了。

「離開,夫人,小姐,你們說的不會是真的吧?」。

端著兩盤子菜的藍菲和小夢才走到院子里,就聽到羅凌凝的話,頓時驚訝的開口。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