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至於衛小天為什麼會知道吹雪谷裡面的情況?

拜託,稍微用用腦子就可以想到了好嗎?

這裡是什麼地方?

吹雪谷!

紫霄山脈十大宗門之一,五大老牌宗門之首,在這片區域可謂人盡皆知的存在。

就比如衛小天原來世界的那些聞名重點高校,就算沒有親自進去過,卻也可以從各種渠道知曉裡面有什麼專業校區、著名建築、情侶之地等等,只要手裡有資源,還會被這種小事難住?

「系統,那道霞光是什麼鬼東西?」

「叮,檢測到是關於靈魂一類的秘術。」

「如果掃到咱們頭上,咱們能夠躲得過去嗎?」

「叮,以宿主目前的實力,最好不要犯傻。」

「等等,好像哪裡不對啊,你不是能夠遮掩我的所有氣息嗎?」

「叮,氣息歸氣息,靈魂歸靈魂,宿主當年可能沒有好好念書,請再回去復讀一遍。」

「系統,你最近很囂張啊?直接說躲不過不就得了,用得著人身攻擊嗎?你的領導呢,我一定要投訴你!」

「叮,請宿主不要誤會,本系統一片苦心,只為督促宿主儘快提升實力。」

「你這是苦心嗎?你這是扎心啊,老鐵!」

衛小天暗罵系統狗嘴吐不出象牙,抬頭望著吹雪谷裡面來回掃視的霞光,耳邊聽著周圍漸漸響起的議論聲,忍不住露出一抹得意之色。

「這個霞光出現有盞茶時間了吧,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

「瞧著吹雪谷的架勢,除了宗主以及高層之外,其餘門人都來到了外面,由此可見這個秘術絕對非同小可。」

「非同小可又怎樣?結果最重要好不好,就算他們用的是神級秘術,最終連路人甲的一丁點兒蹤跡都找不到,那就是零作用,我上我也行!」

「該不會路人甲見勢不妙,已經及時從吹雪谷裡面逃出來了吧?」

「誰知道呢?那個災星一向行蹤詭秘……」

周圍吃瓜群眾的議論聲越來越多,從開始的確信到現在的質疑。

其中以吹雪谷門人的神情最為精彩,猶如經歷了一場顛簸起伏的人生大戲,聽著刺耳的議論聲,原本高揚的頭顱漸漸低下,臉色如喪考妣。

過了好一會兒,吹雪谷裡面總算是傳來了宗主的聲音。

「看來那個路人甲已經離開了吹雪谷……」

未等吹雪谷宗主把話說完,衛小天立刻又耍了幾個喇叭。

「誰說小爺離開了?小爺正在你們后廚這裡大快朵頤好不好?」

「剛才那個霞光是什麼玩意?忽然間出現,著實嚇了小爺一跳,差點被紅燒蹄膀卡了喉嚨。」

「說實話,小爺當時都沒反應過來就被霞光罩住了,原以為會發生什麼事情,還提心弔膽的,誰知道……什麼都沒有發生!」

「吹雪谷的諸位,你們確定自己真的不是猴子派來的逗比,故意整出這麼一出來讓小爺樂樂的?」

這一連串的無情嘲諷,頓時讓吹雪谷威嚴掃地,顏面無存。

這邊宗主剛剛說那人已走,卻直接被那人給狠狠打臉。

從那個混蛋先前一個個報地名來看,似乎完全當成了一次消遣旅遊。

如今又在吹雪谷裡面吃著吹雪谷的美食,簡直就是肆意妄為,目中無人,而作為對手的吹雪谷只能無可奈何。

這還是那個在紫霄山脈區域綜合實力排名第一的吹雪谷嗎?

四周一大幫吃瓜群眾不敢相信,卻又不得不信。

珍獸閣外管事方誌正表面上依然是一片安靜,但是心裡已經泛起了巨大波瀾,在他們這個層次的武者,對於吹雪谷的秘術可是有一定了解。

除非是修為實力高出施術者二個大境界以上,才不會被秘術搜索到。

如今吹雪谷施展這個秘術的只有宗主一人,乃是紫霄山脈區域排名前五的通玄境武者。

比通玄境高出兩個大境界的是虛靈境,可是如果那個路人甲是虛靈境的話,足以輕鬆碾壓紫霄山脈區域所有宗門,哪裡用得著如此躲躲藏藏。

由此可見,那個路人甲必定是身懷異術,甚至比吹雪谷這個唯有宗主才能學的秘術還要強上一籌。

如果能夠得到的話……

即便以方誌正的心境,也不禁一陣眼熱。

當初大管事將珍獸閣的底牌交給了他,可是他一直沒有機會與那個路人甲有過正式接觸,哪怕之前最近的一次,也被層層人群給阻礙了。

只要讓他碰到那個路人甲一次,哪怕是衣角也行,就可以使出那張底牌,到時候對方無論躲到天涯海角,都逃不過珍獸閣的追蹤。

方誌正一直在等待機會,原本想要藉助吹雪谷之手,可是目前看來,那個路人甲的狡猾程度,遠遠超過了他的預計。

時間悄然而逝,不知不覺之間過了半個小時。

吹雪谷裡面的那道霞光終於堅持不住,瞬間支離破碎,化為了點點晶光,消散於天地之間。

「吹雪谷門人聽令,按照之前的布置前往宗門各個重要位置嚴陣以待,對手實力不凡,絕對不能大意!」

「吹雪谷從今日起開始閉門謝客,直到這次事件結束為止,絕對不會給敵人任何可乘之機。」

說出這些話的並不是之前吹雪谷宗主的聲音,卻也是剛勁有力,聽似輕柔,卻也十分平穩的傳到每一個人的耳邊,很可能是吹雪谷另外一位擁有通玄境實力的太上長老。

一聲令下,待在宗門外面的吹雪谷門人立刻付之行動,一邊警惕四周,一邊有條不絮的緩緩進入宗門。

衛小天此刻已經換上了吹雪谷門人的制式服裝,這是在先前為了籌集拍賣會資金而設計的掠奪計劃中搞到的。

本來只是打算羞辱一下十大宗門,誰知道卻被對方藉機提出挑戰,如今歪打正著就用上了。

於是,在誰都沒有想到的情況下,衛小天順利混入了吹雪谷。 潛入吹雪谷之後,衛小天的第一個目標會是哪裡?

拜託,用腳指頭來想都知道,當然是宗門書庫!

吹雪谷的宗門書庫在一個名為文昌峰的山頭之上。

衛小天見到的時候先是一愣,因為這個總體造型有點……

文昌峰是一座孤峰,雪白山體猶如被打磨過一樣沒有了稜稜角角,比起其他山峰顯得更加圓潤,乍看起來與一個瘦長的圓台十分相像,而在圓台上面建造的書庫,卻有一個圓拱形狀的黑色屋頂。

我勒個去,好大一個蘑菇!

「來者止步!」

就在衛小天看著宗門書庫有點餓的時候,斜地里竄出來兩個穿著吹雪谷制式服裝的門人,嚴陣以待的攔在了他的前面。

「口令!」

衛小天眨巴眨巴眼,沒想到吹雪谷方面竟然有這一手,看情況就算是進來了也不能掉以輕心。

要是花費了那麼大的力氣潛入進來,卻連一點好處都沒有撈到,那就搞笑了好嗎?

「天王蓋地虎,寶塔鎮河妖!」

這兩個吹雪谷門人聽完之後頓時有些懵逼,雖然對方說出的口令完全不對,但是那個氣勢實在是太鎮定太自信,彷彿對方說的才是對的,而他們知道的反而是錯的一樣。

就是這麼一愣神的功夫,這兩個吹雪谷門人最後見到的一幕,便是對方的拳頭在自己視野之下以極其緩慢的速度擴大。

當他們以為自己能夠閃開的時候,剎那間腦子一片空白,已經昏死過去。

「叮,擊敗先天境圓滿武者,獲得五千經驗值。」

「叮,擊敗先天境後期武者,獲得三千經驗值。」

衛小天對於兩個吹雪谷門人帶來的經驗值十分滿意,忽然覺得自己這一趟吹雪谷之行,除了吸取悟性點之外,是不是還可以順便刷一波經驗值。

之前的五派會武,五大老牌門派帶去的大部分是內煉武者,只有少部分是先天境,都已經讓衛小天受益匪淺。

如今在吹雪谷的大本營,只要不去招惹百竅以上的武者,其他的全部都是經驗有沒有?

試想一想,那麼多的肥肉就在嘴巴,只要稍微張一張嘴,就可以吃得滿嘴流油,是不是很激動啊?

這邊的動靜很快就引起了其他吹雪谷門人的注意,畢竟現在全宗都處於警戒狀態中,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會引來關注。

很快,一支十來人的巡邏隊趕了過來。

「不好,王五、鄭六被人打昏過去了。」

「這兩個人實力都不低,十有八九是被那個路人甲打昏的。」

「實在可惡!咱們晚來一步,要是能夠遇上那個王八蛋,一定要讓他嘗一嘗老子的鐵拳。」

「張長老,現在怎麼辦?」

「這兩人只是被打昏過去,並無什麼大礙,休養一下就沒事了,就近找個地方安置,咱們還有任務,不能耽誤了。」

被叫做「張長老」的人顯然是這支巡邏隊的領頭,不用說肯定是百竅境武者,他來到這裡的第一時間就立刻感知周圍。

所幸衛小天已經被系統遮掩系統,即便雙方之間的距離不超過三十米,這位張長老也未能察覺到,稍作停留,便讓隊員們抬著兩個昏死之人離去。

衛小天隱藏在暗處觀察片刻,不禁有點撓頭。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啊!

要是吹雪谷門人都有百竅境武者帶隊,想要實現刷經驗值的大計,就不得不面對百竅境武者這道坎。

至於吹雪谷最強戰力的通玄境武者,衛小天倒不是太過在意,想必此時此刻肯定是坐鎮宗門重地。

相信只要宗門沒有達到傷筋動骨的地步,或許是準確找到了衛小天的位置,他們不會輕易出手的。

萬一被敵人來一個調虎離山,趁機搜刮宗門重地,如此後果根本無法想像,到時候後悔都來不及了。

所以,對於衛小天來說,真正值得注意的是百竅境武者。

雖說在文昌峰遇到了一點小挫折,衛小天卻一點也不在意,也沒有忙著再上去,而是悄悄前往附近山頭轉悠。

他沒有想到會有口令,所以必須先搞清楚口令的內容。

畢竟在宗門書庫附近已經「失敗「了一次,如果再「失敗」一次的話,恐怕就算是白痴也知道他的目的是宗門書庫。

東轉西轉之下,躲過了好幾支巡邏隊,總算是皇天不負有心人,衛小天十分幸運的找到了一個剛剛上完茅房的落單之人。

「站住!」

衛小天毫不客氣的攔在了對方的面前,十分凌厲的目光在對方身上掃來掃去,板著一臉撲克臉。

「口令!」

「呃……」這個吹雪谷弟子只是內煉九重,看了看衛小天,又看了看十幾米之外的房間,又是詫異又是無語。

「這,這位師兄,我只是上個茅房……」

「口令!」衛小天雙眼一眯,面無表情的打斷了對方的解釋。

「吹雪吹雪!」這個吹雪谷弟子不由暗叫一聲倒霉,只是出來上個茅房,前後就一會兒,沒想到竟然被審查了,實在有夠鬱悶。

「不老老實實待在屋子裡,亂轉什麼,難道不知道宗門現在有大敵入侵嗎?」衛小天不僅聰明,而且心細,觀察到之前遇到的巡邏隊,所有人全是先天境武者以上。

由此可見,吹雪谷並沒有讓內煉武者參與進來。

「是是是,師兄教訓得是!」這個吹雪谷弟子顯然不敢有絲毫怠慢,立刻畢恭畢敬的說道。

「快回屋子裡去,別再到處晃悠了。」

「師弟這就回去!」這個吹雪谷弟子朝著自己屋子走去,可是還沒有走出兩步,忽然間回過神來,轉頭看向衛小天。

「對了師兄,你還沒有回復我口令呢?」

「唉,可惜了,本來我還打算放你一馬。人啊,有時候不能太聰明,記得下次笨一點,能夠活久點!」

「你是路人……」

一抹驚異之色還沒有在這個吹雪谷弟子的臉上完全散開,便已經被衛小天一拳送去領盒飯了。

口令這玩意,只需要知道一半就可以了,衛小天心滿意足的再次朝著文昌峰進發。

悟性點,小爺來了! 「吹雪吹雪!」

「紫霄第一!」

雖然對上了口令,但衛小天差點就要笑場,被小爺搞得整個宗門上上下下緊張兮兮如臨大敵,竟然還有臉自稱是紫霄第一?

樹不要皮,必死無疑,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這得自戀到什麼地步才會有這樣的口令?

衛小天心中暗暗鄙夷,越過文昌峰的看守,成功進入吹雪谷的宗門書庫。

我勒個去,人怎麼那麼多?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