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噬神蟒沒好氣道,「我倒想去,這小東西硬拉著不讓啊!說是你交代的。」

說著,還瞟了他一眼,言下之意,『你小子安的什麼心?』

洛寒自動過濾,裝作什麼也沒看見,繼續發問,「你倆沒發生爭吵?」

他對此十分疑惑。

「吵個屁,我打得過它算啊!總不能因為這個搏命吧!」噬神蟒強烈抗議,表達不滿。

「我是文明人。」小白在一旁插話。

「就你還……」噬神蟒順嘴就要開罵。

一扭頭,見它正舔著小爪子,趕緊改口,縮著脖子道,「主要還是以和為貴,和氣生財,和氣生財。」

洛寒無心與它倆胡扯,他可是清晰記得,將穿過雲浪就聽見兩獸在激烈爭吵。

這下,他疑惑更甚,「真是怪哉!難道這幻覺在我登頂前就有了?」

轉而道,「不對啊!你倆就沒出現幻覺?」

「沒啊!」

兩獸異口同聲,齊齊搖頭。

洛寒無法接受,仰天喝問,「天啊!為什麼就我有?英俊遭天妒嗎?」 噬神蟒直接一尾巴抽過去,「可滾蛋吧你!還發懵呢?」

洛寒回神,「那你告訴我什麼原因?」

「蟒爺我估計是你曾接近那靈寶所致。」噬神蟒應道。

「此屁有理!」小白附和。

噬神蟒大眼一瞪,「不說話能憋死你不?」

「我?我何時接近過?」洛寒疑惑。

小白一臉驚奇,「你不知道?就方才啊!你從那巨石邊蹦上來的。」

洛寒心道他還真沒留意,一上來便急著尋找兩獸,況且那時霞光瀰漫,不能視物。

他忽然想起在半山腰,霞光穿透重雲,濃郁的氣息漫下,噬神蟒那近乎失去理智的表現。

遂問道,「你們就沒覺得它的氣息會迷惑心神?之前你可是發了瘋似地往上跑。」

噬神蟒想了想,點頭道,「被你這麼一說還真有點兒,可我半路不是遇上雪崩了嘛!好傢夥,那雪,這一頓劈頭蓋臉啊!然後我就清醒了,也沒多想,正好小東西趕到,我倆便結伴上來了。」

洛寒暗自慶幸引發了那次雪崩,否則噬神蟒一旦發狂,幻覺所見那一幕沒準就真實上演了。

噬神蟒還在嘀咕,「不過說也奇怪,咋會突然就雪崩了呢?」

洛寒一臉黑線,這咋還研究上了?這可不能讓它知悉,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兒,少不了要挨頓埋怨。

趕緊岔開話題,問道,「那氣息何時收斂的?」

噬神蟒晃著大腦袋,「不知,我倆來時就是如此,想來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吧!花開將至,靈寶出世。」

洛寒點頭,望了一眼巨石頂端那一抹潔白,好似在徐徐變幻。

他連忙喊道,「快看!要開了。」

兩獸一驚,都望過去,可巨石依然,花蕾如舊。

噬神蟒不悅道,「小子,逗蟒爺呢!眼花了吧!」

洛寒緊閉雙目,猛地搖了搖頭,再睜開,一切如故,但不知為何卻突兀湧起一絲心悸。

他正色道,「這靈寶太過詭異,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先離開為妙,從長計議可好?」

噬神蟒懶得理他,既已至此,焉有空手而回的道理?

它顧自道,「現在人齊了,都說說吧!那靈寶只一株,咋分?」

「廢話!平分唄!」小白率先表明態度。

實則,它是擔心那臭蛇不靠譜,只顧自己,想獨佔大頭。

心裡正打著小算盤,「平分你就不敢有意見了吧!再把我的一給洛寒,他就能多分一份兒了。」

噬神蟒沉吟道,「我需靠它突破神階,洛寒小子要給他爹恢復修為,這都不見得夠,還有你……」

它看向小白,「你就不用了吧!反正早晚的事兒。」

小白見它還把洛寒之事放在心上,也樂得如此,隨口道,「那我要裡面的蓮子。」

噬神蟒不解,「要它幹嗎?有啥用?」

但凡雪蓮盛開,精粹盡聚花瓣,蓮子等同廢物。

小白舔著嘴道,「用處大了!熬粥啊,煲湯啊,味道一定很鮮美。」

「你一個老虎,吃肉就行了,這算什麼癖好?」噬神蟒不屑。

「我樂意,你管得著?一看你就幾萬年白活了,太粗獷,一點兒也不講究。」小白反唇相譏。

「老子有酒就行。」噬神蟒哼道。

「酒有啥好喝的。」小白嗤之以鼻。

「你年紀太小,懂個鎚子!」

「你懂!你能喝多少?」

「不是蟒爺跟你吹,論酒量,我靈氣大陸排第二!」

「那第一誰啊?」

「不提也罷,讓我喝死了。」

兩獸越說越離譜,洛寒實在聽不下去了,趕緊阻止,「停!你倆先歇會兒,聽我說。」

見它們乖乖閉嘴,他繼續道,「我看沒那麼簡單,我只稍微接近就產生如此真實的幻覺,險些跳崖,這靈寶絕非善物。」

噬神蟒大嘴一咧,「小子,膽兒咋這麼小,我嚴重懷疑當初從那傻不啦嘰的老傢伙手中搶走九轉幽冥草的不是你。怕個鳥!到時蟒爺去摘,你倆保護我,摘完咱就跑,還真能……」

話音未落,突起異動。

「啵!」

一聲花開,無比細微,卻似響在一人兩獸心間,那麼清晰。

緊接著,巨石上升起一道霞光,如通天之柱,那頂端光芒萬丈,足以與太陽爭輝,如同又一輪金日。

霞光瀰漫,瞬間覆蓋山巔,他們彷彿置身仙境,周圍星星點點,螢光璀璨,那閃爍著五顏六色的光華,如夢似幻。

花香撲面而來,清沁淡雅,聞之頓覺舒爽,似泉水叮咚,一陣清涼,又如醍醐灌頂,讓人心馳神往。

「這靈寶了不得啊!」噬神蟒如痴如醉。

洛寒面色漲紅,這與他穿過雲浪后那感覺如出一轍,他心生警覺,強震心神,仍險些沉陷其中。

巨石頂端,霞光最盛,但如此耀眼奪目,也遮掩不住那正縱情盛放的雪蓮。

它的光芒,不應屬於這世間,它超脫一切,讓你眼中只有它的存在,萬物皆失去色彩。

小白一臉疑惑地看著他們,「你倆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花兒開啦!靈寶出世了,我要突破神階了!」噬神蟒哈哈大笑,狀若癲狂。

它再按捺不住,大吼一聲,「我去摘它!」

說罷,尾部一彈,如離弦之箭般飛竄出去。

洛寒暗道不好,想要阻止,無奈自顧不暇,見小白似乎未受影響,不及思慮,連忙道,「快攔住它!」

小白見他神色痛苦,轉念明了,瞬間幻化斑斕猛虎。

它身長十幾米,如同一座小山佇立,神紋黝黑,隱隱發亮,殺伐之氣宛若凶焰,欲燃燒一切,盡成虛無。

「吼!」

一聲虎嘯,震蕩天穹。

那虎首向天,巨口大張,一道肉眼可見的音浪直穿雲霄,狠狠撞向那通天霞光。

光柱頓時支離破碎,傾塌下來,像是琉璃般,碎屑漫天,五光十色。那又一輪金日消逝,周遭逐漸歸於黯淡。

正盛情怒放的雪蓮當即凋零,花瓣極速枯萎,破敗成枯黃的一團,最後竟燃燒起來,風一吹,灰飛煙滅,散去得無影無蹤。

噬神蟒離巨石不過咫尺,見此一幕,回身怒喝,「你幹什麼?!」

然而下一霎卻呆立當場,合不攏嘴,滿面驚悚。

洛寒也是這般神情,小白則仍保持著那般身形,橫空而立,威風凜凜,虎目圓睜,警惕地注視著周圍。

山巔,觸目所及,屍骸遍地。 那骸骨上還掛著腐爛的血肉,散發出陣陣腥臭,令人作嘔。

有獸骨,色彩斑斕,形狀各異,有些極盡巨大,不知生前是何靈獸,但一定曾為無比兇橫的存在。

有人骨,大多已風化,破敗如灰,卻也不乏強者屍骨,依舊保存完好,色白如玉,堅韌可見一斑。

身邊,颳起陰風惻惻,耳畔,有嘈雜的聲音回蕩,像是厲鬼哭泣,又如禽獸哀嚎。

彷彿一眨眼,他們就從『仙境』跌落『煉獄』。

「這這這……這什麼情況?」噬神蟒有些結巴起來。

洛寒曾出現過幻覺,轉念有此判斷,急聲喝道,「快退!」

眼前這一幕太過瘮人,接下去不定會發生何事,他有預感,這絕非他們所能抗拒。

噬神蟒清醒了,從頭涼到尾,再也不念著什麼靈寶了,就想趕緊從這兒離開。

嘴裡叨咕著,「對,快退,我得快退。」

「別動!」小白忽然道。

噬神蟒一激靈,脊背泛起寒意,渾身汗毛倒豎,心裡直發毛。

一股強烈的死亡之感將它籠罩,它絲毫不敢動,預感只要一動就會瞬間斃命。可內心又有個聲音在驅使它,讓它忍不住想回身去看。

它焦急不已,「你們兩個兔崽子,別光站著啊,快幫忙啊!老子身後的到底是啥啊?」

洛寒瞳孔一縮,只見它身後,一株巨大的蓮花緩緩升起。

那巨石竟是它的花蕾,是它蜷縮的樣子,如今它伸展開來,花瓣足有十幾米長,那是無比妖艷的紫,散發朦朧的光亮,使人迷幻。

此時,它正對著噬神蟒盛開,一根根花蕊在它腦後蠢蠢欲動,那像是一條條來自地獄的血蛇,泛著陰冷的猩紅。

「這是什麼?」

洛寒驚駭萬分,此物他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小白,你看到了嗎?」

小白點頭,神色凝重。

它盯著那蓮花,有些疑惑,此物雖盡顯妖邪,但還不至如此恐怖,那令它心悸的源頭似乎另有其主。

「你倆別在那兒聊了,趕緊想辦法救我啊!」噬神蟒嚎叫。

它生不起哪怕一絲反抗的念頭,這一刻的感覺,竟讓它憶起年少時面對遠古凶獸的無力。

小白見它扭曲著身子,好像要掙扎著轉身,急聲道,「千萬別回頭!」

噬神蟒都快急哭了,心裡直罵娘,「我他娘的也不想回頭啊!這貨在引誘我啊!」

「洛寒,準備接應。」小白傳音。

說罷,一個飛縱,躍到近前,直接朝那根莖處咬去,要把它連根拔起。

蓮花一陣抖動,花蕊紛紛回撤,纏繞向虎軀。

洛寒瞅准機會,猛地一揮右臂,一隻巨大的光掌掠出,橫掃千軍。

「小子,你這是救我嗎?」

噬神蟒哀嚎著,被一下拍出老遠。

它癱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喃喃不止,「他娘的,鬼門關前走一遭啊!得救了,得救了……」

洛寒無心理會它,連忙又回望過去,見小白正旋身飛退。他放下心來,心道得趕緊離開此地。

突然,一條花蕊猛地延長,鎖住虎尾,往回拉拽。

小白四肢緊扒地面,向前掙脫,骸骨紛紛碾碎爪下,竟是角力不敵。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