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炎艷連忙拉住凌軒,柔聲說道:「我的好哥哥,不要折磨妹妹了。就這樣讓妹妹好好的伺候哥哥吧」

要說主動,剛才是凌軒,而現在換成了炎艷。因為她真怕了凌軒開門,為了不讓他開門只能由被動變成主動力求經快的讓他進入狀態。

其實凌軒一直用神識覆蓋著這個區域,沒有人就算有人沒有她的命令也不敢接近小院。倒是城內的事情讓凌軒鎖了眉頭。神識中,他發現了巫妖隱系『淫宗』的蹤跡,不是一個而是一群。不過她們都是分開行動,乾的自然是凌軒此時在乾的事情,只不過她們(他們)屬於老虎**一次過而已。

「讓他們快活一會,等老子快活玩了在弄死你們」凌軒心裡想到。

「補品呀,凌軒快好多的補品快去殺了他們(她們)取了他們(她們)的內丹,大補大補」說過一年不和凌軒說話的乾坤璧通過凌軒的神識也掃到了『淫宗』的存在,在凌軒的大腦里大聲的嚷道。

「喊什麼喊,你還怕他們跑了不成,沒看到我很忙呀,等我忙好了爽夠了就捏死他們」凌軒也嚷開了。

「那……那你可要快點」乾坤璧無奈的說道。

「快點,快點能爽嗎,你當是殺豬呀用刀捅進去就拔出來。安靜否則弄得我不爽再多來一次時間就更長了」

「又不是好鼎器有必要那麼賣力嘛真是的一點都沒有品味」乾坤璧喃喃道再沒出聲估計真怕凌軒弄的不算再多來一次就更難過了。

「風哥哥,你在想什麼?是不是我……要不你去開門吧,你想怎麼就怎麼好了」炎艷感受不到凌軒的暴風驟雨,以為是她阻止了凌軒開門惹凌軒生氣了,摟著凌軒的腰小心的問道。

「沒什麼,剛才想起了些不開心的事情敗了興緻,沒興趣了」凌軒退出了溫柔鄉一臉掃興的回答。

「風哥哥,對不起。要不我們到花園去在那裡讓妹妹當著魔靈天好好的服侍哥哥好嗎」炎艷更確定凌軒是在生她的氣緊緊的摟著凌軒不放焦急而聲柔又帶有懇求的說道。凌軒知道她誤會了自己的意思,歉意的笑了笑再她的額上輕輕的吻了一下,柔聲說道:「小傻瓜,我不是生你的氣,因為我感應到了一股隱系巫妖的靈力波動,而這股靈力該屬於『淫宗』。他們就在城內人數還不少」

炎艷聽他這麼一說鬆了口氣,在聽到『淫宗』二字大驚,問道:「他們來這幹什麼?」

「好了,我們穿好衣服慢慢說,一會真要是被人看見你該難為情了」凌軒捏了一把高地說道。

「不,就這樣說看見就看見了,只要風哥哥喜歡我都無所謂」炎艷繼續摟著凌軒撒嬌道。

「在房裡等我,我捏死了這群不知死活的螻蟻后,再和你賞風賞雨享溫柔如何?」凌軒用力拍了她一把pp說道。

「嗯,討厭。要不要妹妹我陪你一塊去?」炎艷扭動了一下身子鬆開了摟著凌軒腰的手撒嬌道。

「不用了,捏死百十來個螻蟻要不了多少時間,半個時辰就夠了」凌軒快速的穿好衣服風遁而去。

『洛城』上空,凌軒神識覆蓋潛入城的百十個『淫宗』門人的行蹤暴露無遺。分得很散而且光天化日之下入的是大宅豪門,淫的是富家公子和大家閨秀。

「傷心總是難免的,你們就背上這個包袱用血記住『淫宗』的罪行,讓他們變成過街老鼠吧」凌軒心道並開始出手殺人取丹。

殺人、取丹、離去。一氣呵成就當富家公子或大家閨秀癱軟在床留得一絲殘氣艱難呼吸之時凌軒已經對下一個目標下手並成功離去。 ?『淫宗』其實他們的殺傷力並不大,只不過利用幻術迷術讓人神魂顛倒失卻本性來達到他們不可告人的目的。凌軒詫異,就這樣的一群人也來趟渾水簡直是不自量力真是嫌命長了需要打發一下漫長的生命。

正如凌軒所說半個時辰,此時正好半個時辰而凌軒已經收穫滿滿,並且還得了兩『淫宗』的魔嬰。當然那兩魔嬰當場就進了肚子化入了丹田。凌軒的收穫自然是入城『淫宗』的損失。來的百十個人到此時已經無一留存。

「老鬼,那麼多內丹你能消化嗎?不要象上次一樣弄出什麼意外才好」凌軒呼叫乾坤璧。

「放心好了,今時不同往日。當日你的修為太低而他們內丹富含的生靈信息太過龐大和駁雜,更重要的是當時我老人家還沒有形成獨立的思維體系。全靠了那兩枚內丹中大量而駁雜的生靈氣息讓我進化速度加快,否則想和我交談再過十億八億年後估計才可以。」

「啊,原來你是吸收了那兩顆內丹才修鍊成型的老怪物呀?」

「小子怎麼說話的,我老人家變聰明了對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我老人家再怎麼進化也不可能長出手腳頭脖,一樣只能寄居在你的丹田內。我的好處當然也就是你的好處,待到我老人家弄明白了『創生訣』的正真奧義,你小子不是沾了天大的光」乾坤璧沒好氣的說道。

凌軒一想也是這個理,笑嘻嘻的說道:「好好好,我這就讓你老人家變得更聰明,讓你老人家超級進化」

「這才象句人話,這是我老人家聽到從你小子口中說出的最象人話的話了」乾坤璧樂了。

凌軒也懶得和它磨牙,一個挪移回到了小院內書房裡。炎艷已經不在書房了,凌軒嘴角一抽壞笑了一下。他知道炎艷此時在哪裡並且也快步的向那個地方走去。

閨房,還是龜房?

凌軒沒有推門就直接進去了,奇怪炎艷還不在裡面。「她去哪了?」

凌軒奇怪展開神識掃過,發現她一臉喜滋滋的再細探。他終於明白了炎艷狂喜的原因所在。

原來,短短兩個時辰陣法和丹藥讓炎艷的魔嬰期擁有再次增加了四百多人這些人是亞魔嬰期魔修晉級而成,而原來那六百多魔丹末期的魔修也在這兩個時辰的時間裡升上了亞魔嬰期,可以預見在後續的兩個時辰里她又將進賬六百多個魔嬰期高手。這能不讓她高興,更讓她高興的是魔丹中期後端的魔修都進入了魔丹後期中段。這可是兩千多人呀。

凌軒趁著炎艷忙著收穫的時候盤膝坐好開始吸收他的收穫。一百多顆『淫宗』的內丹,能量不大所含的精神信息龐大。所以吸收不難化解難。

這,都交給了乾坤璧去處理,凌軒的任務是吸收,把這百多顆內丹全部吸入丹田即可。而乾坤璧則忙的不可開交瘋狂的吸收這龐大的精神信息能量並且進化和完善自身,讓它的結構更完善形成的系統更完美。

如果這次收穫全部是內丹也許凌軒的麻煩會少許多,可偏偏他取了兩個魔嬰並化入了丹田。魔嬰的等級要比內丹高上百倍,相對於『淫宗』來說魔嬰的精神能量和理解精神能量的運用方面和強度要高於魔丹期『淫宗』魔修百倍,可畢竟不是大乘期理解上還有太多太多的不足。

這,就把乾坤璧對鼎器的理解引偏了,不過它沒有完全參照『淫宗』的理解形式而是按照自己原有的理論(這個理論是女媧娘娘當年煉製它是隨法訣帶進的一絲個人情感)再加上外來的理論形成了一套自己的全新的又不是很正確可有貌似完美的『真理』。

凌軒腦海里不是傳來乾坤璧鴨子般『嘎嘎』的小聲,凌軒非常苦惱嚷道:「要笑就認真的笑,都不知道你是鴨子還是雞」

換在以前,乾坤璧鐵定了回更凌軒急可今天它的語氣讓凌軒有些受不了,甚至認為它出毛病了。

「對不起,凌軒是我擾到你了,如果你不喜歡這樣的笑聲我改,你說說喜歡聽什麼樣的笑聲?」

「……」

「我說老人家,你是不是出毛病了?怎麼感覺你今天有些怪怪的?」凌軒實在忍不住了問道。

「多虧了那麼多內丹,讓我終於體會到人與人之間需要協調需要忍讓,特別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要遷就他順著他,最重要的是支持和安慰他……」

「好了好了,拜託拜託不要說了。請你記住你還是一塊玉璧,一塊玉璧而已。謝謝你快變回原來那樣好不好。我真的不習慣」少了人鬥嘴也許是人生最大的痛苦,現在凌軒算是知道並體會到了。他開始懷念以前的乾坤璧了。

門,『咿呀』一聲開了。進來的自然是炎艷。

「對不起,風哥哥讓你就等了,我臨時有些事被叫去了」炎艷進門見凌軒盤坐在床上看著她,立即過來抱著抱著凌軒的脖子道歉。

「美女呀,美女呀」凌軒的腦海中想起了乾坤璧**狂的喊叫聲,他苦笑他後悔同時他也無奈。

可他這樣的表情嚇著了炎艷,她以為沒有依凌軒的話在卧房在床上等他而惹他生氣。立即獻上了香吻並主動點燃了激情。

凌軒當然知道她又誤會了他的意思,可他也不哆嗦什麼,既然都這樣了就順坡下驢吧,希望乾坤璧不要冒出什麼其他的讓他受不了的話語,祈禱著它不要聰明到想控制自己行動才好。

短兵相接時乾坤璧非常不合時宜的說了一句:「鼎器中上勉強可以行抽添法訣」

凌軒不想理會它怕再壞了自己的興緻,當然他知道乾坤璧所說的抽添法訣是什麼,那自然是雙修法訣中的初級初段法訣。講求的是雙方**之時第三方陰陽采添之法。

所謂的第三方就是本體以外的存在,男性本陽可陽中含陰實為『離』卦之像,女子屬陰然陰中含陽實為『坎』卦之象。抽添講求的是把女子『坎』中陽抽填男陽之陰,從而使男子體為純陽『乾』卦,而女子失陽而顯純陰『坤』卦。至此雙方身體成先天純陽和純陰體抽添法訣結束。

乾坤璧說完也不理會凌軒是否願意立即驅動他體內真元打通『龍脈』由『虎穴』入循炎艷周身法脈再又『虎穴』吸會『龍脈』。

一來一回,一張一弛。去時清涼而不寒,回時溫暖而不熱。

本來凌軒想責怪乾坤璧壞了興緻,可一圈下來受用無窮,而炎艷舒服得小聲呻吟著。

「雙修之法的確有其可行和可取之處,男女合修卻能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凌軒打消了責怪乾坤璧的念頭全身心的體會著這另類功法帶來的另類舒爽。三十六圈下來身外紅白漸漸盛漸漸地把兩人裹在其中。七七四十九周天循完身外紅白二氣散去,兩人合而分相擁而眠。

「風哥哥,剛才你給我施了什麼法周身舒坦無比」炎艷閉目回味著剛才的感覺問道。

「那是夫妻雙修法門,感覺如何?」

「夫……妻」炎艷回味著這個詞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翻身問道:「風哥哥,在你心裡我已經成為了你的妻子了嗎?」

凌軒苦悶今天怎麼老被誤解,這裡指的夫妻和她心中想的夫妻完全不是一個概念,不過苦悶歸苦悶還是表現出非常真誠的反問道:「難道你不想成為我的妻子嗎?」

「想」炎艷伏在凌軒的身上快樂的回答道,並聽著凌軒心跳的聲音。

「只是……」過了一會炎艷再次開口可有咽了回去。

「我們不要考慮你的家族好嗎?現在情況非常清楚明白,你家三個兄妹每人抵抗著一個族的正面攻擊,他們都能獲得兵源的補給和糧草的供應,為何唯獨你一樣都沒有反而要主動申請卻不得?」

「風哥哥,你說的我都明白。我對爹的偏心十分不滿,可是我們現在該如何走出困境」

「向周邊管轄的所有地區徵集兵勇集中訓練,現在你不是即將擁有一隻六千人的魔嬰期隊伍了嗎?六千人放出去如果硬碰足可以當六十萬甚至一百萬兵使用。我們再艱苦一段時間等我們積聚了實力一舉收復失地並拿下土系黃族全境領土,你想屆時他們會用什麼眼光看你?而你又用什麼眼光看他們?」

凌軒一番話說得炎艷熱血沸騰,眼中寒芒一閃即逝回答道:「風哥哥,屆時我們也立一個族,你當族長我當族長夫人徹底與炎族決裂」

這顆種子發芽了,再現實的壓力和手上可以展望的實力下她終於發芽了。凌軒非常的開心,不過臉上卻沒有露出任何開心的表情繼續引導道:「你就真捨得離開家族自立家業?難道你沒想過或許你爹看到你奇才般的能力會把族長大位傳給你?」

「我爹從來都認為女兒是外人遲早要嫁出去的,他才不會把族長的位置傳給我呢。風哥哥,不怕你笑話其實我真很在乎炎族族長的位置,為什麼你們男人可以坐得而我們女子就不可以」

凌軒想了一想,說道:「你爹不給你援兵,你可以藉此機會不僅向管理範圍內所有地方徵兵,而且還可以把觸手伸到別人的管理範圍。如果你爹追問下來你也可以找出理由了搪塞。非常時期非常手段,手上有了人幹什麼不可以」

「嗯,依風哥哥的。等到我有足夠的兵力不僅可以向外要土地,還可以不斷的蠶食炎族內勢力範圍外的地方。等我足夠強大時我爹想不把位子讓給我都不行」

「現別想那麼遠,眼下最重要的是人,是許許多多的人。趕快落實人手去辦否則一切都是空談,而我也回來好幾個時辰了也該回去了」凌軒推了推她說道。

兩人穿好了衣服,凌軒說道:「把新近提升四百魔嬰高手讓我帶走,我急需他們協助拿下『詹城』」

這個要求炎艷自然無法拒絕,她可是把自己定位成辦大事的,而且『麥都城』現在的確比『洛城』這方兇險得多。

「四百人是不是少了些,要不我從前期提升的人中調派一千人給你,而後續的讓他們留下並訓練魔嬰期該有的法術和搏擊技能?」

「這樣最好,我不是怕你捨不得嗎」凌軒心中大喜,有一千三百多個魔嬰期的高手許多事情都方便了許多。

「那我先回去了,你讓那一千魔嬰期的高手護送新徵集的十餘萬新兵前往『華陽縣』西南廣闊的平原上並建立起新兵集訓基地,過兩天我就為他們布『聚靈陣法』」凌軒說完風遁而去。

凌軒吩咐的事情炎艷自然不能怠慢,特別是現在她認為凌軒已經把她當成了妻子。那麼妻子配合丈夫自然不會有所保留和懈怠。一方面她立即配出城中『仁堂』人員前往各處募集兵勇,同時吩咐他們不僅要在管轄範圍內募集,而且還要越界募集。另一方面召回一千名魔嬰期高手吩咐他們護送十餘萬人立即開往『華陽縣』西南方並協助他們建立新兵訓練營。等待凌軒前去並隨凌軒會麥都城聽候調遣。第三就是從餘下的魔嬰期高手中選出修為好又忠心而且有管理才能的人接管並訓練新進階的魔嬰期人眾。第四、加派人手向炎族總部傳信申請糧草,並組織一批魔嬰期的高手隨時準備如果申請被駁回立即向周邊管轄範圍外的地區搶糧。並且把可以觸及的管轄範圍外的所有堂口的門眾全部帶回充當兵勇。

女人一但發狠是相當可怕的。平日里多多的顧忌現在統統的去他媽的。這不她現在還算顧及她那個老子的顏面,要是她的要求得不到滿足管你是老子還是孫子,先撈滿了自己口袋填滿了自己庫房站完了自己的演武場再和你理論。

一切安排妥當炎艷從『聚靈陣法』中提出了已經鞏固好修為的近一千新晉陞的魔嬰期高手,再次往裡面填進了魔丹初期到中期初段的魔修。

「我讓你們長」

她當是種莊稼呢,不過這還真和種莊稼差不多,只不過莊稼需要施肥耕種,而這不用直接讓他們坐裡面告訴讓他們按法訣運功即可。

「誒呀,忘了讓風哥哥幫我把最大這個演武場也布下陣法了,大家都忙暈了。算了下次見到他一定先讓他把陣法不好才和他……」炎艷突然想起有些後悔。

華陽官道,戰事依舊。此時以將近午時後續的援兵已經到達一個多時辰並已經投入了戰鬥。獲得了新生力量的炎族門眾精神一振,從心裡升起了生的希望和看到了勝利的曙光。支援的人雖然不多只有三萬人,可給炎族門眾知道他們並沒有被遺棄並不想當時說的不會有援兵。而相對於黃族來說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他們不知道是否還會有敵人加入戰鬥,十八萬對十萬竟然還被壓制著打,現在再加上數萬人,他們已經思逃並且有一部分已經開始向山林逃竄。而魔嬰期的高手事先獲得了指令分出一小部分人手分頭追殺那些逃竄的黃族門眾。

「好,這方戰事就要結束了,很好餘下的人比我想象的要多些」凌軒半空點頭說道。神識展開『黃門』的戰事已經結束,九萬對三萬雖然攻城難度很大可依然以三萬陣亡的成績拿下了『黃門』。

凌軒遁回了麥都城,此時各部領軍人物還沒回來。他直接回到了『天苑』,琴悅已經醒來並哭嚷這要凌軒。

凌軒推開門,對琴悅喝道:「還小呀,一醒來就哭著要吃奶」

房裡伺候琴悅的四名侍女見凌軒面色不善的走進來嚇得跪在地上不敢出聲,琴悅見凌軒回來立即止住了哭喊,擦乾眼淚低著頭嘴裡嘀咕著也不知道她在嘀咕些什麼。

「這沒你們的事了都起來出去吧」凌軒對跪在地上的四名侍女說道。四女如釋重負一溜煙退出了卧房並關上了門。

凌軒走到琴悅跟前,琴悅立即說道:「你不能打我,我知道你一定想打我pp」

凌軒一陣語結,他哪有那種嗜好。而且就算有現在他也沒打算打她就算打也不會選pp打。再有大夫說要讓她開心否則以後會留下心裡陰影,所以凌軒壓根都沒打算怎麼著她。

「悅兒妹妹,醒來多長時間了?我一直在忙沒能陪你」凌軒坐在她的身邊柔聲說道。琴悅聽完小嘴立即扁起象受了相當大的委屈一樣眼淚跟著就下來了。

「好了,睡了那麼久也該下床走東走動了,想吃什麼告訴魔大哥,我讓人給你作」凌軒一邊為她擦眼淚一邊說道。

「我不餓,我就想魔大哥陪我,見不到你我就害怕」琴悅撲到凌軒的懷裡哽咽的說道。

「我這不是在嘛,來給魔大哥笑一個」凌軒拍了拍她的香背柔聲說道。琴悅抬起頭淚臉擠出了一個笑容再次把頭埋在凌軒的懷裡,不過她此時已經不再哭泣。凌軒一邊順著她的秀髮一邊享受著她的清雅的體香。而琴悅則在傾聽他心中的聲音。

還好凌軒此時並沒有想別的事情整顆心都在想著她。其實也不是凌軒不在想,確切的說他在想全局兵力布防的問題。因為乾坤璧現在聰明了知道凌軒內心的東西是不能隨便讓人知道的,否則會給添麻煩的。所以乾坤璧給琴悅傳導了假信息。

琴悅一顆芳心劇烈的跳動,因為她聽到了凌軒想要的心聲。靜等了一會沒見凌軒有進一步的動作琴悅以為凌軒有什麼顧忌。於是自己調整了一下姿態用背靠著凌軒,用手捉起凌軒一隻手放在自己的小腹處,再捉起另一隻手放在自己的胸前數手指頭玩。

「風哥哥,你在想什麼?」琴悅把凌軒的手深埋在自己的胸前問道。凌軒不是一根木頭那麼直接的刺激他怎麼可能無動於衷,還好從炎艷那獲得了滿足現在的衝動不是那麼劇烈。胸部堅挺而富有彈性,停留在小腹的手感受到一起一伏。

「我……沒想什麼,我們還是出外去走走吧一天都悶在屋裡對身體不好」凌軒想抽回身埋在『山谷』里的手,可又被捉了回去。

「風哥哥,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我不會拒絕的」琴悅羞紅著臉把凌軒的另一隻手也拿到了胸前說道。

「我……真沒想什麼,真的……沒想什麼」這是真話,可乾坤璧卻偽造了凌軒的心聲,傳遞給琴悅的是:「如果能直接摸到雙峰就好了」

天,牛頭對馬嘴。如果凌軒知道非氣死不可。顯然琴悅聽的是凌軒的心,因為她知道心是不會說謊的,所以她按照凌軒的心想的去作了。

「受不了了,實在是受不了了」凌軒心砰然而動男人特有的東西之二也產生了劇烈的變化。呼吸不再均勻腦海開始胡思亂想。

「乾坤璧,你搞什麼鬼」凌軒喊道。

乾坤璧一驚為了應付凌軒的責難顧不得偽造信息,凌軒的話完全被琴悅聽了去。

「我,我……琴姑娘是個好姑娘我只不過想成全你們的好事,也沒什麼壞念頭」不可否認乾坤璧是變聰明了,而且不僅是聰明了一點,現在連撒謊都幾乎理直氣壯。當然這句話是說給琴悅聽的。

「我知道她是個好姑娘,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插手。她是我的人這是遲早的事情,我現在不想背上太多的感情包袱,也不想在我復仇未成之際讓我心愛和愛我的女子傷心。如果你再這樣干擾我的思維亂做主張,就算我趕不走你,我立馬死給你看讓你被五行神魔雷打散,我說到就一定能做到的」凌軒不知道琴悅也能聽到,把自己的想法毫無保留的說了出來。

而乾坤璧知道琴悅也在聽,不敢繼續惹凌軒生氣。正如凌軒所說的就算它現在進化有了獨立的思維,可礙於凌軒本體的修為它的修為是一寸都沒有進步,要它能度過『五行魔神劫』非得凌軒同樣具備渡劫的能力才行。如果凌軒真的自剄身死它怎麼辦?

作繭自縛,真的沒錯。它本可以藉助控制凌軒思維之際撮合凌軒和凌雅交合從而進入凌雅的軀體,可現在不行了,它周圍被五行混元丹體包裹,也就是說它就是丹而丹也就是它。

「知道了,我以後不會再干擾你的思維,可對於感情上的事情我真的很想知道,也很想明白」乾坤璧妥協了,這隻不過是權益之計暫時妥協,它現在聰明了還能想不出別的辦法讓凌軒就範。

「這就對了,做好自己份內的事情,你要記住你是一塊玉璧沒有必要知道魔人的感情,知道了反而對你不利」凌軒見乾坤璧妥協也不繼續責備。

琴悅此時心情非常激動,因為她聽到她是他心愛的女子。愛一個人就不能讓她(他)傷心,他想這樣做而她即想讓他接受她也想堅強起來為他分憂至少不拖他的後腿。

「風哥哥,你究竟有什麼仇什麼恨。你究竟是誰」琴悅心裡想道。

雙手還停留在原來的地方,堅挺而富有彈性。說真的他不想移開,可經過於乾坤璧那一架吵完,一顆波動的心已經平靜了下來。

「悅兒妹妹,你看現在已經是午時了,雨也停了太陽也出來了。冬日的太陽最是享受不如我們去花園中走走曬一下太陽如何」凌軒柔聲說道。

琴悅點了點頭,說道:「風哥哥,能幫我穿衣服嗎?」

「這……,好吧不過我不會穿女孩子的衣服,穿的不好你可不能說我笨哦」凌軒說道。

琴悅羞紅了臉配合她美麗如笑開花的臉猶如一朵盛開的牡丹花,說道:「不罵,風哥哥心靈手巧一定比我穿還得好」

凌軒用激動的幾乎顫抖的手為琴悅配穿衣服,應該說按照男人的眼光和對美的最求最終為琴悅佩穿出來的一身服飾的確與眾不同。怎麼說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