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佳麗們這會兒方向明確了,可仍在繼續呼救。

「哎呀,這幫拖後腿的!」

趙淑傑聽了其聲,見了其人,一臉愁苦表情,抱怨一句,之後馬上下令:

「快去救本王的佳麗!」

聽了自己大王旨意更加明確的吩咐,外圍的穀人們忽地勇敢一些,加快向前的速度。

「快,快!到棋盤上來!」

忽然間,就在眾穀人加速前去的空兒,在大家的視野里,剛才還存在著的萬香樓北方後宮的底部極快地升騰起了四四方方的陣王棋,而且棋盤上承載著還剩兩三個的那會兒陪同自己天大的陣王前去葫仙殿上朝的佳麗。其人此時此刻在眾人的視野里現出一身的狼狽,滿衣服土灰、塵煙,俊俏可人兒的臉蛋兒上也是。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衝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續。) ?「啊!啊?本王剛才倉促出逃,居然忘了陣王棋,忘了棋盤上方的幾個佳麗!她們,她們是不是一直傻愣愣地停浮在萬香樓的頂部著?而剛才一大群黑石彈冒著黑煙、烈火沖襲往萬香樓頂部的時候,棋盤沒有動,而她們被炸下了樓,還有的……就剩兩三個活著的了!」

趙淑傑極度前傾上身、大腦瓜子、大臉蛋子,驚訝萬分地推測。

「等等我!」

「還有我!」

「好姐妹,別丟下我!」

「好擠!」

「快快跑呀!」

……

剛才棋盤頂上的佳麗一番救命稻草來臨一般的呼叫可把後宮頂部的佳麗們高興壞啦!其人瞧准了陣王棋的位置不顧一切地縱身跳下,跳落到棋盤頂部,跳得四四方方大棋盤上人身密密麻麻的,圍得水泄不通。隨後,沒等將所有的佳麗裝完,而事實上是由於來不及了,趙淑傑左手掌朝胸前力擺一下,麥黃色的大棋盤承載著約有後宮中一半兒、五六百左右的佳麗如同乘風破浪似的飛快地徑直向北,出城飛遠。

「嗵!嗵!嗵!嗵!嗵……」

緊隨其後,片刻不緩地,趙淑傑眼見著一連串拉著黑煙的大球團進了南城的半空里,自己迅速至極地剛剛驅使著大棋盤飄出王城的北城牆,那些如同惡魔一般翻滾而來的黑石彈擦擦蹭蹭著就進了修陣院的上空,並一瞬之間跟長了眼睛似的,極度偏轉方向斜指下空,準確無誤地衝擊在後宮裡的一座座嶄新豪華的宮閣頂。

「啊!本王,本王的什麼來著?啊想起來啦!本王的晴兒閣呀!本王的藍兒閣哪!本王的遠兒閣!啊還有,本王的坐一閣……」

馬上,隨著後宮里宮閣的幾乎一同破碎紛飛,趙淑傑的大眼珠子又幾乎要瞪出來啦!他緊張壞啦,心疼極啦!

「咚!咚!咚咚……」

可以說趙淑傑這心疼萬分的呼叫聲與緊隨而至的後方黑石彈衝撞之響相融相合,忽然間就使他的情緒更加失控,由歪坐在仙鵲的背頂一下子就坐不住了,就情不自禁地奮力高跳起來了,一邊扯著大嘴巴,傾著大腦袋,極力向北方城中伸著右手臂傷心透頂地呼喊:

「本王的望幽湖、獨漢山、野冬林、城角亭……哎呀呀呀!嗚哇哇哇!它們怎麼全都被撞毀啦!」

隨著最後一震沖碎聲響從王城內部傳起,趙淑傑兩隻大腳丫子無情無義地跺著下方仙鵲的背頂。他暴跳如雷啦!

「少主,你腳下留情呀!你再使點兒勁兒,把老鵲我跺下去,咱倆都得摔慘呀!」

仙鵲被趙淑傑毫無分寸地折騰了一氣,看是有些忍耐不能了,扭頭,昂頭朝身頂宛如一個憤懣的巨人站立著的自己少主祈求。

「哎呀呀呀!可是嚇死我們啦!」

「好不容易才脫險!」

「臣妾命大!」

「只可惜宮內剛才沒有來及逃出的姐妹們都被炸死在裡面啦!」

「飛來橫禍啊!」

「你們看後宮里瓦石琉璃碎片飛天入地,塵土濃煙翻翻騰騰,彌布了整片破滅之後的後宮上空!而且,好像,好像是後宮里的黑煙越瀰漫越多,越大,越廣闊,已經將王城的北部城牆都給遮掩!」

「不好啦不好啦!你們沒有發現嗎?現在一片衝撞混亂的狂炸過後,臣妾一直沒有去過的修陣院上空里好像也是黑煙瀰漫了!」

「啊,你們快看,葫蘆府的南端盡頭處,葫仙殿那裡更是黑煙衝天!」

「哇哇哇哇,似乎整個南城城內也全是越來越濃烈的煙塵,黑得翻滾,黑得如雲!」

……

隨著眾多的後宮佳麗坐著大棋盤衝過了北方半空里逃聚著的穀人們,逼近了純藍色仙鵲背頂天大的陣王,佳麗們剛剛受了極度驚嚇,親身經受了九死一生之後一個不差地全都依舊面朝著南方城中呢,並在親見千辛萬苦建造出的壯美後宮於自己眼皮子底下完全毀碎后紛紛望得目瞪口呆,望得心驚肉顫,並繼續依依不捨地望著後宮方向發生的悲慘變化。其,在終於看不到原本奢華美麗的後宮面貌了以後,紛紛將視線抬高,放遠,向王城的南側慢慢望去,不禁接二連三地發出詫異的感嘆。

「本,本王的城啊!就這樣,灰飛煙滅……」

忽然間,天大的陣王趙淑傑披著一身金黃亮眼的龍袍,身子雖是站立著,卻站得搖搖晃晃,明顯跌跌撞撞,最後和已經趕到自己身邊而來的陣王棋上佳麗們一樣親眼望見四四方方的陣王城中黑煙騰轉入天的亂象,他一下子經受不住了,精神徹底崩潰了,希望完全破碎了,高揚著兩手臂,顫抖著七彩的王冠,大淚珠子在眼眶裡打著轉兒,他聲嘶力竭地吼叫出,卻還是沒有完完整整地吼叫完,就全身癱軟,癱倒,癱趴在仙鵲的前身頂部,覆蓋了仙鵲修長的純藍靈毛和尖圓頭部,如同一灘爛泥一蹶不振了。

「啊,陣……」

「陣王!」

「陣王倒下啦!」

「快快趕來救陣王呀!」

「夫君!」

「陣王您要挺住啊!」

「陣王受刺激太大啦!」

「那可是一座像模像樣的城呀,就這麼沒啦!」

「大王,大王您快醒醒吧!」

……

馬上,陣王棋棋盤剛剛飛到了趙淑傑的跟前,他的魁梧極沉大身子一聲粗重的倒落聲就給驚動了棋盤上原本無一例外面朝南方城中的佳麗們。她們漸漸地相繼無續地聞聲回頭,當看到眼前的震驚一幕時候,紛紛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伏倒身子,靠近了趙淑傑,搖動著他的金黃色大龍袍著急地呼叫。

「黑煙,黑煙真的起作用啦!」

「好像是燃燒產生的!」

「彷彿那些東西可以助燃似的!」

「啊呀,你們快瞧!王城內部黑煙的下方,似乎有火光啦!」

「王城在燃燒啦!」

……

真是有不怕熱鬧的,本來趙淑傑剛才只是受了極大的刺激而無力倒了下去,幾百個佳麗細心體貼的呼叫和安慰聲音剛剛使趙淑傑打起兩分精神,前方半空里密密麻麻的穀人人群中這會兒又開始議論了,又開始吵叫了,而且很快就沸騰了!(未完待續。) ?趙淑傑在眾佳麗的愛心攙扶下,好不容易才從仙鵲的身頂給站立起來了。他隨著穀人們的議論聲響緩慢吃力地抬起眼睛,向著自己這時的王城內部望去一眼,果然發現以南城最嚴重,熊熊大火在大煙球沖炸完畢之後將王城內部悄無聲息地點燃,並使得其現在近乎完全燃燒!於是一念之間,趙淑傑彷彿就失意永恆了,這回好像徹底歇菜了,身子一點兒力氣都沒有了,軟軟綿綿地從佳麗們的手臂攙扶中滑落下。

醫路繁花 「我只是一直在想方設法幫你擺脫困境!看來,你是無可救藥了……你又豈會知道,那些價值連城的珠寶會給你帶去滅頂一樣的災難,讓你得不償失,苦不堪言哪……」

迷迷糊糊中,在陣王趙淑傑終於軟軟綿綿地滑落於仙鵲的背頂沉淪頹廢到極致了的一刻,他的雙耳耳邊猛然間響起了一串使他精神大震、毛骨悚然的叮囑聲。而當他再努力回想,忽然間想起了,其恰是前些天自己與老鵲從遙遠的東南天際不月島外黃澄禁水裡逃出后,禁水對岸的奇棱異壁扁寬島山中傳出的像不月主,又像是出自可怕的禁界里那個原神口裡的警告聲。

「報應啊!那,才是真正的大預言家!本王,糊塗呀……」

當耳邊重新回蕩一遍那日的扁寬島山裡傳出的警告,與自己此時此刻的王城中建築粉碎、黑煙滾滾、大火熊燃的現狀結合一下,趙淑傑一身爛軟無力地嘆息著,忽地領悟到了那塊島山之中所指的「得不償失」與「苦不堪言」的真實境界,突然就覺得那警言所出的神人最了不起了!他悔恨萬千。

「……那些價值連城的珠寶會給你帶去滅頂一樣的災難……」

緊接著,在他耳邊重新回蕩起那日黃澄禁水裡發出的那段警言時候,他猛然注意到裡面的一小部分重要的話。

「價值連城的珠寶!紅色珠寶袋子,上人酒樓里,溝上蘿蔔!花心蘿蔔溝的溝主溝上人!是他,是他,就是他!」

一下子,趙淑傑不得不又一次將溝上人給念叨起。他身子爛軟如泥地倒卧在仙鵲的背頂,身側被佳麗們數百雙眼睛圍視著,他滿心驟然激動,全身不聽使喚地抽動著,忽然間憤怒不止地朝著南城外遠空里咆吼:

「溝上蘿蔔,你個臭小人——」

「你,本王我不就劫了你的一袋子珠寶嗎?你就一定要本王一座城、本王眾多佳麗的性命償還嗎?你真狠哪……」

頃而,趙淑傑又是咆吼得無力時候,沉重地側倒著腦袋,嘴裡喃喃細弱地嘆叫出。

此時此刻的遙遠南疆地方,花心蘿蔔溝內,今天整整一個上午時間,自從衣著講究的公子相人溝少花將那塊黃褐色的鵝蛋大梳妝石丟下萬年古井,並停在灰黑色的龐大萬年轆轤旁將萬年古桶從井底搖出后,他把古桶小心翼翼地放到古井半尺余高的井沿兒旁地上,並沒有像往日里那樣挽起衣袖伸手進古桶里動作熟練地撈出那塊梳妝石,而在等著蘿蔔溝內的眾多販子隊挑著滿滿的籮筐里花心大蘿蔔出溝后,他沒有使得大地換容回原狀,這次更未和那些販子隊們一起在大地換容后出現於溝外的粗高老柳樹下方,而是繼續留在了溝中。同樣,今天的花心蘿蔔溝溝主溝上人也沒像往常那樣,在早晨大地換容后順著蘿蔔溝東側的坡地上一條東西走向的斜指上方溝頂的黃土小路奔往溝外,而且他肩頂搭著的大紅布袋子裡面空洞洞的,癟癟的,今天也是一文錢沒往裡面裝。還有意思的是,往日里總是帶領眾多的販子隊去往花心蘿蔔溝西方蘿蔔鎮上賣蘿蔔的瘦個子麻利小販子未圓今天跟溝主和少爺一樣,直到臨近中午時分了,依然忙活在露天的蘿蔔溝中!

他們三個人可是提前商量好了的,也似乎是溝主提前做出了重大決定。溝主溝上人想必是心裡有極大的委屈,有如何都沒能咽下的怨氣,終於在這一天爆發了。

這天清早的時候,溝上人帶著少花和未圓從溝地西側以南的蘿蔔溝半腰處金光閃閃的金閣裡面搬出了一塊塊沉重的四四方方黑石彈,將其一併運到了溝地東側半腰處的粗高指向樹下方,摞得高高,超過了一旁灰黑色的萬年轆轤之高,又圍著指向樹的樹榦堆了滿滿的一圈,一圈六個四四方方石面上都刻著深溝的黑石彈。

「颯颯颯颯……」

「哈哈哈哈哈哈!打中啦,又打中啦!真是太解恨啦!笑極本主啦!」

就在灰黑色的萬年轆轤旁那棵粗高的指向樹隨著剛才一大陣裡面最後的一顆黑石彈被瘦個子麻利小販子抱著大皮兜從遠處撒手由無敵彈弓發出后,粗高的指向樹在黑石彈經過長遠的跋涉好不容易才沖落到陣王城北部的新建後宮裡面的時候,其從上到下的全身樹榦、枝葉一同振奮地抖動,發出零碎而好聽的甩響聲。緊接著就是溝上人歡快到頂點的樂笑聲,樂呼聲!他這一刻還不光是笑了,尖白的小臉龐頂部高聳著,臉表皺出狹窄的褶子,泛出細緻的笑容,一邊抱著半人高的蒼白皮兒最大個兒蘿蔔,繞著粗高的指向樹樹榦,也繞著還有很多顆的黑石彈一蹦兩跳著,滿身的怒氣往外抖落著,忽而停下腳步來,摘下左腰部掛著的瘦長兩圓酒葫蘆放到嘴邊咕嚕咕嚕喝兩口,爽到最透。

「爹爹,依少花看,剛才那麼多的黑石彈擦著氣流擦出烈火沖落進了盜賊城中,他那城一定完蛋啦!」

這會兒,穿著講究的十七八歲蘿蔔溝的少主人兩手握著細長的黃皮鞭子,使使力將鞭子往緊里攥一攥,插進自己左側的腰際,轉頭對樹榦跟旁繞跳著的溝上人信心滿滿地朗朗而呼。

「不假!不假!本主這溝中的指向樹可不是空有虛名的。它的每一次指向都準確無誤,它的每一回顫動都表示將目標擊中!所以,如乖兒子所言,剛才那麼多顆黑石彈都沖炸進了盜賊的城中。大盜賊的城一定被撞開了花!而且,本主第二次對其襲擊的時候還在黑石彈表面潑滿了黑油,可以讓黑石彈在衝撞進賊城中后在石彈擦出的火光導引下慢慢起燃,燃燒,長時間地持久燃燒,把賊城燒得烈火熊熊,燒得一乾二淨,讓那個大盜賊一無所得,一無所成!」

溝上人停下腳來,狹長的小眼睛眨動眨動,頭頂的小葉子般一束束黑長頭髮停止甩動,雙手捧著蒼白皮兒的花心大蘿蔔半遮面孔,朝溝少花狠心到底地肯定。(未完待續。) ?「哈哈,還是爹爹厲害!想必那個大盜賊已經被打得落花流水了!」

穿著講究的公子相人繼續朗朗而呼。

「嗯嗯,那還不是爹爹的本意!爹爹這次不只是要將那個大盜賊打得落花流水!他不僅上一次劫了爹爹蘿蔔溝中兩千多根花心大蘿蔔,還破壞了蘿蔔鎮周圍大好的白菜地,最可氣的是,其人居然不知悔改,在不獨鎮上的上人酒樓里已經認出了本主,居然還打本主珠寶的主意!看來他是誠心惹本主不痛快,他是純心找不自在!

爹爹這一次要將他,他的賊窩,包括他的****們一網打盡!」

溝上人講到這裡的時候,尖白的小臉龐頂部細長的小眼睛炯炯有神地朝著遙遠的北方斜瞪一下下,意志堅定。

「溝主,您下一步有什麼打算?」

粗高指向樹大南方,剛才將上一批的大堆黑石彈的最後一顆拉到距離樹榦很遠的南空里放手沉落到地面的瘦個子麻利小販子未圓一路匆匆急急地,這會兒趕回了萬年古井旁,看著溝上人和溝少花正在津津有味地討論著,他上前幾步插嘴問。

「呃……如果大意一些,本主就會像第一次使用黑石彈追擊四個大盜那樣善罷甘休了。可是,可是本主的黑石彈還有這麼多呢,足足可以繞著指向樹圍上半圈之多呢,咱們也是好不容易才將黑石彈給從金閣里運到了這裡,所以本主還想繼續打一打,看看指向樹的反應,也確定確定那些大盜賊們還都活著沒有!」

溝上人在回答未圓問話的過程中,又是左手緊緊地抱住蒼白皮兒花心大蘿蔔,右手臂夠到左腰間,摘下瘦長的兩圓葫蘆,藉助左手指的擰動打開蓋子,將酒葫蘆放到嘴邊呼嚕兩口,之後右手掌穩穩地攥著酒葫蘆,尖白的小臉龐帶著頭頂的小葉子般一束束黑長頭髮甩動著,一蹦兩跳著繼續繞著指向樹跳轉。

「屬下遵從溝主的遣使!」

未圓雙手抱拳一下,手臂前拱一下,口聲響脆地回應。

「啊,那個,還有哪!」

溝上人一邊聽著未圓的回應,尖白的小臉龐猛地側歪一下,好像要刻意強調似的,繼續說:

「剛才咱們忙活了一大早上,也確實使用無敵彈弓發出了不少顆黑石彈,但本主總覺得,總覺得發出去的那些黑石彈太鬆散,不集中,不夠有氣勢,不足猛烈似的!本主想要一下子發出去好多好多顆黑石彈,打他們個措手不及,讓他們躲無可躲,藏不能藏,那樣才夠過癮,才能真正教訓了他們,趕巧了還能將其徹底消滅掉!」

溝上人講完這一段,已經一蹦兩跳著圍繞指向樹繞跳了一周,回到了原來的位置,和溝少花與未圓面面相對著。

「爹爹此想法甚好!只是無敵彈弓僅有一把,黑石彈又過於沉重,依未圓大哥的體力包括爹爹您最多也就每次抱得一顆能夠彈跳而遠,爹爹的想法實行起來困難不小啊!」

溝少花撫一撫插在自己腰間的黃皮鞭子,也絞盡腦汁琢磨了一遭,仍是思緒迷亂地提醒。

「這個不愁噠!爹爹自有辦法!而且,之前的第一批黑石彈是爹爹親自抱著大皮兜使用無敵彈弓發射出去的,而第二批潑了黑油的黑石彈由未圓發射完,那麼最後一批剩餘有一半兒數量的黑石彈就讓你來完成發射的任務吧!也讓你解解怨氣!不是上一回沒將幾個盜賊親手處死在蘿蔔溝中,少花還一直耿耿於懷呢嗎?哈哈!」

溝上人講到這裡,不覺得尖白的小臉龐上又泛出細緻的笑容來。

「啊!爹爹怎麼可以這樣!從小到大爹爹總是懲罰少花,不是罰挑古水,就是泡古水,痛死少花啦!而如今,如今爹爹又要把最艱巨的任務交給少花去做,這也太不公平了吧!爹爹太偏心!爹爹的心意不知都用在溝外的哪個誰身上啦!」

溝少花聽了自己爹爹的一番指派,很快就一肚子怨言了,將許多年來經受的委屈都給抱怨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少花呀,今天你要是不按爹爹的意思去做,那麼爹爹肯定又要罰你泡古水!」

溝上人一陣開懷樂笑著,右手臂高抬起酒葫蘆指指自己的乖兒子,又開始嚇唬。

「啊!」

隨後,溝少花的一句最不情願的應諾聲都是朗朗而呼。

「泡古水有什麼難的?不就是痛了點兒嗎?痛有什麼?不就是一種感覺,一種味道嗎?就像是你從小到大吃一種不喜歡吃的菜肴那樣,吃習慣了,自然就香甜啦!哈哈哈哈!」

溝上人聽了少花的應諾,心裡自是美樂美樂的,在腳步一蹦兩跳著靠近龐大的灰黑色萬年轆轆的同時,他小嘴巴頻頻開啟,還是有滋有味地道說著。

「如果不是許多年堅持泡古水,爹爹也練不成半身術的呀!那可是爹爹的神功啊,哈哈哈哈!」

最後一番樂道道完后,溝上人小心翼翼地將自己的蒼白皮兒花心大蘿蔔斜靠在了萬年轆轤旁,之後身子麻利地跳轉一下,將瘦長兩圓酒葫蘆掛回腰際,其人俯身咬牙抱起了一顆四四方方的黑石彈,朝著粗高指向樹的樹榦邁步。

「爹爹,您這是要去幹什麼?」

馬上,溝少花覺得詫異了。因為在往日里,在剛才不久,無論爹爹還是未圓大哥在使用無敵彈弓懲罰賊人的時候都是先要徒手徒腳攀登上樹,從樹杈上部摘下黑色的大皮兜,然後藉助粗長黃皮條的反向拉力而緩慢跳降到地上,之後抻著黑皮兜下降高度,使得黑皮兜套住地表一顆沉重的黑石彈,接下去才抱著黑皮兜與黑石彈快步靠近粗高指向樹的樹榦,隨後腿腳使力猛地彈跳,又雙腳前伸巨力前蹬,蹬擊在粗高的指向樹樹身上藉助其反向彈力彈得自己帶著黑皮兜、黑石彈抻著皮兜兩側拴著的粗長黃皮條向遙遠的方向拉遠。等遠到粗長皮條實在被抻不動了,粗高的指向樹遠遠瞅著小到如同一株小草苗了的時候,其人才自然撒手,使得粗長皮條帶著黑皮兜兜著黑石彈經由指向樹的偏轉指向而將黑石彈準確無誤地彈射出去,彈去遙遠的地方。但在溝少花的眼裡,自己的爹爹此時此刻的舉動分明失常,使得他並看不懂。(未完待續。) ?「哈哈,子承父業! 親愛的首席大人 如今該輪到你使用無敵彈弓啦!乖兒子,做好準備了嗎?」

溝上人沒有正面回答,只是在雙手吃力地搬著比南瓜還要大的沉重黑石彈終於到達了指向樹腳下的時候,身子前挺一下,將黑石彈頂在樹身上緩緩力,一邊抽空兒扭轉過尖白的小臉龐來對溝少花神神秘秘地問到。

「啊!」

這時候,溝少花的朗朗而答仍舊是帶著內心三分的恐懼呢。

接下去,溝上人特別勇敢,手臂同樣使力抱著黑石彈,卻是僅用兩隻腿腳盤抱在粗高的指向樹樹身上,大嘴巴里呼哧呼哧喘著粗氣向上,向著樹肩的位置攀爬。

「爹爹這是要做什麼呢?」

溝少花順著溝上人攀爬的路線朝指向樹的樹身半腰位置大樹杈地方望望,還沒搞明白呢,不禁好奇地再次喃問。

只是,這一刻,當溝上人好不容易才兩腿腳攀爬著將手抱的一顆黑石彈運到了樹身半腰的向著東南西北四個方向伸展而去的大樹杈邊緣的時候,他剛將黑石彈快意滿滿地放在了平整的樹杈頂部,樹下溝少花一旁的瘦個子麻利小販子便看懂了。於是他不待發令,自己上前兩步倏地彎腰出臂,全身氣力往左右手臂上運集運集,他一手摟住一塊四四方方的黑石彈,一個原地彈跳帶身子半空彎轉向前就在溝上人一身輕鬆地剛剛從樹腰處英勇地跳落下,其人兩隻腿腳穩固有力地撐落在粗高指向樹的兩個指向的半腰樹杈上,之後左右手臂輪流前伸,將沉重的黑石彈貼著剛才溝上人放穩的位置緊緊地堆砌在一起,而後一個猛烈后翻哐的一身踩落在地。

「啊!」

溝少花似有所悟,卻也沒完全明白過來呢,繼續呆愣著兩眼專註地瞅著兩人接著忙碌,他朗朗而呼。

接下去,溝上人和未圓的動作就重複了。他們二人不辭勞苦一個慢點兒一個快些,一個徒腳一個彈跳,將粗高指向樹樹榦底下的半圈黑石彈裡面的三分之一之多部分都給搬運到了半腰的樹杈位置,粗高指向樹上拴著的大皮兜每每彈射黑石彈出去所必經的樹杈口地方,堆出了樹杈頂部一半兒的寬敞空間,才歇息下來。

「少花呀!趕緊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