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問情和尚聽到這裡,竟然有些啞然失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虛空說的簡單,但卻也顯露出一個問題,那便是虛幻對於虛空的影響力之大。

不要看著說爛陀寺要為虛幻派遣一名護法,是多麼的仁慈與愛護,其實問情和尚心中明白,這也算是另一種監視,如果這虛幻萬一性情大變,危害眾生,或者有心要對佛教不利,或者對爛陀寺要動手的話,這虛空便是一道保險。

「虛幻此行下山,乃為渡劫而去,此為斬斷紅塵之行,只是紅塵多羈絆,需要一名護法,虛空你可願為你師兄的護持之人?」問情和尚淡淡的說道。

虛空一愣,有些愕然的看向問情和尚,不信的說道,「是,是弟子,么……」

問情和尚點了點頭。

虛空沉下頭,想了一下才說道,「弟子不願!」

「為何?」

「師父就我跟師兄兩名弟子,今日師兄下山,師父要面壁三年,弟子如不侍候左右,身為弟子,如何立足?」虛空雙手合什,跪在問情和尚面前,沉聲的說道。

問情和尚忽然心中有些煩躁,相比較自己師弟的風輕雲淡,自己身為方丈主持,卻日漸的世俗起來,不由的看向虛空,語帶諷刺的說道,「虛空不為空,虛幻卻真幻,你這般心思,你師兄知道么?沒有他,問法師弟也不會去面壁!」

虛空確實抬起頭看向問情和尚,有點直接的說道,「方丈不說這是劫數么?」

問情和尚的眉毛一挑,直接了當的問道,「既然這樣,老衲就派另外的人去吧,你回去照顧問法師弟去吧。」

「還是我去吧!」虛空忽然說道,「佛曰,我不如地獄誰入地獄!」

問情和尚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向虛空。

虛空雙手合什,淡淡的說道,「別的師兄弟去,師兄未必認!」

許久之後,爛陀寺的大門有重新打開,另外一個和尚背著一個包裹,悄然下山,那身形魁梧,身法快捷,而且目的很是明確,幾乎是對於路兩邊的景色看都不看,只是一門心思的趕路。

當日頭漸漸偏西的時候,山腳下,一處茶館處,虛空站住腳,看向那坐在木桌前靜靜的喝著清水的虛幻,上前兩步做到虛幻的對面,有些激動的說道,「師兄……」

「唉……」

虛幻嘆了一口氣,沉聲的說道,「雖然我早有心理準備,卻還是沒有想到會是你!」

「師兄,你讓我說的話,我都說了,方丈沒生氣……」虛空和尚接過店家遞過來的粗瓷大碗,把裡面的涼茶一飲而盡,然後對著店家道謝。

也幸好這店家對於山上的爛陀寺很是了解,尤其是對於這等令人印象深刻的和尚,也明白他們都是山上的和尚,所以,這一碗兩碗的茶水到也是捨得,不在乎那三文兩文的茶錢。

虛空喝完之後,又對著虛幻說道,「可是我不明白……」

虛幻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我想過很多人,也想過師弟,卻沒有想到這得會是你,教你的只是出於謹慎,其實也沒什麼,只是要告訴方丈,我們即便是下山,也是咱們師父的弟子,其實沒什麼,僅此而已!」

其實沒什麼,僅此而已?

虛空不傻,虛幻這話一說便是明白,這是為自家師父好,好讓方丈更乃至整個爛陀寺明白一點,問法和尚是他們的師父,一直都是!

這就有點讓人玩味了!

「店家,你怎麼做事的,哪裡來的禿驢,喝茶不要錢也就罷了,還這麼霸道,兩個人占著一張桌子,卻要我們兄弟幾人擠在一起,你這是歧視我們兄弟乃是外鄉人嗎?」一聲極其蠻橫的聲音從旁邊陰涼處傳來。

其實虛幻佔得桌子本身就沒人願意做,大太陽下的,沒人占的,也就是虛幻本身和尚出身,打坐靜禪的,才會坐在太陽下,等人。

所以,那漢子的話,是真的有幾分不講理。

虛空看了一眼四周,然後眉頭一皺,一拍桌子,站起身來,轉身怒目看向那幾個人,厲聲問道,「你要做什麼?」 帝家家主雖然已經是一身皇境巔峰的修為,可面對李霄雲的力量,卻顯得不堪一擊,被擊中之中,整個人就飛撞到身後的石柱之上,隨之噴出一口鮮血,臉色慘白。

不過,帝家家主畢竟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大人物,所以,第一時間在半空調整姿態,勉強落地。

「老傢伙,你的修為在人族強者之中倒是不弱了,只可惜,與我修羅族相比,還是無法匹及……」李霄雲見帝家家主在中了自己一擊后,居然還能站住,目光也隨之微蹙起來,但卻依然還是那不屑之態。

「你是修羅族?!」帝家家主萬萬沒想到眼前的李霄雲竟然會自稱是修羅族,看來他猜的沒錯,眼前的李霄雲並非真正的李霄雲。

李霄雲沒有再說話,不過,無數道犀利無比,力量強大的靈勁瞬間迸射而出,直接將帝家家主包圍其中。

帝家家主見狀,馬上蓄積全身靈力,凝聚於身前,頃刻間,展開猶如光盾般的金色屏障。

下一刻,那無數靈勁就紛紛衝擊到金色屏障上,而金色屏障在這靈勁力量的猛烈衝擊之上,也不斷震動閃爍,靈力流逝。

大約持續了半柱香的時間,金色屏障最後還是抵不住那靈勁一波接一波的衝擊,最後被擊潰。

剎那間,剩餘的靈勁就將帝家家主完全吞噬其中。

片刻的功夫,帝家家主就猶如血人般半跪在地上,苟延殘喘,但眼神還是顯得那般不屈。

「不愧是人族中實力數一數二的強者,竟然能夠支撐這麼久,但可惜,螻蟻還是螻蟻,最終逃不過被踩死的命運!」李霄雲冷冷一笑。

「我就算是死,也會信守承諾的,我不會讓你有機會阻止他們的離開。」帝家家主看出李霄雲應該是想要阻止白洛奇他們的離開,所以,反正他都已經在劫難逃,為了不讓帝家免遭血洗,他也不能讓李霄雲安然無恙的離開。

「帝家禁術,破魂滅!」就見帝家家主突然盤坐在帝上,雙手迅速結印,頓時,周身的光芒也隨之變得燦爛奪目起來,愈演愈烈。

李霄雲見狀,目光隨之冷簇起來,因為他看出帝家家主是打算玉石俱焚,所以,他馬上閃身出現在帝家家主的面前,一隻手以難以想象的速度瞬間貫穿帝家家主的胸口,頓時,血光飛濺。

但李霄雲還是晚了一步,幾乎同時,帝家家主的整個身軀突然猛地一亮,之後,一股龐大的力量隨之從他體內衝出,金色的華光衝天而起,之後,又猶如漣漪擴散開來,整個側廳乃至方圓百米的建築物眨眼間化為烏有。

整個帝家上下也都看到了這一幕,無不露出震驚之色。

沒多久,金色華光便隨之消失。

等一些帝家長老趕到的時候,就見帝家家主已經屍如枯木,形神俱滅,至於李霄雲早已不知所蹤。

「家主圓寂了!」很快的,帝家上下一片哀聲,誰也想不到會突然發生這樣的事情。

此刻,正在朝地獄魔谷進發的白洛奇他們,也即將遇到他們來到這個世界之後的最大危機。

三日後,剛剛穿越人族與修羅族的交界的白洛奇和慕乙女等人,以及帝龍飛所率領的護衛軍,小心翼翼的儘可能避開修羅族在邊界的巡邏部隊,朝地獄魔谷的方向接近。

「帝統帥,這到地獄魔谷還需要多久時間?「白洛奇走到帝龍飛身邊問道。

「按照估計,兩天後應該就能夠到達地獄魔谷了,但萬一碰上修羅族的巡邏部隊,受到阻攔的話,那可就不好說了。」帝龍飛估計道,這地獄魔谷他也並沒有出過,因為那個地方對於人族強者來說,完全就猶如其名一般的可怕,沒有什麼人族強者會單槍匹馬的進入其中。

「那就但願不要碰上什麼修羅族的巡邏部隊。」白洛奇點點頭,他也知道這次前往地獄魔谷危險重重,所以,他必須做出十足的準備。

之後,白洛奇就退到護衛軍的右側,慕乙女正十分警惕的觀察四周的動靜。

「有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白洛奇對慕乙女問道。

「暫時沒有,但還是小心一點,畢竟,這已經是修羅族的地界,什麼時候都有可能發生……」慕乙女顯得十分謹慎。

「不知道綾羅他們怎麼樣了?希望她能夠及時與我們匯合!」白洛奇還是有些擔憂道。

守望軍魂 「萬一她無法及時與我們匯合,那該怎麼辦?」慕乙女提出了一個十分令人糾結的問題。

白洛奇也馬上簇了一下眉頭,因為這進入修羅族的邊境,本身就十分冒險,所以,他們必須速戰速決的達到地獄魔谷,然後,打開異世之門,穿越回原來的世界,但萬一他們無法與木綾羅及時匯合的話,那情況就會變得更加複雜。

「只能到時候視情況而定了,但我相信她一定會及時趕到的……」白洛奇猶豫片刻后,應道。

「我也希望如此,但萬一不行的話,我也希望你能夠為這麼多人的性命好好考慮一下,帝家和帝統帥這次冒險護送我們,可是付出了很大的代價,而我們也只有這麼一次機會,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慕乙女還是以大局說道。

白洛奇當然知道慕乙女的意思是指,萬一情況不妙的話,他們就只能放棄與木綾羅匯合,而以最快的速度達到異世之門,穿越回原來的世界。

「我知道,該決斷的時候,我是不會猶豫的。」白洛奇也知道現在這麼多人的性命也就在他的一念之間,他只要犯一個錯誤,都有可能讓整支護衛軍陷入難以估量的危險之中,所以,他當然也會以大局為重。

「我先去前方探路……」慕乙女得到白洛奇的答覆后,也放心的點點頭,之後,嬌軀一展直接消失在原地。

白洛奇看著慕乙女的背影,心裡不由百感交集,五味雜陳,因為盡如果不是因為他失去神力的話,或許回去之路也就不會如此困難重重的,但事實就擺在他的面前,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一切順利! 虛幻只是輕輕的把頭轉過去,看著那一桌四個人,圍著一張方桌坐著。其實也不算是擁擠,一人一面,上面有燒雞、牛肉、羊腿,還有兩大壇水酒,以及那旁邊長凳子上的幾柄朴刀。四個人都是凶神惡煞的看著他,眼中流露出絲絲的殺意。

看了一眼那幾人的衣服,虛幻只是輕輕的一笑,緩聲說道,「你們是誰?」

「你管大爺我是誰呢,今日.你讓爺爺我不高興了!」另外一個拍桌子站起來,瞪著虛空的漢子隨手把那桌子上割肉的小刀拿在手裡,一臉詭笑的看著虛幻。

「哦,那你到底是我大爺呢?還是我爺爺呢?」虛幻的臉色緩緩的拉起來,依舊沉聲的說道。

那漢子的臉色一僵,然後惱羞成怒的說道,「雜種,老子是你爹,你.媽……」

「閉嘴!」

虛幻忽然張口喝道,這一聲和他原本說話不一樣,這一聲乃是從丹田發氣,直衝那人腦門,別人聽起來也就只是覺得聲音大了一些,可那人聽著確實如同被一拳看不中的收打中胸口,難受無比。

虛幻緩緩的站起來,瞥了一眼那人,臉色陰沉的說道,「給臉不要臉的東西,你算是什麼玩意,師弟,交給你了!」

那人被虛幻這般訓斥,臉色羞得通紅,要知道他們四人乃是成名已久的江湖高手,如果虛幻的年齡大一些,當個什麼官的話,這般訓斥他們,他們是半個字都不敢說的,可虛幻畢竟只是十五六歲的和尚,白白凈凈的玉面光頭和尚而已!

「呸!還真跟你沙蠍大爺擺你佛子的譜啊!」沙蠍伸出舌.頭,在自己的匕首上舔了一下,然後把凳子一踢大步走向虛幻。

虛空只是一個閃步便來到虛幻的身前,看到他一手刺來的匕首,毫不在意的伸手一抓,差之毫厘的避過刀鋒,正抓住沙蠍的手腕,一番手,把對方反擰制住,順手一拳敲在對方的脖頸上,沙蠍甚至都沒有反抗呢,便被這大和尚一招撂倒。

趕緊利索,而且出手不凡。

其餘的三人都站起來,戒備的看向虛幻,手中的朴刀攥的緊緊的。

虛幻從虛空的手裡,把那匕首拿在自己的手裡,很是認真的看了一下,然後對著那四人,緩緩的說道,「你們四人都是來自西疆吧?大夏國人?」

其中一個眼睛一轉,對著虛幻一抱拳的說道,「我們兄弟不過是路過寶地,有眼不識泰山,衝撞了上師,還請上師高抬貴手,我們這就離開……」

「路過?」

虛幻忽然輕輕的一笑,把那匕首在手裡隨意的轉動把玩,絲毫不在意這麼一柄匕首如果拿到東京汴梁城裡能賣多少錢,只是笑著上說道,「路過寶地也能在這裡穩重一上午,你們會這麼好說話的離開?」

「我不信!」

「上師不信,我們也沒有辦法,我們武威四郎的名頭想必閣下也應該知道一二,難道你真的想要得罪我們兄弟?」那人的臉色一冷,看向虛幻,厲聲的說道,「把我那兄弟給我放開!」

虛幻看向那人,手中的匕首忽然就停住了,稍微一歪頭,似乎是想什麼,轉過頭看向那人,緩緩的說道,「你是沙陀?」

沙陀自傲的點了點頭,很是不屑的說道,「看來上師還是知道我們的嘛,不如就給了面子,咱們就此別過,如果?」

「面子?」虛幻微微一沉吟,輕聲的說道,「那在你怎麽跟楊家交代啊!」

沙陀一時間沒有聽清楚虛幻說的什麼,有些疑問的反問道,「什麼?」

虛幻沒有再說什麼,反倒是虛空上前一步,跨國沙蠍的身體,站到沙陀的對面,沉聲的說道,「佛門敗類,人人得而誅之,小僧今日就為我佛斬妖除魔,混蛋受死!」

沙陀一愣,不由的眉頭緊鎖,把目光看向虛空,沉聲的說道,「既然你知道老子的名號,就應該知道老子的大力鷹爪功不是吃素的,看你那碩大的腦袋,真的被我抓爛就不好了!」

虛幻返身坐在凳子上,對著虛空說道,「給個面子,不要死了就好!」

「放肆!」

沙陀的臉色一邊,然後眼光中的陰森愈發的濃重起來,望著虛空那如岳如淵的身形,忽然一縱身撲過去,嘴裡卻在喊道,「併肩子上!」

要說這西域佛門跟中原的的確有些迥異,比如西域信奉鷹王為護法,而非金剛。這沙陀便是當年武威敦煌一代最著名的寺廟裡的護法弟子,後來在大夏國往西開疆擴土的時候,還俗投靠了大夏,再然後有從大夏的軍隊中消失,這兩年卻在東京汴梁混出了一些名頭。

糾集一些西域的武林人士,反倒讓他成了一些氣候。

而說到這武功上,就更是如此,看著這沙陀是向著虛空而去,半空中一個轉彎,目標竟然是背對著他的虛幻,這讓旁邊的店家看著瑟瑟發抖,深怕自己攤上這人命官司。

虛幻背對著沙陀,就在他馬上要一爪抓住後背的時候,虛幻忽然朗聲說道,「楊家豢養你等,這可是死罪啊!」

「什麼!」

沙陀耳聽八方,又是專心致志的對付虛幻,所以這句話聽得真真切切的,一時間心中大驚,竟然硬生生的收回了自己的利爪,面色驚慌的看著虛幻,大聲呵斥的說道,「你說什麼胡話呢,我沙陀生來喜歡大塊喝酒大塊吃肉,自由自在,跟誰都沒有關係!」

虛幻只是呵呵的一笑,把自己的包袱拿起來,背好才淡淡的說道,「你們是等我的吧?楊信的意思?」

說完這句話,虛幻便大踏步的離開,聲音卻幽幽的傳來,冷冷的說道,「臉面這種東西,害人呀,他楊信有,我虛幻也有,給你這個半吊子佛門弟子的面子,你們死不了!」

沙陀的心神大亂,這事不要說別人,就是楊家的人,楊老令公都未必知道,自己只是為了討好楊信,這才在楊信喝酒大罵虛幻的時候,自告奮勇帶人來的,卻沒有想到他竟然猜到了。這不能不讓他心驚!

絕不做舔狗 要知道,他可沒有得到老令公的欽許!

楊信是嫡孫不假,可畢竟不是楊家的家主!

想到這裡,猛然回過神來的沙陀,猛然把身子一拔,一個鷂子翻身落到三丈之外,轉過身看向背後,這才發現他那兩個兄弟已然被虛空打敗,撂倒在地上,看那痛嚎的樣子,似乎至少也是斷了骨頭!

「你可真狠啊,還是出家人,也不怕佛祖降罪!」沙陀臉色一青,黑著臉看向虛空。

虛空卻是一咧嘴,笑了,緩緩的說道,「小僧未曾破殺戒呢!」 三日後,在護衛軍的掩護之下,一路披荊斬獸,白洛奇等人終於抵達地獄魔谷的入口。

到達入口后,護衛軍便找了個安全地帶,原地紮營。

「龍玄公子,護衛軍只能送你們到這裡了,等你們與其他同伴匯合后,我就必須先率領護衛軍撤離此事。」營帳內,帝龍飛對白洛奇和慕乙女兩人說道。

「好的,這次辛苦帝統帥了,回去之後,替我跟家主道歉,若是沒有帝家的鼎力相助,我們恐怕也無法順利抵達這裡。」白洛奇感激說道。

「龍玄公子太客氣了,憑龍玄公子為我們帝家以及人族所做的,這都不算什麼。」帝龍飛語氣之中也是充滿佩服之意。

聊了幾句后,白洛奇和慕乙女就先離開帝龍飛的營帳。

「要不要我先進入地獄魔谷探察一下安全的路線?」慕乙女對白洛奇問道。

「也好。」白洛奇知道一旦進入地獄魔谷,那接下來就只能靠他們自己的力量達到異世之門的位置,所以,還是有備無患比較好。

之後,慕乙女就帶上姬無雙,離開營地,進入地獄魔谷。

與此同時,就在離地獄魔谷西北側的幾裡外,一支數百人的隊伍正急速朝地獄魔谷的入口接近,而率領這支隊伍的正是與白洛奇約定在入口匯合的木綾羅。

「國主,差不多再趕半天的路,我們就能到達地獄魔谷的路口了。」這木綾羅身邊的一位原木神國大將彙報道。

「好,龍玄他們應該已經在入口等我們了。」木綾羅估計道。

就在一切本該十分順利的時候,讓木綾羅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在他們離地獄魔谷的入口只有一里遠的地域,突然驚現一數千人的修羅族部隊,十分訓練有素的將木綾羅的隊伍所包圍。

「綾羅,你太讓我失望了!」就見修羅族部隊之中走出一道挺拔的身影,俊朗的面貌帶著幾分殺氣。

如果白洛奇此時在這的話,一定會十分驚訝,因為這身影正是李霄雲。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