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他娘的,此時的自己,哪裡還有什麼鼻子,卻是頹然的大張著嘴,想要吞噬些水裡的氧氣,卻是什麼都沒有。

易立細細看去自己,竟是成了一條魚。

他心臟噗噗亂跳,膽戰心驚,這到底是什麼禁制?

竟是強悍到了這等地步!!

此時的易立,分明感覺到自己,彷彿是重生了,成了一條魚,一條鯉魚!!

更倒霉的是,此時自己所在,是一條幹涸了的湖澤。

湖澤?!

易立微微一愣,不會吧?!難不成,是自己先前所見的那一汪乾涸了的湖澤?

不過此時,由不得他去思考,感覺到旁邊,似乎還有那麼幾條魚,在乾燥的泥巴里,拱起了身子……那副樣子,便是聽天由命的樣子!!

見此,易立知曉自己即便是在幻禁中,卻也是時日無多,必須得做些什麼了。

如同很胖那些魚,被烈日灼燒著身子等死,那是不可能的!!

易立,從來都不是那種一昧屈服的人。

畢竟,他從當初重生為冰犬的時候,便心有死意,但那死意,卻是永遠都不會再在易立的心中出現。

活著,活著!

必須得求生!!

縱使這是在禁制中,但易立知曉,一旦自己無法破開眼下的局,任其發展下去,那麼自己面對的後果,將會比現在,要糟糕數百倍。

不能死,不能聽之任之!

易立魚眼一瞥,看到了在他不遠處一丈遠,竟是有一汪尚未徹底乾涸的濕泥巴,甚至是連灘涂都談不上。

但那些看起來濕漉漉的泥巴,卻是讓易立看到了些許希望。

尾巴搖曳,便借著甩動之力,艱難地移動了分毫!!

周身之間,更是因為和地面的摩擦,而感覺到火辣辣一般的疼痛感覺。

但這點苦,這點磨難,對於易立來說,不算什麼。

他曾在三荒界虛境之中,看不到絲毫希望的情況存活了三百載!!

那是比死都要痛苦一萬倍的經歷,可易立,硬是撐過了三百年。三百年的孤寂磨鍊,三百年的苦難抵死糾纏,讓他練就的心志,變得極為的恐怖。

縱使此時此刻,很難熬,但對易立來說,希望是有的。

只要有希望,易立便能熬下去。

即便是沒有希望,易立便會幻想著希望,同樣是能熬下去。

更何況,區區一丈遠便是有濕泥巴!

那是,存活下去的希望。

易立,爬著!!

許是應為剛剛熟記了老鬼「註疏論」的緣故,他的腦海里,便又想到了老鬼的註疏言語:澤無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

如果說此時易立的志是什麼,那便是活著!!

為了活,死都不怕!!

他堅定了信念,唇邊流露出一絲冷漠笑意,這禁制,又如何能攔得住我?縱使沒有老鬼的「註疏論」,我易立,也能輕而易舉得破開這道禁制。

這道禁制,易立明白了。

雖然看起來挺可怕,是生死間的考驗,但易立無需明悟「註疏論」便已經是有信心,我易立,定能活下去。

澤無水,困!

君子以致命遂志!

我易立此時是枯澤中的一條鯉魚,那麼我的志,便是活著,甚至是化而為龍。

即便身死,亦有何妨?

易立冷笑,在毒辣辣的太陽光下,他魚嘴邊的冷笑之意,讓人心寒。 ?澤無水,困!君子以致命遂志。

這是老鬼「註疏論」內的一言,這一言,是破解禁路第二步石階上禁制的方法。

即便沒有古卷註疏論,易立自信,自己定是能夠破解這道禁制。

無他,易立本就是這樣的人。

致命而遂志。

縱使在如何的困頓,易立都是那個絕對不肯輕易放棄之人,即便是死,他也會是那最後一個死去的人!

即便在這禁制中,他成了一條魚,成了一條在乾涸的大澤內的魚。

但,易立不屈。

致命遂志,便是他此時最好的寫照。

這命都不要了,還有什麼好怕的?

易立在經過一條同伴的時候,目露凶光,裂開大嘴,露出森然尖銳的魚牙,趁著那條魚犯暈的時候,易立一口咬破了他的皮,吸吮起了流血的鮮血。那條魚,目露驚駭之色,看著易立,他無論如何都想不通,為何自己在這該死的禁制中,成了一條瀕死的魚,卻久久不能死去……在這半死不活,頹喪沒有絲毫鬥志的時候,竟是被一條魚咬了一口,而且那條該死的魚,竟是吮吸起了自己的鮮血。

隨著那條魚身上的血,被易立大口的吞噬,那條魚的目光中驚駭之色,化作了醒悟。

原來,咬他的,不是一條魚,而是和他一樣,同樣是被困在這道禁制中的修士。

在其逐漸朦朧的眼中,流露出一絲冷笑和嘲諷之意。

「沒用的,沒用的……你是絕對不可能破開這道禁制的!」

易立看到了面前這條魚眼中的神色,但他沒有絲毫理睬,他也是察覺到了,這條魚,很有可能是和他一樣,深陷在這道禁制中。

只不過,眼下看來,這條魚全然沒有了絲毫的鬥志,即便是被易立吸血,也沒有太多的反抗。

這條魚,冷眼旁觀,神智逐漸的模糊,但卻不甘心咽下最後一口氣,用迷茫的眼神看著易立。

他要看到,易立和他一樣失敗!!

他看到了,易立整頓了片刻,便沒有停頓,毫不猶豫地繼續向前,甩尾,借力,搖曳攀爬。

易立的身形,在他的目光中,愈發得遙遠,愈發得朦朧。

不知過了多久,他似乎看到了易立,身子一擺,衝進了那片僅存不多的灘涂中!

灘涂雖然不大,但卻濕滑,蘊含著大量的水分。

而後,那灘涂之中,陡然間迸發出七彩光澤,霞光熠熠,一條五爪神龍,咆哮中直衝天際,剎那間,消失不見。

這條魚眼睛中流露出驚喜之意,他看到了希望,想要掙扎著向前,卻是身子一軟,癱倒在乾涸板結的地上。

那雙眼,流露出了濃烈的不甘和絕望,以及憎恨。

他死了,死在了自己的手裡。

希望,不是在別人的身上,永遠是在自己的手裡。

若是放棄了希望,那將會,永遠都沒有明天。

……

易立的身形,在沖入灘涂前,便已經感覺到,自己似乎撐不過下一秒了!

但,他內心冷冽,依舊冰冷得告訴自己,只要撐過下一秒,便還有機會。

在他終於沖入灘涂后,他的心神已經絕望,他的身體已經磨損,幾乎是到了身死道消的地步。

但在他沖入了灘涂的下一刻,易立的身上機能便是迅速地恢復著,灘涂的泥巴和液體,便如同時最為神妙的藥膏和靈液,潤澤著他的患處和傷痕。

與此同時,在這虛天上,有一道威嚴至極的聲音傳了下來,更有一道金色聖潔的光芒穿透了雲彩,照射在了灘涂上。

那聲音道,「賜,躍龍門!」

話罷,易立感覺到,自己的魚體內,彷彿是有一股狂暴能量在蔓延爆發,之後,他察覺到,自己的魚鱗豎了起來,閃爍起了金芒,之後,長出五爪,紫氣騰騰,腦袋一邊,化作龍首,更有龍鬚龍角,漸漸地長出。

「躍龍門!!」

那威嚴至極的聲音大吼一聲,隨後易立也是忍不住得大吼一聲,龍吟陣陣,傳遍了這乾涸的枯澤、

「吼!!」在這一吼之下,更有無上的威壓瀰漫而出。

聖潔的精光瀰漫中,易立一衝而上,直上天際。

此時的他,哪裡還是什麼在乾涸的枯澤中,等待死亡的一條錦鯉,分明已經是一條五爪紫金神龍,渾身紫氣騰騰,貴不可言!雙目如電,雙須如鋼鞭,五爪勝鋼鐵,獠牙如冰雪,鱗甲似鐵盔,渾身縈繞在紫氣之中,雲遮霧掩,一拍貴氣。

魚躍龍門,化而為龍!

易立目光之中,躊躇滿志,志得意滿之下,他俯下頭,看了一眼那滿地的乾涸的枯澤,瘡痍如毒瘡,讓人不忍直視。

「阿嚏!!」

易立張大嘴巴,呼風喚雨,頃刻間,雷雲滾滾,電閃雷鳴間,傾盆大雨鋪天蓋地的下去。

在其施雲布雨不過是瞬間,先前看起來乾枯毫無生機的大澤,此時竟然已經是一片汪洋,浩瀚千里!

水光粼粼,澄澈見底。

大澤兩旁,生機盎然,湖底依稀可見,生靈浮動,望著天空之上的易立,不斷叩首感恩。

易立的嘴角,望著這一切,流露出一絲冷笑。

天不救人人自救,地不渡人人自渡!!

微風輕浮中,湖面波光粼粼,一片碧綠盛景,天地間一片蔥綠。

待微風過去,望著那如鏡看去,易立看去,大澤中自己的倒影,赫然便是自己狼首的模樣,這說明,自己還是自己。

他的目光,微微恍惚,狠狠地一甩腦袋,待睜開眼睛,細細看去的時候,這才察覺到,此時的自己,赫然便是站在禁路上的第二步石階上。

在其目光中,在這第二步石階上,有一個凹坑,坑坑往往,此時這凹坑之中,布滿了清冽的水!!

易立此時便是盯著這汪水,此時隨著他回過神來,易立從這汪不過是巴掌大小的凹坑的水中,看到了自己模樣的倒影。

見此,易立的嘴角,流露出一絲微笑。

「原來,如此!」

這禁路第二步石階的禁制,竟是如此巧妙而詭異。

易立根本就不知曉自己何時踏上這第二步石階的,對於自己,究竟是何時看得那汪水出神,他也是不知。此事略微一回味,便是覺得,這禁路上的禁制,果真是詭譎!!

要說難易程度,易立不大容易比較。

只是這禁制,懂了便是容易,若是不懂,那便極難!

易立將第二步石階上的水窪,映刻在自己的腦海中,徹底掌握了這第二步的禁制后,拾階而上!

ps:大家好,我是作者赤耳丹寧,本書需要大家的支持,一張推薦票,一張月票,一個訂閱均可!!還請大家,能夠支持一下正版,訂閱些章節。如果實在是不願意訂閱,如果覺得寫的不錯,還請幫忙訂閱一下,VIP章節的第一章。如果手中有推薦票的筒子們,請幫我投些票。如果有意見或者是建議的話,可以在書評區留言交流。謝謝大家,本書首發在起點中文網。 ?易立拾階而上,在禁路上行走,須得一步一個腳印,每一步邁出,在禁路上的石階上,都有相應的禁制。只有破開了禁制,才能踏出下一步,可以說,這是禁路上的修行。而他所獲得,不僅是學會了在這一過程中遇到的禁制,更是相應得增加了三荒榜上的荒數。

在第五步石階上的禁制中,易立遇到了一名被困在禁制中的修士。

此人在易立踏入第五步禁制的時候,已經奄奄一息。

易立沒有心慈手軟,直接斬殺了此人,奪取了其為數不多的荒數,並且吞噬了其體內的星點。

如此一來,易立在三荒界內存在的時間,便又是增加了幾分。

看著地面上流血的屍體,易立無動於衷。

此人在禁制中被困的太久了,已經是瀕臨死亡,易立殺之,對他來說,甚至是一種恩惠,畢竟,自殺須得莫大的勇氣去面對那恐懼。

在這條禁路上,類似這般的場景,時不時地,不停地上演著。

沒有慈悲,也不需要憐憫,有的,只能是殺戮!!

難不成,要伸出援助之手,就他?

在禁路上,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不是易立冷漠,而是規則,便是如此。

易立不停地破禁,不斷地拾階而上,不斷地奪取他人的荒數,不停地吞噬他人體內存有的星點。星點越多,在這三荒界內,存在的時間,便會越久。星點是眾人在進入三荒界時,所獲得的進入三荒塔的機緣,星點越多,則意味著,能夠在三荒塔內待的時間越長。

當初易立血腥殺戮,奪取他人的星點,總算是凝聚了四道星點,有了進入三荒界內的資格。

但而今,他進入三荒界內,已經有兩年之久,體內星點,已經是逐漸得黯淡。

只有奪取他人的星點,才能在三荒界內待得時間越長,如此一來,才有機會獲取更多的機緣。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