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應該還是處於封鎖狀態的吧!”

“但是如果兇手真的是李小娟……看到那棟教師宿舍被封鎖了,應該都能猜到是什麼情況了吧!”

“不管怎麼說,我們還是先回去吧!”陳琛拍了拍釋彌夜的肩,“我們先盯住李小娟……晚上把她叫到宿舍?”

“陳老師你的意思是……讓她看到那個灰影?”

“可是她應該跟我一樣,看不到的吧!”潘錦繡有些疑‘惑’。

“別說你了,連我都看不清楚!”佳沫兒翻了個白眼,“但是不管怎麼說,晚上她來了,白魅也來了,總能‘弄’出點什麼吧!”

雄霸天下三國魂 “我現在突然很想念曲林靜了!”釋彌夜嘆了口氣,“有她在的話,直接就可以從李小娟的口裏問出真相。”

“不過曲林靜的妖力的確是太逆天了!”潘錦繡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她這樣子,如果想要知道,那不是連誰誰誰的祖宗十八代都能問出來嗎?”

“你知道你的祖宗十八代?”佳沫兒的臉黑了黑。

“我不知道……我就這麼個意思!”潘錦繡鬱卒的看了佳沫兒一眼,才又拽住了釋彌夜,佳沫兒有些好奇的拉着潘錦繡:“潘錦繡,你跟李小娟很熟?”

“說太熟也算不上。”潘錦繡聳聳肩,“只是以前一起逛過街,平時見面了也會聊幾句……李小娟的‘性’格屬於比較自立,也比較倔強的那種吧!” 釋彌夜點了點頭:“那好,我們先回學校吧!”

原路返回學校,第二節課正好下課,學生們都成羣結隊的去上廁所。 *79小說&潘錦繡眼尖,一下子就發現了走在人羣裏的李小娟:“小夜,你看!那個長頭髮!就是穿着藍‘色’羽絨服的那個!她就是李小娟!”

釋彌夜看過了過去,略有些驚異。

李小娟看上去是一個頗爲溫柔的‘女’孩子,臉‘色’略顯蒼白,看她的身材,骨骼也屬於比較纖細的那種——釋彌夜有點開始懷疑自己的推斷了,像李小娟這樣身材的‘女’孩子,真的能殺死劉芸兒和李堯楠嗎?

佳沫兒也愕然了:“這……這個李小娟,也太柔弱了吧!”

潘錦繡聳聳肩:“所以我才說嘛,殺人兇手說不定就是那個劉芸兒的情夫,這李小娟的這個樣子,怎麼可能回事殺人兇手嘛!看她的樣子,只怕是連刀都舉不起來!”

“不管怎麼說,今天晚上都要把李小娟叫到我們宿舍來。”釋彌夜沉‘吟’了一下,“不管她是不是兇手,我們都有必要讓她知道事情的真相。”

陳琛倒是一臉的若有所思:“前兩天佳沫兒也跟我說了蔡華奕的事情,蔡華奕的樣子,只是單純看着的話,沒人會相信他是個變態殺人狂魔吧!”

“可是也要考慮到人家能不能殺人啊!”潘錦繡嘟着嘴。

“好了,先回教室吧!”陳琛收回視線,率先往教學區走去。

到了教室,釋彌夜剛坐到位置上,白魅就擡了擡眼皮:“又去哪裏去了?”

釋彌夜嘆了口氣,把這件事情告訴了白魅。

“這個李小娟肯定有問題!”白魅聽完了也只是淡淡的又合上了眼,“今天晚上讓她到你們宿舍去的話,直接就問好了。”

釋彌夜也點點頭:“那好……不過你記得來的時候不要被人發現了。”

白魅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轉過頭去不理她了。

下了晚自習,釋彌夜挽着佳沫兒,一邊走一邊小聲的討論着潘錦繡能不能把李小娟叫到宿舍來。只是走着走着,釋彌夜就忍不住往後面看了去。

“怎麼了?”佳沫兒有些疑‘惑’的跟着看了過去。

“我怎麼覺得……有什麼東西在跟着我們?”釋彌夜有些疑‘惑’的回過頭。

佳沫兒打了個寒顫,也不知道是凍的,還是被釋彌夜這句話給嚇的。

釋彌夜忍不住又回頭看了一眼,身後除了說說笑笑的學生,黑漆漆的釋彌夜也看不到別的東西。

“釋彌夜!”佳沫兒緊緊的抓着釋彌夜的袖子,“會不會是那個灰影……跟着我們啊?”

“應該不會吧!”釋彌夜想着也覺得背心有些發涼——她想到了天韻學院那個身後總是趴着一隻‘女’鬼的那個老師了。

“那個,佳沫兒,你也能看到鬼的吧!”釋彌夜有些不適的動了動肩膀,“我的背後有沒有趴着一隻鬼?”

釋彌夜話音剛落,她的後腦就被重重的‘抽’了一下,讓她一個踉蹌,差點栽倒在前面。

“怎麼了?”佳沫兒有些害怕起來,“你,你怎麼了?剛剛,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釋彌夜‘摸’着後腦勺,想到了一個可能‘性’,臉立刻就黑了黑:“那啥,佳沫兒,沒事了,我們還是回307號去吧!”

“到底怎麼了?”佳沫兒越發的莫名其妙。

打開307號的‘門’,陳琛正在鋪着‘牀’:“回來了?”

“回來了。”釋彌夜拉着佳沫兒走進了寢室,又把‘門’給關上了,纔有些無奈的轉過身,“喂,你可以出來了吧!”

佳沫兒立刻攥緊了釋彌夜的手。

“既然都猜到我了,一開始說什麼‘有沒有鬼趴在背上’這樣的話?”白魅黑着臉,伸手又在釋彌夜的額頭上‘抽’了一下。

釋彌夜嘟了嘟嘴:“我是在你打了我之後才意識到是你的啊!”

佳沫兒的嘴角‘抽’了‘抽’,立刻就鬆開了釋彌夜的手:“原來是白魅……嚇死我了!”

白魅的臉更黑了。

“現在我們都來了,就等潘錦繡把李小娟帶來了。”釋彌夜‘揉’着自己的額頭,“也不知道她用的什麼藉口。”

陳琛沉‘吟’了一下:“如果李小娟真的是兇手的話,我想現在這種情況下,潘錦繡只要說一句‘我知道你的祕密’這樣的話,李小娟就會上鉤的吧!”

“可是若是李小娟真的是兇手的話,潘錦繡說這樣的話,不會有危險嗎?”

“這可是在學校裏,李小娟就算是想要做什麼也不行吧!畢竟這會纔剛剛下課,周圍還是有很多學生的!”

正說着,外面就傳來了說話的聲音。

“吶,李小娟,我就是住在這裏的。”

“你不是說有事情跟我說嗎?到底什麼事情?”這個聲音很冷,還帶着那麼一絲不耐煩。

“進來說吧!”潘錦繡推開了‘門’,率先走了進來。

惑亂風塵 李小娟剛要進來,一看到坐在‘牀’上的白璃,立刻就愣住了:“你們……居然讓男生進‘女’生宿舍?”

白魅眼神一凝,整個人就冷冷的看向了李小娟。

李小娟打了個寒顫,立刻就住口了。

“咳。”釋彌夜站了起來,“你就是李小娟吧!你知不知道,你弟弟的屍體今天被發現了?”

“弟弟?什麼弟弟?”李小娟臉‘色’微微一變,只是語氣還是冷冷的,“我纔沒有什麼弟弟!”

“李堯楠,李大頭,難懂啊他不是你的弟弟嗎?”佳沫兒走了過來,一伸手就把‘門’給鎖上了。

李小娟的表情更冷了:“你們到底想要說什麼?”

“你自己也清楚的吧!李堯楠的屍體到底是在哪裏被發現的。”釋彌夜的臉上‘露’出了一種厭惡,“聽說剛死不久,屍體上還有蛆……”

“不可能!”李小娟話一出口立刻就發現不對,立刻就輕咳了一聲,“這是冬天,怎麼會有……蛆……”

“可是我看到的,就有啊!”釋彌夜偏着頭看着她,“我看到,李堯楠的左邊脖子上還有一個大大的傷口……血流到到處都是……”

李小娟的臉‘色’有些發白,她死死的捏着拳頭。

潘錦繡也發現不對了,臉‘色’也詫異起來:“難道殺死劉芸兒和李堯楠的,真的是你?李小娟?”

“不,不是我!”李小娟的臉‘色’更白了,“我,我沒有殺人!”

“有沒有殺人不是你說了算的,也不是我們說了算的,更不是警察說了算的。”釋彌夜聳了聳肩,“李小娟,今晚你就住在我們宿舍。你殺沒殺人,就讓你的弟弟來說說看!”

李小娟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駭:“你,你,你說什麼?”

“李小娟,我又不是警察,我管你殺沒殺人?可是你弟弟的鬼魂來找我們了,讓我們給他報仇……所以,今晚就讓你跟你弟弟面對面的聊聊吧!”釋彌夜惡質的笑了,“我想那個場景一定非常的好看。”

李小娟渾身不可抑制的顫抖起來:“你,你胡說!這,這個世界上,怎麼,怎麼可能會,會有鬼!”

“你不相信就算了啊!等今天晚上你見到了,你就會相信了!”釋彌夜一攤手,“你放心,我們不會走的,就在這裏,看着。 首席的倔強前妻 看你到底怎麼跟你弟弟‘交’代!”

“我沒有殺人!這個世界上也沒有鬼!”李小娟的臉更白了,“你們,你們別想騙我!別想騙我!”

“我們騙你幹什麼?”陳琛因爲站了起來,“我們腦子又沒有問題!沒事攙和這些事情幹什麼?我們不過是因爲被你弟弟纏得太厲害了!每天半夜都會被冷醒!你看看我們這裏的幾個人,有誰沒有感冒?”

李小娟大口大口的喘息起來。

“不過你放心好了,我們不會讓你弟弟傷害到你的!”佳沫兒也撇了撇嘴,“反正不管怎麼說,有些事情你都得跟你弟弟說清楚……對了,還有你的繼母!”

“沒有!我沒有殺人!”李小娟一步一步的退着,妄圖逃離307號,只可惜‘門’已經被佳沫兒給鎖上了。

“你想要到哪裏去?”佳沫兒皮笑‘肉’不笑的站到了‘門’口。

“我可以告你們非法拘禁!”李小娟一臉的惶恐和緊張。

“有本事你就去告好了!”釋彌夜聳聳肩,“到時候我們就把你弟弟跟我們說的那些全部都告訴警察。”

李小娟扶着牆,全身又開始發起抖起來。

“釋彌夜,那個灰影,一般什麼時候出現?”白魅看都沒有看李小娟一眼,只是悠然的坐在那裏。

“我一般是四點半的時候準時被冷醒。”釋彌夜偏頭看了看陳琛,“陳老師你呢?你昨天是什麼時候被冷醒的?”

“差不多也是那個時候。”陳琛推了推眼鏡,又想了想,“就是覺得特別冷,然後我一過來,就看到它站在我面前了!”

李小娟渾身抖得更厲害了。

“那我們就先睡一會,等到四點了再醒好了。”釋彌夜的嘴角一翹,“李小娟,你是睡在最外面跟你的弟弟親密接觸呢,還是睡在裏面呢?”

李小娟強制鎮定的看着釋彌夜:“我,我要回自己宿舍!”

“現在你還不知道嗎?”釋彌夜笑‘吟’‘吟’的看着她,“我們是不可能讓你出去了!今晚你必須要見到你弟弟!”

總裁只歡不愛 “我不要!”李小娟都有點崩潰了,“你們休想要找個什麼小孩子出來就糊‘弄’我!”

“是不是找的小孩子,等凌晨它出來了你不就知道了!”釋彌夜嘖了一聲,“你都不知道,從我們到這裏來,它每天晚上都會來跟我們說它是怎麼怎麼被你殺死的!一邊說它的脖子上還不停的流着血……它的身體也在慢慢的腐爛,有蛆蟲在它腐爛的皮‘肉’裏鑽來鑽去……”

佳沫兒乾嘔了一聲,怨念的瞪了釋彌夜一眼。

釋彌夜只是盯着顫慄得更越發的厲害的李小娟:“它告訴我,它就蜷縮在那個書桌臺的下面,看着你把它放下之後離開……看着自己的身體開始腐爛……看着自己的眼珠子掉落在地上……看着有鳥進來啄食它的眼球……看着自己臉上的皮‘肉’一點一點的爛掉……看着蒼蠅在它身上產卵……”

這下不只是佳沫兒了,連潘錦繡和陳琛都跟着乾嘔了一下。

白魅詫異的看了釋彌夜一眼,眉頭皺了皺,表情卻舒展了開來。

“別說了!別說了!”李小娟捂着自己的耳朵,拼命的搖着頭,聲音異常的尖利,讓人很難想象那樣的聲音是從她那纖細的身體裏發出來的。

“我不說,那就讓你弟弟親自跟你說好了。”釋彌夜的聲音又低沉了下去,“就讓它親口告訴,它是怎麼被你殺死,又是怎麼被你拖到教師宿舍樓,再是怎麼一點一點腐爛的……”

“別說了!”李小娟眼淚迸濺,“我不想的!我也不想的!我不想殺他的!”

五人對視了一眼,釋彌夜皺着眉想了想,才又放軟了聲音:“是被他撞到了你殺劉芸兒的經過了吧!”

李小娟頹然的坐到了地上:“我不想的!不管是劉阿姨還是楠楠,我都不想的……”

“可是你還是殺了他們!”陳琛面無表情的看着她,“你口口聲聲的說着不想,可是你還是殺了你的繼母和你的弟弟。” “她不該打我的……她爲什麼要打我!”李小娟捂着臉‘抽’噎着,“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慢慢說……說出來,心裏也就沒有那麼難過了。 *79小說&”釋彌夜蹲到了她的面前,“李堯楠可是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

“是我掐死他的!”李小娟坐在地上縮成了一團,“是我掐死了他……他看到了……我不能讓他活着……”

“看到了你殺劉芸兒的經過?”

李小娟緊緊的抱着自己的雙膝,一如李堯楠的屍骨一樣:“那天下午,我帶楠楠出去玩……因爲在回家的路上,我遇到了同學,就跟她聊了幾句……可是一轉頭,楠楠就不見了……”

那天李小娟帶着李堯楠在清平鎮上玩,快要吃中午飯的時候才又帶着李堯楠回家。在路上李小娟遇到了同班同學,便停下來聊了一會。等聊完了,李小娟卻沒有找到了李堯楠。不過那裏距家裏也不遠了,所以李小娟只是單純的以爲李堯楠回家去了,便跟同學告別也回家去了。

可是等李小娟回家了一問,才知道李堯楠根本就沒有回來。

劉芸兒有些急了,便讓李小娟自己在家裏吃飯,然後跑出去找李堯楠了。

李小娟心裏也過意不去,沒有吃飯,也開始出去找。

本來前幾天的時候,李小娟就跟劉芸兒吵了一架,雖然最後又和好了,但是兩人心裏始終有些隔閡。因爲前幾天劉芸兒試探‘性’的跟李小娟說,讓她挪出一部分李泰軍的賠償金,讓她來做點生意,好維持這個家庭的開銷。畢竟現在李泰軍死了,劉芸兒也都只是下地乾點農活,要養兩個孩子,一個初中一個小學,就算李泰軍的賠償金再多,也架不住這樣坐吃山空。

當時李小娟已經就聽鎮上的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議論說這下李泰軍死了,劉芸兒當了家,肯定就沒有李小娟的好日子過了,還說了可能劉芸兒會把錢都捲走改嫁,把李小娟一個人丟在這裏的這樣的話,所以一聽到劉芸兒提到錢的事情,她立刻就敏感了,說絕對不會把錢拿出去做什麼生意。

劉芸兒倒也苦口婆心的說了一番道理,可是李小娟鐵了心的認爲劉芸兒別有所圖,劉芸兒越是想要說服她,就越是讓她反感。說到最後,李小娟也忍不住就說了“你是不是想要帶着錢跑掉”這樣的話,讓劉芸兒當時就生氣了,狠狠的責罵了李小娟一頓。

李小娟雖然也知道自己不應該這樣武斷的判定劉芸兒一定是想要攜款逃走,但是她還是倔強的不同意把錢拿去做生意。

劉芸兒被氣到了,當時就甩了一句話:“你持卡,我持存摺,我也能取到錢!”

當天晚上兩人鬧得不歡而散。不過之後幾天李小娟去偷偷的查過幾次,劉芸兒並沒有去取過錢,她的心裏才稍微安定了些。想想劉芸兒這些年對她的確是不錯,對她和李堯楠也從來沒有過偏頗,劉芸兒的確也是自己可以取到錢,可是跟她說了,就是想要徵詢她的同意。這幾這樣‘亂’七八糟的鬧了一通,倒有些不明是非了。

所以之後兩人雖然偶爾會覺得有些尷尬,但是日子還是一樣的過了。

只是這天兩人在外面找了一下午,都沒有找到李堯楠,到讓兩人都慌了。

到晚飯時間,兩人同時回到了家裏,可是李堯楠還是沒有回來,桌子上的午飯已經冷冰冰的了,兩人誰都沒有心情吃飯。劉芸兒埋怨了一下李小娟沒有把李堯楠看緊,看着越來越黑的天‘色’,想到最近頻發的拐賣兒童的案子,劉芸兒的面‘色’也越來越憂慮了。

李小娟心裏也有些煩躁,弟弟的失蹤也的確怪她。兩人又合計了一下附近還有什麼地方沒有找到的時候,李小娟突然就想到了清平中學。

“可是清平中學是被鎖着的!”劉芸兒當時就反駁了李小娟的話,“我記得有段圍牆好像坍塌了,所以楠楠會不會跑到清平中學裏面去了?”

兩人越想越有可能,立刻就打着手電筒往清平中學走去。

繞着清平中學一圈,兩人總算是找到了那段坍塌了的圍牆。

果然,圍牆是整個向外坍塌的,所以從外面很方便的就能踩到圍牆上,不過上了坍塌的圍牆,距裏面的地面還是又差不多一米五的高度。

兩人小心的進到了清平中學裏,因爲天已經黑了下來了,兩人手拉着手,打着手電,一邊呼喊着李堯楠的名字,一邊漫無目的的走着。

兩人磕磕絆絆的找了半個小時,還是沒有找到李堯楠,眼見已經快要八點多了,劉芸兒急的都快哭了,一邊擔憂着李堯楠會不會被人販子拐走了,一邊數落李小娟。

李小娟本來心裏有愧,但是被劉芸兒數落多了,心裏也有些不舒服,當時就頂撞了一句。

“是楠楠自己跑掉了,我不過就說了會話!是不是爸爸不在了,你就真的要開始虐待我了?”

劉芸兒本來就焦躁着,聽到李小娟這話,想到自己打定主意不再嫁了也要把李小娟拉扯長大,心裏也覺得有些委屈,就回了句“我什麼時候虐待過你了?你自己‘摸’着良心說說!”

這話說得李小娟的心裏更不舒服了,兩人就一邊吵着架,一邊找着李堯楠。

等找到後‘操’場的時候,兩人的爭吵終於到了頂峯。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