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看著雲升和落塵的背影,他不由得罵道:「二世祖!敗家子!……」

這些雲升是沒有心思來理會了。

因為落塵正在理會他:「你怎麼能這麼浪費啊,他起碼應該要找我們三十幾塊呢,這些錢,我們坐出租可以來這裡玩好幾次了……」

「你的意思是還想和我繼續來玩嗎?」看著雲升那驚喜中帶著猥瑣的表情,她也數落不下去了。

因為他的心裡其實是很甜蜜的。這個男人願意為她這麼付出,還有什麼不好的呢?

想著想著,他的手臂不由自主的就抱住了雲升的手臂,那在夢境里被他的魔掌撫摸的玉兔,也在走動間不時的碰在雲升的手臂上。

二人的關係就這樣進入了實質性的階段。

「對了。那個給你送錢的人是什麼人啊?我這是第二次看到他了,快說。」

「我的兄弟。」

「親兄弟嗎?他很有錢嗎?」

「不是親兄弟勝似親兄弟,他的錢就是我的錢。」

「他一次性給你這麼多,他不心疼?」

「你的問題真多,他的錢就是我的錢,知道不?」……

就在廣場周圍就有兩家很大的商場,雲升是有心為她買些衣物的,最後在落塵的一再堅持下,只買了一雙鞋。

超級學霸科技系統 在開始的激動過後,雲升很快就想起來,吳伐他們還在等著呢。

他也知道,這勉強算是第一次約會,肯定不會有什麼其他的節目了,還不如早些回去,也好辦自己的事情去。

在雲升表明了想要回去的意思后,落塵還有些戀戀不捨似的。

雲升說道:「今天已經很晚了,我們先回去,改天再來呀。」

她也只得勉強同意了,雲升先將她送到她們的小館子上,然後一邊緩步往回走,一邊散出神念,很快就找到了吳伐他們。

雲升來到暗處,游龍身法運轉開來,轉眼間消失在原地,很快的,雲升就出現在正在焦急等待的吳伐等人面前。

隨著雲升的到來,大家都擠在一個小房間里,看著一屋子的人頭,這麼多人,雲升不由得自問:怎麼走啊,他們也不會游龍身法。

想了想后,雲升說道:「大家等等,我去弄個車來,大家一起就走了,你們做好準備吧。」

說完,很快就消失在大家的面前。

雲升很快的找到正在萬仙樓里和一群人吹牛打屁的王萬宏,王萬宏拉著雲升來到僻靜處問道:「雲升啊,你無事不登門,說吧,什麼事兒?我一準兒把你的事兒辦好。」

「你就知道我一定會有事兒找你,就不能是來玩玩的?」雲升反問道。

「你呀,我們認識這麼久,你就沒有來找我玩過一次,快說吧,不要耽誤了你的正事兒。」王萬宏笑道。

這一刻,王萬宏的笑,在雲升的眼裡成了熊嘎婆哄騙小孩兒時的恐怖的笑。

『看來這些老狐狸不能小看了呀,有實力又怎麼樣,還得在用心機上多做文章啊。』想歸想,事情還是要辦的,雲升直接說明了來意。

王萬宏跑到萬仙樓前台,撥了個號碼后神氣十足的說道:「弄個大貨車來。」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他拉住雲升說道:「走,我們過去喝兩杯,大貨車一會兒就到。」

有酒喝,雲升也不怯場,來到飯桌前,王萬宏說道:「朋友們,大家靜一靜,我來給你們介紹個新朋友。這位就是我們江沿國安辦事處的武功總教頭,當年西南、西北論武大會的第一名,鄭雲升。」

短暫的安靜之後,一片久仰之聲響起,這些人都是江沿強力部門的頭頭腦腦,同時也是官場上的老手。

玩心計,弄手腕兒那是家常便飯,雲升只是時不時的和人干一杯,也不屁話,他是抱著學習的心態坐上桌的。 ter>

兩杯酒下肚,雲升的酒量和喝酒時那不經意間流露出的乾脆勁兒,讓在座的都心折,話題也就漸漸寬泛了。

很快,一個專管刑偵的副局長的話引起了雲升的注意。

「最近幾天,好幾個世家都報告,他們有精英弟子失蹤,可最近又沒有大規模的黑道火拚事件發生,我覺得此事透著蹊蹺,大家有沒有什麼新消息啊?」

「對,我也聽說了,就是無緣無故失蹤的,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也不zhidao是為什麼。」

雲升眼裡那閃耀的光彩被王萬宏給捕捉到了,他看向雲升說道:「你有沒有什麼haode看法,說出來大家一起分享啊。」

見王萬宏問計於雲升這個毛頭小子,一時間大家都靜了下來。

好在就在此時,萬仙樓外響起了剎車聲,應該是王萬宏叫的大貨車到了吧。

雲升乘機站起來,向著大家一抱拳說道:「對不起了,小可要先失陪了,去辦辦我自己的私事兒,等空下來了,小可再來請客賠罪。」

說完在大家的挽留聲中退出了房間,王萬宏也在此時告罪退出。

出來后,雲升一看,好傢夥,很大的一輛貨車,怕是裝下百十來人都沒有wenti吧,還是軍牌。

駕駛員也是雲升認識的,雖然不zhidao叫什麼名字。

那人見雲升和王萬宏一起出來,立刻上前來,一個標準的軍禮后,很乾勁的喊道:「首長好!」

很快就交接完了,雲升直接坐在副駕駛位上一邊為他指路,一邊問道:「怎麼稱呼啊?」

那人說道:「報告首長,我叫曾嶸。」

「崢嶸?很有味道的名字啊。」

「報告首長。不是崢嶸,是曾嶸。」

「哦,zhidao了,也是很haode一個名字啊。」

江沿本來就不是很大,吳伐他們的住處離萬仙樓也不遠,就在這幾句問答之後。遠遠地就看到了吳伐和狼一、狼二在路邊看著。

很快的,大家上車后,雲升想了想后對曾嶸說道:「先去驕龍武校吧,去接個人后再到基地里去。」

曾嶸也不多話,發動機轟鳴著,很快就在驕龍武校外停了下來。

雲升一個人來到校門前,巧的很,今天在這裡守門的是張翰,他看見雲升緩步走來。本想不見他的,可他的職責是守門和通傳啊,不見是不行了。

胖嘟嘟的張翰肉浪翻滾的來到雲升面前,抱拳道:「鄭師兄好,到我們武校,不zhidao有什麼事兒是我們能幫你辦的。」

雲升心道:『經過了那次事情后,這小子長進了不少啊,只是這個稱呼看起來有些不怎麼樣。』

雲升就要說話。忽然,在張翰的背後人影晃動。就有一個人出現在雲升的視線里。

原來是張正武來了,他和雲升對視一眼后,雲升也不說話,直接轉身往那大貨車走去。

張正武也在後面緩步跟上,雲升想了想轉頭說道:「前輩,你們最近就不要讓自己的至親過多的露面。我得到消息,已經有好幾個世家都有精英弟子失蹤,你們也要注意一些。」

張正武皺眉道:「那,雲升你稍等,我去去就來。」

雲升點了點頭。張正武就轉身而去。

他要怎麼安排,和雲升已經沒什麼關係了,該透露的消息都說給了他,他要是還不zhidao怎麼做,雲升也沒必要在這樣的人身上花功夫了。

很快的,張正武去而復返,他對著雲升點點頭后說道:「我們走吧。」

大貨車很快消失在夜幕里。

這個晚上,遇巧的事情好像有些多了,雲升他們離開不久,驕龍武校的大門上方,兩道黑影一閃之後,就匍匐在上面不動了。

此時要是雲升的神念在此掃過,肯定會有所發現的。

好一陣之後,就聽那兩道黑影一陣嘰里呱啦的交流之後,他們很快就化為兩道巨大的蝙蝠身影迅速離去。

在接近兩個小時后,帶著雲升、張正武、吳伐和狼門的十八個人的大貨車在游龍戰隊訓練基地的訓練場邊上停了下來。

因為沒youshi先通知歐陽夔,進入林區后被守夜的隊員們攔了兩次之後才到的。

寂靜的森林裡在發動機巨大的轟鳴聲之下,戰隊的隊員們都被驚醒了。

他們見雲升又帶了新隊員來這裡,也是很高興,就有人張羅著為他們弄房間,弄日常用品。

那一直在基地里修鍊的胡亂和佘浪很快的就來到雲升的身旁,親熱的嚯嚯聲、嘶嘶聲大作。

交接也很簡單,很快的,新來的隊伍就處在了歐陽夔的領導之下,大家都沒什麼意見。

讓十八狼高興的是,雲升已經讓狼一狼二帶頭,讓他們每一個人都學會狼門十八手,他們訓練的熱

情是空前高漲。

歐陽夔雖然要領導這麼百十號人的隊伍,他的工作量卻不大,只要將他們的訓練日程準備好了,就不用他多操心了。

來這裡的人基本上都是武痴級別的人物,日常的訓練壓根兒就不用你的照看和約束,他們都會很自覺地狠狠的練自己。

安排好了這些事情以後,雲升對張正武說道:「張前輩,我請你來這裡,一是想要你給我看著他們些,不要讓他們偷懶了。二呢,我最近keneng要忙一些,這邊有時候就不一定能照顧得過

來,希望前輩能在這裡呆幾天。等我將wenti解決了,再好好地謝謝你。」

張正武大手一揮,很豪爽的說道:「我們之間還說什麼感謝,那不就見外了嗎?你能讓我來這裡幫幫你,那是你看得起我,也是我的榮幸啊。」

又客氣了幾句以後,雲升就來到柳如媚閉關的石室外,散出神念。

此時柳如媚正在修鍊之中呢,她那如瀑的長發披散在凸凹有致的嬌軀上,紅撲撲的臉蛋,憑然透出一股誘人的氣息。

雲升在神念里看著這一切,那夜夢裡和衛薇春風春雨的情景也在同時在腦際回放,雲升也不由呼吸急促,臉色也紅潤了起來。

這樣的情境之下,雲升的神念再難以平靜,柳如媚首先感覺到了雲升神念的波動,在一聲讓人魂魄具顫的呻吟之後,她睜開了她的美目,兩道精芒從她的眼中爆射而出,然後又迅速的收

斂了起來。

也是在這一刻,雲升迅速的回過神來,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思緒,神念傳音道:「柳姐姐,我youshi兒想要找你商量商量,方便不?」(未完待續……) 她能感覺到雲升的神念一直都在身旁,於是張口道:「好啊,你等等。」

這悅耳動聽的聲音,讓雲升再次忍不住失神。

不一會兒,石室的門打開了,柳如媚千嬌百媚的出現在門口,美目顧盼間,自有顛倒眾生的魔力在不知不覺間流露。

雲升不由暗道:『不愧是成名數千年、禍國殃民的妖精啊。』

他咽了口口水后說道:「數日不見,柳姐姐更加迷人了。」

「咦!」

柳如媚驚咦了一聲后說道:「數日不見,公子不僅桃花滿面、陰陽調和,實力還更見提升,嗯……不對,你怎麼可能還是童子之身呢?」

雲升大紅著臉打斷柳如媚的思考說道:「你就是這樣在屋外對你的客人品頭論足的嗎?」

柳如媚粉臉微紅,側身相讓道:「公子請進,妾身被公子數日間的變化驚著了,請不要怪罪。」

看著這個傾國傾城的尤物,溫言道:「能得柳姐姐不棄相隨,實在是雲升的人生之大幸,高興還來不及,哪有怪罪之理,以後切不可再這樣說了。」

二人進屋后,柳如媚關上了門,然後站在雲升的對面,看著雲升就不說話了。

只是這麼一眼,雲升就渾身不自在了,手腳也不知道怎麼擺放了,臉也紅了,雲升自顧自的在自己全身上下打量了幾下,沒發現什麼不對呀。

看著雲升的局促樣兒,柳如媚貝齒微露,輕輕的展顏一笑后說道:「剛剛公子說找妾身有事相商,不知道是何事,讓公子拿不定主意呀?」

看著笑意盈然的柳如媚,雲升甚至覺得,要是能和她雙宿雙飛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兒啊。

不過,人家都已經問出了問題。還是先回答人家吧,至於那事兒,慢慢來吧。

於是他整理了一下思緒后說道:「三個問題,第一個。我估計,江沿已經有外國修鍊者潛入,最近幾起武道世家的精英弟子失蹤,應該是他們的傑作,我想要抓住他們。」

看了看柳如媚那精緻的臉頰后,雲升繼續說道:「第二個,根據收到的消息,我國沿海一帶,最近有外國修鍊者時常出沒,我想要去了解了解。看看有沒有動手的機會。」

「第三個,傳言在龍三角地區發現一條珍稀礦脈,受到全球修鍊者的熱切關注,我想要插手。柳姐姐,對這三個問題。你有什麼看法沒有?」

雲升滿懷希翼的看著柳如媚,他是真心希望能得到這個老妖怪的建議。

就見柳如媚秀眉很快的一展,微笑道:「我沒有什麼意見,這些事兒,你的選擇都是對的。唯一有問題的就是第三個問題,如果是我的話,如果機會允許的話。能獨吞最好。」

雲升微笑道:「難怪我們能在一起相處哦,原來我們的心思都能這麼高度的一致,哎,這就是知己的感覺嗎?」

柳如媚雖然是數千年的老妖精,可在兒女情事上,還是很稚嫩的。

原本和紂王的那一段也因為肉身的重塑而被抹去了痕迹。可以說,現在的柳如媚至少在生理上還是處子之身。

所以,聽了雲升這明顯是意有所指的話語,一向很冷靜的她也在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說話好了。

就那麼幾個轉瞬的停頓,雲升和柳如媚都感到了彼此的尷尬。畢竟雲升對柳如媚的心思還沒有上升到和落辰的那個程度,所以反應還算迅速。

在感覺到尷尬氣氛的瞬間,雲升也是一陣心慌意亂,好在他在轉眼間就鎮定了下來,同時開口道:「既然柳姐姐也這麼認為,那我們是不是一起行動呢?就是不知道會不會耽誤了柳姐姐的修行。」

柳如媚臻首輕搖,一個嫵媚的白眼飄過,漆黑的眼珠咕嚕一轉后微笑道:「只要公子不嫌棄妾身是個拖累就好。」

那我見猶憐的小女兒態,雲升真想撲過去抱在懷裡好好的慰藉慰藉她,不過他控制住了,嘴裡說道:「哪裡會呢?有柳姐姐的幫助,我將會如虎添翼,哪裡會有拖累一說呢?」

柳如媚酥胸一挺,嬌聲道:「那好,我們今晚就開始行動吧。」

雲升迅速的將頭轉開,不看那讓人心猿意馬的所在,同時說道:「既然我們一拍即合,那就馬上行動吧。」

雲升將神念隱蔽的掃過史家姐妹和陶慕華,發現她們都在全神貫注的修鍊著,於是就沒有打擾她們。

直接帶著柳如媚出了訓練基地,來到江沿郊區的一個小山坡上,雲升盤膝而坐,柳如媚在一旁為他護法。

他的神念在空中貼著地表和高層建築掃過去,在地表以下也是同步推進,好在雲升的神念還是能深入地表以下一百米左右。

其實這個距離已經夠了,有誰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還有這麼厲害的神魂啊,而且恰恰這個神念高手還在找他們,這有些難以想象。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