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

此時的葉問早就把空間的第六層禁制給煉化掉了,而空間小屋子裡面的時間加速也達到了驚人的十八倍,於是感覺到時間充裕的葉問,把所有的精力全部都投入到煉丹當中。

當外面時間過去一個月的時候,空間裡面的時間早就過去了一年半(當然了,這個時候不包括煉化第六層禁制之前的時間,而是煉化第六層禁制之後的時間)在這一年半的時間裡面,空間的動植物獲得了長足的發展,因此葉問此次煉丹的收穫可以說是非常驚人的,光『聚氣丹』的話就收穫了十多萬顆,而且全部都是無暇品質以上的,完美品質的也有一大半。

至於其他的一些丹藥,葉問也『練了練』手,比如美顏丹、煉體丹、辟穀丹等等,葉問都煉製了一些。

最重要的是,葉問還煉製了五爐築基丹,收穫完美品質的築基丹2顆,無暇品質的築基丹8顆,精良品質的築基丹20顆,普通品質的築基丹10顆,可見葉問的煉丹水平已經達到了相當高的水平。

除了煉丹之外,葉問又煉製了許多門派武器及門派腰牌,當然了『玉瓶』也煉製了許多。

當然了,此次最大的收穫還不是煉丹方面的收穫,最大的收穫則是那些獲得傳授的動物們已經成功開啟了靈智,而且實力也達到了靈獸或妖獸的水平,相當於人類的練氣期水平。

這樣的話,空間裡面的許多工作,葉問就可以完全放心的交給這些靈獸或妖獸去做了。 原來朱太真,此次來的目的只是那阮香太過想念奐青峰,實在不忍看女兒頹廢的樣子。朱太真對奐青峰說道「阮香現在十分思念你,你跟我去找她吧,遠離了這江湖,遠離了這是非。」

「阮香她沒事?」奐青峰驚嘆道。

「阮香安然無恙。只是過於想念你。」朱太真說道。

奐青峰迴想起往日的點滴,又想起阮香和自己在一起,沒過上安穩的日子,自己身在江湖,隱退談何容易,得罪了這麼多人,阮香只有離開自己才能過上安穩的日子,於是便回答道「我與阮香緣分已盡,我捨不得這花花世界,讓阮香找個人嫁了吧。」

「這可不是你說願意就願意的。」說著朱太真扔出一個銅球,銅球登時炸裂,迷煙瀰漫了整個大廳。

韓臻日子過得也是不咸不淡,許久沒見師父師母,難免想念,因此交代了瑣事,便起身去月影山。剛走不久便被薛彩翼攔住去路。薛彩翼道「臻哥,這是要去月影山么?」

「久未見,師父師娘,難免有些想念。」

「你想念的還有飛鳳吧。」薛彩翼說道。

「彩翼。」韓臻剛要說話,薛彩翼先說了「我不是一個物件,你想讓給誰,就讓給誰。我不喜歡花飛龍,不喜歡,以前是因為玄明教的緣故,我們不能在一起,現在你都不在玄明教了,那花飛龍也不是玄明教的人了,你還顧慮什麼?就只為了所謂的手足之情,永遠的拒我與千里之外嗎?」

韓臻沉默了許久。

「我也不是要你現在就做出決定,只是要你知道我的心意,現在那奐青峰已經不在水雲宮了,師父讓我去水雲宮。我在水雲宮裡等你。最近師父得了一本琴譜我抄了一份給你。」說完薛彩翼將琴譜給了韓臻。

韓臻接過琴譜,那琴譜上寫著《千樹英華》,翻開看裡面的,便在腦中想象旋律。

「真是好曲子」韓臻說道。但是早就不見薛彩翼。韓臻將曲譜放進衣服,嘆了口氣繼續趕路。不幾日到了月影山,因為月影派的建立,那近月壇顯得格外尷尬,主要的人物都到了月影派,那光華夫人在玄都,對這裡也是鞭長莫及。所以那近月壇便是個不死不活的狀態。

韓臻已不是玄明教的人,自然也沒有去近月壇,直接到了月影山。那月影派有認識韓臻的直接將韓臻領到山上,花飛龍在就得到消息,在半路迎接,到了內堂,花世榮和花夫人早就等著了。韓臻見了花世榮夫婦急忙跪下。花世榮扶起韓臻說道「臻兒,自己在江湖上闖蕩,過得可好?」

「師父不必擔心徒兒,徒兒一切都好。」

「只是飛龍,不知天高地厚,非要自立門派。」花世榮嘆息道。

「師父,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那玄明教已經落入水雲菩提手中,我們已不能立足,如果不自立門戶,難道要看水雲的臉色,任水雲擺布不成。」

「你說的也是。既然回來了,什麼都好,咱們家的孩子都齊了。已經派人去後山叫飛鳳了,她一會兒就回來。」

過了不久花飛鳳,便回來了,眾人閑聊。吃過午飯,韓臻和花飛鳳到了月影山後山,漫山的月亮花,即使在白天也分外動人。

「這裡的月亮花可以和月光花海媲美了。」韓臻說道。

「這裡雖美,卻只是山,怎比得過月光花海。」花飛鳳說道。

「若是不停的栽,把那幾座山谷也栽滿不就像花海了嗎」韓臻指著遠處說道。

「只有月影山周圍能種月亮花,遠一點就種不了了。」花飛鳳說道。

「光這一山的月亮花也夠美的了。」韓臻繼續說道。走了一會二人走到一個亭子,只見這亭子蓋得分外高大,超出許多亭子,只是這亭子上並不寫名字卻只寫著「流光無涯」四個字。

「流光無涯,寫的好,月光無邊,時光無盡。要是晚上來,肯定會更美。」韓臻讚歎道。

「要是晚上來,光是那漫山的月亮花,也夠你看的。月亮花長在山上,即使沒有月亮,這裡也如月光普照一般。」看著遠方,花飛鳳又將目光收回到亭子上說道「這亭子,不知是什麼時候建的,還有一把古琴,只是古琴底部鑲在了石桌上,取之不出,不過音色確是超然,不遜於玄冥琴。」

「真的,那我倒想試試。」韓臻說著便坐了下來。

「彈什麼呢?」韓臻說著心裡早已經早已想好。

韓臻便彈起了,那一曲「千樹英華」。韓臻彈的如痴如醉,花飛鳳聽得如痴如醉。一曲完畢,那束縛琴的機關卻打開了。韓臻拿起琴,琴的背面也寫著「流光無涯」。韓臻和花飛鳳對視了一眼,花飛鳳道「你見過玄冥琴背面嗎?」

「見過,刻著玄明無邊。」韓臻說道。

「只聽說過玄冥琴,卻不曾聽說這琴。師父也時常來談這琴,卻從未說起過這琴的來歷。」花飛鳳說道。

「或許他也不知道。」韓臻說道。

「你剛才彈的是什麼曲子?」花飛鳳說道。

「是《千樹英華》」韓臻說道。

「哪裡得來的?」花飛鳳說道。

「別人送的。」韓臻說道。

「誰送的?」花飛鳳繼續問道。

「一個朋友。」

花飛鳳見韓臻不肯說便不再追問。

「這琴?」韓臻竟不知如何處置。

「它跟你有緣,你就留下它吧,只是以後要勤加練習,不負了這好琴。」

「也是。」韓臻回答道。卻在起身的時候,將那薛彩翼手抄的《千樹英華》,掉了出來。花飛鳳撿起琴譜,看了看認出是薛彩翼的筆記說道「我就知道,是她。」

「飛鳳,你別誤會。」韓臻說道。

「有什麼好誤會的,一本琴譜而已。」花飛鳳說著便向回走,韓臻緊隨其後。回去之後,韓臻將琴拿給花世榮夫婦,花世榮,反覆看了這把琴,說道「這確是把好琴,只是從未聽說過此琴,只是這後面的流光無涯,和那玄冥琴後面的玄明無邊像是一個人刻上去的,字跡非常的像。那把玄冥琴是威力無比,不知道這把琴怎麼樣。讓我試試。」於是眾人到了一個空曠的地方,花世榮坐定,便開始將內力運於琴弦之上。 這樣的話,空間裡面的許多工作,葉問就可以完全放心的交給這些已經『通靈』的動物們去做了。

有了這些妖獸或靈獸的幫助,空間的發展也將進入『快車道』,到時候葉問只需要把握『大』的方向就可以了,剩下的細節就可以交給這些已經『通靈』的動物們去做了。

要知道,妖獸或靈獸的體積一般都是比較大的,而且他們的實力比人類的練氣士來說,要強上許多,所以這些動物在空間裡面是最好的免費『勞動力』,累了就可以趴在地上,運行努力的恢復消耗掉的靈力,餓了,就可以吃種植在空間裡面的『靈果』,也可以說,這些動物在空間裡面是『衣食無憂』的。

所以說,這些已經『通靈』的動物現在所需要做的就是賣力的『幹活』,『幹活』的同時,這些動物的實力也會逐步的得到提高,只有實力得到提高了,那麼以後完成比較重要的任務時,就會非常的『輕鬆如意』。

整理自己所得之後,葉問準備出關了,畢竟該做的工作都已經做了,剩下的就是去調查黃毛小弟失蹤一事了,要知道葉問目前的實力是元嬰期後期巔峰的水平,真實的實力是分神後期巔峰的水平,境界是合體期後期巔峰的水平,神識的探測範圍有10萬公里,沿著一個方向探測的話,有15萬公里。

葉問的實力之所以比目前所處的實力高上一個大層次,這都是因丹田變異而產生的結果,要知道,葉問的丹田已經變成了一片『九色的星雲』,一眼望不到邊。而且元嬰還是九色的,一看就知道出生不凡。

當然了星雲的顏色也是九色的,不過卻被分散開了,因為碎片有無數,經過不斷的吸收靈氣。這些小碎片慢慢的變成了『球狀』的形態,像一個小『星球』一般,而那九種顏色因吸收靈氣的程度不同,慢慢的轉變為單色或者多色,而具備九色的目前只有葉問的『元嬰』了,可見『九色』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同時具備的。

所以說。丹田內的這種變化搞得葉問也不是很清楚以後的結果會怎麼樣,但是通過得知,這種變化對自己以後實力的提升具有莫大的好處。

以後會有什麼樣的好處,葉問也不知道,但是現在的好處葉問卻是知道了,因為受丹田變異的影響。葉問的實力進行了超常水平的提高。

本來要是按照正常的步驟來說,葉問的實力最多提高到元嬰期前期巔峰的水平,但是經過丹田變異這麼一弄,葉問的實力卻提高到了元嬰期後期巔峰的水平,真實的戰力卻達到了分神期後期巔峰的水平,而境界『水漲船高』到達了合體期後期巔峰的水平,可見丹田變異帶來的結果是多麼的驚人。

把空間『梳理』的任務。利用神識傳音交待給了那些已經『通靈』的動物們,然後葉問默念一聲『出』之後,就傳出了紫色珠子的空間,然後架起飛劍飄雪『刷』的一聲離開了『問天閣』。

離開之後的葉問立馬就動用那恐怖的神識掃描海豚他們,畢竟自己煉製了那麼多丹藥,要是不馬上分出去的話,就怕『問天門』丹藥的庫存已經不夠了,到時,就會拖慢『問天門』整體發展的速度。

因此,葉問出關之後。首先尋找的就海豚他們。

………………….

可是當葉問的神識順著以前在海豚身上留下的標識找到海豚他們時,卻被眼前的一幕給刺激到了。

首先映入眼前的是十多口水晶棺,棺材裡面則堆滿了降溫用的冰塊,但是這些都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棺材裡面有十多名身穿『問天門』服飾的『見習弟子』。

看到如此悲痛的一幕。葉問哪裡還能保持住鎮靜,一下子就出現在了洪湖碼頭臨時搭建的一間靈堂里,而葉問的出現,一下子就讓現場悲傷的情緒上升到了頂峰。

「老大,我真沒用,沒有照顧好弟子們!」海豚悲痛的聲音傳來。

「老大,我也有責任,要不是閉關,這慘劇也許就不會發生了。」刀疤反省的說道。

「老大,我回來晚了!」黃毛抓著頭髮,痛苦的說道。

「老大,不關海豚他們的事,是我保護不周啊!要罰就罰我們吧!」一名老弟子痛苦的說道。

「老大,不是他們的錯,是我救援不力啊!要罰就罰我吧!」一名執法弟子悲痛的說道。

………………..

看到圍繞在自己周圍的弟子們,都紛紛的向自己請罪,搞得弄不清楚狀況的葉問,當場就大聲的說道:「好了,都給我住口,海豚,你給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講一遍,要詳細!」

「是,老大!」海豚悲傷的說道。

「老大,在你閉關一個多月的時候,有人策劃了一起針對你父母的『刺殺案』,當場就炸死了三名『問天門』的見習弟子,後面接著又有十名『見習弟子』被害了,至於無辜的人也死亡了十多名,最後在後續弟子趕到的途中,兇手趁亂逃走了,而老大你的父母由於有防禦首飾的保護,只不過受了一點兒皮肉傷,沒有什麼大礙!」海豚整理好自己的情緒之後,言簡意賅的說道。

「什麼,竟然還有人敢打自己親人的注意?而且還殺死了自己悉心培養的十多名弟子?」聽到海豚說的事實,葉問一時之間難以接受,不過等接受事實的結果后,葉問心中的怒火卻是『蹭蹭蹭!』的不斷往上漲!

「是的,老大,發生這樣影響惡劣的事情之後,龍組組長龍傲天也十分的震驚,並且馬上就派人封鎖了現場,對於無辜的傷亡人員,龍組都妥善的處理好了,不過我們『問天門』的弟子在我們強烈的要求下,都帶了回來,因為沒有親自見到老大您,我們是不會安葬弟子們的。」

「經過我們這十多天不間斷的調查,對於兇手我們已經有了一點點眉目,這個兇手竟然是暗藏在龍組的龍三,至於他的動機,聽龍組長說好像是為了『聚氣丹』而來,至於還有什麼其他的動機就不知道了。」海豚接著說道。

「什麼?竟然是龍組的成員,看來龍組的確是需要好好『整頓』一下了,不過整頓龍組之前,還是讓我先看下這些『問天門』的弟子傷勢如何吧!」聽到殺人兇手竟然是龍組的龍三時,葉問一下子就平靜了,畢竟有了目標就好辦事了,隨後葉問還是決定先看下這些為救自己父母而光榮犧牲的『見習弟子』們,看看是否還有救,至於那些受傷的人弟子們,治療好他們身上的傷,對於葉問來說只不過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所以先不著急。

畢竟這些弟子們死亡都已經有十多天了,要不是因為有著冰塊的降溫冷凍,估計屍體都要開始腐爛了。

想好了事情的先後順序之後,葉問就走到了其中的一口水晶棺材面前,運用自己的神識進行查探了起來。(未完待續。。。) 想好了事情的先後順序之後,葉問就走到了其中的一口水晶棺材面前,運用自己的神識進行查探了起來。

通過神識的近距離觀察,葉問得出這十三名『見習弟子』生機已經全無,而且看到他們死時的慘狀,葉問對這個素未蒙面的龍三可以說是恨極了,恨不得親手殺了他,但是面對躺在這裡的十三口棺材,葉問又感覺到深深的無力,本以為自己實力已經夠高的了,但是依然救不了手下們的性命,這讓葉問的心裏面充滿了自責。

要是這些『見習弟子』每人都有一塊防禦腰牌就好了,那麼這次的『慘案』就不會發生了,都怪自己以前對這些問題考慮不周啊!

「哎……….海豚,以後招收進來的新弟子,一定要每人都發一塊腰牌,這也算是門派對他們的保護吧!要是門派沒有腰牌發放了,就停止招收新弟子,既然他們入了我們『問天門』,我們就得對他們負責到底。」葉問先是長嘆了一口氣,然後對著海豚說道。

「是,老大,我一定會按照您的吩咐做的,可是我們不會煉製腰牌啊!」海豚無奈的說道。

「沒事,這次我煉製了許多腰牌,足夠你們使用了,等你們到達金丹期之後,就可以自己單獨煉製了,不過我們得控制招收新弟子的規模,這樣吧,我們『問天門』每年招收弟子的時間都定在中秋節,而且招收弟子的人數控制在200個以內,這個人數只能少於兩百,而不能多於兩百,知道嗎?」葉問吩咐的說道。

「知道了,老大。」我們會認真執行的。」海豚馬上就應道。

說完這些之後,葉問就把閉關這段時間內煉製的腰牌、丹藥、玉瓶分了一大半給海豚,也分給了一小部分給刀疤、黃毛他們,當然了海豚那個空間戒指有點小了。只有十個立方米,因此,葉問直接送給了海豚一枚容量為100立方米的空間戒指,至於原來的空間戒指還是由海豚自己佩戴。

而這一枚容量為100立方米的空間戒指。也是葉問閉關這段時間的收穫。

搞定完這些事情之後,葉問怔怔的看著躺在十三口水晶棺材裡面的兄弟,久久無言,想當初自己創立『問天門』的那一刻起,就想到了門下弟子會有死亡的那麼一天,也想到了弟子會有離開的那麼一天,可是沒想到的是,『問天門『這麼快便失去了十三位忠心耿耿的弟子。

這讓葉問的心裡非常的難過,導致葉問久久的不願離去,想守護這十三位弟子最後一程。

通過與刀疤他們的聊天。葉問得知了,這十三位弟子之所以沒有下葬,就是為了等自己回來,而這十三位弟子的父母,『問天門』也會一直負責他們到老。要是他們想修鍊的話,『問天門』也會傳他們修鍊功法,總之,『問天門』的一個中心思想,就是要讓他們的家人滿意,要讓他們的家人感受到『問天門』的溫暖。

剛開始的時候,這十三位弟子的父母守在在這靈堂裡面『七天七夜』。強烈要求把他們的孩子安葬,但是聽我們說,要等老大您回來,說不定有辦法救活他們時,於是這十三位弟子的父母對救活他們的孩子抱有了很大的期望,所以屍體才一直停留在現在。而這十三位弟子的父母,最終因為太勞累了,所以就回家去了,說是有消息一定要通知他們,他們就會馬上趕過來的。

拍了拍刀疤的肩膀。葉問表示刀疤做得很好,接著環顧四周,發現守在這裡的弟子們,一個個都已經十分疲憊了,但是他們那通紅的眼睛,卻告訴了葉問一個訊息,那就是他們都『哭』過,而且還不止掉過一次眼淚。

感嘆著『問天門』弟子們的團結,葉問心裏面充滿了欣慰,但是又何嘗沒有充滿自責呢?明明可以避免的事情,卻因為自己的疏忽,才導致了這麼嚴重的後果,這怎麼能不讓人傷心呢!好在,自己已經採取了補救措施,而補救措施卻是這十三位弟子用生命換來的。

………………..

突然,一道神秘的信息自動的出現在葉問的腦海中,大概的意思就是這十三位弟子還有救,但是需要的條件卻十分苛刻,因為這十三位弟子已經死亡了十多天了,靈魂也已經變成了碎片,消失在天地之間,所以要救活這十三位弟子,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要重聚他們的靈魂。

至於怎麼重聚他們的靈魂,第一點就是要由葉問親自施法,從這十三位弟子的身體裡面提煉屬於他們的『生命印記』,而這個『生命印記』只能是保存完好的身體才能提煉,當然了不是要求十分的完整,最起碼身上的重要器官都必須存在的,只有這樣,提煉的『生命印記』才是最完整的。

第二點就是由葉問施展特殊的手段,把這些提煉出來的『生命印記』全部都移入到一個專門的塔中,這個塔有點講究,首先這個塔的品質必須要達到寶器巔峰的水平,其次塔裡面要有這十三個人的雕刻,這個雕刻必須與真人百分之百的相像,最後塔裡面還必須放置一些這十三個人生前記憶最深刻的東西,要是人的話,就必須把其頭髮剪下一絲,纏繞在雕刻的身上。

第三點就是這個存放有十三個人雕刻的塔,必須放在陰氣最重的地方,然後由葉問施展招魂之術七七四十九天,那麼這十三個人的靈魂碎片就會從天地之間重新聚集而來,進而產生完整的靈魂,等這十三個人靈魂完全產生的時候,就可以送他們進入原先的身體裡面,要是原先的身體損壞了,那麼這十三個人就只能選擇一個孕婦,投入到她們的肚子裡面,那麼這些孕婦生出來的孩子就會帶有這十三個人生前的記憶。

不過『投胎』這點明顯的不適合這十三個弟子,因為他們的屍體保留的十分完整,所以憑藉著葉問真元的修復,這十三個人受傷的部位很快就能得到好轉,至於屍體停放的地方,葉問也已經想好了,那就是自己的空間。

雖然活人自己不好拿來做實驗,但是死人就一點兒問題都沒有了,再說了,受到空間靈氣的滋潤,這十三位弟子的身體素質會逐步的得到提高,更別說,自己會施展一些法術,來保護好屍體了,這也許就是人們常說的『禍兮福之所倚』吧!

這個時候,突然門下弟子們一陣騷動,原來是葉問的父母及柳如雲他們都來了,這十多天以來,葉問的父母及柳如雲他們只要一有時間就會往洪湖碼頭這裡跑,要知道葉問的母親對小虎忠心護主的那一幕可是記憶深刻啊。

尤其是想到小虎拚命抱住龍三大腿的那一時刻,就感覺到特別的揪心,誰家的兒女不是父母親生的啊!可是小虎卻為了救自己,丟了性命。

現在葉問的母親胡玉梅只盼望兒子能早點回來,好請他師父過來,看有沒有辦法救活這些『可敬又可愛』的『孩子們』。 現在葉問的母親胡玉梅只盼望兒子能早點回來,然後好請他師父早點過來,看有沒有辦法救活這些『可敬又可愛』的『孩子們』。

於是,當葉問的母親胡玉梅發現兒子回來的那一刻,就突然的感覺到鼻子有些發酸、發澀,好想把這些天悲傷的情緒都發泄出來,不過最終還是忍住了,接著馬上就分開人群,向著葉問快速的走了過來,然後用力的拉著兒子葉問的雙手。

激動的說道:「兒子,快請你師傅過來,這些『可敬』的孩子們還有大好的青春,可不能因為我們就這麼喪命了啊!不然我會內疚一輩子的!」

「媽,別擔心,救活這十三名弟子,我還是有點信心的,不過需要的時間卻是七七四十九天,在此期間,媽媽你要做的就是保重好自己的身體啊!」看到母親憔悴了許多的身體,葉問內心充滿了愧疚,不由關心的說道。

「兒子,是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我要馬上把這好消息告訴這些孩子的父母,好讓他們也開心開心!」聽到兒子說,這十三名年輕的孩子還有救時,葉問的母親當場就激動的叫道。

這個時候,圍在旁邊的刀疤、海豚、黃毛他們也是十分激動的,畢竟這十三名弟子可都是對『問天門』忠心耿耿的啊!

而這個時候,葉問的老婆柳如雲也對微笑的對著葉問點頭示意,好像是在表示自己會永遠支持葉問一般。

於是這十三名弟子『有救』的消息,以一傳一,十傳十,百傳百的恐怖的速度傳播了出去。

現場不知道是誰帶頭喊了一句……….

「老大,萬歲!」

接著現場各種崇拜,嚮往,高興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老大,你是最棒的!」

「老大。你就是我心目中的『神』!」

「老大,我們愛你!」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