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不管怎麼看,那都是一張很沒特點的臉。

她看著他,「…………你在和我說話嗎?人類。」

隱藏在面具後面的眼睛,隱藏在面具後面的絕艷,隱藏在面具後面的黑暗。

未知的,不安的,興奮的,欣喜的,焦躁的,畏懼的,想要一窺面具下的她。

向她伸出去的右手停在了那裡,前進不得,拿回不得,停在那裡,固定在了那裡。

「無禮的男人,你想對我做什麼。好奇,會要了你的命。」她出現在他的身後,冷冰冰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明明天氣那麼熱,明明是這樣的,他感到了冷,全身都在打顫,牙齒在打顫,嘴巴在打顫,每一處的骨關節都在打顫。他想問她可不可以讓他為她拍一張照片,初衷,看到她第一眼的初衷。

是幻覺么,是幻聽么,他的手終於收回來了,皮膚再次感覺到了陽光的熱度。回頭,她卻消失了。

一開始就不在那裡么?

男人用食指敲了敲自己的額頭,「……我在做什麼?」

離開了,一場冷艷的邂逅,或許不存在。

黑色的翅膀,泠泠響起的銀鈴。「……既然來到這裡了,去和她見個面好了。很長時間沒見到她了,姐姐……」

…………

好不容易擺脫了小雨前輩還有他家食客們的糾纏,我終於逃出來了,重新戴上墨鏡,戴上帽子,ok,我有自信這樣就不會被別人認出來我是碧皇學院的學生會會長。

斜跨著一個黑色的小包包,我用左手拎著笨兔子的耳朵,向我心中的聖地前進。其實,我是去買漫畫還有遊戲的。作為憧憬著女孩之間萌生純潔愛情的我,喜歡的漫畫自然是女孩子和女孩子纏綿在一起的那種,「作為正常的高中女生,我的愛好很正常,嗯,很正常。」我這麼對自己說道。

一想到今天可以買到很多很棒的同人志還有很那個的遊戲,「心情舒暢多了~~」

五六分鐘后,我停在了一建築物前面,那裡玻璃櫥窗上貼著許多印有18x符號的海報,「唔,唔!性感而又漂亮的姐姐還有可愛的妹妹們,我來接你們回家了!」毫不猶豫的,我向那個建築物走了進去,從小包包里取出母親的身份證,我對著站在旋轉門門口的店員晃了晃。雖然他有點懷疑我的真實年齡,但是身份證上我母親的照片和我的臉型極為相符,就這樣,我進去了。

「呼呼呼~~~~~~」

我踩著輕飄飄的小碎步成人漫畫專區走了過去。「鎮定,鎮定――」我這麼對自己說道,但還是壓制不住激動的心情。

切,為什麼有那麼多雄性生物在這裡,而且他們當中有很多人的年齡很可疑,他們真的滿十八歲了么?

「哦哦哦哦,這兩個抱在一起的女孩穿的好暴露,這是何等的不雅,這是何等的大膽!,買了,買了!」我毫不猶豫地拿起了那本彩色漫畫。

大概是因為我的聲音大了點,周圍的雄性生物們向我投來憤怒的目光。瞪我做什麼,女孩子來這裡就不行么,有誰規定只准男孩子來這裡買漫畫!而且你們為什麼對女孩子纏綿在一起的漫畫那麼感興趣,一群色色的雄性生物!

羞恥心什麼的,還是有的,要不然我也不會穿著那麼可疑的衣服來這裡了。

紅著臉,我繼續挑選著很和諧的漫畫,女孩子之間的那種。雖然漫畫很色,但是我本人一點也不色,賭上我碧皇學院學生會會長的榮譽。

心情真愉快啊,買著自己喜歡的漫畫還有遊戲。

我不知道在這棟建築物里逛了多長時間,一小時,兩小時,還是更久?

抱著我的姐姐還有妹子們,我向漂亮的收銀員姐姐走去,因為人很多,所以我要排隊。

正當我準備站在隊伍的末尾的時候,被一人撞到了,我手中的寶貝們都掉在地板上了。

生氣生氣生氣生氣生氣――

誰啊,這是誰啊,誰那麼沒禮貌!

我和那個撞到我的人都在拚命地收拾著各自的寶貝,「額,為啥那人長了一張和小雨前輩一模一樣的臉?」我的心臟差點停止跳動了。

同樣的情況發生在那個和小雨前輩長得一模一樣的人的身上,他比我還吃驚!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一張一合的,就像是換氣的金魚。

「……學、學學妹?!」

小雨前輩從喉嚨里擠出那兩個字。

我極為鎮定的對著小雨前輩說道:「對不起,你認錯人了,我不認識你。」

愣了兩秒鐘,小雨前輩終於開竅了,「唔,唔!我真的認錯人了呢,抱歉,抱歉!」

就這樣,兩隻裝傻的生物站在了隊伍的末尾,當然,我站在小雨前輩的前面,因為我本來就比他先來到這裡。

有一位偉大的女人曾經說過:難得糊塗。

說的真好,該裝傻的時候就要裝傻!比如說我吧,現在就在裝傻。

「――小雨前輩那隻雄性生物究竟是怎樣混進來的?」關於這點,我倒是蠻好奇的。算了啦,既然我都有辦法混進來,像他那種悶騷的前輩溜進來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我用餘光偷偷的瞄著身後的小雨前輩,而他也用躲躲閃閃的眼神瞄著我。笨兔子,偽裝成布偶兔的笨兔子掛在我的小包包上面,小雨前輩在瞅著那隻笨兔子啊!

好丟人,真想去死!

為什麼偏偏被認識的人撞到了!

女孩的羞恥之心在作怪,我在羞愧之餘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可怕的事情,萬一,萬一小雨前輩以後那這件事威脅我做一些色色的事情,我,我該怎麼辦?「他平常看我的眼神就色色的,他一定要求我這樣的……那樣的……事情啦!」

我真是好可憐,作為學生會會長,要被沒有節操的小雨前輩玷污了!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已經輪到我了。

交過錢之後,我也沒有等收銀員姐姐找零錢,抓著裝有18x漫畫還有遊戲的手信袋就開溜了。

「嗚嗚嗚~~~」

心情好複雜!

怎麼辦,怎麼辦,要是小雨前輩向我提一些h的要求該怎麼辦。

停下來了,我停下來了,「果然,應該讓小雨前輩永久的消失!」

「嗯,沒錯,被他發現了我的秘密,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死或生。

「……乾脆讓笨兔子吃了小雨前輩好了。」我這麼自言自語說道。

「master,我拒絕,我才不要吃了他呢。可以的話,我,我想吃了你~~~~~那方面的~~」

「去死!」

我用拳頭砸著笨兔子的腦袋。它和我生活在一起的時間太久了,怎麼會變的那麼色,究竟是被誰教育壞了!

小雨前輩終於從裡面露出腦袋了,很悶很騷很悶騷的腦袋。他大概是在觀察我有沒有走開。

真正的會長敢於直面慘淡的人生,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

先下手為強,我決定對小雨前輩進行精神上的打壓、身體上的摧殘,直到他忘了今天發生的事情為止。

「笨兔子,把你的嘴巴張開!」

很不情願,染血的銀兔還是長大了嘴,我把裝有漫畫還有遊戲的手信袋全都塞進了它的嘴裡。「不準吃了哦!」

哼哼~~你如果吃了,到時候會把你的肚子劃開的。

隱藏好那些不雅的漫畫還有遊戲之後,我向著左顧右看的小雨前輩走了過去。

「喲,前輩,你好,好巧啊,我們又見面了。」我冷冰冰的說道。

小雨前輩看著我,似乎想說什麼。

「咳咳哼――」我咳了咳,「小雨前輩,說來你可能不相信,我剛才看到了一個和我長的超像的女孩,甚至連穿的衣服都一模一樣,還有兔子啦,小包包。不知道前輩有沒有遇到過她,她好像也是從那個可疑的建築物里跑出來的。」

「…………」

小雨前輩用疑惑、困惑的眼神看著我。

「前輩,你手裡提著的是什麼東西?」

「――冰墨醬,這裡面沒什麼。只是一些健康的漫畫還有普通的遊戲而已。」

「嗯,作為學生會的會長,我不反對前輩你看漫畫,但是請不要把漫畫帶到碧皇學院里去看,可以做到嗎?」

「沒問題,沒問題。學妹,你什麼東西都買嗎?」

「我只是來隨便逛逛的。」

「哦,這樣啊。冰墨學妹,要不要我請你吃刨冰,蠻熱的。」

「好,要最貴的那種。」

「……沒問題。」

就這樣,我跟著小雨前輩向旁邊的冷飲店走去。

「呀嗬~~~~~」

雪依不知道從哪裡出來的,突然就抱住了我。「走開啦,雪依,很熱的,不要再黏著我!」

吸血鬼難道不怕陽光嗎?我想到了這個問題,但是雪依好像真的不怕哎。

赫麗貝爾,貓娘,雪露姐姐,還有?娥也走過來了,「額,怎麼回事,又和她們碰到了?!」

看到赫麗貝爾嘴上沾著的冰淇淋,小雨前輩隨即從口袋裡取出一包面紙,然後抽出了一張向著小公主跑了過去。「蒂亞大人,站在那裡不要動!」

我在一旁看著他蹲下身子去擦小公主嘴上沾著的冰淇淋,「哼,又在秀你們之間的關係很好么?!」

推開雪依,我靜靜的站在那裡,看著他,看著她們。 月下翩然走來的美人。

被長長的頭髮遮住的臉,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夜夜,出來吧,我知道是你。」

銀鈴響起,從黑暗中走來一戴著面具的女孩,「姐,我來看你了,多久了,我們有多久沒見面了。」

夜夜用右手取下臉上的面罩,那張冷冰冰的面罩化作一團黑色的虛妄之力消失在她掌心裡。

銀髮美人向夜夜伸出雙手,「夜夜,不抱抱姐姐嗎?真是冷淡的妹妹。」

夜夜向她走了過去,抱住了自己最喜歡的姐姐,「額,姐,你好像長胖了?!」很吃驚!

「喂,你這丫頭怎麼這樣,這是你對多年不見的姐姐說的話嗎?我都準備好了手絹,我們難道不應該抱著彼此痛哭流涕嗎?」姐姐這邊也很吃驚。

夜夜捏著銀髮美人的小腹,軟綿綿的,「……竟然長出了那麼多的脂肪?!」

「嗯?!夜夜,不要再捏了!住手,不要若無其事的掀開我的裙子!」

銀髮美人認真數落著夜夜。

她們長得很像,只不過夜夜的頭髮是黑色的,而她姐姐的頭髮是銀色的。她們的頭髮都很長,銀髮美人的頭髮甚至拖在了地上。

夜夜一臉平靜的掀開銀髮美人的裙子,「哇唔,姐姐穿著那麼性感的內褲,是為了我才穿的嗎?嗯,不能浪費呢,姐,我們去做快樂的事情吧~~~~~」

銀髮美人果斷的把夜夜的手拿開了,「――夜夜,這就是你對姐姐打招呼的方式嗎?!」

「唔,咿,姐,你的胸部又變大了耶!」

夜夜很高興的用自己的左手揉著銀髮美人的……

「…………」

姐姐冷冰冰的。

妹妹火熱熱的。

姐姐本來很期待的,本來很高興的。

「夠了,夜夜,你丫摸夠了沒!不要再對自己的姐姐動手動腳的!」

「唔,姐,再等等,再等一會啦,我還沒摸夠呢~~~~~~」

「……………………!!」

銀髮美人花費了數分鐘的時間才制止住了對自己的姐姐充滿了色色想法的妹妹,「夜夜,不要再抱著我啦,我又不會消失的。」

「騙子,姐,你是大騙子,明明上次你也是這麼說的,卻把夜夜一個人丟在了那裡!」

「……嗯?有這種事情?我怎麼不記得了?夜夜,一定是你記錯了!啊哈哈哈…………」銀髮美人試圖矇混過關。

「盯――」

夜夜抬起頭頂著心虛的姐姐。

「……對不起,是姐姐錯了。」

銀髮美人受不了夜夜那種淚汪汪的眼神。

「人類的眼藥水真是好用呢。」夜夜從風衣的口袋裡拎出一隻藍色的小瓶子,那裡面裝著眼藥水。

銀髮美人:「夜夜,你剛才的眼淚是假的?!」

「不不不,是真的,是真的,姐,你要相信夜夜的眼淚!」

「……真蠢,我居然會相信你的眼淚!」

銀髮美人故意嘆了口氣。

「嘻嘻嘻~~~~姐,見到夜夜是不是很開心?」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