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得到她的安慰,小倉鼠的心情平復了許多。

它鑽到邱魚兒的懷裡,尋求她的溫暖,但是仍然心有餘悸。

希望奶奶能夠平平安安的。

去往蛙族的過程很順利,由於道路平坦,他們很快就到了蛙族。

蛙族的生活都離不開水和潮濕的地方。

所以當他們到了蛙族之後,邱魚兒震驚地發現,他們的照片種族居然在一條大河裡的蘆葦里。

這些蘆葦都相當地高大,從遠處看,河面上除了蘆葦,並沒有看到什麼宮殿,並且顯得有些荒涼。

邱魚兒略有懷疑地問江染夜:「你確定這就是你們東陸的蛙族?怎麼這麼荒涼?連一間房子都沒有?難道他們生活在蘆葦里嗎?」

江染夜點了點頭,「沒錯,這裡就蛙族。你很聰明,他們的確生活在那些蘆葦了。」

呃……

「那我們怎麼進去?鑰匙又在哪裡?」邱魚兒不解地問。

江染夜指了指那條大河。

邱魚兒驚訝道:「我們不會游到那些蘆葦里吧!」

江染夜又誇讚道:「你很聰明。」

擦!這讓她一個陸地動物怎麼辦?

並且這幾個人裡面三隻陸地動物和兩隻飛行動物,感情只要他大黑龍和少玄可以在水裡游泳。

江染夜給他一個安慰的笑容:「沒事,我可以背你過去。」

邱魚兒指了指另外幾人,「那其他幾個呢?他們好像都不生活在水裡。」

江染夜指了指少玄。 少玄瞪了瞪眼,道:「我明白了,龍王是要讓我背他們。」

鶴楚月讚許地笑道:「這個主意不錯,那就有勞少玄馱著我們了。」

少玄一臉吃癟的表情,看來這種力氣活也能他來做了。

於是大黑龍和少玄都下了水,然後下到水裡以後瞬間變成兩條巨大的黑龍。

江染夜回頭杵來一張大龍臉,對邱魚兒道:「快上來吧!抓著我的鱗片,別掉進水裡。」

邱魚兒點點頭,然後抱著小倉鼠跳到他的背上。

剩下三人便跳到少玄的背上,由他帶著向蘆葦了游去。

這片蘆葦很大,望不到邊際,現在生長地正旺盛。

只是蘆葦種的有些稠,前行似乎有些艱難。

邱魚兒問江染夜:「你之前可是來過這蛙族?」

江染夜搖搖頭:「沒有。」

「呃……你作為東陸首領,怎麼連這裡都沒來過?」

「東陸里,除了龍族,我好像只去過三個種族。」

「呃……看來你這位東陸首領也挺悠閑的,不知道其他首領是不是也這樣,連陸地的種族都沒有去過。」

說起其他首領,這裡當然指的是烏寄。

鶴楚月哈哈一笑道:「烏王可是一個非常勤快的人,我聽說,西陸大大小小的種族他都有去過,並且還經常去慰問,去關懷。」

邱魚兒聞言給烏寄豎起了一個大拇指:「這才是領袖風範,我比較欣賞烏王。」

江染夜一聽這話,不高興了,酸溜溜地道:「即便是去過又怎麼樣?陸地太平才最重要。起碼說,我管理的東陸這些年,沒有什麼大災大難。」

鶴楚月一聽這話,挑著眉頭道:「我們這一路過來,遇到的妖魔怪快等一些事情,難道不是我們東陸的?」

呃……

鶴楚月一句話問的江染夜啞口無言。

邱魚兒捂著嘴巴嘿嘿一笑,看來大黑龍做這個首領還真的不太夠格。

幾人說笑間,就來到了這片蘆葦盪前。

由於蘆葦太密集,江染夜和少玄龐大的身軀不好遊走,並且一不小心還會被蘆葦刮傷。

不得已,他們兩個只好變成了人身。

這條河水深也有一人多高,邱魚兒個頭不高,又不會水,江染夜只好把她背在肩膀上,然後從水中游去。

雖然南風也是陸地動物,但是起碼變成人身的他懂一點水性,不至於淹死。

但是作為一隻高傲的紅鶴,鶴楚月卻一點也不會水。

脫離的少玄的鶴楚月只好死命地抓著少玄的胳膊,然後踩著他的雙腿。

南風很無奈,對他道:「二公子,麻煩你不要總是賴著我好不好?我也只是略懂一些水性,淹不死就是萬幸。你能不能不要這樣抓著我?」

鶴楚月不肯放手,「若是我鬆開你,我就淹死了。」

南風指了指一旁的烏寄:「烏王水性不錯,不如讓烏王帶你。」

烏寄一聽這話,冷冷地瞥了一眼南風。

南風很是畏懼他這般冰冷的眼神,只要對一旁的少玄道:「少玄,麻煩你再帶一帶二公子,還不想與他一同淹死在這裡。」 少玄瞪了瞪眼,想起在地道里踹他那一腳還略有抱歉,於是就一伸手攔住了鶴楚月的腰身,道:「二公子,我來帶你吧!你要抓緊我。」

他這樣緊緊攔住鶴楚月的腰身,讓鶴楚月十分地不自在。

鶴楚月掙扎了幾下道:「那就由你帶我吧!但是麻煩你不要摟的那麼緊。」

少玄嘿嘿一笑,鬆了鬆手。

幾人做好準備,然後一頭鑽進蘆葦盪里。

邱魚兒真是好奇,一個蛙族怎麼就生活在這裡呢?雖然它們是生活在水裡和陰暗潮濕的地方,作為一個大種族,難道就不能像別的種族一樣,建幾棟房子,或者建個宮殿嗎?

難不成他們都不能化成人形。

邱魚兒這邊想著,只聽江染夜道:「據說蛙族是一個複雜的種族,它們與別的種族不同,天生就不能化成人形。所以,整個蛙族還是獸類狀態。」

呃……好吧!

「這樣說,我們找鑰匙那就更增加了難度啊!這裡又沒有什麼青蛙大王?」邱魚兒無奈地問。

「青蛙大王倒是沒有,聽說它們的首領是牛蛙。牛蛙堪稱蛙類的『巨人』,應該比較有權威性。」江染夜回道。

哦!邱魚兒點點頭,對牛蛙還不太了解,早知道當初就好好學一下生物了。

它們幾人就這樣在蘆葦盪里穿梭了一會。

當邱魚兒本以為那些蛙類都隱藏在蘆葦間生活的時候,前方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水坑。

沒錯,在蘆葦盪中間出現了一個巨大水坑。

「現在是什麼情況?」小倉鼠從邱魚兒黑背上探出一個頭。

鶴楚月回道:「不用那麼緊張,這個水坑下應該就是蛙族了。」

呃……

「原來這裡就是蛙族,若是這樣就好辦一些了。只是,難道我們要下水嗎?」邱魚兒望了他一眼問。

鶴楚月緊緊地抓著少玄的胳膊,以免自己滑下水,回道:「若真是跳下去,估計我和你就會淹死了。」

這時少玄嘆氣道:「二公子,麻煩你不要抓的那麼緊好不好?我一隻胳膊游一直胳膊抓著你,都累酸了。」

「呃……不好意思。」鶴楚月尷尬地笑笑。

「那怎麼辦?我和鶴楚月還有小倉鼠不會水?怎麼下去?」

烏寄開口道:「不如你和鶴楚月以及小倉鼠在岸上等我們,我們去取鑰匙。」

烏寄此話一出,鶴楚月大叫道:「這個主意不錯。」

江染夜也比較贊同這個主意,然後道:「那你們三個就在岸上等我們。剩下的來交給我們。」

邱魚兒想了想,然後道:「那也行,反正我們跟著也會拖累你們。那現在,你們要送我們回去嗎?」

「我和少玄送你們回去。」江染夜回道。

「那好。」邱魚兒點點頭。

敲定注意,江染夜和少玄便帶著邱魚兒和鶴楚月以及小倉鼠重新回到了岸上。

江染夜把邱魚兒放到岸上以後,依依不捨地道:「一會不在你身邊,我還真是非常不放心。」

鶴楚月一挑唇角,道:「有我在你擔心什麼?」 江染夜淡淡瞥他一眼,冷笑一聲:「就是因為有你在我才擔心。」

「呃……」鶴楚月無話可說。

邱魚兒給江染夜一個安慰的笑容,「你放心去吧!不用擔心我,我現在厲害的很呢!並無我又不是小孩子,會保護好自己的。」

江染夜點點頭,便一步三回頭地回到了河裡。

鶴楚月見江染夜走遠,然後湊到邱魚兒跟前,問道:「快告訴我,你和桑鸚關在房間里那麼久,都做了什麼?還有你是怎麼說服他的?我和烏寄都沒有辦法說服他,不想你竟然能輕而易舉地說服。」

邱魚兒不想他居然還在追問這個問題,皮笑肉不笑地回道:「怎麼能說是輕而易舉,我可是花了好幾個時辰呢!」

「嗯……對,就是因為好幾個時辰,我才好奇,你們在裡面都做了什麼,難不成你……」

鶴楚月說著,然後壞壞地望了一眼她的****。

邱魚兒立馬雙手捂在胸前,尷尬地道:「難不成什麼難不成?沒有你想的那麼齷齪。」

小倉鼠也在一旁看不慣地冷哼一聲:「哼!就是,你不要想的那麼齷齪,我們小魚兒很單純的。」

邱魚兒面上一紅,撓撓頭道:「單純倒不是太單純,但是也不至於為了說服他,去做一些齷齪的事情。」

「你看你看,我都沒有把話說完,你們就這麼緊張,也不知道是誰心裡在想一些齷齪的事情。」

擦!竟然被鶴楚月反咬了一口。

邱魚兒不想再和他繼續這個話題,於是就走到一旁,坐在地上歇腳。

鶴楚月又湊到跟前,然後還斜躺在她對面,一隻手撐著腦袋,一隻手扇著扇子,微笑著打量邱魚兒。

邱魚兒被她盯的有些不自然,嘆氣道:「二公子不妨閉上眼睛歇一歇?奔波了這麼久,也累了吧!」

鶴楚月完全不理會邱魚兒的冷嘲,壞壞地笑道:「謝謝魚兒關心,我不累。」

呃……

邱魚兒把頭別到一旁,四周打量。

她發現這裡非常地荒涼,並且土地上都是淤土,乾巴巴地,上面有一些枯黃的雜草。

她把手擋在額頭處,眺望北邊不遠處,發現那裡好像有一個茅草屋。

這樣鳥不拉屎的地方竟然有茅草屋,實在是奇怪。

邱魚兒轉過頭來,對鶴楚月道:「你看到北邊的茅草屋沒有?這裡居然會有茅草屋?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鶴楚月順著她的目光望去,發現遠處確實有一個不大的茅草屋。

只是那麼遠的距離能被邱魚兒發現,也著實不易。

鶴楚月坐起身,然後道:「不如我們過去瞧瞧怎麼樣?」

邱魚兒呆愣了片刻,說道:「大黑龍讓我們在這裡等著,我們亂跑會不會不太好?」

鶴楚月突然用扇子敲了一下她的腦袋,笑道:「你怎麼就那麼傻呢?他們肯定一時半會回不來,我們只是過去瞧瞧,難道你就不好奇茅草屋裡面是什麼嗎?」

看來這個紅鶴二公子好奇心真是重。

邱魚兒望了一眼小倉鼠,小倉鼠瞪了瞪眼,道:「不如就去看看,反正很快就會回來。」 邱魚兒又猶豫了一會,突然也好奇了起來,於是就站起身,「那麼就去看看。」

「好嘞!」鶴楚月也麻溜地站起來,發現能有與邱魚兒獨處,心情出奇地好。

邱魚兒抱著小倉鼠,於是他們三個就向那邊茅草屋走去。

他們在過去的路程中,發現地上有好多坑坑窪窪的小坑,並且小坑裡有一些水。

邱魚兒往前望了一眼,發現這些小坑並且越來越多。

「這是什麼坑?」邱魚兒不解地問鶴楚月。

鶴楚月停下腳步,蹲下老看了看。

小倉鼠也從邱魚兒懷裡跳下來,然後趴到一個小坑前聞了聞,結果一股刺鼻的味道撲面而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