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會兒進入他視線的是一堆堆整齊羅列的大木箱子,箱中滿滿地都裝著大塊大條的亮閃閃黃金!

接下去,二寶緊隨城主的步子照出更深更遠的藏洞,發現那裡也全是多得數不清的金子,看得他眼睛都直發愣。

「這后花山中每一座外表的小矮山下面都是一個藏金庫。本主有的是金子,所以在鎖金庫被劫后才不責怪你。」

龐悅翔漸漸停下腳步轉向二寶說,

「鎖金庫儲銀可以興一城,但后花山藏金足能亡十城!」

「多取些黃金去給大家發餉吧!順便帶一些隨我前往寂寞山途中花用。」

話吩咐完,龐悅翔又走過長長的暗洞,向上回到后花亭。

接下去,他直接朝後庭園中趙水兒的房間邁進。

停在屋門外,龐悅翔跺凈鞋上沾附的積雪,輕輕把門推開。

坐在床邊,他小心地扶起橫躺床上的趙水兒講:

「夫人,本翔答應你以後不再找別的姑娘,但本翔同時希望忘掉曾經的每一個女子,不再對她們有任何挂念,也不再為她們憂傷,而只與你歡好到老。」

「真的嗎?」

趙水兒一聽高興壞了,一向潑辣無理的舉止忽地文雅起來,細嫩的小手微微撩開城主臉邊的長發,又撒著嬌揪住他臉皮溫柔地捏動問。

「這次不忽悠了。」

龐悅翔繼續說,

「為了忘掉除你之外的所有女子,我決定親自去往寂寞山一趟,採摘下山中的忘情草,吃下后只將你深留腦海。」

「吃了忘情草真的會忘記想念的人嗎?」

趙水兒感覺好奇。

「據說手拿忘情草思念著內心牽挂的那人吃下去,眼睛一閉再睜開,那個人就永遠從你的記憶里消失了。」

龐悅翔回答。

「那你就多采一些回來,種在後花山吧!以後本主有什麼不開心的事便吃下一棵,應該也管用吧!」

趙水兒笑語,

「還有,既然水兒是你心裡的唯一了,那什麼時候封我為城美人呢?」

「啊……」

龐悅翔頓一下講,

「踩花節都廢除了,城美人也不存在啦。」

趙水兒不悅地低頭。

「以後夫人就隨我守在東雪堂吧,這裡給下人。

城主現在準備一番便出發!去寂寞山。」

龐悅翔最後起身扶住趙水兒的肩膀告訴她。

「好啊!水兒送送你!」

說完,兩人一起走出門外。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一秒記住【落秋♂中文】,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傍晚來臨的時候,龐悅翔帶領二寶和一百名壯實護衛,還是趕著馬車,拉著二百口大籮筐,另外準備了數額跟人相當的長扁擔,從度劫場出發沿寬廣的珠飾街向東浩浩蕩蕩地離城,奔往寂寞山。

這次他們沒照搬上一回的路線,也未一出沽園城便踏上逍遙道,而是選用了逍遙道和生死道之間坐落著一個個野村的民間彎曲小路走走停停,穿穿繞繞,只為不再被趙淑傑半途阻撓,也不讓逍遙庄中土老大遇見被認為把莊主弄丟了而對勇二、才四嚴罰,更甚或「論獸處置」,十分麻煩。正因這樣,儘管所有人都和龐悅翔一樣心急腳忙地加緊趕路,他們依然在第二天下午才到達了無憂河邊。

眼望著身前煙霧繚繞的長河,龐悅翔回想起上次渡河的種種畫面,決定吸取教訓。

他悄聲小心地下馬,又環顧無憂河前廣闊的大片平坦土地一遍,發現一切正常便躡手躡腳地停在黃綠色光亮大石頭近旁,抬頭遠看一連幾座起伏綿延、青翠高幽的奇山片刻,很快垂涎欲滴,忍不住對身後挑著扁擔的護衛們大手一揮,帶眾人使用穿越神功忽地向河對面那長著密密麻麻忘情草的山中穿去。

雖然經過無憂河上空的時候他們全感受到強烈的霧氣沾身,且都覺得河面要比眼見的表象寬深太多,但由於止步河邊的一刻誰也沒有彎身從河中取水,所以現在他們都還未被無憂女察覺。

龐悅翔的穿越神功確實沒白修鍊,都沒怎麼費力便已經穿過了無憂河!一爬上河對岸的小片兒平緩山地,他迫不及待地繼續向上登攀。當鑽進略高的山中茂盛的天然銀白色樹榦的銀木林內,他低頭髮現那所謂的忘情草:

心臟形狀的綠色草葉從血紅色枝莖上生出,一手指高。

龐悅翔著急萬分地拔下一棵再瞅,忘情草的根部同樣為血紅色。接下來,他小心翼翼地又拔出一棵草左手捏住,右手提住另一棵,招呼二寶到跟前。

「你是不是依舊在為死去的大虎和大牛傷心?」

龐悅翔問。

這會兒二寶明白城主的意思了,慢騰騰地出手接過他左手捏著,右手提著的忘情草,用心懷念著大虎和大牛,一邊將草放進口中很快嚼碎,咽下,又輕輕閉上眼。

當二寶再次打開眼睛的時候,城主左手捏著,右手提著的已經是代表大虎和大牛的自己頭上那兩根斷髮了。

「城主,您的長發怎麼斷啦?城民有亡啊!」

一邊擔憂地問著,二寶提醒龐悅翔。

一介書蟲 「大虎和大牛呢?」

龐悅翔直問。

不料二寶匆匆轉頭向附近的山林里找一遍回答:

「剛才屬下來的空兒也沒見這裡有虎和牛啊!屬下再去深山找一找!」

很有興緻地喊完,二寶歡快地跑開了,四處尋看,剛才他面部的哀傷一掃而光。

「就是它!果然可以忘情!馬上給我采,抓緊點兒!」

龐悅翔頓時大喜,在彎身又采出一棵草給隨人們瞧的同時激動地下令。

馬上,此處的山中分佈開一百個忙忙碌碌的身影,每人身旁擺放兩隻大籮筐,齊刷刷地採摘。

二寶搖晃著圓乎乎的腦袋見地方就瞅,逢地方便望,一會兒撥開銀木樹葉子,一會兒爬上極高極高的山頂又翻下,漸漸地放輕腳步,變慢速度,後來一抖三顫地向前移動,心中開始害怕:

「這找到牛倒還幸運,假如真把虎給引出來我可就沒命啦!」

很快地回望一下,見一個護衛都沒跟來,二寶更是膽小如鼠了。

當來到寂寞山深處地勢偏低的一個有些空闊的乾涸山谷邊兒時,他感覺這裡更冷靜,而在向一旁茂密的長著天然銀白色樹榦的銀木林里一塊扁圓形白石頭位置瞅時,他禁不住大跳起來,身子初意識地迅速後退一步尖叫:

「哎呀呀,這裡怎麼還有個人哪!」

手腳聚攏在一起哆嗦好一會兒,發覺扁圓石頭頂部盤腿坐著的大田沒反應,二寶眨巴幾下眼睛漸漸大膽起來,小步小腳地靠近「扁座石」停在大田身前。

「他一身黃白色寬大衣裳,安然閉目,腰背直溜溜的!」

二寶細心地繞在大田周圍慢慢打量著琢磨,

「他左手平伸肚前,掌心向天。他右手拇指、食指緊捏一顆璀璨珠狀物,其餘三指彈開在前。珠狀物豎立左手心緊上邊。

他密眉高升太陽穴之巔,天庭滿,地閣圓,耳位大比佛祖、眾神高遠。

他濃黑長發在左、右頭側都逆旋出大旋度一『深渦』,渦上部分頭髮於頭頂交叉疊起,高結之後垂落背肩,渦下旋發徑直順在兩胸前。」

二寶越看覺得「此物」越奇,而當他重新停到大田正面,低頭認真望其右手緊捏,左手穩托的珠狀物,忽地發現珠狀物底部生根,頂部冒芽,側身三個金字瞬間向附近散射刺眼光芒。且恰在這時,「此物」腦袋兩側「大旋渦」深處開始向外泛發銀白色旋光,像兩個大銀河一樣!

「啊城主!城主——」

二寶驚慌失措,扭身往回奔逃著急呼,

「屬下,屬下發現一個活神仙!」

城主龐悅翔遠遠聽見二寶的呼喊,立即使用穿越神功穿到他跟前。

二寶抬頭一見城主,大手拉,大腳邁著將他帶到那乾涸山谷邊兒駐足,手指銀木林深處面朝谷岸,朝向北方的扁圓形白座石頂的大神仙。

此刻大田手托的寂寞子已經生根發芽,慢慢長大,也在說明他的寂寞仙術正大階段升攀。正因如此,他需要更平穩的心態投入修鍊,受不得外界擾亂。

龐悅翔長發繞過身子拖在後面,搖頭擺腦地靠近大田,上下左右粗粗瞧了一番將視線盯住他的臉。

「我怎麼像是見過此人呢?」

剛瞅幾下,龐悅翔的思緒突然回到從前,追想。

慢慢地,他一個蔑視的表情閃過,仰頭大笑道:

「我說誰呢?原來是李文芸給我看過的小白臉兒!」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一秒記住【落秋♂中文】,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聽到「李文芸」三個字,大田內心深處忽然不能自已地將她思念,腦海中開始閃現一幅幅有關她的畫面。他強忍受著。

「小白臉兒,我的美兒消失了,她沒來你這裡嗎?」

龐悅翔繼續挑逗。

「……她沒來你這裡嗎?她沒來你這裡嗎……」

立刻,那句記憶猶新的話一遍遍傳進大田耳中,使得他瞬間有種急切打開眼睛去看芸是不是真在此處的衝動,但現在一旦打開眼睛自己的修鍊就被中斷,而且睜眼看到的人越多,他也會同時變得越難寂寞,那樣的話寂寞子便成長得越緩慢,寂寞仙術將至少停滯不前。

「小白臉兒,咱倆真是冤家路窄,誰知本城主千里迢迢遠到於此竟是為了和你相逢呢?咱倆是不是應該換個地方喝喝酒,敘敘舊?」

龐悅翔專撿敏感的字眼兒講。

剛聽「敘舊」一詞,曾經三人經歷的所有矛盾事件大大小小地馬上全翻滾到大田眼前。頓時,他的頭腦亂,心也亂,眉頭緊皺將過去苦咽,但龐悅翔仍舊刺激不停:

「你知不知道是你害死了她?你害死了她!你害死了她……」

立刻,大田變得異常恐懼,心中沒了底兒,極度慌張。

「芸死了?芸真的死了?那我還修鍊寂寞仙術做什麼?那我就不可能再見到她啦!

芸死去了?

我的寂寞仙術不必再修鍊,不必修鍊了嗎?」

「哈哈……」

龐悅翔頭沖大田放蕩地狂笑,

「李文芸早死啦!你還在這裡守株待兔呢,傻瓜!」

龐悅翔譏嘲著,將末尾二字叫到了大田骨子裡。

「我是傻瓜?我真的很傻?芸都不在了我還苦等什麼?我還能等來什麼!

芸真的死了嗎?她還活著呢吧?到底活著沒有啊?」

大田盤坐在扁圓形白石頭上身子漸漸發抖,接著很快晃動,突然他猛力睜眼,大噴一口鮮血倒地。

「走火入魔了?」

龐悅翔冷冰冰地靠近大田低頭問,

「那你還修鍊什麼!」

大嚇完,龐悅翔又緩緩地伸手向大田胸前溫柔地說:

「你都走火入魔了,不如就把手中的寶貝送給本主吧!」

一邊得意地講著,他快速往大田身旁去抓。

大田猛地推開他,起身飛鑽進銀木林深處急呼:

「芸,你在哪兒呀?你不會死的,你怎麼可以死了呢?我千辛萬苦禁忍寂寞修鍊仙術就是為了等你回來,等你回來——」

越來越瘋狂著,大田滿山跑動著四處衝撞,漸漸弄得遍體鱗傷。

「廢了,廢人一個了!」

最後,龐悅翔遠望著將自己折磨得立不起來的大田蔑視說。

「誰動了我的情草?是誰在動我的山神!」

突然,一個憤怒的女子聲徑直朝這邊傳來。

龐悅翔一時中詫異地轉身,正見一位淡紫色衣裳的奇麗姑娘飛近這邊,其細長彎眉上方被整齊掠過額前的傾斜黑髮遮掩,垂落耳旁,粉嫩小口,杏核眼睛,荷瓣兒面容,內涵更是美得讓人不敢直瞅。

「如此佳人!」

龐悅翔禁不住讚歎一句,但忽地又想起自己已下定決心淡薄女色,便匆匆遮住眼睛。

可誰料女子還未到達跟前便右臂長袖一揮,頓時見附近滿山的碎石塊瞬間浮起,又驟然襲擊過來。

感覺到腳下劇烈的撞動響,龐悅翔重新正視眼前,恰見數不盡的瘋狂大石頭,於是慌忙起身翻轉向後躲開一些同時高呼:

「啊,如此兇狠!」

接著,他出手拉起二寶使用穿越神功眨眼間穿回一百個護衛那兒,又驚惶不安地大手一擺帶眾人挑起籮筐穿往無憂河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