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普通的修鍊方式,是不可能親身體驗自己所擊出劍氣的威力和性質的,但在武塔的修鍊石室中,就可以親身體會自己的劍氣威力。

這種男的的體悟機會,對劍氣的修鍊幫助非常的大,因為只有熟悉自己的劍氣威力,才能發現其中的弱點和不足,才能在後面的修鍊中加以修正。

這也是陸雲之所以來武塔修鍊劍氣的原因,如果是靈氣密度,桃源仙居中並不比武塔的修鍊石室差,但能夠體悟自身劍氣全力攻擊的機會只有修鍊石室能夠提供。

陸雲不斷的和自己的雷殛劍氣對轟,打的酣暢淋漓,直到真元耗盡,累得快趴下到停下來。

這時候,天也快黑了。

陸雲還地記和小曦拉鉤約定的事情,天黑之前一定要是接她回家,不然這小丫頭又不知道要怎麼發脾氣呢。

離開武塔的時候,天邊的雲火已經漸漸熄滅,天淵城慢慢的融入了熔岩地界的別緻夜色中。

陸雲加快腳步趕往觀天崖。

趕到觀天崖山腳的巨石前的時候,遠遠的就看見小曦站在「觀天崖」三個大字下,手裡抱著一個大包袱,旁邊還在這那位名叫翠兒的侍女。

「小姐,讓奴婢幫您拿吧。」翠兒蹲下身子說道,想要從小曦手裡接過大包袱。

小曦抱著包袱往旁邊一躲:「不!」

陸雲趕到觀天崖的時候,見到的就是這一幕。

小曦見到哥哥來了,遠遠的就抱著大包袱跑起來。

陸雲趕忙迎上去,小丫頭把包袱塞進陸雲手裡,陸雲接住包袱,發現還有點沉,便問道:「裡面是什麼?」

「師父給小曦要來的禮物。」小丫頭仰著小臉眯著眼睛笑。

陸雲沒好氣的捏了她的臉蛋兒一下,這小丫頭就這習慣,屬於自家的東西都不給別人碰,抱著這麼個大包袱多累啊。

「好吧,回去了。」陸雲牽起小曦的手,回頭對那侍女翠兒說了一句,便牽著小曦離開了觀天崖。

……

回到家中,陸雲打開包袱,查看禮物,小曦在旁邊很開心的一個個解釋:「這是一個白鬍子老爺爺送的,晚上會發光,好漂亮的。還有這把小劍,是一個漂亮姑姑送的,師父說以後小曦就用這把劍練劍法呢……」

陸雲粗略檢查了一遍,都是一些好玩或者修鍊用得上的物件,當然都是比著小曦的年紀送的,每一個都小巧精緻,個別屬性還非常不錯。看過之後,重新包好,放進小曦房間的大箱子里,讓她自己保管。

「師父是不是對你很好?」陸雲問道。

「嗯,師父對小曦很好很好的。」

「那就好。過來,外衣脫了睡覺,明天要早起去觀天崖,第一天正式拜見師父可不能遲到。」

……

第二天,陸雲把睡得正迷糊的小丫頭從被窩裡拽出來,趕緊穿衣洗漱。

「哥哥,你會扎頭髮嗎?」小曦迷迷糊糊的對著鏡子看哥哥給自己扎頭髮,打了個哈欠說道。

扎馬尾還行,這總角也太難弄了。

陸雲擺弄了好久,還是綁得歪歪扭扭,最後只好放棄,拿定大帽子往小丫頭腦袋上一罩說道:「不扎了,咱們去找翠兒姐姐扎。」

陸雲說著就拉著還沒睡醒,走路東倒西歪的小丫頭出門了。

起得太早,小丫頭完全沒睡醒,閉著眼睛就迷迷糊糊的跟著走。

陸雲只好走一段,抱一段。

來到觀天崖的時候,見到山腳巨石下站著一個人,走進看清楚之後,發現是昨天見過的雙星長老。

同時,山上下來一個人,是那侍女翠兒,應該是來迎小曦的。

雙星長老出聲問道:「妙法這些天睡得可還安穩?」

「一切安好,奴婢替主人謝過長老關心。」翠兒很恭敬的施禮道。

「那就好,那就好。」雙星長老又自言自語般的說道。

陸雲兩次見到這雙星長老都是詢問同一個問題,比晨昏定省還勤快,難道說這雙星長老和小曦的師父有一腿?

陸雲將小曦放下來,牽著到雙星長老面前施禮問候,雙星長老很隨和的點頭致意。

「小主人,快著些,主人已經等著了。」侍女翠兒又朝陸雲施禮后,牽起小曦的手,便要往山上走。

陸雲小聲的和她說了一句,讓她幫忙給小曦扎一下頭髮。侍女翠兒答應一聲,便上山去了。

一連幾天,每天早晨,陸雲都是先送小曦到觀天崖來,然後再去武塔。

也是一連幾天,都在觀天崖巨石下碰見那位雙星長老,見得多了,他又站得離小路有些遠,陸雲便不上去施禮問候了,那樣顯得太巴結,只在路過巨石的時候躬身點頭算是拜見過,便走過去了。

這位雙星長老也很隨和,並不計較這些,每次都是微笑的看著陸雲送小曦上觀天崖,但他每次都是站在崖下,沒見上去過。

直到第五天,陸雲和往常一樣,牽著小曦經過巨石,也和往常一樣,經過巨石時,朝雙星長老微微躬身點頭,便要走過去。

突然,雙星長老臉現不愉,指著陸雲大聲呵斥:「站住,你是那裡的弟子,怎得這般無禮?見到長老也不上前拜見。」

陸雲眉頭一皺,這什麼情況,前幾天明明好好的,自己微笑點頭,對方也微笑點頭,今天卻突然發難,搞什麼飛機?

心裡雖然在嘀咕,不過陸雲還是牽著小曦走過去,躬身施禮道:「武塔弟子陸雲,見過雙星長老。」

「哼!說,你們到觀天崖來做什麼?不知道這是閑雜人等的禁地嗎?」雙星長老繼續呵斥道。

; 等當雙星長老發難的時候,侍女翠兒從觀天崖上下來,一一向雙星長老和陸雲施禮,然後雙手牽起小曦的手說道:「小主人快這些,主人今日要上觀天台祭祀。」

「咦?」雙星長老指著小曦,問侍女翠兒道,「這女娃娃就是你們長老新收的真傳弟子?」

陸雲眉頭又皺了皺,小曦拜師那天,這雙星長老明明是送過拜師禮的,怎麼今天好像不知道的樣子?

「是,主人怕是等急了,翠兒先行告退。」侍女翠兒牽著小曦趕忙上山去了。

小曦還回頭朝陸雲招手。

等小曦傷到半山腰看不見之後,雙星長老突然上下打量起陸雲來。

陸雲不知道這雙星長老今天發什麼神經,但很清楚這人不能得罪,連忙告辭想要離開。

「等等,你說你是天罡武塔的弟子?」

「是。」

「看你年紀應該過十六了,改修其他劍氣是來不及了,不然收你做真傳弟子倒是不錯。我看看能賞你些什麼……」雙星長老說著就在身上掏摸起來,找了一會只摸出來一本書,掃了一眼就隨手丟給陸雲,說道,「今天沒帶什麼好東西,就一本銘文心得,你且拿著,若是不喜歡,改天拿來和我換別的東西。」

陸雲接過書一看,文明上有古字體寫著兩個字。

陸雲對銘文已經不算陌生了,因為腳上還穿著沈陵越給的疾風履,上面就有一種叫做「履風」的銘文,能夠讓行動時如履清風,奔跑速度能快上三四分。

雙星長老把書丟給陸雲之後,右手捏個劍訣打出,其背後的寶劍立時「鏘」一聲出鞘飛到半空中,他終身一躍,竟然跳到劍上,踏著劍光飛天而去。

陸雲看得嚮往不已,這可是御劍飛天啊,不知道要修鍊到什麼境界才能做到。

雙星長老離開之後,陸雲又看了看手裡的銘文心得,撓撓腦袋搞不明白這雙星長老在犯什麼病,一會大聲呵斥,知道小曦是妙法長老是小曦的師父之後,又送東西拉近關係。

陸雲好奇之下,回到武塔之後,找人問過才知道。

原來這雙星長老並不是一個人,之所以是雙星,其實就是兩個人,而且是一對孿生兄弟,從小一同雙修劍氣,十三歲一起打過天罡劍域,成為武塔最年輕的出師弟子,至今無人能夠打破這個記錄。

雙星長老,一位是望舒星,性情隨和淡然,另一位是炎天星,性格比較急躁火爆。

很顯然,前幾天遇見的是望舒星,而今天遇到的是炎天星。

陸雲還聽到了一些不知真假的傳言,說是望舒星和炎天星兩兄弟現在是貌合神離,關係不太好。

陸雲覺得這個傳言有九成可能是真的,能養兄弟反目的除了財產就是女人。看這兩個老傢伙天天在觀天崖地下蹲著,明顯是兩兄弟愛上同一個女人,這種貌似很狗血的事情竟然會發生在擁有強大力量的人身上,說起來感覺很奇妙,誰知道呢,心弦共振了擋都擋不住。

陸雲拿著炎天星長老隨手給的銘文筆記,也很隨意的翻看了一下,但看過幾頁之後,漸漸來了興趣。

銘文,一種運用工具和材料,將特定的結界紋路銘刻在兵器、甲胄等寶具上,產生特定威能效用的專業技術。

陸雲發現這本銘文筆記還真是炎天星身上沒帶什麼能送人的東西才隨手給的,因為這是一本沒有經過整理的筆記,記錄得很亂,而且沒有寫完。

不過正因為是沒有經過整理的隨身手札,反而勾起陸雲對銘文的興趣。

銘文筆記的第一頁就提到了一個詞,叫做微蝕刻,意思就是結界紋路是通過有微蝕刻效果的材料,銘刻到寶具上的。

而通常擁有微蝕刻效果的材料,很多是藥草。

熔岩地界的靈藥材昂貴,導致所有與靈藥材有關的技術都衰落了。但是,桃源仙居圖裡能夠種植靈藥,所以銘文材料對陸雲來說,並沒有那麼難。

陸雲對煉丹不感興趣,倒是這銘文術有點意思,而且自己的眼睛能看出寶具的屬性,對銘文還有很大的幫助。

興趣來了,陸雲就跑去武塔的典籍院借了本,只是簡單的入門書籍,並不難借到。

陸雲把記述雜亂的銘文筆記和銘文初解兩相對照,才能把內容看懂。

拿著兩本書,陸雲回到了自己的院落,然後進入桃源仙居。

桃源仙居的葯田裡,正好種了兩種銘文筆記中提到的兩種草藥,金棘草和升火,這兩種草藥達到十年份之後,搗碎后混在一起研磨,直到變成亮紅色,就會成為最簡單的銘文蝕刻材料。

陸雲採下來了幾株金棘草和升火的帶萼花朵,然後按照二比一的比例放入碗里,拿調羹壓碎研磨。

由於沒有準備研磨工具,只能先用碗和調羹代替,也因此研磨得比較慢。

好不容易才將兩種藥材研磨得很細,混在一起繼續研磨,兩種草藥的汁液混在一起,漸漸的產生一絲絲亮紅色來。

陸雲見到變化果然和書里描述的一樣,繼續仔細的研磨。

很快,碗里的兩種藥材完全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小碗像是硃砂的東西,不過顏色比硃砂淡,卻感覺有種亮光散發了出來。

陸雲把翻到下一頁,這一頁上面畫著一種最簡單的發光銘文,沒有其他用處,就是能讓銘刻的這種結界紋路的東西發光。

陸雲拿來一個青瓷碟子,打算在上面試試銘刻這種發光銘文。

銘文初解里提到,銘文需要用到特定的銘文筆刀,不過事先沒有準備銘文筆刀,所以陸雲決定用毛筆試一試。

於是,先握著毛筆,按照銘文初解里的結界紋路,沾墨在紙上畫了一遍,畫完拿起來和原圖對照了一下,看上去還行。

陸雲洗乾淨毛筆,沾了自己研磨出來的紅色蝕刻材料,然後開始在青瓷碟子上描畫結界紋路。

畫著畫著,感覺毛筆的毛尖變短了,也變鈍了,畫出來的紋路變粗了很多,洗乾淨一看,竟然是蝕刻材料把毛筆的毛給腐蝕掉了一小半。

陸雲只好丟掉這支毛筆,去摧殘第二支,這一次特意畫快了很多。

好不容易將發光銘文刻畫在了青瓷碟子上,然後就是等待一刻鐘,讓蝕刻材料產生效用,溝通整個結界紋路,形成能量迴路,組合成發光銘文。

陸雲焦急的等待著時間過去,很想要看看自己第一次銘文是不是能夠成功。

炎天星的銘文筆記中提到,這個發光銘文是一個最初級的測試銘文,是否成功取決於,材料和銘刻精細度。而銘刻精細度就代表著一個人的專註程度,銘文是一個需要極致專註的領域,如果沒有極致的專註度,是不可能成為銘文師的。

而這個最初級的發光銘文,一般的成功率在三成左右,如果連續銘刻三次都不成功,就基本可以斷定沒有銘文天賦。如果這個發光銘文的成功率能夠達到七成成功率,那銘文天賦就非常好了。

天淵城還在原來那個世界,沒有降臨熔岩地界的時候,銘文術曾經大放異彩過,據說天淵城地底下就有一個龐大到籠罩了整座仙城的銘文結界,不過在降臨之戰中損壞了。

從那以後,由於靈藥材的短缺,銘文術漸漸衰落,比煉丹術衰落得更快更徹底。只剩下了銘文術的一個分支,結界術。

經過一千年的發展,原本的銘文術分支,反倒成了一個緊追劍氣的全新領域。

現在的結界術已經和銘文術關係不大了,而是成了一種有效運用劍氣進行防禦和陣列攻擊的手段。

陸雲搓著手等了一刻鐘,然後深吸一口氣,將劍氣凝聚到指尖,然後輕輕的按在青瓷碟子的結界紋路中心。

劍氣透過指尖流入發光銘文中,青瓷碟子輕微的震動了一下,然後陸雲就看見銘文紋路從自己的指尖發出一絲微光,沿著紋路向外蔓延,最後整個銘文迴路都亮了起來。

月白色的光暈越來越亮,最終充滿了整個碟子,反腐這個青瓷碟子盛裝了一盤月光。

陸雲欣喜的看著自己的第一個銘文作品,而且還是一個在材料工具都緊缺的情況下完成的作品。

; 「哼!」

陸雲正一亮一暗的玩賞著自己做的發光瓷碟,忽然聽到身後響起一聲好像很生氣其實很可愛的哼聲。

轉頭一看,卻見小曦努力的裝出很生氣的樣子,撅著嘴在那跺腳。

「怎麼回來了?」陸雲朝小丫頭招招手說,「過來。」

「哼!」小曦很生氣的說道,「小曦在大石頭下面等了好久,哥哥都不來,天都黑得看不見手指了。」

「是嗎?」陸雲抓抓頭髮,這才想起來,在桃源仙居里對外界的晝夜變化感受不明顯,顯然是自己沉迷銘文中,太專註,一下子忘了時間。

想明白后,陸雲就呵呵笑著走過去,抓著小丫頭的手拉過來,轉移話題道:「那小曦是怎麼回來的?」

「翠兒姐姐送小曦回來的。」

陸雲把小曦抱到腿上,逗逗她的小臉,然後拿起桌上的碟子說道:「看,這是哥哥做的會發光的碟子。」

「哼!不理你了,我還生氣呢。」小曦把臉撇到一邊去,但是眼睛卻在偷偷飄著陸雲手裡的碟子。

陸雲知道小丫頭肯定很好奇這碟子會不會發光,於是伸手點在青瓷碟子的結界陣列中心,一絲劍氣透了進去。

青瓷碟子立時萌發出柔和的白光,非常的柔和,彷彿一盤月光被盛裝在的碟子里。

陸雲見小丫頭眼睛一直在偷瞄碟子,很想伸手去玩一下試試,但又裝作生氣忍住的樣子就想笑,於是抓起她的小手伸到碟子zhongyāng說道:「把手指放在這裡,透出劍氣,碟子就會發光哦。」

小曦把手抽回去,還是撅著嘴不理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