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犬獫見到犬狁,神色立即化為恭敬,道:「大首領,有禹人進迴風谷聖地,且打傷我族人,更斷我一臂,請大首領誅殺此藏。」

「禹人……?」

犬狁聞言暴怒,大聲喝道:「哪個禹人,敢在我犬蠻部落撒野?」

二首領犬獫道:「那禹人還在迴風谷中。」

犬狁滿面煞氣,身體一閃便從空中沖入了迴風谷。

迴風谷中,雲帆停止了對風之精源的參悟。

金剛不壞強者來了!

這可是與超凡境王者同一級別的存在,雲帆可不敢輕視,不能像之前對付靈武合一的犬蠻人那樣一邊參悟風之道韻,一邊對敵。

金剛不壞的強者,肉身極其強大,號稱金剛不壞,壽元不至,不損不滅。

單以肉身而論,金剛不壞強者比超凡王者要可怕得多!

犬狁進入迴風谷,金剛不壞之身散發著極強的氣機,令四周旋轉的颶風都為之消散,方圓數丈之內,颶風都化為平靜。

犬狁大步向前,他肉身強大,精神意志也不弱於超凡境王者,遠遠便鎖定了雲帆。

當犬狁的精神意志鎖定雲帆的那一刻,雲帆感覺就像是被一頭洪荒猛獸給盯上了。

「禹人,滾出來受死!」犬狁一聲大喝。

金剛不壞強者一吼,聲音震散風雲,震斷山嶽。

以犬狁為中心,剎那間出現一團恐怖的衝擊波紋。

這一剎那,就連迴風谷中的颶風都被這道吼聲造成的衝擊波紋給沖攻了。

雲帆、犬狁之間再無旋轉的颶風相隔,剎那間兩人四目相對。

PS:第三更奉上,拜求月票。本書VIP群:625,544,353。明天作者君30歲生日,群里發紅包!

. 「金剛不壞!果然非同凡響。」

雲帆感受到犬狁的可怕氣機,忍不住喝贊一聲。

僅是肉身散發出的氣機,就如此恐怖,這肉身將是何等的強大?

「禹人,你闖我犬蠻部落聖地,傷我犬蠻部落武者,罪該萬死!」

犬狁冷冷的盯著雲帆,寒聲喝道:「我,犬蠻部落大首領,金剛不壞『犬狁』,定你生死,取你狗命。」

雲帆露出嚴峻之色,但並無懼意,喝道:「話說得響亮,可也要有本事做得到才行,金剛不壞強者我還沒打過,今天第一次拿你開刀!」

「受死——!」

犬狁怒喝,一步向前,身體如同一道電光爆射。

速度——二十倍音速!

犬狁向前的那一剎那,腳下出現一道如同雲環般的衝擊波紋,地面裂出蛛網一般的裂縫。

這是純粹的力量推動著身體爆射向前,肉身劃過虛空,發出刺耳的爆破聲。

相比超凡王者的速度,犬狁身為金剛不壞初期,是要慢了一些。

超凡初期王者,速度能達到二十二倍音速,犬狁是二十倍音速,慢了兩倍音速。

不過,犬狁是靠純粹的肉身力量移動,而不是天地道韻,能夠達到這等速度,已經極其可怕了。

轟——

犬狁一拳轟出,打得空氣炸響,前方的虛空都被擊出一條黑色的裂縫。

雲帆早就做好了準備。

兵皇控劍訣施展,剎那間九劍齊飛,如同九道電光,與犬狁的拳頭碰撞。

一聲震天爆響!

響亮的金鳴聲刺耳欲聾。

面對靈武合一巔峰的犬獫,雲帆便是施展兵皇控劍訣,九劍合一,一擊轟爆對方一條手臂。

現在,情況一模一樣,肉拳對抗兵持控劍訣操控的九柄玄品寶劍。

然而,結果,卻是截然不同。

犬狁的拳頭,有如堅不可破的金鋼,一拳震得九柄玄品寶劍光芒暗淡,全部向後方爆射而飛。

這一拳的力量,超過千萬斤巨力,極其恐怖,駭人聽聞。

兵皇控劍訣,一柄寶劍便是一百萬斤力量,九柄寶劍,力量重疊九百萬斤,也無法與犬狁抗衡。

力量還不是雲帆最震撼的,犬狁的肉身強度,最令雲帆吃驚。

玄品寶劍,何等鋒利,九柄玄品寶劍,以九百萬斤的力量衝擊,就算前方是一面堅如玄兵的銅牆鐵壁,也會被瞬間摧毀。

可是,轟在犬狁的拳頭上,卻並沒有損壞犬狁的拳頭分毫!

犬狁可是以肉拳與九柄玄品寶劍碰撞,沒有護甲,沒有神通,單純用肉拳擊飛九柄蘊含百萬斤巨力的玄品寶劍,自身毫髮無傷。

這肉身強度,簡直令人震駭,非親眼所見,不敢置信。

金剛不壞強者,難怪以『金剛不壞』命名,其肉身之強,真的是到了刀槍不入的地步,稱得上『金剛不壞』的形容。

雲帆心中震撼,犬狁卻是有些神色得意,作為金剛不壞強者,對於自己的肉身強度,犬狁萬分滿意。

「禹人,你的攻擊力對本王而言,就像是撓痒痒,遇到本王,你必死無疑。」

犬狁大聲喝道,再次一拳擊出,殺向雲帆。

九柄玄品寶劍被震飛,兵皇控劍訣的道韻被震散,剎那間無法再次施展。

犬狁臉上露出兇狠的笑意,沒有那九劍齊攻的劍術,他感覺雲帆就是失去了爪牙的老虎,任由他碾壓。

面對犬狁擊來的恐怖一拳,雲帆神色嚴峻但卻並驚慌畏懼,反而,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皇極庚金劍法!

剎那間,雲帆施展出另一種皇品神通,一道金色劍光從粗帆體劈出,快如雷霆閃電。

第二層的皇極庚金劍氣。

速度之快,達到驚人的二十四倍音速左右。

金色劍光幾乎是剛剛出現,便劈斬在犬狁轟出的拳頭上。

鐺——

又是一聲震天爆響!

這一次的碰撞,可比上一次碰撞要猛烈得多!

第二層的皇極庚金劍氣,僅是力量衝擊,就達到了千萬斤以上。

即便是犬狁的恐怖拳力,也未能將皇極庚金劍氣震散,也未能將皇極庚金劍氣震退。

反倒是犬狁一驚,感覺拳鋒傳來一絲痛感!

成為金剛不壞強者之後,肉身之強已經到了刀槍不入,想受傷都難的逆天程度。

犬狁,已經很久很久,沒有感受到過痛感。

這一絲痛感,令犬狁的拳頭如同觸電般縮了回來。

殺——

皇極庚金劍氣繼續劈斬而出,金色的劍光開天破地,虛空都被斬出一道長長的裂縫。

鐺——

犬狁揮拳便擋,又是一震爆響。

犬狁再次感觸到了痛感,拳頭再一次觸電般收回,身體忍不住後退一步。

雲帆雙目一凝,皇極庚金劍法施展到極限,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爆發至極限,向金剛不壞強者犬狁展開如同狂風暴雨一般的猛烈攻擊。

鐺鐺鐺鐺鐺……

犬狁連連揮拳抵擋,恐怖的巨力轟在皇極庚金劍氣上,僅是打得皇極庚金劍氣一晃,摧毀不了這門神通。

相反,他手上連續感覺到刺痛感。

皇極庚金劍氣的長處是鋒銳,在千萬斤巨力的加持下,這份鋒銳已經到了極其駭人聽聞的地步。

哪怕犬狁號稱金剛不壞強者,也承受不了雲帆的連續猛攻,連連後退。

犬狁自己都無法置信,他身為金剛不壞強者,竟然被這禹人打得連連後退,這還有沒有天理?

在犬狁眼中,雲帆這個禹人簡直弱不禁風,只要他靠近雲帆,一眨眼的時間足以滅殺雲帆百十次。

可惜,皇極庚金劍氣太可怕了,一道又一道金色劍氣連綿不斷的斬出,打得犬狁只能被動防守,雙拳感受到的痛覺,越來越越強盛。

雲帆施展皇極庚金劍氣,攻擊速度太快了,一眨眼便連攻十數次。

僅僅十秒鐘過去,便已經連續上百次,金色劍光在天空中不停的劈斬,猛攻。

連續上百次抵擋,終於,犬狁的拳頭上,出現了破損,一滴金色的血液流出。

這金色的血液如同金屬般重,滴在地面直接墜出一個深坑。

犬狁神色震駭。

他……他竟然受傷了?

自從突破金剛不壞之後,他還從沒受傷過。

哪怕是與其他的金剛不壞強者交手,也從未受過傷,他的肉身防禦力足以抗衡許多金剛不壞強者的攻擊。

可是,今天他卻在滴血!

這令他難以置信,感覺心也在滴血。

「這不可能——!」

犬狁大喝,看雲帆透露出的氣息,並不比靈武合一巔峰武者強大,但爆發出的攻擊力卻令他這個金剛不壞強者都受傷。

犬狁的大喝聲剛剛落畢,他的另一個拳頭上,皮膜也被破開,掉落一滴金色的血液。

痛感影響了犬狁的出手速度,兩人交手的速度太快了,一瞬間的遲緩都會分出勝負。

犬狁出手的速度稍有遲緩,便沒能擋住下一道皇極庚金劍氣的攻擊,金色劍光直接劈在了犬狁身上。

砰——

一聲爆響,遭遇上千萬斤巨力的重擊,犬狁頓時向後方飛了出去,被震飛數百米。

同時,鋒銳的劍氣也在犬狁的胸膛上,留下一道肉眼可見的印痕。

雖然未能破開他的金剛不壞之身,但也造成了一定的影響,有股火辣辣的疼痛感。

這樣的攻擊多次累積,那麼,犬狁的身體也會像兩個拳頭一樣,會徹底破損,流出鮮血。

趁他命,要他命!

犬狁敗退之際,雲帆施展皇極庚金劍氣,繼續猛攻。

皇極庚金劍氣的攻擊速度太到了驚人的二十四倍音速,數百米的距離,十分之一秒都不到便殺了過來。

犬狁忍痛出拳抵擋,拳頭上一滴又一滴金色的血液流出,傷口越來越大。

僅僅過了幾秒鐘的時間,犬狁再一次被金色劍光劈中身體,身體如同一發炮彈般被轟飛。

連續兩次被劈飛,胸膛劍痕處越來越強的痛感,讓犬狁心中大駭,有種魂驚膽喪之感,不敢再戰,連忙遠遁退避。

金剛不壞強者的肉身防禦力太強了,哪怕站在那裡不動憑由雲帆攻擊,雲帆都得攻擊很多次才能造成一點小傷品。

而對於金剛不壞者那澎湃的生命力而已,那點小傷就是皮毛傷害,根本不值一點。

雲帆擊敗犬狁容易,想要擊殺,除非犬狁傻到不跑,一直和他斗下去,否則很難。

犬狁就是害怕小傷變大傷,危險到他的生命,這才果斷的遠遁退避。

見雲帆停手,犬狁在遠處停了下來,神色中依舊有著驚駭之色。

萬萬沒想到,眼前這個如此年輕的武者,竟然會威脅到他的生命。

「禹人,你想殺死我,沒那麼容易,你來我犬蠻部落聖地,究竟想幹什麼?」

犬狁大聲喝問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