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黝黑的環境里,只剩下唐寧一人,她抱著手臂,覺得有些可怕。

她摸到了身上的衣料,蕾絲的!是她今天穿的那條長裙……

真好!她不是魂穿——

那她一直被在身上那個包呢?裡面是她上課要用的東西! 等安格斯回來,一定要問一下,那東西,在這個時代一定是最先進的,她或許,可以靠著這半吊子醫術,在這獸世先存活下來,然後再找穿回去的辦法。

她獨自待在這樣的山洞裡,實在是害怕得很,踏著緩慢的步伐,她朝著山洞口走去。

現在已經是夜晚,天空上掛著一輪大大的圓月。

剛剛她在山洞裡能夠依稀看到東西,就是靠著月亮。

她蹲在山洞口,深吸一口氣,剛想對天吐槽一下它的無良,忽然聽到了嬉笑聲,從山洞不遠處傳來。

她趕緊站起身看過去。

居然是幾個小孩子。

正在對她指指點點,不知道說著什麼,都在笑。

這樣的眼神和笑聲讓唐寧很不喜歡,她氣呼呼的走過去,吼道,「你們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啊?」

在看到這些孩子腦袋上尖尖的,毛茸茸的小耳朵時,嚇得臉色一白,趕緊退開。

她居然忘了,這是在白狼族,這些小傢伙,都是狼!

要是狼性大發,是可以直接把她這小小身子給大卸八塊的!

「好懦弱的人族,只看到我們的耳朵就被嚇得臉色慘白,要是看到我們的本體,豈不是會被嚇得直接暈過去?」

最高的那個小男生嫌棄的看著唐寧,冷言嘲諷道。

唐寧氣不過,「我這不叫懦弱,叫本能……我生活的地方,狼都會被隔離起來……根本就沒可能見到狼!」

「隔離?」那小男生聽到這兩個字,立馬覺得不是好話,他瞪著唐寧,故意靠近她,「你生活的地方,難道不是人族嗎?人族把狼族奉為神明,怎麼可能隔離,你到底是從什麼地方來的?潛入我狼族,有何目的?」

小男生充滿敵意的模樣,讓唐寧心生不喜,她連退幾步,腳下踩著石頭,差點就跌到了。

腰間一緊,一隻有力的手臂突然出現及時的扶住了她,她抬起頭,擔憂的深眸墜入眼裡,男人盯著她問,「沒事吧?」

她搖搖頭,「沒事兒……」

安格斯轉眸瞪著眼前的小男孩,不悅的質問道:「祁風,你沒事兒做嗎?大晚上的在我的洞口前來做什麼?」

再看他身後那一群小傢伙,已經跑遠了。

安格斯族長來了,他們可害怕被收拾,先跑為敬。

祁風還在瞪著唐寧,「族長,您可一定要小心這個人族,我懷疑,她是花豹族派來的姦細,您可一定不要被她迷惑了!」

說完,祁風也怕安格斯生氣,趕緊跑掉。

安格斯狹長的鳳眸里滿是怒意,他扶著唐寧準備進山洞去,唐寧卻抓著他光溜溜的手臂問,「你救我的時候,有沒有看到我背著的一個包包?」

「包包?你是說那個很奇怪的袋子嗎?」安格斯將手裡的水遞給唐寧,「你先拿著。」

唐寧發現,這裝水的容器,居然是一個被堵上了孔的頭顱。

從形狀來看,應該不是人類的。

具體是哪種動物,唐寧一時半會也分不清楚。

她趁著月色照了照水面,嗯!確定了,還是自己那張臉。

她心安了不少。

安格斯拿著她的背包出來了。

她趕緊扯過來打開看,幸好,這包是人造皮的,不進水,裡面的東西都沒被打濕。

她在底部摸到了一盒火柴。

這是在實驗室做了實驗后,她順手放到包里的,沒想到,竟成了救命的東西。 「這是什麼?」安格斯疑惑的問。

「火源!」

唐寧挑著眉,有些得意的笑了笑。

她從醒過來,到站在這外面看了許久,她沒有在這裡看到任何火苗,寂靜的夜裡,除卻月色,就沒有別的照明了。

她確定,這些人,肯定是不會用火的!

「火?」安格斯的臉色頓時冷掉了,「你用火做什麼?這裡不夠亮嗎?」

「不是……我很冷啊!哥哥……」唐寧鑽進洞里,在地上摸了一些干呼呼的茅草,放到空曠的地方,拿出一根火柴來,她小心翼翼的划燃……

將雜草點燃,山洞裡頓時亮堂起來。

她抬眸看向站在門口一直沒進來的安格斯,皺皺眉,「安格斯,你進來啊!夜風太涼了,這裡比較溫暖。」

「小雌性,你不怕火嗎?」安格斯靠在洞口,沒有半點要進來的意思。

他盯著唐寧那張映在火光下的小臉,銳利的長眸沒在這張小臉上找到半點害怕!

「我為什麼要怕?火是萬物之源,它能帶來很多好東西的……」

唐寧聽到肚子里咕嚕一聲,小手揉揉胃部,「好餓啊……」

她在醫學院的時候,為了捉姦,沒吃東西就跟著那賤男人,穿越過來后,不知道睡了多久,胃裡早就空空的了。

「餓了?我去給你找點吃的。」

安格斯又出去了。

唐寧這才把背包里的東西一一拿出來。

一包紙巾,一瓶護手霜,一個太陽能手電筒,一副餐具(醫科生有潔癖!餐具自備!),一個手機,還有最主要的!她去年打工三個月,專門定做的一副手術刀以及幾本醫學書。

手機是滿格電,她寶貝似的握在手裡,決定要節約電源用。

手術刀和醫學書是她吃飯的傢伙!她一定能在這個世界混得風生水起的。

這包紙巾也要節約用,她可不想上廁所用樹皮擦,屁股會疼的。

餐具能讓她保證最後的優雅……

太陽能手電筒是最有用的,她不知道要在這個世界呆多久,有這麼一個能用太陽能充電的現代玩意兒!她心安了不少。

護手霜是最沒用的,她扔在了背包底部。

腳步聲在門口響起,唐寧趕緊把東西收好,將背包放在角落裡。

一抬眸,看到安格斯拿著幾塊還滴著血的新鮮血塊進來了,她嚇得臉色慘白!

安格斯離得很遠,用乾淨的樹葉將肉抱起來,扔到了唐寧腳下,「你吃吧!」

唐寧看了一下肉的種類,應該是某種動物的。

她咽咽口水,將自己的手術刀拿出來,將肉按照紋理切成很薄很薄的一片一片,再削尖一根樹枝將肉片穿好,放到了火上去烤。

「你……」安格斯看不懂她的動作,「這肉可以直接吃的!新鮮的,很嫩!」

唐寧扭過小腦袋,向著他勾唇一笑,「肉烤熟了吃,才叫美味!今兒個你有口福了……姐姐的烤肉手藝還不錯哦!」

肉片開始捲曲,一股熟肉的香氣在山洞裡散開來了。

安格斯聞到,不知為何,他感覺到喉嚨里分泌出來很多的口水,咽了好幾下都沒完。 不知覺間,他腳步開始移動,來到了唐寧的身邊。

「好香……」他微眯著長眸,出塵的俊臉上帶著一絲迷離,一副為烤肉所傾倒的模樣,看得唐寧忍俊不禁。

肉切得很薄,很快便熟了。

唐寧拿過來,取下一塊來,先遞給了安格斯,「嘗嘗!」

安格斯看著烤的金黃的肉片,眼裡帶著一絲猶豫,「真的比我們一直吃的生肉好吃嗎?看起來,好像沒有水分了……」

「生肉又腥又澀,有什麼好吃的?我跟你說,這裡沒有調料!要是有鹽,這肉會更好吃!」

唐寧看他猶豫著還不吃,肉都快涼掉了,她抓著他的手,將肉塞進了他嘴裡。

安格斯愣了一秒,那肉味道在嘴裡散開來,香得很,他趕緊咀嚼幾下,肉汁從肉里出來,他的眼眸里滿是驚奇。

一把抓住唐寧的小手,「真的好吃呢!」

「是吧!」唐寧萌萌的小臉上帶著調戲的笑容,將小手從他手心抽出來,自己趕緊吃了兩塊肉。

「唔……」她滿足的發出了一聲咦嘆,撒開腳丫子坐在地上,她突然覺得,人生挺簡單的,溫飽就夠了。

更何況,她現在身邊還坐著一個好大的帥哥。

她可以短暫忘記,他是一匹極其有殺傷力的狼。

她和他一人一塊的吃著,樹杈上的肉很塊沒了。

她還沒吃飽,又切了一點烤上,她把樹枝架在火堆旁,省去了一直拿著的力氣,她看到手上滿是血跡和油,吝嗇一次,扯了一張紙巾出來,擦擦手。

她沒注意到,自己做這些動作時,一旁的安格斯一直用一種深意滿滿的眼神看著自己。

她的切肉的動作很優雅,吃東西的時候也是小口小口的吃的,和族裡那些大口吃肉的磁性一點都不一樣。

他見過不少人族的磁性,也沒有她這樣斯文。

他撿到的這個小雌性,真是最特別的。

擦乾淨手,唐寧扭頭過來,對上了安格斯溫柔的眼神,她有些頭皮發麻,小臉紅彤彤的,害羞的笑著問道,「你看著我幹嘛?」

「你好看啊!」安格斯說話很是直白。

唐寧趕緊捂著小臉,越發的害羞,「你是不是對很多女人都這麼說過啊?」

不然怎麼會說的這麼自然流暢。

「我發誓,你是第一個!」安格斯抓著她的小手,一臉真摯的說道。

唐寧一和他對視,就覺得心跳好快,果真,帥哥的殺傷力真的太大了!

她趕緊移開目光,看到了安格斯長發里的尖耳朵,是雪白的。

很可愛的樣子。

她眨眨眼,指著他耳朵小聲問,「我能摸摸你的耳朵嗎?」

看起來手感很好的樣子。

這話一出,安格斯的眸色頓時變得猩紅起來,他的語氣滿是激動,抓著唐寧的小手用力收緊,「你真的想摸我的耳朵?」

「啊?」唐寧不太明白,他怎麼突然就激動成這樣了。

她有些被嚇到,想把小手抽回來,可是,男人的力氣好大,她的小貓力半點用都沒有。

見嚇到她了,安格斯有些抱歉,眸中的猩紅消退了一些。

他將腦袋垂下一些,方便唐寧撫摸。

「摸摸看……」他的語氣里,帶著滿滿的期待。 舔舔唇瓣,唐寧有些猶豫了。

摸了耳朵不會有什麼奇怪的事情發生吧?這耳朵難道是什麼機關?

她湊近看了看,沒看到有什麼奇怪。

最終,好奇心打敗了防備心,小手伸出去,輕輕的捏住了他的尖耳朵,毛茸茸的很舒服,像是她小時候那個熊娃娃一樣。

她忍不住多捏了兩下,還抬起另一隻手,分別捏住了他的兩隻耳朵。

小臉上泛起笑容,剛想說好好玩,安格斯忽然扣住她的纖腰,將她撲倒在了身後的雜草上!男上女下的姿勢,在火光的映照下,十分曖昧。

「你幹嘛?」

唐寧小臉上滿是驚恐,大腿抵在他的腿上,小手摁住他的肩膀,不讓他離得太近了。

萬一自己沉迷在美色里,一不小心防線崩塌了咋辦?

「娘子!今晚可是我們結為伴侶的第一夜,你說,我想幹嘛?」

安格斯的髮絲很柔順,落在唐寧的小臉上,痒痒的,他原本高冷的眉宇間此刻滿是帶著慾望的風情。

他的視線鎖定了唐寧的紅唇,像是見到誘人的獵物一般,他銳利的長眸里迸發出佔有慾,頭顱快垂下——

「啊……」

唐寧極快的躲開。

安格斯的薄唇落在了她的小臉上,他嗅到她身體的清香,伸出舌頭,在她的臉蛋上舔了舔。

他沒控制好力道,舔的唐寧有些疼。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