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他催動白馬鎧甲,振翅飛出,朝著遠處那兩艘巨鷹戰艦飛過去。

其他人都被嚇了一跳。

「葉兄弟,快回來……」柳宗元大叫了起來。

葉青羽在遠處擺擺手,示意眾人不要跟出來,一邊小心翼翼地朝著巨鷹戰艦靠近。

符文飛艇上,一些甲士的眼中,瞬間充滿了熱淚。

多麼英勇的將軍,多麼無謂的少年郎啊。

從一開始的抵觸,排斥,不認同,士兵們覺得一個學院派的少年,一個從未上過戰場的年輕人,卻身具高官,讓驕傲的士兵們難以接受,但現在,他們為自己一開始的膚淺而感到羞愧。

柳宗元同樣渾身熱血燃燒。

一個真正的勇士。

一個絕對值得銘記的將軍。

一個……

葉兄弟,你太著急了啊!

不過……

也罷!

放心地走吧,你先走一步,我柳宗元會很快來與你一路同行的,九泉之下地府之中,我們依然要並肩殺敵。

柳宗元都快熱淚盈眶了。

他彷彿都已經看到了葉青羽在妖族強者和戰艦炮火圍攻之下悲壯犧牲隕落的畫面……

但是,接下來的畫風,卻並沒有按照他預計的方向發展。

「咦?那是什麼意思?」

淚眼婆娑之中,柳宗元突然一愣。

因為他不可思議地看到,葉青羽催動白馬戰甲,竟然是毫無阻礙地落在了其中一艘巨鷹戰艦上,甲板上的妖族並無任何的反應,而葉青羽在略微觀察了片刻之後,竟像是抽風了一樣,動作誇張地朝著自己這邊揮手……

怎麼回事?

柳宗元怔住了。

為什麼妖族沒有反應,任憑葉青羽登上了戰艦?

為什麼沒有戰鬥爆發?

柳宗元一愣之後,猛然間意識到了什麼,一顆心不可遏止地狂跳了起來,回頭喝道:「眾人守護飛艇。」自己則催動戰甲羽翼,化作一道流光,瞬息而至,靠近巨鷹戰艦,落在了葉青羽的身邊。

「怎麼回事?」柳宗元的聲音,都在顫抖。

葉青羽聳了聳肩,難掩心中的震驚和激動,道:「老柳,你自己看看,怪事了……虛驚一場,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兩艘戰艦上的妖族妖兵,竟然都死絕了,一個活著的喘氣兒的都沒有,你看這個……」說著,葉青羽伸手捅了捅旁邊一個身形威猛的雪熊妖將。

噗通!

這力可拔山的雪熊妖將,軟綿綿地倒下了。

柳宗元瞪大了眼睛。

……

數十息之後。

葉青羽和柳宗元兩個人,幾乎將兩艘妖族巨鷹戰艦里裡外外翻了一遍。

兩艘戰艦之中,竟是一個活著的妖族都沒有。

全部死絕了。

兩艘巨鷹戰艦之上,足足有兩千多妖族生靈,其中不乏一些實力高深莫測的高級雪地妖族,根據柳宗元的經驗判斷,至少有十位妖帥,四百多妖將在這兩艘戰艦之上,這是一股極為強橫的力量,遠遠超出眾人之前的估計,這樣的配置,遠超妖族正常的艦隊編製,幾乎可以算是一個大型全能妖族戰部了,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這麼多的妖族強者,卻全部都死了。

更為詭譎的是,巨鷹戰艦之上,沒有絲毫的打鬥痕迹。

所有的妖兵、妖將和妖帥的屍體,都安靜地或坐或站,在屬於各自的崗位上,臉上帶著不同的表情,有微笑有平靜,有些妖族還保持著圍在一起說笑的神態,彷彿前一秒這兩艘戰艦上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而後一秒可怕的災難降臨,所有妖族不論實力高低,一瞬間就被奪走了生機。

災難降臨的如此之快,以至於連妖帥級別的妖族強者,都反應不過來。

十大妖帥,每一位都相當於人族苦海境的頂級強者。

卻瞬間死亡了。

詭異。

恐怖。

陰森。

天穹之下,雲海之上,白日烈烈,但葉青羽和柳宗元,背後齊刷刷都出了一身冷汗。

這樣的事情,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如此強大的一支妖族艦隊,以如此離奇的方式覆滅,這簡直是聞所未聞的怪事。

葉青羽和柳宗元,難掩心中的震撼和驚懼,雖然陽光之烈,但卻覺得周圍前所未有的陰森,彷彿有隱藏在暗處的死神,在無聲地獰笑著盯著自己,死亡隨時都可能降臨一樣。

「沒有傷痕,沒有打鬥,這些妖族的生機,似乎是在一瞬間,被某種可怕的存在給抽取了。」

柳宗元仔細觀察。

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才可以做到這樣的事情?

人族登天境的強者?

還是妖族之中的妖王存在?

難以想象。

「不管怎麼樣,這兩艘戰艦對我們已經沒有威脅了,事不宜遲,立刻離開這裡吧,我們要趕時間。」柳宗元很快從震撼之中清醒過來,不再去糾結這件奇怪的事情,當務之急是趕緊回到人族領域,才能安全。

葉青羽點點頭。

他始終隱隱覺得哪裡不對,但卻也沒有什麼理由,來反對柳宗元的決定。 如果是放在平日里,像是這樣兩艘巨鷹戰艦級別的戰略物資,柳宗元肯定不會放過,就算是拖,也要一米一米地將其拖回去,更何況這兩艘巨鷹戰艦上,還有這麼多妖族強者的身軀,肯定會隱藏著一些妖族的機密,仔細觀察搜索的話,絕對會有大的收穫。

但現在是逃命時刻。

何況此時符文飛艇上,還有數十幅記載了暴雪冰原以及雪地妖庭腹地地形地貌和各個戰部兵力分佈的雪白地圖捲軸。

從戰略意義上來說,這些捲軸的重要性,可要比這兩艘巨鷹戰艦重要多了。

所以回到符文飛艇上之後,柳宗元命令飛艇全速飛行,不再停留片刻。

轟!

飛艇劃破雲層,犁開天穹,如流光一般行進。

兩艘幽靈飛船一般的巨鷹戰艦,很快就消失在了後方。

「下面就是我們來時路過的【雪龍】巢穴了,」柳宗元指著地面,不無感慨地道:「這一次,我們真的是死裡逃生啊,想不到最後時刻,竟然被一群豬蝠發現,我猜,那支豬蝠戰部,應該是偶然路過那片區域,被他們無意之中發現了我們的蹤跡,才臨時決定打我們的伏擊,也算是我們運氣不好……」

葉青羽笑了笑,沒有說話。

俯瞰下方大地。

冰原之上,一片安靜。

想來雪龍都已經潛行到了冰原深處,處於半睡眠狀態,所以看不到【雪龍翻身】的奇景。

「不過要說運氣差,也不盡然,彷彿是冥冥之中,有什麼保佑著我們一樣,那兩艘巨鷹戰艦上的妖族,竟然都離奇地死絕了,不然我們也不會如此順利……」柳宗元的話稍微有點兒多,饒是他經歷豐富,是出了名的百戰將軍,但此時劫后逃生,情緒波動還是有點兒大。

葉青羽剛想要說什麼,突然卻皺眉。

他看到下方冰原上,一座形狀怪異的冰峰,有點兒眼熟,仔細一想,心中不由得駭然了起來。

剛才不是已經路過了這座冰峰嗎?

怎麼突然這冰峰又出現在下方了?

葉青羽記憶力卓絕,有著過目不忘的能力,他可以肯定,大概在十息之前,飛艇已經掠過了這座冰峰,按照符文飛艇目前的速度,直線距離至少已經飛出了數十公里以上,絕對不可能再返回……

一瞬間,葉青羽背後,冷汗又冒了出來。

他看了看一邊神色興奮的柳宗元,不動神色地繼續觀察。

又是一個十息之後。

葉青羽的臉色,徹底難看了起來。

現在他可以百分之百確定,有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在了符文飛艇上。

因為剛才那座形狀怪異的冰峰,已經第三次出現在符文飛艇的下面了。

也就是說,符文飛艇看似在急速航行,但實際上和原地踏步沒有什麼兩樣,並沒有能夠飛出這座怪異冰峰周圍五十里的範圍,好像是在不可思議地繞圈子一樣。

葉青羽不敢怠慢,將自己的觀察結果,告訴了柳宗元。

「什麼?這……怎麼可能?」柳宗元被震驚了,難以相信。

正說話的時候,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來——

「葉巡營說的沒錯,我們的確是在原地打轉兒,柳將軍,讓飛艇停下來吧,不要再浪費源晶能量了。」是【畫聖】劉先生的聲音。

不知道何時,劉先生已經出現在了兩人的身後。

葉青羽心中一動,忙問道:「莫非先生已經發現了什麼?」

劉先生清癯的臉上,樓除了一絲絲苦笑,道:「我也是剛才聽到葉巡營你的話,才意識到了一些事情,我們應該是誤入了一處封印結界之中,如果不能破陣的話,會永遠被困在這裡,無法脫困,不論速度多塊,始終只是在原地打轉而已……符文飛艇雖快,但這裡的空間概念已經混亂,單靠速度,無法離開這裡。」

葉青羽和柳宗元對視一眼,心中驚駭到了極點。

這怎麼可能?

什麼時候的事情?

到底是什麼樣的封印結界,自己等人竟然沒有絲毫的察覺,就這樣闖進來了?

「那我們該怎麼辦?」柳宗元皺眉問道。

他已經緩緩地冷靜了下來。

「我也不知道……先觀察一下再說,也許還有機會……」劉先生滿臉的苦笑,搖搖頭,正要說什麼。

但就是在這個時候,他突然似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猛地怔在原地,整個人彷彿石化,半晌才反應過來,然後就像是見了鬼一樣,雙目之中爆射出難以置信的光芒,抬手指著遠處,身體劇烈地顫抖了起來,語無倫次地道:「你……他……那是……是他,原來是他……」

葉青羽心中疑惑,順著劉先生的目光看過去,然後不由得一呆。

卻見百米開外的虛空之中,不知道何時,竟然多了一個身影。

這是一個人類,看起來不過是十八.九歲的樣子,應該是一位男性,非常年輕,身形削瘦,面容無比英俊,肌膚如玉,泛動著奇異的光輝,容顏近乎於妖冶且不真實,身穿著一件白色的長袍,腰間有一道觸目驚心的傷痕,幾乎將他整個人齊腰斬斷,傷口呈現出一種詭異的琥珀色,如液體一般緩緩地蠕動,彷彿是在生長恢復一樣……

這人緊閉著雙目,長長的睫毛在風中閃爍。

他斜躺在一團白雲之上,胸膛微微起伏,表情安詳而又靜謐,像是甜甜地熟睡了一樣。

但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到這個人的瞬間,葉青羽突然就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白雲飄飄。

這年輕人就靜靜地躺在白雲之上。

他的神態是如此安詳,就像是一個躺在玉床上睡著了儒生貴公子一樣。

氣氛,安靜中帶著詭異。

時間彷彿是在這一刻停頓。

漫長的時間之後。

劉先生終於長長地嘆息了一聲,就彷彿是剛剛從一個恐怖的夢魘之中蘇醒一樣。

「原來是他,真的是他……」劉先生苦笑,旋即搖頭:「時也命也運也。」

葉青羽聞言,心中生出一絲不好的感覺,認識這位劉先生以來,印象中他一直都是一副波瀾不驚、極為鎮定的人,即便是之前連續遇到豬蝠、黑鴉和巨鷹戰艦,這位【畫聖】都保持著常人難以企及的鎮定和從容,但是這一刻,到底在對面雲團上入眠的人,是什麼來歷,竟然讓他這麼失態。

「先生認識這人?」葉青羽忍不住問道。

億萬辣媽不好惹 柳宗元也帶著一臉的疑問,看著劉先生。

劉先生又是長長地嘆息了一聲,點了點頭,一臉苦澀,道:「認識。」

「是誰?」 在忍界運營FGO 葉青羽又問。

劉先生沉默了數息時間,最終才像是下定了決心一樣,口中輕輕地吐出了三個字——

「燕不回!」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