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葉一鳴再次犯愁起來,不過很快,他就想起之前血主戰鎧自主牽引他前來此地的一幕,頓時大喜:「我可是血主的轉世者,既然來到此地,應該有能力呼喚血主戰鎧幫助了吧?」

心念電轉,葉一鳴立刻閉目感受。

只是經過三分鐘的凝神之後,他的臉色卻再次變得難看起來,或許因為轉世原因,讓他無法感受到血主戰鎧的存在。

「放我出來,我有辦法幫你們過去。」

葉一鳴心中犯愁之際,一道焦急的聲音從他腦海深處傳了出來。

「血神劍?」

葉一鳴一凜,暗道自己怎麼把血神劍給忘了,自己最多是個沒有重新成為血主的人,可血神劍卻是當年血主的兵器啊!

右手輕輕一探,就將血神劍從神國中取出。

不待葉一鳴詢問,血神劍就自然的散發出濃郁的血氣。

不知在什麼地方的血主戰鎧似乎感受到血神劍的出現一般,一抹紅光突然從深淵中閃耀起來,旋即,葉一鳴的眼中就看到一條鮮血鋪蓋的道路。

「果真有效。」

葉一鳴下意識喊了一聲,立刻引來身後葉瑤瑤疑惑地聲音:「什麼有效?發生了什麼事?」

「嗯?」

葉一鳴一陣疑惑,回頭看向葉瑤瑤幾人時,卻發現他們都在盯著自己,似乎都無法看到前面的鮮紅之路一般。

可他想到血主戰鎧只是為了接引他才稍稍釋然,道:「你們都抓緊我,我帶你們過去。」

「你想到辦法了?」黑風第一個驚叫起來,頓時將右側鐵索橋上的幾道目光全部引過來。

「這種辦法只適用我自己而已,你們趕緊抓緊我,我帶你們過去。」葉一鳴擔心邪尊者幾人效仿自己的前行方式,解釋一聲就催促起來。

若是邪尊者也在這裡的話,他倒是能夠帶上邪尊者,可他們卻在盯著那些不死族,他可不想帶著不死族過去。

與其跟不死族多費口舌,倒不如立刻帶他們深入。

反正邪尊者早就準備將血主戰鎧讓給自己,想必他對自己的決定也不會有多少疑問。

葉瑤瑤雖然古靈精怪,可跟著葉一鳴的時候卻很少會去自己想事情,自然而然的抓住葉一鳴的左手,可當她看到黑風竟然迫不及待的將手伸過來時,眉頭卻緊緊一皺。

不知為什麼,沒當她看到黑風時,心中都會閃過一抹熟悉,卻又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由於邪尊者的先入為主,讓她直接對這種感覺歸攏為厭煩。

邪尊者哪裡看不出她的想法,可看著葉瑤瑤那充滿厭煩之色的目光,卻還是讓他尷尬的撓撓頭,自主地跟邪月調換位置。

與葉瑤瑤不同,邪月對黑風伸來的大手倒是沒有一點反感。

見黑風抓住齊靈玉后,葉一鳴就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大步朝前方的虛無邁出腳步。

「他,他在幹嘛?」苦悲和葉一鳴算得上最熟,不由驚呼一聲。

可瞬息之後,不只是他,邪尊者和不死族眾人同時變得目瞪口呆。

在他們現在的位置上,能夠清楚地看到葉一鳴前面同樣沒有任何道路,可當葉一鳴一步邁出去之後,卻彷彿腳踏實地一般,一步步朝前方行去,而他身後的葉瑤瑤等人身上也出現同樣的變化。

「假……假的吧?難道我們集體進入幻境了不成?」

走在鐵索橋最前面的霍格滿是不可置信的說了一句,下意識朝前方的虛空邁出一步,可旋即,重力陡生,由於沒有一點提前準備,讓他一頭栽進前方的虛空之中,還好緊跟在他身後的梅森及時發現這一幕,才快速抓住他的衣服,將他拉回鐵索橋上。

這也是梅森乃是主宰四化的強者,若是換一個人的話,恐怕此時的霍格就已經化作一灘肉泥了。

饒是不死族生命力極強,當他摔成肉泥之後,也難免一死。

「好險,前面真的什麼都沒有。」霍格后怕的驚呼一聲,立刻引來眾人鄙視的目光。

剛才葉一鳴都提醒過他們,這種前進方式只適合他們而已,你說你沒事自己找死幹什麼?

可越是這樣想,他們對葉一鳴就越感好奇起來。

他前面同樣是一片虛空啊!

可他怎麼能夠輕鬆的在虛空行走?

難道他身上沒有重力壓制,可以飛行不成?

這也不對啊,就算他能飛行,那他身後的那些人又是怎麼回事?

怎麼看起來都如履平地一般的行走?

不死族五人你看我,我看你,可怎麼看都只能看到對方眼中的驚愕之色,幾人心中不禁同時暗道:「這個人究竟什麼人?他只有主宰六重的實力,怎麼能做到這一步?」

「原來如此!」

此時,邪尊者突然大呼一聲,立刻引來不死族五人的目光。

旋即,五人心中更加震驚,因為他們再次在葉一鳴的神秘上加了一項,能夠驅使戰力堪比主宰七化的超級強者!

「什麼原來如此,你想到原因了?」

刑釋恩下意識問了一句,立刻引來邪尊者怒視的目光,嚇得連連縮頭,身為瘋人榜第五的瘋子,能夠讓他忌憚的也只有同在瘋人榜,比他位置更靠前的四人。

邪尊者便是其一。

葉一鳴自然注意到這邊的訝異,可他並沒有理會的念頭,憑藉血主戰鎧和血神劍『開闢』出來的道路,帶著幾人走過這百米虛空后,他就急忙催促眾人趕路。

血神劍在手,他對血主戰鎧所在位置更加清晰,同樣也更加清楚地感受到血主戰鎧呼喚的急促,想必前面的人更為接近了。

帶著眾人前行片刻,他們就再次進一個山谷之中。

只是這個山谷卻比之前那個大了數十、數百倍,且周圍樹林密布,怎麼都讓葉一鳴感覺不像在地面之下。

他的思索並沒有持續多久,眼前就出現大片大片的戰士屍體。

只是這些屍體卻並非正常戰死,他們身上造成死亡的傷口盡都是被炸裂的一般,橫七豎八的傷痕看起來極為詭異。

「這是陣法破碎時造成的傷勢,難道是鴻戰小兒弄得?不對呀,我記得那小子的實力雖然不錯,卻並不懂得陣法一道啊?」黑風疑惑地撓著頭。

可經過他的提醒,邪月卻驚呼起來:「這應該是厲無為的傑作,他們也到了這裡嗎?」

葉一鳴的眉頭越皺越緊,沒想到這裡的形勢已經糟糕到這種程度。

「快走!」

葉一鳴疾呼一聲,反正有這些屍體在,他也不用擔心前方有陣法存在。

快步跑出三十多里后,他就看到鴻戰神國戰士的背影。

經過前面幾關的篩選,來到這裡的鴻戰神國大軍只剩下區區數百人,雖然這些人的實力大都在主宰**重左右,可大部分人身上都帶了不少傷口,且不知道是何原因,這些傷口竟然依舊在持續淌著鮮血,似乎沒人動過處理的心思。

「給我破!」

突然,一道爆喝聲就從人群最前方傳了過來。

「轟隆隆」地一道巨響聲立刻從前方傳盪過來,緊緊是陣法碎裂的威勢,就讓不少靠前的戰士發出一道道慘叫聲。

由於葉一鳴幾人距離這些人還有一段距離,才避免了被陣法碎裂波及的危險。

陣法碎裂之後,前面的空中突然閃過一道道氤氳,片刻后,這些氤氳才逐漸消失,而他們眼前那茂密的樹林卻為之一變,化作一片開闊地,中央位置則是佇立著一座巨大高台,高台之上則是一座古樸的大殿,無需猜測他也知道那裡正是放置血主戰鎧的地方,如今高台台階的頂端,正有兩個人正在緩慢的攀登。

「是厲桓和厲無為!」邪月驚呼一聲,立刻引來前方鴻戰神國眾人的目光。

「黑瘋子?」

大軍前方,龍逸眉頭一皺,怒喝道:「鴻悅帶我去大殿,其他人給我攔住他們!」

一股明顯的戾氣從前方大軍身上散發出來,看得出來這些人來這裡並非他們的本意,可任他們心中憤懣,卻沒有人開口。

旋即,一個身上散發著主宰三化氣息的中年男子,就帶著龍逸和龍逸手中抓著的一名青年快速躍上台階,而被遺落下來一干神國戰士卻立刻回頭。

「不知幾位來此何事?」

葉一鳴幾人正準備動手之時,一道詢問之聲就從剛剛回過頭的神國戰士後面傳了過來,旋即,三個人就越眾而出,走在中央明顯是為首那人拱手道:「在下鴻遼,見過幾位。」

「鴻遼城的鴻遼主宰嗎?」葉一鳴自言自語一聲,眼中悲色一閃而過,道:「我敬佩各位堅守鴻戰神國這麼多年,個個都是鐵骨錚錚的漢子,還請幾位讓路吧!」

「呵呵。」

鴻遼主宰苦笑一聲,微微搖頭:「為了神國,我們已經折損了數萬大軍,已經讓我們跟不死族的差距拉大,若是他再出事的話,我們鴻戰神國就真的完了。」

葉一鳴眼中神色更加難看起來。

正如鴻遼主宰所說,他們阻攔自己幾人,也只是為了神國和人類著想,可血主戰鎧他卻勢在必得,卻又不願和這些人開戰,皺眉道:「只要幾位肯讓路,那些不死族的事情就包在我們身上了。」 「你們?」

鴻遼主宰的目光在葉一鳴幾人身上掃視一圈,見他們之中實力最強的黑風也才主宰一化的實力,嘴角微微一抽,苦笑搖頭:「你們……自認為有那個實力嗎?不死族……」

「不死族唯一的一個皇族,也是鴻戰神國中的不死族大統領名為不死雷德,主宰五化實力,其手下至少有四個主宰四化強者,這些傢伙現在都在後面的奪命橋上,如今正被我們的一位主宰四化強者壓制。」葉一鳴介面說道。

說到這裡,他的嘴角就帶起一抹笑意:「你們口口聲聲說為了鴻戰神國,可你們又知不知道狂戰城那邊的戰鬥是怎麼結束的?依靠的是誰?是現在抓住你們痛腳的龍逸嗎?」

接連三聲反問,讓鴻遼主宰三人同時愣神。

以他們的實力和眼光,從葉一鳴說出第一段話的時候,他們就猜到葉一鳴幾人應該也是從外面進來的人,想到表面實力看似只有主宰八重的龍逸突然暴起之後竟然能施展出主宰四化戰力,讓他們對葉一鳴幾人的看法已經無法只留在表面。

事實雖然已經明朗,可他們為了救出鴻凌已經付出了這麼多,若因葉一鳴一番話而放棄的話,那後面的數萬精銳戰士豈不是白死了?

葉一鳴單從鴻遼主宰的神色變化中,就已經看出他們的決定。

「黑風,準備動手吧!」

事已至此,葉一鳴也沒了辦法,畢竟鴻戰神國的數萬戰士的姓名,以及當今鴻戰神國支柱之一的千靈主宰的戰死,都讓鴻遼主宰等人必須救下鴻凌。

可他們,卻不能讓龍逸得手,這從根本上就是無法和平解決的矛盾。

言罷,葉一鳴就取出兩瓶回天丹,在鴻遼主宰三人驚愕的目光中接連倒進口中,一直持在手中的血神劍陡然豎起。

緊緊起手式施展出來,就讓周圍的溫度驟然暴增,更讓葉瑤瑤、邪月和齊靈玉三人急忙後退幾步,讓開和葉一鳴的距離。

旋即,熊熊烈焰就在葉一鳴睜開那雙深邃的黑眸時在他周圍升騰而起。

「唳!」

僅是朱雀焚出現時的這聲鳳鳴聲,就讓鴻遼主宰三人神色猛然大變。

「這是……主宰三化的氣息!」

鴻遼主宰左側,同為主宰二化的北莊主宰驚叫一聲,神色大變,雖然只是一化的區別,可這隻從火焰中化形而出的朱雀卻也不是他們能夠力敵的存在。

更別說這只是葉一鳴隨手施展出來的一招而已。

既然他能隨手施展出這樣一招,那就能繼續施展第二招、第三招甚至更多,那本身實力就是主宰一化的黑袍青年又該強悍到什麼程度?

難怪只是他們這些人的幫助,就能將狂戰城的戰爭結束。

他們選擇性遺忘掉葉一鳴剛才所說,他們的人已經將不死族最強的幾人控制住,不然無需其他人開口,單單心中的壓抑就讓他們有崩潰的衝動。

「所有人聽著,本座無意斬殺爾等鴻戰神國的好兒郎,讓路者不死!」葉一鳴高喝一聲,隨之將手中長劍朝著台階方向一指,高喝道:「朱雀焚,開路!」

「唳!」

朱雀再次發出一道尖銳的鳳鳴之聲,聲音傳盪在這些鴻戰神國戰士耳中,讓他們心神大震,下意識後退半步。

可旋即,朱雀就已經朝著擋在道路最中央位置的鴻遼主宰沖了上去。

鴻遼主宰回頭看了一眼剛剛攀登了小半的鴻悅主宰三人,眼中神色一轉化作狠辣之色:「為了神國,拼了!」

鴻遼主宰將手中長戟凌空揮舞,當力量施展開來之時,霍然朝朱雀點了上去。

莫說他的實力不如朱雀焚,即便是同等級的存在,他這桿長戟也無法抵抗朱雀焚身上的溫度,眼看著朱雀焚和長戟即將碰撞之時,鴻遼主宰手中的長戟就被灼燒成點點鐵水滴落在地面之上,一些剛好滴落在碎石塊上的鐵水頓時將石塊引爆,發出『啪啪』聲響。

「我的戰天神戟!」

鴻遼主宰心痛至極的呼喊一聲,可旋即,他的喊聲就在朱雀焚撞擊上來的一刻消失。

猛烈而又灼熱的朱雀焚撞擊,讓鴻遼主宰噴出一口鮮血,胸前被撞擊的位置更是出現一片焦黑,而他則在心痛和身體傷勢下凌空昏厥過去,倒地后直接失去任何動靜。

重傷,而未死!

這也是葉一鳴不想殺他,在撞擊的最後關頭讓朱雀焚收力。

可朱雀焚的攻擊本就以火焰焚燒為主,這一次撞擊也讓它化作點點神力徹底消散開來,作為施展朱雀焚劍招的葉一鳴本人,更因為突然收招,致使劍氣迴轉,讓身上出現不弱的傷勢,同樣吐出一口鮮血,面色蒼白起來。

「這傢伙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強,大家一擁而上給本座宰了他們為鴻遼主宰報仇!」北莊主宰實力雖強,活的年紀也不短,可他本身短板卻是脾氣火爆且有些一根筋,見到眼前一幕,自然而然的認為是葉一鳴殺了鴻遼主宰,而他自己也因為鴻遼主宰的攻擊受傷。

「殺!」

尚且存活的四百多神國戰士頓時紅了眼睛,北莊主宰的言辭明顯有很多問題在,可他們這一路上的憋屈卻在這一刻爆發出來,直接將怒火發泄在作為盟友的葉一鳴幾人身上。

「住手!」

北莊主宰紅了眼睛,可站在他身旁的天鷹主宰卻看出葉一鳴受傷的原因,只是他的實力只有主宰一化,在鴻戰神國六座城池之主中的地位也最低,北莊主宰哪裡還會理會他的喊聲?

不過,天鷹主宰的喊聲,還是讓其中百人暫時停了下來,這些人都是他從天鷹城帶出來的嫡系。

百人和三百多人的區別對葉一鳴等人來說沒有多少差別。

因為劍氣反噬,葉一鳴此時尚在調息之中,當北莊主宰帶著三百多人衝上來之後,黑風同樣因為不願斬殺這些血性漢子,只是五人立刻陷入下風。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