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一幕,太過詭異!

「我就是我呀!」

童音依舊笑著,聽去很天真、很純粹。

「你在哪兒?現出身來!」

洛寒有些心慌,他發覺再退也是無用。

斗室消失,懷中的炎萱也已不見,他正置身一片幽暗,空曠無垠,且那面前的燈盞,與他形影不離。

「我就在你身前啊!」

「果然是它!」洛寒暗道。

他方才便猜測是那變化的噬心之炎,眼下已可確定。

長舒一口氣,穩下心神。

既已至此,也無法退走,更何況是為重聚意識而來,不達目的又豈能退走?索性放開手腳,一探究竟。

他試探著問道,「你可是炎之本源?」

「炎之本源?那是什麼東東?」

童音奶聲奶氣,流露困惑,有些可愛。

「你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洛寒反問。

實則,已認定它必是炎之本源。

「姐姐說,我是小嚶嚶呢!」

說起自己的名字,倒有幾分自豪。

「姐姐?小嚶嚶?」洛寒驚疑。

「是啊!姐姐說,我剛出生的時候總是嚶嚶地哭,就叫我小嚶嚶了!」童音解釋道,很認真。

「你姐姐是誰?」

他找到問題的突破口。

「她呀!是個很漂亮的姐姐呢!不過已經很久沒來看我了。」

聲音越來越低,似很不開心。

但對於洛寒,這一句等同沒說,只得換個方式繼續問道,「她還跟你說過什麼?」

以期從中推測出她和它的身份。

「她說……」童音戛然而止。

洛寒不解,怎麼突然斷線了?

忽聞,「不要!你得陪我玩兒遊戲,贏了我才告訴你!咯咯!」

不由無奈,可別無他法,只好應承,「好吧!玩兒什麼?」

「嗯……」童音似在認真思索。

隨後道,「就像和姐姐那樣,玩兒捉迷藏吧!」

話音未落,周圍的無垠空曠陡然變幻。

面前,升起一座座矮牆,綠意盎然,是修葺過的灌木。其間,有池水,一汪汪如鏡,有花圃,各樣花卉競相綻放。

這,無疑是一座迷宮般的巨大花園!

對面的花壇上,坐著一個兩三歲模樣的幼童,小臉兒很精緻,辨不清性別,頭上一隻朝天辮兒,身上只系一件肚兜,通紅,十分扎眼。

正擺動著一雙細嫩的小短腿兒,吮著手指,東張西望的,咯咯笑個不停。

「你是小嚶嚶?」洛寒問道。

「是啊!」幼童點頭。

「我們就在這花園裡捉迷藏!開始嘍!」

話音未落,已起身鑽進一叢灌木,隱去在矮牆后。

別看身形短小,速度卻是飛快,咯咯笑聲極速飄遠。

洛寒一臉黑線,「這就開始了?我還什麼都沒問呢!規矩也不講!」

隨即唇角泛起一抹弧度,「不講更好!」

說罷,一念化眾識!

千萬身影鋪天蓋地般飛出,瞬間覆蓋滿整座花園,那幼童自是無所遁形。

小嚶嚶忽見漫天人影,數之不盡,驚訝得目瞪口呆,忘記躲藏,直到被拿住,才回過神。

「哇!哇……」竟是一下大哭起來。

叫嚷著,「你賴皮!你賴皮!……」

洛寒一陣頭大,一手抓過那朝天辮兒,拎到面前,道,「不許哭!輸了就是輸了!回答我的問題!」

他一心只念為炎萱重聚意識,內心焦慮,哪有心情在這陪人捉迷藏。

「我不!」

小嚶嚶開始手舞足蹈,眼淚鼻涕的往外流,哭聲愈演愈烈。

洛寒眼見無法,只得商量道,「這次就算我贏了,先回答我一個問題,然後我們再重新玩兒一次,好不好?」

小嚶嚶這才止住啼哭,破涕為笑。

抹了抹淚痕,抽著鼻子,道,「問吧!」

洛寒整理下思緒,問道,「你姐姐有沒有和你說過你的身份?比如說,你是一枝花?」

「沒有!」

話音未落,一下從他手中掙脫,又是鑽進灌木。

奶聲奶氣的童音自矮牆後傳來,「這次不許賴皮哦!只能自己找!走嘍!」

咯咯笑聲再次飄遠,這次明顯學乖了,聲音竟是飄忽不定。

洛寒腳步一錯,意化游龍,才發覺當下只是意識,莫說身法,靈術都無從施展。

無奈搖頭,只得老老實實地縱身追去。

這花園乃幼童幻化,他自最為熟悉,再加之本就是迷宮,有意躲藏,當真不好找。

好在之前一念化眾識覆蓋了整座花園,大概地形瞭然於胸,不至於迷路,才得以一心尋人。

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總算在花園深處,幾座矮牆包圍的一方小花圃下的土壤當中,把人挖了出來。

那一身,髒兮兮的,沾滿泥土。唯獨肚兜,一塵不染,似很不凡。

洛寒看著那通紅,感覺愈發刺眼,竟有些出神。

不由聯想起之前那像極了彼岸花的火焰,一樣如血,一樣妖艷!

「這不會是彼岸花精源吧!難道不是炎之本源?」

思緒一時有些混亂。

「不對!」又猛然雙目一凝。

「炎神境的海岸為何會開滿此花?那一式靈術為何喚作『炎開彼岸』?萱萱那一縷意識為何又與它如此形似?」

一連串的疑問閃過腦海。

隨即大膽猜測,「莫非這彼岸花精源就是炎之本源?」

他此前便一直覺得奇怪,據傳彼岸花實乃幽冥之花,生於死境,長於死境。炎神族以火為尊,熾烈至陽,怎會與此花聯繫在一起?

「難道是有人將它煉化成大陸本源?到底是誰?炎神族元祖?還是他口中的姐姐?」

洛寒越想越覺得震驚。

「倘若是元祖,他從何處弄來這彼岸花精源?若是那姐姐,她又究竟是何人?」……

這一番思慮,讓他有些驚懼。

那冰棺斷骨,那萬古墳場,甚至那煉體石墓,一個個接連湧現,他不覺一一關聯,越陷越深,早已忘記手中的幼童。

忽聞,「小哥哥,你想什麼呢?神神叨叨的!」

卻是小嚶嚶再也按捺不住,眼巴巴的等著他相問,許久都不見出言,只是在那兒自言自語。

洛寒回神,盯著他看了半天,感覺已不用再問什麼了。

此刻,他無比確定,這幼童就是彼岸花精源!

幽冥之花,連通生死兩境。

難怪傳說炎之本源可將散盡的意識重聚,實則是傳說錯了,但也非盡錯!意識並非散盡,而是往死境輪迴。

若能去到死境,莫說意識,殘魂皆可尋!

小嚶嚶被盯得直發毛,奮力掙脫,跑出好遠,似驚魂未定。

遠遠的喊道,「小哥哥,你的眼神好可怕!」

洛寒見狀,趕緊收回凌厲的目光,臉上掛出笑容,眉目彎彎,勉強做出慈愛的模樣。

微笑道,「小嚶嚶,來!回來,到哥哥這兒來!別怕!」

說什麼也不能得罪這個寶貝,炎萱的意識能否尋回,可全在他身上了。

小嚶嚶將信將疑,看來方才當真是被嚇壞了。

吮著手指,眼珠一轉,問道,「有什麼好處?」

卻怎麼看都一副老奸巨猾的樣子。

洛寒想了想,決定投其所好,「這把不算,再陪你玩一次捉迷藏,如何?」

「好呀!好呀!」

小嚶嚶拍著細嫩的小手,突然道,「那……開始!」

一轉眼,又不見了。

洛寒猝不及防,有些茫然失神,拍了拍額頭,「我是不是傻!說什麼捉迷藏啊!」

很明顯,他被耍了!

這次算是徹底銷聲匿跡,再無咯咯笑聲,花園內靜得出奇,不知躲去哪裡,這下可有的找了。 這頓好找!

這次更誇張,小嚶嚶直接幻成一枝花,含苞待放的,隱藏眾多芳艷之間。

若非那紅太過顯眼,洛寒根本無從發覺。

不過,這也更加確定了他的猜測,這幼童就是彼岸花精源。

「不玩兒了,小哥哥太厲害,每次都能找到我。」

小嚶嚶苦著臉,神情煞是可愛。

洛寒抱著他,在一座花壇旁坐了下來,思慮該如何出言。

「人若離世,意識必會去往死境輪迴,這精源既連通生死兩境,那是否經由它而去呢?」

思來想去,問道,「小嚶嚶,最近你可有見過一位很美的姐姐啊!」

他抬起頭,嘟著嘴,「有多美啊?有我姐姐美嗎?」

洛寒無奈,暗道,「我哪知你姐姐是何樣貌!」

繼續道,「早先你有否注意到我懷中抱著的那人,就是那個姐姐。」

「讓我想想啊!」

小嚶嚶眉頭緊皺,似苦苦思索。

許久,洛寒有些心急。

忽聞,「啊!想起來了!」

連忙急聲道,「快說!」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