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只是,許諾怎麼可能會聽從這種不入眼的小嘍啰的叫囂?他根本就連看都沒有看那個魔鬼一眼,而是眯起目光仔細的打量著眼前的這座巨大神殿,尤其是頂部那個金翅大鵬鳥。

那個走向許諾的魔鬼向來都是看管亡靈的,對於許諾這種不服從命令和管教的亡靈向來都是只有一個應對方式。

『唰~~~』一根長長的皮鞭瞬間被揮舞起來,直直的撲向許諾的肩膀。

這一瞬間,許諾的眼睛之中閃過一抹凌厲之色! 許諾不是沒有受過傷,也不是沒有被攻擊過。可是能夠做到這一點的都是真正的強者。像是眼前這個面目猙獰可是實力弱不禁風的魔鬼很明顯不在此列。

只是這次沒等許諾出手,一旁的維納斯就已經揮動手臂直接將那個沒有眼力見的魔鬼甩飛了出去。

不要以為甩飛出去僅僅只是飛出去而已,就好像是之前許諾將天琴座甩飛出去那樣。

實際上以許諾和維納斯對於能量的控制力度來說,在甩飛出去之前,破壞性的神力就已經直接透體而入將身體破壞殆盡。等飛到半空之中的時候已經是完蛋的下場。

「嗯。」許諾放下手,笑著看向一旁的維納斯。

一直以來都是自己出手在各個不同的任務世界之中拼搏作戰。此時終於有了幫手,許諾反倒是有那麼一絲絲的不適應。不過很快就被滿意的心情所取代。

維納斯無視四周諸多嚎叫著湧上來的骷髏兵與魔鬼,笑著與許諾對視。

「做得好。」許諾拍了下手掌,轉身向著眼前高大宏偉的審判神殿走去。至於那些撲過來的小嘍啰們,根本就沒有靠近的機會。

「天雄星的艾亞哥斯?」進入審判神殿之後,不出意外的就是一大群的小嘍啰在幾名冥鬥士的帶領下布置出了防線。而許諾的目光卻是看向那處高台之上宛如法官一般端坐的身影。

那是一位身軀高大,穿戴著一身神色戰甲的強者。哪怕是沒有做出什麼作戰的動作來,其身上的強者氣息已經是撲面而來。

「你是……許諾?!」艾亞哥斯冷冷的打量著許諾,片刻之後卻是神色愕然的驚呼出聲。

「你知道我?」許諾挑了挑眉梢,毫不在意的向前走去。至於那些冥鬥士和小嘍啰們,被許諾身上強烈的氣勢所震懾,只能是不斷後退。

「冥界流傳了兩千多年的最高等級命令就是找到你。」艾亞哥斯緩步從審判台上走下來,目光緊緊盯住許諾「沒有想到居然會在這裡遇見你。」

「找到我?」許諾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的地方「就只是找到我而已?」

「當然還有別的事情。」艾亞哥斯已經進入作戰狀態,身上的氣勢開始強烈散發「那就是拿下你!」

「…不是這個劇本吧?」許諾的眉頭緊鎖,轉身看向一旁的維納斯「難道當時我沒有和冥王說清楚?」

維納斯微微搖頭「你說的很清楚,讓他帶著雅典娜來冥界等你過來。」

「那現在這是什麼意思?」許諾伸出手指向對面的艾亞哥斯「冥王是讓他們拿下我?瘋了?」

這個時候許諾倒不是在意什麼冥王的命令,而是憂心被帶來了冥界的雅典娜。現在的場景明顯是和之前說好的不一樣,他已經開始擔憂雅典娜的狀況。

「你這個混蛋!」艾亞哥斯怒喝一聲「居然膽敢如此侮辱冥王!接招!迦樓羅振翅!」

許諾此時的確是百思不得其解。明明之前在諸神殿的時候與冥王說好的不是這樣,為什麼現在反倒是要和冥王開戰?難道是冥王反叛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雅典娜可就危險了。

實際上的真實原因許諾實在是想不起來,因為他早已經忘記了自己曾經在火神殿內遇上過的那位少女。

沒錯,就是潘多拉!

當時許諾擊敗了潘多拉,之後就直接去了火神殿。完全不知道冥王也隨後去了那裡遇見了彌留之際的潘多拉。感受到了潘多拉那強大的怨念之後,冥王就將其帶回了冥界成為自己的手下。

之後在諸神殿內的激戰導致冥王身負重傷。他雖然沒有信仰之力也可以繼續存在。但是宙斯給予他的嚴重傷勢迫使他不得不陷入沉睡之中來進行療傷。

商女魔妃 在冥王陷入沉睡之後,整個冥界就需要有代理人代為統治。

一百零八位冥鬥士並不是什麼神明,他們不可能有著神明那樣漫長的生命。而是一代代的不斷重新挑選出來。唯有潘多拉擁有無盡的生命可以漫長的活下去。因此,冥王就命令潘多拉暫為管理冥界。

冥王知道潘多拉對於許諾有著深切的怨念,卻沒有想到這股怨念已經到了超出一切,甚至是他的命令的程度。要知道潘多拉此時能夠活著完全是冥王所賦予的生命,違背冥王命令就是在找死。

然而,冥王並不了解一個早已經被數百年的孤寂生活給逼瘋了的女人的怨念有多麼強烈。潘多拉早已經將自己所有的憤怒與怨念都轉嫁到了許諾的身上。為此什麼事情都敢做。

至於生死,她早就不想活了。

在那一代的冥鬥士全都死絕之後,潘多拉就開始逐漸串改了冥王所留下的命令。將恭迎許諾進入冥界一同去聖域的命令改成了將許諾帶入冥界隨後拿下!

兩千多年的漫長歲月之中,一代代的冥鬥士都倒在了與聖域的激戰之中。這個沒有實質性條款的命令也就一點點的被潘多拉所改變。

而想要找到沉睡之中的冥王以及雅典娜,也只有潘多拉才知道具體的方式和位置。

這麼複雜的內情許諾自然是不了解了。所以才會出現此時這種明明應該是站在一邊的卻成為對手的事情。

許諾懷疑冥王可能叛變,自然也不可能再對冥鬥士們手下留情。

一道巨大的金色翅膀帶著凌厲的氣勢呼嘯而來,這時彷彿四周的空間都為之凝固!

這是天雄星艾亞哥斯的絕技,使用強大的旋轉力量將對手甩入高空旋窩之中最終被粉碎在由強大力量所組成的旋窩內。

這道力場從艾亞哥斯的手中呼嘯而出,帶著強勁力道直撲許諾。而許諾附近的地面瞬間裂開,厚厚的巨石輕易的好似豆腐一樣被這股強勁的力量捲起,旋轉粉碎著被甩入半空之中。

那些原本在許諾與艾亞哥斯之間的冥鬥士們反應快,直接就向著兩邊逃開。

而那些低等級的骷髏兵和魔鬼們能懂個屁,被捲入這道強勁力場之後甚至就連叫喊的聲音都沒有就已然被碾壓成了粉末。威力之強大由此可見一斑。

冥界原本就是死亡之地,這裡最不值錢的就是生命了。 帝少寵妻成癮 就連冥鬥士們都是被當作炮灰來看待,更別說是那些低級的小嘍啰們。艾亞哥斯攻擊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在乎過他們。

然而,如此強勢的一擊卻在即將撞上許諾的時候突然之間煙消雲散了。就好似從未出現過一樣。唯有許諾與艾亞哥斯之間地面上那長長的深邃痕迹是那樣顯眼的存在。

這些鬥士們就是強大的人類而已,或許會因為種種原因而變的非常強大,可是卻始終無法和神明相提並論。而許諾是什麼人,他可是連神明都能夠誅殺的存在!

如果不是之前和宙斯血拚的時候把自己的能量都給拼幹了,他此時進入冥界之後都不需要去找誰,直接發動能量席捲整個冥界找冥王就好了。

龍困在了淺水灘裡面它還是龍啊,不會因此就變成只能鑽爛泥的黃鱔。哪怕此時許諾身上的能量不多,也不是艾亞哥斯這些冥鬥士們能夠傷害到的存在。

「怎麼,可能?!」看到自己的強勢一擊在許諾的面前煙消雲散,原本還信心滿滿的艾亞哥斯被刺激的話都說的有些混亂。

「冥王在哪裡?」許諾緩緩邁步上前,聲音之中帶著一抹煩躁與不耐「我沒時間和你們玩遊戲,我的耐心也有限度。」

「我是地囚星…啊!!」

「地鎮星在此…啊!!」

「天靈星…啊!!!」

隨著許諾一步步的逼近艾亞哥斯,他麾下的諸多冥鬥士們紛紛上前試圖阻攔。

相比於三巨頭之一的艾亞哥斯。他手下的這些冥鬥士們實力並不強勁,自然也無法感受到許諾身上所蘊含的強大威勢。因為無知,所以無畏。

而且冥鬥士向來都是炮灰角色,一代代的不斷由念珠挑選復活,自然也不會畏懼什麼死亡。

只是,就像是許諾所說的那樣,他現在沒有時間也沒有興趣和冥鬥士們玩遊戲。

對於這些炮灰們,許諾看都未看一眼就揮手而出,直接他們全都掃蕩乾淨。

「銀河幻影!!!」艾亞哥斯畢竟是三巨頭之一,雖然被許諾強烈的氣勢所震懾。可是卻不至於動都動不了。強行壓下心頭情緒之後,瘋狂提升氣息凝聚力量,向著許諾爆出了自己的最強奧義,銀河幻影。

無論是什麼樣的招數,都是對於力量或者能量的不同運用方式。只是在速度,方位,力道等方面有著不同的變幻而已。

就像是艾亞哥斯這次所使用的銀河幻影一樣,同樣是將身體之中的力量凝聚成一點,然後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爆發出來。

這一招的威力極強,甚至強到了許諾都沒有太過看清楚整個具體過程。可是,最後的核心不會變,依舊是要擊中許諾才行。

與這些鬥士們依靠聖衣進行防護不同,許諾雖然也穿戴著鋼鐵俠戰甲,可是他本身的防禦實際上是由純粹能量所構成的絕對力場。

以冥鬥士們的戰鬥力來說,他們還沒到能夠擊破許諾絕對力場的程度。哪怕此時許諾的能量並不多。

而且,相比於之前,許諾身上的鋼鐵俠戰甲也已經發生了質的變化。得到了維納斯提供的神之血液之後,內部構造都已經有所變化的鋼鐵俠戰甲的堅固程度遠超這些冥鬥士們的聖衣。

「這不可能?!」看著自己的最強攻擊在許諾的面前被輕易化解,艾亞哥斯的身軀都在微微顫抖,滿臉的不敢置信。

許諾瞪了他一眼,隨即握拳抬手,向著艾亞哥斯甩出了一擊重擊! PS:抱歉,對不起大家!前一章的章節目錄寫錯了,應該是七百零九章。因為章節名不能改動,上善在這裡真誠的道歉!

許諾攻擊的時候一向都沒有什麼招式可言。速度與力量就是唯一的標準。

因為許諾一直認為那些空虛飄渺的花架子招數沒有什麼實際意義,真正實戰的時候可能不等用完就已經掛了。唯一速度與力量才是決定一切的真正標準。

已經徹底不耐煩的許諾直接向著艾亞哥斯揮出看似輕描淡寫,可是卻蘊含著強烈氣息的一擊。

這一擊的氣勢是如此強勁,甚至到壓迫下的程度。神色巨變的艾亞哥斯試圖抵抗,可是卻被強烈的氣息壓迫到就連舉起手臂都非常困難的程度。

宛如實質一般的攻擊急速而去,瞬息之間就將艾亞哥斯淹沒在了巨大的光芒與爆炸之中。

「嗯?」許諾眯起了眼睛,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他的這次攻擊並沒有取得預料的效果,實際上他也沒有準備殺掉艾亞哥斯,因為還想著讓他帶著自己去找冥王。只是沒想到,這個時候居然來了幫手。

許諾蘊含能量的一擊幾乎將艾亞哥斯四周地面上厚實的大理石全都摧毀,但是位於核心處的艾亞哥斯卻勉強還是安然無恙。至於原因,那是因為在他身邊有著兩個強大的冥鬥士幫忙阻擋了這一次的攻擊。

「天貴星,米諾斯。」

「天猛星,拉達曼迪斯。」

感受到了許諾的目光,這兩名剛剛出現的冥鬥士直接報出了自己的身份。冥界三巨頭的其餘兩位也來了。

「有意思。」許諾輕吸口氣,揮手再次一拳擊出。一團光斑從許諾的拳頭處呼嘯而出,直撲三巨頭。

剛剛勉強抗住許諾一擊的三巨頭神色巨變,紛紛出拳抵抗許諾的攻勢。光斑交匯的時候瞬間爆炸,劇烈的爆炸使得整座審判神殿都幾乎為之搖晃起來。

硝煙散去,一片狼藉的地面上已經是破敗不堪,三巨頭已經被擊飛落在了遠處正在掙紮起身。

「你們不是我的對手,別再浪費時間了。」許諾晃了晃脖子「帶我去找冥王。」

「我們是冥王大人的僕人,絕對不會背叛。」說話的是米諾斯,這位擁有一副童顏的冥鬥士抬手抹去嘴角的血漬,向著許諾怒吼「接我一招,巨翼翔風!!!」

「最大警戒!!!」附近的拉達曼迪斯同樣怒吼著使出自己的絕技轟向許諾。兩道強勁的力場呼嘯而來,氣勢磅礴幾乎要將許諾完全吞噬。

整個審判神殿都在為之顫抖。頂端那厚實的石塊裂出一道道的裂縫,大塊大塊的石頭斑駁脫落,就連那些支撐著神殿的巨型立柱都好似快要崩塌一樣在顫抖。

冥界三巨頭的攻擊的確是不同凡響,只是他們卻依舊不足以突破許諾的絕對力場。雙方之間的實力差距太大,根本就不是處於一個等級之中。哪怕此時的許諾並非是在巔峰狀態。

三巨頭實際上依舊是處在強者的範圍,可惜與許諾的差距太大。他們的抵抗並沒有取得實質性的成果,全部被許諾再次擊飛了出去。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冥界這裡沒有陽光,也接收不到外界的信仰之力。許諾的心頭本來就有些煩躁。再加上疑似冥王背叛,他已經沒有時間去和這些冥鬥士們消磨。

許諾開始彙集能量,準備先幹掉兩個只留下一個審問冥王的下落就好。

不過當許諾準備再次出手的時候,戰甲上已經出現了裂紋,躺在地上都開始吐血的三巨頭突然間神色一頓。隨即面色疑惑的看向許諾。

「有事?」許諾能夠感受到空間之中的輕微波動。

「大人想要見你。」三巨頭緩緩起身看向許諾。

「冥王?」許諾皺起眉頭,不是說冥王沉睡了嗎?這是又醒過來了?

「是潘多拉大人。」

「誰?!」

——

世界上從未有過什麼真正的凈土。如果不算上沒有生命出現的洪荒年代的話。

哪怕是在諸神的神界之中也依舊是有著無窮無盡的齷蹉。只是,被趕出了神界的冥王在心灰意冷之下來到了冥界。他深感神界的齷蹉讓他無法接受,因此,自己創立了一處極樂凈土。

冥王因為遇上了作弊而失去了成為諸神之王的機會。甚至還被自己的兄弟姐妹們打敗之後強行驅逐出了自己的家園,來到了宛如下水道一般的冥界求生。這種巨大的變化對於心高氣傲的冥王來說絕對是一個無法接受的打擊。

在滿腔怒火的想要報仇的同時,對於神界已經深深失望的冥王自己動手創建了一處極樂凈土用於自己的沉眠之地。而此時,許諾與維納斯就站在這處極樂凈土的入口處。

這裡是一道牆,一道前所未見過的古怪的牆。

牆體是灰色調的,上面銘刻著諸多古怪的花紋。這堵牆的名字叫做嘆息之牆。

嘆息之牆是整個冥界最神秘也是最讓人為之神往的所在。因為在這堵牆的另外一邊就是永生不死,鳥語花香,樹上掛滿了擁有摘不完的果實,河流中流淌著蜂蜜與牛奶,讓無數人夢想的一處世界,極樂凈土。

一邊是生不如死的冥界地獄,一邊是天堂一般的極樂凈土。在冥界這處最深沉憂鬱,最讓人無法生存的地方卻有著這樣一處夢想之地,堪稱是真正意義上的神轉折。

傳聞想要通過嘆息之牆前往極樂凈土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至純的靈魂才可以。

只不過,從冥王創立了極樂凈土開始到現在,無數的亡靈在冥界遊盪過,卻從未有誰能夠真正的通過這裡前往極樂世界。

許諾在這裡不但見到了這都牆,還見到了全部的冥鬥士以及那位早已經被他所遺忘,卻又出現在了他面前的女人,潘多拉。

「很久了,你終於來了。」被一百多位冥鬥士簇擁著的潘多拉一身黑色長裙,雙眸看著許諾,嘴角帶著一抹無法形容的笑意「我一直都在等你。」

「呵呵呵~~~」許諾有些愣神,因為他以為這個女人之前就已經被他給幹掉了。卻沒有想到居然會在這裡再次見到她。

莫名的,許諾一瞬間好似想起了些什麼,有些抑制不住的笑了起來「不管你信不信,看到你的時候我的腦海之中突然有個聲音告說,這件事情就是你弄出來的。」

許諾肯定不是傻子,相反他還很聰明。

聯想到之前在諸神殿與冥王的約定,再想想現在冥界對自己的態度,還有就是潘多拉的出現一瞬間就讓他明白過來。這一切都是潘多拉弄出來的改變。

「說這些有什麼用呢。」潘多拉的目光之中只有許諾,笑意盈盈的開口「我現在代為管理冥界,所有的冥鬥士都要服從我的命令。」

「也對。」許諾笑了笑,隨即目光掃過那一百多個冥鬥士,眼神之中的不屑顯而易見「只是,如果你以為依靠這些臭鳥蛋爛番薯就能夠對付我的話,是不是有些太兒戲了?」

「說什麼呢?!」

「混蛋!!」

「太囂張了!!」

「你當你是誰啊?!」

「不過區區一個人類。」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