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沉默了許久,夏洛圭爾也開口問道:「閣下有沒有去過卡倫多平原?」

「恩,來這裡之前我們去過一次,還見到教皇陛下!」

「對!第一老頭真是厲害,用一個水晶球就可以變魔術,他還跟我們老大說了寫我聽不懂的話!」想到第一老頭,伍德就來了心情。

「教皇陛下?現在的教皇叫什麼名字?」對於夏洛圭爾來說,教廷的事情永遠都是他最感興趣的話題。

「卡帕迪斯!」

「哦,原來是大預言者啊;作為紅衣大主教中的一個,有他出來主持教廷難怪黑暗教廷回覆滅!」夏洛圭爾露出崇拜的神色。

王風微微一笑。的確也是如此,見識了教皇之後王風才明白原來這世界還有這麼奇妙的魔法。

「對了,奧特洛克前輩…」王風突然想到了什麼,轉向奧特洛克。

「王風閣下有事嗎?」

「您是大陸上現在唯一一個會使用靈魂契約魔法的遊俠,那魔法真那麼難練嗎?」王風想到了那次去獵人工會的時候,馬修給他看的那篇殘破心法以及那段鼓勵的話;現在難得遇到這個世界上唯一會那個魔法的人,王風怎麼能放過這個機會!

「要求很苛刻…不然的話也獵人也不會漸漸沒落至此要稱我這個老頭子為第一人了!」奧特洛克嘆了口氣。

從這聲感嘆中,王風感覺得出眼前這個老人的心並沒有完全脫離塵世,至少對於獵人的興衰他還是很關心的。

「王風閣下不是說自己也是獵人嗎?以你現在的修為應該已經學會契約魔法並且擁有自己的夥伴了!」奧特洛克想到王風之前說的話,以及他胸口的高級獵人的徽章。

「夥伴是有了,不過那契約魔法我卻是不曾學會。之前在獵人工會看過一點,不過殘缺了。我也沒有怎麼去在意!」

「沒有學會魔法就有夥伴?」奧特洛克有點驚奇道:「那閣下的夥伴在哪裡?怎麼沒見閣下召喚出來?」

王風搖搖頭笑道:「我的夥伴太懶了,而且又不聽話。我指揮不了它只好讓他繼續睡覺了!」想到現在還在戒指裡面蒙頭大睡的小虎,王風心情頓時好了很多。那小東西雖然將他帶到這個陌生的世界,但是每一個關鍵時刻它總是會在他的身邊陪他度過一個個難關!就算是現在,小虎都是陪在他身邊的。

「還有這麼奇怪的召喚獸啊!」奧特洛克顯然是第一次聽到可以不聽召喚的夥伴:「可能是你沒有和它定下契約,所以無法限制它吧!」想了想,奧特洛克也提出自己的猜想。

「我沒想過限制它的任何自由,也不會去限制!」王風笑著道。對於王風來說,小虎就是他的孩子,他怎麼捨得在他身上施加任何不平等的東西!

「哈哈…」奧特洛克爽朗一笑,像是遇到知己一樣:「沒想到王風閣下沒有領悟契約魔法卻能做到這一點,真是難能可貴啊…其實,閣下的做法才是最正確的!任何魔獸在與人簽訂契約之前都是平等的生物,他們同樣有自己的喜怒哀樂甚至是尊嚴!真正的契約其實就是一種關係,一種相互合作的夥伴關係!大陸上太多的獵人從一開始就走入一個誤區;他們將同伴看成是自己戰鬥的工具,而不是自己的朋友;一個不能領悟這一點的人是不可能得到魔獸的承認的;我想這也是大陸為什麼越來越少獵人能夠領悟這個魔法的原因之一吧!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啊…」

「傳統如此,環境所致吧!」王風也是淡淡一笑。試想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里,誰不是每天想著讓自己變強大,在這這種心態下,誰不是將有戰鬥力的東西看成自己的戰鬥武器?「前輩能教教我那個魔法嗎?」

「以王風閣下現在的實力和感悟,根本就用不著這個魔法!」奧特洛克直接下了評論。

「但是這魔法本身也很有趣,不是嗎?」王風想,這樣的魔法用處可是很大的,以後看到什麼魔獸都可以和他溝通,那多好啊!

「的確如此,除了簽訂契約之外,它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和魔獸溝通!如果王風閣下真想學的話,我可以不收學費!」奧特洛克心情顯得很好。看完記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哈哈,那我就隨便叫一聲老師吧!」王風大笑道。

「這稱呼雖然有點受不起,但是我還是蠻喜歡的!」奧特洛克難得開個玩笑。王風的修為奧特洛克是可以看出來的,就算是身為大遊俠的他都覺得自己如何和王風正面交戰,不加上黃金虎王的話幾乎沒有勝算;這樣一個徒弟恐怕這大陸上沒有幾個人敢收吧!

「那我們是現在開始還是等到出去再慢慢來?奧特洛克老師!」王風也站起來心中原本的迷茫和擔憂瞬間被拋到九霄雲外或者是再次被潛藏在心的最深處。

「反正現在也沒事,不是嗎?」奧特洛克笑著走到王風身邊。

「老師,老師…」伍德突然從地上蹦起來,衝到兩人旁邊大叫道。

王風一手拍在他的牛角上:「伍德,這老師是我的,你亂叫什麼?」

「你能學俺就不能啊?」伍德不屑地撇撇嘴,臉上堆起笑容,「老師,您也教教俺吧!雖然俺沒有俺們老大那麼厲害,可是俺也算是很厲害的!你看看俺這肌肉…」伍德馬上擺了個超級猛男的姿態。

奧特洛克愕然,他一時間還真難想明白學靈魂契約魔法跟厲害和肌肉有什麼關係!「伍德閣下,你似乎是個牛頭人祭祀…」奧特洛克指著伍德腰間的魔法杖。

伍德連忙點頭:「就是就是!」

「那你就不能學了!」奧特洛克顯出遺憾的樣子。

「為什麼?」伍德瞬間傻了眼。他也是不明白,這學魔法跟薩滿祭司又有什麼關係,老大不是魔法師都可以學,俺這個會魔法的祭祀咋滴就不行涅~「靈魂契約魔法是專屬於獵人的魔法,祭祀是不能學的!」奧特洛克只好跟這個活寶細心解釋:「獵人天生就和魔獸比較接近,這魔法也是獵人在不斷的狩獵中總結出來的…」

「獵人總結的魔法祭祀就不能學?誰規定的?」伍德睜大了眼睛,口水瞬間泛濫道:「那為什麼獵人狩獵來的肉俺們祭祀最喜歡吃?」

如此邏輯讓王風和奧特洛克一陣愕然。旁邊的兩個老人拚命忍住,憋得老臉泛紅。

看到奧特洛克回答不出來,伍德臉上滿是失望的樣子:「俺就知道老師一定會偏心的,老大的修為比較高你就教他,俺沒那麼厲害你就找借口搪塞俺!苞老科里那傢伙一樣!」

奧特洛克只能搖頭苦笑。王風卻是暗自疑惑,老科里怎麼了?直到後來王風才知道,原來每次王風和他們去吃飯的時候,王風要多少酒老科里都完全供應,可是他伍德就沒有那個權利。這也讓王風著實鬱悶了一陣。

王風無奈地看這奧特洛克,後者搖搖頭嘆了口氣,非常勉強地說道:「既然伍德也想學那我也不能不給個面子!」

伍德興奮地大叫,他哪管這老傢伙多勉強,反正他目的達到了就好。

「伍德,這學這魔法首先要靜下心來,你行嗎?」奧特洛克有點擔心地看著伍德,他真不敢保證。

伍德堅定地點著頭。

「這裡也沒有魔獸給你訓練,你要自己模擬那個場面,你能做到嗎?」

伍德還是拚命地點頭。他哪裡聽得進去奧特洛克說什麼,只要能跟王風一起學這魔法就行。

「學這魔法可能要很久,可能是一個星期也可能是一個月,這期間不能喝酒,你能做到嗎?」奧特洛克繼續給伍德找難題。相處的這段時間裡,對於這個牛頭人,他也是有所了解了。

伍德連忙點頭,突然又想到了什麼,頭搖得像撥浪鼓。

「那你到底是可以做到還是不可以?」奧特洛克真的快要崩潰了。他本意是想伍德知難而退不要白白浪費時間,可是伍德卻是沒有領悟到他的用心良苦。

伍德撓撓頭想了想,口氣比奧特洛克更為勉強:「俺想應該是可以的!」

「真的嗎?」奧特洛克認為有再確定一次的需要。

伍德再次想了很久,最後搖搖頭:「俺也不知道!」王風直翻白眼,捂住嘴巴差點就笑出來。

「奧特洛克大哥,伍德這麼誠心你就教他吧!」布洛克抑制笑意,嚴肅道。伍德連忙點頭連連呼喚老師。

「哎…」奧特洛克嘆了口氣,他知道如果不這樣做的話是很難擺脫這傢伙的。「好吧,不過如果什麼時候你自己感覺沒有效果,你就馬上退出知道嗎?」

「好,好…」伍德連忙做保證。

XXXXXX草地上,王風雙眼緊閉腦海中各種奇怪的文字在不斷翻騰,隨著文字的改變,王風慢慢進入一種奇妙的境界之中。

他的身邊,伍德同樣安靜地坐在草地上。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看到王風所表現出來的狀態,奧特洛克不禁點點頭。王風的領悟比他想象中的要強上很多。這是每個作為老師的人最希望看到的。可是,奧特洛克臉上的笑容還堅持不到三秒鐘就僵硬了。因為,他的另一個弟子突然詭異地睜開一隻眼睛左右亂瞄。

奧特洛克很想好好教訓一下這個意志不堅定的傢伙,可是又怕打攪到王風所以才沒有動手。

伍德睜開一隻眼睛,當他瞄到奧特洛克臉上冰冷的表情的時候,身體一顫,一股冷氣由屁股上向腦門串去。他連忙閉上眼睛,保持專註的樣子。

滴…滴…滴…秒鐘移動了三下!

伍德心中突然有個難以抑制的衝動:他想睜開一隻眼睛看看奧特洛克是不是還在監視著他;是的,他必須看看,而且只有睜開一隻眼睛才比較不容易被發現。心中的衝動越來越強烈,好像有個聲音一直在他心中呼喚著。「伍德,看看吧!看看吧…」

終於,他還是忍不住睜開一隻眼睛,並且睜開后馬上又閉上了。

可惜,閉上眼的速度太快了,還沒看清楚…伍德想著,還是再來一次吧!是的,再來一次…

「啊…」當他眼皮再次一動的時候,他突然發出一聲慘叫,身體不由自主地倒飛了回去…

我還沒睜開呢,他怎麼就知道?伍德鬱悶地想道。

身邊,王風的身體卻是慢慢漂浮起來…看完記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十天之後…

王風一直處於漂浮狀態的身體終於落下來。王風慢慢睜開眼睛,感覺整個世界都變了許多,似乎連空氣的呼吸都能夠聽得見。

第一個發現王風落下的伍德大吼一聲快速衝到王風的身邊。「老大,你可想死我了!」

「靠!才多久沒見;別噁心了!」王風一臉不屑,直接推了伍德一把。

聽到這邊的聲音,正在外圍尋找的奧特洛克三人立馬趕了回來。「王風,感覺怎麼樣了?」似乎修鍊的人不是王風,而是他自己一樣,奧特洛克的臉上寫滿了關切的神情。

「王風閣下,有沒有什麼感覺?」布洛克湊過來,臉上同樣滿是關切。

「似乎對聲音敏感了許多…」王風想了想,只有這樣回答了。沒有任何試驗他自己也說不好這種情況到底是屬於好的還是屬於失敗的。

「這是成功的標誌之一…」奧特洛克哈哈大笑了一會,突然想到什麼,道:「你等一下,我給你試驗一下就知道了!」

這裡沒有魔獸可以實施這個魔法怎麼試驗?王風正疑惑間,奧特洛克手中突然多了一塊紫色餓晶體,他急速地念動了幾聲咒語,把晶石往地上一扔。紫色的光芒閃過,一聲獸吼隨著響起。等到王風再次看向地面,那裡已經多了一隻金色的小老虎。

「這…這是?」王風臉上滿是疑惑。黃金虎王什麼時候生孩子了?

「不是吧,大哥。又不是第一次看到我;你臉上是什麼表情…」聲音突然在王風耳邊響起。

王風連忙四處張望,這到底是誰在和他說話?

「我說王風,你不會真不認識我吧!」聲音再次響起。王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靜靜看著黃金虎王,嘴巴更是張得老大:「是你在說話?」

「切,這世界上除了我之外還有誰有這麼優美的嗓音嗎?」黃金虎不屑地白了王風一眼,憤憤道。竟然有人感不把他黃金虎王放在眼裡,這真是叔叔可以忍,嬸嬸不能忍!

奧特洛克臉上滿是欣慰的神情,能夠跟黃金虎王溝通證明了王風已經可以識別魔獸的語言;那正是靈魂契約魔法的特徵之一。只有在能夠和魔獸溝通之後才能和魔獸簽訂契約,這是最基本的常識。

「王風閣下,恭喜你了!」看到王風和黃金虎王對話的樣子,雖然他不知道黃金虎王說什麼,但是王風的表現已經告訴他們,王風成功了。夏洛圭爾比布洛克矜持了許多,微微一笑道:「王風閣下真是天縱奇才,短短的十天就可以掌握如此神妙的魔法!」

想想自己修鍊的情況,王風自己也說不清楚為什麼會這麼容易。和在獵人工會遇到的情況一樣,在按照奧特洛克教導的方法做的時候,王風只覺得這一切似曾相識,很多個點更是覺得自己之前就已經領悟了,只是自己還不會使用罷了。當然,為什麼會這樣王風也只能歸結於真實之冥想的功勞了。「都是老師教導得好!」王風謙遜道。

奧特洛克搖搖頭。「我也只是按照魔法本來的修鍊方法教你而已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方式;這一切都是王風閣下的天賦問題啊!在百年前,練習這魔法的獵人多不勝數,但是能夠學會這靈魂契約魔法的可以說天賦都是百里挑一的;而能像王風閣下這麼迅速就學會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伍德圍著王風不斷轉圈,聽了眾人的話,他不禁露出疑惑的神情:「王風老大,你真的學會了嗎?」身為王風的同窗學友,伍德不信王風能學會他伍德就不能學會。

「應該是的!」王風笑著點點頭。這個魔法實在是太妙了,以後如果出去外面,遇到厲害的魔獸之前先跟他打個商量,那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啊!而且…最重要的是,王風想聽聽小色貓的話,看看他為什麼要帶他到這個世界!

「俺怎麼就看不出來有什麼變化呢?」伍德還是有點不相信。

看到伍德的態度,奧特洛克心中的氣不打一處來。一把揪住伍德的耳朵,用力一捏:「你還敢說,也不看看你自己…」要是以後出去之後伍德說起自己是奧特洛克的弟子,那他的一世英名可都要因為收了這個弟子而毀於一旦了。

「老師,俺知道錯了!」伍德捂住耳朵連聲喊疼。

「以後別叫我老師!」奧特洛克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不叫就不叫,俺還不稀罕呢!」伍德嘀咕了一聲。奧特洛克眉頭一皺,將伍德的耳朵又一把揪起來:「你剛才說什麼?」

「沒有,俺知道錯了。老師…」伍德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旁邊的黃金虎王卻是咧開嘴發出陣陣大笑,當然這種大笑除了王風和奧特洛克之外,在其他人的耳中無異於怒吼。

「老師,契約魔法是不是對於任何魔獸都有用啊?」王風突然問道。

「當然不是…」奧特洛克慢慢解釋道:「學了靈魂契約魔法,並非所有魔獸的語言你都能聽懂,魔獸的語言也是有區域性區別的…」

「那怎麼辦?要是遇到外地魔獸那不是沒法溝通了?」看來這靈魂契約還是有很多限制的啊!

「也不能這麼說!雖然說魔獸的語言有區域性區別,但是只要你見識過的魔獸多了自然就能通曉各種魔獸的語言了!就像一個經常旅行的人,通常都會說幾個地方的方言一樣!」

原來是這樣!王風終於釋然了!「哈哈,我也有個實驗要做!」王風臉上浮現出詭異的笑容。

「什麼實驗?」眾人不禁疑惑。

王風將手按在無盡之戒上,慢慢轉動了一下。一直以來知道小磺能聽懂他的語言的,而小虎的意思他有時候也能夠明白,但是王風還是非常想看看小虎說話的時候到底是怎麼樣的口氣,還有一些靠感覺無法了解到又事關重要的消息王風也想在小虎那裡得到解答。

扁芒微微一閃,小色貓已經被王風提在手中了。

「嗷嗚…」黃金虎王突然發出一聲狂吼,身體化作一道白光閃到遠處。他縮小的身體已經恢復到戰鬥狀態,身上的毛髮更是根根豎起,咧開的血口說明了他此時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

「虎王,怎麼了?」奧特洛克心頭已經,快速掠到黃金虎王的身邊撫摩著他的頭關切到。

黃金虎王怒吼一聲,拳頭大的眼睛謹慎地盯著王風手上的小虎。

「什麼,那隻小貓…」奧特洛克臉上的神情表明了他聽到了不可思議的話。王風也不禁看向小虎,剛才黃金虎王的話他也聽到了。

小虎慢慢張開眼睛,瞟了一眼王風又慢慢低下眼帘,好像對於別的事情都是不屑一顧「虎王,你幹什麼?」奧特洛克突然驚叫一聲…看完記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奧特洛克的聲音並未能阻止黃金虎王的任何動作。黃金虎王化作一道金光,閃電般撲向王風手中的小虎,它的身體尚在空中,刀刃一般的利爪已經張開。

王風心頭一驚,身體一閃堪堪躲開黃金虎王的攻擊。「虎王,你幹什麼?」王風暗自后怕,要是讓這虎王給撲中了,別說是小虎,恐怕連王風自己的手掌都要和手臂分家了。

虎王突然間發狂,眾人都是沒有意識到。布洛克三人還愣在那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奧特洛克卻是早就反應過來,當虎王要再次撲向王風的時候他已經攔在虎王面前:「到底怎麼了…什麼? 全球巨星從練習生開始 那傢伙很危險…那隻小貓…」

「虎王,你誤會了!」聽到虎王的話,王風終於明白過來。原來虎王在小虎身上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小虎自我走出家鄉的時候就一直跟著我;他是我最好的夥伴怎麼可能是什麼危險的東西…」

小虎咧開嘴壞笑了一聲,伸出舌頭在王風臉上一舔,還用頭部的毛髮在王風的脖子上不斷地摩擦著,完全一副乖乖貓的模樣。

「你看,小虎不可能傷害我們的;你放心好了!」王風也知道黃金虎王是擔心他們的安危。不過同時王風和甚是疑惑,小虎到底是什麼怪物,竟然連身為魔獸王者的黃金虎王都會這小傢伙這麼顧忌。

聽到王風的話,小虎得意地點點頭似乎是在對黃金虎王示好。

黃金虎王後退了一步,瞬間閃過奧特洛克的身邊再次撲向小虎。顯然是對小虎還是放心不下。

虎王的實際實力比奧特洛克還要強悍,虎王如今發起威來奧特洛克也沒有什麼辦法。不過作為虎王的夥伴而且兩人已經相伴幾十年了,奧特洛克是非常了解虎王的秉性的,如果不是真正遇到非常危險的東西,虎王不可能表現如此時常!

難道說那隻小貓真有那麼詭異嗎?看著還是裝著乖乖貓的小虎,奧特洛克心中滿是疑惑。

黃金虎王的速度快若閃電,王風剛反應過來它的利爪已經到了面前。

「當…」就在王風就要閃開的時候,小虎突然從王風的手中掙脫,從肩膀上跳下去,小小的爪子上突然幻化出不必虎王小的利刃。兩隻利爪在空中碰撞,殘餘的能量產生的風讓眾人都後退了一步。

竟然輕鬆擋住了虎王的攻擊!眼睛一直沒有離開小虎的奧特洛克嚴重精光閃爍;就算是八級的魔獸也不能如此輕鬆擋住虎王的攻擊的,而眼前的小貓卻是做到了!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其他三人更是睜大了眼睛。這樣的戰鬥已經超出他們所能把握的範圍。布洛克和夏洛圭爾皆是將眼睛眯成一條線關注兩隻寵物的戰場。黃金虎王的實力如何他們心中是非常清楚的,可是他們沒有想到的是,王風突然間變出來的小東西竟然也是如此強悍。難道這就是王風口中說的夥伴?聯想到王風的修為,兩人都覺得這個可能性極大。

「小虎真棒,小虎加油!」對於這樣的戰鬥,伍德卻是充分扮演了拉拉隊隊長的角色,蹦蹦跳跳還不斷地喊口號。在小禽傭兵團的成員心目中,小虎的地位是極高的。這與小磺王風最心愛的寵物有關,但是更重要的是這傢伙實在是太惹人喜歡了,而且戰鬥力又強悍,喝起酒來更是絲毫不含糊。這些再加上可純對小虎的敬畏已經足以讓小禽的成員將它當成偶像了。

王風總是限制他們的飲酒,但是卻從來沒有限制過小虎。足見他們之間的感情之深厚!伍德是這樣想的。

場上的戰鬥情況很快又發生了變化,此時黃金虎王已經更換了戰鬥方式。它的身體完全化作一道金光在場上不斷閃爍。旁邊只有王風和奧特洛克能夠看清楚它的動作。虎王並非只是無目的地在閃動,而是在不斷尋找小虎的弱點並且加以攻擊。可是讓王風和奧特洛克驚訝的不是虎王的表現,而是小虎的狀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