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嘭!」王杖落在了遠處的地上,無數的人眼神都放在了王杖上,可是卻沒有一個敢動,白衣勝雪就在他們的眼前,要是他們敢動,一定會被白衣勝雪給殺,一個拿著後天靈寶的御河境三段都這樣輕易被殺了,現在他可沒有拿到這件靈寶,幾乎同時他們心中升起了不

可力敵的心思,那個高高在上的九天真王宮,果然還是那個無敵的存在啊。

「將這件後天靈寶的使用方法說出來,我可以繞你不死!」白衣勝雪看都不看掉在一旁的王杖,反而是舉劍問著玄止戈,沒有人敢在他的面前動這件東西,這就是他的自信,這就是九天真王宮的霸道之處。

「饒我不死?說真心話,這一輩我最希望的就是有人能夠殺死我,給你一個機會,你只要能殺掉我,我送你一個世界!」狂?玄止戈更狂。不應該說玄止戈就是表現出了自己該有的本色而已,活了那麼多年,想要殺他的人可以排到天上眼前這人算老幾?估計連排隊的

資格都沒有,居然敢跟他說這樣的話。

「這世界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像你這樣的小子居然也敢跟我說這樣的話了,看來你是很想死啊!可以我成全你,反正我九天真王宮有的是時間研究這樣東西到底是怎麼樣一個用法。」白衣勝雪不屑的看了玄止戈一眼,在他看來這樣的小子也只是一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

人而已。

玄止戈搖了搖頭。

「喂!我說你們想要對付他有沒有問過我的意見啊?」這個時候一個美麗的聲音出現在了白衣勝雪的後面。

並且在聽見這個聲音之後白衣勝雪甚至沒有絲毫的猶豫便放棄了要殺玄止戈的動作,而是快速的後退躲閃到了一個安全距離,並且舉劍防禦著出現的這個女人,一個美麗到令人窒息的女人,但是也是一個蛇蠍一般的女人。

「白衣哥哥!好久不見了!有沒有想人家了?人家可是很想你了,自從上次一別人家的心中可是一直惦記著你了,你不知道我自從離開你之後,人家都瘦了。」酥麻的聲音讓人忍不住想要去抱住這個女人好好的愛撫一般,可是在場的所有人,包括白衣勝雪在內,心中卻全都是一凜,眼前這個女人可不是好惹的,更不是那種你可以碰的人物,其他人還好,畢竟看見這個人出現的時候,其他人都沒有了爭奪之心,但是白衣勝雪卻勢在必得。 「是她!蓋上太真人一脈的小魔女!」

「卧槽!你敢你這樣叫他!你想死啊!」

「馬丹!趕快跑!可不要讓她聽到啊!」

這個女人的出現瞬間引起了轟動,多數的人甚至都跑了,一個九天真王宮就已經夠嚇人了,現在加上一個蓋上太真人一脈,所有的人都很清楚,他們想要佔便宜的心思最好是收起來,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而且以白衣勝雪和小魔女的戰鬥力,不殃及無辜才怪。

「怎麼?你們太上蓋真人一脈也想要這件東西。」白衣勝雪戒備著小魔女。

小魔女乃是蓋上太真人一脈這一代最厲害的人物,甚至她的厲害之處比白衣勝雪還要厲害,一想到小魔女上次給他弄的傷,白衣勝雪的肩膀又開始隱隱作痛了。

「白衣哥哥這話說的!這寶物誰都想要,人家也不傻,自然也是想要的了。」小魔女嘟起了自己性感的小嘴,那樣子十分的撩人,可以說這樣的美麗女人,光從美貌上已經不輸給瑤姬,甚至在瑤姬之上,瑤姬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小花,雖然美麗,可也不是誰都喜歡的那種,小魔女不一樣,她就是一朵嬌艷的玫瑰,給人致命的吸引力。

「這下有好戲看了!這蓋太上真人一脈和九天真王宮本就是冥海最強大的兩個勢力,尤其是兩家還勢同水火,我看這次必定是兩敗俱傷。」結爆帶著一臉的興奮,要是就白衣勝雪一個人在這裡,他們肯定是怎麼樣也不敢動手搶這件後天靈寶,但是只要這兩個人動起手來,那就不見得了,只要將這東西搶到手,到時候回到了家族,自然就不會在怕這兩個勢力了。

自然貫匈一族和妖虎王也是這樣的想法,這冥海的勢力就九天真王宮和蓋太上真人一脈牢牢佔據著最強的力量,不是他們真的強到不可以力敵,只是他們擁有著讓人眼紅的後天靈寶,這才讓他們擁有了這樣的勢力,要論硬實力,三方實力都不比他們弱,他們自然有爭奪的資格,而且只要搶到了甚至他們都不會怕有山河子這樣的結果。

「你真的要出手搶奪嗎?」白衣勝雪的劍已經舉了起來。

「啊!白衣哥哥你還真是無情了,人家都還沒有將話說完,你就要動手了。」小魔女的話要是被一個毫無抵抗之力的男人聽了去,估計都要跪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可是只要知道這個小魔女的人都很清楚,偽裝才是這個女人最厲害的地方。

「行了!要戰便戰!不要以為上次你傷了我,這一次我就怕了你。」

「哎呀!你們這些男人還真是小氣,還記得上次的事情了,人家都快要忘了,其實我也不是真的想要搶奪這件東西了,可是這件後天靈寶的出現打破了我們兩大勢力現在的平衡,所以不管是到了誰了手裡,我們也是不甘心的,尤其是還有些人在虎視眈眈了。」小魔女看了一下周圍的結爆等人。

「要是我們兩動手,這傷到你我倒是小事,可要是我們兩敗俱傷,不見得我們就能拿走這件東西。」

「那就讓我們先殺了這些人,然後我們在斗給你死我活。」白衣勝雪的眼神看向了四周,殺氣凜然。

「白衣哥哥!你怎麼這樣暴力了,你以為這三個豬頭跟那個白痴山河子一樣嗎?山河子能活到現在靠的是他的那點小聰明,可這些大族能有現在這樣的地位,你認為他們沒有點底蘊嗎?說起來,要是你真的能殺了他們,其實我不介意讓你先殺了他們,我們在斗一斗的。」

小魔女的話一出,白衣勝雪的眼神就立刻收斂起來了,不是他白痴,而是他也同樣很清楚這一點,這才提議兩人同時出手,可惜被這個小魔女一眼就給看穿了,所以才說出了這樣的話,意思很明顯,那就是要麼就是你上,要麼大家都不要動手,不要拿我當白痴。

「那你說說,既然這樣也不行,那樣也不行,我們要用什麼樣的辦法才能分到這件東西,或者說等到我們的援兵趕過來嗎?」

「白衣哥哥說笑了,援兵?我們哪裡來的援兵啊!如果我們兩個都不能將這件東西帶回去,估計丟臉的只會是我們,反正我們這一脈可是沒有給我援兵的,倒是這其他幾族的人,援兵快要到了,我們兩家都有後天靈寶,所以不怎麼在意,可是他們就不一樣了。」

「夠了!不要在浪費時間了,你說吧!你到底想要怎麼樣?」白衣勝雪臉一黑,這個女人從出現開始就一直牽著他的鼻子走,這讓他很不爽,可是不爽又能怎麼樣?這女人就是這麼厲害,比聰明才智沒有人能比得上的她,也無怪乎年紀輕輕就已經被定為蓋上太真人一脈的下一代族長。

「人家就喜歡白衣哥哥的這點直白!其實很簡單,我們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讓我們兩人不管是誰得到這件東西都服氣,這樣我們就不用動手了。」

「笑話!哪有這樣的好事!?」

「也未必啊!比如我們兩個其中一人掌握這件靈寶,另外一人掌握這件靈寶的使用辦法,那麼靈寶不能正確使用,或是掌握他的秘密而沒有靈寶也沒有用,這樣我們兩大勢力不就能解決眼前的困境嘛!要是我們兩大勢力想要另外一部分得到完整的靈寶,我們也可以找個時間坐下來慢慢聊不是嗎?」小魔女得意洋洋的看著白衣勝雪。

而白衣勝雪則陷入了沉思,這個小魔女分析的頭頭是道,也是確實是現在對雙方最有利的辦法,可是他怎麼就覺得這其中有太多的不對勁了?

「怎麼?白衣哥哥!你還要想到什麼時候啊?要是再想一會,估計那些老傢伙就來了,要是一兩個我們還能對付,可是我們也不能小看他們的決心吧!為了展現我的誠意,我可以讓你拿靈寶,而我去問使用辦法,當然這件靈寶得讓我問出使用辦法之後你才能帶走。」

「好!」白衣勝雪最終還是答應了,他等不起。 聽到白衣勝雪的回答,小魔女露出了自己那魅惑的笑容,然後走向了玄止戈。

「小弟弟!你可真可愛!姐姐我這一輩就是喜歡你這種小弟弟,來!讓姐姐……」

「死八婆!老子今生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叫我小弟弟,你他喵的才是小弟弟,你全家都是小弟弟,我祝你一輩子找不到小弟弟!」玄止戈有些想要殺人,雖然這話從一個女人口裡說出來那是一種很有魅惑的感覺,但是玄止戈就是討厭別人這樣叫,不管他是女人還是男人。

「你!」小魔女手一抬,一股香風就從手中飛出,不過很快小魔女就反應過來收回了自己的小手。

「切!」白衣勝雪也是一臉嗤笑的看著小魔女,能讓這個小魔女吃癟可是很少見的事情啊!

「好吧!這位帥哥!剛才你的事情我就原諒你了,只要你……」

「原諒給屁啊!老子什麼時候要別人原諒了!那些大帝,老祖求老子原諒的時候,你老母都不知道還在什麼地方了?」

「咳咳!」這下連周圍圍觀的人都忍不住了,這小子嘴也太毒了,小魔女開口,不要說拒絕她的人了,能夠打斷她說話的都沒有幾個人,更別說這張嘴就開罵的,估計這還是小魔女這一輩頭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

不難想象這下子小魔女的臉色是有多麼的難看,可是不管是白衣勝雪還是貫匈一族的人都很樂意看到這樣一幕。

「混蛋!老娘這一輩子說話還沒有被人打斷過,你算什麼玩意,竟敢這樣跟老娘說話,我告訴你,今天只要你將後天靈寶的使用辦法說出來,老娘就留你一個全屍,不然老娘一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小魔女也不想裝了,眼前這個混蛋很明顯不吃這一套。

「哼!這樣才像點人話嘛!這世界本就是弱肉強食,老子最討厭那種裝腔作勢的人,要威脅就直接威脅,說不定老子高興了,就將使用方法告訴你也不一定。」玄止戈站了起來,終於正眼看了一下這個小魔女。

「什麼?」

「這人好賤!」

一群人愣在了那裡,哪有這樣的人啊?居然主動找罵的,不罵他,他還要罵你,這還真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啊。

「那現在你高興了嗎?」小魔女更加生氣,這一輩她還沒有遇到一個這樣比她更有脾氣的人,更加讓人討厭的人,要不是為了靈寶的使用方法她早就動手了。

「高興?你是不是想多了?你們都給我來點餘興節目,我怎麼可能高興的的起來,不過你們不喜歡給我表演,那我就給你們加點東西看你們表不表演了,你是叫小白吧!」玄止戈指著白衣勝雪。

「哈?!」堂堂九天真王宮的五長老被人叫做小白,要知道這白衣勝雪的凶名在外,甚至還有人給他取名白衣勝血,意指白衣勝雪殺人如麻,加之愛穿一身白衣,每一次離開九天真王宮時都是一身白衣,而回去的時候就變成了一身紅衣,全是被鮮血染紅的,就是這樣一個人被人叫做小白,也就是現在沒有人敢惹白衣勝雪,不然估計就要笑開了鍋。

「小白!哈哈哈!白哥哥被人叫做小白!這好像一條狗的名字哦!哈哈哈!」小魔女就沒有那麼多的忌諱了。

「那確實是狗的名字!」玄止戈很認真的說道。

「哈哈哈哈哈!」這下所有的人都笑了起來。

「老子要殺了你!我要將你碎屍萬段!」白衣勝雪爆發了,想他堂堂九天真王宮的五長老,什麼時候被人這樣侮辱過,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居然敢這樣當眾嗤笑他,要是他不將眼前這個小子挫骨揚灰,他都沒有臉在冥海混了。

「殺我?你倒是來啊?」

「雪!」暴怒的白衣勝雪可不管了,漫天的白雪飛向了玄止戈,但是玄止戈卻是輕輕一笑,不是他玄止戈自視甚高,只是這個世界想要殺他的人真的很多,但是即便是聖人也做不到,他們算什麼東西?

「起!」玄止戈腳下一跺,突然玄止戈身邊就出現了濃烈的殺意,而且這股殺意更是直接將白衣勝雪的雪給衝散了,不過在將這些雪花衝散之後,這些殺意也立刻消失了。

可這樣一幕卻驚呆了所有的人,白衣勝雪暴露一擊的雪,就這樣沒了,即便是傷到過白衣勝雪的小魔女也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在座的人恐怕沒有人能夠比她清楚雪這一招的威力有多麼強大了,可是就這樣被化解了,還是毫無掙扎的被化解了,這是怎麼做到的?

「瑤姬!」本來這驚奇的一幕卻被玄止戈的一聲暴喝給打破了平衡。

「哈哈!二叔!不好意思!我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結果,我不過就是少補了一塊石頭而已!」瑤姬一臉不好意思的出現在了玄止戈的面前。

「少補了一塊石頭?瑤姬!我不是沒有告訴過你陣法哪怕是少補一步那都不叫陣法嗎?我真是……」玄止戈實在說不出話來了,一個最簡單的殺陣教給瑤姬,她都沒有布置好,也不知道這小女生怎麼會那麼好命的投胎到了那個人的家中,玄止戈簡直是被氣死了。

「我現在都不敢確定你是不是那個人的孩子了。」

瑤姬嘟起了小嘴。

「什麼?陣法!傳說中的陣法?我們沒有聽錯吧!」所有的人你看我我看你,一臉的不可思議,不過卻有兩個人沒有那種反應,反倒是兩人同時向玄止戈出手了,這兩人的出手玄止戈自然看的一清二楚,可是玄止戈卻理都沒有理會這兩個人。

「瑤姬!下一次你要是再敢有一點點的差錯,我一定打死你!我這一輩子教了無數的人,笨的不是沒有教過,可是像你這樣笨的人我也是無力了,要是你再不好好學,你就不要想我再教你什麼了?也不要想在我手上獲得任何東西了。」

「殺!」

「話說你們兩個剛才想要我的東西,你們經過我的同意了嗎?」 南極壽慢慢的站了起來,雖然從外表上看去,他還是一個小孩,但是周身的氣勢表明,眼前的小孩實力絕對是在強大的御河境三段。

幾乎在同時,小魔女和白衣勝雪退後了一步,他們也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個小孩的實力會突然暴增到這樣的程度,開始的時候可是一點預料也沒有,要是被突然攻擊怎麼辦?他們也不過這樣的實力而已,只有一旁的玄止戈露出了些許笑容,帝經是什麼?那是大帝級別的大能們才能修鍊的功法,不要說這樣簡單的提升,就是提升到更高的境界也不會發生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畢竟這只是小的突破而已,更不用說,九老丈人的功夫本就和的性格極為的相似,都是那種不顯山不露水的功法,這樣毫無徵兆的突破也是在情理之中,這些人只看到了南極壽的突破,卻也不知道南極壽剛才到底經歷了些什麼,畢竟現在的南極壽身體遠遠不能承受帝經所帶來的傷害,不過有玄止戈在他的身邊護法自然是不會有一點事情。

「你是什麼人?」兩人同時驚呼,一個御河境三段的高手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兩人不戒備那才奇怪。

「什麼人?你們都在搶我的東西了,居然還問我是什麼人?你們不覺得很搞笑嗎?」南極壽慢慢的走到了王杖前。

「不要動那東西,不然要你死!」白衣勝雪大怒。

「殺我?那你們試試看吧!」南極壽一點都不將白衣勝雪的話放在眼裡,將王杖拿了起來。

「雪!」

「殺!」幾乎同時兩人便動手了,這還是兩人第一次這樣配合,後天靈寶這樣的東西,即便他們得不到也不能讓別人得到,尤其眼前的人可能就是九老丈人的傳人,他們怎麼可能允許這東西在他的手裡了。

「殺我?剛才還差不多,現在你們不覺得晚了嗎?桃之夭夭!」南極壽轉手一揮,王杖便插入了地下,接著無數的桃樹開始瘋狂的長了起來,然後轉眼間便開始開花,開花之後,一片片桃花開始瘋狂的飄落。

「不好!快逃!」每一片桃花的落下伴隨著的是一股香風,和一股淡淡的血腥氣,因為這些桃花落下之時,已經帶走了一個人的生命,幾乎在同時,所有的人都發現了不對,可是當他們想要逃的時候卻晚了,不管是他們逃的多遠,逃的多快,這些桃花總是會帶走這些人的性命,尤其是逃的越快的人死的就越快,現在活得最好的反而就是白衣勝雪和小魔女了,但是這樣的情況反倒讓兩人很不安。

他們發現自己在桃之夭夭面前,連動都動不了,甚至等待著死亡的感受讓他們害怕。

「怪不得這個老傢伙這麼喜歡這件後天靈寶,確實挺美啊!」玄止戈那也算是見多識廣的人了,看到桃之夭夭也是十分的感嘆,後天靈寶這樣寶物,別說看不上,玄止戈煉寶的廢品都比這個高級很多倍,可是沒有想到這樣的寶物還是有他不錯的一面。

「我就說這東西不錯吧!讓二叔你給我你卻不幹?不過二叔你不是能夠使用這件後天靈寶嗎?怎麼聽你剛才的語氣好像沒有見過這東西的威力一樣?」瑤姬一臉疑惑的看著玄止戈。

而玄止戈卻也沒有說什麼,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靈寶這種垃圾玩意他都玩不轉,他就不叫玄止戈了。

「接下來就輪到你們了!」不管是在外圍觀的戲水境高手,還是貫匈一族,妖虎王,這些通通在這件後天靈寶發威之後,全都被殺得一乾二淨了,現在就只剩下白衣勝雪和小魔女了。

「不要殺我!我是蓋上太真人一脈,你殺了我你會付出意想不到的代價!」小魔女完全沒有了往日的風采,現在的她更像是殘花敗柳,倒是白衣勝雪一臉不甘的看著南極壽,卻沒有說任何的話。

「代價?擁有靈寶的我,你說我能夠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了?」南極壽不屑一笑。

「我們蓋上太真人一脈一樣擁有後天靈寶,別以為你這樣就能殺了我們,你也會死的很慘!」

「那就在說吧!殺!」一片花海飛過,兩人便被結束了生命,只剩下了漫天的花瓣和瑤姬開心的笑容。

「多謝二爺的授藝之恩!」將這些人殺死之後,南極壽立刻跪在了玄止戈的面前。九老丈人一脈被眼前的這些勢力殺的近乎滅族,他現在能夠報仇,他是從心底感謝玄止戈。

「起來吧!這帝經本就是你這一族的,今天我只是還給你了而已,不過因為這只是修鍊之法,沒有你們祖先留下來的傳承之力,你也只能慢慢的自己參悟了,我能幫你的就只能幫你到這裡了。」

帝經乃是大能修鍊的東西,這些功法若是要傳承下來,需要獨特的力量才能傳承,不然就只能跟隨他們的主人消失在歷史的長河當中,就像瑤姬神宮當中的那本書一樣,那就是帝經的傳承之力,不僅傳承著強大的功法,還擁有強大的力量,但是九老丈人明顯就沒有留下這樣的傳承之力,所以玄止戈也只是利用他一些特殊的能力,將修鍊方法傳授給了南極壽,沒有了傳承之力的作用,想要完全修鍊到這帝經主人的級別,起碼要難上十倍以上,不過好處就是當真正吃透這樣的傳承,所收穫的必然是原主人一樣強大的實力,甚至有些妖孽還能加以改良,創造出自己的修鍊之法,可惜這樣的人少之又少,也不知道眼前的南極壽是不是其中之一了。

玄止戈沒有去在意這些事情,有些東西是命,作為九老丈人的朋友,玄止戈將南極壽的功力提升到御河境,將王杖交給他,可以說在冥海,已經沒有人能夠殺的了他了,玄止戈能做的都做了,至於這一脈以後成什麼樣子就不關他的事情了。

「行了!我們走吧!給你提升功力,已經耽誤了我不少的行程,現在我們該上路了。」 「二叔這是哪裡啊?我聞到了很多葯香味了。」瑤姬生活在葯城,對靈藥的敏感度不是一般人能夠比較,再加上他那百靈體質,就是一個行走的靈藥探測器。

「這裡是九天真王宮!」玄止戈沒有開口,一旁的南極壽倒是說話了,對於冥海的勢力,這三人當中恐怕也就屬南極壽最清楚了。

「九天真王宮?就是那天追殺你的勢力嗎?」

「沒錯!」

「哇!二叔!你這是要報仇嗎?你又要使用王杖了嗎?」瑤姬一聽到王杖就興奮了,也不知道瑤姬或者是女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沒有那麼無聊,雖然殺人對於我來說就像玩一樣,可是我不是什麼殺人惡魔,再說了我願意殺了這些人,我身邊的這位需要我幫忙嗎?」玄止戈微微一笑。

「謝謝二爺!」玄止戈的話正是南極壽願意聽到的話,在整個冥海之中沒有任何一家勢力不曾放過他們九老丈人一脈,而這些勢力自然也就是他南極壽的敵人,他要親手將這些人給殺了。

「那我們是來幹嘛?」瑤姬一愣,從葯城出來之後,她就完全不知道玄止戈要幹嘛。

「當然是拿點東西了,這九天真王宮雖然沒有什麼好東西,不過現階段對於我來說還是有些幫助的,尤其是他們靈藥,我的葯鼎雖然擁有了藥性,但是想要讓他恢復到以前的狀態還需要很多的藥材。」

「哦!那我們怎麼進去啊?這裡可是九天真王宮,應該有很多高手了。」瑤姬對於玄止戈的話從來都是言聽計從,再說了她什麼都不懂,現在也只能跟著玄止戈混了。

「不難!走吧!」

玄止戈帶著兩人走上了九天真王宮的駐地,九天真王宮不愧是冥還最強大的實力,在葯城,一般的潛水境都算是高手了,可是在九天真王宮當中,這些人卻只能作為守衛。

玄止戈帶著兩人慢慢的走上山,但是周圍的人卻對他們視若無睹,就好像不存在一樣,甚至大膽的瑤姬還想要去摸一下其中一個人,不過卻被玄止戈阻止了,過了很久之後,三人穿過了戒備森嚴的山門之後,瑤姬才算是鬆了一口氣,不過從來都不懂得什麼叫隱瞞的孩子立刻就要張嘴。

「我知道你要問什麼?我會慢慢的告訴你!」玄止戈也是無奈了,瑤姬可愛在她來自由的性格,但是討厭也討厭在她的那個性格上,太隨意之後就會忘記尊卑,也沒有一點收住性子的意思,所以就變會變得十分管不住自己。

「還記得我教你的陣法嗎?這就是一種一個最簡單的隱匿陣法。」

「這是真的嗎?你教我的陣法有那麼神奇嗎?」瑤姬的眼中冒著小星星像一個孩子一樣看著玄止戈。

「我以前聽我父親說過,陣法是世間最神奇的東西,不僅在於他能夠化腐朽為神奇,更在於即便是在弱小的實力,只要學會陣法就一定能夠獲得強大的力量。」南極壽的眼中也同樣是小星星,他也想學陣法,可是他卻不敢向玄止戈開口,他和玄止戈的距離還不是這幾天就能拉近,更不用說在得到了玄止戈那麼多的幫助之後,他還沒有臉皮厚到無恥的向玄止戈提出這樣的要求,現在他只要修鍊好帝經就好了。

「你不用羨慕她!一天沒個正行,就算是我能教她很多東西,她也不懂得珍惜,所以我也沒有打算教她一些高深的東西,就是一些簡單的而已,要是你想要學那就跟著瑤姬一起學吧!你們九老丈人一脈還是有很厲害的陣法,現在學習一些最基礎的陣法也是好事。」玄止戈一眼就看出了南極壽想什麼事情。

「真的嗎?」南極壽喜上眉梢。

「當然是真的!我家二叔說一不二哦!」玄止戈沒有說話,瑤姬就搶答到,陣法雖然神情,但是研究陣法是一個需要很長的過程,是很枯燥的,所以她巴不得有個人能夠陪她了。

「行了!走吧!我們就要到了!」果然在離走了不久之後三人就看到了一個很大的葯田。

「很大啊!葯香也很濃郁,二叔你看!還有藥王了!」瑤姬指著一顆冒著寒氣的靈藥說道,這株靈藥的靈氣甚至比玄止戈在葯城的藥王還要濃郁。

當然這也能說明九天真王宮確實是將這株藥王當成了寶貝,葯城的那些藥王之所以不同於這株藥王,正是因為沒有被人照顧,它們的四周還有其他的藥王爭奪靈氣,所以他們的藥性其實在藥王當中也不算是很強,甚至可以說只能算是合格。

「不錯!正是我想要的!這地方的葯香還算是濃郁,你們兩個現在這裡修鍊一下吧!尤其是你南極壽,你剛剛突破最好能穩固一下你的修為不讓你很容易留下一些暗傷,這裡的葯香都是些寒性葯香,對於你正好是一種補足,留下太多的暗傷,以後想要走的更遠就很難了。」

「是!」南極壽沒有像瑤姬那麼多廢話,立刻就開始打坐修鍊。

「那你要幹什麼啊二叔?」果然玄止戈本來還想提醒瑤姬不要說話,這不還沒有說話瑤姬就已經開口了,玄止戈搖了搖頭。

「好好的修鍊吧!小鬼頭,該知道的一定讓你知道,不該讓你知道的,就不要再問了。」

「哦!」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