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知道,知道。我畢竟是副城主嘛。放心吧,不管怎麼辦,我都聽城主的。」

林陽看到樂林興帶來了人,直接讓他們去將那些雜草,還有森林之中的樹枝,全部都帶了回來。

樹枝這些東西,快速的變成了粉末,然後和雜草,石灰,混到了一起。

林陽又在樂城的府庫之中拿出了幾顆靈石,一個巨大的倉庫之中,放一個靈石的粉末。

靈石粉末放好之後,林陽長出了一口氣,然後說道:「每一天,都往這裡,倒入一桶的泉水。」

「知道了城主大人。這個東西,真的能夠長出您說的那種東西來?」畢竟,林陽準備了十個倉庫。每一個倉庫都放進去了至少十顆晶石。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東西現在肯定能夠長出來,不過不是現在,放心吧,按照我說的做,打水,倒水。一天一桶,不要太多。也不要太少。」

「放心吧,城主大人。您的吩咐,我們肯定能夠做到。這件事兒,我親自負責。」樂林興一笑,然後說道。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你們兩個,跟著我,去一趟附近的森林。」

聽了林陽的話,兩個侍衛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是,城主大人。」

林陽帶著兩個侍衛一起來到了城外的那片森林之中,據說,這片森林因為就在靈石礦的附近,所以,這邊還是有一些妖獸的。

靈石礦脈那邊有軍隊駐紮,所以,這片森林之中的妖族是不敢過去的,只能遠遠的吸收一些靈氣。

林陽來到森林的時候,竟然遇到了一隊傭兵,這些傭兵見到林陽先是一愣,領頭的那個穿著白袍的少年更是打量了一下林陽,然後笑呵呵的走了過來:「朋友,您好。我叫做崔強,是一個傭兵團的團長。不知道朋友你是什麼人?」

「我叫做林陽,在樂城任職。」

「哦,原來是樂城的人。那不知道,朋友能不能幫我聯繫一下樂城的城主和塔主呢。我想要拜訪一下。」

林陽身後的兩個侍衛想要開口,卻被林陽阻止了。林陽一笑,然後說道:「不知道,兩位想要找我們樂城的負責人做什麼阿。我樂城,可沒有什麼東西值得你們傭兵團看中的東西吧?」

崔強先是一愣,然後大笑了起來:「你還真的說錯了。我看中了這片樹林。這片樹林有靈木出產,有靈果出產,還有一些妖獸和靈藥。這些都是我看中了。我想要購買下這裡,然後再在樂城購買一些宅院駐紮在這裡。」

林陽的瞳孔一凝,然後說道;「哦,你看中了這片樹林?」

「沒有錯,當然,我現在還沒有買下,兄弟,你是來這裡採藥的,還是伐木的。放心,我絕對不管,只要你幫我介紹一下城主還有塔主。你需要的東西,我們兄弟幫忙了。」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那就麻煩眾位了。既然眾位想要去見我們塔主還有城主的話,就幫幫忙吧。」

林陽拿出了一塊玉簡遞給了崔強,崔強看了看玉簡之中的東西,只是一笑,然後點了點頭:「沒有問題。不就是一些香磷木嘛,來人,去將香磷木給這位大人準備好。」

四周的傭兵都動了起來。崔強一伸手,拿出了一顆靈果遞給了林陽,然後說道;「來嘗嘗,味道怎麼樣,我在家裡帶過來的。」

「不錯。不過,我很意外,樂城這個地方,十分的偏僻,而且,根本就沒有什麼資源。這片森林,也就一些普通的靈木罷了,而且,範圍還不是很大,除了距離礦場比較近之外,幾乎沒有什麼優勢。你為什麼還要來這裡購買森林呢。」

「朋友你還真的是謹慎阿。放心吧,肯定不會涉及到你們樂城的利益的。其實,我是看中了這裡的偏僻。你不知道,哥哥我惹了禍,所以,想要來這邊躲避一下。買下這片森林,其實就是為了駐紮到樂城,要不然,樂城的城主和塔主又不傻,我不能夠給他們帶來利益,他們怎麼可能讓我駐紮進來呢。」

林陽的瞳孔一凝,然後說道;「原來是這個樣子,那不知道,朋友你招惹你的人是誰呢。你怎麼知道,樂城能夠保住你呢。」

「哈哈哈,這一點,你就更要放心了。要說其它的地方,或許不能夠保住我,但是,樂城卻絕對可以,因為樂城的塔主,樂海安可是被稱呼為樂剃頭。這個傢伙的戰鬥力絕對不下於神王境界的強者,只要他開口保住的人。絕對不會有其它的人敢動手。我招惹的不過是一個小家族罷了,最強悍的,不過是一個天神後期的強者。見到樂海安,估計那傢伙腿都會軟掉。」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既然你這麼說,那我會找塔主大人彙報一下的。」

崔強先是一愣,然後說道:「你們樂城不是新來了一位城主嗎?難道又走了?」

林陽的瞳孔一凝,他沒有想到,這位叫做崔強的傭兵團長竟然對樂城如此的了解,看來,他對待這片森林的圖謀,肯定不僅僅是避難了。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我到現在還沒有見到過城主。」

崔強的眼神之中,寒光一閃而過,也不知道到底是想到了什麼。崔強肯定不認識自己。應該不是沖著自己來的。那麼,他為什麼要來樂城呢,這片森林之中,到底有什麼呢?

林陽站在原地沉默著,很快,香磷木被崔強的手下弄了過來,林陽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謝謝眾位兄弟了,到了樂城,我請眾位吃飯。你們兩個,回去跟塔主彙報一下。」

林陽拿出了一塊傳訊木簡遞給而來一旁的兩位護衛,然後說道。兩位護衛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大人。讓老五回去吧,我留下來保護大人。」

那個成熟一些的大漢開口說道,而林陽卻一笑,然後說道;」有崔強團長在,我能夠遇到什麼危險,你想多了。你們倆有伴,遇到妖獸的話,還能夠應付一下。」 看到林陽堅持,兩個護衛對視了一眼,然後都離開了,只剩下了林陽和明蛇溫。

畢竟,兩個護衛的實力還不如明蛇溫,林陽看向崔強一笑,然後說道:「崔強團長,我讓他們回去報信了。還請兄弟們將香磷木給我放到一旁,我要做一些東西,然後才能夠拿回去。」

崔強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知道了。那就等等看吧,不知道兄弟你們樂城,要用香磷木製作什麼阿。」

「催化一些東西,至於要做什麼,這就是秘密了。」林陽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了一把刻刀開始在香磷木上紋刻咒文。

林陽的實力不強,之前的那兩個保護林陽的護衛都是上位神,而且,明蛇溫是一個中位天神境界的強者,只有林陽是一個普通的中位神。這在崔強的眼神之中,充滿了神秘。

他一個初級天神境界的強者,自然能夠分辨出林陽他們四個人的身份。一個中級天神十分恭敬的跟隨在一個中位神的身邊,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會讓人覺得十分的怪異。

在崔強想到,既然林陽能夠成為這些人尊重的人,而且還是被實力這麼強悍的人保護,自然有著他獨特的作用。

所以,林陽跟他交流的時候,他對於林陽還是十分客氣的。

林陽要在香磷木上雕刻咒文,而且沒有背著他的意思,這讓他覺得,林陽雕刻的咒文一定沒有什麼太重要的作用。

可是,當他看到那些咒文的時候,他的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

崔強也是見過世面的人,自然知道,一些咒文的強大往往可以改變很多東西,而林陽雕刻的咒文。他連聽聞甚至都沒有聽到過。

當那些咒文在香磷木上產生了法則之力的認可的時候,他覺得,他的一些對於咒文的想法都改變了。

不過,他沒有開口詢問,畢竟,咒文一道,涉及到很多的秘術,隨便打聽的話,很容易被人反感。

兩根香磷木被林陽雕刻成了四根靈柱,然後放到了一旁。

林陽長出了一口氣,然後說道:「崔團長,讓您久等了,東西我已經製作好了,那就麻煩您了。我們一起回去吧。」

崔強點了點頭,一旁的靈蛇溫卻來到了林陽的身邊,傳音給了林陽幾句話,林陽皺了皺眉頭,並沒有說什麼,而是點了點頭:「好了,我們回去。」

來到樂城的時候,樂城的總兵樂海寧帶著人將崔強等人攔了下來:「眾位,你們不能進入到城內去。不過,你們可以派代表進來。塔主已經知道你們的事兒了。我們塔主他會接待你們的。」

「好說,好說。你們,全部都安營紮寨。」

崔強一揮手,他的手下全部都向四周走去,開始安營紮寨,而林陽一笑,然後說道;「海寧總兵,讓人將這四根靈柱送到我之前布置的那四個宅院去。我已經製作好了放置靈柱的陣法,那邊的人知道應該怎麼辦。」

樂海寧一笑,林陽做事兒十分的穩健,見到這個傭兵團想要來購買宅院還有一小片森林,沒有直接的賣掉,而是讓人來送信,自己還有理由拖住他們。

這都代表,林陽不是那種好大喜功的存在。他沒有想著功勞,而是想著這件事兒,是不是符合樂城的利益,到底那片森林有什麼。

所以,樂海安和樂海寧都覺得林陽在這一次的事情上做的很好。至少,他們都很滿意。

「城主,放心吧,東西我肯定讓人給您送過去。您也忙了一天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嗯。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們保重。」

崔強這個時候才知道,為什麼那些人都對林陽十分的尊重,因為,林陽是樂城的那個新來的城主。

林陽回到城內先是去見了樂海安,他讓明蛇溫了解過,樂城這邊,根本就沒有什麼十分重要的東西存在。

所以,崔強過來,肯定是有問題的。

既然有問題,那林陽覺得,自己一定要知道一些。所以林陽來到了樂海安這邊。

「城主,我就知道你要來,你來的很及時阿。我們來商量一下關於那個叫做崔強的事情吧。」

「嗯,他招惹的是誰阿。」

「那個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人,之前,也是我們樂城的人,而且,還是樂城之中,實力很強悍的一個家族,崔家的人。我看,他回來這裡,肯定不是為了那片森林阿。」

「難道,他是為了其它的東西,樂城,似乎,也只有那個礦場了吧。」

樂海安點了點頭,然後說道:「確實是這個樣子的,不過,以前的樂城,卻有一些值得人窺視的東西,他們應該是為了那些東西而來的。」

「什麼東西。」林陽的眸子一凝,他沒有想到,小小的樂城,竟然還會有那種十分特殊的地方。

這個時候,他也理解了,為什麼,明蛇神王等人會給自己安排到這裡來的理由了。

如果這裡普普通通的話,明蛇神王為什麼會安排人過來呢。而明蛇溫是不是有問題呢。

瞄了一眼身後不遠處的明蛇溫,樂海安一笑,然後說道:「放心吧,你的那個手下,是我們的自己人。不是他的關係。我不是都說了嗎?崔家以前就是我們這裡的一個家族,可是,據我所知,崔家在幾年前,被人滅掉了,這個崔強,應該是那個家族留下來的人。他們不應該盯上樂城的。我之所以被留在這裡,很多人都覺得,我樂海安是戀家,其實,那些神王大人們,是讓我留在這裡看守那些東西阿。」

樂海安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複雜的看了一眼林陽說道:「你回去吧,城主,這件事兒,我自己可以解決的。」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既然塔主大人您可以解決的話,那我就先回去了。」

林陽和明蛇溫一起向外走,看到林陽的臉色有些不好看,明蛇溫連忙開口說道;「城主。這件事兒是老祖讓我保密的。」

「那現在呢,總應該說了吧。」

明蛇溫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樂家的人,其實明家的一個分支。樂家的人在這裡看守的是一種叫做龍脈精華的東西。」

「龍脈精華,你說的是真的,這裡還有龍脈?」林陽先是一愣,然後倒吸了一口冷氣說道。

「以前有,如今,龍脈應該開始遂變了。等龍脈徹底復活的話,應該就算有龍脈了吧。不過,神界就要被毀滅者毀滅掉了,龍脈那兒那麼容易誕生,如果龍脈誕生了,也算是一絲生機。」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你說的也算是有道理。」

真的希望,龍脈真的可以誕生,這樣的話,神界似乎就安全很多了。

「何止是安全很多,有一個龍脈,至少,能夠安全一個紀元。而據我所知。以前成為毀滅者的人,之後,都不會成為毀滅者。所以,那些毀滅者在上一次神界毀滅之後,在新的神界,布置了很多條龍脈。而那些新的神王想要變強,就要成為毀滅者。你懂我的意思嗎?」

「這是當年毒藤神王陳權的選擇?」林陽的瞳孔一凝,然後說道。

「沒有錯,所有的頂級神王,當然,真靈神王不算。都曾經是毀滅者。他們都是靠毀滅成為頂級神王的,只有真靈神王走了完全相反的道路。可惜的是,真靈神王的道路,似乎太難了,很少有人能夠做到。」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這些人竟然還想要利用龍脈的力量,難道,他們也是滅神者嗎?」

林陽忽然停下了腳步,然後看向了身旁的明蛇溫。

明蛇溫也被林陽的判斷嚇了一跳,然後說道:「少爺,這話可不能亂說阿。」

「不是我在亂說,而是事情似乎就是這個樣子的。不行,我要好好過去了解一下。」林陽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聽了林陽的話,明蛇溫搖了搖頭,然後說道:「如果他們真的和襲擊過我們的那兩個滅神者有關係的話,那我們暫時還是不要動手的好。我去通知一下樂海安,然後再說。」

「也好,你去跟他說一下吧。」林陽點了點頭,然後看到了一隊巡邏兵來到了自己的身邊,林陽一笑,然後說道:「你們過來。」

「城主大人。有什麼事情吩咐嗎?」

「嗯,你們兩個,去將這塊玉簡交給總兵大人。剩下的人跟在我的身邊,我們去我住的那邊。」

明蛇溫來到樂海安所在的院落之中,他沒有直接去找樂海安和崔強,而是變成了一條明蛇,然後快速的縮小,潛入了地下。

樂海安此時的臉色有一些難看,然後說道:「崔強,你說的沒有錯,崔家,當年確實對我樂海安有恩情,可恩是恩,怨是怨。你說的這些,我是沒有辦法做到的,龍脈之精乃是當年眾位神王定下的東西,我樂海安算什麼東西,能夠隨便動用。如果你真的是打了龍脈之精的注意。恐怕就要見識一下,我樂海安真正的本事兒了。」

樂海安的話讓明蛇溫倒吸了一口氣,崔強,果然是為了龍脈之精而來的。

想了想林陽的判斷,明蛇溫知道,他要跟樂海安談一談了。看著崔強離開,明蛇溫出現在了樂海安的房間之中。

看到忽然出現的明蛇溫,樂海安一笑,然後說道;「怎麼,你和那位小城主都不放心,所以,跑來監視我了。」

「不是的,老祖宗交代過,她說,你肯定不會背叛神王聯盟的,因為,你距離神王還遠著呢,根本就不會成為滅神者,也不會和那些亂七八糟的傢伙扯上關係。」

「那你是?」樂海安先是一愣,然後問道。

明蛇溫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你說,那個崔強,有沒有可能是滅神者呢?他之前特別關心城主的事情。似乎,對於城主來到樂城耿耿於懷阿。」 樂海安猛的站了起來;「你說的是真的。崔家的人,真的敢投奔毀滅者。」

「沒有什麼不敢的,畢竟,崔家已經沒有了,剩下的這些人,都想著報仇,被仇恨蒙蔽雙眼的人,往往會做出一些讓人很是費解的事情。」

「你說的有到來。來人,去將海寧叫過來。」

「我們少爺已經讓人去告訴樂海寧總兵,讓他謹慎一些了。」

「嗯,做的對。這個時候,確實是應該這個樣子的。我會把事情處理好,然後給你一個交代的。」

明蛇溫一笑,然後說道:「老祖宗說過,你肯定是值得信任的。」

樂海安笑著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確實是欠過崔家的人情,可是,他們崔家的人不知道,我欠了神王聯盟更多阿。如果不是這個樣子的話,神王聯盟的人怎麼會將我安排在這裡呢?」

明蛇溫回到林陽的院落之中的時候,林陽正在觀看玉簡,玉簡是之前樂海寧送過來的。

「怎麼樣,少爺,樂海寧調查出了什麼沒有。」

「並不多,不過,似乎有一些很奇怪的東西。這些傢伙,應該和毀滅者有關係。總之。這個崔強不能留下,而且,你聯繫一下我乾娘,將這邊的事情傳達過去。」

林陽的話音剛落,兩個樂家的天神巔峰強者在樂林興的身後走了進來,這兩個人都是黑袍老者的打扮,每一個人的袍服上都紋著一條龍紋血刀。

明蛇溫的瞳孔一凝:「血紋刀客,原來是兩位血紋刀客前輩,沒有想到,如今的樂家,竟然還有血紋刀客。」

樂林興左邊的那個老者咧嘴一笑,然後說道:「明蛇一族的毒牙都有,我樂家的血紋刀客自然也要有了。」

「不知道,兩位和副城主,來找我家少爺有什麼事兒阿。」

「有毀滅者可能要來樂城,龍脈開始躁動了,應該快要復活了。」樂林興的話讓林陽的眸子瞬間凝聚了起來。

「樂林興,我以城主的名義,一定要保住龍脈。我現在需要靈石和靈木我要在這裡布置一套絕殺大陣。」

「絕殺大陣。」兩個血紋刀客都是一愣,然後都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我的小少爺,您還是安全為重。已經有神王強者趕過來了。」

林陽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道:「龍脈的重要性,眾位前輩都是知道的,而我的這個陣法,也十分的厲害,就算神王強者,也是有來無回。而且,所用材料比較簡單,我手中有一些,只需要一些低級的強者幫忙布置就好了。」

聽了林陽的話,四周的人都是一愣,其中的一個老者看向了一旁的樂林興。

樂林興一笑,然後說道:「沒有問題,只是用一些人幫忙罷了,用一些靈石,城主大人還是有這個權利的。」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林興副城主,我畢竟是這裡的城主,也要為了這裡的安全作出一份貢獻來,這個是材料,你拿過去看看吧。」

一份材料被遞給了樂林興。樂林興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沒有問題,我這就讓人送過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