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緊接著,那妖燈停留了片刻后,便離開了。

「那是什麼鬼東西?」陸離心有餘悸,冷汗直流,那盞妖燈太可怕了,就算陸玲瓏在,估計也難逃一死,只是不知道為何最後放過了他。

「這荒塚不愧是天下七大凶地之一,僅僅是外圍而已,就如此邪性,真不知道雲姐什麼時候才能從裡面出來。」陸離有些擔憂地望著遠處。

「道友果真了得,竟然能夠避過天魂燈。」

就在此時,一聲悠揚的聲音傳來,帶著一絲訝然和欣喜。

陸離心神一動,精神力輻散出去,就感知到,此去向東三十里,有著一個男子,一身素衣,模樣狂放,身上背著一柄碩大的武器,被層層黃色的符紙包裹著,看不清到底是什麼。

「過來聊聊吧。」那男子笑道。

陸離略一猶豫,趕了過去,那男子似乎比感知到的更加年輕,大約跟陸離差不多,不過修為卻是深不可測,陸離探知之下,居然有些看不透。

「八月龍王遨太清,三分月明上霄庭,蓬萊尋仙路雖遠,我欲問道自成行。」那青年少了個道偈,有點玄門道士的感覺。

「道友,你我有緣,不如同飲一杯如何?」那青年接下腰間的葫蘆,遞了過去。

陸離覺得新奇,這青年還真是像個雲遊四方的野道士,只是這言行派頭太有江湖騙子的風範了,反而讓他狐疑起來。

「萍水相逢,敢問道友認識剛才那盞妖燈?」陸離沒有去接,而是問道。

「那東西可不一般,我尋了他一年多了,沒想到讓道友遇上,居然還能全身而退,真是佩服佩服。」那青年語出驚人。

「你尋那東西幹什麼?」陸離吃了一驚,難道這青年是個老怪物偽裝的,否則修為不是逆天到那種程度,如何敢碰那妖燈?純粹是找死啊。

那青年似乎看出陸離的疑惑,趕忙笑道:「我只是有些手段能夠不被那天魂燈所傷,故而才敢找上門去。」

「不過這東西鬼靈的緊,知道我手裡有能剋制他的東西,所以一直躲著,我費盡心力,結果三次都讓他給溜了。」那青年嘆了一口氣,旋即打量起陸離來。

「倒是你,嘖嘖,頂上三光如日月盤旋,大龍衝天,赤芒內斂,天貴之象啊。」

陸離無語,這青年越看越像江湖騙子,居然給他看起了象來,這詞兒說的,煞有其事,似乎很有經驗。

「那個……什麼,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陸離轉身想要離開。

「道友留步,還沒有自我介紹,在下恆不動。」

「陸離。」

「這荒塚寂寞,如果陸兄沒事的話,不妨跟我走一趟,赴一趟盛會?」恆不動很是自來熟道。

「盛會?這荒塚絕地也有盛會?」陸離一臉狐疑道。

「自然有的,荒塚雖為天下七大凶地之一,可正因為歲月悠久,自然也有不少種族門閥在此棲息,不過能夠傳承下來的,都有著極為恐怖的底蘊和實力,只怕不在所謂仙道十大宗門之下。」

恆不動受邀參加的這次盛會,便是由荒塚之中一個大族舉辦,能夠參加此次盛會的人,全都是一方巨頭,聖地傳人。

「這次盛會百年難得一遇,就當見識一下,如果錯過了恐怕會後悔一輩子。」恆不動誘惑道。

「好吧。」陸離心頭微動,想了想便答應了。

兩人一拍即合,當即成行,一路風塵,穿山過河,足足深入了八百多里,方才在一片湖泊前停了下來。

「在下恆不動,特來赴會,這是我朋友。」恆不動對著湖水恭敬道,旋即一抬手,一頁金冊化為流光飛出,沒入湖水之中。

未過多時,那原本平靜的湖水突然沸騰了起來,清澈的水流向著兩側滾滾蕩漾開來,漸漸,那湖泊深處,出現了一條道路。

「原來是邙山弟子,有失遠迎,還望入內一敘。」一道輕靈的聲音響起。

陸離聞言,整個人悚然一驚,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恆不動,過了半晌,方才咬牙問道:「你來自邙山?」 ?邙山不存於世間,那是五千年第一強者虛神通遺留的傳承之一,事實不止如此,這一脈藏有大秘,與虛神通不為人知的過往有關,時代更迭,卻從不輕易出現在人間,透著妖邪詭秘。

陸離曾經遇見過這一脈的弟子,不過也只是匆匆一瞥而已。

「咦?原來陸兄也知道。」恆不動眼睛微微眯起,這世上知道他們邙山的人很少,仙道之中只有十大宗門略知根底,魔道之中唯有那最為古老的幾個門閥還有記載。

陸離脫口而出,顯然他身後有著不為人知的勢力,足以知曉這世間諸多大秘。

「陸兄果然與我有緣。」恆不動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也不多說什麼,拉著陸離走入湖泊之中。

那湖底之中,一片霞光斐然,璀璨如星辰變化,一步踏入其中,彷彿是另一方面小世界,空谷幽深,流水潺潺,諾大的露台之上,仙舞飄飄,樂聲和鳴。

那上面人影綽綽,有人族,有妖族,有蠻族,甚至還有幾個長相奇特的異族,尤其是其中一個雙目之間居然還有一枚豎眼,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氣息。

至於他旁邊那位,頭上雙角,紫目如電,裸露的上身猶如鎧甲般。

「此乃盛會,百年一現,這些人都是出自神聖氏族,上古年間,曾稱雄世間,稱霸一方。」恆不動介紹道,即便是他,在此都需要低調,不能造次。

「神聖氏族?」陸離奇道。

「修行的終點,便是斬滅紅塵凡體,登臨神位,化為亘古不滅的神祗,那是屹立萬古絕巔的存在,古來少有,這些都是神明的後裔,血脈高貴強大。」恆不動介紹道。

種道化神,這便是修行之路的終極,這四個字壓塌古往今來,歷代以來能夠達到這等境界的人哪一個不是萬古人傑,天下無雙,那是君臨天下般的無敵存在。

只可惜,末法時代以來,世間再也無人可成神,五萬九千三百年,世間寂寞,唯有這些神明的後代依舊尊享榮光,與世長存。

他們的祖上曾出過無敵存在,君臨天下,所以這些後裔同樣強大,足以蓋壓同輩,斬殺天驕。

「神聖氏族!」陸離心神蕩漾,生出敬畏,種道化神,登臨絕巔,這是所有修士的終極目標,可能過走到這一步的人實在太少太少了,強如虛神通,沈蒼天都未能踏出。

神明不朽,早已成為傳說,刻印在時光長河之中,那些都是無敵世間的存在,他們的後人自然也都不凡,沒先到今日能過一見。

「邙山的人來了。」

最上方的主座,一位女子道,她身穿金色鳳袍,杏目流轉,朱唇齒白,渾身散發著一股神聖浩大的氣息,眉宇間自有一股英姿勃發之氣,倒是與雲妙仙有些相像。

「那女子是神凰族的天驕凰雲煙。」恆不動道。

這是一個很可怕的對手,身上留有神血,靈脈三重境的修為散發出來的氣息比起陸玲瓏還要強大恐怖的多。

不過陸玲瓏這個女人太深沉,似乎隱藏了某種不為人知的秘密。

「在下恆不動,見過諸位。」

那些神聖氏族的人看了過來,微微點頭,算是見過。

「當年虛神通還是有些門道的,差一點便能種道化神,觸及到了那個門檻,只可惜末法以來,世間無神,錯過了這天大的機緣。」那三目青年微微嘆道,算是認可了恆不動的身份。

陸離聞言,卻是吃驚非小,虛神通不愧是五千年來第一強者,居然差一點就種道化神,成為古往今來最強大的存在之一。

「此人是天瞳族的天驕,名叫絕驚川。」恆不動暗中傳音道。

「這位是?」旁邊,那頭生雙角的青年看向陸離問道。

「他是我的朋友,這次一同前來,見識一番,還望諸位見諒。」

「哦?」眾人輕唔了一聲,態度變得頗為冷漠,不在去看,陸離無論是身份還是修為的確不值得這些人關注。

「還請恆兄入座。」凰雲煙很是客氣道。

恆不動帶著陸離坐到了一旁,就他們而言,能夠入座已經是極大的榮耀了,自然不可能與這些神聖氏族並列。

「剛剛那人乃是蒼族天驕,名為崢夜尋,同樣祖上出過神聖,他雖然只有靈脈三重境的修為,卻可斬殺靈脈七重境的強者。」恆不動道。

這就是神聖氏族的優勢,身上留有神血,血脈強大,乃是當世頂級,所以跨境界殺人對他們來說並沒有什麼特別。

尤其是靈脈境之後,每一重境界之間的差距都如天地,尤其是到了後期,想要跨境界搏殺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這崢夜尋卻能夠連跨四個小境界,可見他血脈的強大。

那些古世家古王朝的血脈體質雖然也很強大,不過顯然不可能與神聖世家相提並論。

古血怎麼可能比得上神血。

如果用金字塔比喻,最底層的定是凡血,中間一層便是古血,而神血則屹立頂端。

不過神血太罕見了,哪怕是神聖氏族之中,擁有純凈血脈的也極少。

「一名純血若在上古,是有衝擊神位資格的,不過也只是可能而已,一萬個純血之中也難有一個成功。」恆不動嘆道,種道化神如果那麼容易成功,就不會叫做萬古無雙,天下無敵了。

「那個赤體大漢出自蠻族十二皇族之一,叫做軻比能。」

蠻族強大,據傳曾經出過兩尊神明,榮光顯耀,不過蠻族部落繁多,大大小小足有數千,其中大多血脈駁雜,甚至淪為他族奴役,唯有十二皇族血脈高貴純凈,乃是那兩尊神明的後代。

這軻比能顯然就是其中一位。

「還有那個女子,名叫白羽仙,據傳乃是青丘狐族的純血後裔,被神凰族尋到,收入族內。」

「什麼?」陸離吃驚非小,青丘狐族也曾君臨天下,祖上出過神明,後來沒落,一脈凋零,榮光不在,沒想到數萬年後,居然再有純血出世,這可了不得。

陸離訝然地看著那乖巧如領家妹妹般的女子,她坐在凰雲煙身邊,一雙明亮的眼眸,怯生生地掃著四周,哪怕是崢夜尋,絕驚川看她時都極為寵溺。

很難想象,這個女孩將來會達到何等恐怖的成就。 ?凰雲煙,絕驚川,崢夜尋,白羽仙這些天驕身上都流淌著神血,註定將來成就不凡,只要不中途夭折,定然會未成主宰這世間沉浮的主角之一。

「果然是天下大勢,百舸爭流。」陸離心中讚歎,看著那些天驕風雲聚合,在那台上高談闊論,他神情平靜,心中卻有熱血翻騰。

「我聽門中長輩說,末法時代快要終結了,又一個大世即將來臨,萬族回歸,古老的門閥亦將在人間再立道統,仙道十大宗門已經控制不住局面了。「恆不動看得很透徹,這是天下大勢,滾滾潮流,幾乎不可逆轉。

「仙道十大宗門屹立至今,怕不是那麼容易倒下的吧。」陸離心念微動道。

「你說的不錯,雖然這些神聖氏族強大無比,有顛覆天下的力量,不過仙道十大宗門也不是省油的燈,能夠避過動亂,傳到至今,誰沒有一些底牌?」恆不動冷冷道。

「就像帝廟,那可是帝君留下的一脈,雖然並非真正傳承,可依舊不可小覷,當年帝君鑄九鼎,殺得萬族寂滅,天下歸心,誰敢招惹?」

「還有補天閣,神秘無雙,他們的傳承全都來自一塊天外隕石,那東西可是大有來頭,足以令神明忌憚。」

「另外還有萬古閣,天禪寺,虛空神殿這些,哪一個是好惹的,都與神明打過交道。」

恆不動出身邙山,對於天下大勢極為了解,說起來更是頭頭是道,往往一針見血。

「諸位,末法時代將要終結,這個時代註定要在血骨之上建立功業,或許我們之中能夠有人脫穎而出,種道化神,君臨天下,站在這絕巔之上。」

凰雲煙聲音空靈婉轉,帶著深深的鼓動性,傳遍了整個盛會,所有人都停止了談論,看著她,頃刻間,她便成為了主角,眾人的焦點。

「仙子說的不錯,當年神凰族始祖,血翅震蒼穹,神血如火,登臨大位,君臨天下八千載,雖然神光已逝,可依然讓人敬畏,仙子身為嫡血後裔,或許能在這大世之中重現始祖風采。」一名異族起身贊道。

凰雲煙不知可否,只是微笑以對,並未表態。

「先輩們在這道法枯竭的時代之中早已耗盡了潛能,這個時代終究屬於後繼者。」有人放出狂言,儘管不想承認可卻這又是不爭的事實。

「話不能這麼說,當今先輩之中,依舊有人有驚龍之姿,若在上古,或可化神,即便在這末法時代,依舊讓人敬畏。」

「哦,有嗎?我可不曾見見到?」一名異族冷笑道,他面容俊朗,漆黑的眸子透著妖邪之色,眉心有著一片鱗甲,閃爍著奇芒。

「妖鱗族的彌曼殺。」有人認出了此人。

「自然是有,如道天行,殺無念,沈蒼天盡都是當世絕頂高手。」一名人族開口道。

「沈蒼天?」

這個名字即便在異族之中都顯得格外特別,那些人紛紛變色,尤其是那彌曼殺眉頭微皺,不過很快舒展開來,嘴角微微揚起,露出一抹邪笑。

「不過是個失敗者,被仙道宗門殺得世間難尋其蹤,如同喪家之犬,何敢稱雄?不足道哉,我若與他同代,單手即可鎮壓。」

這彌曼沙心氣極高,出言更是狂放無忌,這番言論頓時引起人族不快,這些人之中不乏仙道弟子,可此刻聞言,俱都皺起了眉頭。

陸離冷然,目光越發陰沉。

「不錯,魔道衰敗如此便就是證明,那沈蒼天徒具虛名,眼高手低,居然敢號天下第一高手,簡直可笑。」

「上古之時魔門也曾顯耀,沒想到時過境遷,居然沒落至此,沈蒼天?不過爾爾,不足道哉。」

有人嗤笑,放出狂言,似乎並未將這昔日的天下第一高手放在眼中。

「若是沈蒼天在此,誰敢出此言語,只會夸夸其談,卻無真才實學的東西,也敢妄論先輩?簡直不知所謂。」

一道冷漠的聲音響起,那彌曼殺頓時皺起了眉頭,剛剛那兩名附和的異族也是將臉色沉了下來。

「陸離?」恆不動有些訝然地看著,旋即低下頭,嘴角揚起了一抹不易察覺的弧度。

「你是誰,居然敢在這種場合大放厥詞?」剛剛那出言的兩名異族站了出來,咆哮道。

凰雲煙,絕驚川等人高高在上,默默看著,這種級別的爭論並不值得他們出言。

陸離起身,站了出來。

「沈蒼天若是在此,你們敢這麼說?不過靈脈一重境的東西,也妄論先輩?」陸離冷笑,其他人則是看傻了,貌似他連靈脈一重境都沒有吧。

「區區人族,你找死。」那兩名異族怒吼道,周身真氣勃發,撲殺了過來。

他們的身後有虛影升騰,一尊扛著山嶽的魔神,還有一尊則是擎天展翅的人身鳥首的異族。

這兩名異族雖然不是神明後裔,但祖上依舊有蓋世之能,他們血脈純凈,出現了返祖的跡象,一出手便是雷霆之威。

陸離眸光深邃,一抬手,大荒靈劍術衝天而起,煌煌如大日,寂滅似九幽,沉重若九天印璽,直接碾壓了過去。

「這是……」高台之上,凰雲煙美目微凝,透出一絲驚容。

與此同時,只聽得兩聲慘叫,那兩名異族橫飛了出去,異象黯然,渾身骨肉分崩,差點死去,只剩下一口氣吊著命。

頓時,一片寂靜,那些異族有些訝然地看著陸離,眼神頓時有些不同了,未曾跨入靈脈境,卻能跨階而戰,顯然這個人族有些與眾不同,資質或許足以與他們並列。

「倒是有趣。」蠻族軻比能放下酒杯,微微笑道。

崢夜尋也只是淡淡看了一眼,沒有神明的血脈,成就終究有限,難以對他們產生威脅,更何況連靈脈境都為踏入。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