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雖然尊天門排行第二,但是紅塵閣和尊天門比起來並沒有相差多少……

如果兩個宗門真拼起來,還不知道誰勝,誰負呢……

「他是尊天門的天才弟子,你不也是我們紅塵閣的天才弟子嗎?怎麼能見到對方就出現了害怕之心呢?」李白首對吳奎說道。

吳奎心裡嘀咕道,我雖然也是天才弟子,但我特么的與這吳天寶的差距可是相當的大,也只有千雪能與這吳天寶一戰。

此時只見那個叫小璐的姑娘躲在了李白首的身後,她覺的這個叫李白首的男子能救她。

然而小璐的想法的確不錯,眼前的確只有李白首能救她,只是她並不知道就算她被救了,也只是從狼窩裡進入了虎窟。

「是我給你吳天寶搶女人。」李白首站了出來看著,一臉平淡的說道。

吳天寶聽到李白首的話后只是一笑:「你是什麼宗門的人?就你也配和我吳天寶搶女人?」

「我乃紅塵閣李白首,你吳天寶是什麼玩意?我根本沒有聽說過。」李白首冷聲說道。

吳天寶聽到李白首的話后不怒反笑,他笑道:「不要逞口舌之快,留下這個女人,看在紅塵閣的面子上,放你一條生路。」

李白首聽到吳天寶的話后哈哈大笑起來:「我勸你趕緊滾蛋,我也放你一條生路。」

「找死。」只見吳天寶身旁的一個女人立馬出擊李白首,李白首看向一旁的管風:「你給我上。」

「我……」管風一愣,他沒有想到李白首會讓他上。

而一旁的吳奎看著管風:「白首師兄讓你上,你就上。」聽到吳奎的話后,管風沖了上去,與這個女人交戰起來。

吳奎知道自己此時他們三人代表的是紅塵閣,李白首是他們的老大,如果他們不上會丟李白首的臉,同樣也會丟紅塵閣的臉。

想想一個宗門裡,大的命令,小的不聽,這要傳出去,這宗門以後如何立足呢?

所以此時吳奎和管風已經變成了李白首的小弟,而且吳奎也相信這一次過去,他們肯定能與李白首相交。

李白首看著管風,隨後看向一旁的吳奎:「你這個師弟不行啊,節節敗退……」

吳奎尷尬的一笑,心裡嘀咕道,這管風在宗門內挺爭氣的啊,怎麼出去后這麼渣了。

此時的管風就是被眼前的這個女人給壓著打……

李白首審視著與管風對打的女人,這個女人十分的撫媚的,不過李白首看向吳天寶,眼前的這個女人絕對與吳天寶有染……

李白首此時心裡有股邪惡的想法,對敵人的打擊除了對他身體上造成傷害,還要在心理上給她打擊……

想想自己敵人的女人在自己的胯下,這不光能讓自己特別有成就感,而且還能對自己的敵人造成強烈的心裡打擊……

只見眼前的這個女人拔出來一把細劍,划傷了管風,管風大怒,喊了一聲……然而怒吼並不能給管風戰鬥力。

管風依然被女人吊打著,只見女人的劍上出現了一股強烈的劍氣,女子揮舞著細劍,一股強烈的劍氣襲來,吳奎立馬走了上去,擋住了劍氣……

吳奎對管風說道:「退下。」

隨後管風帶著傷走到了李白首的身後,隨後看著李白首:「這個女人很強,白首師兄,要不我們叫吳奎師兄一起跑吧。」

然而聽到管風的話后李白首十分的平靜:「我們三人跑了,沒有什麼,但是紅塵閣的臉往哪裡放?記住我們出去就代表的是紅塵閣,我們丟臉沒什麼,但是丟的是紅塵閣的面子……」

當然李白首隻是嘴上這麼說說,他覺的跑了,這還是丟他的臉,而且李白首還不想跑,李白首想得到這個妖媚的女人。

吳奎不愧是紅塵閣內門首席大弟子,登場后力壓女子:「塵埃落定。」只見吳奎的身上出現了一股紅色的旋風,這股旋風向女子襲來,只見吳天寶上場了,他手中的扇子一揮,旋風直接散開,隨後吳天寶摟住了女子的腰間。

「小夢。」吳天寶在女子的臉上輕輕的吻了起來。

吳天寶看向吳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是紅塵閣的吳奎吧?」

「正是在下,既然知道我的名字,我勸你還是早點走為好。」吳奎對吳天寶喊道。

吳天寶哈哈一笑:「在整個九門與我輩分相同,能讓我跑的人還沒有出生。」

「天寶。」腰中的女子深情的對吳天寶喊道。

「你傷害了小夢,我不會放過你的。」吳天寶冷聲對吳奎說道。

「哼,我看你怎麼不放過我。」只見吳天寶揮舞起來自己的扇子,爆發出了一股強烈的劍氣。

這股劍氣沖向吳奎,吳奎連忙釋放出來一個真氣罩作為抵擋,隨後吳奎退後了幾步,嘴角已經流出來了鮮血,他看著前方,前方那個無形劍氣已經慢慢的形成了一個劍,吳奎相信在等一會,他的防禦罩就會被破開了。

而此時李白首慢慢的走到了吳奎的身邊,李白首微微一笑:「你還能支撐得住嗎?」

吳奎看著李白首搖了搖頭:「我已經快支撐不住了,這尊天門天才第一弟子果然不是浪得虛名的……」

李白首一手打破了吳奎的屏障,吳奎一愣,不解李白首為什麼要這麼做,然而吳天寶看到這個場景心中大笑,這群傻逼,竟然在這裡內訌起來了。

李白首直接站在了吳奎的面前,只見那劍氣沖向李白首,隨後劍氣撞擊在了李白首的身上,李白首一臉微笑:「這都支撐不住,真不知道你這首席弟子是怎麼當上的。」

劍氣撞在李白首身上后,瞬間從劍氣化為了空氣,只留下一臉驚呆的吳天寶,吳天寶怎麼也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吳天寶只是築基後期巔峰,然而李白首擁有永生不死之體,萬劫避讓之軀,吳天寶的招數最強都到哪裡,根本無法傷害李白首分毫……

而一旁的吳奎和管風被李白首的表現給震驚住了。 「這李白首真是個變態啊,幸虧沒有和他有過武力衝突。」吳奎在哪裡震驚的說道。

一旁的管風也跟著點頭……雖然知道李白首是聞人靜心的徒弟,會很強,但是他們沒有想到李白首竟然已經強到這種地步了。

而李白首面前的吳天寶握緊了拳頭,他知道此時不是他害怕的時候,如果現在害怕了,不敢迎戰了,吳天寶相信自己很有可能不明不白的死在這裡。

「你究竟是什麼人?」吳天寶在自己的記憶里瘋狂的搜索著紅塵閣李白首這個名字,但是他怎麼也搜索不到,只搜索到一個千雪的紅塵閣第一天才弟子。

李白首很平淡的回答道:「紅塵閣李白首是也。」

而此時吳天寶已經到了李白首的面前,一拳襲擊在了李寶生的身上:「尊天拳。」只見李白首的背後出現了一股狂風,把周圍的桌子什麼的都給打碎了。

而李白首身後的幾個女人連忙抱著自己的身體,吳奎和管風站出來擋住這股狂風。

而此時在歡樂廳的一個小角落裡:「老闆,我們管不管他們啊?」

「這兩個都是來自九州九門,而且都是很有名氣的弟子,我們如果惹惱了他們,我們並不會好過。」這名歡樂廳的老闆說道。

「老闆我們的背後可是九州九門的升仙教,怕他們作甚?」這名店員不理解的問道。

「紅塵閣與尊天門並沒有比升仙教差到哪裡,我們雖然背後是升仙教,但在升仙教的眼裡我們只是他們斂財的工具,小雜魚而已,這升仙教不會為了我們而得罪紅塵閣與尊天門,到時候肯定是犧牲我們了事。」這名老闆在修真世界混了多年,早已經混出了一些事理,知道什麼人可以惹,什麼人不可以惹,什麼事情可以管,什麼事情不可以管。

眼前的這個事情就不是他們可以管的,在說倆人的戰鬥也沒有損失他歡樂廳什麼,只是損失了一些桌椅什麼的……

「老闆難道就讓他們任意破壞嗎?」這名店員看著老闆說道。

「不然呢,就讓他們任意破壞,讓一些實力不高的客人到避難場所去。」這名老闆對這名對電員說道,聽到老闆的命令,這名店員就離開了。

吃了吳天寶尊天拳的李白首依然安然無事,這讓吳天寶徹底的愣住了,尊天拳是他的拿手絕技。

他苦練尊天拳數載,以尊天拳成名,吳天寶的尊天拳雖然還無法與宗門長老的尊天拳相提並論,但是在同輩當中沒有人可以超越他。

就算那些尊天門成名的長老們也自認當年無法與吳天寶的尊天拳相比……

尊天拳是吳天寶認為練的最不錯的招數,同時也是吳天寶所有招數最強的,威力最大的,他以尊天拳打倒了他前面所面臨的所有強敵。

李白首心中對吳天寶的尊天拳也是相當的認可,吳天寶的尊天拳打在了他身體上,竟然讓他背後出現了拳風,這足矣說明這尊天拳威力之強。

「你很不錯,但是米粒之光是無法與日月爭輝的。」只見李白首大手一揮,隨後一雙手抓住了吳天寶的脖子上。

李白首的招數都是和煞氣有關,可以說是招招致命,李白首不想在這裡殺人,畢竟這是在人家的地盤上,如果在這裡殺人了,誰知道會引起來什麼麻煩?

剛才因為吳天寶被李白首的強悍給震懾住了,所以吳天寶輕而易舉的被李白首抓住了脖子。

「你不能殺我,你殺掉我尊天門不會放過你的。」一般這些宗門弟子在面臨死亡的時候,都會搬出了自己的後盾,即使這位身為宗門第一弟子的吳天寶也不例外。

而只見剛才吳天寶保護的那個女人拿著劍刺向李白首,只見李白首身上出現了一股黑色的煞氣,隨後擋住了這股攻擊,而這個女人被李白首一腳給踹飛了出去。

而此時管風和吳奎也出現在了李白首的面前:「白首師兄這混蛋說的不錯,如果我們殺了他尊天門不會放過我們的,畢竟這傢伙是尊天門最出色的弟子,尊天門未來……即使尊天門明面上不找我們,背地裡肯定給我們使刀子。」

李白首本來也沒有想殺這個吳天寶,李白首看了吳奎和管風倆人一眼平淡的說道:「難道我們就這樣放了他嗎?」

「這……」吳奎和管風都不願意就這樣平白無故的放了吳天寶。

「如果我們就這樣放了他,別人會以為我們紅塵閣懼怕他尊天門的,記住我們在外面代表的是紅塵閣……」李白首義正言辭的說道。

「還有你們認為我們紅塵閣比他尊天門差嗎?」李白首看著倆人問道。

倆人連忙說道:「沒有,我們紅塵閣乃是萬仙盟之下第一宗門。」

李白首笑了笑說道:「你們這樣認為就很好,所以我們沒有必要懼怕他的尊天門。」

吳天寶聽到李白首的話后,頓時一愣:「難道你們的打算殺我?我師父還有尊天門會對你們追殺到底的。」即使他是天才弟子,他一樣怕死,聽了李白首三人的對話,他恐懼了,他下體出現了一股難聞的液體味。

吳奎捂住了鼻子:「這是什麼味。」隨後吳奎看向吳天寶看到他的下體濕透了……

李白首搖了搖頭:「真是個窩囊的廢人,身為一個宗門招牌弟子,竟然這麼怕死,我看這宗門已經毫無未來了。」

管風在一旁依附著說道:「師兄說的不錯。」

李白首拍了拍吳天寶的臉蛋:「放心我不會殺你的,畢竟殺了你會給我們帶來麻煩,當然我們也不會這麼放過你的。」

李白首看向遠處的那個女人:「那個女人是你的老婆吧?」

「她是我的道侶。」吳天寶看向李白首,發現李白首的眼神有著一股難以掩飾的淫慾,他連忙說道:「我願意把他奉獻給你。」

而一旁躺在地上的閻心夢聽到吳天寶的話后,頓時爬了起來,瞪著吳天寶:「吳天寶你說什麼?你要把老娘送給別人?」 「臭女人給我閉嘴。」吳天寶說完一巴掌打在了女人的臉上。

女人再次倒在地上,由此可見吳天寶這一巴掌的威力可不小,這一切全看在李白首的眼中。

李白首對吳天寶的做法沒有太大的鄙視,曾經李白首見過了太多這種事情,為了活下去,為了變強,為了一己私利就出賣自己的女人。

這種事情李白首見多了,所以也就見多不怪了。

李白首看向倒在地上的閻心夢,隨後慢慢的走了過去,蹲在了地上,一隻手敲起來閻心夢的下巴:「真美。」李白首剛說完一個吐沫就到了李白首的臉上。

「不要用你的臟手碰我。」閻心夢冷淡的對李白首說道。

李白首聽到閻心夢的話后並沒有憤怒,而是哈哈大笑起來連說了三個好字……

吳天寶看到李白首笑著,他覺的李白首怒擊而笑,心中害怕起來,連忙對著閻心夢吼道:「女人你給我……」吳天寶剛說完閻心夢就對吳天寶冷聲說道:「從今以後我們再無瓜葛。」

閻心夢說完就站起來,冷眼的看了吳天寶一眼就想離開,她覺的自己這麼說完就和吳天寶沒有瓜葛了,這李白首留著她也沒有用了,她覺的她就可以平安的離開了。

閻心夢的想法是很好的,但現實卻是殘酷的,她已經被李白首看上了,怎麼可能說走就走呢?

如果這閻心夢走了,這吳天寶怎麼辦?李白首可沒有打算殺死吳天寶,如果閻心夢走了,李白首就沒有放掉吳天寶的理由了。

所以李白首不可能讓閻心夢就這樣離開,只見李白首出手擋住了閻心夢的去路。

「你不能走。」李白首冷眼說道。

「為什麼我不能走?我與這傢伙沒有半點關係。」閻心夢對李白首喊道。

「你說沒有關係就沒有關係啊?剛才你可是為了他想殺我的……」李白首冷眼說道。

而一旁的吳天寶也跟著說道:「你閻心夢是我吳天寶的女人,怎麼?難道想拍拍屁股就跟我分手?」

「不是我跟你分手,是你跟我分手,你要把我送到別人的手裡。」閻心夢對吳天寶愣說說道。

李白首嘿嘿一笑:「你看你們倆還是有關係的……」

「剛才有關係,但現在已經沒有關係了。」閻心夢對李白首說道。

「哈哈……你可是剛才要出手殺我的,你覺的你一句和他沒有關係就能離開了嗎?」李白首的身上散發出來一股強大的力量。

這股力量讓閻心夢頓時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力,這股壓力來自幽冥煞氣……

李白首的手放在閻心夢的臉龐上:「他走,你留下。」

閻心夢愣住了,看著李白首的眼睛,閻心夢就知道李白首打的什麼算盤……

閻心夢咬了咬嘴唇,她此時已經知道了自己怎麼都不可能離開這裡……

李白首看向一旁的吳天寶:「你的女人就留在這裡為你贖罪吧。」

吳天寶聽到李白首的話后,心中鬆了口氣,從李白首的那句話中,吳天寶知道自己有活的機會。

「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吳天寶看著李白首問道。

李白首平淡的點了點頭,看到李白首的點頭,吳天寶瞬間沖了出去,而吳奎看向李白首:「白首師兄難道我們就這樣讓他離開嗎?」

「不然呢?你也說了,殺了他會引來不小的麻煩,我一開始就打算放走他,但是我們不能讓他什麼都不留下的安然無恙的就走,這樣會有損我們紅塵閣的臉面……」李白首平淡的說道。

「所以你一開始就決定要把我留下?」閻心夢看著李白首問道。

「你很聰明。」李白首用手捏了捏閻心夢的臉蛋。

「我是吳天寶的女人,你們把我留下會讓吳天寶十分沒有面子,而且還會對尊天門的臉面有所打擊,也會讓你們紅塵閣的地位在九州有所提高……」閻心夢看著李白首說道。

「你說的沒錯,我們只要不殺掉吳天寶我們就不會引來尊天門的追殺,雖然這樣會對尊天門的臉面有所打擊,但是他們只能吃啞巴虧,因為他們沒有必要冒著得罪紅塵閣風險來追殺我們……對於尊天門來說你可有可無,但是吳天寶不一樣。」李白首看著閻心夢說道。

「你說的沒錯,我對於尊天門來說,可有可無,他們不會為了我而得罪紅塵閣。」閻心夢低下了頭,她知道自己走不了了,只是一隻待宰的羔羊……

「走吧……」李白首轉身離開了歡樂廳,而閻心夢也跟了上去,吳奎管風也跟了上去,而此時有兩個女人要來到李白首的身邊。

李白首推開了他們扔出幾塊靈石說道:「本大爺有更好的了,你們可以走了……」兩個女子看著手中的靈石,連忙道謝后便離開了。

李白首牽住閻心夢的手,隨後把閻心夢拉到了自己的懷裡:「你是我的戰利品,回去后我要好好的享受,享受……」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