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於是,赫連明月也顧不上放下自己的褲腿,然後便朝着那個方向狂奔。

赫連明月在林子裏面奔跑的時候一定會發出聲音,那個巨型蜘蛛竟然能在它自己已經四面楚歌的時候感覺到赫連明月的動作,也是很神奇。

赫連明月沒忘記這個巨型蜘蛛噴在褚一刀後背上的那些黑色的液體,因此她一邊奔跑,一邊想着一定要小心這個巨型蜘蛛又會故技重施。

果不其然,赫連明月在看過去這個蜘蛛的時候,忽然看見它的腦袋僵硬的對準了自己的方向。

赫連明月覺得自己也真的是背鍋能手,爲什麼明明是共子珣對這個蜘蛛勢在必得,而它卻是一心的朝着自己這麼一個無辜的路人開到呢!

赫連明月想不通,然後覺得非常的苦惱,但是再怎麼覺得不公平蜘蛛也是聽不懂的,它只會腦子一擡起來,然後向着她的方向噴東西。 赫連明月一直盯着那蜘蛛,等到它忽然擡起腦袋的時候,赫連明月就知道壞菜了!

果不其然,這個蜘蛛昂起腦袋之後的第一個動作就是再度的往前探了一下腦袋。

赫連明月再度往前快跑,生怕被噴到身上。

不過,就在這個蜘蛛開始向外噴東西的時候,之前把它困住的六條銀色繩索的編輯忽然有一些銀色的細線向中心———也就是蜘蛛所在的位置簇擁過去。

赫連明月一邊跑也沒忘記去看從剛纔那一剎那開始到後來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

巨型蜘蛛被共子珣設置的金屬線纏繞着,一時半會兒肯定是掙扎不出去,而且赫連明月注意道,隨着那個巨型蜘蛛的動作,就在它旁邊的那些金屬線便也開始收緊了。

這個金屬線要是勒的足夠緊的話,可以向一把刀子一樣將這個蜘蛛從腰部給攔腰截斷。

但是赫連明月知道共子珣是不會這麼做的,他的最終目的一定是想生擒這個巨型蜘蛛,儘管她不知道他最終的目的是什麼。

那隻蜘蛛感覺到了赫連明月的動作,它朝着赫連明月的方向猛地噴出了一股東西。

赫連明月本能的縮了一下脖子,但是她馬上就發現,這個蜘蛛噴出來的並不是液體,而是透明狀的有點白色的固體。

這個固體,怎麼和之前看見的透明狀怪物一模一樣呢!

赫連明月震驚了!

這個時候,她距離自己看見有拐彎的地方沒有多遠,而這個蜘蛛噴出來的固體也沒有像液體那麼容易飛濺,所以赫連明月倒是不會被液體而傷到自己。

但是更嚴重的問題來了,要是單純噴出來的是液體好像也沒這麼恐怖啊!畢竟液體的話自己還可以避免一下,而那些個透明裝的怪物可就不那麼好對付了,一個二個的就好像是被賦予了人的意識一樣,猴精猴精的。

赫連明月就在這樣的情況下給自己的心裏施加了一道相當大的壓力。

它看見那個白色的固體就像是一塊透明狀的棉花糖一樣緩緩的朝着她飛過來,終於忍不住喊了一句標準的國罵。

看見上面的時候,赫連明月也就忽略了腳下的東西,直到她被絆倒的時候,赫連明月才感覺到自己剛纔被蛇要過的地方涌出了一大股的液體,毫無疑問,肯定是血液。

赫連明月爲了不讓自己摔成狗吃屎,直接用自己的手肘撐住地面,與此同時,她還用自己的膝蓋往下面頂了一下,雙向都是點受力,所以疼的感覺可想而知。

赫連明月這個時候感覺自己的手腳都有點不聽使喚了,想要爬起來的時候,還沒擡起頭,竟然看見自己的面前有了之前還在半空中飄着的那朵白雲。

那還有什麼話說呢!都已經點子背到這個程度了。

赫連明月順手抓起手邊的一個小樹枝就猛地爬了起來,但是那個白雲並沒有和她預想中的一樣猛地撲上來,而是一點點的在她的前後左右緩慢的盤旋。

不要輕易被敵人的陰謀詭異給矇蔽了。

赫連明月的腦袋裏忽然冒出了這麼一句又紅又專的話。那個白雲在走,她手持着那個現在被她當成五期的小樹枝也一直跟着在走。

倆人按兵不動。

赫連明月警惕的看着這個東西,與此同時,那個巨型蜘蛛的身子已經在她的背後了。

赫連明月這才感覺到自己的舉動的危險性。

經過之前的接觸,無論是這個巨型蜘蛛還是它噴出來的東西,都很有智慧的樣子,很多情況下,它甚至能模仿人的思維模式做出一些舉動來,在最開始的很多時候,他們無意識的小瞧了這個東西的智慧,把它鎖做出的一切都當成是偶然,直到最後丟了一條人命的時候,他們纔不得不承認,這個東西確實是高等智慧的產物。

赫連明月痛恨自己的衝動,她不僅想到,要是這個東西和身後的巨型蜘蛛搭配一下的話,現在她的身體是背對着巨型蜘蛛的,只要是它在噴出了一個類似於這個透明狀怪物的東西,那它簡直不需要再浪費一兵一卒了,就可以幹掉她。

赫連明月不禁又想,要是共子珣也在這兒的話,面對這這樣子的情景,面對着生與死的對立面的時候,他有會覺得自己的這個決定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呢!

事情的變化往往就發生在那一瞬,不僅是風,就連本來依託在樹幹上的葉子都感覺到了此刻空氣張力的變化,氣氛一下子緊張起來,似乎只要是一個清脆的鳥叫聲,又或者說現在天上忽然出現了一條玉帶般的瀑布——–這個想法有點太浪漫也不切合實際了。

假如說這裏忽然下了一場雨,雨打朱蕉的聲音就會像點燃爆竹的火光一樣迅速的將整個局勢都點燃。

變化——-一觸即發。

戰鬥——馬上就要燃起。

赫連明月雖然眼睛看不見,但是她在利用自己的耳朵來進行判斷。

現在林子裏面極其的悶熱,感覺空氣都像是被熱度給定格成固體了一樣,但是,如果巨型蜘蛛真的噴出來東西的話,到底能不能聽見風被劃破的聲音,這一點赫連明月並不能確認。

她能做的,只有讓自己的身體全部的警戒。

有的時候,你看不見你的背後,並不意味着你無法看見你的背後,有的時候你的前面有一面鏡子,有的時候前面東西的反應變成了你的鏡子。

赫連明月之前和褚一刀在一起的時候,見到過透明狀怪物的配合程度,她相信,這一次它們也會配合。

但是這個像棉花糖一樣的東西和那個透明狀的怪物在質地上就不盡相同,也不知道兩個的戰鬥力哪個會更強大一些。

赫連明月無意識的判斷着、審視着。

果不其然,她看見前面的棉花糖裝的怪物抖動了一下,她二話沒說,當下便利落的揮動了一下自己手裏的小紙條,紙條就像是戳到了一個柔軟的抱枕上一樣,赫連明月觸手可及的只有綿軟的感覺,對面的棉花糖狀的怪物沒有想那個透明狀怪物一樣,一杯戳破就化成一灘水,而只是被戳的地方稍稍有一點密度沒有那麼緊實。

細看的話,被戳到的部位顏色好像還有點變黃————這是赫連明月在轉身之前的想法。

她已經讓自己的動作儘可能的快了,但是總有比她更快的情況。

赫連明月扭過頭的時候就發現那個巨型蜘蛛後來噴出來的棉花糖狀的怪物已經就在她的面前了。

說到面前,似乎還有點不那麼的貼切。因爲這個棉花糖狀的怪物已經和她的鼻子挨在一起了。

赫連明月被那個東西碰了一下鼻子,頓時覺得渾身都不好了,這個東西總給她一種麪糰的錯覺,要是被它給塞住鼻孔,那還有的活麼!赫連明月幾乎就在同時就要往後退,但是後面的那個棉花糖狀的怪物只是被她戳了一下,還沒化成水呢!於是,前面的棉花糖狀的怪物跟着她的後退往前進了一步,而身後的那個棉花糖狀的怪物往前頂了她一下。

兩個東西還不像是兩個球的碰撞——–碰到了就會彈開。而是會黏在一起的!

赫連明月不想當漢堡包裏面那塊兒可憐的肉排,被悶死的感覺肯定也是相當的難受。

就在這危在旦夕的一刻,只聽見有兩聲‘嗖’‘嗖’的聲音劃破空氣朝着她的方向衝了過來。

赫連明月頓時鬆了一口氣,她有救了。

豪門婚纏之老公求複合 ……………………………………………………………………………………

赫連明月揉了揉自己痠痛的手腕,不管本來好好的站着的褚一刀現在面色痛苦的捂着肚子無聲的張大嘴巴做出一副痛苦的樣子。

赫連明月忍不住又跳起來狠狠的捶了一下共子珣的後背。

共子珣這下子前後都受到了她的擊打,差點沒眼睛一瞪,被打的背過氣去。

不過之前前面赫連明月已經快把他的胃給打抽筋兒了,共子珣也一度以爲自己腹腔裏面的氣體都被赫連明月一拳又一拳的都給砸出去了,現在後背又受到一擊,倒是給他通了氣兒了。

知道這個時候的赫連明月不是很好惹的,自己也確實是佔了大便宜,共子珣覺得見好就收,捱揍一頓有不是要命的事兒,要是她能借此發出去火那就更好了,而自己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再發生給赫連明月火上澆油的,這也就是剛纔無論怎麼捱揍共子珣都是陪着笑一聲不吭的任她打的原因。

共子珣是這麼想的,但是赫連明月可沒這麼看,她以爲是周圍他的手下太多,共子珣礙於面子的問題,不敢大聲的叫出來才忍着痛一聲不吭的。

從這一點就能看出男女性別的詫異導致的思維邏輯上的詫異。

不過,赫連明月也是見好就收的人,不管剛纔多麼兇險,自己到底是沒什麼事兒,也就不願意和他一般見識。

更何況,她現在有一個更重要的問題要問共子珣。

“褚一刀在哪呢!”赫連明月一張嘴就是這個問題。

共子珣強撐着自己的肚子剛要直起腰來,臉色又是一變,這麼疼!真的是太久沒捱揍了,共子珣嫌棄自己剛纔爲什麼沒偷點尖耍點滑,那麼實誠的任她揍。

好在大事兒都解決完了,共子珣也不擔心後續的問題了。

“他就在最裏面的帳篷裏面。”共子珣指了指前面的帳篷。

赫連明月轉身就走,走了兩步她猛地回頭,共子珣聽見她的動靜,本能的往後一退。

剛纔不都是發泄好了的麼…………現在怎麼又用這幅吃人的表情來看着他。

“小和尚下山去化齋,老和尚有交代,山下的女人是老虎,見到了千萬要走開……啊!要走開!”這個時候也不知道是誰的手機這麼應景,竟然跟着放了一段音樂。

共子珣不知道該怎麼說這段音樂只是巧合,自己的團隊裏面有幾個洋鬼子,之前不知道誰哼哼了兩句這個歌,他們跟看見寶似得一定要求這個歌的名字,然後便飛快的下載了,還高興的說這個簡直是人生的至高哲學,關鍵是還說的那麼幽默。

幽默個鬼啊!共子珣現在想,自己別是在這個音樂的背景下,被赫連明月一機倒地。

這個女人可是什麼都能做的出來的。

對自己都狠的人,別指望她能對別人不夠狠。

“我說,明月,你也累了,趕緊回去休息休息,剩下的時間我來安排,等沒什麼事兒了,我就送你和褚一刀回去,然後你倆找個陽光沙灘、碧海藍天的地兒好好度假,吃喝玩樂,我都報銷。真的!”

共子珣一邊說,赫連明月一邊往他的跟前兒靠近,共子珣覺得自己的腦袋也沒被打啊,現在怎麼嗡嗡的直響呢!難道是赫連明月這廝對他執行了元盡力的精神威壓?!有可能!

共子珣陪着笑,但是也不敢真的跑掉,到時候赫連明月要是這股火兒沒憋出來,沒準兒就將之前揍他的事情忘掉,然後清零,隨後展開下一波的報復。

這個是絕對有可能的!

所以他雖然步步的後退,但也是真的不敢走的太遠———那樣就不方便赫連明月對他下手了。

看看!欠了別人的就是這點不好,人家想打你,你都得自己找角度,生怕人家打的不順手,打的不夠爽。

“明月,你都不累麼你!”共子珣說。

赫連明月終於到了他的面前,出乎衆人的意料,她倒是沒想剛纔一樣二話不說的直接掄起拳頭開始一頓暴擊,而是伸出自己的食指,挑起了共子珣的下巴。

事出反常必有鬼。

共子珣已經在心裏默唸了一遍心經了,就希望佛祖快點顯靈,然後把這個妖女給帶走。

旁邊的人走不開,但是顧及老闆的面子,也沒有一個人敢一眼不眨的盯着他們的一舉一動的,不過這幫搞技術的人也不是沒有八卦之心,充分的運用了手裏的一切材料,看看接下來老闆又會受到怎樣的虐待。

車子的後視鏡他們不敢用,剛纔共子珣捱揍的時候他們就從後視鏡裏偷看,結果被共子珣施以警示的一眼———–工作想不想要了,年末的分紅你們想要幾成!

沒有人想和錢過不去,但是同樣也是人的劣根性,不論男女老少,總有一種八卦,讓你想忍住別看,最後還是———-忍不住。

坐在後面的一個男的舉起了自己的機械錶,表面的反光讓他看見了共子珣雙手作揖,弓着個腰配合赫連明月的身高讓她挑着自己的下巴。

共子珣和赫連明月也是老朋友了,他根本就不會相信赫連明月這樣挑着自己的下巴,還一動不動的看着自己是在調情,要是說在醞釀還差不多。

米醞釀的時間長了就變成了不同形態的東西———–酒,相比於米來,就得香味更加的濃烈和厚重。

那麼脾氣呢!捂化了會升騰反彈,撥開了還是會彈回來。

“pia“,赫連明月有一個巴掌終結了共子珣和她的對視。

”我是替褚一刀打的!“赫連明月最終下了一個結論。

“褚一刀怎麼會用這麼孃的方式來報復!”共子珣心裏默默的想,隨後看着赫連明月走開以後,他也跟着轉過身來,畢竟最嚴重的事情雖然解決了,但是接下來還有一系列的後續等待他的處理。

就在共子珣扭過頭來的時候,忽然感覺有一道閃光晃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誰在那偷看呢!” 吟詠風歌 共子珣大聲的喊道。

赫連明月來到了共子珣給她指的那個帳篷裏面,隨後就看見褚一刀躺在睡袋裏面,而麥克就蹲在褚一刀的腳邊上。

赫連明月吃驚於他怎麼會在這裏。

“你怎麼會在這兒?”赫連明月一邊說一邊脫掉自己的皮夾克,剛纔的一番經歷已經讓她的上半身讓從水裏面過了一樣。

麥克指了指他腳邊上的傷藥,毫無疑問,是他剛纔給褚一刀上的藥,現在褚一刀躺在那裏,還套着了一個白色的短袖t恤,一看就是被上好了傷藥的樣子。

“他現在能穿衣服麼?”赫連明月蹙着眉頭看着被穿着整齊的褚一刀,擔心的問。

麥克悶聲笑了一下,隨後淡定的安撫道:“沒什麼大事兒。”

看見赫連明月還是一副不是很放心的樣子,他繼續道:“明天早上應該就醒了。”

他刻意的說了一個保守的時間,畢竟,如果褚一刀半夜沒有準時的醒過來的話,他還是很擔心有一個瘋狂的女人會衝到他的帳篷裏面找他對峙來着。

赫連明月這纔算是放了心。

“他沒什麼大問題。”麥克的臉皺了起來,但是絲毫不影響他的顏值,反而更能體現出那種因爲思考而美麗的樣子。

“你的腿倒是該處理一下。”

剛纔他就是被共子珣囑咐要來給赫連明月看腿上的傷的,但是他看見赫連明月剛纔那麼用力的捶打共子珣,就很聰明的先來到了褚一刀的帳篷裏面,反正她一會兒結束了和共子珣的撕扯以後,總是會第一時間來到這裏,比起費盡心力的追逐,他更喜歡不動聲色的等待。

赫連明月低頭看了一下自己已經被血漿還有泥土染得黑中發紅的褲腿角,面色有點不太舒服的頓了一下,然後她擡起頭來很真誠的說:“剛纔的事情,謝謝你。”

麥克自顧自的蹲在地上在醫藥箱裏翻找着一會兒需要用上的工具,先是笑了一下,隨後繼續翻找,終於找到了藏在角落裏面的止血鉗。

剛纔赫連明月差點被兩個棉花糖狀的怪物給弄了一個包抄,就差一點就被夾成了一個漢堡包,好在麥克及時的出手,一張弓同時射出了兩隻箭,同時射中了那兩個棉花糖狀的怪物,與此同時,共子珣所控制的那些金屬線上滑動的絲線迅速的變成一張金屬網,將那個蜘蛛的頭部給包裹了起來,嚴絲密合的樣子就像是專門給這個蜘蛛定做的頭盔一樣。

於是,赫連明月得以逃脫,隨後她就狠狠的揍了一頓讓她和褚一刀陷入險境的共子珣。

“沒什麼事兒。”麥克自顧自的說:“你也知道,我的目的本來也不是純粹的幫你,都是爲了幫他。”

這麼直白的話說的赫連明月心裏一動。

共子珣應該知道麥克對他的感情,但是他從來都不予迴應,而是假裝不知道,扮演着朋友的角色沒心沒肺的和麥克插科打諢。

赫連明月覺得自己沒有立場去評價人與人之間的感情,這種事情太過複雜,有時候當事人都不一定說的清楚,那種情緒變化的軌跡就像一根根的線一樣,根本是理不清楚的。

但是赫連明月清楚一點,無論外人的眼光是怎麼樣的,無論別人的評價是怎麼樣的,她都會尊重自己朋友的選擇。

“好了,別站着了!”麥克說道:“你坐在那個小的摺疊的椅子上,我來幫你把腿上的傷處理一下。”

赫連明月聽着麥克的話坐在了椅子上,當她剛彎下腰的時候,就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因爲往下壓擠壓自己的腿部導致局部的血壓升高,隨後直接的感受就是血液又流出來了。

但是不是特別的疼。

“咱們要不然出去吧!”赫連明月看了一眼躺在牀上睡得沒有一點感覺的褚一刀,先開口說道。

剛纔一見到共子珣她就逼問了褚一刀的情況,共子珣的樣子不像是騙人,他說褚一刀的傷勢絕對沒有她現在的嚴重,赫連明月最開始不放心,一頓揍以後共子珣還是這麼個回答以後她才慢慢相信。

赫連明月經過這麼一碼子事兒,對自己的事情和自己和褚一刀的關係也有了重新的思考,自己不能總是按照自己的思維方式做考慮,畢竟,兩個人在一起了,很多時候,其中的一個人就代表了雙方,甚至是雙方的家庭。

赫連明月覺得自己以前還是太年輕,不懂得爲褚一刀考慮,她現在慢慢去學的就是這一點。

麥克知道赫連明月的打算,但是她傷的地方不算小,外面的話很容易被感染,畢竟這裏現在不像是郊遊,空氣中浮動的細菌或者什麼的很容易讓赫連明月很深的傷口再度感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