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我啥我?有話就說,你支支吾吾個什麼勁兒?是不是對我們幾個下放的忒好被告發了?還頂得住不,要是頂不住,我們哥們爺們兒幾個的再回牛棚的回牛棚、起豬圈的起豬圈就是。不用你跟著著急上火受連累……」看他這吞吞吐吐的,武立國直接把事情想左了。當下就拍板定案,寧可回牛棚里放牛、喂牛也不連累大侄子的態度十分明確。

那但凡他一點頭,武叔叔就即刻帶著人回牛棚豬圈。任自己咋受苦受罪也不連累他的樣子讓劉守仁心裡一暖,越發覺得自己該負起當哥的責任,不能瞅著武家妹子往窟窿橋兒上上了:「不是的武叔叔,你別緊張,我來跟你們住哪兒、幹啥活兒沒關係。

就是,就是想要跟你談談英紅妹子的事兒。」

掐頭去尾略過了武英紅跟他表白的那茬子,只說婚姻是一個選擇牽動一聲的大事。希望武叔叔能好生勸著點兒英紅妹子,別一時衝動貽誤了自己一生幸福云云。

全程懵逼臉的武立國擰眉:「你,你等會兒!吳明,退伍兵,你確定你們隊上有這麼號人物?」

劉守仁一愣,好像、大概、把八成還真沒有?

那也就是說,那丫頭根本就是忽悠他來著!

故意問問他的意見,然後看他的反應再觀察他到底是半點兒沒看上她還是心有顧及故意壓抑感情么?

恍然過來自己是入了套兒的劉守仁無奈淺笑,這丫頭倒是機靈。

只可惜……

抬眼瞅了瞅暴力出了名兒,護犢子也出了名兒。雖然暫時的虎落平陽,但實際上餘威猶在,興許平反不過時間問題的武叔叔。再想想自己這大齡又曾離異過的身份,劉守仁到底黯然一聲長嘆。

被他這麼突如其來的一下子,原本對閨女婚事半點兒沒著過急的武立國突然間意識到:乖乖,他的寶貝老閨女已經二十一眼瞅著二十二啦!便是還在京城,她這個歲數也該張羅起來了。更何況,這是在閨女家十六七就說定了人家滿二十就辦酒,甚至十七八就結婚的鄉下呢?

唯恐把閨女拖累成了老姑娘,更怕她歲數小經歷的少被啥子狗屁愛情給迷住了雙眼隨隨便便撈筐兒就是菜。操心完的他趕緊火速把閨女招呼了過來,兩父女之間進行了一場關於找女婿、找啥樣女婿的深刻談話。

雖然有點小羞怯,但面對自家親親老爹,武英紅也沒覺得自己有啥好瞞著的。當即就紅了雙頰,羞答答卻格外堅定地說:「我看,像我守仁哥那樣就挺好噠!為人忠厚善良,特別有責任感。不諂媚、不勢力,還特別會關心人。從他對妹妹、弟弟和倆小侄子的態度上就能看出是個特溫柔,特重視親情的人。

最要緊就是劉家伯父伯母俱不在,我,我以後不用面對難纏的婆媳關係不說。還能把爸您接過來孝順著,也省得我擔心自己結婚了之後您一個人會覺得孤單寂寞。生怕您年歲漸大,有個頭疼腦熱的跟前都沒有人照顧一把了……」

為了心上人能在老爸這順利過關,武英紅可是厚著臉皮把人一陣大夸特誇來著。

然而,武立國同志並不買賬:「得得得,你就是說出大天來,也改不了那小子離過婚還比你大了足足八九歲的事實。」

一聽這個,武英紅可就不樂意了:「離婚,離婚咋了?那是他前妻惡毒無賴不靠譜兒,怪守仁哥啥事兒呢!而且他要是不離婚,那就是再好也容不得我肖想不是?老爸你可別拿年齡說事兒,畢竟您自己就是個足足比我媽大了十一歲的人。歲數大了比較會疼人,這可也是早年您自己掛在嘴邊兒上的。」

眼見著老爸眼珠子瞪得多大,明顯要發火的狀態。尦了蹶子惹了人的武英紅又趕緊收了那欠揍的不服不忿臉,秒變凄凄楚楚的小可憐樣兒,無限黯然地說:「哎,咱們爺倆現在說別的都是故事。您也別擺出一副堅決反對臉,因為啊,人家守仁哥根本也沒看上我……」 啥啥啥,劉守仁那小兔崽子居然看不上他武立國千嬌百寵的好閨女?!!!

武立國險些炸肝,恨不得這會兒那損小子就在眼前。非揍他個生活不能自理不可,瞧把他寶貝閨女給傷心的。眼淚珠子一雙一對兒的,傷心程度都快趕上當初被老楊騙她讓她以為自己沒了親爹那會兒了。

可把連喪三子,唯獨剩下這麼一個命根子的武立國給心疼壞了。

當下一頓心肝肉的悉心哄勸:「老閨女別哭啊,瞅你這哭的把老爹心都哭疼了。不就是個狗眼不識金鑲玉的混小子么?他看不上咱,咱也不稀罕他呀!回頭爸就給那幾個沒受連累還有良心的老戰友寫信,非給我閨女踅摸個樣樣出挑的好女婿來不可。

回頭領劉守仁那混犢子跟前兒,讓他好好的自慚形穢去!」

這般賣慘都沒能叫老爸同仇敵愾,甭管是威逼還是利誘霸下這個女婿先。反而是順勢略過了守仁哥,要給她介紹什麼戰友家的子弟或者後輩親戚?

完全沒有想到堪稱女控的爹會是這樣的反應,武英紅簡直驚呆了好么!

不過到底也是兩世為人,那神經就不是一般的強悍。

略微晃了下神兒之後,這位悄悄捏在自己大腿上的手又猛然加重了力道。清晰的痛感傳來,這眼淚珠子可就掉得更加歡脫了。

就這,她還愣是盯著張梨花帶雨的臉,用武立國聽來絕對心疼完的哽咽聲滿滿黯淡地說:「嗚嗚嗚,別,別了吧,爸爸。您一輩子交下那麼幾個朋友不容易,總不好都毀在我手裡。到底今時不同往日,你那些個老戰友能不落井下石、在能力許可的範圍內幫咱們父女一把已經很有良心。

剩下的,咱就別勉強人了吧!

且不論這強扭的瓜能不能甜,就經歷過凌家那麼一茬我對高攀來的婚事也是半點兒不感冒了。就怕遇到凌家母女那樣面甜心苦的,更怕嫁個凌雲宵那樣管不住自己風流成性的。

這也是冷眼旁觀了守仁哥兩年多,才看他善良忠厚有責任感,不是個輕易能被外物誘惑的。

既然爸你覺得不合適,守仁哥也不稀罕我的話,那也就說明我倆有緣無份,合該成不了一家人家。

那就算了吧,了不得我這輩子就陪著老爸過。也省得我這老提心弔膽的,怕找個心思不正的不能善待自己和老爸……」

寶貝閨女那意興闌珊卻還要強作歡顏的來勸自己的小樣兒讓武立國心尖尖兒都泛著一股子苦澀澀的疼,越發後悔自己當初的所託非人。要不是小看了凌家那倒霉婆娘和倒霉閨女的勢力,錯看了凌雲宵的品行,寶貝閨女也不能受這麼老大的挫折。

心裡的內疚、後悔逆流成河,滿腦袋想得都是該咋彌補,斷斷不能讓寶貝閨女如花似的年歲就灰了對婚姻對未來的信心。

不就是離過婚,歲數大么?

老子咬牙認了就是!

至於閨女說劉守仁那混小子看不上她?武立國覺得那完全不是事兒,但凡確定了那小子心裡沒有旁人的話,剩下的問題切磋兩把就能完全解決。

如果解決不了?

呵呵,那一定是切磋的力度和次數不夠!

當年小鬼子都還不樂意投降呢,結果幾場戰役打老實了,投不投降的那就不是他們說了算的事兒了。

溫聲細語地把閨女哄好,武立國就氣勢十足地找劉守仁那個有眼不識金鑲玉的去了。

而他身後,武英紅揉了揉自己被自己掐青的大腿樂呵:『以退為進是良訓,古人誠不欺我!守仁哥,我的大招兒來了,你可千萬小心應付哦。雖然可能會小小地吃上些個苦頭,但只要你點點頭馬上就能苦盡甘來呢!』

全不知自己已經招惹得暴力武叔叔氣勢洶洶而來,劉守仁正在淑珍這兒跟她研究著該咋給社員們回個禮呢。

東西被起早八早地送了過來,沒留記號沒留名的,想要按家送回去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手段強硬些個處理又無疑會傷了社員們一片真誠的關愛之心。

索性她也不打量著再當大隊長,也就沒有了受賄、貪污等方面的顧慮。

權當是鄉里鄉親的友好往來,她這個送禮的再給予適當的回禮就是。

這個思路是半點兒毛病沒有,但這送什麼、送多少,就真成了個不大不小的難題。

作為妹控哥哥,哪能坐視著小妹煩惱糾結呢?

索性劉守仁跟他武叔叔談過、處理了村裡的事務后又趕了回來。連之前被牽紅線的尷尬都忘在腦後,只惦記著幫自家小妹排憂解難。

誰想著這剛剛在院子里搬個凳子坐下,跟忙活著晒乾菜的小妹、妹夫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武叔叔就怒氣沖沖地進了院兒呢!

闊別兩年再相見,無論是連山還是淑珍對這個金大腿的叔叔都有那麼點子想念的。便是他面色不好,疑似為找茬兒而來,這兩口子還是停下了手裡的活計,特別熱情周到地跟他打招呼詢問他的來意。

「行了大侄女、侄女婿,你們忙你們的,不用招呼我老頭子。我啊就是來找這個混小子,想要跟他好好談談心的!」武立國抬手制止了淑珍兩口子要端茶遞水的殷切招待,只用目光冷冷地瞅了劉守仁一眼。

「嗬嗬,武叔叔您有啥話就這兒說罷,我和我家小妹、妹夫之間親如手足。關於我的事兒,就沒啥是她們不能聽的!」看著老人家這殺氣凜凜的小眼神兒,劉守仁這心裡就犯著怵,哪裡願意跟他單獨談談呢?

武立國挑眉,冷笑開口:「行啊,老子給你留臉你不要,那就先切磋下再來告訴我,我們家英紅到底哪兒配不上你吧!」

淑珍和連山對視一眼,齊齊咧嘴:合著,老爺子這是來代女逼婚來了?這招兒好,對付大哥/大舅子這樣在感情上瞻前顧後一點兒都不爽脆的人就得這麼直來直往,果斷乾脆。

武叔叔加油!

劉守仁怔愣:難道不是該上來就叮噹一頓踹,然後再呸他一臉,警告他不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么?這套路,有點兒不對啊! 說時遲,那時快,眼瞅著缽大的拳頭就沖著自己的面門而來,挨實誠了那絕對就是最低一個烏眼青否則解釋不了的事情。劉守仁趕緊的一矮身兒堪堪躲過,就看著自家妹夫特別手疾眼快地拉住了要上前追擊的武叔叔。

都來不及慶幸呢,就看著老人家瞪圓了雙眼威脅妹夫,讓他趕緊撒開不然一塊挨揍,哦不,是切磋!

一聽這倆能在武叔叔那跟挨揍劃上等號的字兒,劉守仁就是一陣牙疼。

無他,老人家輩分大、歲數也不小,一身武力值卻是相當強悍。作為假打打不過真打也打不贏,又礙著輩分不敢下黑手使陰招兒而沒少被教訓的晚輩,心有餘悸四個字兒都不足以描述他的心情啊!

為了不叫好心幫忙拉架的妹夫受了池魚之殃,惹小妹擔心自己也遭罪啥的,劉守仁當即苦著臉舉了白旗:「誤會,誤會啊,武叔叔您聽我說,聽我說完這其中的原因再決定要不要繼續切磋好不好?」

武立國瞪眼像是有話要說,卻被淑珍親熱熱的一句武叔叔給堵了嘴:「我知道叔叔您是愛女心切,急著為我英紅妹妹做主。但是有些時候有些事兒,可不是單單豪橫就能解決問題的。婚姻大事,關乎兩個人一輩子的幸福。好歹,武叔叔您也聽聽我大哥是怎麼解釋的好不好?」

連山聞言趕緊點頭,力挺自家媳婦:「就是,就是。那殺人放火的,審判裁決之前還得允許犯人申辯呢。武叔叔你也好歹容容情兒,聽聽我大哥是咋個解釋還不成?」

武立國冷哼一聲:「成,今兒我就給我大侄女和侄女婿個面子,聽聽你是咋個申辯法兒。要是入情入理的,我老武頭給你賠禮,不然的話,這切磋就不是三遍兩遍的事兒!」

被犯人了的劉守仁一噎,到底還得借著自家妹子和妹夫給搭的台階走下去。

忙苦笑一聲:「武叔叔真的想岔了,英紅妹子就像那天空高飛的天鵝,就算是一時落魄那也早晚有重新展翅的那天。能看上我這個癩蛤蟆,我心裡激動欣喜都還來不及呢,哪裡會有一絲半點兒的嫌棄?」

武立國點頭,可不就是那麼一回事兒么!

算你小子識相!

但,英紅明明說你沒看上她呀?

對於自家乖乖愛女,武老那自然是一絲半點兒也捨不得懷疑的。

該不是這小子為了逃避挨揍,故意狡辯吧?

從來直來直去,最不耐煩彎彎繞繞的武立國索性直接問出了口。

劉守仁聞言長嘆:「天地良心,我明明就是怕自己歲數大又離過婚,真的在一起了會委屈了她!」

「那我不怕委屈,就稀罕跟你這樣成熟穩重能給我安全感的男人在一起。你,願意娶我,疼我,跟我一起好好過日子么?」聽說自家老爸氣勢洶洶可屯子找她守仁哥,生怕這小小磨難變成大大胖揍。繼而讓她想象中的提親、定日子完全不同,徹底給她來個一拍兩散啥的。不放心的武英紅趕緊過來淑珍這邊找人,結果恰恰好地就聽了這麼兩句。

想都不想的,武英紅就問了這麼兩句。

武立國驚呆,很有點兒不敢相信眼前這個豪放大方的姑娘會是自家寶貝閨女。

淑珍和連山則是眉眼含笑,滿滿期待地等著見證自家彪悍嫂子如何攻略內斂大哥的全過程。

被聽到了心裡話,還被如此這麼的一問。劉守仁心裡那願意倆字兒差點兒都脫口而出,只想想自己的曾經和現狀。那點子希冀又馬上被理智壓了下去:「我,我比你大……」

「嗯,我知道。可我爸說男人就是年長一些才更會疼人,他就比我媽大了十一歲。我爸這麼火上房的急脾氣,愣就這麼多年沒捨得跟我媽急過眼。你這麼好的脾氣,應該更不會欺負我才是。」武英紅無限嬌羞,臉上紅霞滿滿。心裡卻是暗道:九歲而已,要是算上我上輩子的年紀,我可比你大了不止九歲呢!

「我還離過婚,有……」

「誰的人生還不遭遇點兒敗類呢?在你之前,我也有過個青梅竹馬啊!我和你在一起,看重的是你現在和將來,跟以前有什麼關係?不要覺得離婚是人生污點似的,真要沒有了種種經歷,你不是現在的你,也未必能吸引我的目光呢!」武英紅攤手,滿滿漫不經心地說:「還有么?還有你覺得咱們彼此合適,卻被橫亘著不能相守的原因么?若有,你就說出來,我把絆腳石一個個找出來踢掉!」

看著把霸氣測漏的英紅妹子,劉守仁不禁有點兒懵:這最艱難的兩條都擺在眼前了,還要啥?

他上無父母,下無子女拖累,弟弟妹妹也都是懂事貼心的存在。再娶什麼的,只消自己和結婚對象及其家長同意就可以了吧!

未來嫂子都英勇到這個程度了,接下來就得看她們這婆家人的表態了。

父母早逝,二哥又不在跟前,淑珍覺得她這個當小妹的責無旁貸。

當下笑眯眯地招呼屋裡哄孩子的二嬸子給端茶倒水地招待親家叔叔和她小嫂子,又吩咐連山趕緊的殺雞逮鴨,必須得留她親家叔叔和小嫂子好好吃一頓。

她自己呢,則是恭恭敬敬地把武立國父女倆給迎進了屋裡。

等二嬸子的茶水、糖塊的都拿齊了。她才笑眯眯地親自給武立國斟了杯茶:「嘿嘿,打從我小嫂子來到咱們劉家村的時候,我就特欣賞她那乾脆利落、愛憎分明又特孝順知禮的性子。暗戳戳的不止一次打量過我大哥要是能給我娶這麼個嫂子回來,那我做夢都能笑醒。

誰曾想,今兒這好夢就成真了呢!

武叔叔哈,你看我大哥這也老大不小的了,小嫂子也眼瞅著二十二了。

正好他們倆彼此中意,索性咱們親上加親立馬就給他們操辦起來唄!

這會兒上手操辦,等秋收以頭張羅結婚。這要是一切順利的話,明年這個時候,武叔叔您就能體會到含飴弄孫的美妙滋味了呢!」 急匆匆嫁閨女什麼的,武立國當然是堅定拒絕的。

但是無奈淑珍口才好,專門會挑人的癢處撓撥啊!

含飴弄孫什麼的,只要一想想那個美好畫面就叫人心生無限期待好么?

而且這丫頭絕口不提是英紅更中意她大哥,沒有半點兒趁機拿捏的意思。反而把英紅給誇了又誇,不見丁點輕瞧不說。還主動提及要讓守仁那小子給英紅置辦三轉一響,保準兒讓她嫁得體體面面。

光是這份體貼重視,就足夠讓他這個當爹的替閨女欣慰了。

雖然還是不大稀罕那小子大閨女那麼多,又是個二婚頭子。可架不住閨女自己樂意,他也是怕攔急眼了這孩子真上了軸勁兒就此不提婚嫁。硬氣了一輩子,就在這寶貝閨女跟前厲害不起來的武立國也是無奈完。

狠狠地剜了笑得傻裡傻氣的蠢小子一眼,粗聲粗氣地皺眉威脅:「老子就英紅這麼一個閨女,打小兒都是一家子捧在手心裡長大的。你,你小子得好好對她,不能欺負她惹她生氣。她歲數小,懂的也不過。萬一有啥做得不對的,你就沖我這個當爹的說,回頭我再教她、勸她。

你可不許給我甩臉子,更不能學那些個完犢子老爺們兒就知道跟女人計較耍橫。不然的話,老子揍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是是是,爸您放心,我大英紅那麼多,肯定讓著她。哄著捧著都來不及呢,哪兒捨得跟她置氣!」劉守仁笑眯眯點頭,乾脆利落地改了口。三十歲高齡還能得這麼個聰慧、漂亮還知性的姑娘傾心,他感覺自己這早就滄桑的老心都彷彿被泡過甜水似的,重新滋潤甜蜜了起來。

疼著寵著都來不及,哪兒還能叫人受了委屈去?他可不是那處處囊慫,只會跟媳婦來勁彰顯自己存在感的渣渣!

「哼,誰是你爸?別給我亂攀親戚!淑珍丫頭可是承諾了三轉一響的,要是你小子張羅不來,老子轉身就給我閨女找個更拿得出手更有上進心的!」武立國傲嬌冷哼,唇角卻不可抑止地微揚了揚。意識到自己這個樣子貌似不夠威武之後,眼刀子又狠狠剮了劉守仁兩眼,趁機把三轉一響什麼的給砸瓦實了。

講真,無論是風光時還是落魄后,他都不是個特別注重外物的人。只是想著時下大姑娘小媳婦們的都特注重這個,他也不想自家閨女掉了面子而已。

左右這兩年劉家村生產大隊搞的紅紅火火,這筆錢臭小子也不是拿不出!

「別別別,三轉一響肯定有,七十二條腿也不缺。但凡我能力範圍內的,肯定都給英紅置辦的妥妥噹噹。暫時能力不足的,以後也肯定朝著這方向努力。爸咱們可別說另找姑爺這話讓我著急,有啥要求的話你儘管提唄!」好歹也是當了兩年多實際大隊長的人物,拋開了心裡那點兒自卑、顧及之後,劉會計兼大隊長那也是個能舌燦蓮花的主兒。

幾句話下去,武老被打動沒不好說,武英紅就絕對眼含春水看著他各種含情脈脈了:「不,不用的,守仁哥。只要儘力而為就好,不必費心整啥三轉一響。只要,只要你用心對我,尊重我,你就是一轉沒轉兒、一響沒響兒的我也照樣跟著你。

但凡咱倆勁兒往一處使,就算日子現在不盡人意,將來也肯定紅紅火火的。」

為了抓住這個男人,讓他比寵溺妹妹更寵溺自己,武英紅簡直拼盡了兩輩子所有的勇氣和矜持。

看得武立國一陣皺眉,越發覺得自己得多多鍛煉把自己的體格養得結結實實的,好長長久久的活著。不然老閨女主動成這樣,萬一劉守仁這小兔崽子身在福中不知福反而輕瞧了他閨女可咋辦?

他這胡思亂想的腦補N多,卻不知道劉守仁素來就是個吃軟不吃硬的。武英紅越是這樣,他就越覺得不能虧待了她。

三轉一響,七十二條腿么不就是?

整,挑好了的整!

別人家新媳婦有的,他媳婦不能差了。別人家媳婦沒有的,他也努力給自家媳婦置辦上。

這兩年大隊長的十四分小妹丁點沒要都在他這兒,自己又著下地掙了不老少的工分。還養雞、養木耳的啥啥沒拉下過,春夏秋冬四季地跟著上山下河地研究掙錢。不管是明裡掙的還是暗裡藏的,置辦個自行車、縫紉機、手錶加上半導體的還真心不是事兒。

有蘇家那哥幾個在,傢具更是要多少條腿來多少條腿,半點兒為難沒有。

就是這自行車票、縫紉機票的有些個困難。

畢竟這兩年自家小妹那生態立體養殖的理念一出,養蚯蚓餵雞鴨鵝的風簡直以劉家村為中心向周邊省市迅速擴散,可是正經沒少讓城裡鄉間的人們受益。

直接間接的,大傢伙兒的手頭也都寬綽了不少。以往那有幸撈著票,卻沒錢買不起的情況越來越少,原本就一票難求的票證自然而然地就越發水漲船高。不過他這兩年交好的村級幹部不少,不行的話就各個村子走動走動想想法子……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