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自來也滿臉激動,滿是初為人父的欣喜。

「終於生了嗎?」

亞索任憑自來也熊抱,也為自己的發小感到高興。

自來也、大蛇丸、綱手,還有自己,沒想到,最後的最後,第一個當上爸爸的還是自來也啊!

不過說起來……

「野乃宇生的是嬰兒吧?不是肉球吧?」

亞索忍不住問道。

因為野乃宇懷孕至今,已經三年六個月了,實在可怕。

亞索不得不懷疑她是不是生了個哪吒。

「呸!你才生肉球呢!」

自來也不滿的揉了揉亞索的頭髮,「除了眉心有個紅點,額角特別突出以外,我兒子長得可像我了,一樣的英俊帥氣!」

……

五年後。

月球移民接納工程、團藏射月工程相繼完成。

這一天,亞索、正彥、輝夜姬三人正坐在一個小茶几邊上,一起鬥地主。

而在屋子外面,白白胖胖的藥師拿擼多、波風桃之助、宇智波根三個孩子正在邊上玩泥巴。

藥師拿擼多是自來也和藥師野乃宇的孩子,天賦極其驚人。

由於他出生在水門的孩子之前,所以自來也搶注了拿擼多這個名字。

波風桃之助則是水門和玖辛奈的兒子了。

之所以把自己兒子取名為桃之助,原因也很簡單,表達了「桃之助我是你爹」的簡單含義。

至於宇智波根,是富岳和美琴的第二個孩子。

和富岳原本想的一樣,他以自己最崇拜之人作為孩子的名字。

黑絕給母親大人倒上新鮮的可樂,幸福的在一旁候著。

亞索警告它,再幫它媽偷看,就將它塞回塔姆的褲襠。

這時候,一陣陰風吹過,一個留著黑長直的男人,滿臉油彩,手持法杖出現在了屋子裡。

「唉呀,柱間仙人,你怎麼又從極樂之地跑回來了啊!」

亞索打了個哈欠,「我告訴你,水戶已經來我這裡投訴好幾次了,說你來了木葉也不見蹤影。

要知道,為了你,她可是特地重新開啟陰封印了呢。」

「啊哈哈?是這樣的嘛?」

柱間摸著自己的後腦勺,訕笑著道:「沒想到死掉以後多了這麼多好玩的東西,剛才和斑那傢伙在村口跳水泥舞,忘記時間了,下次一定去家裡看看。」

說著,柱間化作青煙,一溜煙跑掉了。

「亞索大人,亞索大人!」

這時候,卡多騎著愛妻跑了過來,「流浪旗木族地工程,一共十八個發動機組已經全部準備完畢,什麼時候準備點火啊?」

「我看看啊!」

亞索拿出地圖:「嗯……你說我們把旗木族地搬走了,忍界的面積會不會太小了點?」

卡多撓著頭,無奈的道:「沒辦法啊,這都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啊!」

「算了吧,我旗木亞索畢竟是一個慷慨的人……」

亞索在地圖上一指,對卡多道:「再添加兩個發動機組,將流浪旗木族地計劃,改為流浪忍界計劃吧。

對了,記得點火的時候,讓我師父他老人家跳起來,這樣應該能節約不少燃料吧!」

亞索覺得自己真是個物理鬼才!

「便宜那些不肯付票錢的窮鬼了!」

卡多罵罵咧咧的離開了,順手還帶上了黑絕。

作為燃料,它是計劃中最重要的一環。

「亞索少爺,你打算把忍界帶去哪裡呢?」

輝夜姬好奇的問道。

對於解封后的生活,輝夜很滿意。

關鍵是安全感十足,再也不用整天抬著頭,擔憂那些宗家的傢伙了。

「去你老家看一看怎麼樣?」

亞索像是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大筒木族地與旗木族地熟大?我想去看看。」

輝夜姬歪著腦袋,計算了一下,然後點點頭:「應該還是旗木族地大一點。」

「應該?」

亞索眼睛一亮:「也就是不小咯?那更得去一趟,黑水公司已經很久沒有新的業務增長點了……不過……」

亞索站起了身子,伸了個懶腰:「之前大蛇丸告訴我說,要給我一個什麼驚喜,我得先去看看,拜拜,輝夜醬!」

…………

………… ?在開始腦脈續接術之前,靈宣洛一再叮囑自己,必須要謹慎再謹慎,才可保萬無一失,奈何運用萬宇訣找到斷裂的脈頭后,就有點忘形,差點害了江南君。

他記起要合攏脈頭,得先清理淤血,趕緊瞪大眼數數,脈線邊緣,淤血共有七處,壓在脈圈上,隨時可能造成新的斷裂,看上去險象環生。

他定定神,輕輕甩頭,以免汗水淌下來遮住眼睛,便將手指的真氣回收。回收過程中,指尖產生吸力,第一處血塊,便被從腦壁上剝離,給他吸入了掌心。這一招,借用的是指天禪里的火忍訣。

吸收淤血的過程費時費力,又充滿艱險。靈宣洛不敢睜眼,張在腦海里的眼,又連眨都不敢眨,否則眼前虛像就可能發生切換,那麼他何止清不出血塊,連脈頭都得重新查找。

他的衣衫給汗水浸透,冰涼的汗珠雖未遮蓋眼睛,卻鹹鹹苦苦地滑進了嘴裡。

他想象著用另一個聲音打氣:「水鈴兒,你一定能行!姑姑、師傅、還有江南哥哥,都在盼你成功!只要保持足夠冷靜,你就不會失誤,不會辜負他們!」

無岸之湖的湖面,始終平靜。

自我鼓勵一番,他開始吸收第二處的血塊。血塊一散,那一截脈線就由深紫變淺,然後恢復鮮紅,說明血液恢復了循環。

漸漸地,他有了經驗,第二處依照第一處所用方法,完工後,緊接著是第三處,第四處……

七處血塊清理完畢,他反而更加緊張。因為這次他不再疏忽大意,牢記還有第八處,這最後一處,是在腦脈裡面,緊靠脈線的斷面。

這處若不疏通,一旦脈線合攏,血液就再不可能循環。

再稍事調整,他便重新讓真氣往指尖走,將畫面放到最大,直至能完全看清斷面。

這次吸收淤血,他兩隻手都得用上。一隻清血,另一隻在旁邊預備,以防脈線疏通后,鮮血就不是滲出,而是噴涌而出,那可大事不好!

千幸萬苦,不能在最後關頭功敗垂成,他用兩隻手的食指與中指夾住兩端脈頭。左手轉換吸力,負責吸收血塊,右手則紫光不斷,隨時準備用禪力止血。

最後的操作因過於精細,故難度極高。他生怕再度手抖,暫時停住,用心靈呼喚曦穆彤:「姑姑,你我已一界相通,宣洛心裡的話,你能聽到嗎?如果能夠,請給我力量,保我完成這大任,保哥哥平安度過這大劫!」

祈求完畢,他兩手指尖紫光大盛,回力間,堵塞斷面的血塊被融成血水,順服地任他吸收,再滲進掌心。

眼看脈線鼓脹,說明血管打通,鮮血已至,他眼明手快地將兩處脈頭對接,紫光閃過處,斷開的脈線,重新粘合在了一起。

「成功了!」他繃緊的心猛然一松,終於歡呼出聲。

可偏就在這時,不知由何處傳來一聲驚天巨響,巨響引起震蕩,身下無岸之湖的湖水,竟發生了波動,虛境里也開始有風吹來。

與此同時,又有新情況出現,他發覺除去這處斷裂,還有一處腦脈,給擰成了結。 從2018年11月14日開始,本書已經更新了10個半月,一共135萬字,算是已經超出燒賣原本120萬字的預期了。

這是一段漫長的旅途,感謝大家一路陪伴。

其實一直捨不得結束,因為和大家分享的這個故事,對於燒賣來說,就是看著一點點成長的孩子。

然而,天下無不散的宴席,世上無不結束的故事。

旗木亞索與小夥伴們在忍界的故事,到這裡就全部結束了。

他們將駕駛著忍界大陸,繼續遊歷諸天萬界。

萬一哪一天,有一大片陸地降臨你家後院,大家一定不要驚慌哦。~(~ ̄▽ ̄)~

大部分小夥伴應該都知道了,燒賣的新書《我有一片瓦洛蘭廢土》已經發布了。

講述的是一個類海賊王世界的故事,主人公和亞索同樣的品行高尚,讓人折服。

衷心希望大家能夠繼續支持燒賣。

最後,大約十月十一日左右,燒賣就要初為人父了。

在此想和大家分享一下這份喜悅,也祝大家事業順利,家庭幸福。

燒賣拜謝!

2019年9月25日 ?腦脈續接術,在人腦中進行,不允許有些微的偏差。

人腦結構複雜似迷宮,人手或器具在其間遊走,又怎保證得了哪兒都不觸碰?故其難度之高,哪怕是醫術精絕的神族醫師,也鮮有人敢接手。

江南君大腦受損,急需施術,唯一能操作之人,就是靈宣洛。他若因膽怯而退縮,江南君就只有死路一條。

萬般無奈下,他只能硬著頭皮上。

續接術進行到此時,看似一切順利。清除完淤血凝成的血塊,再用指天禪的紫色靈光合攏腦脈脈頭斷面,江南君就該平安度過此劫了。

可兩段脈頭剛剛接合,無岸之湖的虛境外,就傳來轟天巨響,震得本來平靜的湖面泛起陣陣漣漪,虛境空間里,也有涼風吹來。

禍不單行之事還在後面,施術過程,本已因巨響而遭遇風險,靈宣洛卻又發現,腦脈有一處給擰成了結。脈結周圍還散布不少血塊,看得他是觸目驚心。

巨響傳來時,他心道大事不好,一聽就知是泰山方向,雖然憂心,卻依然不敢睜眼。

無岸之湖代表他的心境,湖水動蕩,說明他正心緒煩亂。而兩指還插在腦波縫隙間,稍有偏離,江南君就可能萬劫不復。

「不慌不慌,我的判斷,不一定準確!有雲叔叔和他的鬼將軍們與魘烈周旋,定沒這樣快開打!鎮定!我得繼續保持鎮定!」

他數不清已這樣心裡暗示多少遍,才稍感安寧,天不作美的是,第二聲巨響又傳過來,且這一炸,聽似比剛才還要猛烈。

頓時,虛境里冷風加劇,吹乾他身上的汗水,森森寒意讓他連打幾個哆嗦。

透過眼瞼,他再看湖水,一層層漣漪由淺變深,已快形成浪頭。

「老天爺,我求你,不要這樣,再給我一點時機,只要半柱香的功夫就足夠了!」

他急得快要哭出來,手懸在半空,既不敢向前伸也不敢往回收,稍有抖動,恐怕就會碰斷剛連好,還極其脆弱的脈線。

正慌亂得不知如何是好,他卻猛然發現,身下的無岸之湖由立體轉成平面,好像一副畫卷般,被人從兩端的捲軸處相對捲起。

「不,別讓我的心境消失!哥哥還沒痊癒,我們不能離開!」他急得想大聲吶喊,話沒出口,竟又見到另一幅畫卷在平鋪展開,然後畫里的景物,一項項極速拔地而起,眨眼就形成了一片新虛境。

他雙眼緊閉,驚詫地從腦海里注視這變化。

可惜冷風吹起時,帶來虛幻的氣體,聚集在無岸之湖上空,包圍他和江南君,令他的隱形視力受阻,以至只能感覺那新景色是黃澄澄一片,卻看不清具體有哪些內容。

無岸之湖被捲走,冷風自然不再吹來。新畫卷展開后,他再次感受到風,現在的風,卻不僅不冷,還暖意融融,帶著麥穗的清香。

「麥穗?」他陡然一驚,不管不顧地奮力一掙,就張開了眼。

這下,暖風吹散氣體聚成的迷霧,他看清楚了,腳下的新畫卷,是石磨村后,那片金色的麥田。 ?靈宣洛的腦脈續接術,被泰山方向傳來的巨響打斷。

正處於惶恐中,他竟在這時發現,江南君顱腦內的損傷不止一處。

無岸之湖泛起波瀾,湖面被迷霧籠罩,冷風不住吹來,江南君危在旦夕。

正在這時,虛境畫面轉換,無岸之湖被人撤走,取而代之的,是飛火流光壁里,金色麥田的美景。不僅如此,暖風還送來馨香,靈宣洛聞了心曠神怡,再不受慌亂的情緒困擾。

「師祖姑姑!」

他料定是剛才對曦穆彤的呼喚,她聽到了,於是出手相助。他感動加感激,想再喚她,張張嘴卻發不出聲。

原來是得益於一界相通,他與她,才能在虛境中心靈感應,用心不用嘴地交流。

不過一界相通固然能讓心靈交流,可移走無岸之湖,以金色麥田取代,並用暖風向他傳遞力量,曦穆彤運用的只能是萬宇訣。

「姑姑」二字他沒能喊出口,她的聲音,卻宛如空谷幽蘭,隔著虛空傳來。

「宣洛,你快看,陽光下的麥田,萬籟俱靜。溫煦的風,正從你耳鬢吹過,為你送去麥香。蒼茫天地間,有一群飛鳥,經過農舍上空,穿過裊裊炊煙,又消失於天際。這兒的一切,是這樣的悠遠而寧靜,你喜歡嗎?」

她在描述靈宣洛眼中,美好的田園風光。他聽得如痴如醉,真就目送一隊飛鳥,由人字形隊陣變作小點,掠過頭頂后隱沒在金色的地平線下。

「我喜歡,姑姑,飛火流光壁里的石磨村,真美!」他由衷地從心底發出讚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