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他雙腿蹬地發出了嗚嗚的吼叫,他渾身顫抖而扭曲的身子,像是在向我求救,但他的身影慢慢的變得模糊。

“吳超!”

我看到吳超的臉憋的通紅,脖子上開始出現紅色的很深的印痕,並且流出了鮮血,快速的跑過去。

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一張恐怖猙獰的臉出現在我的面前,並且揮手朝我襲來!

我只感覺眼前一黑,就癱軟了下去.……

等我再次迷迷糊糊的

醒來,一股子陰涼血腥刺鼻的氣味兒鑽進鼻孔裏。

我晃動了下,發現自己被鎖在一根高聳的石柱之上,並且身上纏了好多根黑色鏈條,眼前的一幕將我的神經繃緊到了最大程度。

滿地鮮血、一堆堆屍骨,一顆顆人頭堆積成的小山,發着臭味的人肉,一聲聲痛徹心扉的哀嚎,這是沾血鮮血的屠宰場,這真的是幽冥地獄!

我渾身發涼而顫抖,這裏環境幽暗,像是一個不着邊際的山洞墓穴,又像是一座沾滿鮮血的城堡。

忽然,遠處出現了一隊哀嚎不斷的孤魂野鬼,他們都被一條鏈條綁着朝前努力的走,而後面則是一大羣拿着哭喪棒的鬼差,不停的啊啊憤怒的亂叫,趕着這些孤魂野鬼朝遠處的一處石橋上走。

我腦子嗡的一下,奈何橋、孟婆湯?難道這裏是陰間地府?

就在我思索的時候,一批身穿盔甲的拿着索命鎖的陰兵像是巡邏一樣在周圍轉着圈。

重生之幸孕少夫人 突然,我看到了劉浩,還沒等我吃驚完,就看到了他身後的三個喇嘛怪人,他們幾人被幾個鬼差拉着,後面是幾個拿着索魂鎖不停照着他們身上用力抽打的陰兵,而他們身上已經是滿身血跡,血肉模糊。

蛇鼠,我看到了他們的蛇鼠!

它正在一處冥火四溢的爐子裏慘叫,那些跑出來護主的灰色老鼠,頃刻間就化爲了菸灰。

“把他也拉走!”

石柱地下忽然傳來了一聲厲吼“來這裏幾天了也不見融化,這個人類竟然沒有魂魄,拉他下來熔化了!”

我低頭一看赫然是一個陰兵,它渾身泛着藍光,指揮着身後的鬼差前來放我下來。

“啊!”

劉浩等人發出了慘叫,因爲他們被投進了一口架着的油鍋之內。

聽着他們的聲音,我渾身顫抖起來,若是這裏就是陰間地府,那麼我渾身氣息和鬼類被禁錮,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三個鬼差把我給拉了下來,惡狠狠的看着我“在這裏竟然還死不了?”

雖然我深感疲憊,但我身上並無大礙,開口詢問道:“這是哪裏?”

“廢話少說,去了你就知道!”

那個陰兵指揮鬼差將我

拖着帶走,我眼睛朝周圍看着,希望能看到吳超,但他始終都沒出現在我視野裏。

走了一段路,抓着我這幾個鬼差停了下來,好像在跟前面過來的鬼差說着什麼,隨後,我被他們交接過去。

我依舊面朝後邊被他們拖着走,在途中這兩個鬼差竟然開口說話了,並且是我能聽懂的話:你怎麼在這裏?

我有些迷糊,但等兩位鬼差扭過來頭時,我心裏咯噔一下“是你們!”這兩位正是我在川貴之地的烏雲寨救過的兩個鬼差。

他們對我虛了聲,示意我不要開口,繼續拉着我走,不過他們卻在小聲的告訴我:你真是作死,怎麼闖進這裏來了,來的人都別想活着回去,幸好你碰到了我們。

“這是哪裏?”

我詢問道。

“這裏是生死空間,是陰間地府的樞紐,不要怕,我們帶着你出去。”

一個鬼差小聲的對我說道而在一處滿是鮮血密室裏,豎着很多口棺材,這些棺材分別按照四面八個方向來排列,在它們中間有一個很大的臺子,上面很多的孤魂野鬼正在吃力的推着一個大圓盤,大圓盤上畫滿了很多特殊的符咒,不時的有很多光束朝空中之下射出,形成一道藍色的圓通通道,源源不斷的陰氣順着這個藍色通道朝上面噴涌。

密室中一處牆壁的上顯現出了一個人類被兩隻鬼差抓着朝外圍快速行進。

“它們造反了!竟然要送那個人類出去!”

一個馬面惡狠狠的說道,說着就要奔出去。

但,一個手拿毛筆的黑麪判官卻揮揮手“讓他走,本是陰間物,卻是無主生。”

另一個白麪判官卻皺着眉頭“這裏可是陰陽百年浩劫大戰的樞紐!”

“他本就是死人,又何必再殺?”

黑麪判官揮了下毛筆。

白麪判官冷哼一聲,甩手而去“你不動手,我動手!”青灰色的長衫飄動,消失在了這間密室裏。

黑麪判官張了張嘴,看到消失的白麪判官把到嘴邊“古壇廟”幾個字嚥了回去,而是嘆息一聲:生死皆在天命!若是能殺,我早就殺了!而他的臉陡然變成了一張熟悉的臉龐“希望還能在蘆葦蕩見到你!”

(本章完) 這是一處沾滿血色的空間,我被兩位鬼差帶着瞬間加速朝前跑去,帶着濃厚陰氣和血腥的風將我吹的差點暈厥。

我內心一直在想這到底是怎麼一個地方,難道真的是幽冥地獄?

我不得而知,我也一直在想吳超的話,他與我碰面,卻不告訴我實情,而是一個勁兒的勸我不要進,但,後面根本沒路,除了朝前走,我真的是沒有選擇。他既然來過這裏,但卻不開口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

鬼差和陰兵一個個的出現在這裏,若是陰間地府,那麼怎麼會在陽間,難道這是一道陽間樞紐。

路途中碰到過很多陰兵和鬼差,但這兩位鬼差手裏像是拿着陰間的什麼通行證,一路暢通無阻。

但,好景不長,沒過多久,後面就集結了很多的陰兵和牛頭馬面,帶頭的是一位身穿青灰色長衫、手拿判官筆的判官,但他的臉面卻在發生扭曲變化,最終變成了吳超的模樣。

兩位鬼差似乎感到了什麼,帶着我又迅猛加速。

後面響起了吼聲,有股很大的吞噬之力在靠近!

突然,前面霧氣騰騰,在空間處形成一股很大的流動氣旋。

“小心了,這裏是生死空間……”

“他沒有魂魄,不怕裏面的扭曲吞噬之力。”

兩個鬼差抓着我竄進了這股流動氣旋之內,裏面空氣急速的扭轉,想把人的肉體給扯斷、撕碎,我的腦袋聲音的疼,忽然,前面出現了,出現了一道道熟悉的風景和人影。

熟悉的古河村,一張張熟悉的面孔,老根叔、王大娘都在朝我揮手,還有巧玲、巧斌姐弟,他們都微笑的看着我,最後,我看到了爺爺,他微笑着張着嘴似乎在喊着:龍空!

“爺爺……”

我張開了嘴,但一股強勢之力差點將我的頭給我掰斷。

“別說話,閉上眼睛!”

鬼差忽然對我大吼“你會沒命的,在這裏我們也是藉助陰間地獄的附加咒符才得以在裏面穿行,消融的都是我們純陰之氣!你所看

到的熟悉的身影都是你所牽掛的死人,或者是將要死的親人!”

聽了鬼差的話,我心裏黯然的失落。

“爺爺最終還是死了!”

雖然,我早就知道他不在了,但還是希望他還活着。

那就是說沒有看到的人,還活着,那麼婆婆……

就在我準備閉眼的時候,忽然看到了楚菡,此時的她穿着一身紅色的新娘裝,流着眼淚笑着對我不停的揮手,揮手!

我腦袋嗡的一下炸開了,鬼差的話在耳邊繚繞,不,不可能,小菡不可能死!

“小菡!”

我瞳孔猛然放大,禁不住又大喊了一聲,但我的胸腔就像是碎裂了一樣,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緊跟着空間氣流發生極度扭曲,兩個鬼差身子也扭曲了下,並且趨向於渙散,它們甚至發出了一陣痛苦的聲音!

“噗!”

我再次吐出一口鮮血,被逆轉氣流卷着迅速的朝這個空間底下墜落!

聿先生的檸檬式愛情 兩個鬼差此時也陷入了極度虛弱狀態,他們面色蠟黃,帶感覺到後面那個人墜落的時候,趕緊回頭,忍不住說道:“都給你說了,別說話,這裏是生死空間,也就是你們或者的人說的陰陽路!”

“救不救?”

兩個鬼差看着整個身子攪在空間亂流旋窩之中的人類,對視一眼之後,一同低頭朝底下竄飛“送佛送到西!”

“弱小鬼差,還敢造反速速受死!”

後面響起了一聲怒吼,緊跟着一個身穿青灰色的長衫長着一張吳超的臉龐的判官出現在上空,手裏的判官筆一揮,整個空間氣旋倒轉,將兩隻鬼差直接抽飛,身子在空間不斷的扭曲渙散。

“將他們收了!”

判官對後面的牛頭馬面說道:“讓它們下油鍋,電閃五雷轟!”

“是!”

後面穿着盔甲的牛頭拿着金黃色的驅魂扇子朝兩個慘叫不已的鬼差奔過來。

判官這是拿着判官筆直衝而下“弱小人類,你竟然逆天改命活

在人間,今天我要把你挫骨揚灰!”一股濃厚的陰氣形成巨大的、淡墨色的氣流朝我捲了過來。

“噗!”

這股氣流直接將我裹在其中,並且開始吞噬我的身體,瞬間功夫我體無完膚,鮮血迸流。

“哼,陰間地府的至陰之氣竟然消融不了你,看來你的軀體也被重新塑造過,但,在這生死空間之內,我就是主宰!去死!”判官筆再次揮動,一道道金黃色的閃電朝我襲來。

第一道閃電襲來,我感覺整個人已經失去了意思,它穿透了我的右胸,我感覺整個身子就要被撕碎,並且腦袋和骨骼針扎般的疼,似乎有什麼支撐我的東西要從我身體裏抽出來。

慢慢的,我閉上了眼睛,那股疼痛消失,但緊跟而來的是我能感覺到我的身體消失。

突然,整個藍色的芒光大盛,耀眼的程度不亞於太陽的光芒,刺眼,但卻是冰冷無比!

化身爲吳超的判官錯愕和震驚的看着眼前這一切,他眼睛瞪得很大,因爲他感覺到了什麼!

緊跟着藍色的芒光減弱,從那個漂浮於生死空間年輕人體內飛出了很多藍色光球,慢慢的形成了陰陽八卦圖形式。

判官和後面的牛頭馬面全部驚呆了,最後還是判官最先反應過來,他因爲激動渾身顫抖,並且急速朝那藍光飛去。

很是突然的,一道歇斯底里厲喝響起“滾開!”

只見一道藍色的光芒從相對的方向急速奔來,速度很快,瞬間就到了判官一丈距離位置,藍光忽然消失,一口藍色的血晶棺出現在生死空間之內,緊跟着,一個身穿白衣的披肩散發的妙齡女人出現在血晶棺之上。

“啊!”

這個女人接近瘋狂,她歇斯底里的不斷大吼,她的身上也慢慢的出現了很多藍光球組成的陰陽八卦圖。

她是小薇!

不過現在的她的樣子已經達到了癲瘋的邊緣,她如同瘋子一樣流着血色的眼淚急衝而下,引起生死空間氣流超速逆轉朝判官狂捲過去:弒吾命者必死!

(本章完) 一股磅礴的浩瀚氣息朝判官席捲而來,生死空間逆流急速轉動。

判官拿着判官筆快速揮動,引周身恐怖之力化解這鋪天蓋地的滅絕性一擊“你是誰?”

“轟!”

生死空間劇烈的晃動着,牛頭馬面因受兩股恐怖之力的影響,不得不朝四周潰散而逃。

“你到底是誰?”

判官也經受不住這至強一擊,嘴裏噴涌出來一大口鮮血和至陰之氣,並且身子朝後退了很遠,他甚至有些恐懼的看着那個接近瘋狂的女人,在他眼裏這個女人已經達到了道法通天的地步,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在生死空間來去自如,但,她根本就不是人!

“去死!”

小薇胸前的藍色光球圖案,轉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她再次發出厲吼,朝化身爲吳超的判官攻擊過去。

恐怖的氣息在生死空間,掀起了狂風巨浪,將判官徹底擊退,小薇急衝而下“龍……空!”

阻止她!

判官回過神衝身後的牛頭馬面大吼“這裏是生死空間誰也別想活着出去!殺!”

“衝,殺!”

一羣牛頭馬面如同狂風驟雨攜着至陰之氣朝逆流之中那個接近瘋狂的女人衝下來。

“吼!”

小薇受到牽制,猛然回頭紅着眼睛看着身後襲來的一羣牛頭馬面,她站在原地,雙手瞬間展開,無數的藍色斑點朝它們攻去“你們必死無疑!”

“好大口氣,竟然敢跟陰間做對!”

白麪判官也衝下來,判官筆揮動間濃厚的至陰之氣,朝小薇攻來“孽畜,你纔是必死無疑!”

“轟,砰砰!”

生死空間再次發生強烈的震動,那些牛頭馬面來不及躲閃全部被震得身形接近渙散,慘痛的嘶吼聲在這個空間咆哮起來。

小薇顧不得其他,抓着接近消亡的我流着血色的眼淚看着接近的判官和牛頭馬面,拖起黑蓮花,眼睛變成了血紅色,她身前的藍色芒光四射,隨後淡然的說了一句“萬古洪荒的陰靈,隨我,征戰吧!”

突然,整個空間發出了野獸般的厲吼聲,緊跟着小薇身上芒光四射,她激流

勇進,朝撲過來的那羣牛頭馬面殺了過去。

“我記得你了!”

白麪判官冷冷的哼笑着“你就是一年多以前在齊雲山追殺陰兵的那個孽畜,不過,今天你就沒這麼好運了!”他擡手祭起了一張轉動的符文,而後將判官筆朝小薇投了過去。

小薇冷笑着“他們私闖齊雲山古壇廟,該死!有種你們就引大軍壓境齊雲山摧毀上古符文陣,讓你們有來無回!”扭曲的逆流之中,她攜帶無窮無盡的藍色芒光迅速的朝判官撞了過去。

“轟”的一聲巨響,將整個生死空間徹底的搖晃起來。

又是深夜,蘆葦蕩深處,一片竹筏慢慢的飄了過來,那個熟悉的老漢輕輕的把一個滿身血跡的年輕人扶了起來,隨後唱着高歌朝長江匯流口駛了過去,在他們離開後,遠處一口泛着藍光的血晶棺閃了幾下,慢慢沉在了水面之下。

荒村之內,一羣警員正在急速的奔跑,而帶他們遠去的則是熟悉的吳超。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