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華玄凜那性感的眼眸一挑,「就不勞煩這位……白……胖道友擔心了。」

「白……胖?」白胖子萬分錯愕地指著自己,怒不可遏地道,「我姓白沒錯,但我的名字不叫胖。白胖道友是什麼鬼?」

華玄凜的雙手在半空中比劃了一下白胖子的身材,「我只是根據你的身材,並沒有其他的意思,別誤會。」

「你這樣說話已經嚴重侮辱到我的人格及,姣好的身材了。」白胖子在說後半句的時候有點心虛,還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身材。

「好了,我已經明白了,你不用解釋了。」華玄凜說話時嘴角保持著公式化的淺笑。

「你明白什麼了?」白胖子氣到跺腳。他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敢如此對他無禮的傢伙。「你給我等著,拍賣會結束,咱們門口見。」他狠狠地撂下狠話,隨後將頭扭過去。 誰知他扭頭扭得太用力了,閃到自己的脖子了,「哎!我的脖子。」

隨從連忙一個健步上前,伸出準備查看白胖子的傷勢,隨後立馬把手縮回去。少堡主的千金嬌軀又豈是他這種粗俗的小修士能碰的。只剩下輕輕地慰問聲,「少堡主您沒事吧?」

「你眼瞎是不?我這樣還能叫沒事嗎?」白胖子雙手捂住脖子,眼睛疼得大小眼,氣到不行。他真想一腳踹飛隨從,奈何他脖子疼死了,沒辦法出力。

唐世樂領著唐沁跟華若溪進了二樓的包廂,據說這裡視野最好,隔著珍珠製成的珠簾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下面展區,展示出來的每一件拍賣品。包廂內烤著暖爐,備好了茶點。

而黎書律也已經在裡面等候多時了,看到唐沁進來,連忙站起,一揖,「唐小友,我們又見面了。華小友。」看到站在唐沁身旁的華若溪,黎書律嘴角有一瞬間是僵硬的,但很快消失不見。

唐世樂被黎書律教的十分善於察言觀色,她對站在包廂內的侍女們說道,「各位姐姐這裡由我在,你們就忙各自的事情去吧。」

那些侍女們微微曲身,「那就老夫樂兒姑娘了。」說完他們便走出包廂。唐世樂跟了過去,將門管好,並設下結界。

唐沁走到茶几邊坐下,落落大方地開口,「黎前輩不用緊張。若溪是我的好友,她也有一隻偃甲。樂兒被你教得不錯。」

「唐小友真是愛說笑。」黎書律對華若溪比出請的動作,「華小友請坐。我能看看華小友您的偃甲嗎?」他好奇地問道。

華若溪坐了下來,接過唐世樂親手端過來的熱茶,她冰冷得沒有半絲表情的臉,微微揚起嘴角,「謝謝。」

「道友客氣了。你也算是我胞兄的主人,對您客氣點,是應該的。」唐世樂盈然一笑,曼妙的眸光里盈滿了笑意。

面癱的華若溪微有些局促,「那個……好吧。」她一拍隨身的儲物袋,翻出一隻人偶傀儡,丟到半空中,出現一個小小的粉團孩童。

唐虎子鼓著小肉包子臉抬起瑩亮的眸子,曲身朝華若溪一行禮,「虎子見過主人。」看到坐華若溪右側的唐沁瞬間飛撲過去,抱住唐沁的大腿,「主公,虎子好想您呀。」

唐沁伸手揉著唐虎子柔軟的髮絲,淺笑著。

唐世樂有些妒忌,「為什麼虎子兄可以抱住主公大腿,我也想要。」

唐沁與黎書律同時抽了抽嘴角,你還是算了吧。

「華道友,能借我看一下你的偃甲嗎?」黎書律有種莫名的第六感,覺得這隻唐虎子比他家的唐世樂看起來更加有靈性。雖然唐虎子的修為是築基初期,但黎書律還是覺得好奇。

「虎子不喜歡陌生人碰我。」唐虎子傲嬌地嘟嘴。上次在大荒的雪城總有莫名其妙的修士接近他跟唐小寶,想撬牆角,就是用這種卑鄙的手段套近乎的。他表示,對肢體接觸有著嚴重的排除。 黎書律很是尷尬地抖了抖嘴角。

「黎前輩真是對不住了。」華若溪欠笑地道歉。

黎書律擺了擺手,「沒事。像這麼珍貴的偃甲有點脾氣是應該的。」

唐虎子不理會他人的討論聲,繼續搖晃著唐沁的大腿,「主公,虎子也想提高修士。您看連虎子的妹妹都是築基中期修為了。」他指著唐世樂道。

「好。」唐沁笑著應道。

「唐小友,華小友這是拍賣會的商品目錄,你們看一下,可否有喜歡的。」黎書律將面前的兩本商品目錄冊子退過去。

唐沁拿起商品目錄翻開,第一頁是商品序列表,標註著商品介紹在那一頁。再翻下一頁,每一項商品就佔據一頁,就連底價跟喊價都標註得很是明朗。

唐沁快速瀏覽著商品。

黎書律問道,「唐小友可有看到喜歡的商品?我們地下拍賣行這次參加拍賣的商品種類是本年度最多的,因為接下來便是我們蒼霧靈洲的大節日。很多修士都在那個節日做準備。」

「百鳥朝鳳?」關於百鳥朝鳳這四個字,那可是如雷貫耳。唐沁在來到蒼霧靈洲之前,見過出現最多的傳說便是「百鳥朝鳳」。但那是個怎樣的節日,那就沒有更多的詳細介紹了。

「正是。你看到最後一頁了嗎?」黎書律故作神秘地道。

唐沁快速的翻到最後一頁,上面寫道,唐沁也跟著念出來,「凡在這次拍賣會上拍下一件商品的拍客,便可獲得一張『百鳥朝鳳』結界的入場門票。」念到最後,唐沁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了。

「那我豈不是連競爭的機會都沒有了?」華若溪悵然若失地指著自己。她感覺自己失去了好多好多。

黎書律惋惜地搖頭,「這有可能是命運。」他手指指著天上。

華若溪在心中嘆了口氣。

唐沁重新翻到第一頁的商品目錄,數了數總共有多少件商品,「共有五十二件,那是不是只有五十二個人可以入場。」

「當然不是,每一個有機會入場的人都可以隨身帶一個隨從入內。但為了維持裡面的秩序,我們地下拍賣行也會派人跟隨進入。」黎書律笑道。

「既然如此,那你就把若溪划入你們派遣進去的修士之一。」唐沁就是這麼一個喜歡鑽縫子的人。

「你不是可以多帶一個人進去?」黎書律疑惑道。

「那個……」唐沁有些不好意思的対指。她就是私心的想帶上官雅策進去裡面長見識。重點是她擔心,如果她沒有親眼看著上官雅策,那個傢伙如果生病又不吃藥怎麼辦?那個傢伙可是存了想死的心了。

她非得把他帶在身邊才會覺得安心。

華若溪已經快看不下去了,用手指戳了戳唐沁的手背,「你已經徹底淪陷了。」她不知該如何勸唐沁。比起唐沁對這段感情的努力與熱衷,她看得出來,那個傢伙顯然不在同一個頻道上。

她有點心疼唐沁,又祝福唐沁的這段感情能圓滿。 「親愛的各位來賓晚上好,我是本次拍賣會的司儀。」一個長相斯斯文文的男子走到中間的檯子上。

唐沁順著聲音往下看,看到那個司儀的長相,調笑道,「我發現你們拍賣行好像偏向於長相斯文白凈的司儀。」

「那些司儀代表著我們拍賣行的形象,當然是找這種白凈好看的。」黎書律一點也不反駁。

司儀滔滔不絕的講述著他對各位來賓的敬意,隨後開口的這句話讓全場陷入一個極度的冰點,「相信各位來賓也已經聽說了,每隔一百年便會開啟一次的『百鳥朝鳳』結界又即將開啟了,凡在這次拍賣會上競拍下一件商品的修士,變得獲得一張『百鳥朝鳳』結界的入場牌子。」

在場的所有拍客都露出勢在必得的表情,現場所有人都是他們的競爭對手。

「下面出場的第一件拍賣物品。」司儀的聲音落下,便有別的司儀用托盤端著一隻小木匣子上來。

司儀邊說邊將小木匣子小心翼翼地打開,「這間競拍商品是顆定顏丹。相信其的功效就自不用多說了,多少的修士想要得到此丹。」

「沒想到這麼一顆有價無市的定顏丹,居然是這次拍賣會第一個出場的商品。真是太可怕了。」該修士為自己是否能得到「百鳥朝鳳」結界的入場牌子擔心。

不少女修一看到是定顏丹,全然不顧形象的大叫,「居然是定顏丹。老天,我的曠世美顏有救了。」

當主持喊完價格,便開始舉牌子了,價格也隨之攀升。從原本的一萬上品靈石飆升到十萬,喊價一次邊上升一千個上品靈石。

緊張的不僅是那些熱烈舉牌的拍客,還有大汗淋漓的黎書律。

唐沁冷笑著咬牙,「黎前輩,想不到你是這樣的生意人。」

「那個……唐小友你可要聽我解釋,我……」黎書律緊張到舌頭打結。

「黎前輩,我決定以後再也不會跟你做任何的商品交易。」唐沁清清楚楚的看到,她買偃甲賣虧了。黎書律果然才是真正的生意人,像她這種初出茅廬的新犢子,還是被他騙了。

「唐小友別這樣,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後面的還未說完,黎書律又再次被打斷話。

「不用多說了。哼。」唐沁氣得將腦袋扭到一邊。「別人找我買的偃甲都申請維修,跟提升修為。唯獨你的不行。」她放出大招。

「唐小友我知道了,本次您在我們拍賣行拍賣下的任何東西都是免費的。」黎書律一咬牙,大出血道。

「真的?」唐沁的臉色終於緩和了不少,不過眼神中儘是審問的意味。

黎書律吞了吞口水,「當然,千真萬確。不過只能兩件。」這已經是最大的極限。

唐沁面上一喜,「若溪快幫我挑挑後面的,記住最後面那幾件商品中,有哪幾件是可以用的。」

「唐小友……」這太狠了吧。黎書律肉疼到不行。

「難道黎前輩想說話不算話?」唐沁挑起冷眸,睨視著黎書律。 黎書律嚇得只搖頭,「當然不是,當然不是。」他哪裡知道,買了偃甲以後,還有後續那麼多的服務。

依照唐沁年紀小小便是築基後期修為,相信不再幾十年,幾百年,他的偃甲也能是金丹期的。面對這麼大的誘惑,作為生意人的黎書律算得清楚。

估計幾百年以後,唐沁出手的偃甲不再是區區幾百萬個上品靈石能買的。得好好把握當下。

拍賣會繼續,唐沁也熱衷的挖掘自己想要的商品,「若溪隨便挑,挑到喜歡的,記得知會我一聲。」

「好的,我不會跟你客氣的。」華若溪點頭道。

黎書律聽得快哭了。

第一件競拍商品定顏丹以八萬個上品靈石成交,讓唐沁越發覺得自己虧了。她直接從商品目錄的後面開始翻起。

第二件出場的競拍商品是「天元果」,可以用來增加百年壽元的靈果,經過淬鍊成丹藥效果更佳。第三件出場的競拍商品是「子母同心玉」,是百里芊雲出手的那件。

子母同心玉在地下拍賣會本次的拍賣會上算不上什麼特別珍貴的天材地寶,不過因為其的特殊功能,是修真界不少小情侶之間最想得到的,不管天涯海角都可以找到彼此,不是很浪漫。不過最主要的,在場的所有修士都是沖著「百鳥朝鳳」結界的入場門牌來的,不管是什麼,只要看到的都使命地拍。

一看到「子母同心玉」,坐在前面的白胖子又來勁兒了,「這子母同心玉乃是一件難得的天材地寶,那可是銘心谷的聖物。必須拍下不可。」

「是是是,少堡主您說得太好了。」隨從萬分贊同地點頭。

「華道友你方才也聽到了,不管是什麼隨便拍下一樣,可以獲得『百鳥朝鳳』結界的入場門牌。」百里芊雲提醒道,「越是後面的,靈石的競爭價位越高。」

「多謝百里道友提醒。我方才看了一眼目錄,接下來那件是歸元金丹。」華玄凜含笑道。

那件子母同心玉最後被那個白胖子拍到手。白胖子付清了靈石,拿到了子母同心玉跟「百鳥朝鳳」結界的入場門牌,開心得站起來手舞足蹈的跳舞。

隨從覺得很是尷尬地扯了扯白胖子身上那華麗的衣袍,小聲地開口,「少堡主,少堡主……」

白胖子慢慢地回過神來,看到在場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望著他。他那白胖的臉騰得像剛摘下來的柿子,稍微一掐便會出水。他連忙坐下。

不少修士忍俊不禁地指著白胖子,交頭接耳地討論著,還有人笑出聲來。弄得白胖子更加尷尬得無地自容,真想挖個地洞把自己埋了。

司儀輕咳一聲,「恭喜那位白道友了。司儀,請將下一件競拍的展品拿出來。」

第四件競拍的商品就是唐沁出手的那顆歸元金丹。這次華玄凜彷彿打了雞血一樣,不管別人加多少,他也一直拚命的舉牌。直到所有人都認為他是個瘋子,不想花高價拍下一顆區區築基修士突破金丹期才會使用到的歸元金丹。 拍賣會繼續,唐沁一直坐在那邊,悠閑地吃著茶點,全然不提競拍等事。

黎書律可是等得愁死,唐沁越是一動不動的,他能清楚感覺得到,他荷包裡面的靈石越發保不住。

當拍賣會競拍到第四十七件商品時,唐沁突然動了,她朝唐世樂招招手,將手中的玉牌遞給她,「這個拿著,到帘子外面,無論如何都要將那件血陽鐵給我競拍下來。那可是一件非常珍貴的煉器材料。」反正是花黎書律的靈石,唐沁可謂大方得很。

唐沁在商品目錄上翻到血陽鐵煉器材料那一頁,她便有預感,這就是她要找的重新鍛造赤雲棍的重要材料之一。

唐世樂看了看黎書律,發現他已經露出哀莫大於心死的哀怨表情。卻不敢違逆唐沁的話,拿著玉牌,走到包廂的帘子外面。

那塊血陽鐵的競拍底價是五十萬個上品靈石,它一出來,已經成為不少修士眼中的肥肉,人人恨不得上前就去咬一塊。

因花的不是唐沁跟唐世樂的靈石,所有唐世樂只當自己在做運動,別人舉了,反正她就舉,爭取做到,舉到最後一秒的人。

這塊血陽鐵也由原本的五十萬個上品靈石的價位飆升到兩百萬上品靈石。目前被撂倒的對手有四分之三。剩下那些還在繼續的,絕大多數都是沖著最後五塊「百鳥朝鳳」結界的入場門牌去的。

「唐小友,已經兩百萬上品靈石了,還要繼續嗎?」黎書律很是心虛地問道。

「難道黎前輩想出爾反爾?」唐沁陰陽怪氣地問道。

「當然不是,呵呵,怎麼可能。」黎書律抖索著快要哭出來的嘴角。都不能好好說話了。

這時下面響起司儀隆重的聲音,「恭喜二樓那位道友以三百萬上品靈石競拍到這顆血陽鐵。」

「噗」黎書律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他有一口血哽在喉間。怎麼辦,唐沁目前到現在就競拍下一件,還有一件。想想他就腿軟。這妮子說不客氣,就還真的不想跟他客氣。

真是夠了。

司儀將血陽鐵跟「百鳥朝鳳」結界的入場門牌送了上來。唐沁從托盤裡將那兩樣取下來,端詳著,才收起來,指著黎書律,「靈石找他要吧。」

司儀看了一眼黎書律以為自己聽錯了,或者看錯了。

黎書律也很是無奈,朝司儀招了招手,待司儀走近,他一拍腰間的儲物袋,拿出一隻裝滿靈石的儲物袋丟入托盤裡,「你數數看,應該是三百萬個上品靈石正。」他連看都不捨得看一眼,生怕肉疼到不行。

「不用了,一定夠。」司儀再次端著托盤退出包廂。

看到黎書律那蒼白的臉色,唐沁關切地問道,「黎前輩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沒有。」黎書律咬牙回答。難道你看不出來我在肉疼我辛辛苦苦攢下來的靈石嗎?

司儀端著托盤下去,直到靈石輕點完畢,拍賣繼續。

拍賣下一件商品以後,唐沁又露出漫不經心的眼神,黎書律很怕,唐沁又憋著大招等最後一件競拍品出來,那又是一場無底洞的廝殺。能作為最後一個出場的壓箱寶,定有它的道理。 「唐小友,你看那件眩光晶,乳黃色晶石,散發著淡紫光暈,令人頭暈目眩。如果將它煉製到法器里,那可是可以亮瞎敵人的鈦合金狗眼,在他們還未睜開眼以後,一招斃命。同時,它也是煉製人形偃甲材料之一。唐小友,對你應該很有用。」

唐沁搖頭,「錯。用那種材料煉製的法器,在亮瞎敵人眼睛時,自己的眼睛同時也會因其的金光被射得睜不開。那個眩光晶是煉製偃甲的材料之一沒錯,不過我不會使用。」

「呃。」黎書律露出錯愕與不可置信的眼神,「難道你不會學嗎?那可是煉製偃甲的材料,我不相信你不心動。」

「沒必要,如果有人想托我煉製偃甲,那材料一定是他們出,我費那個勁兒滿天下找材料,豈不是累死。」唐沁為自己的懶,找到一個充分的理由。

黎書律聽得目瞪口呆。傳說中的煉器師跟丹藥師,不是為了追尋那些天材地寶可以上天入地在所不辭嗎?為何眼前的這位偃甲師卻是與事實不符。他可能認識了一個假的偃甲師。

第五十件展出的競拍商品終於出場了。在司儀端著的小方玉盒內躺在一顆圓圓的果實,色如玉,暴露在空氣中便會散發出濃濃的煙霧,那顆靈果名叫「冰靈果」,果中含有極其精純的冰寒靈力。

凡是服下此靈果的變異冰靈根修士,他體內的冰靈根純化度越高。靈根純度越高的修士,他的修鍊速度越快,法術的攻擊力也越高。

華若溪自那顆靈果出場以後,目光就不再移走。她方才在翻商品目錄時就翻到了,在她的那本商品目錄中,就介紹「冰靈果」那頁最皺。

唐沁朝唐世樂揮揮手,「幫我將那顆冰靈果拍下。」

「可是宮主您又不是變異冰靈果的修士。難道是為了華道友?」唐世樂看向華若溪。

華若溪在聽說唐沁要拍下這顆冰靈果時,目光已經從冰靈果移動到唐沁身上。「你……」

「若溪我也想要那顆冰靈果,不過我要的不是果子,而是葉子。我一直沒有告訴你們,其實我是三靈根修士。」唐沁坦白道。

「不是吧,我一直以來都以為你是火系單靈根。」華若溪感覺自己今天聽到的內容很是勁爆,「你為啥為啥沒說。」

「你們又沒問。同時我也擔心,如果你們知道我是三系靈果,一定會受到非常嚴重的打擊。」唐沁一副我不說也是為了你們好。

唐世樂再次拿著玉牌出去。這讓那些剛見識過二樓那位神秘拍客,那不要錢的競爭模式,嚇到小腿腹抖了抖。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