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尤其是參加過擂台戰的新老弟子們,感覺不過區區數日不見,沒想到這古塵便又進步了許多。

妖孽的世界,他們完全不懂啊!

「你既然要聽所以然,那我便解釋給你聽好了!」古塵不顧周圍那一雙雙震驚的目光,朗聲道。

話音落地,古塵便往木偶裡面注入了一道魂元,只見木偶立馬露出了一個個如針扎一般的空洞。

看起來那木偶就像是篩子趟過,看起來破陋不堪!

「有如此多的漏洞,你還敢說自己煉製的木偶不是垃圾嗎?」古塵冷冷地說道。

眾人聽此,皆看了過來。

由於木偶的珍稀,故而場上甚少有人能夠真正辨別一個木偶的品質是好是壞。

一般他們購置木偶都是先在一旁暗暗觀察它的用處,以及木偶身上掛著的價格牌,兩者結合著斷定木偶的品質。

好在這木偶協會這方面倒是做得頗有良心,一般價格定的高的,品質不會差到哪去……

所以突然見了古塵賞析木偶品質的手法,他們還是十分驚奇的。

武坪也是一驚,沒想到眼前這小子真有些手段,竟還會品鑒木偶。

古塵看似隨意地往木偶里注入了一道魂元,實則其中很有門道的。

列入一次注入多少魂元,又或者說在木偶身上的那個地方注入魂元,這些都需要接觸煉偶,乃至是控偶手段。

而且即便是掌握上面那些品鑒手法,也並不是任意一人都能將木偶身上的漏洞暴露無遺的!

還需要有老道的眼光,以及豐富的經驗。

可為今,武坪自然不會承認下來此事,反而有些惱羞成怒地喝道:「小子你分明是在這裡放屁!這些空洞怕也是你營造出來的假象而已!」

古塵聽此,卻不禁搖了搖頭,暗想,這廝果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

旋即便只見古塵的手指高高揚起,沒有任何魂元,罡氣的流動跡象,他只是輕輕地點在了木偶的一個空洞上……

轟地一聲,那木偶便像是塵埃堆砌的一般般,瘋狂散落了下來。

隨之更被一股莫名的妖風,吹進古塵對面的武坪眼中去了……

"咳咳——」武坪立馬被嗆得咳嗽不止。

而這時圍觀之人,對誰對誰錯,心中已有了定論。

要知道像古塵方才拿起的木偶,標牌上面的價格可是五百戰功。

能值此等戰功的木偶,或許功能各不相同。

可起碼要能夠承受住後天大圓滿的全力攻擊,即便像古塵這樣的先天高手,也無法如此輕易地將其擊得粉碎。

更別提,古塵方才僅是隨意一點,大家連一絲真氣都沒感受到。

這不是漏洞又是什麼?

想想諸如這樣的漏洞,那木偶身上又何止千個,場上的弟子便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

黑,簡直太黑了! 為何之前古塵會說這些只鐫刻了一兩條魂紋的木偶,根本便算不得真正的木偶,原因就在這裡。

這種木偶身上的漏洞簡直太多了,稍微懂點行的木偶師,極為輕易便能將其摧毀。

武坪揉了半天眼睛,眼前的視線總算不服之前那般的模糊了。

可旋即,武坪的臉色便陰沉了下來。

即便到了這個時候,武坪依舊不準備承認這是他所煉製木偶的問題,惡狠狠地盯著古塵,道:「小子,你定是施展了什麼妖法將我的木偶毀掉了,你今天若是不留下五百戰功,休想走出這扇門!」

武坪這般不講道理的話剛一落地,周圍便響起了陣陣唏噓之聲。

見過不要臉的,卻從未見過如武坪這般給臉也不要的傢伙。

古塵亦是蹙了蹙眉頭,不光感覺跟眼前這傢伙已經講不清道理,所以也不再多費唇舌。

便在古塵錯開這傢伙往別處走去的時候,武坪卻像是神經病一般地追了上來。

更是囔囔著:「此事還請少主為我做主!」

原來武坪早早先看到了不遠處的周腸,所以才敢這般的有持無恐。

周腸在外邊雖說是張揚跋扈,但實際上對自己人還是頗為護短的。

在武坪看來,周腸之所以在旁邊觀察這許久,而且身邊還有一幫子氣勢濤濤的侍從,想來便是準備在關鍵時候幫自己一把!

周腸本來看戲還看得好好的,卻被武坪這一嗓子弄得攪身進了是非泥潭。

心裡簡直想罵娘了,古塵的事情他若是能做主,還會讓古塵蹦躂到現在嗎?

燕秋雨先是有些楞眼,旋即嘴角翹起了一絲淡淡的弧度,強忍著心中的笑意。

而與此同時,古塵也朝周腸那邊看了過去,淡淡地問道:「不知周公子可有何高見?」

話音落地,周腸立馬打了個寒顫。

這廝已經被古塵打得留下了心理陰影,甚至連古塵的眼神都不敢對視,低著頭有些憋屈地小聲道:「木偶協會以有武坪這樣的木偶師助理而感到恥辱,來人,幫本少主把這廝趕出去,並永生不得錄用!」

話音落地,人群里的眾弟子立馬起了歡呼聲,在他們看來,古塵是對的,就應該得到維護。

武坪雙眼猛然瞪直,有些難以相信方才周腸說出的話!

不可能,自己一定是聽錯了!

可隨之周腸身邊的護衛來到武坪身邊,他才如夢初醒,或許他真惹了一個不能惹的人物!

周腸卻是十分護短,可這不過是他為了收買部下,而裝出來的偽善。

真正涉及到自身利益,周腸立馬便會棄軍保帥。

很顯然,武坪便是被其拋棄之人!

武坪被兩個護衛夾著往門外走去,臉上充滿了沮喪之色。

此刻武坪心中涌動得無盡的後悔,他方才若是不那麼咄咄逼人,或許現在便又是另外一副光景了!

可惜,這個世上沒有後悔葯吃,武坪必然要為自己方才的行徑負責!

古塵沒想到周腸竟能做到這般的果敢,不禁對其有些刮目相看了。

不過也未再多說什麼,往別處的木偶堆走去……

待古塵走後,周腸這才暗暗鬆了口氣,方才古塵給他的威勢簡直太過濃郁了。

周腸不禁想起了方才古塵品鑒木偶的手法,可回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個名堂來。

周腸自然不認為是因為古塵的手法精妙,相反,他一心認定古塵的手法肯定不入流。

要不然以他的見識,又怎麼會認不出門道來?

經此一鬧,周腸本已經沒有了任何跟著古塵的想法,便在他準備打道回府的時候,突然瞟到古塵正往人流聚集最多的地方走去,他莫名間想到了什麼,立馬跟了上去。

其身後的逸氏兩兄弟臉上卻一陣無語,暗想,少主難道喜歡受虐不成。

明明已經動不了古塵,且在他面前連連吃癟,是個正常人都覺得應該避而遠之。

而周腸竟還拚命地靠上去,這是臉還沒打夠的節奏啊!

古塵自然絲毫不在意周腸依舊跟著,只是頗為好奇前面有什麼東西,竟被這麼多弟子圍著。

想來怕是有什麼有趣的玩意兒!

「十弟別再往那邊走了,那裡是檢測靈魂力的處所!」古玉突然開口說道。

檢測靈魂力?

古塵驚咦地探身往前看去,發現那裡確實擺放著一個個測靈魂力的水晶球。

而其中有一個看起來像是木偶協會長老一般的人物,正坐在高台上主持著局面。

台上總共擺放著十個水晶球,所以隊列分成了十列,眾人正有條不紊地挨個進行測試。

古塵仔細看去,發現絕大多數人利用體內的靈魂力,便是將其中一個水晶球里的區區一格都點不著,以至於最後無比沮喪地退了下來……

「一個個還真想當木偶師,一飛衝天,可事實上那有那麼容易?」古玉低聲啐道。

據他了解到的信息,想要成為木偶師學徒,首先靈魂力必須要在二品五格之上。

要知道在王城,年輕一輩中若是有那個幸運兒擁有二品五格的靈魂力,很快便會被靈魂工會當寶貝疙瘩般養起來。

可在這裡卻僅僅是及格線,想要成為木偶師學徒,接下來還有更加艱難的考核。

也正是因為有這麼變態的淘汰率,使得能夠成為木偶學徒,乃至是木偶師助理的弟子,心裡自覺高人一等,目空一切!

武坪也是如此,方才養成了他那趾高氣揚,生人勿近的討厭性子。

古塵連續看了幾輪,發現甚少有人得到高台上那長老的認可,絕大多數人得到的都只有三個字:「不通過!」

而這時不遠處的周腸,心情卻變得激動了起來,他正愁無法在古塵身上找回場子。

沒想到這傢伙竟然來到了水晶球這邊,並觀看著眾人的檢測。

真是天助我也!

古塵縱然再強,可若是跟小爺比起靈魂力來,根本便是連菜鳥都不如的級別!

等到小爺一口氣點燃三個水晶球后,那時燕秋雨或許才會發現,他跟古塵這種暴力份子不同,他可是有內涵,有深度的!

越是往下想,周腸越是激動,也真是難為這小子了。

往常沒有古塵的時候,周腸何時這般的憋屈?

所以周腸極度需要有一個爆發點,來肆意的宣洩一番!

想到此處,周腸也就不再猶豫了,在眾侍衛驚詫的目光下,往水晶球這邊走去……

古塵看得索然無味,這些來接受靈魂檢測的,甚至整體質量比起他在王城靈魂工會看到的還要更弱。

畢竟在王城靈魂工會,那些人好歹也是正兒八經的靈魂師,哪像這裡都是些來碰運氣的外門弟子。

絕大多數都沒有靈魂天賦,即便有一兩人僥倖通過,也是祖上冒了青煙!

正當古塵準備轉身離去,卻突然瞟到周腸往水晶球那邊走了去,他眼中不禁一陣錯愕。

這傢伙要幹嘛?

「閩奕,幫小爺也檢測一下靈魂力!」周腸淡淡開口,仰頭對高台上的木偶師道。

閩奕本來也頗感無趣,突然聽到周腸的話,眼中的迷離蕩然一空。

「少主今日倒有閑工夫來此檢測靈魂力了?」

閩奕竟從高台上跳了下來,一臉諂媚地在周腸身邊說道。

在木偶協會,周腸的身份極為特殊,不論背景,便是單說煉偶水準便與眼下這閩奕相差無幾。

像周腸不過區區二十歲的年紀,便能做到這一步,可是極為不簡單的。

以後的前途必定無限啊!

那些排著長隊的弟子們,見周腸不光插隊,而且閩奕還如此諂媚,心中一陣作嘔。

不過等其中一些弟子認出周腸的身份后,他們也只能將打碎了的牙齒往肚子里咽。

誰讓他們這些人無論是天賦,還是背景都與周腸沒得比呢!

周腸倒是十分享受這種超然的待遇,眼角偷偷往燕秋雨那邊瞟去,發現人家正與古塵談笑風生,根本都沒往他這邊看上一眼。

周腸好生的氣憤,暗想,待會自己一定要讓他們見識什麼才叫做木偶天才!

閩奕本還想奉承周腸一番,卻被其伸手阻攔了其下面要說的話,旋即更是直步往水晶球那邊走去……

只見周腸僅是輕易地將手放在水晶上,那個許多外門弟子連一格都點不燃的水晶,驟然間便像太陽般,亮得十分通透!

很多正在排隊的弟子見此,皆不禁暗暗地搖了搖頭。

這便是差距啊!

真的猶如鴻溝一般!

很快第二個,第三個,連第四個都瞬間點燃了九小格,只差區區一格便可全部點燃!

「少主果然天賦絕倫,靈魂力竟已達到三品九格了,與一月前測的,還要多點燃了兩格!」

「進步如此神速,怕是不消多久,少主的靈魂力便能達到四品了吧?」

「以少主的靈魂天賦,雲州年輕一輩中定然能首屈一指無人能與你匹敵啊!」

閩奕也是個馬屁精,絲毫不吝誇耀之詞奉承著周腸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