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差不多吧,就像你我做個彎彎手指的動作一樣,只不過你們是面向對象的模塊式操作,而我就類似於彙編語言那樣,執行的是由0、1組成的機器碼。」姬雅想了一下回答道。

「可是我試過了,並沒有任何的反應。」朱西瑞疑惑地說道。

「哦,那就是你還不具備控制體表細胞移動的能力咯!」姬雅這次想也沒想便脫口而出,說完她就有點後悔了。

「應該是這樣了,有現在的變化已經很好了,要不然,我空間還不弄出一堆齊天大聖來啊。你們幾個也都服下吧,以後帶著你們出去我也放心些。」朱西瑞吩咐道。

鎏翼菲帶頭開始服用基因改良液,其他人也都紛紛跟著行動起來,朱西瑞仔細看著打坐中的四個美女,心中多少還是有些忐忑的,這要是真出個什麼岔子,他可就要愧疚而死了。

一個小時二十分鐘后,格突烏珠最先睜開眼睛,她滿身香汗地站了起來,活動活動筋骨,輕輕一跳,竟然就落到那座七八百米高的小山的山腰之上,再一個跳躍便又落回到朱西瑞的身邊。

「感覺怎麼樣?」朱西瑞問道。

「我感覺很好啊,比以前跳的高度提升了一倍多點,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格突烏珠回答道。

「去摸摸那個燒紙的火盆!」朱西瑞說道。

金屬的火盆,裡面的草紙還在燃燒著,格突烏珠雙手直接就將它捧在手心裡,臉上絲毫沒有痛苦之色。

朱西瑞點了點頭,讓格突烏珠放下火盆,接著看向其它人。

之後鎏翼菲三人也都陸續睜開眼睛,個個渾身是汗。

「走,我們游泳去!」朱西瑞說完率先來到山腳下的淡水湖邊。

眾人紛紛脫去平時一直都穿在身上的緊身作戰服,跳入淺水區嬉戲起來。

游泳可是一件令人愉快的活動,何況現在還是跟五個身材絕好的美女們一起游泳,更是讓朱西瑞幸福感爆表,忘記了時光的流逝,忘記了異星生活的孤單。

朱西瑞等人回到乾清宮,按圖墁星球的時間已經是傍晚五六點鐘了,他將其他人也都召集了過來。

將基因改良液分發給他們服下,兩小時后眾人都已經有了與其原本體質成正比的變化。

變化最大的應該算是極上老叟,他原本就武藝超強,現在更加的強悍,如果讓他出去在圖墁星球上行走,那就是無敵的存在。

「好了,我打算明天就出去尋找嫡炎族其他隱世的佤脊,助鎏翼炎基早日奪回失去的國土。這裡就交給你們了!」

「西瑞哥這次打算帶誰出去?」西緹問道。

「我!……」

「我!……」

……

幾個女人都爭著要一起出去。

「你們都別掙了,我這次主要是去解決嫡炎族的問題,所以只帶菲兒去就行了。」

其他人見朱西瑞已經做出了決定,便不再多話。

出了空間,他們站在大裂谷邊上,兩岸邊還有很大面積的窪水,裂谷中海浪濤濤,漩渦滾滾,看著就攝人心魄。

「菲兒,還記得那塊突出的岩石嗎?」朱西瑞故意問道。

「西瑞哥,我當然記得,那是你我第一次相遇的地方。」鎏翼菲有些害羞地回答道。

「是啊,這一轉眼就過去一年多了,當時你看到我的第一眼是什麼感覺?。」

「呵呵,一個無毛的野人突然將我按倒,除了絕望還能有什麼。

在我們種族有這樣的傳說故事啊,有個女孩在野外被一個渾身長毛的野人給那個了,還生下一堆半人半獸的孩子。

後來人們發現並解救出女孩,然而她已經習慣了那個野人和野外生活,更放不下那一堆孩子,毅然地自己又跑回了山裡。」

「後來呢?」

「人們便再也沒有見過她了。」

「所以你當時就認命了嗎?」

「開始我有玩命掙扎,就是不想落得那樣一個下場。」

「那後來怎麼就不掙扎了!?」

「看到你不像野人,倒像是跟我一樣落了難,才弄成那樣子的,而且你……」

「我怎麼了?」

「而且我看到你的臉,第一眼就覺得我是為你而生,是屬於你的。」鎏翼菲紅著臉說道。

朱西瑞聽了一把將鎏翼菲抱住,深情款款地看著她。

「菲兒,謝謝你!」

「謝謝我?為什麼!?」

「因為有你,我才能在遇到困難時不氣餒,在孤獨時不空虛,疑惑時不彷徨。」

「我有那麼大的作用啊!」鎏翼菲醉眼含情地看著朱西瑞。

朱西瑞低頭向她吻去,舌尖掃過那嫩滑溫燙的誘人雙唇,久久不捨得離開。

鎏翼菲激情蕩漾,積極回應,不時伸出自己的香舌撩撥他那有些狂野笨拙的舌尖,每每觸及便是迅速縮回,幾個回合便直引得他奮勇直追。

兩舌交戰處,甘露泉涌,直直侵襲二人味蕾,此時此刻,時間似乎已經靜止,朱西瑞腦中一片空白,只剩下慾望驅使的本能行動,做出最能承接和給予彼此愛意的舉動。

(未完待續……) 朱西瑞兩人相擁著坐在飛船的舷窗邊,漸漸離開原來的大裂谷,現今的大海峽,向著科索迪島飛去。

「西瑞哥,快看荊棘石窟的北面,那裡有戰艦群在飛行。」鎏翼菲依偎在朱西瑞的懷中輕語道。

朱西瑞迴轉身向後看去,那裡竟然有著不下七八千艘戰艦小點,正快速接近荊棘石窟方向。他立即起身來到飛船操控台前,開啟全雷達鎖定那些目標。

顯示屏上,目標被不斷放大,已經可以清晰看清那些飛船,正是黑浩族常規配置的戰鬥飛船。

「菲兒,立即通知村長,有敵襲,方位北偏西十一度二十四分,數量……一萬一千三百五十……四艘常規戰艦,一百五十八艘大型戰艦,抵近速度七點七馬赫,預判目標瑞龍一村,預計到達時間兩小時十一分。」朱西瑞快速讀出屏幕上顯示的一系列數字並整理成句后吩咐道。

「是,西瑞哥!」鎏翼菲直接接通村長布亞斐勒的通訊,將朱西瑞的話一字不差地轉述了過去。

「以瑞龍一村的實力不夠對付這隻艦隊,菲兒你快通知科索迪島,火速派出四千艘戰艦前來支援,讓他們直接以瑞龍一村為中心,百公里大弧度右側繞到荊棘石窟,伺機而動。」朱西瑞思慮了一會繼續下達命令。

鎏翼菲知道事態嚴重,不敢遲疑,馬上接通弟弟鎏翼炎基的通訊,迅速轉述朱西瑞的命令。

瑞龍一村可是朱西瑞除了科索迪島之外,最為在意的城市,誰敢動它,那可就是擼了豹子的鬍鬚,摸了老虎的臀!

「通知,艾法克親率四千艦隊,以瑞龍一村為中心,百公里大弧度左側繞到荊棘石窟,伺機而動。」朱希瑞補充道。

「是!」鎏翼菲剛想對自己弟弟多說幾句話,答應一聲,便轉接到艾法克的通訊,繼續傳達朱西瑞的命令。

朱西瑞見鎏翼菲還在與艾法克通訊中,便抬起自己的通訊手環。

「喂,影像子兄弟,我有十萬火急的事要請求你的支援,請你立即派出六千戰艦攻打荊棘石窟北面的絨北城,一旦拿下此城,城中所有戰略物資作為對你們出兵的補償,另外算我欠你一個人情。」朱西瑞以極快的語速將後面的話講完,他知道,自己要是說慢了,影像子根本就不會讓他把話說出來。

「西瑞哥,你也太客氣了,你的事就是小弟我的事,談什麼補償,我這就發兵絨北城,定不負西瑞哥所託。」影像子說完就掛了通訊。

到此,朱西瑞一顆懸著的心才算安定了下來。

「嘀……嘀嘀……」他剛掛上通訊,村長布亞斐勒請求通訊發了過來。

「西瑞上人,我這裡已經做好了迎戰準備,只是,我的這點兵力怕是難以守住瑞龍一村啊。」村長布亞斐勒焦急地說道。

「沒事,要不了多久艾法克和鎏翼炎基會各率四千戰艦前來支援,你只需過半小時……啊不,是過二十一分鐘后,舉全城戰艦前往荊棘石窟迎戰,不勝不歸,不要放任何一艘黑浩族戰艦過來。

此次戰役絕對不允許放在我們的城市上空打響,我會讓他們有來無回的,勝利屬於我們!」朱西瑞嚴肅而冷峻地說道。

「是,西瑞上人放心,我等誓死捍衛瑞龍一村!」布亞斐勒知道有援兵心中大定,不再二話便組織整頓起自己的艦隊去了。

朱西瑞一番命令下完,將飛船自動飛行的目的地設為瑞龍一村村北城門外五公里處,便換了付容顏,笑嘻嘻地抱過鎏翼菲凹凸有致的xing感身軀,兩隻不老實的手在那高聳的波峰上,不時地揉nie遊走著,嘴唇緊緊貼在鎏翼菲的櫻tao小口上,sun吸著她甘美的玉液瓊漿。

鎏翼菲被他緊緊擁抱、揉捏和輕吻著,渾身早已su軟無力,只好乖巧地坐在他的腿上,激情迎合著朱西瑞的瘋狂和略帶粗魯的侵襲

外面的戰鬥已經打響,荊棘石窟上空雲集著近兩萬的戰艦,不停上下左右穿插飛行著,不時便有飛船被擊中,拖著長長的黑煙從空中墜落。

黑浩族方面有十艘戰艦表現十分的突出,才十多分鐘過去,葬送在他們手上的戰艦就不下百艘。

而嫡炎族這邊,像這樣特別突出的也只有寥寥三艘而已,艾法克和鎏翼炎基各自擊落敵機二十幾艘,成為戰場中吸人眼球的亮點。

而一艘來自瑞龍一村的新人駕駛的戰艦,卻是比他們還要搶眼,但見他駕駛的飛船不時上下翻飛,左右急轉,每一次轉角都會帶走一艘敵艦,真真是戰艦的終結者,生命的收割機。

「好!」

「漂亮!」

連鎏翼炎基和艾法克都忍不住叫好聲不斷。

「村長,請問那個駕駛一百零七號戰艦的人叫什麼?」朱西瑞看著顯示屏上那人的戰鬥也是來了興趣,此人要是同自己對上,估計沒個半天時間,絕難將他打下來。

「他是你最忠實的粉絲,名叫七怖黑龍,常對別人說他就是你的黑龍分身,你的忠誠守衛,他不但戰艦駕駛水平一流,在城市建設發展規劃中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村長自豪地介紹道。

「哦,一個很有趣的人!」朱西瑞看著屏幕中編號為一百零七號的戰艦,心下已經為他定下了一個新城城主的重任。

此時的七怖黑龍可不知道朱西瑞的安排,正專心致志地駕駛著他的戰艦,將一艘艘被他盯上的敵艦擊落。

時間過去一小時十二分鐘,黑浩族艦隊損失四分之一,嫡炎族損失五分之一,雙方都意識到如此下去艦隊損失太大。

黑浩族十艘精英戰艦一分為三隊,兩個三艦組成的小隊分別迎向鎏翼炎基和艾法克,另一個四艦組成的小隊直殺向七怖黑龍。

「來的好,早就想找你們了!」七怖黑龍正中下懷地喊了句。

「哈哈哈,艾法克,看來我們被瑞龍一村的小夥子比下去了啊,看看他可是得到了黑浩族四艘精英戰艦垂青呢。」鎏翼炎基在公共通訊頻道中感慨地說道。

「鎏翼王說的是,江山倍有人才出,嫡炎族復興指日可待了!瑞龍一村的兄弟怎麼稱呼?」艾法克回應。

「在下七怖黑龍,謝鎏翼王和艾城主謬讚。」一個稚嫩的男青年聲音傳了出來,同時一艘黑浩族精英戰艦在與他相向飛行中被集中,幾乎貼著他的戰艦下腹,划著拋物線墜落向大地。

(未完待續……) 「好樣的!」鎏翼炎基邊說邊躲開左側和後面攻擊而來的能量光束,追擊著前面一艘黑浩族精英戰艦。

「七怖黑龍,打的好!看我們誰先解決自己的敵艦!」艾法克也是來了鬥志的喊道。

「這個提議好,我贊成!七怖黑龍小兄弟你怎麼樣,最後一個完成任務的請客!」鎏翼炎基畢竟歲數也不大,聽到七怖黑龍的說話聲,似乎比自己還年輕,當下也是好勝心起。

「好!」七怖黑龍爽快地答應道。

他好字剛出口,就見顯示屏上黑浩族三艘精英戰艦,呈品字形由他後方追了上來,他立即左旋接一個急速上拉,躲過襲來的三道能量光束,隨即超小弧度翻轉,將被追擊逆轉成迎擊態勢,左右晃動一次,便是兩道能量光束離艦而出,直擊向前方的兩艘黑浩族精英戰艦。

黑浩族戰艦不愧為精英級戰艦,兩艘被攻擊的戰艦幾乎同時艦尾朝下,做自由落體向大地墜落,當七怖黑龍到達他們上空時,便同時發出兩道能量光束向他攻擊而來。

然而向他攻擊而來的,還不僅僅只有這兩道能量光束,與他對飛的那搜戰艦也恰在此時向他發出能量光束攻擊。

「當心!」鎏翼炎基與艾法克同時驚呼。

「嘻嘻,放心!」七怖黑龍邊輕鬆地回應通訊頻道里的提醒,邊駕駛著戰艦艦首向下,螺旋加S形軌跡朝下面兩艘戰艦追擊,三束能量光束幾乎擦著他的艦身而過。

黑浩族精英戰艦由於做自由落體運動,失去機動轉向的靈活性,七怖黑龍早就看出這個戰術姿態的弱點,豈能放過,當機兩道能量光束髮出。

「嗤……嗤……」能量光束正中目標,正想變換姿態逃跑的黑浩族戰艦,這次算是真正的自由落體運動了,在他們所劃過的天空中留下了兩道筆直向下的灰白色煙柱。

在七怖黑龍上方的戰艦看到己方的兩艘精英級戰艦被同時擊落,心下發急,連連發射出能量光束,一道道襲向七怖黑龍而去,攻擊角度極為的刁鑽,有時直逼七怖黑龍的艦身,有時則攻擊在他即將前行的途中,有的則攻擊在他的前後左右,乃至上下,這些攻擊都極為精準預判到了七怖黑龍即將變向的軌跡前方。

此時七怖黑龍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的小心,不敢稍有怠慢,駕駛著戰艦如織布機上梭子般在能量光束組成的光網中穿梭,幾次都險險躲過,讓能觀看到此次戰鬥的人無不驚心連連。

「黑浩族這個戰艦就是此次的領隊,果然不同凡響,能在這麼極短的時間發出那麼多的能量光束攻擊,以至都組成了一個光網,這樣的操控能力絕對算得上一流的水準。」鎏翼炎基感慨地邊說邊將第二艘黑浩族精英戰艦擊落。

「是啊,七怖黑龍這小子也真夠滑溜的,就是這樣也沒能讓他受到一點點的傷害,我是服了,沒想到我離開瑞龍一村才一年多,竟然出了這麼個超級人才。」艾法克邊讚歎邊躲避著兩艘黑浩族精英戰艦襲擊來的能量光束。

「西瑞哥,要不要我去幫幫那個七怖黑龍啊!」劉亦菲坐在朱西瑞的腿上擔心地問道。

「不用,不出五分鐘,七怖黑龍就能將那個傢伙擊落了。」朱西瑞自信滿滿地回答道。

七怖黑龍經過一段時間的盤旋穿梭,躲過了一次次危險至極的攻擊,抓住一個攻擊空擋,極速拉升戰艦,爬升到與黑浩族艦隊隊長同一高度,開始他的第一次反擊。

兩艦在一個極小的圓形軌跡上,逆時針相互追逐攻擊,七怖黑龍的攻擊幾次都險險被對方躲過,足見對方的駕駛水平並不下與他。

七怖黑龍開始在圓形軌跡線上左右漂移著飛行,這樣一來,他的戰艦飛行速度便降低了許多,戰況也立即變為黑浩族單方面的攻擊,而他則一味地躲避,顯然地落入了下風。

「七怖黑龍,你幹什麼,快將速度提上去,不然你會被擊落的!」鎏翼炎基焦急地喊道,以至他光顧著關注七怖黑龍那邊的狀況,自己險險被黑浩族精英戰艦擊中。

「七怖黑龍,你要堅持住,等我解決了這架就去支援你!」艾法克也大為憂心,他可不捨得如此的空戰驕子就此隕落。

「鎏翼王、艾法克你們用心打完自己的對手,快去迅速解決黑浩族普通戰艦,七怖黑龍那邊不用擔心,他能應付的了!」朱西瑞突然加入公共頻道吩咐道。

「好的,姐夫!」

「是!西瑞哥!」

七怖黑龍聽到朱西瑞的話,也是心頭一熱,心中暗討:「果然還是西瑞上人了解自己!」

經歷十幾周的追逐,他突然地改變了飛行方式,劃了個正8字形軌跡,轉至順時針圓圈時,回歸正圓追逐態勢,才飛行了兩三圈,連鎏翼菲都已經看出了名堂。

「西瑞哥,黑浩族那個隊長是不是嚴重的左撇子啊,你看他現在的飛行靈活性和攻擊精準度都比之前弱了一個等階!」

朱西瑞肯定地點了點頭,一隻手攬在劉亦菲的芊芊細腰上,另一隻手在她那傲人的雙峰間遊走揉捏。

七怖黑龍的反擊開始,一張比黑浩族隊長先前編製的光網,更加密集的能量光束從後面罩向黑浩精英戰艦,只是一瞬間,能量光網從敵艦艦身上一掃而過,整個戰艦便被切割成了九塊,齊齊墜落向地面。

「打的好!」鎏翼炎基忍不住再次讚歎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