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同時動容的還有謝邂和古月,他們畢竟年紀都還小,擊殺魂獸都在升靈台中,那對他們來說,就像是一個遊戲。

可此時此刻,當許小言選擇放過這隻幼年三眼金猊的時候,他們心中卻都湧出一個念頭,殺魂獸究竟是對還是不對?魂獸邪惡嗎?還是魂獸影響到了人類的生存?亦或是,人類的貪婪帶動,讓魂獸逐漸走向滅絕。

或許,現在還有些魂獸活著,可是百年後、千年後呢?魂獸如果真的成為了歷史,這對人類就一定是好事嗎?

「既然你們都決定放棄,那我們就快走吧。我怕,那個大傢伙快回來了。」唐舞麟當機立斷,身為隊長,保證夥伴們安全最重要。當下,他毫不猶豫的帶著三人一起向洞穴外跑去。

遠離這裡再說。

洞口就在眼前了,已經能夠看到外面的景物,繁星點點。夜晚令山谷內的空氣變得越發濕潤了。

突然,三隻眼眸毫無預兆的出現在他們前方,兩隻金色眼眸閉合,紅色眼眸閃爍著妖異的光彩。

唐舞麟四人的身體瞬間凝固,彷彿時間和空間在這一瞬完全被禁制了似的。

——————————————–

看到三眼金猊,你們想念王秋兒了嗎?想念她,就為她投上幾張推薦票吧。(未完待續。) ?然後他們就看到,那巨大的頭顱張開嘴,一口金色光焰噴吐而出,頃刻間將他們覆蓋其中。

是它,它回來了。那強大的成年三眼金猊回來了。

後悔嗎?

當他們被金色吞噬,周圍一切化為黑暗的時候。每個人腦海中都在回蕩著這三個字。

唐舞麟在心中默默的告訴自己,我不後悔。有這樣的夥伴,更值得慶幸。

謝邂同樣告訴自己不後悔,作為一個男人,選擇了就不會退縮。

古月也不後悔,她此時的心情很平靜,她放棄的最為輕鬆,因為,她本來也不想要那塊魂骨。

許小言很放鬆,她也不悔,為什麼要後悔呢?這是自己的選擇,至少,三眼金猊媽媽回去看到自己的孩子還好好的,一定會開心吧。而他們不過是一些數據,對於那個世界不過是虛幻的而已。那虛幻的世界對於三眼金猊一家來說卻是真實的。

一塊魂骨可以改變一生,但孩子沒了,也同樣會改變人家的一生啊!

黑暗重新變為光明。金屬抽屜滑開,唐舞麟四人幾乎是同時坐了起來。

還是那個金屬房間,大屏幕上,正顯示著先前他們所在的地方。

洞穴內,那隻巨大的三眼金猊落在孩子身邊,一團金光從它身上釋放出來,落在孩子身上。小三眼金猊身上的傷口紛紛癒合,睜開了雙眼。

醒過來的它,猛的撲倒母親懷抱之中,身上同樣釋放著柔和的金色。

唐舞麟四個人,都是默默的坐在金屬抽屜里看著這一幕。不知道為什麼,當他們看到小三眼金猊撲入母親懷抱中的那一刻時,他們心中的沉重消失了。臉上無不流露出會心的微笑。

唐舞麟第一個從抽屜里走出來,然後分別走到其他金屬抽屜前,將夥伴們一一拉了起來。

「我不後悔!」唐舞麟笑著向夥伴們說道。

「不後悔!」

「不後悔!」

「不後悔!」

三人同樣重複著他的話。四人相視一笑。唐舞麟伸出自己的右手,古月依舊熟練的把自己的手背貼入他的掌心之中,謝邂落上。然後是許小言,四隻手疊在一起,就像他們的心相互緊貼。

「啪啪啪!」掌聲響起。

四人扭頭看去,看到的是沈熠眼中由衷的讚歎與讚美。

「我在學院監考也有些年了。當初,我也是和你們一樣,通過這十項考核考入學院的。或許,你們並不知道,你們經歷的。在這第九關是最高級別的考核。難度也是最大的。這項考核,會考驗你們的耐性、生存能力,更重要的,是考驗你們的心性。」

「很抱歉,我先前欺騙了你們。第九關並不重視生存能力考核,更重視的,是心性。再強大的魂師,如果沒有一顆正直、善良、公正的心,那麼,他那強大的力量對整個社會、整個聯邦也只會起到反效果。而史萊克學院。絕不會培養那樣的人。」

「能夠耐心等待,找到峽谷。這是你們必須要通過的第一關,沒有分數的一關。看到三眼金猊和暗金恐爪熊,認識到它們的強大,這是你們面臨的第二關,之後,你們找到洞穴,大膽進入,這是勇氣的考驗,是第三關。但是。這三關卻是你們在第九項考核必須要完成卻沒有任何分數的。」

「找到幼年三眼金猊,並且戰勝它,這是你們的第四關。如果你們輸了,打不贏三眼金猊。你們只能零分退出。因為這項考核根本就沒有真正進行。而真正的考核,是在你們擊敗三眼金猊,可以取得它魂環、魂骨時開始的。」

「你們將面對抉擇。如此珍貴的魂環、魂骨,歸誰所有?我見過無數的團隊,在面臨這一關的時候人性顯露,他們自私的想要將其歸為己有。甚至不惜對身邊的夥伴們動手。從而最終走向黑暗的深淵。」

唐舞麟忍不住道:「那這麼說,一開始您就提醒我們可以吸收裡面的魂環、魂骨都是假的了?裡面的魂骨並不能吸收?」

沈熠道:「帝皇瑞獸三眼金猊,在整個斗羅大陸歷史上近兩萬年來也就只是出現過一次。就算學院底蘊再深厚,也不可能弄兩隻出來,更不可能讓你們擊殺吸收。虛幻就是虛幻,那一切都是模擬的而已。」

聽他這麼一說,四人的表情都變得古怪起來。這實在是……

沈熠接著道:「如果你們擊殺了三眼金猊,並且能夠合理分配。那麼,每個人都可以獲得六分以上的分數,通過考核。但是,你們的抉擇,超乎了我們的想象,你們每個人都選擇放棄,你們選擇了友誼。更讓我看到了你們的善良。剛剛的一幕你們也都看到了,是的,魂獸也是生命。我們史萊克學院從來都不主張對魂獸的過度殺戮。但是,萬年來,星斗大森林沒落,人類變得越來越強大,在斗鎧的幫助下,對魂獸取得了決定性的優勢。魂獸能夠帶給人類的東西,讓人類變得貪婪。所以,才有了現今瀕臨滅絕的魂獸世界。如果我們也參與的話,魂獸甚至現在就已經滅絕了。所以,你們記住,如果你們能夠成為史萊克學院之中的一員,那麼,未來是無論如何也不允許進入星斗大森林去獵殺碩果僅存的那些魂獸的。」

聽了沈熠的話,唐舞麟不禁肅然起敬,他才十三歲,先前心中雖然已經有些認知,但真正聽沈熠說出人類和魂獸之間的矛盾后,心情還是沉重的。魂獸之中,確實是有兇殘的,但絕不是每一隻魂獸都兇殘啊。

「所以,你們的表現令我經驗。作為這一場的考官,我給你們滿分。同時,我也可以告訴你們,這一關如果不及格,哪怕你前面八關得了滿分八十分,都將被拒之門外,不被史萊克學院所接受。這一關,也稱之為否決關,人性不過關,其他一切都是虛妄。」

聽她這麼一說,四人都不禁一驚,同時也在暗暗慶幸,在先前的考核中沒有做出錯誤的選擇。

「九關之後,唐舞麟,七十分,謝邂,六十一分,許小言,六十分,古月,五十八分。」

四人已經有三個人達到了及格分數線,就剩最後一項考核了。而分數最低的古月,也只是差兩分而已。

「跟我來吧。」沈熠向他們點了點頭,推開門,走出了房間。

零班四人相視而笑,就差最後一關了,他們就要被史萊克學院錄取了,考核的艱難,終於要結出勝利的果實。

沈熠帶著他們走出樓道,又上了一層樓,來到一個小天台上。

當他們到來的時候,已經有三個人等在這裡。三人之中,站在最中央的,是身材高大的白髮老者,左側,正是那位銀月斗羅,右邊則是他們在第一關考核精神力時碰到的那位老者。

三位老者並排而立,看著走過來的他們。

見到蔡老,四人臉色都是微微一變,難道說,這最後一關,和他們有關?(未完待續。) ?沈熠走到三位老者面前,躬身行禮後退到一旁。

「第十項考核,叫三堂會審。由學院三位長老來評定你們的考核成績,給出最後一項綜合評分,加入到你們的總評分之中。」沈熠宣布了第十項考核的內容。

三堂會審?

有那位給了他們兩關零分的蔡老在,這一關……

唐舞麟看向古月,古月眉頭微皺,但眼神卻依舊倔強。

她就只差兩分啊!這一關……

站在中央的白髮老者沉聲道:「唐舞麟,上前來。」

唐舞麟趕忙上前一步,躬身行禮。

「七關滿分,兩關零分。你的表現可圈可點,優秀的大局觀,勇敢、智慧、優秀的統率力。你的表現我們都看在眼中。但你的綜合評分稍候我們才會給出,你稍候要補充一項考核。」

補充一項考核?唐舞麟愣了一下,但還是謝過老者,退到一旁。他已經達到了七十分,怎麼都是合格的了。

「謝邂。」白髮老者再次叫道。

謝邂趕忙上前。

「天賦中上,應變中等,大局觀較差,但面對危險能夠迎難而上,整體表現尚可,給予六分評價。」

「謝謝長老。」謝邂心中長出口氣,他現在是六十一分,最怕的就是給自己個負分,畢竟在一些考核中,他表現的並不是那麼優秀。當然,他並不知道的是,在很多場次,他已經表現得相當不錯了。

「許小言。」

「天賦中等,武魂異變特殊,星相類魂技的絕對成立性具有唯一性,和夥伴們能夠良好配合,頭腦靈活。在弱勢項目中不氣餒,潛力不俗。給予七分綜合評定。」

「謝謝長老。」許小言喜滋滋的深施一禮,退到一旁。這樣一來,她的總分就追上謝邂了。

「古月。」

古月走上前。躬身行禮。

白髮老者卻沒有繼續開口,而是扭頭看向旁邊的銀月斗羅。

蔡老冷哼一聲,「古月,性格驕傲、跋扈。因自己個人之行為影響到整個團隊夥伴。雖天賦不錯。但卻毫無大局觀,遇事衝動,乖張。不建議錄取入學,顧綜合評定給予一分的成績。總分五十九分。」

一分?才給了古月一分?

古月猛地抬起頭來,貝齒輕咬下唇。看著蔡老,她的身體輕微的顫抖著。

白髮老者沉聲道:「唐舞麟、謝邂、許小言,你們三個被學院錄取了。唐舞麟,稍候你來補充第五關測試。古月,你總分五十九分,可以回去了。」

這個結果,讓唐舞麟、謝邂和許小言都驚呆了。

五十九分?四人之中最優秀,也是最出色的古月竟然只得了五十九分?這意味著,她將和史萊克無緣,將被打道回府。

在來到史萊克城之前。他們誰也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如果只有一個人能夠通過考核的話,那也應該是古月啊!

古月雙拳攥緊,但站在那裡卻依舊一臉的倔強,一臉的驕傲。

正在這時,一隻手穩穩的抓在她的肩膀上。

古月扭頭看去,看到的,是唐舞麟堅定的目光。然後,她的身體、她的眼神,她的顫抖。就都被他的身軀遮擋住了。

「我不服!」

如果這三個字是從古月口中說出,濁世一定不會感到意外,但是,這三個字出自於唐舞麟之口。卻令他不禁面露驚訝。

「你為什麼不服?」

唐舞麟朗聲道:「三位長老,請問,史萊克學院,可有公平?」

蔡老冷笑一聲,「在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沒有絕對的公平。想要公平。就要強大,永遠不要寄希望於別人給你公平。只有自己,才能帶給自己公平,前提是,你的實力已經足以鎮壓公平。」

唐舞麟一愣,他沒想到蔡老居然會這樣回答。

他向蔡老點了點頭,微微躬身,「謝謝您的指點,唐舞麟受教了。既然如此,我無話可說。三位長老,我放棄考入史萊克學院的資格,有一天,當我有能力獲得公平的時候,我會再來。」

說完這句話,他轉身看向謝邂和許小言,面向正要衝動的走過來的二人厲聲喝道:「你們不要過來。這是我和古月的事,和你們沒關係。你們就留在這裡,好好修鍊吧。」

謝邂笑了,笑的很溫和,雙手插進褲兜里,就像是根本沒聽到唐舞麟的話,信步走到他面前,「我的天賦才中上而已,想必史萊克學院也不太看得上我。隊長,你想要拋棄我嗎?那是不可能的。當你為我報仇,弄死那暗金恐爪熊的時候,我就在心中發誓,這輩子跟定你了,跟著你,我才能變得更強大。你說得對,等我們有了獲得公平的機會時,再來好了。」

一邊說著,他來到唐舞麟身邊,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我本來就不想當魂師的,都是我家長輩逼的,這裡壓力太大了,我有點不習慣。咱們回去吧。」許小言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跟了上來,就像是在敘述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情。

「你們……」唐舞麟現在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他轉向沈熠,「沈老師,對不起,我們恐怕沒有資格成為史萊克的一員了。這曾經是我的夢想,但現在,夢想破碎了。請問,我們舞老師在哪裡?」

沈熠眼神複雜的看著他們,一時間心中百感交集。

正在這時,那白髮老者臉色陰沉的道:「好,你們都是犟種,果然是犟種教出來的犟種。你們都是好樣的,滾吧,都滾吧。」

他的話令準備離開的四人都是一愣。

沈熠趕忙向他們連使眼色,低聲道:「這位是我跟舞師兄的老師,也就是你們的師祖。還不趕快行禮。」

師祖?舞老師的老師?

唐舞麟心中一動,右手反過來在身後拉了一下古月的衣服,然後率先恭敬的向濁世鞠躬,「唐舞麟拜見師祖。」

謝邂,許小言也趕忙行禮。古月也在唐舞麟的拉拽下彎下了腰。

濁世的臉色略微好看了幾分,冷冷的道:「你們是不是覺得自己很了不起?為了同伴,可以放棄一切,很了不起吧?笨蛋,一個個都是笨蛋。你們來到這裡的目的是什麼?就是為了顯示你們的倔強?你們的驕傲?你們就不知道努力、努力?你們只知道對抗,連懇求都不會嗎?舞長空那犟種就是這麼教你們的?果然是有什麼樣的老師,就有什麼樣的弟子。都是一群犟種。」

沈熠嘴角抽搐了一下,心中暗暗腹誹,師兄還不是您教出來的。這句話您不是把自己也給嗎進去了嗎?

「師祖。我想問您個問題。」許小言突然嬌聲說道。

「嗯?」濁世眼睛一瞪,看向她。

許小言的眼圈一下就紅了起來,泫然欲泣的道:「師祖,您和這位老婆婆誰更厲害一點啊?」

濁世愣了一下,他還真被許小言給問住了,瞥了一眼蔡老,才臉色陰沉的道:「差不多吧。」

許小言的眼淚一下就流出來了,「師祖,人家都說,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我們一直都是將舞老師當爸爸看待的,舞老師也一定把您當成爸爸看待,那您就是我們的爺爺。您這麼強大,是一代封號斗羅、斗鎧師。就看著您的孫子們被人欺負嗎?如果不是這位老婆婆,我們的分數應該早就夠了,您眼看著您的一位孫女就要被趕出去,您都不吭聲,您是不是怕她啊?」

許小言這番話說的濁世目瞪口呆。他在史萊克學院一向以威嚴、古板、倔強著稱。平時更是不苟言笑,哪怕是那些內院弟子們看到他,都是恭恭敬敬、戰戰兢兢的。卻沒想到,眼前這個小姑娘竟然會對自己說出這番話來。

「我會怕她?」他幾乎是脫口而出。

許小言哽咽著道,「您不怕她,可是,您連自己孫女要被趕走都不管了嗎?」

濁世呆了呆,「是啊!為什麼我的孫女要被趕走我都不管了呢?蔡媚兒,你怎麼回事兒你,你為什麼欺負我孫女?」

————————————————

我有沒有說過今天三更?沒有的話現在說,求推薦票!新的一周啦!(未完待續。) ?蔡老被他說的一愣,「你少放屁,你個老獨物,你連老婆都沒有,上哪來的孫女?」

濁世冷哼一聲,「這丫頭說的對,反正我不管,今天我就要讓這幾個孩子都加入史萊克。誰說綜合評定就一分的,那是你給的,我還沒給分呢。這事兒,我們三個說了算,我起碼有四分,我都給那丫頭,分數夠了吧。」

蔡老怒道:「你少放屁。這是我們剛才一起做出的決定,你早幹什麼來著?不行。」

唐舞麟低下頭,眼中閃過一絲疑惑,自己這位師祖,主意變得似乎有點快啊!

濁世怒道:「那你要怎麼才肯答應?」

蔡老冷然道:「你忘了為什麼要給唐舞麟加試了?」

濁世眼睛一亮,轉向唐舞麟,道:「對。加試。唐舞麟,你在有分的七項考核中都拿了滿分。史萊克有這樣一個規矩,如果在入學考試中能夠獲得全滿分的學員,可以向學院提出一個合理的要求。如果你能夠補齊你的分數,最終獲得滿分。想要給那丫頭加分也不是不可以。」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