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給我站住!!」一聲暴喝傳來,星舞的心神一顫,感覺一股壓力從身後碾壓過來。

頓時,她下意識地往旁邊一躲,一道寒光閃耀,將原來位置上的林木全部絞碎。

「小心。」星舞驚呼一聲,祁老他們三人,也紛紛提高警惕,躲避這些人的冷箭。

一時間,無數法寶,靈器招呼過來,逼得星舞一行人連連躲避。

如果不是這裡林木橫生,給了他們不少的掩體,估計會被這些法寶,還有靈器給淹沒。

「星舞,這麼下去不是辦法。」祁老的心神凝重,「我們必須想個辦法,將這些人給甩開。」

他們現在往冰流川的方向而去。

一旦這些人也跟過去的話,天仙玉露池的位置很有可能會暴露。

嘭!

就在這時,一陣爆響炸起,只見星舞的身後升騰起一陣黑煙,將他們的身影給全部遮掩起來。

「這邊!」

「嗯?」

星舞微微一怔,只見一個黑影出現在自己的左手方。

「是我,柯南。」黑影招了招手,然後身影顯現出來,笑道:「我帶你們躲開這些人。」 星舞沉吟了下,聽著身後越來越近的騷動,點了點頭。「好。」

緊接著,他們一行五人從側方衝去,同時柯南不斷地扔出一些東西,讓這一片密林都被黑煙給籠罩。

「黑霧彈?」星焰看著這些黑煙,一臉的陰沉,這些黑霧彈不僅能夠擾亂視線,還能夠阻擋神念的探索,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東西。

緊接著,他抬手一招,一個金色的缽顯現出來。

隨著這個金色的缽出現,一陣金光閃耀,將周圍的黑煙給全部給吸收殆盡。

當黑霧全部被吸收殆盡之後,前方的密林已經空無一人。

「給我搜,哪怕是將整個丹頂山給翻了個遍,也要將人給我搜出來。」星焰暴喝一聲,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想不到自己稍一不留神,就讓星舞一行人給逃走了,要是讓星瀲灧知道的話,肯定會狠狠地懲罰自己。

「嘖嘖,星焰,看來你們星辰門早就掌握了星舞的行蹤。」這時,秦穎走了過來,嘲弄地說道:「如果不是星舞警覺性高,逃出你們的監視,估計我們墨宗會很被動呢。」

星焰瞥了眼秦穎,雙眸閃爍著冰冷的寒光。「秦穎,你別得意,現在星舞的行蹤暴露,就在丹頂山裡面,能不能將人給找出來,就看各自本事吧。」

「放心,在找人方面,我們墨宗可從來不怕誰。」秦穎撇了撇嘴,隨即發出一個命令,帶著人走進了丹頂山。

星焰不敢懈怠,也領著星辰門的人,進入丹頂山。

至於其他跟風的人,儘管不明所以,但秉承著跟著大門派走,必定有便宜撿的心理,也紛紛跟了過去。

此時,星舞一行人在柯南的帶領下,來到了一個冰天雪地。

「這裡就是冰流川。」柯南呼了口氣,白色的霧氣,瞬間被凍成了冰渣。

為了抵禦這裡的冰寒,他們一個個都運起了靈力,在自己的身上布上一層屏障,隔絕冰寒侵體。

「謝謝。」星舞掃了眼這個冰天雪地,周圍除了白皚皚的一片,就沒有別的事物。很難想象,這裡會藏著最為珍貴的天仙玉露池。

「這裡是十枚靈石,你可以走了。」

柯南低眸看了眼星舞手上的靈石,輕輕地搖了搖頭。「道友,你知道我親自帶你們過來這邊,是冒著多大的危險嗎?」

星舞皺眉,一臉警惕地看著柯南。

「我現在回去,肯定會被星辰門,還有墨宗的人給盯上。」柯南也不懼星舞逼人的眸光,淡淡地說道:「簡單來說,我們現在同坐一條船,是不是該告訴我,你們來冰流川是為了什麼?」

「抱歉,無可奉告。」祁老站了出來,很堅決地拒絕了柯南的這個問題。

同時,寂然和夢心也圍了過來,看樣子是隨時對柯南動手。

柯南的心神一顫,訕笑道:「你們別亂來啊。縱然我不是你們的對手,但要逃走的話,還是沒有問題。畢竟,我能夠在丹頂山自出自入,自然有自己的底牌。」 「祁老。」星舞朝祁老他們搖了搖頭,隨即轉過來,對柯南說道:「我可以讓你加入。但是,接下來的行動,你必須全力配合,否則……」

「放心,我一定會配合。」柯南的雙眸一亮,連忙點頭答應。當然,他也能夠感受到星舞的殺意,要是自己不配合的話,這個傢伙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殺了自己。

從星舞的身上,他感覺到一種難以言喻的危險,這是在過去很少有過的感受,哪怕是在丹頂山活躍了這麼久,也就在一頭九級靈獸的身上感受過。

「我們來冰流川,是為了天仙玉露池。」

「天,天仙玉露池?!」

柯南一臉震驚,難以置信地盯著星舞。「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如果不相信,現在可以滾。」祁老緊皺眉頭,懶得跟這個傢伙解釋,他很不解星舞為何要讓這個傢伙加入,這不就是多分出一部分天仙玉露池了嗎?

最重要的是,這個傢伙完全是臨時加入的,品性什麼的都不清楚,要是臨時反水,他們會很危險。

「相信,怎麼不相信。」柯南回過神來,一臉認真地說道:「你們能夠來這個一毛不拔的冰流川,要不是有極大的利益,肯定不會過來。」

「不過,你們說起天仙玉露池,我懷疑就在那頭九級靈獸守護的地盤上。」

「我也是這麼想的。」星舞同意地點了點頭,「但是,以我們五個人的實力,是沒辦法對付這頭九級靈獸。」

「你有想法?」柯南挑了挑眉,從星舞的眼眸中,看到了一絲精光。

「不錯。」星舞勾了勾唇角,瞥了眼他們過來的方向。「既然星辰門和墨宗對我這麼執著,那麼我必定要好好利用一下他們。」

祁老三人面面相覷,心頭不禁微微一凜,難道星舞是想借星瀲灧,還有秦空之手,對付那一頭九級靈獸?

此時的星舞,似乎搖起了狐狸尾巴。

星瀲灧現在的心情很差,恨不得將星焰給殺了。

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這麼做,否則只會讓隔壁墨宗看笑話。

「星焰,星舞他們現在的位置?」星瀲灧陰沉著臉,狠狠地盯著星焰。「不要告訴我在丹頂山,我需要具體位置。」

「門,門主,我懷疑他們在丹頂山的深處……」

嘭!

一股氣勁爆發,將星焰狠狠地撞飛出去。

星焰一口鮮血吐了出來,臉色瞬間萎靡下來,但卻不敢有任何怨言。

誰讓他剛才讓星瀲灧以最快速度趕過來,然後星瀲灧為了趕過來,浪費掉一枚挪移符,卻被告知星舞逃走了,至今下落不明。

「星焰,我讓你負責這邊的調查,無疑是最錯的一個決定。」星瀲灧眯著雙眸,沉聲道:「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要是在一天之內找不到星舞的話,你就等著受罰吧。」

「是,門主!」

「滾!」

隨著星瀲灧的一聲冷喝,星焰連忙退下,心中也不禁鬆了口氣。

要是在待下去的話,恐怕要被星瀲灧的氣勢給壓得心臟病都要犯了。 「該死的星舞!我一定會將你找出來,狠狠地蹂躪你。」星焰一臉陰沉,準備給星辰門的弟子下達一個死命令,必須在一天之內將人給找出來。

「星焰大人!」忽然,一個星辰門弟子急急地跑了過來。「墨宗的人似乎發現星舞的蹤跡。」

「什麼?!」星焰的瞳孔一縮,連忙喊道:「你立刻將人召集起來,務必不能讓墨宗的人先一步抓住星舞。」

「是。」

星焰沉吟了一會,然後扭過頭來,重新踏入星瀲灧的營帳。

與此同時,秦空再次費了一枚挪移符趕到了現場。

如果不是秦穎剛好發現星舞的蹤跡,估計她的命運會和星焰一樣的悲催。

「秦穎,情況如何?」

「宗主,我們在前方發現星舞的守護靈獸,冰玄蛟的蹤跡。我們透過這些蹤跡,發現他們應該進入一個叫冰流川的地方。」

「冰流川?」秦空眯著雙眸,沉吟著,這個冰流川他聽說過,是丹頂山最一毛不拔的地方。

「哼,看來他們以為躲在這裡,我們就找不到人了。」他撇了撇嘴,以為星舞之所以選擇逃往冰流川,是看中這裡一毛不拔,一般人都不會過來這邊。

只不過,她的守護靈獸,卻暴露了自己。

「秦穎,你是怎麼發現冰玄蛟的?」為了謹慎起見,秦空還是多問了一句。

「透過冰玄蛟的行動分析,我猜測是星舞特地讓他出來留下一些痕迹,以此來迷惑我們的視線。」秦穎撇了撇嘴,嘲弄地說道:「只是,他們小看我們墨宗的偵查能力,撇開一些假的痕迹,我們得出了他們在冰流川的結論。」

秦空滿意地點了點頭,心中冷笑,星舞終究是太年輕了。

想用障眼法來模糊他們墨宗的視線,簡直是可笑之極。

「傳令下去,讓所有人進入冰流川,務必將星舞給拿下來。」

「是。」

當這個命令傳下去的時候,星辰門的人也趕了過來。

他們見墨宗的人紛紛動作起來,也顧不上分析情況,迅速地跟了上去。

「星瀲灧,你這條跟尾狗當得很到位嘛。」秦空沉著臉,斜了眼追上來的星瀲灧。「我們這邊剛行動,你們就追上來了。」

「呵,秦空,難道你不知道什麼叫以逸待勞嗎?現在有人幫我們找到星舞的位置,這不是很省事嗎?」星瀲灧不以為然,反過來就是一句懟了回去。

「省事是省事,就怕你們白跑一趟啊。」秦空搖了搖頭,他們墨宗掌握了具體的信息,這些星辰門的狗崽子,也不過是跟著自己跑,和掌握先機的自己比較,完全是兩碼事。

「哼,那就看看,誰才是笑到最後的那一個。」星瀲灧的雙眸一凜,身影一動,迅疾地朝冰流川沖了過去。

秦空不敢懈怠,連忙跟了上去,他可不能讓這個女人爬在自己的頭上。

不久,他們的眼前豁然開朗。

一時間,他們從一片綠色,進入到一片白色的世界。同時,一股寒風刺骨,讓他們下意識地運轉靈力,抵禦這些寒風的侵體。

「給我搜!!」隨著秦空和星瀲灧的一聲令下,星辰門和墨宗的人紛紛發散開來,尋找星舞一行人的蹤跡。 冰流川,冰霜峽谷。

星舞一行人,悄咪咪地潛入這個禁地,周圍除了呼嘯的寒風,還有無數冰霜傀。

只不過,這些冰霜傀就像沒看到他們一樣,自顧自地飄蕩著。

「嘖嘖,這個冰霜峽谷也太恐怖了點,竟然有這麼多的冰霜傀。」看著這麼多冰霜傀就在身邊飄蕩,祁老忍不住發出一聲感慨。

「嘿嘿,現在是不是覺得讓我加入,是一個很明智的決定?」柯南得意地說道。

星舞苦笑地搖了搖頭,確實如柯南所說,讓他加入給自己省了很多事。

她終於明白,柯南為何在丹頂山自出自入,卻能夠安然無恙,皆因他本人有許多藏匿隱身的法寶。

儘管本身的實力弱了點,但是這些法寶卻在這個時候發揮出了極大的作用。

他們現在就處於一件名為影匿的法寶籠罩之下,很巧妙地躲過了周圍冰霜傀的注意。

「到了。」

忽然,柯南停住腳步,一臉凝重地盯著前方的一個峽谷。

這個峽谷入口,是一道冰晶拱門,周圍徘徊著更多的冰霜傀,就像是在守護著什麼寶貝一樣。

「夜鋒,我們現在不能靠近了。」柯南轉過身來,對星舞說道:「以冰魔的實力,即使影匿是中品法寶,也會被識破。」

星舞點了點頭,抬眸看了眼那一道冰晶拱門,他們現在必須想辦法將冰魔給引出來。同時,也要將秦空和星瀲灧給引過來。

這是一件很艱巨的事情。

如果稍有差池,他們幾個人會全部死在這裡。

「祁老,夢心,寂然。」星舞一臉凝重地看著他們三個。「待會你們和柯南在一起,等到一個合適的時機,衝進冰霜峽谷。」

「夜鋒,你呢?」夢心微微一怔,隨即擔心地說道:「難道你要一個人去引冰魔?」

「不錯。」星舞點了點頭,一臉嚴肅地說道:「你們不用擔心。我敢這麼做,就有一定的把握。只要你們進入了冰霜峽谷,那麼我就可以安然脫身。」

聽她這麼說,似乎確實頗有信心。

但是,他們還是充滿了擔心,畢竟冰魔乃是九級靈獸,星舞也就元嬰期三層,對方一個噴嚏都有可能滅了你啊。

「相信我。」星舞深深地掃了眼眾人,炙熱的目光,讓他們的心神微凜,可以感受到其中透出來的自信。

「夜鋒,我誰都不服,就服你。」柯南朝星舞豎起了大拇指,讚歎道:「一個元嬰期三層去挑釁九級靈獸,這可不是鬧著玩呢。」

「廢話少說。」星舞搖了搖頭,盯著那一道拱門,沉聲道:「現在開始吧。」

頓時,柯南將影匿的光從星舞的身上挪開,然後和祁老他們急急地退到了一邊。

隨著影匿的掩護消失,周圍的冰霜傀瞬間被驚動了,紛紛朝星舞這邊撲了過來。

這些冰霜傀不是生物,而是一種靈魂的集合體。

他們的攻擊方式很簡單,就是以自身為武器,衝撞對方。

星舞的雙眸一沉,渾身散發著凌厲的氣勢,同時抓出五根金針,刺入自己的面部幾個穴位。 隨著金針的刺入,她的面容發生了劇烈變化,瞬間變成了星瀲灧的樣子。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