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就一個大個子降師,水平很差,被雷子一拳頭打暈拖回來了……」

孔洞生一聽就愣了下,暗道不會是自己打劫的那個吧,若是如此,萬一那廝將五百兩的事情抖摟出來,自己不一定能瞞過去。團體活動最忌諱自己獨吞,一旦別查到了是要剁手的!不行,這事情不妙,他心思一轉,便說:「二叔,拷問這事兒我最拿手,你交給我辦吧,保管給你辦的漂漂亮亮的。」

其餘人心裡都暗道就你這小子會表現是吧,面上卻也附和推舉孔洞生,似乎他的確十分能耐的樣子。

孔二叔也沒拒絕,點點頭,孔洞生問了地方便走了。

顧曳知道了地方,但不急著去,而是看著孔洞生走出破屋,確定無人跟隨後才跟了上去。

但她還沒到地方,也看到孔洞生還沒到地方,他們兩人就已經確定李大雄困在哪裡了。

——他們聽到了肚子的叫聲。

這個吃貨!兩人心裡不約而同吐槽。

左邊朝南第二間,李大雄被捆得跟粽子一樣,但實在太特么餓了,餓到兩眼發昏,聽到腳步聲后便是嗚嗚叫起來。

他的嘴巴被破布塞住了,也只能發出這樣的聲音。

但等他看到進來的是孔洞生,當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逆流2004 麻痹,怎麼是這個土賊!

李大雄怒瞪著孔洞生,卻見後者直勾勾盯著他,這目光實在不太善意,哪怕烏黑黑的李大雄也感覺到了一股逼人的惡意,他菊花一緊,這廝想幹嘛!

「果然是你,沒想到你們竟也到這裡來了。」孔洞生並不覺得顧曳他們能這麼快地追到隱月村,估摸著是因為他們跟村裡那些人是一掛的,這也忒巧了。

李大雄嘴裡還塞著破布,沒法回答,便是恨恨瞪著他。

孔洞生就怕他叫喊,因此不肯幫他取下破布,只打量他的神色,李大雄這廝哪有什麼心機啊,表情幾個躲閃就讓他看出來了。

那女的果然也在!孔洞生目光閃爍,說:「那也正好,反正她終歸就要死的,我二叔他們已經過去抓她了。」

李大雄聞言就大怒,也著急了,這些人想對猴子不利!你大爺的,偷了錢還想害人!

暴怒的李大雄猛然雙腳用力,朝著孔洞生撲過去,孔洞生被撲倒。

兩人在地上扭成一團,但李大雄全身被捆牢,根本不能擊打孔洞生。孔洞生被撲倒后目光一冷,手中已經多了一把寒光凌厲的匕首,但李大雄也乘機在他身上蹭掉了嘴裡的破布,一看到匕首就大駭:「靠,你…..」

孔洞生就怕這人出聲,在李大雄叫喊之時猶豫了下,但還是將匕首朝著他的肚子狠狠捅過去…..

砰!一人暈倒了,倒在了李大雄的身上。

李大雄兩腿發麻,整個人都處於高度緊張繃緊的狀態,直到他看到漆黑夜色下的那個黑影,這影子他太熟悉了,如今看到真心兩眼汪汪。

「猴…..」他剛想叫就被顧曳捂住了嘴巴。

「瞎叫喚什麼,趕緊把這廝扛著走人,免得那些人追上來。」顧曳幫李大雄扯掉身上的繩子就打算跑路了。李大雄本來還想著自己憋屈被抓,如今好不容易脫困,可不得出手教訓這些盜墓賊么,可顧曳這麼吩咐,他也就習慣性聽從了,扛起昏迷過去的孔洞生就跟著顧曳偷溜出了破屋。

也好在這地方本就荒涼,荒草叢生比人高,本來是這群人用來遮掩自己蹤跡的,卻也便宜了顧曳兩人逃脫。

等逃了有一些遠,李大雄才詢問顧曳為啥不教訓那些人。

至於為什麼撈著孔洞生走,李大雄是無需問的——廢話,當然是要問他五百兩在哪裡啊!那麼多銀兩必然不可能帶在身上,肯定藏起來了。

「這些人能窩藏在這地方這麼多年,而且還把岳柔那些人都騙得團團轉,你以為每個人都跟孔洞生一樣菜?話說這麼菜的人你也差點被他幹掉了!」顧曳對李大雄毫不掩飾鄙夷。

李大雄自知理虧,但也反駁:「我那是被捆起來了。」

「那你沒被捆的時候還被打暈拖走了呢!」

「我那是餓的!餓的!」

「餓餓餓,你特么是豬么!我怎麼就不餓….」

正說完,顧曳肚子也叫了,然後她在李大雄噴笑前怒瞪他,「閉嘴!」

好吧,好歹猴子也親自來救人,李大雄也只能憋著笑,不過跑了一會,「這是哪兒啊,猴子。」

「不知道」顧曳一開口就讓李大雄翻白眼了,但是顧曳確實不知道這是哪兒,畢竟大晚上烏漆抹黑的,她也只分不清哪邊靠近村子。

「不管了,反正繞著山跑總能到村子!我猜咱們現在是在山的另一頭,距離不近,因此岳柔他們之前都沒能搜尋到這邊」顧曳一邊分析一邊往前頭跑去,可惜他們不能用火,以免引來那些盜墓賊注意,不然也能看清路了。

兩人正跑得帶勁,忽然聽到後頭有聲音,回頭一看竟看到微弱火光,而且火光還在往他們這邊靠近,顧曳跟李大雄對視一眼,怎麼這麼快就找過來了!要命!

而在十幾分鐘之前,孔二叔等人還在破屋裡檢查盜墓裝備,準備天亮前開工,但左等右等等不到村長來,時間點已經過了。

孔二叔等幾個年紀稍大的什麼陣仗沒見識過,頓然覺得有些蹊蹺,暗道村子里約莫出事了,所以村長無法如時赴約,但古怪的是孔洞生這小子也沒過來!

「過去看看」孔二叔吩咐人過去,沒一會過去的人踉踉蹌蹌地跑回來,人不見了!

就知道有鬼!

孔二叔面色陰霾:「追!」

一個是跑一個是追,跑的人得顧忌鬧出動靜,因此拘束。追的人卻不一樣,人又多,又有火把,因此追得很快,而此時顧曳跟李大雄知道後頭追兵兇猛,若是還如之前那樣盲目逃竄肯定會被這群熟悉地形又有火把的人追上,唯一值得慶幸的就是這個區域時常被這些人踩點,痕迹很難找,土地也比較乾裂,沒有留什麼腳印。

「剛剛路過的地方有一個湖,咱們往回跑,下水!」顧曳環顧一周忽然當機立斷,李大雄不知往回跑跳河是個什麼路數,但他一貫聽話,因此果斷跟顧曳回頭跑。

「猴子,這傢伙怎麼辦,扔湖裡?」李大雄扛著瘦弱的孔洞生倒是毫不費力,可要下水的話,這人是昏迷的,難道還能憋氣?若是被弄醒了就糟糕了。

「還有萬一他被淹死了呢?」李大雄還有些憂心。

顧曳皺眉,「那就可惜了五百兩了。

對啊,可惜了,李大雄也心疼五百兩,所以得盡量保證孔洞生活著才行。

「把他隨便扔旁邊,若是被他們找到了也等於幫我們掩飾,那些人在前頭找到他變不太可能回來找我們,若是找不到他,那也必定找不到我們。」

顧曳一吩咐,李大雄就直截了當得把孔洞生往荒草叢中一扔,也不看扔成啥樣了就管自己跑了,這等同雙方距離相對縮小,但還好湖泊距離他們挺近,到了地方后兩人直接折了兩根蘆葦管下水,且游到中間幾叢蘆葦旁邊上,那樣蘆葦管就不顯得突兀了。

而沒一會……有人來了。(未完待續。) ?在顧曳兩人藏於水下的時候,村子里一家家燈火卻也通明,因為剛睡下沒多久的他們一個個都被叫了起來,說實在的,鄭啟等人雖然人數遠少於他們,但降師的權威可怕啊。

岳柔站在村子中央,看著村子里的人聚集到了才把目光從那隱月山收回,轉頭看著在場諸人。

目光掃過,最後淡漠落在村長身上,村長對上岳柔的目光,無言。

都市絕品仙醫 鄭啟等人已經約莫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如今看隱月村的村民尤其敵意,而他們的實力也的確可以輕易屠戮這個村子。

「不知岳姑娘這麼晚叫我們是有何事,莫不是那蛇妖又來了?」村長和善詢問。

岳柔輕偏了頭,淡淡道:「蛇妖固然可怕,但我卻覺得貴村的人憂慮我等更甚於蛇妖。」

村子里的人一個個臉色不自然起來,村長還算鎮定,「不知岳谷娘這話意思…..」

岳柔垂眼看著腳下泥土,聲音冷凝:「不知這黃土之下有多少條地道是貴村的人辛辛苦苦挖出的,又不知世代居於此的貴村村民為何要在近期一個個設計失蹤假象,是因為我們這些人的到來阻礙了你們的某些打算嗎?」

這還不夠明白?村子里的人何嘗不知秘密已經敗露,便是一個個面色慘淡,尤其是婦女孩童,但其實村子里也只剩下了婦女孩童,要麼就是上了年紀的人。

岳柔此刻才留意到這個,暗道之前失蹤的也大多數是青壯年,她竟也沒有特別留意,才讓這個村子的人耍得團團轉,如此倒是遠不如那位初來乍到的顧曳了。

她為此微微皺眉,而村長終於沉了沉臉色,看著面露不善且拔出武器的鄭啟等人,「諸位大人,我隱月村之人的祖輩的確是盜墓為生,也在地下挖了不少地道,不過如今子孫多數從良,難道這也犯法?至於他人失蹤,我們這兒的婦女老少是的確不知的,難道諸位也要無視北帝制定的降師不得傷凡人的規則嗎?」

這老頭果然不是鄉野之人,竟還知道威脅他們?

本欲動手的鄭啟等人一聽北帝名頭皆是臉色大變,他們大多出自北堂派,而北帝是他們這邊宗門第一,門派內高手如雲,規矩都由他們定,但凡違反規定,人家還未動手,降道之上先將他們視為叛逆驅逐了。

他們怎能不忌憚。

「你是在用宗門法規威脅我?可惜我並非宗門出身,他們不可以動手,我卻可以。」岳柔瞥了村裡的那些婦女孩童一眼,「不過也未必需要動手,以人間規則追責你們,理由便是懷疑之前無故失蹤在隱月的幽州君淑學院院生跟你們村子有關,這些學生一個個頗有學問,哪怕寒門出身也自是幽州參加科舉文政的砝碼,更別說其中不少是幽州權貴家族出身,想必提刑司很樂意接管此事。」

一開始村子里的人尤其是村長就知道這群人在魯大師那群人走後便是以那個白衣服的男子跟這個貌美女子為尊,不知她底細,還以為一概是門派之人,但現在看來好像不是。

這些話輕描淡寫,彷彿讓堂堂提刑司接管此案也不過是她一句話的事情。

「不知岳姑娘出身何等世家,能讓提刑司到我們隱月村查辦案件。」不說他們隱月村早已在幽州境內掛上了邪祟作亂的名頭,無人敢辦人命案子,須知大唐境內但凡命案辦理皆有章程,不是你想讓提刑司來就可以來的。

岳柔看著村長,沒有遮掩沒有傲慢,只有平淡無奇的一句話:「范陽岳家」

岳家,在幽州境內不知有多少岳家,但能在前頭掛上范陽的也就一家。

范陽盧氏為尊,也只有盧才冠以氏,但范陽顯貴何止一門,其中便有岳家當為前五翹楚——也是讓幽州刺史左龍洲跟司馬蒯正雲都需要謹慎對待的龐然大物,要知道他們擔任要職,卻是個人,背後若非根基厚重,是絕對不敢對上這些紮根百年的大家族的。

所以村長臉色變了,不復之前的鎮定,而岳柔知道他會服軟,便是淡淡道:「我並非要追責你們從前是盜墓營生,也不在意近兩年的前因後果,畢竟到時候自有人處理,現在我只想知道你們的人把李大雄帶到了哪裡。」

鄭啟等人心裡其實更在意前因後果,而不在意李大雄,但岳柔既然都這麼說了,他們自然不會反駁,只是暗道岳柔到底是婦人之仁,白瞎了那樣強橫的出身。

村長目光閃爍,其餘人戰戰兢兢,有人慾言又止,但終究全部沉默。

岳柔皺眉了,她沒想到這些人這麼頑強,好像是在顧忌什麼,不對,他們是在等著什麼!

「少了一人」岳柔忽然沉下臉,盯著村長,「你的孫子跑了」

村長沒想到岳柔竟能分辨出這麼多人裡面少了一人,他哪裡知道岳柔在前幾天連續有人失蹤之後就默默記下了村子里的人口,之前為的是保護他們,現在卻是成了她發現端倪的根源!

這個村長恐怕在被叫起的時候就預感不好,便是提前讓自己的孫子逃走去報信!

顧曳他們會因此有危險嗎?岳柔十分憂慮。

————————

火把帶著火光,那伙人果然追到了湖邊,倒不是針對性的,反正他們人多,總有人能追上這條路的,他們路過了。

顧曳跟李大雄並不知道湖邊情況究竟如何,但在水下能隱約聽到那些人的喊聲,喊聲趨近的時候兩人都在水下看看彼此,黑乎乎的,他們看不清對方的臉,但都知道對方肯定很緊張。

還好,那些人過去了,岸邊火光也開始淡化。

兩人鬆了一口氣,卻不敢輕易上岸,就在兩人等了一會正要上岸的時候,火光再來!

兩人嚇了一跳,只得繼續窩在水下。

但顧曳絕想不到恰好是孔二叔後頭上了這條路,他過湖泊這邊的時候步子頓了下,目光凌厲得朝著湖泊這邊看來。

「二叔?這湖有問題?」身邊的人詢問,且有人自告奮勇要下水看看。

孔二叔盯著湖泊,慢騰騰道:「既然會跑,那自然不是特別厲害的,知道對付不了我們。此地就我們熟悉一些,他們不知地貌,還帶著洞生,應該沒把握能逃過我們的追捕,現在都沒找到,除非是我們的人不夠盡心,要麼就是他們躲起來了。」

既然是躲起來了,這個湖泊難道不是一個絕佳的躲藏地點嗎?孔二叔瞧著湖泊的眼神尤其幽深,旁邊的人已經準備下水了,水下的顧曳看火光一直沒走而且還停留不動就知道情況不妙了,也狐疑那個最為狡猾老道的孔二叔沒準就在這裡,否則那些土賊沒這樣的玲瓏心思猜測到這個湖泊。

就在她琢磨著自己跟李大雄可能要在水下把對方的人解決掉的時候。

「二叔,小牛子過來了,說舅公那邊出事,好像是岳柔那些人查到了我們這些人的蹤跡,咱們得趕緊撤,不然等他們追來….」一個男子帶著一個小孩過來,那小孩顯然跑得很急,渾身都是泥土,喘著氣一邊跟孔二叔說明情況。

孔二叔臉色沉重,轉頭看了一眼湖泊,再看向前方還在移動的諸多火把火光,半響,他揮袖:「所有人全部撤,看來我們得提前了。」

「二叔,那洞生…..」有人遲疑。

「無能被俘,有何可惜,不必管。」孔二叔面無表情直接離開,其餘人便也沒說什麼,全數撤退。

顧曳跟李大雄在水下看著火光又淡去,但怕會有轉折,便又撐了一會。

嘩啦,兩人終於冒出了水面,此刻已無任何火光,顧曳知道這些人終於走了。

李大雄大口大口喘氣:「呼,呼,呼,猴子,這管兒太細了,特么差點沒憋死我,回山以後我一定要刻苦修鍊,這打不過人只能躲藏太苦了!也不知那些人為啥返回來盯上這個湖!」

累了就別說這麼多話,瞧你喘得跟狗一樣!顧曳瞟了他一眼,游上岸,擰掉衣服的水,朝著破屋那邊方向看去,「不過這孔二叔的確是個人物,姜還是老的辣。」

她一貫用自己的小聰明劍走偏鋒,卻也知道世間不是只有她一個聰明人,說到底還是強者為尊。

「他們看來是遇上了一些意外,要提前下墓了,咱們走吧,趕緊離開這裡。」

顧曳暗叫僥倖,也不敢再逗留,便是跟李大雄火速離開湖泊,重新踏上之前走的那條路。

卻不知道在他們面對的那座隱月山山峰之上有一翹崖,有一個穿著斗大棕袍的老者睨著山下一方黑暗中尤其突兀的點點火光。

「大師,下面那是….」後頭有人上前詢問。

魯大師神色淡淡,「地底肖小而已,專心找那五行穴。」他抬頭看去,看到了天上星位,忽而微微皺眉。

而在另一邊,山中林海之中有一參天大樹,似乎能俯視翹崖,也能俯看山下芸芸,這棵樹上蹲著一個黑影,那姿勢很詭異,且那雙冷眸盯著天空,嘴巴微微一張。

「暴雨將至,大邪將穴」

這句話剛一說,天空陡然打了一個響雷,驚動四方!(未完待續。) ?幽州,左龍洲正站在刺史府庭中,他不過是恰好處理好了繁瑣的公務,看到其中有一份是關於袁家的機密文件,其中關乎了朝廷對袁家還有前朝餘孽遺留地道的一些調查結果。

當然,眼前也站著盧少卿的衛士青羽。

這個人一向不跟朝廷官員打交道,除非是盧易之的任務——他的確需要將某些文件過一下刺史這邊審批,再呈交大理寺。

「盧大人被聖人親派督辦此事,顯然備受聖人信任,你從小與盧大人一起長大,自身武功卓越,哪怕要以此謀個官位也不難,為何偏偏要在大理寺只掛個虛名呢。」

左龍洲在幽州位高權重,一言一行都有他的深意,青羽耐心聽他說完,便說道:「刺史大人既然知道青羽的一切都是公子給的,又何必提醒青羽捨近求遠,如此不是更愚蠢?」

想要拉攏他?也不想想若是他真要那些東西,盧易之又怎麼會不給,他青羽又不是扶不起來的阿斗。

只是某個人都有自己命定的位置,青羽自己深以為然,但這些一向鑽營權勢的大官們肯定也會對他的想法不以為然。

而左龍洲聽到青羽稱呼盧易之公子的時候就知道此人自甘為仆了。

他也不惱,只笑了笑,「這可能就是你們習武之人跟我們這些從文之人的區別了。」

頓了下,他又懶懶得提起:「但也有些從武之人不一樣。」

哦,這是暗示蒯正雲了跟他奪權了?

「回去務必告訴你家公子。」左龍洲簽下名字,按下手印,過了這問機密文件,遞給青羽,一邊神色幽幽地說:「我一直都覺得聖人在上,而范陽還需盧氏鎮守。」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