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你竟敢行兇殺人!」

三名武者看見老者倒地,一起撲了上來,錚錚錚!

姬千塵坐在馬上,梨花槍橫掃過去,槍芒暴漲之間,三名武者慘叫倒地,就此殞命死去。 瞬息之間,為首的四名武者,便殞命死去。

四周的武者,一個個嚇得噤若寒蟬,獃滯在原地。

本來是人多勢眾,以為可以抓住姬千塵,分一杯羹。卻不曾想為首的幾人,連對方一招都擋不住,便殞命死去。姬千塵這樣的實力,也太強了,完全超出眾人的想象!

「滾!」

姬千塵望著眾人,一聲疾喝。

四周武者聞聲,如獲大赦一般,一個個抱頭鼠竄,屁滾尿流地向遠處逃去。

姬千塵策馬向前,沿著官道而去。

他本想悄悄潛入皇城,弄清實情之後,再作計較。但現在情況有變,自己現身出來,可以令姬雲策有所收斂,也可以令皇城諸人得到消息,方便行事。所以他要大張旗鼓,在眾人的眼裡,殺入皇城!

姬千塵出現的消息,宛若一陣狂風,傳遍了四方。

「這個禍害好大膽子,居然敢現身出來?」

「我敢保證,用不了三天,他就會暴屍荒野!」

「普天之下的武者,都想擒住這個沒有卵子的太監……」

……

消息傳出去之後,四方武者蜂擁而至,向姬千塵追了下去。

三日之後,一群武者終於追了上來,將姬千塵堵在道上。

六名為首之人,三名老者,兩名文士,一名老嫗,一起站在前面。身後的隨從武者,數量有一百餘人。

「姬千塵,你還真是作死啊?天下的武者都想抓住你,你卻大搖大擺地走在官道上,視天下群雄如無物嗎?」

一名老者上前說話,「我等六家是張氏家族、鄧氏家族……」

「你可以住口了,都是一些無名之輩,不聽也罷。」姬千塵揮手打斷對方的說話,示意對方出手。

「小輩爾敢!老夫……」老者大怒,揮手叱喝。

呼——,姬千塵身形宛若鬼魅變化一般,瞬間站在了老者面前,一拳攻殺,砰!老者舉手相迎,身軀卻不受控制地倒飛出去。

姬千塵身形跟上,揮手一道劍氣落下,噗!

血光迸濺!老者的身軀尚未落地,便凌空殞命,身首異處。

剩下的五人大驚失色,消息有誤啊?姬千塵的實力深不可測,並非傳聞中的那麼不堪!

姬千塵沒有緩手,沖入五人之中,大肆斬殺!

一名文士胸口被鐵拳暴擊,骨骼一陣脆響,胸膛凹陷下去,身軀橫飛出去。

姬千塵抬手抓住他的腳踝,在空中掄圓了,劃出一片殘影,砸在兩名老者的身上,砰!三具身軀一起倒在地上,兩名老者頓時暈厥過去。

另一名中年文士嚇破了膽,急忙向後退走。

姬千塵一聲長嘯,沖了上去。

文士急忙拔劍抵擋,鏘——,劍身竟被姬千塵抓住,彷彿生根一般,紋絲不動。

嗖嗖嗖!老嫗躲在旁邊偷襲,拐杖中的毒針如漫天絲雨一般,向姬千塵罩來。

姬千塵一把抓住文士,凌空掃過,擋在前面,啊——,無數毒針射在文士身上,發出凄厲的慘叫。

「老虔婆!」

姬千塵扔開文士,身形驀地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之時,已經站在老嫗側后,呼——,一掌揮去,狠狠地扇在老嫗的臉上。

老嫗的腦袋變形成了扁圓,身軀橫飛出去,摔在地上手足抽搐,頃刻氣絕。

攻殺摧枯拉朽一般,六名為首之人,全部倒在地上。兩名老者只是昏迷,尚未死去。姬千塵沒有放過的意思,上前補刀,將其抹殺。

站在身後的一百餘名武者,看見自己家族平時高高在上的強者,彷彿爛泥一般,被姬千塵狂宰。一個個都嚇得手足顫抖不敢上前,雙眼的驚怖,彷彿末日一般。

「借你們之口,給我傳出消息。我姬千塵直上皇城,沿路阻攔者,殺無赦!」姬千塵沒有對其他人動手,策馬向前走去。

一百餘名武者,一個個面如土色,暗呼僥倖。待到姬千塵走遠,這才上來抬了屍首,倉惶而去。

姬千塵繼續向前而去,一個時辰之後,又被一群武者攔住了去路。

沒有多餘的廢話,姬千塵取下梨花槍,攻殺過去。為首的四人一起出手圍攻,只堅持了兩息的時間,便被全滅,殞命而死。

連續五天,姬千塵遇上數十次追殺,都是斬盡殺絕,不放過一人。

血淋淋的殘酷斬殺,震驚四方,令人膽寒。從第五天開始,再也沒有那個家族,敢於追殺上來。不過姬千塵的兇殘之名,卻是不脛而走,傳了出去。

「坊間的流傳,全是騙人的屁話!是別有用心的人故意散布的謠言,騙人去送死!」

「姬千塵何等的實力!這前後才幾天,就有數百武者死在他的手中,都是一些家族的強者……」

「仔細想一想,姬千塵為了追求功法,敢於揮刀自宮!這是何等的兇殘?對自己夠狠的人,對別人自然也是一樣!還好老子沒有上當,急吼吼地趕去送死……」

「姬千塵就是天陣界域的二六二六,那可是攪動天陣異象的人啊!你們這些人想去擒他,豈不是羊入虎口?」

「他怎麼可能夠是二六二六?要知道此人被風評為『南雲策、北梨花』之下的第一人!」

「這個消失來源確實可靠,據說是國主親口所言!我要糾正你的一個錯誤,姬千塵在天陣道峰留下的實力印記,在姬雲策、蕭梨花之上!」

……

姬千塵的消息還在路上,皇城眾人並不知情。

大安皇城,深夜時分,蕭府宅邸,

家主蕭天佑坐在案前,眼中閃過精光,心中有了某種決定。

他疾步走到後園,來到蕭梨花的房間,沉聲說道:「女兒,為父已經想好了!我要帶你去見一人,她一定可以幫到你。」

「父親大人所說的這人,到底是何人?」蕭梨花一怔,急忙問道。

「她就是送你納物指環的長輩,你見面之後,便會知曉。」蕭天佑點頭答道。

「見面?父親大人言下之意,這位長輩就在皇城?」蕭梨花詫異問道。

蕭天佑點了點頭,讓蕭梨花換了便服,兩人一起從後門,悄然離開了蕭府。

夜色冷冽,寒意襲人,長街之上看不見一個行人。

蕭天佑、蕭梨花二人,在長街上一掠而過,來到一個小巷口。蕭天佑向左右房屋看了看,然後跪在了巷口。

「父親大人,你這是要幹什麼?」蕭梨花大吃一驚,急忙問道。

「不要多問,梨花,你也隨為父,一起跪下。」蕭天佑說道。

蕭梨花雖然不太明白,但還是面朝巷口,跪在了父親的身後。 長街之上,兩人就這麼一直跪在地上。

堂堂北州蕭家的家主蕭天佑,還有震驚天下的蕭梨花,一直跪在陋巷口,若是被別人發現,明天就會在皇城,激起一片驚濤駭浪。

時間逐漸過去,兩人在巷口跪了一個時辰。蕭梨花幾次要出聲詢問,但看著父親跪得端端正正,也就打消了念頭。

這時,一陣夜霧翻滾而來,颼颼的風聲中,傳來一道意念,

「一個發誓永不登門的人,居然跪在我的門前,當真是有趣啊,進來吧……」

蕭天佑如釋重負一般,急忙拱手而拜,然後站了起來。

兩人向前走去,蕭梨花發現自己走入巷口的剎那,眼前景緻一變,竟然站在一道大門之前。皇城的這條小巷她自小就熟悉,從來不記得有這麼一戶人家。

哐啷!吱吱……,

大門向兩邊打開,一名提著燈籠的侍女走了出來,請二人進去。

「跟著燈籠的光,千萬不要走丟了。」蕭天佑傳來意念,提醒蕭梨花注意。

蕭梨花點了點頭,跟著向前走去。這時候她才發覺,侍女提著燈籠,並不是為了照明,而是跟著燈籠前行。大門後面是一道玄妙的符陣,不依著燈籠而去,就無法通過。

一刻時間之後,蕭天佑、蕭梨花二人,來到一處庭院。蕭梨花看見前面的木椅上,坐著一名絕色的女子。

「參見師姐。」蕭天佑急忙上前,要拱手下拜。

「你捨去當年的誓言,跪在我的門前,恐怕是遇上了天大的難事了,說來聽聽吧。」女子說道。

「這是小女蕭梨花。」蕭天佑躬身說道。

蕭梨花急忙上前,以晚輩之禮,拜見女子。

「咦?容師妹的天賦,居然讓給你了。」女子望向蕭梨花,眼中閃過一絲震驚之色,「師弟,你果然養了一個好女兒啊,呵呵……」

「只要梨花的天賦,能入師姐的法眼,師弟我就放心了。」蕭天佑笑著拱手,將事情說了出來。

「玄心宗姬雲策,我聽過這個名字,是丘尊主的弟子。 搗蛋寶寶:制服總裁爹地 玄心宗的丘尊主,護短在宗門是出了名的……」

女子淺笑著望向蕭天佑,「我若是做成此事,師弟該如何謝我?」

「師弟願將一顆心獻給師姐,從此聽從差遣,萬死不辭。」蕭天佑急忙跪拜在地上,連連磕頭。

「罷了吧,年少輕狂的誓言,誰還記得清楚?」

女子鼻子里哼了一聲,心中雖有怨氣,但當著蕭梨花一個晚輩的面,也不好意思發作出來,

「你剛才還提及一個人的名字,好像叫做姬……姬千塵?這名字也有一些耳熟……想起來了!青雲州的天命台,好像就是他登上了最高的第七層?」

「師姐說得沒錯,就是此人,不過他眼下已經失蹤了。」蕭天佑答道。

「此事……呵呵,倒也有趣了。」女子笑著點點頭,露出思索之色。

是夜,女子與蕭天佑、蕭梨花二人,啟程離開了皇城而去。

十餘日之後,姬千塵的消息,終於傳到了皇城,頓時掀起巨瀾。

「公子還活著,從妖族的兇險之地,終於走出來了!」侍月聞聽消息,喜極而泣。

「小姐在天之靈保佑小主人啊,老僕可以鬆口氣了,呵呵……」

容仁坐在椅子上,呵呵而笑,驀地神色一緊,「我不能讓小主人回到皇城,他不是姬雲策的對手,皇城對他來說,就是死殺的絕地!」

蘇氏家族的宅邸,蘇家也得到了消息,

「此事難辦了,搞得不好,我蘇家就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家主蘇天豪皺眉說道,「為了家族的利益,此事要妥善處理。就讓蘇子瑛快馬前去,與之秘密相見,讓他不要進到皇城來了。」

「此事雖然看上去危機重重,但也是蘇家的一次機遇。」蘇顏拱手說道。

蘇天豪點了點頭,「咱們蘇家在明面上不宜出頭,但可以暗地裡支持姬千塵,千萬不能暴露出來。」

李氏家族的宅邸,

李明淵、李嘯天也得到了姬千塵的消息,

「姬千塵對我李氏一族,有再造之恩!就讓老夫走一趟,就算幫不上忙,也要將話帶到。」

李嘯天與家主李明淵密議,一個人悄然離開而去。

皇宮內院,

國主宇文遠,天龍院主商原,坐在一起密議。

「姬千塵居然現身出來,倒是出乎意料之外,原以為他會銷聲匿跡。看來他是真有膽量啊,居然敢向皇城而來,老夫也看不透他的意圖了。」商原嘆息說道。

婚姻反擊戰 「相信姬王等人的意圖,現在被攪亂了。咱們因勢利導,靜觀其變了。」宇文遠點頭說道。

鐵劍門,

鍾鈺得到姬千塵的消息,也是喜形於色,「我就知道千塵不會殞命,終於回來了!」

「他是我的兄弟,不會輕易殞命死去。」宇文鋒笑著說道。

「你看看你這個樣子,也該努把力了!你真的想做一個紈絝嗎?你看看四周諸國,還有麾下的諸候,都對你宇文家虎視眈眈,你若是有點男人的血性,就做個樣子給我看!」鍾鈺怒聲斥道。

宇文鋒臉上露出決意的獰色,點了點頭。

南方的青雲州,諸候府中,

姬王也得到了消息,「這個孽障居然沒有死?倒是出乎意料之外!」

「屬下倒是覺得,這是一個機會!可以趁機發兵,直搗大安城!」一名謀臣上前拱手,將心中所想之計說了出來。

姬王想了想,給其他四個諸候發出密函文書。五個諸侯密謀,一起帶著精銳的侍衛武者,火速趕赴皇城,逼宇文遠退位!

沼國、大海國、胡國等諸國,也收到了姬千塵的消息。

「我沼國白家的仇人出現了!這次要將姬千塵碎屍萬段,祭奠我家霆兒。」

Share:

Leave A Comment